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

龍圖沉着臉,審視許鈴音片刻,走上前,用力揉一下她的腦袋。

他的手掌比小豆丁的頭還要大。

“現在的你,太弱了。”

龍圖聲音渾厚,語氣卻很平淡,他把小豆丁舉高高,放在肩膀上:

“爲師帶你去觀戰,讓你見識一下超凡領域的風景。如果你大哥死了,你就記住他們的臉,豁出命去修行。”

對於他這樣的教徒方式,幾位長老一邊皺眉,一邊又覺得沒什麼毛病。

另一邊,許七安一氣退出三十里,在一處荒無人煙的山坳裡停下來。。

他方甫站穩,尤屍便像一根利箭射了過來,斗篷烈烈鼓盪。

望着氣勢洶洶,勢不可擋的斗篷人,許七安咧嘴道:

“讓你一招而已,瞧把你得意的,真以爲依仗這具超凡境的屍體,能與我抗衡?”

他不退反進,迎上尤屍,單臂按住斗篷人的腦袋,腦後的火環猛的一炸,像是火箭的推動器,掌心氣機噴吐。

乒的巨響,尤屍後仰着倒飛出去,額頭皮開肉綻,但沒有鮮血流出。

後仰中的尤屍雙腳着地,噔噔噔.......連退數步,每退一步,地面便伴隨着“轟隆”的巨震。

他剛站穩,許七安便出現在身後,並掌如刀,斬向脖頸。

“咻!”

側方傳來淒厲的破空聲,一道紫影以超越箭矢的速度襲擊許七安的面門。

他身軀後仰,帶動腦袋,避開了這道紫影,讓它和鼻子擦過。

滋滋~紫影斜斜射在地面,是一灘毒液,當即把地面腐蝕出深坑。

而許七安的鼻端,染上一層淺淺的紫色。

遠處的跋紀鼓着腮幫,第二口毒液蓄勢待發。

同一時間,尤屍做出應對,身軀前撲,一個兇猛的後踢腿,踹向身後的許七安。

當!

踢腿正中小腹,炸起一輪氣機漣漪。

咻........第二道毒箭襲來,正是許七安被一腳震退的位置。

避無可避。

這個時候,化勁武夫的優勢便顯現出來,許七安的身體像是沒有骨頭,扭出“凹”字型,再次讓毒箭落空。

噹噹噹!

尤屍趁機貼身,拳腳並用,在許七安身上打出撞鐘般的巨響。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領現金。方法:關注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同時,跋紀不斷噴出毒箭襲擊。噗的一聲,在許七安以暴力打斷尤屍的連招時,終於讓跋紀得手,一枚毒箭射中許七安的膝蓋。

褲管立刻被腐蝕殆盡,暗金色的皮膚染上深紫色。

深紫的色斑被暗金色的護體金光侷限在膝蓋處,沒能擴散,但護體金光也沒能把毒素逼出。

毒素作爲毒蠱部最強的手段,若是不能毒殺同境界高手,那將毫無意義。

當然,三品武夫不會輕易被毒殺,跋紀的目標很明確——打消耗戰。

鈍刀割肉。

這時,六道人影從山中奔出,他們披着斗篷,戴着兜帽,手裡握着七把骨刀。

“來了!”

跋紀見狀,嘿的笑出聲。

那六名斗篷人持着刀,沒有倉促入場,而是飛奔向跋紀。

斗篷人在跋紀面前一字排開,地上手裡的刀。

這些刀樣式古拙,是由骨頭打磨而成,骨刀表面遍佈着細碎的黑斑和黃痕,凸顯着歲月的痕跡。

骨刀的來歷極大,大概在一千三百年前,極淵裡出了一尊超凡境的蠱獸,它就像永遠吃不飽的深淵,所過之處,生靈絕跡。

蠱族各部的首領聯手與蠱獸戰於南疆北部的荒原,激鬥一旬,方纔將它斬殺。

因爲此獸是力蠱獸,肉身強悍,自愈能力甚至超過同境界的武夫,體力無窮無盡。

六把骨刀是蠱獸身上最堅硬的六根骨頭打磨而成,歷時一甲子,終於大功告成。

骨刀的材質以及鋒利程度,不輸絕世神兵。

跋紀握住一把骨刀的刀刃,輕輕一劃,把鮮血染在刀刃上。

他如法炮製了其餘五把骨刀。

“去吧!”跋紀沉聲道。

“嗯,今日用他血祭六星神。”

斗篷人嘴裡吐出尤屍的聲音。

六把骨刀悍然入場。

霎時間,許七安只覺得四面八方都是殺機,可偏偏武者對危機的預知毫無反應。

心蠱師淳嫣輕聲道:

“七人爲一人,一人既七人,又有“六星神”這樣的利器傍身。即使沒有我們相助,尤屍的戰力也勝過尋常的三品武夫。”

鸞鈺舔着紅脣,嬌聲道:

“尤屍,你不準殺他,我要在他體內種下情蠱,讓他只屬於我。”

說話的是誰,是那個身段超級棒的騷貨,還是耳朵掛着兩條蛇的大眼美人.........許七安耳廓一動。

當!

兩名斗篷人從許七安兩側掠過,骨刀在他腰部斬出兩刀淺淺的紫痕。

紫痕宛如跗骨之蛆,無法消退。

這是什麼刀?鋒利程度比太平刀差了些,但應該又絕世神兵的層次,雖然破不了我的金剛神功,但有些疼..........許七安皺了皺眉,察覺刀腰部兩側火辣辣的疼痛,頓時沒心情關注美人了。

最初的疼痛是刀鋒斬出,後續的持續灼燒,則是毒素的緣故。

兩名黑袍人剛從他腰部掠過,又有兩人就地翻滾,骨刀斬向膝蓋。

許七安任由左側的敵人斬擊膝蓋,擡起右腿,把右邊的敵人狠狠踩在腳下,同時鼓盪氣機,要將這名行屍震碎。

但意外的是,他的腳掌雖然陷入了對方的胸膛,踩斷了胸骨,卻未能把這具行屍震碎。

明明除了空手搏鬥的那具行屍,其他斗篷人的氣息並未到超凡境。

許七安突然想起柴家的見聞,想起柴賢收集祭煉行屍,收集氣血,欲以屍骨部養屍的秘法方式煉出一具超凡傀儡。

他立刻意識到,新加入戰鬥的六具行屍,就是用這種秘術煉成,雖戰力未達超凡境,但肉身的堅固程度,已經超脫四品。

“大哥被砍了!!”

遠處的許鈴音坐在龍圖的肩上,居高臨下,把山坳裡的戰鬥看的清清楚楚。

更遠處,是小心翼翼藏在樹後觀戰的慕南梔,她緊緊蹙眉,腳邊是神色萎靡的白姬。

龍圖摸了摸小徒弟的腦袋,看向大長老等人,甕聲甕氣道:

“尤屍的七屍陣法,就是我也無法迅速解決,再配合跋紀的毒,最適合鈍刀割肉,消磨武夫的氣血。

這還是跋紀沒有全力出手,影子隱於暗中,鸞鈺袖手旁觀,以及淳嫣不曾御獸干擾。”

大長老緩緩道:

“現在跑還來得及.........”

他忽地臉色一變,“他們出手了。”

始終旁觀的鸞鈺,突然朝前走了一段距離,紅潤性感的小嘴輕輕一吹。

就像是在情人耳邊吹氣。

但整個山坳,瞬間被一股催情氣體填滿,窸窸窣窣聲不絕於耳,藏在地底的昆蟲紛紛爬出洞穴,發出求偶的鳴叫。

樹枝上的鳥羣發出亢奮而淒厲的啼叫,大型動物雙眼一片赤紅,瘋了一般的尋求伴侶,展開交配。甚至不分種族,不能性別,只要體型相差不大,就立刻趴上去,瘋狂聳腰。

“我也來!”

跋紀大步上前,用力吹出一口黏稠如霧的青煙。

青煙的質量比空氣重,如同輕紗一般繚繞在山坳間,籠罩了許七安和尤屍操縱的七名傀儡。

這種毒與紫色毒箭不同,它只針對生靈,不慎吸入者,毒氣會隨着血液通往身體各處,把五臟六腑統統殺死。

山坳間,求偶的蟲鳴不知不覺消失了,交配中的雄性從雌性的身上摔了下來,與雌性一起抽搐着死去。

凡是嗅到毒氣的生靈,蛇蟲鼠蟻飛禽走獸,統統斃命。

鸞鈺和跋紀相視一笑,後者高聲道:

“影子,準備好,那小子若是逃出來,立刻把他逼回去。”

除非不呼吸,只要敢換氣,他就要面臨催情氣體和劇毒的考驗。

兩者短時間內殺不死超凡武夫,但會讓許七安狀態下滑,削弱戰力。

而行屍本就是死人,不會有情慾,也不會怕毒。

這下子,連沒心沒肺的麗娜也熬不住了,急的跺腳。

“婆婆,婆婆.......”

她急惶惶的奔到天蠱婆婆身邊,緊緊拽住老人的手臂,哀求道:

“你讓他們住手吧,我,我帶許七安回京城還不行嘛,他是我的朋友,你們別殺他。”

麗娜怎麼都沒想到,事情會走到這一步。

當初她想到借許七安的名頭,讓長老們和父親接納許鈴音,麗娜爲自己的聰明機智暗暗鼓掌。

要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打死她都不帶許七安來,雖然來南疆蠱族是許七安提出來的。

“這和你無關。”

天蠱婆婆拍了拍她手背,笑容平靜慈祥:

“開弓沒見回頭箭,這一架怎麼都要打的,不然他們的怨氣怎麼發泄?中原有句話,叫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

“蠱族要和雲州結盟,許七安不願意,所以才選擇迎戰。”

頓了頓,她暗示道:“蠱族只願意和強者坐下來談判。”

麗娜絲毫沒有聽懂暗示,用力跺腳,叫道:

“他們欺負人,有本事單打獨鬥啊。”

見天蠱婆婆也靠不住,麗娜急的六神無主,這時,突然熟悉的心悸感降臨,天地會有人傳書。

天地會,有事就找天地會.........麗娜手忙腳亂的在懷裡一陣摸索,摸出地書碎片。

【七:公主殿下,您手中有沒有鎧甲兵器?我想武裝我的隊伍,然後拉着他們去青州打仗。】

李靈素髮來傳書。

懷慶尚爲回覆,李妙真傳書罵道:

【二:癡心妄想,戰時軍備短缺,豈能用在你手底下那些烏合之衆身上。想要兵器和盔甲,自己去青州殺敵去。況且,某人只是個沒有實權的公主。】

順帶損了一句懷慶。

懷慶沒有迴應,似是不屑搭理天宗的臥龍雛鳳。

麗娜定了定神,以指代筆,傳書道:

【五:救命,許七安要死了,我們蠱族的首領們在殺他。】

【一:怎麼回事。】

懷慶最先傳書。

【五:雲州的人要與蠱族結盟,攻打大奉,正好許七安在南疆,首領們在圍殺他.........】

麗娜語段雜亂的把事情講述了一遍。

大概有個十幾秒的安靜,李靈素傳書道:

【我在南疆待過一段時間,蠱族七部,每位首領都是超凡境。蠱族的手段極其詭異,想殺一個三品武夫不難。而且時間拖的越久,越難逃走。】

【二:沒,沒事.........他是三品武夫,又有浮屠寶塔,他想走,蠱族的首領攔不住。】

李妙真意識到了情況的兇險,蠱族各大首領圍殺許七安,但凡知道蠱族實力的,都能明白這意味着什麼。

【一:麗娜,現在是什麼情況。】

【五:他被首領們纏住了。】

懷慶的傳書緊隨而至:【一:不應該,以他的聰明,不會讓自己陷入死境,蠱族是不是以鈴音爲人質強留他的?】

冰雪聰明的懷慶當即判斷出不對勁。

【五:許寧宴想阻止蠱族和雲州聯盟,挽救大奉。】

一號懷慶忽然沒了聲息。

【你們蠱族找死嗎,是不是找死?信不信老孃立天道誓言滅你蠱族。】

李妙真暴怒了。

麗娜從未見過二號如此失態,有些不知所措。

懷慶沉默,李妙真暴怒,楚元縝見狀,只好站出來傳書:

【麗娜,你找我們是想尋求幫助?】

【五: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四:你先告訴我鈴音的情況,還有王妃。】

他依舊習慣稱慕南梔爲王妃。

【五:鈴音在我阿爹邊上,她是我阿爹的弟子,很安全。王妃是誰?】

【四:跟在許七安身邊的那個女人,嗯,相貌平平那個。】

麗娜就知道了,傳書回覆:【她也很安全。】

【四:別急,沒事了,能讓許七安拼命的事和人不多,若是必死之局,他早就逃了。也不存在不知者無畏的可能,他對蠱族手段可能比你都熟悉,你肯定把七絕蠱給忘了吧。

【既然選擇迎戰,那他多少是有把握的。】

話雖這麼說,但楚元縝心裡沒底,補充道:

【回頭你把戰鬥結束告訴我們,我們等着。】

對啊,還有七絕蠱..........麗娜驚喜起來,她終於記起這個東西了。

.............

毒蠱部首領的毒,比我的強多了,不愧是專業的啊。

暗蠱的“矇蔽”還未對我施展,如果我單純只是三品武夫,絕對會被慢慢耗死在這裡..........許七安避開迎頭砍來的六把骨刀,初步試探出尤屍、鸞鈺和跋紀的水平後,他便不再留手。

情蠱也好,毒素也罷,其實都沒對他造成影響。

幾位首領引以爲傲的手段,對於一個蠱術相差不大的敵人來說,能造成的危害有限。

身爲經驗豐富的戰士,保留手段、試探敵人深淺是常規操作。

側身、滑步,右腿肌肉撐裂褲管,驟然膨脹兩倍,“啪”的一聲,抽裂空氣,狠狠抽打在左側的行屍身上。

抽的那具行屍攔腰而斷。

狂暴!

金剛體魄配合狂暴,無堅不摧,無物能擋。

相比起在南法寺獨鬥阿蘇羅時,他的戰力又飆升了一大截。

一招鞭腿解決掉第一個行屍,許七安腦後火環一炸,炸開身後持着骨刀想要偷襲的斗篷人,讓他身軀燒起烈焰。

他腦後的火環至剛至陽,專克邪物鬼魅,道門四品的陰神被火焰燒到,也得重傷。

行屍也算邪祟行列。

許七安回身擺臂,誇張的肌肉撐裂袖子,身後行屍的腦袋瞬間爆裂,骨塊和灰白的腦漿四濺。

“力蠱?”

尤屍憤怒的咆哮一聲,有些措手不及,他操縱着那具三品行屍纏上來,試圖壓制敵人。

許七安伸出手,恰好掐住三品行屍的脖頸,看起來就像是他自己主動撞上來。

腦後火環“轟”的一炸,暗金色的身軀膨脹了一圈,彷彿畸形筋肉巨人,同時體內氣機如狂潮般順着手臂衝涌。

怪力加氣機的打擊下,尤屍脖頸咔擦一聲,緊接着便被擊飛出去。

許七安沒有追擊,在行屍間穿插遊走,由於不會有慣性的緣故,他身姿靈活輕靈,宛如在跳探戈,或滑冰。

剩下四具行屍毫無意外的倒下,有的腦袋被摘掉,有的半邊身子捶爆,有的失去了雙腿..........

而這個時候,尤屍的那具三品行屍,飛出一段距離後,才堪堪落地。

許七安雙膝微沉,地面“轟”的塌陷,他化身一道黑影,撲倒了剛站穩的三品行屍。

騎坐在三品行屍身上,許七安雙臂肌肉膨脹,青筋暴突,完全畸形。

砰!

他右拳狠狠打在三品行屍臉頰,打的他臉猛的往右一側,牙齒飛濺而出。

砰!

左拳隨後補上,打的行屍臉頰又往左側去。

砰砰砰!

他左右開弓,盡情的宣泄暴力,打的這具三品武夫的臉血肉模糊。

場外,看到這一幕的鸞鈺、淳嫣、跋紀幾位首領,以及遠處的龍圖等人,微微失神。

“力蠱........”鸞鈺猛的看向龍圖和長老們,拔高聲音:

“力蠱!

“龍圖,你們力蠱部竟然把超凡境的秘術傳授給外族人!”

幾位長老瞠目結舌,龍圖滿臉愕然,然後,他們齊刷刷的側頭,目光銳利的瞪向麗娜。

“不,不是我.........”

麗娜被一道道銳利的目光逼的連連後退,用力擺動雙手,給自己叫屈。

............

PS:這章五千字,四千字是還債,一千字是補上一章的。看在我如此一絲不苟的份上,來點月票唄。

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十四章 另有其人第九十章 大難臨頭(7000)第兩百三十七章 噩耗第二十三章 刑部緝拿人犯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七十九章 背靠組織的好處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四十七章 日常氣嬸嬸第兩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十六章 金蓮道長:把許七安推出來背鍋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兩百二十章 安撫和翻臉(大章)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機第四十七章 日常氣嬸嬸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五十一章 佛光第兩百一十六章 二號,乾的漂亮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一章 潛龍城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白銀盟感謝單章。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第一百一十章 參觀司天監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寫個總結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十二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一百九十六章 賣身契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二十九章 回家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白銀盟感謝單章。第五章 乾屍:他在哪兒(兩章合一)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白銀盟感謝單章。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五十五章 計劃初成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第六十四章 大輪迴法相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兩百一十章 王思慕的震驚第一百一十三章 北行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三十七章 勸學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一百零六章 初見端倪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第兩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復甦(8000字大章)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八月總結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第一百七十五章 底牌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一百二十一章 備戰(求月票)第一百八十章 羣聊(爲盟主“大哥帶我飛”加更)第三章 吃蟹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十八章 遇刺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十三章 逃脫第七十五章 墓中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二十五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實體書上線了
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十四章 另有其人第九十章 大難臨頭(7000)第兩百三十七章 噩耗第二十三章 刑部緝拿人犯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七十九章 背靠組織的好處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四十七章 日常氣嬸嬸第兩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十六章 金蓮道長:把許七安推出來背鍋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兩百二十章 安撫和翻臉(大章)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機第四十七章 日常氣嬸嬸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五十一章 佛光第兩百一十六章 二號,乾的漂亮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一章 潛龍城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白銀盟感謝單章。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第一百一十章 參觀司天監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寫個總結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十二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一百九十六章 賣身契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二十九章 回家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白銀盟感謝單章。第五章 乾屍:他在哪兒(兩章合一)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白銀盟感謝單章。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五十五章 計劃初成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第六十四章 大輪迴法相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兩百一十章 王思慕的震驚第一百一十三章 北行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三十七章 勸學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一百零六章 初見端倪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第兩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復甦(8000字大章)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八月總結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第一百七十五章 底牌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一百二十一章 備戰(求月票)第一百八十章 羣聊(爲盟主“大哥帶我飛”加更)第三章 吃蟹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十八章 遇刺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十三章 逃脫第七十五章 墓中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二十五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實體書上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