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

八苦陣,佛門高僧用來頓悟的陣法,過得此陣,煩惱去除,心生佛念。

從此皈依佛門,從此佛法精深。

反之,則永墮八苦之中,元神崩潰。

當然,每一位進入八苦陣磨礪佛心的僧人,都會得羅漢或菩薩關注,以保元神安穩。

簡而言之,八苦陣其實是佛門“四大皆空”中的一部分。

阿蘇羅若還是阿蘇羅,還是那位皈依佛恩的修羅子,那他就無懼八苦陣。

見阿蘇羅久不入陣,度厄淡淡道:

“阿彌陀佛,阿蘇羅,有何猶豫?”

聲音透過法器,傳入金鉢內的佛界。。

阿蘇羅淡淡道:

“只是回憶起了前塵往事,那些早已化作雲煙的往事。”

給大家發紅包!現在到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紅包。

說罷,他不再猶豫,踏入了八苦陣中。

度厄微微眯眼,審視着陣中的阿蘇羅,只見這位相貌醜陋卻又英武不凡的修羅王幼子,步伐緩慢,但異常堅定的穿過八苦陣。

過程中,他的表情始終平淡。

穿過八苦陣後,阿蘇羅腳步不停,拾階而上,不多時來到了山頂的古剎。

古剎頂上有一座青銅大鐘。

阿蘇羅緩步登樓,在青銅大鐘前雙手合十,唸誦佛號。

“當!”

他推動鍾捶,敲響第一聲。

青銅古鐘蕩起空曠悠揚的鐘聲,以及漣漪般的金光。

“噹噹噹........”

鐘聲不斷響起,漣漪狀的金光層層疊疊掃在阿蘇羅身上,先是眉心亮起金光,繼而身軀覆蓋上一層淡淡金輝,澄澈剔透。

八十一聲後,阿蘇羅鬆開鍾捶,雙手合十,低頭垂眸。

度厄羅漢拈花微笑:

“佛心無垢,本座會回稟廣賢菩薩。近日來,十萬大山外圍,妖氣沖天,南妖復國的野火憋了五百年,此番欲燃遍十萬大山。

“我等奉命鎮守南疆,不可疏忽大意。”

阿蘇羅頷首:

“自當如此。”

.............

南疆。

院子外,麗娜啃着地瓜,看一眼身邊的小背影,無奈的解釋:

“老鼠真不是我吃的。”

小豆丁捧着屬於她的地瓜,默默的啃着,用小小的背影和後腦勺對着師父,一副恩斷義絕的姿態。

麗娜沉吟一下,推了推許鈴音的肩膀,許鈴音扭了一下身子,不要她碰。

“吶吶,地瓜給你吃行了吧。”

小白皮麗娜說道。

許鈴音猛的扭回頭,雙眼放光的盯着師父:“真的?”

麗娜依依不捨的看一下剛咬一口的地瓜,忍痛點頭,遞了出去。

許鈴音開心的搶過來,抱在懷裡。

“不生氣了?”

“嗯!”

師徒倆重歸於好。

麗娜眉開眼笑,說:

“那有好東西,是不是要和師父分享?把地瓜給師父一個唄。”

小豆丁也眉開眼笑,頭一低,朝着地瓜“呸呸”兩聲。

麗娜:“.........”

............

房間裡,許七安從浮屠寶塔內出來,轉頭四顧,沒看見洛玉衡。

空氣中殘留着國師幽幽的體香,以及一股怪味兒。

牀鋪一片狼藉。

小白狐雖然是幼崽,但也很懂事了,烏溜溜的眼睛轉動,看着牀鋪,怒道:

“我要和夜姬姐姐說出來,你瞞着她和別的女人好。”

小妖怪還挺聰明..........許七安斜她一眼,沒好氣道:

“你憑什麼說我和別的女人好,你有證據嗎。”

小白狐擡起爪子,拍一下桌面,奶兇的語氣說:

“你每次和夜姬姐姐睡完覺,牀就這麼亂。我還看到你撞她。”說到這裡,它突然蓋下尾巴,擋住屁股。

許七安賞了它一個頭皮,罵道:

“小崽子懂什麼,我那是給她拍蚊子,趕緊召喚娘娘,我有事找她。”

攝於許銀鑼的淫威,白姬屈服了,蜷縮在桌上,尾巴蓋住身子,俄頃,一股強橫的意志力從她體內覺醒。

兩隻巴掌大的小狐狸站了起來,左眼溢出清光,嬌媚悅耳的聲音嘆息道:

“本座的威嚴江河日下,已經成了你隨時都能召喚的人物了?”

廢話少說,有正事.........許七安皺眉道:

“我今日覆盤了與阿蘇羅戰鬥的經過,發現他當日沒盡全力。”

“你才發現啊。”九尾天狐笑吟吟道。

這小賤人,當初果然看出端倪。許七安面無表情的說:

“娘娘,你這樣會失去我的友誼。”

九尾天狐“呵”了一聲,乖巧的蹲坐,嗓音柔媚,富有磁性:

“兩種可能:一,阿蘇羅出於某種目的,不漏痕跡的讓你帶走了神殊的殘肢。他想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許七安皺了皺眉:“什麼意思。”

“阿蘇羅轉世重修,五百年後歸位,可歸來的依舊是修羅王幼子阿蘇羅。他的轉世之軀在哪裡?轉世之軀若到了四品,已經發完宏願,那麼只要完成宏願,他便能證得菩薩果位。

“以此推測,他的宏願多半與妖族有關。或者說,爲佛門奪得南疆。可南疆已經是佛門的領土。”

許七安摸了摸下巴:“所以要重新丟一次?”

“二,這一切都是佛門設局坑我妖族。也許我們攻打“南國城”,會直接遭遇廣賢菩薩。我肯定是能逃走的,但你們嘛,難說了。”

許七安若有所思:

“你似乎有應對之策?”

九尾天狐狡黠一笑:

“若阿蘇羅是想證得菩薩果位,那便將計就計。若是佛門坑我妖族,那還是將計就計。”

許七安直接了當的問:

“你想怎麼做。”

小白狐乖巧蹲坐,笑吟吟道:

“想不想打到阿蘭陀去,看一看佛陀到底是什麼狀態,看一看儒聖的雕塑有沒有被破壞?

“當日助你對付許平峰時,本座從監正那裡討要了幾件傳送法器,而後派人將刻了相應陣法的石盤暗中送到了西域,我們只要捏碎傳送法器,就能傳送到石盤所在的位置。它距離阿蘭陀,只有三十里。

“廣賢敢離開阿蘭陀,我們就直接傳送過去,搶回神殊的頭顱,讓他徹底復生。”

許七安沒好氣道:“廣賢菩薩會讓我們傳送?”

至於監正和九尾天狐私底下的勾當,他倒是不奇怪,對前者來說,這是基操。對後者來說,謀劃五百年,要是這點佈局都沒有,那還復什麼國,早點嫁人生娃,相夫教子吧。

“這個你不用擔心,我自有辦法。”

九尾天狐語氣很篤定。

許七安點點頭,道:

“如果這次復國沒有意外,那我要你助我俘虜度厄羅漢,讓他拔除我身上最後一根封魔釘。”

九尾天狐笑道:

“我額外再告訴你幽冥蠶絲的位置。”

許七安心臟砰砰狂跳兩下,語氣急促道:

“你知道幽冥蠶絲在哪裡?”

幽冥蠶絲是煉製招魂幡的主材料之一。

招魂幡則是復活魏淵必備的法器。

九尾天狐道:

“不急,等妖族復國後再談這些。”

..........

東陵城。

許平峰坐在青銅丹爐前,手裡握着芭蕉扇,輕輕扇動青色火焰。

“要不要回南疆一趟?”

他側頭,看向斜對面盤坐的伽羅樹菩薩。

“本座若是回去,正中監正下懷。”伽羅樹菩薩淡淡道。

“倒也是,老師早就與九尾天狐勾結了。”

許平峰點點頭:“利用南疆的妖族牽制佛門,是他早就打好的算盤,借我長子之手去做罷了。咱們在青州等消息吧。”

伽羅樹菩薩閉目打坐,說道:

“機關算盡太聰明。”

他沒說後邊一句。

許平峰聽完,笑容忽然詭譎起來。

..........

靖山城。

薩倫阿古站在荒山之巔,眺望南方。

“山海關戰役後,氣運盡在西南方啊。”

披着斗篷的老人低聲感慨。

“大巫師覺得,南妖能復國嗎?”

巫神教唯二的靈慧師,烏達寶塔問道。

“僅憑妖族,差了些,但不是還有許七安嘛。”薩倫阿古笑道。

“不知道他的實力到了什麼層次,此戰若是南妖得勝,那邊真正轟動九州了。”烏達寶塔皺着眉頭:

“就如當年佛門甲子蕩妖,舉世皆驚。”

頓了頓,他嘀咕道:“伊爾布送鳴金石,送這麼久?”

薩倫阿古淡淡道:

“時機沒到。”

............

京城。

觀星樓,八卦臺。

趙守站在高聳入雲的天台邊緣,俯瞰着下方的京城。

“京城繁華依舊,然,於我眼裡,卻蒙上了晦暗蕭條,氣運渾濁了啊。”

他撫須感慨道。

接着,轉頭看向監正:

“你的力量流失嚴重,甚至連伽羅樹的兩尊法相都打不破,長期以往,大奉還有勝機?”

監正淡淡道:

“萬物盛極而衰,皆爲天數。從貞德到許平峰,再到許七安,都是應運而生之人,都是中原、人族之大劫。”

趙守皺了皺眉:“人族?”

而不是大奉!

監正笑道:“天機不可泄露,我窺探天機,知曉天命,亦是應劫之人。趙守,你可知我爲何要壓儒家兩百年。”

趙守淡淡道:“天機不可泄露。”

監正頷首:“孺子可教。”

趙守“呵呵”一聲,他轉了個身,面朝南方:

“能不能牽制佛門,就看這一戰了。希望他不會讓我們失望。”

監正笑着反問:

“他何時讓我們失望過。”

擡起酒盞,喝了一口,道:

“此番進京,是與我閒聊來的?”

趙守“哦”一聲,似乎纔想起來,道:

“楊恭傳了一封摺子給我,說是蠱族願與大奉結盟,幫着一起打雲州叛軍。希望我能轉交給小皇帝,我進宮需要你的同意。”

即使是八百里加急,速度也沒施展儒家秘法傳送的快。

監正頷首:

“去吧,青州戰事緊迫,小皇帝和諸公正愁着呢,安一安他們的心也不錯。”

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一百二十六章 原諒第一百一十一章 吞噬監正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一百八十章 羣聊(爲盟主“大哥帶我飛”加更)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六章 驗屍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七十八章 你來啦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第六十三章 神魔舊土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一百零七章 廟神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召喚術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十九章 送行詩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一百一十三章 監正的身份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十章 縣衙命案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三十八章 血案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六十六章 萬妖國主顯神威第兩百四十五章 揭開陰謀第一百二十七章 超凡混戰第二十四章 佛子(6000)第六章 高人第一百零五章 問題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二十五章 任務難度超高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二十九章 懸賞令第一百五十二章 止戈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一百九十一章 殺敵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二十四章 殺招第七十三章 可怕的厄運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六十四章 各大修行體系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三十九章 收官(二合一)第五章 乾屍:他在哪兒(兩章合一)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一百零五章 蠱神迷惑行爲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一百零二章 最後的日記第八十章 天地一刀斬十萬訂!!!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九十章 大難臨頭(7000)第二章 拜訪巫神教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四十六章 目標明確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兩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復甦(8000字大章)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一百四十一章 埋了五個月的後手(五一快樂)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夜致富第一百九十八章 遺物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五十三章 蠱的世界第一百零六章 凝聚氣運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兩百一十九章 本官許七安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第一百七十六章 仇謙的身份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劍斬破第三十五章 占卜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一百四十三章 老女人太后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
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一百二十六章 原諒第一百一十一章 吞噬監正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一百八十章 羣聊(爲盟主“大哥帶我飛”加更)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六章 驗屍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七十八章 你來啦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第六十三章 神魔舊土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一百零七章 廟神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召喚術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十九章 送行詩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一百一十三章 監正的身份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十章 縣衙命案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三十八章 血案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六十六章 萬妖國主顯神威第兩百四十五章 揭開陰謀第一百二十七章 超凡混戰第二十四章 佛子(6000)第六章 高人第一百零五章 問題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二十五章 任務難度超高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二十九章 懸賞令第一百五十二章 止戈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一百九十一章 殺敵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二十四章 殺招第七十三章 可怕的厄運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六十四章 各大修行體系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三十九章 收官(二合一)第五章 乾屍:他在哪兒(兩章合一)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一百零五章 蠱神迷惑行爲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一百零二章 最後的日記第八十章 天地一刀斬十萬訂!!!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九十章 大難臨頭(7000)第二章 拜訪巫神教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四十六章 目標明確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兩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復甦(8000字大章)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一百四十一章 埋了五個月的後手(五一快樂)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夜致富第一百九十八章 遺物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五十三章 蠱的世界第一百零六章 凝聚氣運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兩百一十九章 本官許七安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第一百七十六章 仇謙的身份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劍斬破第三十五章 占卜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一百四十三章 老女人太后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