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

楊恭和李慕白對視一眼,後者說道:

“實不相瞞,此事困擾在我心中許久,總覺得雲州叛軍的水準不該只有如此。但就眼下的局面來說,一個月內想打下青州,除非魏淵在世,否則決計不可能。

“諸位有何見解?”

戰場如棋盤,且比下棋更加詭譎,李慕白和楊恭身爲雲鹿書院大儒,自非庸才,在此等大事上,不介意“自尋煩惱”一番。

聞言,衆幕僚紛紛展開猜測:

“如今的局面,雲州叛軍想要攻陷青州,千難萬難。會不會........嗯,他們其實另有主力,分兵借道,謀奪其他地方去了?而青州這邊,實則在與我們斡旋,纏住朝廷主力。”

“可這樣毫無意義,分別攻陷其他地區?然後孤掌難鳴,成絕境之兵,被我大奉分而食之?許銀鑼所著兵書有云,以正合,以奇勝。

“這僅僅是一出奇兵,且光有奇罷了。。”

“楊公,我覺得倒也不奇怪,並非我們高估雲州叛軍,亦非雲州叛軍不濟事。實是天意如此。諸位不妨想想,若非許銀鑼請來蠱族精銳,緩解了青州的壓力,讓我們得以喘息,從而調兵遣將,盤活整個局面,這第二道防線,恐怕已經全面崩潰。

“若非許銀鑼與南妖結盟,拖住西域各國聯軍、佛門僧兵,如今的局面是朝廷兩線作戰,無力增援青州,戰線恐怕已經被推到中原腹地。

“因此,不是雲州叛軍不濟,實在是條條道路,種種謀算,皆被許銀鑼在局外的運作所化解剋制。”

一番深入分析後,縱使是楊恭和李慕白,也承認這個說法是最有道理的。

因爲兩位大儒也想不到還有其他可能。

議事結束後,李慕白喝完杯子裡的茶水,朝之前那位提議“吃人”來解決飛獸軍糧草問題的幕僚,拱了拱手,道:

“靈瞻兄,借一步說話。”

那位蓄山羊鬚的幕僚起身,與李慕白一道往外行去。

兩人出了大堂,在布政使司衙門走着,李慕白突然說道:

“有件事想勞煩靈瞻兄。”

那幕僚拱了拱手:“純靖兄有話直言。”

李慕白頷首,道:

“我希望靈瞻兄能寫封信給松山縣,告訴許辭舊,非常時期,行非常之事。但不要以楊公的名義。”

幕僚恍然,沉聲道:

“靈瞻明白。”

...........

京城,養神殿。

安靜的午後,永興帝在龍榻上醒來,神清氣爽,已經許久沒有睡過安穩的好覺。

醒來第一件事,他召來掌印太監趙玄振,吩咐道:

“朕記得,再過一個月便是春祭。

“通知大理寺,要辦的隆重些,朕要好好祭一祭祖宗和天地。”

春祭之後,大地就回春了。

這場差點拖垮大奉的寒災,終於到了強弩之末。

到了萬物復甦的季節,首先是寒冷無法再威脅百姓,其次,縱使依舊缺糧,但漫山遍野的,山裡轉一轉,地裡刨一刨,總能找到些吃的。

前幾天御書房議事,諸公根據青州局勢,深入分析,一致認爲,雲州叛軍無法在春祭前打下青州。

而根據雙方底子的差距,雲州叛軍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只會越打越疲,一股欲燎原的熊熊烈火,會逐漸低迷,直至撲滅。

近日來,京城凝重氣氛宛如冰河消融,豁然輕鬆。

內閣連發三道告示,鼓舞民心。

趙玄振剛要退下傳話,永興帝又擺擺手,道:

“罷了,直接召諸公來御書房議事。”

他露出些許笑容:“繼續商議青州局面。”

............

鳳棲宮,懷慶領着兩名貼身宮女,踏入這座清冷的,卻是後宮無數女子夢寐以求的宮苑。

炭火熊熊,帷幔垂落,風華絕代的太后坐在案後,吃着自己做的糕點,捧着書,嫺靜閱讀。

“母后!”

懷慶施了一禮,清清冷冷。

太后微微頷首,不比女兒熱情多少,道:

“前些日子,陛下爲臨安和許銀鑼賜婚。

“本宮恍然間想起,過去疏忽了你們幾個的婚事。先帝還在的時候,你們這些當女兒的,待字閨中還說的過去。

“如今新君繼位,你們的輩分都往上擡了擡,繼續待字閨中,不妥。

“今日喚你過來,便是想問問,懷慶可有心儀之人?”

懷慶笑了笑,分不清是嘲諷還是不屑,淡淡道:

“母后不必爲孩子的婚事擔憂,若遇良人,自然會嫁。”

太后也不強求,點了點頭:

“退下吧。”

懷慶心了一禮,帶着宮女離開鳳棲宮。

宮牆重重,鎖人清夢。

懷慶忽然在某段途中駐足,望向碧藍的天空。

心儀之人..........她心裡喃喃着這四個字。

返回德馨苑,懷慶忽然沒了讀書的心思,本打算小憩片刻,忽覺一陣心悸,她不動聲色的屏退宮女,取出地書碎片。

【二:我在城中看到告示,說青州戰事局勢大好,叛軍已是強弩之末,就很生氣。這羣尸位素餐的狗官是在矇騙百姓。】

心情不佳的懷慶,險些被逗笑。

天宗的聖子聖女,應該是以修行天賦而論,若以智慧而論........只是說尚可。

【四:倒也不能說矇騙百姓,自古朝廷,都是唱好不唱衰。再過一個月便是春祭,大地回春,寒災過去。朝廷熬過了最艱難的時刻。

【而云州叛軍被死死拖在青州,拖的越長,他們越無力迴天。朝廷儘管內憂外患,底蘊還是要比雲州強的。】

【七:那我們豈不是白白練兵了?】

果然是同門師兄妹.......懷慶靜靜的看着,沒有參與話題。

【四:李兄此話怎講?雲州叛軍積蓄二十年,哪有那麼容易對付。我說春祭後,他們便迴天無力,可不是說春祭後,雲州叛軍就會戰敗。

【我們儘快厲兵秣馬,趕在春祭前抵達青州,或許能成爲壓垮雲州叛軍的最後一根稻草。說起來,若沒有許寧宴縱橫捭闔,先後解決掉蠱族和西域這兩大隱患,青州恐怕早就淪陷了吧。】

啊,這句話可不能讓楊兄看見啊.........李靈素傳書道:

【司天監的采薇師妹和楊師兄就在我寨子裡,楊師兄也打算聚攏流民,逐鹿中原,成爲青史留名的人物。】

【二:是爲了壓制許七安吧。】

【四:是爲了和寧宴較勁吧。】

【六:是針對許大人吧。】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領現金。方法:關注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李妙真、楚元縝和恆遠大師,先後發來傳書。

李靈素險些捂住臉,本想吐槽一下楊千幻,但念頭一轉動,道:

【楊師兄實乃至純之人。不過,他和采薇師妹是被監正放逐出來的。】

把楊千幻和褚采薇被放逐的原因說了一遍,聖子總結道:

【這對師兄妹,實在令人唏噓無語。】

原本內心頗爲感慨的天地會衆人,看見這一句,心裡默默吐槽:

你們天宗的這對師兄妹也沒好到哪裡。

【二:監正弟子沒一個正常的。】

看見這句話,天地會衆人又感慨起來。

這時,金蓮道長現身說法:

【諸位,貧道閉關歸來了。】

天地會內部安靜了幾秒,接着便炸鍋了。

【二:啊,金蓮道長您終於出關了,你不知道吧,外頭千變萬化,發生了很多事。】

是啊,事情多的讓貧道以爲閉關了十年二十年..........金蓮道長感慨傳書:

【貧道都已經聽門內弟子說過了,山中無日月,世上已千年啊。】

【四:道長,你知道的只是一些早已傳遍天下的事,天地會內部,有一些隱秘消息,你還不知道。】

楚元縝發來傳書。

金蓮道長心裡一動,他知道許七安踏足超凡境,參與過許多大事,那必然接觸到極多的高層隱秘消息。

而以許寧宴性格,多半會在天地會內部人前顯聖.......不,是把消息互通有無。

金蓮道長立刻傳書詢問:

【九:有那些內幕消息?】

楚元縝傳書道:【四:我與你說一些能說的,至於許寧宴公佈的隱秘,等他同意了,我們再與您說。】

楚狀元把金蓮閉關後,魏淵戰死,衆人聯手殺元景,遊歷江湖,於劍州殺佛門金剛一系列事,詳細的說一遍。

但隱去了許七安和許平峰的關係,也沒提佛陀的隱秘。

【九:魏淵捨身成仁啊,至於貞德的事,實在抱歉,非貧道所願。都是黑蓮的錯,大家一定要助我剷除此獠。】

金蓮道長心情複雜之餘,沒忘記甩鍋。

大奉今時今日的處境,金蓮道長要背一半的鍋,另一半在許平峰。

當年若非金蓮道長的惡念趁機污染貞德,也就沒有後續的那麼多破事。

天地會衆人默契的沒有詳說,畢竟這件事並不光彩,且因果太重,算是金蓮道長心裡難以抹除的傷疤。

見天地會成員們沒有揪着此事不放,金蓮心裡鬆口氣。

這時,麗娜傳書道:

【五:金蓮道長,你錯在哪裡?】

金蓮道長:“..........”

金蓮道長,你當初怎麼就把麗娜招入天地會了.........天地會成員心裡腹誹。

【九:此事說來話長,等哪天見了面,再詳細告訴你。】

金蓮道長只能這樣推脫。

【九:有件事,貧道覺得諸位要警惕,關於青州戰事。】

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二十五章 任務難度超高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一百章 我要包場第兩百一十三章 驚愕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七十二章 李靈素:我即將領悟太上忘情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第五章 解開謎題第一百七十六章 仇謙的身份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一百七十五章 底牌第兩百零六章 文會(萬字大章)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七十九章 背靠組織的好處第一百章 舉薦第六十一章 佈局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九十二章 監正的禮物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處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五章 解開謎題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七章 密摺(6000)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一百六十四章 蓮子成熟在即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十三章 審問第兩百四十一章 什麼?許銀鑼一劍斬了數十萬敵軍?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兩百三十六章 國士無雙第七十一章 勾心鬥角(大章)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兩百一十九章 本官許七安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九十八章 殿試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機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一百七十五章 底牌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兩百四十六章 魏淵的後手(感謝“青寧子”的白銀盟)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四章 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八十八章 一起上第兩百二十八章 撫卹金(本卷終)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三十四章 四號:兄弟倆都一表人才第兩百一十九章 一號身份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五章 乾屍:他在哪兒(兩章合一)第四十三章 挑戰銀鑼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十章 縣衙命案第六十五章 新的思想流派第八十二章 突發事件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兩百三十七章 噩耗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七十五章 天宗來人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
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二十五章 任務難度超高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一百章 我要包場第兩百一十三章 驚愕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七十二章 李靈素:我即將領悟太上忘情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第五章 解開謎題第一百七十六章 仇謙的身份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一百七十五章 底牌第兩百零六章 文會(萬字大章)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七十九章 背靠組織的好處第一百章 舉薦第六十一章 佈局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九十二章 監正的禮物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處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五章 解開謎題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七章 密摺(6000)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一百六十四章 蓮子成熟在即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十三章 審問第兩百四十一章 什麼?許銀鑼一劍斬了數十萬敵軍?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兩百三十六章 國士無雙第七十一章 勾心鬥角(大章)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兩百一十九章 本官許七安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九十八章 殿試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機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一百七十五章 底牌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兩百四十六章 魏淵的後手(感謝“青寧子”的白銀盟)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四章 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八十八章 一起上第兩百二十八章 撫卹金(本卷終)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三十四章 四號:兄弟倆都一表人才第兩百一十九章 一號身份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五章 乾屍:他在哪兒(兩章合一)第四十三章 挑戰銀鑼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十章 縣衙命案第六十五章 新的思想流派第八十二章 突發事件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兩百三十七章 噩耗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七十五章 天宗來人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