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兵臨城下

許平峰看到嫡長子時,愣了一下,如果單從外觀判斷,他不認爲自己會生出這樣的怪物,這絕非是他血脈。

與白帝對戰的人形生物,頭頂長着一簇嬌豔的花,身軀覆蓋漆黑開裂的樹皮,四肢纏着藤蔓,藤蔓上長滿嫩綠的葉片。

這哪裡是人?

分明是一個樹妖!

如果不是懸浮在上空的浮屠寶塔,手裡握着的鎮國劍,以及渾厚的衆生之力,許平峰絕不相信眼前的怪物是許七安。

還有一點,他顯露出的氣息,已經達到二品巔峰。

這是拋開衆生之力加持的情況,僅是個人氣息,就已達到二品境的巔峰,與阿蘇羅相差無幾。

當然,二品巔峰和一品之間的差距仍然巨大,但有了鎮國劍、浮屠寶塔、衆生之力以及蠱術等手段的輔助,許七安很勉強的在白帝手底下“苟且偷生”。

許平峰終於明白爲何渡劫戰遲遲沒有結束。。

他這個嫡長子,以一己之力比肩阿蘇羅、金蓮和趙守,填補了戰力不足的缺陷。

以武夫的韌性和耐力,縱使伽羅樹和白帝力壓對手,卻很難在短時間內殺死他們。

不是他們不夠強,而是體系特性的問題。

“呦,火急火燎的跑楚州來了,看來雍州的戰事並不理想啊。”

樹妖許七安注意到了傀儡的出現,一劍斬滅水雷球后,笑吟吟的望過來。

白帝停了下來,側頭看向許平峰。

伽羅樹和阿蘇羅等人,自然不可能察覺不到多了一位旁觀者。

就像許平峰迫切想要知道北境戰事的情況,他們也關切中原戰場的局勢。

可別這邊打生打死,那邊已經城破人亡。

許平峰不理睬嫡長子的挑釁,朝衆人傳音道:

“雍州已經奪下,雲州軍此刻已向京城進軍。”

傀儡無法開口說話,只能傳音。另外,他刻意選擇向所有人傳音,給阿蘇羅等人制造心裡壓力。

心態上的改變,會影響應敵狀態,而對大奉方的超凡來說,一個細微的錯誤,可能就是生與死的差異。

伽羅樹菩薩吐息道:

“善!”

白帝獰笑一聲,對雲州軍的進展非常滿意,打下大奉,監正必死,他便可順利煉化守門人靈蘊,爲後續大劫做鋪墊。

阿蘇羅和金蓮道長心裡一沉,果然是最不願意看到的結局。

他們旋即發現許七安和趙守表情輕鬆,沒有絲毫凝重。

趙守笑了笑,道:

“魏淵復生了。”

阿蘇羅並不知道魏淵是誰,心中的沉重不減,金蓮道長卻臉色一鬆,露出笑容:

“甚好!”

在超凡境戰力大抵持平的中原戰場上,有魏淵坐鎮大局,運籌帷幄,大奉幾乎不可能輸,儘管金蓮道長不知道魏淵會有什麼底牌,但他對魏淵無比自信。

人的名樹的影。

伽羅樹聞言,微鬆的表情,又變的嚴肅起來。

阿蘇羅始終觀察着對手,捕捉到了伽羅樹前後的情緒變化,有些詫異的問道:

“魏淵是誰?”

他問的是趙守和金蓮道長。

金蓮道長評價:

“擅長統籌,領兵,修行天賦也不錯。”

阿蘇羅皺皺眉,心說,就這?

趙守補充道:

“他和監正對弈,沒輸過。”

.........阿蘇羅沉默一下,緩緩露出笑容:

“很好!”

他把心裡的顧慮和擔憂盡數排除。

另一邊,許平峰審視着嫡長子,傳音問詢白帝:“他是什麼情況。”

白帝下意識的舔了舔嘴角,眼裡閃爍着貪婪和渴望,“他體內有不死樹的靈蘊,不死樹是遠古神魔之一,擁有冠絕古今的生命力,永恆不死,即使是當年的大動盪,也沒能真正磨滅不死樹。相比起來,武夫的不死之軀在不死樹靈蘊面前,不過小道。”

慕南梔是花神轉世,靈蘊永存,如此看來,花神的前身是不死樹,許七安與她雙修,攫取了不死樹的靈蘊,難怪他能越打越強.........許平峰立刻悟通其中的關鍵。

越打越強的現象有違常理,從二品初期攀升到二品巔峰,也已超出了爆發潛能的範疇。

但如果許七安體內有不死樹靈蘊,通過他特殊的“意”,在戰鬥中一點點吸收、煉化,便能解釋越打越強的現象。

白帝笑道:

“不必擔心,他體內的靈蘊所剩無幾,除了不死樹本身,任何生物都只能吸收部分靈蘊,用一點少一點。在洛玉衡渡完四相劫之前,我有把握殺他。”

在這方面,曾經吞噬過不死樹部分軀幹的它,很有發言權。

許平峰這才鬆口氣,一顆“心”落回肚子裡,白帝作爲一名歲月悠長的神魔,且接觸過不死樹,它的判斷必定不會出錯。

衆人偃旗息鼓,罷手之際,滾滾飛揚的沙塵不知何時平息了。

土雷劫安全渡過。

下一秒,高空中翻滾的墨雲加劇,“轟”的一道閃電劃過天際,繼而暴雨傾盆,粗如指頭的雨柱傾斜而下,天地間盡是濛濛雨霧。

一片模糊。

白帝望着前方被雨幕模糊了的身影,嘿然笑道:

“你以爲我爲什麼有把握在四相劫結束前殺死你?我在等待水雷劫,這裡,將是我的主場!”

話音落下,翻滾的雲層裡,劈下一道閃電,劈在它頭頂的斷角處。

這不是天劫,而是正常的雷電,但沾染了部分天劫的氣息。

濛濛雨霧中,一道道扭曲的雷電以犄角爲中心,不斷朝外散射,宛如烏賊的觸手。

雨幕中的白帝,猶如主宰此方世界的王者。

............

京城。

城門大開,一列列車隊沿着官道駛入京城,隨行的還有揹着包裹的行人,以及乘坐馬車的富戶。

城門頭,司天監的術士配合守城士卒盤問,甄別諜子。

佈防工作中,堅壁清野是重要的一環。

京城地界,有長樂和太康兩縣,此外,亦有大小村鎮十幾。

長樂和太康中有各有守軍三千,火炮牀弩一應俱全,兩縣與京城遙相呼應,交戰時互爲援兵,守望相助。

但村鎮就沒有防守的條件了。

爲了不讓叛軍剝削到糧食,朝廷決定把村鎮裡的富戶、地主引入京城,收取相應的入城稅,這對地主們來說,是舉雙手贊同的好事。

繳納部分錢糧就能獲得庇佑,肯定比被叛軍搶奪要好,前者只需支付部分代價,後者卻可能慘遭屠戮。

城頭,大量民工來來往往的忙碌着,或加固城牆,或搬運巨石、滾木等守城武器。

炮兵檢驗着牀弩、火炮是否能正常使用。不同的兵種,檢驗不同的器械。

步卒們成羣結隊的在馬道上狂奔,做着“最短時間抵達值守區域”、“儘快熟悉不同武器的位置”等看似無意義的演練。

在官員積極配合下,佈防工作有條不紊的進行着。

司天監。

孫玄機帶着袁護法,來到“宋黨”根據地——煉丹室,二三十名白衣術士忙碌着,有的在鍊鋼,有的在打鐵,有的在.........製作火藥。

孫玄機猛的左右顧盼,而後表情微鬆。

袁護法恰到好處的替他說出心聲:

“幸好鍾師妹不在,這羣只知道做鍊金實驗的蠢貨,怎麼敢在樓裡制炸藥?”

彷彿是按下了靜音鍵,煉丹室一下子安靜,白衣術士們默默停下手頭工作,面無表情的看了過來。

孫玄機嘴角微微抽動。

邊上的宋卿聳聳肩:

“放心吧,我和鍾師妹打過招呼,她這段時間不會離開地底。”

孫玄機點點頭,假裝剛纔的事就此揭過。

袁護法盯着宋卿看了一眼,不由自主的說道:

“這個啞巴,原來天天在心裡腹誹我們,呸!”

宋卿臉色陡然僵住。

孫玄機和宋卿師兄弟,沉默的對視了幾秒,一個取出了木枷,一個抽出了砍刀..........

戴着木枷的袁護法被趕刀走廊裡罰站,宋卿取出一塊兩指高的碟形金屬餅,說道:

“這是我新做的武器。”

孫玄機沒說話,審視着碟形金屬,等待宋卿的解釋。

“它的威力不比炮彈小,但不是用來發射的,而是埋在地裡。”宋卿指着金屬餅表面的凸起,道:

“這裡設了火石,只要一踩上去,火石就會擦着,點燃火線,轟的一聲,人馬俱碎。六品銅皮鐵骨最多隻能挨兩下,四品武夫要是敢一路踩下去,也得分崩離析。

“對了,我還在裡面填了大量白磷,一旦粘人,便如跗骨之蛆,無法撲滅,不死不休。

“可惜的是,白磷只能用在冬季,現在天氣寒冷,不用擔心它會自燃。

“這玩意叫“地雷”,是許公子取的名兒。”

他最近一直在研究如何製作地雷,靈感來源於許七安給的一本叫《火器百科》的書。

據許銀鑼說,這是他嘔心瀝血所作(被這羣鍊金術師纏的沒辦法,隨手亂寫敷衍了事),裡面記載了一些堪稱天馬行空的武器,比如坦克、戰鬥機、手雷、地雷、核彈等。

宋卿驚歎於許公子的奇思妙想,但裡面關於武器的描述過於簡陋。

坦克——鐵殼子馬車,內設火炮。

手雷——可以仍的炮彈。

地雷——埋在地裡的炸藥。

核彈——燒開水的藝術。

宋卿研究來,研究去,發現地雷是最最靠譜、最值得研究的武器,非常適用於大奉如今的狀況——守城戰。

坦克意義不大,一看就造價昂貴,而且遭遇高手,多半是一刀就廢。

手雷的話,能用火炮發射,爲什麼要用手扔?

至於那什麼核彈,宋卿沒弄明白武器和燒開水有什麼關係。

孫玄機聽的眼睛發亮,言簡意賅道:

“量!”

“目前只有八千枚,都在走廊盡頭的倉庫裡,勞煩孫師兄把它們帶給城防軍。”宋卿說道。

這是他作爲一個鍊金術師能做到的極限,也是他向雲州軍的復仇。

.............

平坦寬闊的城郊,一支七萬人的大軍,浩浩蕩蕩的向着京城推進,雲州旗幟在強風中烈烈招展。

這支七萬人的大軍裡,真正的帶甲士卒只有三萬左右,其餘人由民兵和雜牌軍組成。

這兩者都由雍州俘虜的百姓構成,民兵複雜押運糧草、火炮等軍備物資,還得負責填平道路,燒火做飯等工作。

雜牌軍則是從民兵中挑選的青壯,每人配一把戰刀,匆匆忙忙的趕上戰場。

像這類軍種,不管是雲州軍還是大奉軍,都不會缺。

不過精銳部隊,雙方是越打越少。

戚廣伯高居馬背,眺望着地平線盡頭的巍峨雄城,悠悠吐出一口氣:

“京城,終於到了!”

他身後,是姬玄、楊川南、葛文宣等得力干將。

聞言,姬玄等人感慨萬千。

自起事以來,至今已有三月餘,雲州軍一路把戰線從南推到北,沿途留下了無數同袍和敵人的屍體。

自古御座之下,皆是白骨累累,王圖霸業,由蒼生鮮血繪成。

戚廣伯一夾馬腹,讓戰馬往前竄出一小段距離,接着調轉馬頭,面對大軍,高聲道:

“王師出雲州已有三月餘,衆將士隨本帥出征,馬踏中原,先後佔領青州、雍州。如今大軍兵臨京城,勝利在望,打下此城,中原將是我等囊中之物。

“封王拜相就在今朝,誰第一個衝上城頭,賞金千兩,封萬戶侯。”

“吼!”

數萬人齊聲怒吼,聲浪宛如海潮,蔚爲壯觀。

咚咚咚!

鼓聲如雷,大軍開拔,朝着京城衝去。

............

半個時辰前,浩氣樓。

七層眺望臺,青衣獵獵,鬢角斑白的魏淵負手而立,俯瞰着樓下的四名金鑼、銀鑼以及銅鑼。

人數達三百之衆。

魏淵語氣溫和且平靜:

“今日之後,活下來的人,官升一級,賞金千兩。

“誰若死了,我親自擡棺!”

打更人熱血直衝腦袋,眼神熾烈,吼道:

“願爲魏公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

茲茲!

粗壯如臂的雷電扭曲着劃過半空,在地面抽打出兩道焦黑,相應區域的雨水瞬間蒸乾。

許七安的身影從右側二十丈外,一塊石頭的陰影裡鑽出來。

噗噗噗........他剛現身,頭頂的雨水便化作箭雨、變成彈幕,瞬間將他籠罩,在體表留下一個個淺坑。

身爲天生的水靈,在海洋和暴雨的環境裡,白帝的力量提升一大截,最明顯的變化就是,它不需要施展法力,從空氣中攝取水靈。

鋪天蓋地的雨水宛如它肢體的延伸,隨時隨刻化爲己用,出手制敵。

好痛........許七安齜牙咧嘴,他沒有分心抵禦鋪天蓋地的攻擊,再次融入陰影裡消失。

轟!

他利用陰影跳躍的那顆石頭,下一刻便被扭曲張揚的雷電擊碎。

白帝頭頂的兩根犄角,不停的釋放一道道張牙舞爪,肆意張揚的雷電,“滋滋”聲令人頭皮發麻。

許七安或利用陰影跳躍,或以高速狂奔、側撲、翻滾,以此躲避恐怖的雷擊。

但紛紛而下的雨幕卻是他無論如何都難以避開的,氣機屏障擋不住白帝的水系法術,祭出浮屠寶塔,憑藉法寶天然的堅硬,倒是能扛住幾波雨勢。

這個過程中,白帝追逐着許七安撲咬,讓他陷入“舉世皆敵”般的環境裡。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許七安身上的傷勢越來越重。

他完全被壓制了,能做的只有躲避,似乎連還手之力都沒有。

嘩啦啦.......積水旋轉着升起,捲起泥漿和碎石,形成巨大的水龍捲。

白帝閉上眼睛,停止了對畫面的接手,耳廓微微一動,捕捉着周遭的一切聲音。

在它的感知裡,世界是漆黑的,雨滴在黑暗中帶起漣漪,每一處漣漪勾勒出一處聲源,最後將真實的世界反饋到它的腦海。

在這樣的世界裡,任何的風吹草動都會被無限放大。

這是白帝這副身軀的天賦神通。

找到了........白帝猛得睜開眼睛,蔚藍瞳孔凝視某處,水龍捲兇猛的撞了過去。

被白帝目光凝視之處,恰好浮現許七安的身影。

許七安剛從陰影跳躍的狀態中浮現,忽覺雙腳一緊,腳踝別兩條雨水凝成的觸手纏住,而迎面是裹挾着泥漿和碎石,以雷霆萬鈞之勢撞來的水龍捲。

糟了.........他心裡一沉。

遠處觀望的許平峰,負手而立,姿態悠閒。

...........

PS:再說一遍,外面那些打着我旗號賣番外的都是騙子,我的番外都是免費給讀者看的,不收費。不要上當!

第四章 雨來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月末總結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五十六章 怪物第六十二章 釣魚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一百四十八章 陸地神仙第兩百三十五章 魏淵的底牌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下掉下一個伽羅樹(5200)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第三十二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6200)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一百三十二章 真兇第九十三章 重返三品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十二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一百五十七章 認錯(9000大章)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一百四十九章 陽謀第一百七十八章 離京第六十一章 瘋狂的小龍人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二十五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第五十章 線索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番外二:一統天下第七章 新任監正之爭第一百一十七章 絕境(一)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九十二章 兌現承諾第一百零一章 威壓百官(6000)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七十三章 狹路相逢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九章 稱帝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一百一十五章 拔刀第五十一章 佛光第五十七章 自戕第三章 慕姨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五十章 半卷地圖第一百六十八章 簡陋版雞精的製作第四十四章 佛陀現身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十三章 逃脫第一百四十八章 陸地神仙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一百一十五章 氣運調節器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一)第一百四十一章 埋了五個月的後手(五一快樂)第一百零五章 蠱神迷惑行爲第一百四十八章 三氣元景帝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一百一十三章 監正的身份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一百一十九章 否極泰來第六十八章 礦第一百零六章 怪事第二十二章 禮成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四十八章 給青州的驚喜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八十九章 臥龍雛鳳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四十六章 兩段往事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二)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一百一十章 前奏第一百一十九章 社交三要素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
第四章 雨來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月末總結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五十六章 怪物第六十二章 釣魚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一百四十八章 陸地神仙第兩百三十五章 魏淵的底牌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下掉下一個伽羅樹(5200)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第三十二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6200)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一百三十二章 真兇第九十三章 重返三品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十二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一百五十七章 認錯(9000大章)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一百四十九章 陽謀第一百七十八章 離京第六十一章 瘋狂的小龍人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二十五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第五十章 線索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番外二:一統天下第七章 新任監正之爭第一百一十七章 絕境(一)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九十二章 兌現承諾第一百零一章 威壓百官(6000)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七十三章 狹路相逢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九章 稱帝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一百一十五章 拔刀第五十一章 佛光第五十七章 自戕第三章 慕姨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五十章 半卷地圖第一百六十八章 簡陋版雞精的製作第四十四章 佛陀現身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十三章 逃脫第一百四十八章 陸地神仙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一百一十五章 氣運調節器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一)第一百四十一章 埋了五個月的後手(五一快樂)第一百零五章 蠱神迷惑行爲第一百四十八章 三氣元景帝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一百一十三章 監正的身份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一百一十九章 否極泰來第六十八章 礦第一百零六章 怪事第二十二章 禮成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四十八章 給青州的驚喜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八十九章 臥龍雛鳳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四十六章 兩段往事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二)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一百一十章 前奏第一百一十九章 社交三要素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