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三個月

【一:你這麼快就去找巫神教清算了?巫神狀況如何,你有沒有受傷?】

涉及到政治問題,懷慶反應比其他人都快,率先回復。

另外,她對半步武神的強大沒有一個清晰的概念,只覺得許七安的行爲過於衝動,沒有喚上其他超凡,乃至神殊幫忙,就貿然去找巫神教的麻煩。

【七:反正半步武神皮糙肉厚死不了。】

前天抵達南疆後,沒有隨夜姬返回京城,打算在妖族領地裡小住幾日的李靈素率先回答。

他是萬妖國的貴客,妖族好酒好肉的招待,還有美麗的狐女獻上歌舞,聖子喝到興頭上,還會下場與狐女們載歌載舞。

最重要的是,儘管玩的歡樂,他的腰子卻不會有任何負擔,因爲身爲貴客的他擁有足夠的主動權。

狐女們當然想侍寢啊,但李靈素嚴厲拒絕了。。

大家玩歸玩,可別想着睡我。

這要是在家裡就不一樣了,紅顏知己的垂涎他美色,早動手動腳了。

總而言之,在南疆既能醉生夢死,又不用扶牆而走,美哉。

【二:死了最好!】

李妙真憤憤不平的詛咒了一句。

她萬里迢迢從海外歸來,正打算明早尋許寧宴的晦氣,結果他去了靖山城?

妙真脾氣挺大啊,嗯,回頭也寫份“友情信”給你.........許七安心說,他以指代筆,傳書道:

【我打下整個東北三國了,陛下,你近日便可派人接管巫神教地盤。】

遙遠的京城,寢宮裡,懷慶猛的翻身坐起,怔怔的盯着玉石小鏡的鏡面。

打下來了?!

這就打下來了?

自古以來,巫神教雄踞東北,歷史比大奉更久遠,超品坐鎮,騎兵無雙,與北境妖蠻一樣,是大奉的心頭之患。

結果一夜之間,巫神教不復存在了?

【一:怎麼回事,不應該啊,巫神沒有庇佑巫神教?】

許七安便把事情的經過詳細的公佈在地書聊天羣裡。

他沒有去分析巫神庇佑巫師後會引發的局勢變化,以及大奉在其中會取得什麼好處,因爲許七安相信,天地會成員裡,除了麗娜,其他人智商都在基準線以上。

不需要他解釋。

他只解釋了一點,那就是關於巫神庇佑巫師,把他們收入體內的操作。

【三:超品似乎都要容納自身體系修士的手段,解救神殊頭顱時,三位菩薩就曾融入到佛陀身軀裡。】

【九:巫神教是被你逼到棄車保帥了。】

金蓮道長跳出來點評了一句。

【八:巫神的封印如何了?】

阿蘇羅傳書詢問。

許七安手腕上的大眼珠子亮起,他出現在祭臺上,出現在儒聖雕塑和巫神鵰塑的中間。

頭戴荊棘王冠的雕塑,雙眼緩緩升騰起黑霧,不摻雜感情的凝視着他。

看什麼看,你又幹不掉我.........許七安沒搭理巫神的注視,審視着儒聖雕塑。

這位人族最短命,但貢獻最大的超品雕塑,已經佈滿蛛網般的裂痕,彷彿風一吹就會崩散成粉末。

【三:最多三個月,儒聖封印就會消散。】

大劫來臨的時日未變,年底!

三個月.......天地會成員心裡一沉,危機感和焦慮感再次翻涌而上。

之前他們並不知道大劫的真相,心裡尚存一絲僥倖,想着即使真的無力迴天,以他們超凡境的能力,亦有退路。

九州待不下去,就出海。

天大地大,何處去不得?

可如今知道,超品的目標是取代天道,成爲九州世界的意志,那這就不同了。

他們這些大奉的餘孽,恐怕不管逃到哪裡,都死路一條。

天地再大,也沒容身之處。

【九:大劫度不過去,天下生靈都將灰飛煙滅。】

【六:阿彌陀佛,衆生皆苦。】

而修功德的金蓮道長、李妙真,以及慈悲爲懷的恆遠大師,想的則不是自身安危,而是蒼生的存亡。

金蓮、恆遠和妙真是最危險的,他們會做出以身應劫的操作........不,我不能給他們插旗,罪過罪過.........許七安連忙把這個念頭從腦海裡驅散。

其他成員裡,像聖子,楚元縝,阿蘇羅等,要麼比較理智,要麼缺乏爲蒼生獻身的覺悟。

【七:真到了大勢不可回的地步,許寧宴肯定會死吧。】

這時候,聖子在羣裡感慨了一聲。

一時間無人開口。

啊,原來他們也在心裡給我插旗了........許七安傳書道:

【我在巫神教遇到了一位故人,聖子,是你的紅顏知己東方婉清。】

【四:恭喜聖子。】

楚元縝連忙站出來發聲,緩解壓抑的氣氛。

【二:恭喜師哥。】

【八:恭喜!】

【九:恭喜!】

其他成員紛紛道賀。

遙遠的南疆,李靈素表情緩緩僵硬,堂內翩翩起舞的狐女瞬間不香了。

讓我休息一下吧,營養快跟不上了,可惡的許寧宴........李靈素心裡嘀咕,傳書問道:

【蓉姐隨着衆巫師融入了巫神體內?】

嘴上吐槽,但心裡還是惦記着自己女人的。

【三:嗯!】

許七安言簡意賅的回覆。

結束羣聊,許七安空間傳送來到東方婉清身邊。

後者嬌軀緊繃,如臨大敵。

“隨我回京吧,李靈素在京城等你。”許七安看着她,淡淡道:

“當然,你也可以選擇回東海郡。”

他的表情和語氣都很平靜,甚至稱得上冷漠,東方婉清反而鬆了口氣。

因爲她意識到,在這位傳奇人物面前,自己和一隻爬蟲沒有區別,如果對方想殺自己,她不會活到現在,更不會與自己交談。

他是看在李郎的情分上沒有爲難我.........東方婉清躬身行禮:

“多謝許銀鑼。”

..........

皇宮,御書房。

王貞文身穿緋色官服,頭戴官帽,臉色凝重的登上臺階,走向御書房。

他身側,是一身藏青色華美長袍的魏淵,鬢角霜白,容貌清俊。

昨日散會後,王貞文只在家中小憩了一個時辰,便投入了繁重的公務之中。

但王貞文的精神依舊抖擻,到了他這個品級,家裡儲備着不少司天監的靈丹妙藥,只要不是大限將至的那種病,基本不用擔心身體狀況。

王貞文已經挺過一次生死關,司天監的術士說,大難不死,他至少十年內不必擔心身體。

深夜傳召,必定又發生大事了........王貞文表情凝重,只求事情不算太糟糕。

他看了眼身邊的魏淵,發現對方的神色同樣凝重。

多事之秋,任何風吹草動,都會讓他們心神緊繃。

邁過御書房的門檻,王貞文目光一掃,看趙守已經在椅子上端坐。

來的還挺早!

也是,對於儒家來說,收到傳召只要念一聲:

吾在御書房中。

就能立刻抵達。

王貞文和魏淵走到御座之下,朝燭光中的女帝作揖:

“陛下!”

當今朝堂中,最受女帝信任和依仗的三位權臣,正是魏淵、趙守和王貞文。

朝中流傳,趙守爲代表的雲鹿書院一派,是女帝特意扶持起來制衡王黨和魏黨的。

因此,每逢大事,這三人必定齊聚。

“兩位愛卿請坐。”

懷慶點了點頭,吩咐宦官賜座。

王貞文入座後,掃了一眼趙守,見他神色沉穩,眉頭舒展,心裡也鬆了口氣。

倒不是說這老狐狸心思淺,容易被人看穿內心,而是在遇到麻煩,且不涉及黨爭的情況下,趙守不會刻意藏着心事。

就像佛陀進攻雷州,情況緊急,三人眉頭皺了一整晚。

這時,他看見懷慶露出一抹微笑,說道:

“許銀鑼今夜去了一趟靖山城清算。”

王貞文恍然,撫須笑道:

“是該清算了,巫神教屢屢算計朝廷,算計許銀鑼,如今許銀鑼修爲大成,正是讓他們付出代價的時候。

“薩倫阿古那老傢伙,恐怕有罪受了。嗯,陛下是打算派兵攻打巫神教?”

如果是這樣的話,其實逼迫巫神教議和更加穩妥,不費一兵一卒奪來地盤人口和物資。

巫神教若是不願意,再行兵戈。

懷慶搖了搖頭:

“朕不是要攻打巫神教,今夜召集三位愛卿,是想與爾等商議接管炎康靖三國之事。”

接管........王貞文霍然擡頭,略有血絲的雙眼,死死的盯着懷慶。

“大劫來臨之前,九州再無巫師。

“東北再無巫神教。”

懷慶語氣平淡的說出讓人瞠目結舌的消息。

“九州再無巫師,九州再無巫師........”

王貞文喃喃自語,這位宦海沉浮數十年的老人,露出了不符合他經歷和地位的表情變化。

自大奉建立以來,妖蠻和巫神教就彷彿中原的眼中釘肉中刺,隔個三五年就要來邊關燒殺劫掠,生靈塗他。

一代又一代的讀書人眼裡,平妖蠻伐巫神,是千秋萬代的偉業。

而這樣的千秋偉業,在他這一代,成了。

王貞文突然想起了什麼,猛的側頭看向魏淵。

魏淵沒什麼表情的坐着,緩緩扭頭,望向了東北方向,很長時間沒有動彈。

四十年前,巫神教大軍攻陷東北三州,,屠戮數百里,人煙絕跡,豫州知府全家滿門死於鐵騎之下,只留一位躲在腐爛枯井中數日的孩童。

那就是魏淵。

數十年來,他極少提及家恨,因爲知道要滅巫神教,千難萬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當年儒聖都沒做到的事,誰又能做到?

但現在,巫神教不復存在了,炎康靖三國也將灰飛煙滅。

許七安做到了這件事。

而他,是魏淵一手栽培的。

因果循環。

深吸一口氣,魏淵收斂情緒,笑道:

“陛下尋我三人來此,是爲商討如何接管三國?”

懷慶頷首:

“三國疆土廣袤,可耕種可狩獵,物產豐富,接管三國後,大奉將徹底解決錢糧問題,大乘佛教徒的安排也可提上日程。

“此事非一朝一夕能辦成,但我們還有三個月的時間。

“不過,諸多事宜可以推後,但收服三國之事,朕要即刻昭告天下,以此凝聚氣運,增強大奉國力。”

王貞文當即道:

“此事不必勞煩許銀鑼了,派幾名超凡率三州邊軍過去處理便可。”

如今大奉的超凡強者數量衆多,老王這句話說起來底氣十足。

懷慶點頭:

“細節還需商議。”

..........

許七安把東方婉清丟到聖子的宅院裡,給鶯鶯燕燕們留下一句話:

受李靈素之託,幫他尋回心愛之人,往後你們與她便是姐妹,要和睦相處,莫要讓我兄弟李靈素爲難。

許銀鑼的話,鶯鶯燕燕們豈敢反駁,都非常友善。

還笑容滿面的問他李靈素何在,迫不及待想要和李郎分享此時的喜悅之情。

真和睦啊........許七安見狀就很欣慰。

心說聖子啊聖子,本銀鑼只能幫你到這兒了。

回了許府,見臨安操勞過度,沉沉入睡,便沒打擾她,坐在書桌邊,思忖起這三個月該幹什麼。

這三個月的時間非常重要。

“古人云,有備無患,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

“首先是西域,有我和神殊在,大劫之前佛陀應該不會吞食雷州了。祂來了也不怕,兩名半步武神足以把超品擋回去。

“不出所料,祂會等待巫神和蠱神掙脫封印。到時候多名超品吞噬中原,必然會聯手幹掉我和神殊,而祂會等待吞噬中原後,與其他超品爭一爭天道。

“巫神教這邊,大部分巫師已經融入巫神體內,等於把地盤拱手相讓,希望懷慶能儘早收編三國,增添氣運,氣運越強,好處越大。

“遺憾的是,我並不知道如何使用氣運,監正這個不靠譜的,也不知道能不能聯繫上。

“南疆的蠱族該遷到中原來了,等蠱神出世,他們統統都會化蠱。這些首領一旦化蠱,那就是現成的超凡蠱獸。

“荒和蠱神是一樣的,不能給他發展勢力的機會,希望九尾狐能早點把神魔後裔的問題處理掉,消除隱患。”

各方面都安排好後,許七安迴歸了最核心的問題:

晉升武神!

關於這一點,他的辦法有兩個,一:翻閱司天監典籍,看監正有沒有留下什麼線索。

二:召集所有超凡強者,集思廣益,商討如何晉升武神。

沒必要什麼事都自己扛,要懂得合理利用人才。

不管是大奉超凡,還是蠱族超凡,都是聰慧過人之輩,嗯,麗娜得父親龍圖不算。

想通之後,他捏了捏眉心,沒有上牀,而是消失在書桌邊。

下一刻,他出現在慕南梔的閨房裡。

........

PS:錯字先更後改。

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馬桶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八十六章 愛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十四章 女屍第兩百四十一章 什麼?許銀鑼一劍斬了數十萬敵軍?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第九十五章 蘇蘇:小朋友,我是鬼第七十七章 在下陳近南第五十一章 佛光第六十二章 大事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一百章 舉薦第一百三十一章 生死與共第五十八章 佛門問心第五十章 線索第一百七十四章 雞精第八十八章 一起上第一百二十二章 李靈素:這位猿兄.........(6600)第九十五章 快去西天請如來佛祖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一百四十二章 九陰真經盟主感謝章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一百二十一章 備戰(求月票)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六十三章 許七安:我還有搶救的機會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六十九章 妹妹第兩百二十二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第九章 稱帝第七十三章 可怕的厄運第三十六章 武夫攻山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九章 稱帝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兩百六十四章 如願以償的許七安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三十八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第五章 前奏(7000)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一)第七十一章 勾心鬥角(大章)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第三十八章 詩成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三十五章 書房議事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九十章 回京第一百三十九章 春祭日——復活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二十五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第五十八章 佛門問心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第七十五章 天宗來人第兩百四十六章 魏淵的後手(感謝“青寧子”的白銀盟)第五章 乾屍:他在哪兒(兩章合一)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一百一十三章 針不戳(求月票)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四十四章 逃之夭夭第三十一章 猜題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七十三章 狹路相逢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一百八十章 羣聊(爲盟主“大哥帶我飛”加更)第一百一十九章 誰來救救我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第兩百一十六章 二號,乾的漂亮第七章 嚇唬第兩百一十九章 一號身份第十三章 審問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卷尾總結兼請假第十九章 斬首第兩百五十六章 屏蔽天機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一百四十八章 三氣元景帝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更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九十一章 收徒
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馬桶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八十六章 愛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十四章 女屍第兩百四十一章 什麼?許銀鑼一劍斬了數十萬敵軍?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第九十五章 蘇蘇:小朋友,我是鬼第七十七章 在下陳近南第五十一章 佛光第六十二章 大事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一百章 舉薦第一百三十一章 生死與共第五十八章 佛門問心第五十章 線索第一百七十四章 雞精第八十八章 一起上第一百二十二章 李靈素:這位猿兄.........(6600)第九十五章 快去西天請如來佛祖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一百四十二章 九陰真經盟主感謝章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一百二十一章 備戰(求月票)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六十三章 許七安:我還有搶救的機會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六十九章 妹妹第兩百二十二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第九章 稱帝第七十三章 可怕的厄運第三十六章 武夫攻山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九章 稱帝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兩百六十四章 如願以償的許七安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三十八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第五章 前奏(7000)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一)第七十一章 勾心鬥角(大章)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第三十八章 詩成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三十五章 書房議事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九十章 回京第一百三十九章 春祭日——復活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二十五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第五十八章 佛門問心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第七十五章 天宗來人第兩百四十六章 魏淵的後手(感謝“青寧子”的白銀盟)第五章 乾屍:他在哪兒(兩章合一)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一百一十三章 針不戳(求月票)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四十四章 逃之夭夭第三十一章 猜題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七十三章 狹路相逢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一百八十章 羣聊(爲盟主“大哥帶我飛”加更)第一百一十九章 誰來救救我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第兩百一十六章 二號,乾的漂亮第七章 嚇唬第兩百一十九章 一號身份第十三章 審問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卷尾總結兼請假第十九章 斬首第兩百五十六章 屏蔽天機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一百四十八章 三氣元景帝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更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九十一章 收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