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天賦異稟(求月票)

三品金剛!

見到許七安現出大成期的金剛神功,力蠱族人頓時一靜,接着,齊刷刷的往後退,腳步聲雜亂。

“佛門的金剛?”

“這是個超凡境的.......”

“回家拿兵器,幹他!”

力蠱部族人嚷嚷不停,他們眼神警惕中夾雜着敵意。

山海關戰役中,佛門與大奉是盟友,死在佛門僧人手中的蠱族高手同樣不少。

“佛門新晉的金剛?”

大長老拄着柺棍,臉色凝重。

他已經不關注外界很多年,眼前這位金剛,不在他的記憶裡。

“我是中原人,與佛門無關,偶然學會了金剛神功。”

考慮到蠱族沒有通網,一時半會解釋不清,許七安淡淡道:

“至於這副金剛身軀,我殺了兩名金剛,吞了其中一個的金剛神血。。”

僥倖學會金剛神功,殺了兩名金剛?大老張側頭看向龍圖:

“你能做到?”

龍圖咧開嘴:“捉對廝殺,沒問題。一打二,最多不敗。”

這位魁梧高大的族長看了外鄉人一眼,眼裡有着躍躍欲試的戰意。

大長老頷首:“所以,這小子是在唬我們,色厲內........什麼的,給自己壯膽。”

三品巔峰的龍圖都不可能斬殺兩位金剛,再說,依照佛門睚眥必報的作風,此子真要殺了兩個金剛,他早被羅漢和菩薩超度了。

左邊的長老沉聲道:“大長老,是色厲內扎。”

右邊的長老糾正道:“錯了,是色厲內查。”

大長老頓了頓柺棍,打斷兩人的爭執,招了招手,喊道:

“麗娜,你過來。”

麗娜邁着長腿靠攏過去,沒好氣道:

“幹嘛,臭老頭子!”

大長老用南疆語問道:

“這小子什麼來頭,大奉什麼時候有這樣一位超凡高手了。”

左邊的長老補充道:

“佛門也沒有這麼一位金剛。”

“許七安啊,大奉銀鑼許七安,你們竟然不認識?”

麗娜就像城裡剛回來的女孩,有些看不起村裡沒見識的老人:“中原商隊沒有帶消息過來?”

南疆蠱族處在半封閉狀態,族人極少外出,也不允許外人進入領地。

只有少部分得到他們認可的中原商隊能過來貿易。

蠱族對外界的消息來源,大半源自那些商隊,小半是族人自己打聽,但也分是什麼事。

龍圖沉聲道:

“大奉亂成一團,已經很久沒有商隊來我們這邊了。”

像中原大亂,叛軍揭竿而起這樣的大事,他們是知道的。

“許寧宴......嗯,許七安現在是大奉王朝第一武夫,深受萬民愛戴。”

大長老眉頭一皺:“大奉第一武夫不是鎮北王嗎?”

麗娜看傻子一樣看他:“那都是以前的事了,最近一年多裡,大奉發生了很多事。”

父親龍圖也皺起眉頭,問道:“他真殺了兩個金剛?”

麗娜點頭:“是啊,就是最近一個月內的事。”

接着,她簡單的說了一些許七安的事蹟,比如殺鎮北王,殺國公,殺皇帝..........以及近來在十萬大山中單挑修羅王幼子,阿蘇羅。

等她結束長篇大論,發現長老們沉默了,半晌沒有說話。

龍圖眉頭緊皺,盯着許七安的目光又忌憚又興奮,雙眼放出精光,心跳加快。

麗娜知道這意味着父親體內的好戰之血沸騰,但又出於顧慮和忌憚,選擇了剋制。

她從小到大都沒見過誰能讓父親這麼剋制。

ωωω ●Tтkan ●C O

長老們又嘀嘀咕咕商議起來,接着,大長老咳嗽一聲,看向許七安:

“既然你超凡境高手,那我們就不找你麻煩了,帶着你的妹妹走吧。”

這話說的過於耿直,力蠱部的族人紛紛點頭,沒人覺得大長老的話有失體面和顏面。

在力蠱部,強大的對手或同伴,能得到極大的尊重。

許七安道:

“我妹妹想拜麗娜爲師,還望幾位長老通融。”

事關許鈴音前程,他想爭取一下。

他體內的七絕蠱和其他蠱術的性質不同,這玩意本身就和蠱神有關,只要按照它的需求餵養,就能成長。

蠱神的力量和秘術都省略了。

因此許七安無法教小豆丁修行力蠱,另外,天蠱婆婆是天蠱部的,先不說這位老婆婆對自己的態度究竟如何。

單以七大蠱族部落的門戶之見來看,許七安擔心天蠱婆婆未必能在這方面對力蠱部指手畫腳。

我現在的樣子,就像上輩子那些爲了孩子能進一所好學校,卑躬屈膝的家長.........他在心裡無聲的吐槽。

如果先禮後兵沒用,他就準備用拳頭來讓力蠱部屈服。

麗娜附和道:

“鈴音是天才,史書上都沒有的天才,我這是爲咱們力蠱部着想,吸納天才。”

“咱們蠱族沒有史書。”

那個被大長老誇讚聰明的“阿梓”姑娘說道。

麗娜被噎了一下,她在京城時,常聽許辭舊這樣說:“千年以降、縱觀史冊、古今未有、看遍史書........”

這些詞彙聽的多了,麗娜就覺得,只要是史書上沒有的,就意味着特別特別厲害。

這姑娘很會抖機靈啊.........許七安看了眼皮膚黝黑的清秀姑娘。

大長老緩緩道:

“我們蠱族不缺天才,每一代裡都會有幾個天才誕生。你爹是,你也是,這中原的女娃子,就算是個天才又如何。

“難道我們蠱族就很稀罕了?就要供着她了?就要搶着收她爲徒了?”

大長老一連串的反問,讓麗娜說不出話來。

龍圖看一眼女兒,問道:

“一頓能吃幾碗飯啊。”

麗娜回答:

“一頓能吃十碗,沒菜的話,能吃十五碗。”

在場力蠱部族人愣了一下,大長老有些驚訝的審視着許鈴音:

“資質確實不錯啊........”

其他長老頷首認同。

“能吃十碗啊?我兒子也這麼大的年紀,但只能吃五碗。”

“是十五碗,你兒子白飯吃五碗,人家白飯十五碗。”

“看來資質確實不錯。”

力蠱族人議論紛紛,臉色露出了明顯的驚訝。

.........許七安有些不太適應,整個部族的風格讓他有些難以融入和適應。

總覺得和這羣人待在一起,代溝和隔閡都太深了。

大長老咳嗽一聲,讓周圍的議論聲停下來,挺着傲人的胸肌,說道:

“確實不錯,但我們族裡,像她這麼能吃的孩子,也有好幾個的。”

說着,露出一臉驕傲的表情。

許七安不覺得奇怪,鈴音的飯量雖然大,但力蠱部裡肯定也有一樣飯量的孩子。以飯量論天賦的話,蠱族肯定有同等級天賦的孩子。

鈴音並非獨一無二,因此蠱族不可能爲了她破壞族規。

叫“阿梓”的姑娘看着許鈴音,眉頭微皺,似乎想到了什麼。

“大長老.......”

阿梓姑娘喊了一聲,待衆人看來,她遲疑道:

“可是,族裡的孩子都是從出生時就種下本命蠱啊。”

大長老沒好氣道:

“這要你說?誰還不是從小容納本命蠱..........”

他突然呆住了,接着,扭動僵硬的脖子,看向許鈴音。

“麗,麗娜是什麼時候北上去中原的?”

大長老用一種小心翼翼試探的語氣,問身後的龍圖。

聽到這句話,周圍的力蠱族人,以及其餘長老和龍圖,猛的瞪大眼睛,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這孩子不是力蠱族的.........

龍圖一字一句道:“今年夏天!”

對,鈴音容納力蠱其實沒多久,滿打滿算也就三四個月,相當於三四個月從毫無根基到九品巔峰..........許七安欣慰的想道。

這時,慕南梔幽幽道:

“這羣人真奇怪,感覺和他們待久了,我腦子都不好用了。”

許七安忽然身軀僵硬,腦子裡浮現一個疑惑:

我剛纔爲什麼會用飯量來衡量天賦?爲什麼沒想到鈴音容納力蠱才三四個月?

“天才啊,史書上都沒有的天才啊........”

大長老激動的險些拿不住柺棍,健步如飛的奔到許鈴音面前,審視她的目光,就像審視價值連城寶物。

“我記得龍圖小時候,九歲才九品巔峰,他吃了整整九年的白食,都不及這女娃子三四個月。”大長老大聲指責。

龍圖一臉慚愧。

不能這麼算吧,嬰幼兒時間不能算進去吧.........找回智商的許七安默默吐槽。

大長老一雙手在許鈴音肩膀、手臂、大腿不停的捏按,突然大叫道:

“筋骨強健,氣完神足,這,這是天生爲力蠱而生的體魄。”

剩下的五位長老和龍圖大步奔來,蹲下來,也跟着在許鈴音身上摸骨,捏筋,他們臉色漸漸變了,從驚訝到震撼,從震撼到狂喜。

大長老激動的望向許七安:“她是不是從小就特別能吃?”

一頓三大碗,不算菜.........許七安沒什麼表情的“嗯”了一聲。

“是不是經常喊餓?”另一位長老問。

“嗯。”

“是不是看到什麼都想吃?”龍圖也插了一嘴。

慕南梔懷裡的白姬,下意識的縮了縮身子。

她連鬼都想吃........許七安還是點頭。

得到肯定答覆的長老們又激動起來:

“真不錯,三四個月便度過第一階段成熟期的天才真不錯。”

麗娜得意的掐着腰:“是不是,是不是,我說她是天才吧。”

力蠱部的族人一臉驚奇的看着小豆丁。

許七安趁熱打鐵道:“既然如此,我家妹妹能拜麗娜爲師,學習力蠱秘術了嗎?”

長老們臉上的情緒緩緩收斂,深深看一眼小豆丁,然後彼此對視,由大長老率先開口,他搖頭道:

“不妥!”

“確實不妥。”一位長老跟着搖頭。

“拜麗娜爲師確實不妥。”又一位長老搖頭。

“拜我們爲師就妥當了。”

“是啊是啊。”

麗娜目瞪口呆,跳腳道:“這是我的徒弟。”

大長老看她一眼:“我們是長老,我們說了算。”

麗娜掐着腰,氣呼呼的瞪長老們,叫道:

“阿爹,你幫我做主。”

“拜長老們爲師確實不妥。”

龍圖搖搖頭,替女兒麗娜說話。

“阿爹........”麗娜甜甜的叫了一聲,帶着點撒嬌的語氣。

“拜我爲師就妥了。”

龍圖沒去看女兒。

許七安側頭看向麗娜,她臉上的喜悅一點點凝固,像是一副靜止的畫,或雕塑。

...........

天蠱部。

有着天井的宅子裡,穿着青色布衣的天蠱婆婆,坐在小木紮上,心無旁騖的挑揀着剛從地裡挖出來的,模樣像是蟬蛹的幼蟲。

白白胖胖,佈滿圓環的身體充斥着脂肪。

這是一種叫做“肉蠶”的蠱的幼蟲,肉蠶成年後,色澤深黑,有劇毒,能輕易毒殺九品武夫。

但它還在幼蟲階段時,有的只有脂肪和能量,五條肉蠶的幼蟲,能抵普通人一頓飯。而且不管是油炸還是烹煮,滋味都很好。

天井下,還有五個人,從左往右,依次是:

穿着斗篷,戴着兜帽,渾身散發腐臭味的行屍。

穿着五彩斑斕外袍,掌心託着蠍子的豔麗女子,她的耳環是兩條纖細的、咬住尾巴的赤色小蛇,它們構成了一個圓環。

穿着獸皮縫製的衣服,坐在地上的中年男子,他心無旁騖的從隨身的布袋裡摸出各種各樣的毒物,津津有味的吃着。

穿着裹胸、白色小褲,外罩一層輕薄紗裙的嬌媚女子。緊緻修長的雙腿、平坦的小腹、清晰的馬甲線、挺拔豐滿的胸脯交織成一具活色生香的誘人嬌軀。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領現金。方法:關注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淺藍色的眸子波光流轉,顧盼生輝。

最後一人是俊朗斯文,氣質溫和的白衣男子,年紀很輕,有着書生的文雅,又不缺男子的剛毅。

“龍圖爲什麼還沒來?”

斗篷人發出嘶啞的質問,語氣極爲不耐煩。

“已經傳信給他了。”

天蠱婆婆自顧自的挑揀着肉蠶幼蟲,不緊不慢的解釋一句。

白衣男人笑道:“謀大事者,不急於一時。”

披輕薄紗裙的嫵媚女子咯咯笑道:

“說的好,謀大事者,想來也不吝嗇滿足奴家的欲求。葛將軍,今晚我在情蠱部等你。”

白衣男子臉色略有些僵硬,很快恢復,輕笑道:

“等辦成了大事,本將軍便是給鸞鈺族長送上十萬精壯漢子,又有何難?”

他看了一眼東邊,眼睛一亮:“龍圖族長來了。”

..........

PS:今天先這樣,肝不動了,困死。順帶求一下月票。

第六十七章 入島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一百一十八章 驚世一劍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七十九章 背靠組織的好處第兩百六十章 技高一籌第兩百零二章 洛玉衡的秘密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四十六章 目標明確第五十五章 援兵(二)第五十三章 蠱的世界第三十二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6200)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機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一百零七章 廟神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十章 真正的七絕蠱第三十八章 五號的傳書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一百三十一章 生死與共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五仔的出手第四十一章 談判的技巧第三十六章 武夫攻山第七十五章 天宗來人第九十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第七十二章 嚴以律己(大章)第四十章 大日如來第一百九十八章 遺物第七十一章 救第兩百一十五章 地書開通新功能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八十一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二十七章 問詢第二十九章 懸賞令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二章 拜訪巫神教第二十八章 許鈴音:大鍋~(6450/10萬)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白銀盟感謝信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四章 更待何時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兩百二十八章 撫卹金(本卷終)第八十二章 海底古戰場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二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第十七章 日常懟嬸嬸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一百四十章 大青衣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五十五章 援兵(二)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一百三十章 決戰前夕第二章 拜訪巫神教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輸了第一百零一章 兩個突破口第六章 匪患第四十八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第一百一十五章 氣運調節器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一百一十九章 否極泰來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兩百零三章 碑文餘波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一百二十一章 靈獸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九十三章 坑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一百四十九章 陽謀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四十八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第五十二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第一百四十章 大青衣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一百零六章 善後事宜
第六十七章 入島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一百一十八章 驚世一劍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七十九章 背靠組織的好處第兩百六十章 技高一籌第兩百零二章 洛玉衡的秘密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四十六章 目標明確第五十五章 援兵(二)第五十三章 蠱的世界第三十二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6200)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機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一百零七章 廟神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十章 真正的七絕蠱第三十八章 五號的傳書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一百三十一章 生死與共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五仔的出手第四十一章 談判的技巧第三十六章 武夫攻山第七十五章 天宗來人第九十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第七十二章 嚴以律己(大章)第四十章 大日如來第一百九十八章 遺物第七十一章 救第兩百一十五章 地書開通新功能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八十一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二十七章 問詢第二十九章 懸賞令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二章 拜訪巫神教第二十八章 許鈴音:大鍋~(6450/10萬)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白銀盟感謝信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四章 更待何時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兩百二十八章 撫卹金(本卷終)第八十二章 海底古戰場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二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第十七章 日常懟嬸嬸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一百四十章 大青衣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五十五章 援兵(二)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一百三十章 決戰前夕第二章 拜訪巫神教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輸了第一百零一章 兩個突破口第六章 匪患第四十八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第一百一十五章 氣運調節器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一百一十九章 否極泰來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兩百零三章 碑文餘波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一百二十一章 靈獸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九十三章 坑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一百四十九章 陽謀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四十八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第五十二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第一百四十章 大青衣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一百零六章 善後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