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3.第697章 佛門問心

第697章 佛門問心

洛玉衡把一條大白腿搭在他肚子,眨一眨美眸,哀婉道:

“人家怎麼捨得打許郎,還不是許郎薄情寡義,明明已經有我了,還偏要和慕南梔糾纏不清。還帶着她遊歷江湖。

“將來我誕下子嗣,你肯定要拋棄妻子跟那個小賤人私奔的。。”

說着說着,她突然招手喚來鏽跡斑斑的鐵劍,劍尖抵住自己小腹,哼哼道:

“那我就宰了你的崽,一屍兩命。”

許七安就有些想念高冷的原版國師,頭疼的捏了捏眉心,“國師啊,你腦子是不是有問題。”

冰冷的劍鋒橫在脖頸,黑暗中,那雙眸子冷冽如冰,嘴角冷笑:

“你說什麼,沒聽清楚。”

“國師啊,我腦子好像有點問題,可能是被你打壞了,你震散我元神後,有把我的魂兒拼好嗎。”

許七安能伸能縮。

洛玉衡說變臉就變臉,丟了鐵劍,揉着許七安的腦瓜:“乖!”

神經病啊,熬過二十四小時把你送走許七安強顏歡笑的應付。

洛玉衡的表現,讓他意識到這位人宗道首的佔有慾極強,且對慕南梔極爲忌憚。

除了小愛醋味強,會針對魚塘裡其他魚兒,其他人格都只警惕和忌憚花神。

“看來在國師眼裡,南梔是最強大的情敵,其他女子都不堪一擊,花神大概是唯一讓國師在美貌上失去自信的女人”

心裡想着,許七安斜眼瞥一下身邊的小惡。

小惡眨眨眼睛。

許七安收回目光,心說沒事,你雖然沒她漂亮,但你潤啊。

不搭理大白腿在肚皮上蹭啊蹭,他閉上眼睛,開始覆盤當日與阿蘇羅的戰鬥。

“殺賊果位我沒有接觸過,不知道阿蘇羅有沒有放水,但現在回想起來,殺賊果位的力量似乎沒有想象中那麼強,雖然給了我一定程度上的打擊,但也僅此而已。

“如今想來,就顯得很有貓膩。

“就三品金剛的戰力來說,阿蘇羅沒放水。而且,他確實是壓着我打可是,如果他一開始就釋放修羅血脈呢?

“三品金剛的體魄配合修羅血脈,恐怕能直接吊打我。當然,也可以解釋爲他皈依佛門,告別過去,不到萬不得已不願意釋放修羅血脈。

“可還是感覺有些勉強”

儘管他和孫玄機能打贏阿蘇羅,是因爲配合的好,利用封魔釘給予“致命一擊”,削弱對方實力,而且最後搶走神殊雙腿後,依舊只能逃跑。

看起來是依仗封魔釘、浮屠寶塔等手段險勝。

在外人看來,不是阿蘇羅不夠強,是那許七安太陰險。

但這無法說服當事人的他,因爲現場情況是,孫玄機大部分時間龜縮在天上打輔助,三品之身的自己獨自拖住了阿蘇羅那麼長時間。

今日和小姨交手後,驚覺二品巔峰高手絕非三品武夫能抗衡。

那他憑什麼拖住阿蘇羅這麼長時間?

他竟然演我.許七安“嘶”了一聲,阿蘇羅不但演他,而且演還很好。

首先,兩人交手時,阿蘇羅確實壓着許七安打,且最後是許七安依靠封魔釘纔打贏,可以說是險勝。

這樣的情況下,往往會讓人覺得是自己贏的很兇險,敵人很強大。

哪裡還會懷疑阿蘇羅在演戲?

“問題來了,阿蘇羅爲什麼要演我首先,他絕對不可能是友軍,因爲一入空門,四大皆空,想當二五仔的機會都沒有。

“佛門的菩薩和羅漢也不是傻的,如果阿蘇羅有問題,怎麼可能安排他來鎮守南疆。

“這樣一來,答應可能就只有一個,佛門內部的矛盾。大小乘之爭比我預料的更激烈啊,所以需要妖族這個外敵來轉移矛盾?

“這個解釋沒問題,但總覺得少了些什麼。

“明兒先去十萬大山,等九尾天狐回來,就把這些事告訴她,看看她是什麼意見。小姨能察覺出的細節,九尾天狐肯定也能,但她卻沒說.也不是沒說,對於我能奪回神殊殘肢,她確實有過感慨。

“助萬妖國復國,俘虜度厄或阿蘇羅拔除最後一根封魔釘,十萬大山戰役結束,會轟動九州的”

念頭浮動間,他察覺到臉頰被溼潤溫熱小舌頭舔了幾下。

“作甚!”

許七安扭頭,看着枕邊的絕美的臉蛋。

小惡伸出小舌頭,舔了舔嘴脣,美豔的臉上綻放妖冶的笑容,雪白下頜一昂,挑釁道:

“來雙修啊。”

許七安翻身壓了上去:“我的三品體魄也不是吃素的,準備好哭泣了嗎。”

次日,浮屠寶塔內。

許七安雙手合十,盤坐在塔靈老和尚身邊,低聲道:

“大師,我又悟了。”

說這句話的時候,許銀鑼臉龐沒有任何世俗的慾望。

塔靈老和尚瞅他一眼,欣慰點頭:“善!”

旁邊的慕南梔抱着白姬,冷笑道:

“大師,他已經悟過兩次了。”

許七安瞪她一眼,把花神拉到一邊,花神踉踉蹌蹌的被拖到角落裡,板着臉:

“誰讓你碰我的。”

白姬擡起爪子,啪啪拍打許七安抓住慕南梔胳膊的手,叫道:

“鬆開鬆開!”

它就像是堅定不移站在媽媽一邊的孩子。

許七安收回手,“嘿”了一聲,用肩膀拱她一下:

“吃醋啦?”

慕南梔報以冷笑:“吃醋?你也太高估自己了,真當天下女子都愛你愛的不可自拔?”

白姬氣啾啾的說:“就是就是。”

沒有沒有,喜歡我的女人,都不及李靈素的十分之一,他纔是女友遍天下的大佬許七安看了看白姬,自顧自說:

“我明日要去一趟南疆,在這期間,你就不要出來了。”

慕南梔眼圈一紅,冷冰冰的看着他:

“怎麼,嫌我礙到你倆雙修了?”

猛吸一口氣,嘲諷道:“還沒問許銀鑼和國師雙修的如何呢,想來是如膠似漆,一刻也不願分離。”

反正亦是空空空空如也許七安一臉嚴肅:

“倒不是,你可能不知道,洛玉衡現在的人格是“惡”,惡毒的惡,她昨夜逼我將你從浮屠寶塔裡放出來,要親手殺了你。”

慕南梔臉色一變。

許七安繼續說:

“我當然不同意啊,就和她打了一架。”

慕南梔又氣又怒,咬着牙:

“她打你了?”

許七安委屈的點頭,握住慕南梔的手,柔聲道:

“我皮糙肉厚無所謂,但你是不一樣,我絕對不會讓她傷害你的。”

慕南梔心裡的怨氣散了大半,輕輕抽回手,哼道:

“我和你清清白白,莫要說這些放蕩的話。”

抿了抿嘴,趁機掩蓋嘴角翹起的弧度。

許七安見好就收,接着說道:

“但白姬要跟我一起出去,我需要用它聯絡九尾天狐。”

慕南梔擔憂道:“可你說洛玉衡惡毒的很,她會不會爲難白姬。”

許七安從她懷裡接過白姬,抱在懷裡,面無表情的說:

“我覺得這是它這個年紀應該承受的。”

白姬抖了一下,連忙補救:“人家最喜歡許銀鑼了。”

晚了許七安抱着白姬順着臺階來到第二層,此處豎立着一尊尊金剛雕塑,或橫眉立目,或作勢欲打,森嚴可怕。

這些雕塑組成特定的陣法,被賦予了佛法,構成浮屠寶塔第三層,專做爲封印強大修行者的牢籠。

第二層溢散出的“鎮獄”之力,甚至能短暫影響到二品。

柴杏兒盤坐在兩尊雕塑之間,她本是姿色極佳的人妻,氣質楚楚可憐,長期的囚禁讓她愈發的柔弱,惹人憐愛。

臉頰蒼白消瘦,青絲披散。

苗有方在身邊的時候,充當着獄卒的身份,定期投食,更換馬桶。

另外,每七天柴杏兒會有一次外出活動的機會,沐浴洗漱。

等苗有方走了之後,投食的任務就交給了慕南梔,至於更換馬桶,則由塔靈老和尚來負責。

反正對塔靈來說,念頭一閃,便能將塔內的任何物品轉移出去——神殊斷臂除外。

“沒想到,漫長的囚禁生活,竟讓你氣機愈發渾厚,修爲大漲。”

許七安笑道。

柴杏兒睜開眼,看了看他,不卑不吭的說道:

“除了吐納練氣,便無事可做,任何人都會和我一樣修爲大漲。”

頓了頓,她眉眼柔和了幾分,問道:

“李郎近來可好?”

許七安頷首:

“組建流民軍隊,準備去青州打仗了。你待在浮屠寶塔的這段時間裡,寒災爆發,中原百姓流離失所,雲州叛軍北上攻打青州,戰況膠着。”

柴杏兒默然片刻,苦笑道:

“小小一座浮屠寶塔,竟成了庇護所。”

庇護所是沒錯,前半句話,你問問塔靈認不認同許七安沒再廢話,於懷裡摸出半卷獸皮地圖:

“你看看,這是不是你祖上留下的那半卷地圖。”

柴杏兒伸手接過,展開看了一眼:

“似乎是,這與當年宮主從柴家帶走的地圖材質一樣。”

“你見過另外半卷地圖嗎?”許七安問道。

柴杏兒苦笑道:“許銀鑼覺得,我有資格知道?”

許七安又問道:

“對於你們柴家的祖上,你還知道些什麼?”

柴杏兒搖頭:

“現在柴家能追溯到的先祖,便是從南疆回來的那位,再往上,經歷過一次滅門,早就徹底煙消雲散。”

這就有點頭禿了啊許七安無奈的收回獸皮地圖。

能入許平峰眼的,絕對不同尋常,大墓的主人是誰,許平峰又是如何注意到柴家的唉,目前來說,這件事不急,先緩緩。

陳設簡陋的臥室裡,洛玉衡慵懶的打了個哈欠,從儲物小袋裡取出乾淨整潔的小褲和肚兜,慢條斯理的穿上,罩上羽衣袍子。

手裡把玩着蓮花冠,妙目盈盈的望着桌上的玲瓏小塔,嘴角一挑:

“三品武夫,就這?”

她隨手把蓮花冠丟在桌上,離開臥室。

因爲族中青壯出征,上山狩獵的人數少了許多,身爲族長的龍圖不得不重新上山幹活。

在力蠱部,族長既是手握權力之人,也是責任最重的人。

在面臨人力不足,食物短缺的時候,族長龍圖被迫營業,上山打獵。

洛玉衡來到院子外,看見許鈴音和麗娜蹲在樹蔭下,升起一團篝火,篝火邊插着六隻剝皮洗淨的老鼠。

“等我們吃完老鼠,火堆下面的地瓜也烤好了。”

麗娜哼哼道:“期待嗎。”

“期待的!”小豆丁抹了抹口水。

麗娜使喚徒弟:

“你去給師父拿水袋來,口渴了。”

小豆丁警惕的看着她:“那,那你別偷吃。”

得到師父的保證後,小豆丁邁着小短腿衝進院子。

“國師好。”

麗娜瞅見洛玉衡,恭敬的打招呼。

她可不是許鈴音這種沒腦子的笨蛋,深知眼前這位的強大,以及超然地位。

近日來,洛玉衡與許七安在極淵裡出了不少力,雙修道侶橫掃極淵的傳說,已經傳遍蠱族。

洛玉衡審視着麗娜:

“你是那個,那個地書碎片持有者。”

麗娜吃了一驚,沒想到國師竟然知道自己的身份。

洛玉衡腳步不停,繼續往外走。

麗娜的目光追隨着她,敏銳的察覺到今天的國師有些不對勁。

她旋即收回目光,滿懷熱情的看着快要烤好的老鼠卻發現篝火邊空空如也。

老鼠,沒了?!

麗娜茫然無措的站起身,環顧四周,老鼠呢?我辣麼多的烤老鼠呢?

噔噔噔.同時,許鈴音抱着水袋跑了出來。

看着篝火邊空蕩蕩的,她陡然僵住。

師徒倆大眼瞪小眼。

麗娜動了動嘴脣,艱難的說:

“老鼠自己跑了,你信嗎?”

小豆丁水袋一丟,坐在地上雙腿亂蹬,嚎啕大哭起來。

遠處。

微風裡,青絲揚,羽衣翻飛,洛玉衡笑靨如花,妖冶絕美。

南法寺。

坍塌的封印之塔外,廣場上。

腦後亮着一輪七彩光輪的度厄羅漢,盤坐在蒲團,掌心拖着一隻金鉢。

“過八苦陣,受問心關,這是廣賢菩薩的意思。你若過了這兩關,封印之塔被毀的事,便揭過了。”

黝黑枯瘦的老僧,目光平靜的望着對面的阿蘇羅。

“弟子明白。”

阿蘇羅雙手合十,跨出一步,進入金鉢。

度厄羅漢收回手,金鉢徐徐浮空,鉢口投射出一道光幕。

光幕中,身披袈裟的阿蘇羅雙手合十,昂然而立,站在八苦陣前,卻遲遲不曾入陣。

(本章完)

874.第842章 夜話581.第559章 獸金炭915.第883章 超越神殊的戰力297.第287章 佛門法相(六千字大章)850.第820章 真心話大冒險20.第20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564.第542章 柴賢722.十萬訂!!!777.第749章 登基475.第456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387.第373章 鎮國劍467.第448章 敲鼓51.第51章 打茶圍810.第782章 老女人太后757.第730章 餘波315.第304章 可怕的厄運90.第90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117.第115章 同時薅羊毛12.第12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213.第207章 爛人824.第795章 生母467.第448章 敲鼓677.第652章 半步武神(7400)421.第403章 報仇不隔夜522.第502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450.第431章 故事的解析633.第611章 照徹九州777.第749章 登基872.第840章 兩段往事941.第909章 氣運調節器601.第579章 青衣攔路157.第154章 審問恆遠528.第508章 師門敗類112.第110章 刁難467.第448章 敲鼓465.第446章 地書開通新功能128.第126章 秘辛881.第849章 鮫人46.第46章 買首飾316.第305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252.第244章 魏淵的震驚624.第602章 遠古秘辛403.第387章 怒!(萬字大章)433.第414章 上貓本能620.第598章 回家434.第415章 分蓮子234.第228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332.第320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286.第277章 贖人367.第355章 擼手串271.第263章 兩首詩728.第702章 戰神許七安177.第174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410.第393章 陳年舊案223.第217章 撲朔迷離731.第705章 阿蘇羅戰死?(感謝“魔力飛車509.第490章 對答70.第70章 許七安:我要去教坊司一雪前恥196.第191章 一詩驚四座156.第153章 申猴和守秘446.第427章 賣身契40.第40章 爭鬥647.第624章 盟主晉升三品了?615.第593章 重返三品872.第840章 兩段往事816.第788章 陽謀432.第413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798.第770章 生死與共829.第800章 許七安的報復883.第851章 收服594.第572章 李靈素:我即將領悟太上忘情307.第296章 新的思想流派205.第200章 晚宴和枇杷240.第233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715.第690章 慈不掌兵527.第507章 嚇唬282.第274章 挑戰銀鑼215.第209章 信744.第718章 神魔終結的秘密897.第865章 青丘狐585.第563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630.第608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821.第793章 追殺145.第143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900.第868章 守門人的秘密843.第814章 吃肉748.第722章 對弈487.第468章 噩耗285.愉快的單章時間。908.第876章 海底古戰場36.第36章 搗蛋鬼410.第393章 陳年舊案325.第313章 真乃神人也667.第642章 李靈素修羅場(二)820.第792章 一品武夫540.第519章 試探三花寺350.第338章 草蛇灰線816.第788章 陽謀752.第726章 日出西方366.第354章 王妃的秘密
874.第842章 夜話581.第559章 獸金炭915.第883章 超越神殊的戰力297.第287章 佛門法相(六千字大章)850.第820章 真心話大冒險20.第20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564.第542章 柴賢722.十萬訂!!!777.第749章 登基475.第456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387.第373章 鎮國劍467.第448章 敲鼓51.第51章 打茶圍810.第782章 老女人太后757.第730章 餘波315.第304章 可怕的厄運90.第90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117.第115章 同時薅羊毛12.第12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213.第207章 爛人824.第795章 生母467.第448章 敲鼓677.第652章 半步武神(7400)421.第403章 報仇不隔夜522.第502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450.第431章 故事的解析633.第611章 照徹九州777.第749章 登基872.第840章 兩段往事941.第909章 氣運調節器601.第579章 青衣攔路157.第154章 審問恆遠528.第508章 師門敗類112.第110章 刁難467.第448章 敲鼓465.第446章 地書開通新功能128.第126章 秘辛881.第849章 鮫人46.第46章 買首飾316.第305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252.第244章 魏淵的震驚624.第602章 遠古秘辛403.第387章 怒!(萬字大章)433.第414章 上貓本能620.第598章 回家434.第415章 分蓮子234.第228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332.第320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286.第277章 贖人367.第355章 擼手串271.第263章 兩首詩728.第702章 戰神許七安177.第174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410.第393章 陳年舊案223.第217章 撲朔迷離731.第705章 阿蘇羅戰死?(感謝“魔力飛車509.第490章 對答70.第70章 許七安:我要去教坊司一雪前恥196.第191章 一詩驚四座156.第153章 申猴和守秘446.第427章 賣身契40.第40章 爭鬥647.第624章 盟主晉升三品了?615.第593章 重返三品872.第840章 兩段往事816.第788章 陽謀432.第413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798.第770章 生死與共829.第800章 許七安的報復883.第851章 收服594.第572章 李靈素:我即將領悟太上忘情307.第296章 新的思想流派205.第200章 晚宴和枇杷240.第233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715.第690章 慈不掌兵527.第507章 嚇唬282.第274章 挑戰銀鑼215.第209章 信744.第718章 神魔終結的秘密897.第865章 青丘狐585.第563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630.第608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821.第793章 追殺145.第143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900.第868章 守門人的秘密843.第814章 吃肉748.第722章 對弈487.第468章 噩耗285.愉快的單章時間。908.第876章 海底古戰場36.第36章 搗蛋鬼410.第393章 陳年舊案325.第313章 真乃神人也667.第642章 李靈素修羅場(二)820.第792章 一品武夫540.第519章 試探三花寺350.第338章 草蛇灰線816.第788章 陽謀752.第726章 日出西方366.第354章 王妃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