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半步武神誕生

漆黑法相的十二雙手臂託舉着大日輪迴法相,如同神話中的巨人托起太陽。

這一幕極具視覺衝擊。

而比視覺效果更強烈的是雙方交鋒爆發的力量,十二雙手臂澎湃着可怕的怪力,擠壓金色的太陽,試圖把它捏爆掐滅。

大日輪迴法相則持續散發淨化一切的力量,要把半步武神從肉身到靈魂一起蒸發淨化。

武夫的氣機、大日輪迴法相的佛光,交織着,糾纏着,化作摧毀一切的風暴,朝着四面八方肆虐。

如淤泥般覆蓋地表的暗紅色血肉物質,被一層層的刮開,神殊腳下方圓百米,再無半寸血肉物質。

連佛陀的“肉身”此時都無法靠近神殊。。

“噹噹噹........”

橘貓道長奮力敲擊青銅鐘,道袍烈烈翻飛,道簪脫落,白髮白鬚在風中飛揚。

頭戴亞聖儒冠的楊恭,施展法術增幅鐘聲的力量。

鐘聲只是輔助,真正能抵抗佛陀法相控制的,還是神殊自身強大的元神。

楚元縝一邊密切關注戰場,一邊取出地書碎片,傳書道:

【紫陽居士來的正好,解了我們的燃眉之急。只是,神殊大師未必斗的過佛陀。】

他說的比較委婉。

誰都能意識到,即使已是巔峰狀態的神殊,相較佛陀,還是有些差距的。

而且,如果這場戰鬥發生在西域廣袤的土地上,神殊現在可能已經敗北。

皇宮裡,懷慶看着這則傳書,頭疼的捏了捏眉心,她沒有回覆楚元縝,因爲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魏公,趙愛卿,王愛卿,今日之變,三位有何良策?”懷慶語氣沉重的問道。

這回連足智多謀的魏淵也沒辦法。

他沉吟一下,回道:

“盡人事,聽天命。”

王貞文對細節做出補充,道:

“立刻傳令,讓雷州布政使號召各州各縣的官員,把雷州百姓往東遷移,能遷多少算多少。

“神殊若是敗了,咱們便靜觀其變,看佛陀打算如何蠶食中原,蠶食速度又如何,屆時再商議應對之策。

“另外,派人前往海外,把許銀鑼找回來,大奉如今急需他的戰力。”

趙守嘆道:

“不成半步武神,恐難遏制佛陀啊。但眼下的情況,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無可奈何。”

懷慶“嗯”了一聲,迅速傳書:

【一:朕會立刻下令雷州布政使司,遷移雷州百姓,勞煩諸位盡力纏住佛陀,拖延時間。藍蓮道長,你速度快,請立刻出海,尋找許七安。】

許七安身在海外,距離太遠,無法用地書碎片聯絡。

李妙真要做的不是真的在茫茫汪洋裡找到許七安,而是要把他的地書碎片,重新納入傳書範圍內,把九州的變故轉告於他。

【二:明白。】

李妙真知道懷慶選擇她出海的原因,她的體系和金蓮道長重疊,多她一位不多,少她一位不少。

至於度厄羅漢和恆遠大師,乃至阿蘇羅,雖也有體系重疊,但度厄羅漢現在是香餑餑,單獨行動太危險,且沒有地書碎片。

恆遠大師本質是四品,只能短暫爆發出殺賊果位之力,讓一位四品出海,太勉強他了。

阿蘇羅是二品巔峰中的巔峰,重要戰力,缺不了他。

因此,擅長御劍飛行,來去如風的李妙真便成了最好的人選。

飛燕女俠大局觀極強,立刻接下任務,顧不得與同伴告別,御劍化作流光,朝南方掠去。

“砰!”

巨大的爆響聲裡,金蓮道長身前的那口青銅鐘炸成齏粉。

李妙真霍然回首,看見周遭的景物褪去顏色變成黑白;看見打碎青銅鐘的琉璃菩薩出現在金蓮道長身前,揮出手裡的玉製小刀,斬下了道長的頭顱。

看見伽羅樹出現在無色結界裡,輕而易舉的抓住了難以動彈的度厄羅漢。

看見少年僧人形象的廣賢菩薩,站在遠處,面帶微笑的望着這一幕。

三位菩薩出手了。

行者法相來無影去無蹤,以偷襲的方式打了衆人一個措手不及。

而且很理智的沒有對阿蘇羅、楚元縝以及恆遠出手。

因爲這三人都有武者的危機預感。

沒有危機預感的兩位二品,如何躲過一品菩薩的襲擊?

不.........李妙真瞳孔劇烈收縮,飛劍化作的流光驟然停頓下來。

...........

海外。

巨大的怪物漂浮在海面,隨着波浪沉沉浮浮。

它的外觀與章魚相差不大,不過渾身長滿青黑色的鱗片,後腦位置是一塊塊如同龜甲的角質鎧甲,一看就是防禦力極強的材料。

無盡歲月過去,這具肉身依舊沒有腐爛,蘊含着旺盛的生機。

到了一定程度後,肉身和元神其實是兩回事,元神寂滅了,但肉身的生機不會就此消失。

就拿三品武夫來說,即使魂飛魄散,肉身也會保留旺盛的生命力,直到數十年後,才漸漸衰弱,而要徹底喪失生機,需要百年光景。

至於半步武神,基本是不死不滅,超品也難以殺死。

就算哪天真的生機被磨滅,也是肉身與元神一起朽爛,不會空留一具生機勃勃的軀殼,因爲巔峰武夫的精氣神三者早已合一。

幸好這位遠古神魔雖掌控着“力”,但並不是武夫。

不然今天不可能便宜許七安。

帶着大章魚的身軀來到海面後,許七安沒有浪費時間,喉結滾動,吐出玉石小鏡。

“叮!”

指尖輕釦地書背面,一道道籠罩濛濛清光的八角銅盤,次第飛出,懸浮在空中。

總共一百零八快銅盤,每一塊八角銅盤都有圓桌那麼大,其上刻着亂七八糟的陣紋,有的如同蝌蚪,有的則是線條縱橫交錯,有的像是簡筆的火焰和浪花........

但這些完全風馬牛不相及的陣紋,以一種奇妙的節奏排列,蘊含着某種天地規則。

這就是能煉出一品強者精華的陣盤........高空中的九尾狐睜大美眸,試圖把八角銅盤上的陣紋記下來。

“你想要,回頭用完了,我把銅盤送給你。”

盤坐在海面的許七安擡眸,笑道:

“都是自己人,別客氣。”

“好啊好啊......”九尾狐可不是個含蓄內斂的大家閨秀。

許七安不再說話,保持盤坐,徐徐浮空而起。

一百零八塊銅盤分散開來,各自落向不同方位,懸浮在大章魚上方,許七安下方。

九尾狐只覺得銅盤坐落的方位大有講究,暗合陰陽五行的奧秘,一百零八塊銅盤組成的是一個巨大的,覆蓋極廣的八卦。

嗡.......

一百零八塊銅盤順時針旋轉,盪漾起一圈圈的清光漣漪。

起初不見異常,但一刻鐘後,九尾狐看見大章魚身體裡,慢慢飄出一縷縷猩紅的碎光,細看之下,碎光由一個個扭曲的紋路組成。

它們和烙印在大章魚觸手上的紋路極爲相似。

這是遠古神魔的靈蘊。

靈蘊被剝離了出來,朝着銅盤匯聚,這些絲絲縷縷的碎光被銅盤過濾後,繼續上浮,涌入許七安體內。

許七安的皮膚出現一個又一個扭曲的紋路,是大章魚的靈蘊。

神魔的力量來源於靈蘊,這具遠古神魔體內殘存的靈蘊,正一點點的轉移到許七安體內。

被大奉的一品武夫掠奪。

一百零八快銅盤,源源不斷的剝離着大章魚的靈蘊。

許七安的氣息緩緩上漲,而遠古神魔的殘軀則一點點的枯萎。

............

神殊後背裂開一張嘴,輕輕吐出一口氣機。

咔擦.......琉璃菩薩展開的無色領域當即破碎。

緊急關頭,神殊不得不出手援助,但也僅限於噴吐氣機,打碎固定的領域。

“你們果然來了。”

阿蘇羅深吸一口氣,眉骨之下的眸光銳利,掃視着三位菩薩。

“或許應該讓你們幾個螻蟻再出點風頭?”

“速走!”

他不忘傳音告誡李妙真。

廣賢菩薩含笑反問。

楊恭等人臉色凝重,緩緩向着彼此靠攏。

按照之前的經驗,三位不同體系的二品,可以聯手牽制佛門一品菩薩。

如今三位菩薩齊聚,他們毫無勝算。

另一邊,薩倫阿古突然抽出趕羊鞭,笑呵呵道:

“看戲便好,何必插手大奉和佛門的事。

“三位菩薩聯手,不是你們能抗衡的,諸位首領要惜命。”

他在警告想出手援助的蠱族衆首領。

幾位首領咬牙切齒。

天蠱婆婆看一眼薩倫阿古,淡淡道:

“大巫師所言極是,既然大巫師想讓我們看戲,那就看着吧。”

風華絕代的琉璃菩薩突然蹙眉,看向手裡的頭顱,它化作一道金光散去。

而金蓮道長的身軀,亮起柔和的佛光,他沐浴在佛光中,脖頸長出一顆全新的腦袋。

“不生果位!”

琉璃菩薩挑了挑柳眉,聲音裡透出罕見的冷冽:

“你們殺了度情羅漢,監正承諾過,只關他三年,不取他性命。”

金蓮道長笑道:

“監正的承諾,與貧道有什麼關係?

“國破家亡之際,個人信譽算的了什麼。”

大奉的超凡主力裡,阿蘇羅和寇陽州由於體系原因,等閒不會死。

趙守有刻刀和儒冠保命。

只有他堂堂地宗道首,啥保命手段都沒有。

就靠着一身同歸於盡的天道反噬震懾敵人——殺福緣深厚者,會引來天劫。

度情羅漢的不生果位是金蓮道長用來保命,以防萬一的。

結果還真用上了。

另一邊,伽羅樹手中拎着的度厄羅漢迅速虛化,準瞬間消弭無形。

這只是一具假身,應供果位召喚出的假身。

度厄羅漢出現在阿蘇羅身側,眼下只有阿蘇羅這個粗鄙的修羅武僧,能給度厄羅漢一絲絲的安全感。

“度厄!”

廣賢菩薩失望的搖頭,嘆道:

“佛門待你不薄啊。”

度厄羅漢雙手合十,淡淡道:

“於本座而言,汝等只是異端。”

琉璃菩薩嗓音冷冽,已是殺機沸騰:

“何必廢話,捏死幾隻螻蟻並不費功夫。”

擡起腳,正要踏下。

楊恭急聲道:

“退去三百丈。”

琉璃菩薩擡腳的姿勢頓了頓,還是踏了下去。

周遭景物瞬間褪去色彩,變成黑白。

楊恭的法術並非無用,只是對於行者法相來說,三百丈的距離轉瞬間就能來回。

外人甚至看不出她曾經離開過。

陷入苦戰中的神殊,後背再次裂開嘴巴,吹到一道氣機。

這一次,佛陀沒讓他如願,不動明王法相雙手結印,封鎖住了那片戰場,讓氣機撞在空間屏障上。

無色領域重新籠罩了阿蘇羅等人。

就在這時,東方亮起一抹流光,剛出現時,它還是掛在夜空的星子,下一刻,便如流星般降臨,直接撕裂了無色琉璃領域。

劍氣滿乾坤!

“陸地神仙來了,這下熱鬧了。”薩倫阿古笑道。

...........

海外。

遠古神魔的殘軀已經萎縮到不足原本的一半。

反觀許七安,他此刻的形象是身高百丈,渾身肌肉膨脹的巨人。

一個個扭曲的紋路,如同刺青般印在他體表。

九尾狐閉上了眼睛,不敢再去看讓她頭暈眼花的靈蘊紋路。

在她眼裡,此刻的許七安就是力量的象徵,是“力”的具現化。

你能想象到的,關於“力量”的特徵和概念,都能從他身上找到。

許七安閉着眼睛,認真感受着體內的變化。

攫取遠古神魔的靈蘊後,他本就快要邁入中期的修爲,順利捅破了那層窗戶紙,進入一品中期,緊着突破中期,進入後期,這還不算完。

力量持續暴漲,持續向着大圓滿逼近。

但卻停在了即將成爲半步武神的最後一步。

因爲他的精氣神三者失衡了。

平衡兩字是一品武夫的秘訣,是基本盤。

當他吞噬遠古神魔的靈蘊,氣機和氣血突飛猛進時,他的元神並沒有得到淬鍊。

失衡的後果是走火入魔。

他會停留在現在的境內,但失去晉升半步武神的可能性。

眼下有兩個辦法,第一是封印一部分氣血,等將來元神提升上來,再做融合。

第二是稀釋元神,來融入過於強大的精氣裡。

後者屬於強行晉升,等同於走鋼絲,有晉升失敗走火入魔的危險。

“我突然明白煉神境時,神殊那番話的真意了。”

當初他在雲州身死,在識海深處與神殊有過一場對話,彼時的神殊說:

尋常武者煉神,只是初步摸索到極限,此爲下等。在絕境中不停的突破極限,此爲上等。

許七安的煉神境成果,就是上等。

厲害吧?用命換來的。

武夫九個品級,只有煉神境是主修元神。

許七安在這個階段,根基打的無比堅固,比其他武者都要夯實堅固。

換而言之,他的元神韌性,要比其他武夫更強。

所以,他選擇第二條路,稀釋元神融入精氣,強行晉升。

他的元神撕裂成無數碎片,與龐大的精氣融合,如果之前的元神是一匹完整的布,現在則是一張漁網。

雖然體積變大了,但遍佈着缺口。

一旦其中的某根線崩斷,他的元神就會崩潰,變成神智錯亂的瘋子。

不幸的是,“線條”果然開始崩斷,晉升半步武神談何容易?

許七安先是清晰的感受到靈魂被撕裂的疼痛,接着意識開始混亂,隨着一根根線條的崩潰,這種混亂隨之加劇。

他開始忘記自己是誰,忘記曾經的身份,忘記身邊的人。

用不了多久,許七安就會完全失去自我,成爲神智錯亂的瘋子。

就在這個時候,他聽見了遠方傳來呼喊聲:

“許銀鑼,許銀鑼.........”

無數人在呼喊,無數道聲音化作“許銀鑼”三個字。

同時,另一個聲音也在腦海裡迴盪:

“三千世界至高佛,三千世界至高佛........”

兩個呼喊聲讓許七安初步找回自我,他飛快聚攏着發散的精神,把崩斷的線一根根修復。

.........

高空中,九尾狐瑟瑟發抖,八條毛茸茸的尾巴,把身軀團團包裹。

她蜷縮在半空中,像一隻柔弱可憐的狐狸。

海面掀起巨大的浪潮,整片大地都在搖晃,天空雷電交織,劈下一道道雷劫。

在這宛如世界末日的景象裡,許七安睜開雙眼,眸光雪亮如光柱,瞬間穿透陰雲,直入霄漢。

半步武神誕生了。

..........

PS:錯字先更後改。

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番外二:一統天下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五十章 線索第兩百二十三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第一百五十章 攻城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品武夫第七十六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還是綢緞打臉?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一百四十五章 渡劫戰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一百章 舉薦第一百一十八章 驚世一劍第六十三章 神魔舊土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五十七章 收服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一百三十九章 共情第八十一章 大乘佛教第二十二章 風起雲涌第三章 慕姨第一百三十九章 春祭日——復活第三十章 殺恆音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十四章 另有其人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四十四章 逃之夭夭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一百四十一章 埋了五個月的後手(五一快樂)第七十一章 青丘狐第五十六章 佛門法相(六千字大章)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七十章 監正的饋贈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下掉下一個伽羅樹(5200)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五十六章 一刀第八十九章 臥龍雛鳳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一百五十四章 追殺第三十二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6200)八月總結第六十六章 萬妖國主顯神威第一百五十六章 水落石出(爲盟主“醉仙落塵”加更)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三十九章 收官(二合一)第五十九章 躺第八十二章 海底古戰場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十萬訂!!!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三十四章 監正的著作第五十八章 flag第八十九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一百一十二章 花裡胡哨第六十八章 美夢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一百零八章 十萬火急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三十三章 我站在,烈烈風中第一百四十四章 復仇者第兩百四十四章 回京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六十九章 復國(5000+)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一百零六章 怪事第一百一十五章 拔刀上架感言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返南疆第八章 妹子,你偷看爲兄做啥第九十二章 恐懼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三十章 力蠱部第七十八章 你來啦第一百六十七章 去劍州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一百四十章 大青衣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九十二章 恐懼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十章 真正的七絕蠱
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番外二:一統天下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五十章 線索第兩百二十三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第一百五十章 攻城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品武夫第七十六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還是綢緞打臉?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一百四十五章 渡劫戰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一百章 舉薦第一百一十八章 驚世一劍第六十三章 神魔舊土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五十七章 收服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一百三十九章 共情第八十一章 大乘佛教第二十二章 風起雲涌第三章 慕姨第一百三十九章 春祭日——復活第三十章 殺恆音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十四章 另有其人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四十四章 逃之夭夭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一百四十一章 埋了五個月的後手(五一快樂)第七十一章 青丘狐第五十六章 佛門法相(六千字大章)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七十章 監正的饋贈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下掉下一個伽羅樹(5200)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五十六章 一刀第八十九章 臥龍雛鳳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一百五十四章 追殺第三十二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6200)八月總結第六十六章 萬妖國主顯神威第一百五十六章 水落石出(爲盟主“醉仙落塵”加更)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三十九章 收官(二合一)第五十九章 躺第八十二章 海底古戰場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十萬訂!!!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三十四章 監正的著作第五十八章 flag第八十九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一百一十二章 花裡胡哨第六十八章 美夢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一百零八章 十萬火急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三十三章 我站在,烈烈風中第一百四十四章 復仇者第兩百四十四章 回京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六十九章 復國(5000+)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一百零六章 怪事第一百一十五章 拔刀上架感言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返南疆第八章 妹子,你偷看爲兄做啥第九十二章 恐懼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三十章 力蠱部第七十八章 你來啦第一百六十七章 去劍州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一百四十章 大青衣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九十二章 恐懼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十章 真正的七絕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