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否極泰來

佛陀托起大日如來法相,把這輪消弭一切異端、淨化世間的金色大日,緩緩按了下去。

它是那般的沉重,以致於佛陀的力量,也只是緩慢推動。

它也是那般的可怕,金色的輝芒灼燒着除佛陀之外的任何事物,漆黑法相的形體當即扭曲,如同將被燒熔的玻璃。

構成漆黑法相的力量快速湮滅,它們被金色輝芒淨化了。

三五息間,法相崩潰,神殊的不滅之軀暴露在大日輪迴之下,佛陀的八雙手臂抱住金色烈日,往神殊胸膛一按。

大日輪迴法相併沒有想象中的勢如破竹,它遇到了阻礙。

阻礙它的是半步武神的底蘊,是象徵着不滅的特性。。

嗤嗤嗤.......金色的大日底部,騰起一陣陣青煙,那是神殊體魄被灼燒、摧毀產生的動靜。

當年的神殊就是被大日輪迴擊敗,隨後分屍封印,五百年後的今日,命運似乎循環了。

不,這一次神殊的結局不再是被封印,他會被徹底殺死。

佛陀已非昔日的佛陀,祂已經化道,成爲天地規則的一部分。

金蓮道長、李妙真、楊恭、寇陽州和伽羅樹,眼裡難掩絕望,儘管在得知許七安遠赴海外時,心底裡就有了玉石俱焚的準備。

可當這一刻來臨,不甘和無力,依舊充斥了他們胸膛,讓這羣超凡強者士氣跌入谷底。

身後便是雷州百姓,雷州之後,是更多的無辜生靈,身前是陷入死境的半步武神。

無力和絕望主導了他們。

只有一人排除所有情緒干擾,御着飛劍,駕着煊赫無匹的劍光,一頭扎入無色結界和不動明王撐起的空間屏障中。

劍尖與空間屏障的碰撞處,燃起刺目的氣界,洛玉衡羽衣翻飛,美眸映照着流光溢彩的劍華,她既像是不識人間煙火的仙子,又仿似風華絕代的女戰神。

掀不起一絲波瀾的空間屏障,豁然抖動起來,空間出現漣漪般的褶皺,緊接着,“嘭嘭”連聲,空間傳來爆響,先是不動明王的空間屏障崩潰,繼而無色琉璃領域也化作狂風消散,事物恢復色彩。

這又能怎麼樣呢,以三位菩薩的戰力、速度,根本不可能繞開他們幫助神殊........李妙真等人灰心喪氣的想。

三位菩薩同樣如此,不過該做的應對還是要有,伽羅樹挺身而出,迎上洛玉衡。

人宗劍術殺伐無雙,琉璃和廣賢都怕被她近身,但伽羅樹不怕,相反,是洛玉衡要怕他。

琉璃菩薩掃了一眼阿蘇羅等人,一旦他們出手,便立刻帶廣賢后退,給他製造施展大慈大悲法相,以及大輪迴法相的時間。

這兩尊法相一出,大奉方一品之下,戰力會斷崖式下跌。

伽羅樹菩薩雙掌一合,夾住神威惶惶的飛劍,滋滋.......令人牙酸的聲音裡,手掌血肉快速消融,他的身軀肌肉抖動,瘋狂卸去劍勢。

只一劍,便對佛門綜合戰力最強的菩薩造成不小的傷害。

伽羅樹挺身跨步,拉近與洛玉衡的距離,要讓這位陸地神仙嚐嚐被貼身的後果,爲她不顧一切的舉動付出慘痛代價。

大地猛的升起,於洛玉衡身前豎起一道厚厚的盾牌,下一刻,土盾砰的裂開,伽羅樹的拳頭貫穿洛玉衡的胸膛,淡金色的鮮血從身後噴涌如泉。

異變突生,洛玉衡身下的影子裡,鑽出一條又一條毛茸茸的狐尾。

沒有一點點的徵兆,沒有任何氣息波動,狐尾分成兩撥,纏向廣賢和琉璃菩薩。

突如其來的變故,打了三位菩薩一個措手不及,李妙真等人錯愕茫然,居然還有幫手?

旋即,看清毛茸茸的狐尾後,塵封的記憶復甦了,所有人腦海裡自然而然的浮現了相應人物,不,妖物——九尾天狐!

九尾天狐早就返回九州了,之所以隱忍不出,是孫玄機的意思。

利用傳送陣返回司天監的她,見到了守在門外的袁護法,袁護法代替“啞巴”師兄把計劃轉告九尾天狐。

計劃內容非常簡單,由孫玄機替她和暗蠱部首領屏蔽天機,而後,他傳音洛玉衡,讓暗影部首領帶着九尾天狐藏身於洛玉衡的影子裡。

這個時候,知道影子和九尾天狐存在的,只有孫玄機和洛玉衡,沒有違背“屏蔽天機”的限制。

而之所以選擇用讓影子來承擔這個中轉站,是因爲只有這樣才足夠隱蔽,屏蔽天機雖能掩蓋氣息,但不管是儒家的“傳送”,還是術士的傳送,都會伴隨能量波動。

難以瞞過三位菩薩。

可只要“影子”提前藏在洛玉衡的影子裡,再有天機屏蔽之術掩蓋氣息,只要不是針對有危機預感的伽羅樹,以及掌控行者法相的琉璃菩薩,就能達到奇襲的效果。

“咯咯咯.......”

伴隨着八條尾巴的出現,銀鈴般的笑聲響起,魔音靡靡,震盪心神,衆超凡眼前彷彿出現幻覺,頭暈眼花。

萬法不侵的洛玉衡檀口微張,噴出兩道劍氣,伽羅樹眼前一黑,血水從眼眶滑落,沿着臉頰滴落。

另一邊,尚有一絲清醒的琉璃菩薩,本能的施展行者法相,躲過狐尾的纏繞。

廣賢菩薩則召出大慈大悲法相,並抽身後退,但他的速度無法與琉璃相提並論,瞬間被四條看似毛絨可愛,實則能斷江裂山的狐尾纏住。

天空灑下金色佛光。

機會轉瞬即逝.........

楊恭突然跨前一步,朗聲道:

“廣賢不得施展大慈大悲法相!”

這句話念完,他仰天噴出一口血霧,直挺挺的後仰倒地,楊恭的元神也在法術反噬中消亡。

金蓮道長和李妙真同時伸手,各自撈起一縷殘魂,納入體內。

道門超凡自有手段溫養元神。

三品的言出法隨不可能真的限制住一品,天地間的梵音突然一滯,天空雖有金光灑下,但大慈大悲法相卻沒能及時凝聚。

還是受了影響。

洛玉衡腳下的陰影沖天而起,豁然膨脹,化作一塊遮天蔽日的陰影,把天空灑下的金光擋住。

失去了影子的維持,銀髮妖姬從陰影裡彈出。

見狀,琉璃菩薩立刻回援,她的身影不停的出現在廣賢菩薩周圍,讓那片區域的色彩盡數消退。

但無色領域根本困不住邁入一品境的九尾狐。

剩餘四條尾巴狠狠拍打地面,轟隆地震中,無色琉璃領域破碎。

一品境的神魔後裔,氣力並不輸武夫。

噔噔噔.......阿蘇羅攜帶着漆黑法相,揮出打爆空氣的直拳,正中伽羅樹面門,打的他一個趔趄。

另一邊,刀氣翻滾,一道道斬滅萬物的刀光化作旋渦,衝擊伽羅樹的金身,爆起刺目火星。

寇師父配合阿蘇羅出擊,怒刮佛門菩薩,爲洛玉衡化解危機。

九尾天狐雙腳扎入地面,柳眉倒豎,咬牙切齒的笑道:

“老傢伙,本國主送你輪迴!”

小腰一擰,狐尾驟然崩直,廣賢菩薩臉色猙獰,竭力抵抗磅礴的拉扯力,並召喚出大輪迴法相。

“咔擦......”

轉盤剛一浮現,便立刻旋轉,刻在輪盤上的“人”與“妖”二字亮起。

但這只是垂死掙扎罷了,大輪迴法相雖能有效削弱敵人的戰力,卻並不能改變眼下的困局。

少年僧人形象的廣賢肉身四分五裂,剛凝聚的大輪迴法相旋即消散。

一抹淡金色的光芒從殘肢中飛起,隱約是少年僧人形象。

這是廣賢的元神。

洛玉衡、金蓮、李妙真三位道門超凡,同時探出手掌,奮力一握!

少年僧人的“身軀”在空中扭曲,他發出無聲的,憤怒的嘶吼,似乎不甘心就這般殞落,下一秒,元神炸成散碎的流光。

魂飛魄散。

藥師法相也救不回徹底消散的生命。

這個時候,四分五裂的肉身還在蠕動,試圖重聚。

到了一品境界,即使不是武夫體系,生命力也早已超越凡人,血肉擁有強大的活性。

但廣賢已經徹底殞落,肉身的活性不過是垂死掙扎。

至此,死局打開一道突破口。

在衆人合力圍殺廣賢菩薩之際,金蓮道長輕輕吐出一口氣,側頭看向李妙真,悵然笑道:

“該我了。”

李妙真眼眶瞬間紅了。

這位心機深沉,擅長謀劃的老道士笑着說:

“地宗修的是功德,爲天地獻身,爲九州生靈赴死,是最好的歸宿。貧道雖然惜命,但也不懼一死。

“妙真,地宗就交給你了。”

他把一團微弱的光芒交給李妙真,說道:

“我時常想,當年要不是魔唸作祟,蠱惑貞德修道,是不是就不會有後來的事,貧道一念之差,萬千生靈因我而死。

“善惡有報,因果循環,今日爲天下而死,貧道甚慰!”

李妙真淚水奪眶而出,她沒有想到,這位心機深沉精於謀算的前輩,竟然一直在爲當年的事耿耿於懷。

金蓮道長御劍而起,身化流光,衝向遠方的戰場。

天地間,傳來洪亮而滄桑的歌聲:

“福禍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

“所謂善,人皆敬之,福祿隨之,衆邪遠之,天道佑之;所謂惡,人皆惡之,吉慶避之,刑禍隨之,天道罰之。”

大日輪迴法相霸道剛烈,光輝照射之處,萬事萬物無所依存,佛光普照之下,唯佛能行走。

面對地宗道首自殺式的襲擊,佛陀要麼掐滅大日輪迴法相,要麼維持現狀。

不管是哪個選擇,金蓮道長的目標都達到了。

金蓮道長的身形在大日輪迴之下,寸寸消融,化爲飛灰。

生於天地,成於功德。

死於功德,還於天地。

百年道行一朝散!

原本晴空萬里的蒼穹,瞬間佈滿陰雲,可怕的氣息從天而降,一道道雷霆在雲層中醞釀。

天地震怒!

天劫的氣息鋪天蓋地,比洛玉衡渡劫時,恐怖了不知道多少倍。

洛玉衡,伽羅樹,琉璃,阿蘇羅,強大如他們這樣的一品超凡,此刻也寒毛直豎,內心恐懼炸開,在天劫面前升不起反抗的涌起。

這是天地規則對凡間生靈的壓制,隨之而來的恐懼情緒,非單純的修爲能消除。

“轟!”

熾白色的雷柱降下,劈入如海般浩瀚的“泥潭”,血肉物質沒有濺射,而是無聲無息的湮滅。

轟轟轟.......一道又一道的雷霆降下,頻率越來越快,越來越急,到最後,遠方已成一片雷海,看不清景物。

血肉物質組成的“大海”,在天劫之中急劇消亡,露出斑駁大地。

如果是在西域,祂能一念間化解天劫,因爲祂就是“天”,但雷州還不是祂的地盤,就算是超品,也得接受天道反噬,承受天劫。

天劫當然殺不死佛陀,但如此強大而密集的天罰,殺傷力絕對勝過一位半步武神,有了這位“同伴”相助,神殊足以化解此刻危機。

金色大日驟然黯淡,佛陀的壓制力量也隨之減弱,祂需要分出部分力量去對抗天劫。

“轟!”

巨響聲裡,神殊衝開佛陀法相的壓制,在一道道雷柱間狂奔,他沒有躲避,但天劫卻完美的避開了這位半步武神。

周圍的暗紅色血肉物質瘋狂的追擊,試圖拖延他的步伐,裹住他的雙腿,可從天而降的天劫把它們擊潰、湮滅。

這裡麪包括施展行者法相的佛陀“本尊”。

..........

許七安目光追隨着監正消散的身影,看着他隨風飄向遠方。

這位半步武神眼裡最後的色彩,彷彿也隨着監正的離開而消失,他臉上閃過難以描述的情緒,臉頰肌肉緩緩抽動,而後底下了頭,沒讓蠱神和荒看到自己的表情。

“所以,剛纔你也在耍我。”

荒忍不住看一眼蠱神,發出責怪的詢問。

蠱神淡淡道:

“只是在拖延時間,你那麼容易被他蠱惑,動搖心志是我沒想到的。後續的發展,已經超出了我的掌控。

“就差那麼一點,如果他早一步成功,或許現在面臨絕境的是我們。”

說到這裡,祂清亮睿智的眼睛凝視着垂首而立的許七安:

“不得不承認,你是個很可怕的對手,在我見過的人族裡,你雖然排不進前三,但排第四足以,比佛陀的另一面,神殊,要強一些。”

許七安左手刀,右手劍,依舊低着頭。

他靜靜聽完蠱神的話,不摻雜感情的問道:

“我是比不過儒聖,但另外兩個是誰?”

蠱神不疾不徐的回答道:

щщщ▪ttkan▪C〇

“佛陀是道尊的人宗之身,巫神是遠古時期便存在的人族。”

說話間,祂分別對許七安、浮屠寶塔、鎮國劍施加了矇蔽。

橫陳在地的獨角迴歸了荒的頭頂,六根獨角氣旋膨脹,融合爲一,化作吞噬萬物的黑洞。

撞向許七安。

呼........氣旋捲住他,拽向黑洞中央,一股股生命精華朝着黑洞蜂擁而去。

這位半步武神沒有反抗,他似乎放棄了反抗,接受命運。

“你把祂們和儒聖相提並論,是對儒聖的侮辱,把祂們列在我面前,是對我的侮辱。”他擡起了頭,臉色已然平靜,只是眼眸深處,殘留着濃郁的哀傷和失落。

下一刻,這些哀傷也沒了,取而代之的是瘋狂的戰意。

氣血如泄洪般流逝,但更強大的生機也在體內復甦,深藏在血肉中的不死樹靈蘊,開始源源不斷的輸送生機,修復傷勢。

許七安的氣息非但沒有降低,反而節節攀升。

絕境之人退無可退!

“玉碎”是許七安的道,是一位半步武神的道。

只有處於必死之境,他才能契合自己的道,真正發揮玉碎的力量。

這無法用精神自我催眠,也無法用短暫的危機來激活,只有真正陷入絕望,他才真正掌控玉碎。

換而言之,之前的交手裡,許七安並沒有展現出自己最強大的一面,他沒有爆發出武夫引以爲傲的道。

當監正迴歸天道,一切變的無法挽回,當最後一抹希望破滅,徹底沒有了退路後。

反而把他推向了巔峰。

身陷黑洞的許七安任憑氣血流失,不見驚慌憤怒,打了個響指。

啪!

黑洞猛的一滯,內裡響起荒憤怒的咆哮聲。

祂吞噬的氣血精華,在響指打出的剎那,消失的無影無蹤。

許七安額頭青筋暴突,體表象徵着力量的紋路浮現,他把刀劍插入地面,握住拳頭。

“砰!”

拳頭砸入黑洞,吞噬萬物的黑洞竟沒能吸附住敵人,反被一拳捶了出去。

這時,遮天蔽日的黑影籠罩許七安,蠱神從天而降,龐大的身軀泰山壓頂般砸下來。

祂的氣孔裡噴出猩紅血霧,巨大的身軀崩成一塊,空間發出不堪重負的爆炸聲。

這一次,許七安沒被矇蔽,因爲在蠱神砸下來之前,祂吐出了一羣國色天香的美人,不着寸縷,前凸後翹,胸脯的挺拔,飽滿的臀部,嬌軀線條充斥着誘惑,勾起情慾。

蠱神再次點燃許七安的情慾。

另外,這些美人體內藏着足以殺死一品武夫的劇毒,藏着能控制半步武神的屍蠱,同時,蠱神還對許七安進行了心靈控制。

但許七安眼裡只有高昂的戰意,視死如歸的決心。

並不是沒有了情慾,而是絕望壓過了任何情緒這,戰鬥的意志不再受任何動搖。

沉腰,握拳,轟向蒼穹。

國色天香的美人消融在拳勁中,拳力逆空而上,“轟”的巨響,拳力衝入陰影中,蠱神身軀崩出一道道裂縫,皮開肉綻,深紅的鮮血潑灑如雨。

但祂仍憑藉強大的體魄,以及超越半步武神的力量,砸趴了許七安。

轟!

地動山搖,無數的塵煙沖天而起,伴隨着氣機漣漪朝四面八方擴散,化作可怕的沙塵暴。

神魔島出現了一座巨坑,坑底是一座肉山。

壓制許七安後,蠱神如法炮製的不久前的一幕,毒蠱腐蝕着他,屍體操縱着他,情蠱迷惑着他,打算一點點磨滅號稱不死不滅的半步武神。

荒在遠處遊曳,伺機而動,卻沒有上前爭奪戰果。

首先,半步武神不會那麼輕易被殺死,其次,祂嗅到了熟悉的“味道”。

果然,蠱神龐大的身軀開始抖動,這座肉山時而繃緊,時而鬆弛,像是在與誰角力。

祂被緩緩擡了起來,在流淌着陰影的底部,是托起了“山”的許七安。

他的皮膚被腐蝕,雙目失明,渾身骨骼盡斷,體內被植入了無數的子蠱,與他爭奪身體的主導權。

但在他托起肉山的那一刻,所有的傷勢盡數復原,長而細的子蠱從毛孔裡鑽出,紛紛墜落,枯萎死去。

他的力量更強了。

荒沒有任何驚訝,祂想起了那場本該顛覆中原王朝的渡劫之戰。

當時許七安便是以二品武夫的品級,靠着不死樹的靈蘊和越戰越強的“道”,硬生生拖住了祂,爲洛玉衡渡劫爭取到寶貴時間。

從而逆轉局勢。

不死樹的靈蘊和他的玉碎簡直絕配.......荒心裡咒罵了一聲,當即讓頭頂的六根獨角誕生氣旋,演化成黑洞,撲向蠱神和許七安。

“別給他修復身軀的機會,他會越戰越強!”

話音落下,許七安一腳飛踹,把整座山踢的浮空而起,他本人消失不見。

再出現時,已經在高空之中。

藍天之下,許七安舒展四肢,前所未有的力量澎湃四肢,皮膚呈現詭異的血紅,毛孔裡沁出一粒粒血珠,這是膨脹的肌肉擊破了細小血管導致的。

他的力量已經徹底超越半步武神,提升到一個無法評估的領域。

因爲世間並無武神,也從未武夫擁有過他此刻的力量。

許七安伸手從虛空裡一抓,抓來太平刀,接着沉澱了所有情緒,收斂所有氣機,丹田塌縮成“黑洞”,吸聚一身偉力。

而後,他趕在蠱神施展矇蔽時,斬出了太平刀。

玉碎!

巨大的危機感在心裡炸開,把天賦神通提升到極致,黑洞產生滾滾吸力。

這既是祂最強的殺伐手段,也是最強大的防禦手段。

因爲任何攻擊產生的能量,都會被黑洞吞噬。

天地間,暗金色的刀光一閃而逝。

下一刻,黑洞崩潰,人面羊身的荒現出原形,一道幾乎將祂腰斬的傷口崩現,血腥味瞬間瀰漫。

祂痛苦的咆哮出聲。

高空中,許七安的腰部裂開,撕裂肌肉和脊椎,旋即在不死樹靈蘊的滋養下,以及半步武神的氣血修復下,瞬間復原。

空中的許七安再次傳送消失,於荒脊背出現。

噗!

太平刀插入脊背,擡腳一踢,太平刀瞬間消失,下一秒,荒的身體裂開,排骨一根根斷裂。

荒憤怒又痛苦的嘶吼起來,自神魔時代終結,祂的真身從未受過這麼重的傷。

眼前一黑,許七安失去五感六識。

蠱神從地面彈起,彗星般的撞向這位半步武神。

閉目中的許七安,握緊拳頭,擺臂後仰,憑藉本能,轉身轟出一拳。

空間出現肉眼可見的褶皺,許七安的拳頭表面出現一道道漆黑的閃電,那是空間被撕裂的現象。

蠱神的身軀四分五裂,一塊塊血肉朝着四面八方噴射,啪啪啪......肉塊砸落在神魔島上,染紅地面。

許七安也倒飛出去,可怕的反作用力超出了武夫化勁能卸去的極限,骨塊四射。

他失去了右臂。

散落滿地的肉塊延伸出蛛網般的白絲,彼此吸引,黏連在一起,於遠處快速重組。

荒的身軀也在肌肉蠕動見,一點點的修復。

遠古神魔體魄強大,生命力自然不弱,雖然沒有蠱神和武夫那樣不死的活性,可一般的致命傷也殺不死祂。

兩位超品聯手,竟壓不住一個半步武神,反而付出巨大代價。

“該死,該死.......”

荒大聲咒罵起來。

打到這般境地,祂心裡只有焦慮和憤怒,以及一絲絲不願承認的畏懼。

堂堂兩位超品,竟然被一個半步武神牽制到現在,不但沒能殺死對方,自身反而受了重創。

更焦慮的是,佛陀和巫神此刻正在吞噬中原,瓜分地盤。

遠處的蠱神腹部有節奏的律動,脊背氣孔裡噴涌出狂風般的氣流,每一秒都在消耗巨量氧氣,如同運動過度的人類。

祂的消耗也同樣巨大,氣息下滑嚴重。

這讓智慧超羣的蠱神也泛起了焦慮,許七安這個半步武神如此可怕是祂沒有料到的。

另一邊,許七安飽滿的肌肉出現萎縮,劇烈起伏的胸腔裡,心臟終於支撐不住炸成血霧,他的瞳孔隨之變的黯淡。

他的雙腿開始顫抖,似乎難以站立。

不管是花神的靈蘊,還是自身的體力,都到達了極限。

一瞬間,從巔峰狀態跌入谷底。

見到這一幕的荒和蠱神,竟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荒琥珀色的瞳孔裡閃爍兇光,發出雷鳴般的聲響:

“你是我見過除道尊外,最強的人族,待你死後,我會親口吞了你。”

蠱神緩緩道:

“是個人傑!”

這是祂對這位半步武神最後的評價。

世上沒有憑空誕生的力量,任何的爆發,都是要付出代價的。

在以半步武神之軀擊垮兩名超品後,許七安不可避免的走向衰弱。

鎮國劍飛了過來,立在許七安身前,他如釋重負的吐出一口氣,拄劍而立。

許七安緩緩扭頭,望向遠方,那是九州大陸的方向,黯淡的眼神裡,迴光返照般的迸發出瞳光。

他張了張嘴,似乎想說些什麼,但最後還是什麼都沒說。

從一個小小的銅鑼,一步步走到這裡,站在這裡,是命運的推動,也是自己的選擇。

既然是自己的選擇,那便沒什麼可說的。

“呸!”

他收回目光,朝着荒和蠱神吐了一口血沫。

這一下,彷彿也用盡了他所有的力量。

許七安緩緩閉上眼睛,力竭而亡。

..........

天宗,仙山之巔。

恢弘壯觀的天尊殿內,一衆長老立於兩側,山腳的聲音隱隱約約的傳過來。

“天尊,日你老母,我日你老母.......”

“狗屁的太上忘情,日你老母.......”

“好好的人不做,修你老母的太上忘情.........”

“我李靈素今日就叛出天宗了,日你老母,天尊你能拿我怎樣........”

“你不是封山嗎,有本事出來殺我啊,日你老母.........”

叫罵聲持續一整天了,沒停過。

殿內的長老們再怎麼清心寡慾,額角也凸起了青筋,只要天尊一聲令下,就下山將那賊子千刀萬剮,清理門戶。

玄誠道長猶豫許久,面無表情的出列,行道禮:

“天尊,讓弟子下山驅趕那孽徒吧。”

天尊雖然太上忘情,但不是雕塑,不動怒,不代表不會殺人。

相反,殺起來更果斷,絕不會被情緒和感情左右。

這時,垂首盤坐,彷彿在打瞌睡的天尊,終於開口。

縹緲宏大的聲音迴盪在殿內:

“即日起,除去李靈素聖子的身份。”

殿內衆長老躬身行禮。

“即日起,廢除太上忘情之法,門中弟子,可走原始道門之術。”

殿內衆長老紛紛擡起臉,平素裡缺乏表情的臉龐,佈滿錯愕。

就是玄誠道長和冰夷元君兩位早已忘情的超凡,也微微皺一下眉頭。

天尊此令,是在動搖天宗根基。

“即日起,冰夷元君便是天尊。”

石破天驚,衆長老瞠目結舌,冰夷元君素白絕美的臉龐,露出了驚容。

她和玄誠道長對視一眼,彷彿知道了天尊要做什麼。

下一秒,天尊用實際行動回答了他們。

盤坐於蓮花臺的天尊,身下燃起了透明的火焰,火焰以天尊爲柴,熊熊高漲。

透明的火焰很快燒沒了天尊的半身,胸膛之下,空空如也。

繼續高漲,燒盡胸腹,直至徹底吞噬這位道門一品巔峰的強者。

九瓣蓮臺之上,空空如也。

天尊,化道了!

天尊竟然在此時融入了天道?!

他明明剛經歷過天人之爭,豈會化道?!

..........

海外。

九天之上,一道光門緩緩凝聚,它像是真實存在,又彷彿只是一道概念所化。

天門緊閉!

靜靜躺在地上的太平刀,突然“嗡嗡”震動起來,它甦醒了。

“咻!”

它沖天而起,直入雲霄。

太平刀扶搖直上,撞中天門,消失在這道概念所化的天門中。

下一刻,天門霍然敞開,它撞開了天門,太平刀叩開了天門。

門內降下一道煊赫的光柱,它的氣息既柔和又強大,既包容萬物,又鎮壓萬物,光柱籠罩拄劍而立的許七安。

光柱中,監正的身影緩緩降臨。

........

PS:今天應該還有一章。

第一百零六章 初見端倪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一百一十八章 絕境(二)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一百一十五章 氣運調節器第三十五章 占卜第兩百二十二章 畏罪自殺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一百一十五章 氣運調節器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一百四十九章 首輔大人,楚州出事了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第一百一十三章 針不戳(求月票)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六十一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第一百零四章 出世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品武夫第一百二十章 逃亡計劃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六章 許七安的報復第六十九章 妹妹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八十二章 突發事件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一百三十九章 春祭日——復活第十八章 女兒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七章 密摺(6000)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四章 更待何時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一百三十八章 遇襲第一百一十六章 殉國第六章 匪患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一百二十七章 超凡混戰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第一百三十七章 譽王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兩百一十七章 許七安:我爽了第八章 妹子,你偷看爲兄做啥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十一章 摸魚第五十一章 佛光第一百五十四章 追殺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一百三十二章 道尊轉世?第七章 密摺(6000)第一百一十五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二)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第十三章 審問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七十五章 墓中第兩百零一章 呵,女人第一百零五章 問題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子(求月票)第九十九章 集體會議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第九章 稱帝第五十四章 援兵第六十八章 我是誰(5000)第一百零一章 威壓百官(6000)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二十一章 計劃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八十六章 半步武神(一)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劍斬破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一百一十章 前奏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十九章 朝會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八十六章 半步武神(一)
第一百零六章 初見端倪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一百一十八章 絕境(二)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一百一十五章 氣運調節器第三十五章 占卜第兩百二十二章 畏罪自殺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一百一十五章 氣運調節器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一百四十九章 首輔大人,楚州出事了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第一百一十三章 針不戳(求月票)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六十一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第一百零四章 出世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品武夫第一百二十章 逃亡計劃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六章 許七安的報復第六十九章 妹妹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八十二章 突發事件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一百三十九章 春祭日——復活第十八章 女兒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七章 密摺(6000)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四章 更待何時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一百三十八章 遇襲第一百一十六章 殉國第六章 匪患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一百二十七章 超凡混戰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第一百三十七章 譽王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兩百一十七章 許七安:我爽了第八章 妹子,你偷看爲兄做啥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十一章 摸魚第五十一章 佛光第一百五十四章 追殺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一百三十二章 道尊轉世?第七章 密摺(6000)第一百一十五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二)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第十三章 審問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七十五章 墓中第兩百零一章 呵,女人第一百零五章 問題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子(求月票)第九十九章 集體會議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第九章 稱帝第五十四章 援兵第六十八章 我是誰(5000)第一百零一章 威壓百官(6000)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二十一章 計劃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八十六章 半步武神(一)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劍斬破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一百一十章 前奏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十九章 朝會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八十六章 半步武神(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