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刑天?

下墜的過程中,阿蘇羅低吼着展開拳腳,瘋狂攻擊許七安。

噗噗噗........拳頭手肘膝蓋等部位化作最犀利的武器,打的失去金剛神功的許七安多處骨折、血肉飛濺。

但很快,阿蘇羅的力量開始衰退,氣息運轉如常,但每一次運氣攻擊,都會讓他心口劇痛,四肢無力,頭暈眼花。

那些原本在經脈裡暢通流轉的氣機,此時竟對身體造成了極大的負荷。

“如何?封魔釘的滋味不錯吧。”

許七安啐出一口血沫,獰笑道:

“心乃五臟之首,沒了它,你這一身修羅精血,該如何運轉?”

他猖狂大笑,一記頭錘重重撞在阿蘇羅額頭,撞的他眼冒金星,雙眼翻白。

武夫戰鬥時,一身精血運轉全靠心臟,當它停止輸送血液,大腦就會缺氧,體內血液阻滯,四肢無力。。

其中的苦頭,許七安心知肚明,超凡武夫強大的生命力讓他不會死亡,但痛苦是時時刻刻的。

幸而他當初煉神境時,把元神磨鍊的極其強大,意志力堅定,沒有被痛苦折騰的崩潰。

每一位超凡武夫都有可怕的韌性。

深吸一口氣,胸口的貫穿傷、周身各處傷勢迅速復原,許七安展開反擊,拳腳肘膝,身體堅硬部位化作武器,剛纔阿蘇羅怎麼打他的,他就怎麼還擊。

砰砰砰........

爆竹般的清脆炸響聲裡,鮮血從阿蘇羅身上不停飛濺。

修羅王幼子雙目赤紅,喉中發出野獸般的咆哮,竭力抵抗,卻難以挽回頹勢。

另一邊,孫玄機輕飄飄落在塔頂,腳下亮起一道圓形陣法,層層下拉,十二道圓形陣法將佛塔分成均勻的十二等分。

緊接着,上六道陣法順時針轉動,下六道陣法逆時針轉動。

嘭!嘭!嘭!

覆蓋在封印之塔外層的金色佛文逐一炸裂,這並非暴力破壞,而是更高明的破陣手段,從根本上瓦解了形成封印大陣的佛文。

遠處觀戰的僧人看着這一幕,臉色俱是呆滯茫然,與剛纔一樣,他們沒看懂這場變幻莫測的超凡之戰。

這兩個外賊,能逼阿蘇羅尊者開啓血脈之力,已是雖死猶榮的戰績。

事實確實如此,面對開啓血脈之力的阿蘇羅尊者,那位不知底細的金剛節節敗退,倉皇逃避。

高空中的術士只敢龜縮放冷槍。

然而,在阿蘇羅尊者殺上炮臺後,情況急轉而下,那不知是何方神聖的外賊金剛反客爲主,打的阿蘇羅尊者毫無還手之力。

而且這並非一時僥倖佔得上風,他們能明顯察覺到阿蘇羅尊者氣息快速下跌。

“結,結陣........”

老和尚嘴皮子顫抖,用西域語言嘶吼道:

“速速結陣,助阿蘇羅尊者斬殺外敵人,守護佛塔。”

“找死!”

許七安雙腳在阿蘇羅胸口一蹬,同時甩出了太平刀。

咻~

太平刀呼嘯而去,化作一抹游魚般暗金色的光芒,靈活的在衆僧之間穿插縱橫。

它所過之處,禪師們紛紛倒下,或頭顱飛起,或上半身與下半身分離,或雙膝處被斬斷。

只有少數的四品禪師,關鍵時刻施展禪功,佛光護體,擋住刀光的切割。

在過去的超凡戰力,太平刀表現和它的名字一樣平,甚至有些拉胯,但不代表它不強。

主要是主人面對的敵人位格太高,它一把剛誕生靈智不久的小破刀難以發揮決定性作用。

不過這段時間在龍氣中溫養,它的鋒芒愈發犀利。

已經漸漸成長,能在超凡境中發揮極大作用。

而眼下對付這羣禪師,不能說砍瓜切菜,只能說切豆腐。

“原地結陣!”

一位老和尚咆哮道。

禪師們立刻做出應對,數人,或者十數人原地盤坐,結成禪陣。

果然擋住了這把所向披靡的神兵,讓它難以破開層層疊疊的護體金光,可這樣也讓衆僧無力援助阿蘇羅,阻止孫玄機破陣。

梁木折斷的“咔擦”聲裡,磚塊散落的“嘩啦”聲裡,這座封印之塔終於支撐不住,坍塌了。

孫玄機藉此看清了塔內的景象。

第一層的中央,用黃金澆鑄着八角基座,基座上是一朵黃金澆鑄的蓮臺。

不管基座還是蓮花,都刻滿了密密麻麻的佛文,屬於封印陣法的一部分,但現在,這些佛門黯淡無光,變成了純粹的刻文,不再具備神異。

蓮臺上,擺着矯健修長的大腿,有着流暢的肌肉曲線。

它被封印在此地五百年,卻沒有半點枯萎衰竭的跡象,鮮活的宛如活人的雙腿。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領現金。方法:關注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封印之塔一共三層,每一層都盤坐着衆多禪師。

隨着佛塔的坍塌,這些禪師保持着盤坐的姿勢,紛紛墜落,即使從高空墜落,他們依舊保持着盤坐的姿勢,沒有甦醒,沒有抗拒。

孫玄機打開香囊,對準那雙腿。

香囊氣旋滾滾,輕易的把雙腿攝入其中。而後,他掃了一眼東倒西歪,猶如雕塑的衆禪師,略作猶豫,放棄了將這些禪師斬盡殺絕的想法。

在雙方沒有敵對交手前,這些禪師在孫師兄眼裡是無辜之人。

他無法說服自己殘殺無辜。

哪怕未來有一天,這些禪師會是他的敵人,但那是未來的事了,真到那時候,他殺敵也不會手軟。

“好!”

孫玄機言簡意賅的大吼一聲,腳下清光騰起,傳送回炮臺。

炮臺綻放清光,旋即消失在沉沉夜空中。

見狀,許七安沒有猶豫,果斷的放棄對阿蘇羅的連招,盯着浮屠寶塔騰空而起,喝道:

“太平!”

太平刀呼嘯而回,讓主人踏在刀脊上,一人一刀破空飛走。

倒不是許七安心慈手軟,中了一枚封魔釘的阿蘇羅氣息暴跌,但不代表這位修羅王幼子廢了,他依舊是超凡境。

而武夫是出了名的難殺,神殊殘肢已經取走,沒必要繼續逗留此地,遲則生變。

.............

經歷了一番大戰的南法寺略顯狼藉,破壞主要集中在西院,其餘區域,除了許七安斬出的那一刀,將大半個南法寺貫穿,基本沒再受到波及。

阿蘇羅盤坐在沒有一塊好磚的廣場上,背景是坍塌成廢墟的佛塔。

他的皮膚不再漆黑,但也不是金剛獨有的暗金色,腦後火環熄滅,此時的他看起來,更像是一個普通的僧人。

頂多就是醜帥醜帥。

暗金色的釘子靜靜躺在他身前。

阿蘇羅尊者,當然掌控解開封魔釘的秘法,也有這個實力。

幸好只是一根封魔釘入體,雖讓他實力受損,但不至於變成廢人,還有餘力自行拔除。

若是九根封魔釘盡數打入體內,他也只能返回阿蘭陀求助菩薩和羅漢們了。

一位老僧率領十幾位弟子進入西院,弟子們原地停下,老僧緩步上前,雙手合十:

“阿蘇羅尊者,魔僧殘肢被奪,該如何是好?”

這位老僧滿臉皺紋,身軀枯瘦如柴,是南法寺的主持盤念大師。

一百零九歲高齡。

當今佛門,在普通弟子眼裡,德高望重者大多是“盤”字輩,往上一輩是“度”字輩,“度”字輩的僧人,要麼成就超凡,要麼早已化作黃土。

超凡領域的強者,就不是德高望重能形容了。

“本座會告之廣賢菩薩。”

阿蘇羅巍然盤坐,無喜無悲。

盤念主持頷首,蒼老嘶啞的聲音說道:

“是否要派門中弟子搜捕十萬大山境內的妖族?”

佛門在南疆經營多年,兵強馬壯,高手衆多,遠比妖族要強大,不然也無法統治十萬大山。

阿蘇羅搖了搖頭:

“傳令各城,囤積糧草、藥材,加固城牆,伐木開道。”

盤念主持悚然一驚:

“您的意思是.........”

這些命令,每一條都是用於饑荒和戰亂時期,十萬大山物產豐富,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不存在饑荒問題。

答案就只有一個。

阿蘇羅表情莊嚴,保持雙手合十姿勢:

“南妖隱忍五百年,暗中積蓄力量,也到了捲土重來的時機。此事,我會與阿蘭陀那邊聯繫。

“十萬大山已入佛門版圖,永不改變。這次,我們會徹底打散南妖的氣數。”

盤念主持吐出一口氣,問出了困擾依舊的疑惑:

“方纔與你交手的金剛是誰?”

阿蘇羅反問道:“修行金剛神功,且與司天監有干係的大奉超凡武夫,還能是誰?”

盤念主持腦海裡浮現一個名字——許七安!

“是他........”

盤念主持神色複雜,痛心疾首道:

“此子竟已成長到這等地步,未能將他收入佛門,錯失機緣,錯失天大機緣啊。”

語氣既憎恨又惋惜。

...........

山谷內,篝火熊熊。

苗有方和紅纓護法、青木護法、白猿護法,以及十幾名妖族部衆把酒言歡,載歌載舞,慶祝行動圓滿結束。

“大奉的火藥果然名不虛傳,炸的真爽。”

一位馬妖拍着胸膛,振奮道:“恨不得把西域人一鍋端了,救出水深火熱裡的同族們。”

紅纓護法連忙舉杯:“此次行動順利完成,許銀鑼和苗大俠功不可沒,讓我們舉杯敬遠道而來的貴客一杯。”

三言兩語,就把苗有方捧到舞臺中央,成爲衆妖視線的焦點。

苗有方聽着一聲聲的“苗大俠”,人沒醉,心先醉了。

“過獎過獎!”

苗有方拱手,朗聲道:

“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是我中原人士的分內之事。諸位雖是妖族,但熱情率真,在苗某眼裡,遠比大部分人族要值得結交。

“苗某敬諸位一杯。”

仰頭喝酒的同時,掃了一眼幾位ru挺腰細,容貌豔麗的女妖。

不知道妖族在男歡女愛方面是否開放?我冒着生命危險在城裡四處丟炸藥,他們安排幾個侍寢的女妖應該不過分吧,跟着許銀鑼混真是好啊.........苗有方浮想聯翩。

這時,他發現不遠處的白猿護法,澄澈蔚藍的眸子,灼灼的盯着自己。

不好!!

苗有方心裡一凜,腎上腺素飆升,如果讓這隻猴妖說出自己方纔的內心想法,那麼,那麼他會變成下一個李靈素。

到時候只能掩面而泣的離開十萬大山。

就在這個緊要關頭,紅纓護法丟掉手裡的酒碗,飛撲向袁護法,把它撲倒,雙手死死捂住對方的厚嘴脣。

“你別掃興!”

紅纓護法告誡道。

白猿護法倔強的看着他,微微搖頭。

他的能力已經超出四品範疇,並非自己想控制就能控制。

見狀,青木護法默不作聲的拎着了藤蔓手杖。

白猿護法看一眼手杖,默默點頭。

紅纓護法這才鬆開手。

白猿護法撕下衣角,遮住了自己的眼睛,並背對衆人。

這樣的話,在場衆人的心聲依舊能傳入他耳中,但他再無法分辨那些心聲屬於誰。

苗有方鬆了口氣,用力握住紅纓護法的手,情真意切的說道:

“紅纓護法,一輩子的朋友。”

...........

石窟內。

服用了孫玄機給的丹藥,稍加調息後,許七安的氣息重返巔峰。

“阿蘇羅太可怕了,他不是三品能對付的。”

許七安心有餘悸的說道。

“許郎沒事就好。”

夜姬在旁端茶送水,滿臉心疼,等許七安喝完水,她說道:

“神殊大師的這部分殘肢,又能助許郎拔除兩根封魔釘。這樣一來,你便只剩最後一根封魔釘。”

“恭喜恭喜。”白姬擡起兩隻小爪子,拱了拱手。

邊上的孫玄機聞言,微微點頭:

“甚........”

夜姬含笑看着他,等啊等,沒等來後續,有點茫然的回望情郎。

這時,孫玄機才說道:

“好!”

甚好........夜姬眼巴巴的看着許七安,忽然明白他之前爲什麼要請白猿護法幫孫玄機說話。

“習慣就好。”

許七安傳音說了一句,看向孫玄機:“孫師兄,把神殊的殘肢放出來吧。”

孫玄機摘下掛在腰間的香囊,解開,輕輕一倒。

啪嗒!

兩條腿掉了出來。

許七安審視着肌肉線條流暢的雙腿,轉頭望向浮香:

“沒有殘魂?”

他沒在這對大腿裡感受到元神波動。

夜姬解釋道:

“封印五百年,大師在沉睡,需用精血才能喚醒,不多,一滴就夠了。但不需要許郎你的精血,用我的便成。”

孫玄機掃了一圈石窟,自力更生的尋來筆墨紙硯,書寫道:

“軀幹、雙臂和雙腿都有了,頭顱呢?”

“頭顱應該在阿蘭陀,被佛陀親自鎮壓着。”許七安想起浮屠寶塔內,那條邪惡左臂的話。

現在的神殊大師就真的是刑天了呀,嗯,還得給他配一套干鏚.........他心裡嘀咕。

“許郎,如今尚不知這部分殘軀內的元神是善是惡,容奴家先向娘娘稟告結果。”

浮香辦事還是這麼穩重妥帖啊.........許七安“嗯”一聲。

夜姬當即取出狐狸香爐,搓亮黑香,待青煙浮起後,她用力吸入鼻腔。

俄頃,強大的意志在她體內復甦,左眼溢散出煙霧狀的清光。

九尾天狐沒有說話,目光死死盯着桌上的兩條腿。

第二十九章 回家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九章 暴走的嬸嬸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實體書上線了第二十二章 風起雲涌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夜致富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一百四十八章 故事(二)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百盟感謝章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十九章 斬首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六十一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第七十章 赴會第兩百五十三章 弒君(萬字大章)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第七十六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團抵達北境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九十章 大難臨頭(7000)第兩百三十章 部分真相第三十四章 與神殊溝通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三章 仙俠世界一樣能推理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十九章 試探三花寺第四十二章 又撿荷包第九十八章 回家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四十六章 贖人第四十章 上貓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兩百四十二章 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快哉!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十二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兩百四十七章 事前籌備(感謝“於洋0711”的白銀盟)第七十九章 背靠組織的好處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十九章 試探三花寺第四十六章 目標明確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三十二章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第四十八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第兩百章 勾引第二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第四十章 結盟第一百三十五章 白馬銀槍李妙真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十三章 逃脫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一百九十七章 舞第一百二十六章 長公主召喚第六章 匪患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兩百三十七章 噩耗第兩百四十四章 許七安甦醒(萬字大章)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
第二十九章 回家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九章 暴走的嬸嬸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實體書上線了第二十二章 風起雲涌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夜致富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一百四十八章 故事(二)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百盟感謝章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十九章 斬首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六十一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第七十章 赴會第兩百五十三章 弒君(萬字大章)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第七十六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團抵達北境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九十章 大難臨頭(7000)第兩百三十章 部分真相第三十四章 與神殊溝通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三章 仙俠世界一樣能推理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十九章 試探三花寺第四十二章 又撿荷包第九十八章 回家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四十六章 贖人第四十章 上貓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兩百四十二章 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快哉!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十二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兩百四十七章 事前籌備(感謝“於洋0711”的白銀盟)第七十九章 背靠組織的好處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十九章 試探三花寺第四十六章 目標明確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三十二章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第四十八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第兩百章 勾引第二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第四十章 結盟第一百三十五章 白馬銀槍李妙真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十三章 逃脫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一百九十七章 舞第一百二十六章 長公主召喚第六章 匪患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兩百三十七章 噩耗第兩百四十四章 許七安甦醒(萬字大章)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