第六十四章 唯信仰萬佛之主許銀鑼

見許七安沉吟不語,珍珠意念傳輸解釋:

“傳說,遠古時期,這片天地只有一塊大陸。後來神魔時代結束後,天崩地裂,九州大陸被打的支離破碎,形成了無數的島嶼。

“那座歸墟里浮出的島,應該是九州大陸的一部分。”

許七安點點頭,一邊看向‘怒浪’島主,一邊說:

“問問他有什麼具體的看法。”

珍珠把許七安的話“翻譯”給怒浪島主聽,後者聞言,露出嚴肅神色,道:

“我懷疑部分神魔沒有殞落,而是被困在了島上。

“祂們看起來如此真實,如此強大,溢散出的力量便會讓人發狂,但一道可怕的屏障封住了島,隔絕內外。

“我和墨玉在接近屏障的過程中,他和龍衛們沾染了神魔可怕的氣息,出現了異變。。”

至於爲什麼神魔的氣息會賦予墨玉以及龍人衛靈蘊,怒浪島主自己也不清楚,那座島本身就是個謎,尚需探索和研究。

九尾狐嗤笑道:

“誰能把神魔困在一座島?縱使那是一塊大陸。”

她不相信怒浪島主的話,更願意相信許七安,後者曾在蠱神的記憶裡看到神魔隕落的畫面。

不過,這座憑空出現的島本身就代表着‘不可思議’,因此九尾狐沒有直接反駁。

“情況如何,親自去看看便是。”

許七安側頭,看着魁梧高大,外表猙獰的青鱗龍人,道:

“你負責帶路。”

珍珠把話翻譯給怒浪島主聽,青鱗龍人看向了九尾天狐。

雖然阿爾蘇島已經誕生文明,建立起城邦,但強者爲尊的生存法則依舊影響着廣大的神魔後裔。

在場能半強迫他涉險的,只有九州大陸來的妖國國主。

至於爲什麼是半強迫,怒浪島主亦是心有不甘,想重返“神魔島”一探究竟。

相比上一次見面,這隻九尾狐的實力似乎又有了極強的精進,恐怕距離人族劃分出的一品境很接近了。

有她在的話,探索“神魔島”會更有把握。

但怒浪島主依舊沒有立刻點頭。

察覺到他的沉思和猶豫,銀髮妖姬笑吟吟的反問:

“有什麼問題?”

怒浪島主輕輕吐出一口氣,道:

“神魔島的存在,在我回來之前就已經泄露,這麼久過去,南海歸墟恐怕聚集了許多超凡境的神魔後裔。”

那位“朋友”把消息賣給了他,可是不會只賣他一個龍。

這意味着,競爭壓力會很大。

雖說特別強大的神魔後裔早已凋敝,但海外廣袤無邊,是九州大陸的無數倍,真要把所有超凡境的神魔後裔聚集起來,依舊是個很驚人的數量。

哪怕只聚集起一部分,也是一股極強的力量。

怒浪島主覺得,必須言明利害,省得九尾天狐太過招搖,惹來神魔後裔羣起攻之。

珍珠翻譯給許七安聽,後者大喜過望脫口而出:

“還有這種好事?!”

?怒浪島主聽不懂人族語言,但見這個人族雄性的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明媚起來,似乎極爲高興。

這是值得高興的事?

..........

西域。

一個叫做‘北昌’的城邦,它位於阿蘭陀聖山以北,因爲貧窮和荒蕪,使得這座城邦有些破敗和蕭條。

城主是這裡唯一的貴族,阿蘭陀欽點,只因爲他年輕時不遠千里,前往阿蘭陀朝聖。

北昌的城牆以石塊和黃土爲主,與城外的大漠幾乎融爲一體,帶着一縷遠古氣息的孤寂和蒼涼。

竺賴是北昌城中的乞丐,今年十七歲,他披着破爛的袍子,拄着一根木棍,蹣跚的走在北昌的街邊,祈求着有人發發善心,給他這個四天沒吃東西的人一點食物。

北昌貧瘠,生活在這裡的百姓缺衣少食,哪裡有飯食施捨乞丐?

“你看了告示欄的告示了嗎?聽說阿蘭陀聖山入秋後要舉辦佛法大會,召集西域信徒前去朝聖。”

“唉,路途遙遠,怎麼過去?不說土匪強盜,光是寒冷和飢餓就能殺死你。”

“此時去的話,倒是不用擔心寒冷,但返程時可是入秋了.......”

街邊行人的對話,吸引了竺賴的注意。

阿蘭陀要舉辦佛法大會,召集信徒朝聖?

竺賴精神一振,就像炎炎夏日裡澆下一桶涼水,他當即拖着疲倦的身子,前往城門口的告示欄。

他乞討生涯裡,曾經聽過關於城主大人的傳聞。

據說城主大人年輕時,是遊手好閒的混混,有一天突然福至心靈,覺得自己是爲佛法而生,於是千里迢迢趕往阿蘭陀,前去朝聖。

他在聖山中沐浴佛光,得佛門賞識,成了佛門弟子。

從此平步青雲,坐到了城主的位置。

這個故事在過去的很多年裡,一直在北昌口耳相傳,可以說是信佛改變人生的模板。 шшш ▲ttκΛ n ▲¢ O

信佛朝聖,可以改變命運........竺賴腦海裡只剩一個念頭:去告示欄一看究竟!

半里路的距離,他像是走了半輩子,抵達告示欄時,已經氣喘吁吁,頭暈眼花。

“告示欄上說什麼?”

他揪住告示欄邊一位百姓。

“臭乞丐,滾一邊去。”

那人勃然大怒,一腳把竺賴踹開。

本就飢渴交困的竺賴重重摔在地上,只覺得意識開始離開身體,生命即將走到盡頭。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慢慢找回對身體的掌控。

“要喝水嗎?”

溫和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竺賴睜開眼,看見一個相貌平平的中年人站在自己身邊,遞來一袋水囊。

中年人穿着厚厚的樸素袍子,皮膚黝黑,看起來只是城中尋常不過的百姓,可他的眼神是如此的溫和,充滿善意。

竺賴抿了抿乾涸開裂的嘴脣,迫不及待的接過水,咕嚕嚕的狂飲起來。

他早就渴的不行了。

一口氣喝空水囊,竺賴滿足的打了個飽嗝,這時候,他才涌起忐忑和警惕的情緒,不知道眼前的這個中年人爲什麼要幫助自己這樣一個邋遢的乞丐。

“阿彌陀佛!”

中年人雙手合十,欣慰道:

“剛纔我差點以爲你死了。”

原來是佛門信徒........竺賴心裡鬆了口氣的同時,又覺得有些奇怪。

北昌在佛門的領地裡,信佛者自然不少,但根據他的瞭解,城中的佛徒信奉的是苦海爭渡,得證果位。

度的是自己。

很少熱忱於善事。

“謝謝!”

但他還是表達了感謝,並謹慎的遞迴水囊。

中年男人接過水囊,說道:

“告示欄上說,阿蘭陀要舉辦佛法大會,號召信徒前去朝聖。但那只是對權貴和家境殷實之人的號召。

“像我們這樣的人,根本走不到阿蘭陀。”

竺賴沉默了一下,又說了聲“謝謝”。

中年男人繼續說道:

“真正的佛,不在阿蘭陀!”

竺賴大吃一驚,驚慌的左顧右盼,他沒想到中年人會說出這種大逆不道的話。

幸好行人匆匆,無人關注這邊。

中年人說道:

“我信仰的是大乘佛法,是真正的佛。小兄弟,你與我們大乘佛法有緣,可願入我大乘佛教?”

大乘佛教?!

竺賴聽說過這個邪教,據說宣揚什麼衆生皆可成佛,太具體的他就不知道了,總之是個妖言惑衆的邪教。

“你與我說這些作甚?我,我可是虔誠的佛門信徒,我要去阿蘭陀朝聖。”

竺賴大聲說,他沒想到自己會在這裡遇到邪教。

他邊說邊起身,試圖離開這個言語古怪的中年人。

中年人緩步跟在他身後,語氣不疾不徐:

“你走不到阿蘭陀的,只會死在途中。”

“不用你管。”

竺賴只想遠離他,遠離妖言惑衆的大乘佛法。

北昌在打擊大乘佛教徒,抓住就是死刑。

他雖然是命賤的乞丐,可也不想死。

“小兄弟,大乘佛法是真正的佛法,你若不信,我可以帶你去聆聽大乘佛法教義。”中年人壓低聲音,沒有放棄傳教的機會。

或許我可以假裝混入大乘佛法教派,然後向城主舉報,換取前往阿蘭陀的盤纏.........想到這裡,竺賴猛的停下腳步,看着中年人:

“那,那我就姑且聽聽。”

中年男人欣慰道:

“小兄弟,你一定會信仰大乘佛法的。”

不,我就算是死,死在途中,從城頭跳下去,我也不會信仰大乘佛法........竺賴心裡冷哼。

他沉默的跟在中年男人身後,兩人穿街過巷,在一處僻靜的小巷裡停下來,中年男人有節奏的扣響某個院子的大門。

俄頃,院門敞開,一位頭髮花白的老婦人爲他們打開了門。

兩人進入院子,隨着老婦人走向旁側的房間,那裡連通着地窖。

推開地窖的門,微弱的光芒灌入其中,竺賴目光一掃,看見二十多個穿着破爛袍子的人盤坐在蒲團,他們雙手合十,閉着眼,專注而虔誠的聽着一位年輕僧人講經。

隨着地窖的門打開,信徒們紛紛扭頭回望,而正對着門的年輕僧人,也停了下來,朝這邊看來。

中年人往前走了兩步,雙手合十,道:

“淨思大師,我度了一位有緣人入大乘佛教。”

說罷,他朝竺賴招招手,示意他上前。

竺賴一邊往前,一邊審視着年輕僧人。

他眉目清秀,皮膚白皙,看起來完全不像是西域人。

如果許七安在這裡,就會認出這是當初西域使團進京時,跟隨在度厄羅漢身邊的淨思小和尚。

年紀不大,卻修成了金剛神功。

年紀輕輕的就成了邪教的頭目,肯定很值錢.........竺賴心裡暗想。

這時,他聽淨思微笑道:

“施主氣色極差,腹內空空,不若先吃些齋食,再與諸同門聆聽貧僧講經。”

竟然還有吃的?竺賴心說這可太好了,向城主揭發你們之前,先白吃你們一頓。

頭髮花白的老婦人很快送來一疊白麪饅頭,一碗清水。

竺賴吃的狼吞虎嚥,很快就解決了溫飽問題。

淨思微笑的看着這一切,轉而望向中年人,道:

“大乘佛法,度人度己,救蒼生脫離苦海,助蒼生得證果位,你做的很好。”

中年人雙手合十,道:

“得幸聆聽我佛真經。”

衆人雙手合十,唸誦:

“阿彌陀佛!”

淨思接着說道:

“今日有新成員加入,貧僧重新講一遍大乘佛法的起源,望新來者知悉。

“大乘佛法起始於中原大奉,是大奉銀鑼許七安開創,許銀鑼是三千世界中,萬佛之主的轉世,祂於大奉京城的佛門斗法中,度化度厄羅漢。

“度厄羅漢明悟大乘佛法真義,頓悟成佛,成爲大乘佛法教第二尊佛.........”

羅漢怎麼可能是佛?世上明明只有佛陀一位佛!竺賴悄然撇嘴。

他滿懷不屑的聽着年輕僧人講述大乘佛法,年輕僧人每說一句,他便在心裡反駁一句,或不屑的冷笑。

可當他聽到衆生平等時,竺賴沉默了。

如果世上真的有衆生平等的地方,那我一定誓死捍衛..........他心裡嘀咕一句。

從小便是乞丐的他,受盡白眼和欺凌,活的很痛苦。

他不知不覺間改變了心態,開始認真聽經,認真思考。

“度人度己,掙脫苦海........如果阿蘭陀,如果西域的佛門信徒都度人度己,那我還會是乞丐嗎?我的命運是否會改變?”

“如果剛纔沒有那位大叔幫忙,我現在還在爲飢餓而苦惱.........這樣的大乘佛法教,真的是邪教嗎........”

各種各樣的念頭在他腦海裡閃過。

不知不覺間,竺賴聽到那位年輕僧人說道:

“今日到此爲止!”

他才恍然回神,發現門縫裡的陽光已經便成了金紅色,黃昏了。

哎呀,忘記乞討了,今晚又得捱餓.........竺賴心裡大急,懊惱不已。

像他這樣吃了這頓沒下頓的乞丐,每時每刻都要爲吃飯而努力,不然就要餓肚子。

想到這裡,他急忙忙的站起身,打算離開。

小和尚說的挺有道理,先不揭發他.........竺賴正要走,卻發現周圍的大乘教信徒盤坐不動,沒有一人起身離開。

衆人目光希冀的看着年輕僧人。

接着,他看見淨思小和尚從袖子裡掏出一串銅錢,對着老婦人說:

“給大家分一分!”

老婦人接過銅錢,按照人頭,均勻的分給衆人。

還,還有錢拿?!竺賴低着看着掌心裡的五個銅板,在北昌城,這可以買五個饅頭。

省着點吃,夠他解決三天溫飽。

這是什麼教派?這世間真的存在給信徒發銅錢的教派?!

竺賴的三觀遭受到嚴重的衝擊。

淨思和尚溫和道:

“佛不會讓祂的信徒忍飢挨餓,度人度己,乃本教宗旨,大乘佛教言出必踐。”

竺賴握緊了手裡得銅錢,感覺自己找到組織了。

隨後,他發現度他入教的那名中年人,分到的是十枚銅板。

嗯?不是說衆生平等嗎?!

竺賴看不懂了。

中年男人笑道:

“這是我應有的獎勵,凡度一人,賞五銅錢,這是我教規矩。”

我認識很多乞丐,很多很多,我,我要發財了........竺賴腦海裡只剩這個念頭。

唯信仰大乘佛教徒,信仰萬佛之主!

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一百零二章 最後的日記第五十章 詩第一百一十章 刑部破不了的案,我來破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四章 更待何時第三十二章 天賦異稟(求月票)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一百二十三章 天地會成員:孫師兄,這猴賣嗎(6600)第九十三章 坑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第一百三十九章 春祭日——復活第一百四十三章 老女人太后第六章 許七安的報復第二十二章 禮成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第七十四章 守門人的秘密第二十五章 互相傷害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一百一十八章 驚世一劍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七章 嚇唬第三十二章第一百一十九章 社交三要素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四十一章 菩提母樹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十萬訂!!!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二十章 吃肉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六章 驗屍第四十章 結盟第三章 慕姨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一百三十二章 道尊轉世?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兩百三十六章 國士無雙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還是綢緞打臉?第一百四十五章 渡劫戰第四十章 結盟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第三十四章 與神殊溝通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更第八十二章 突發事件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五十四章 出海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五十五章 計劃初成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六十章 打更人上門第四十章 爭鬥第七十六章 大劫的秘密第八十章 釜底抽薪(二)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兩百三十七章 噩耗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一百六十四章 蓮子成熟在即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兩百四十三章 告御狀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二十三章 送別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第六十章 打更人上門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三十九章 收官(二合一)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第八十一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第一百一十九章 社交三要素第一百六十七章 去劍州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兩百二十二章 畏罪自殺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兩百一十七章 許七安:我爽了第三章 慕姨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
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一百零二章 最後的日記第五十章 詩第一百一十章 刑部破不了的案,我來破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四章 更待何時第三十二章 天賦異稟(求月票)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一百二十三章 天地會成員:孫師兄,這猴賣嗎(6600)第九十三章 坑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第一百三十九章 春祭日——復活第一百四十三章 老女人太后第六章 許七安的報復第二十二章 禮成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第七十四章 守門人的秘密第二十五章 互相傷害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一百一十八章 驚世一劍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七章 嚇唬第三十二章第一百一十九章 社交三要素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四十一章 菩提母樹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十萬訂!!!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二十章 吃肉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六章 驗屍第四十章 結盟第三章 慕姨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一百三十二章 道尊轉世?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兩百三十六章 國士無雙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還是綢緞打臉?第一百四十五章 渡劫戰第四十章 結盟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第三十四章 與神殊溝通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更第八十二章 突發事件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五十四章 出海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五十五章 計劃初成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六十章 打更人上門第四十章 爭鬥第七十六章 大劫的秘密第八十章 釜底抽薪(二)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兩百三十七章 噩耗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一百六十四章 蓮子成熟在即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兩百四十三章 告御狀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二十三章 送別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第六十章 打更人上門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三十九章 收官(二合一)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第八十一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第一百一十九章 社交三要素第一百六十七章 去劍州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兩百二十二章 畏罪自殺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兩百一十七章 許七安:我爽了第三章 慕姨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