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監正競選大會

袁護法話音落下,八卦臺上的火藥味明顯加重,楊千幻正要出面抨擊,兜帽下的腦袋,忽然側了側,看向皇城方向。

宋卿等人做出同樣動作。

兩道人影破空而來,帶着呼嘯的風聲,降落在司天監八卦臺。

左邊一人穿繡雲紋青袍,腳踩牛皮靴,腰懸美玉,環佩叮噹,五官俊朗,氣度不凡;右邊的則是穿明黃便服,做男子打扮,清麗絕美中透着威儀。

許七安和懷慶主持大局(看戲)來了。

見到兩人聯袂而來,白衣術士們頓時活躍起來,議論紛紛。

“陛下和許公子來了,太好了,終於有人來主持大局。。”

孫玄機身後的白衣術士們高興的說。

“哼,許銀鑼是我們鍊金術領域的人才,他肯定會主持宋師兄坐上監正位置。”

鍊金術師們信心滿滿。

“許銀鑼和我們鍾師姐關係曖昧着呢,監正位置屬於誰,不用我多說了吧。”

鍾璃的簇擁者們說道。

也有人鬆了口氣:

“許銀鑼終於來了,咱們不必提心吊膽了。”

畢竟這樣的大型聚會,邀請鍾師姐出席是非常冒險的行爲,說不定下一刻就會發生人體踩踏事件、司天監術士集體跳樓事件、隕石撞擊八卦臺事件.........

“可惡,許銀鑼一直搶我們楊師兄的機緣,他肯定不會容忍自己的大敵坐上的監正之位。”

楊千幻的馬仔們,繼承了他對許七安的“仇恨”。

喂喂,誰跟鍾璃關係曖昧了,怎麼憑空辱人清白.........許七安目光掃過衆白衣術士,在褚采薇身後幾位怯生生的男童和少年身上停頓片刻,心說采薇終於也收徒弟了啊。

他壓了壓手,周圍的白衣術士們喧鬧聲平息。

“不是說了嗎,監正之位事關重大,陛下要深思熟慮後再做定奪,爾等莫要心急。”許七安寬慰道。

楊千幻咳嗽一聲,緩緩道:

“天不生我楊千幻!”

身後的白衣術士們齊聲道:

“大奉萬古如長夜。”

口號唸完,楊千幻說道:

“國不可一日無君,司天監不可無監正,知道陛下難以定奪,因此我們就替陛下來下決心。”

許七安提醒道:

“你們莫要忘了,監正還沒死呢!”

迴應他的是白衣術士們的沉默,大家或假裝沒聽見,或假裝看四處的風景。

好傢伙,我都替監正覺得人間不值得.........許七安不再提及此事,轉而看向懷慶。

大奉第一女強人微微頷首。

許七安當即道:

“你們想怎麼樣?”

他算是看出來了,監正的弟子們,誰都不服誰,往日裡有天命師壓着,大體上還能相安無事。

現在,監正被荒帶着周遊世界,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甚至可能回不來了。

沒了監正的壓制,司天監內的術士團體就開始內訌了。

宋卿淡淡道:

“我們打算今日選出一位德高望重之人,繼任監正之位。許公子,陛下,此事還得你們來主持公道。”

衆白衣術士紛紛看來,在他們看來,許銀鑼是一位德高望重之人,由他來選擇監正是最合理最讓人信服的辦法。

前提是許銀鑼選擇他們簇擁的師兄或師姐。

懷慶傳音道:

“司天監的術士分各大派系,誰都不服誰,猴年馬月都選不出結果,不管誰當監正,都會有人不服氣,你有什麼辦法?”

女帝一副“這事水太深,朕把握不住,交給你處理”的模樣。

對於司天監,懷慶其實也很頭疼,因爲這羣貨和朝堂諸公不同,後者可以商量、妥協、威逼。

術士則完全不吃這套。

皇帝的權柄只能讓他們敬你,卻不能讓他們聽命於你。

平心而論,她肯定選閨蜜褚采薇,但從一位皇帝的角度,她又認爲選孫玄機更有利於大局。

但不管她選誰,其他人都不會屈服。

“我確實有個想法,可以試一試。”許七安傳音回覆。

懷慶眸子微亮,沉默的期待着。

許七安環顧衆人,道:

“剛纔宋師兄也說了,監正之位,當由德高望重之輩擔任,何爲德高望重?以我的淺見,大家推舉出來的人,纔是衆望所歸,纔是德高望重。”

這說的難道不是廢話嘛,能選出來,我們還找你作甚.........術士們心裡腹誹。

懷慶微微皺眉,許七安這一下,雖說把燙手山芋又踢回司天監,可問題並沒有得到解決。

“諸位別急!”

許七安笑着說道:

“任何想繼任監正之位的人,都可以站出來,嘗試說服師兄弟們,爲自己拉攏支持者。誰得票最高,誰就是下一任監正。這樣,大家也不用再爭了。”

衆術士聞言,表情一振。

他們理解了許七安的意思,想要打破僵局,可以拉攏,把其他陣營的師兄弟拉攏過來,成爲自己的支持者。

然後角逐出一個人氣最高者,擔任監正之位。

可旋即他們覺得這有些兒戲,因爲太功利,爲了一時的好處,選出一位監正,將來後悔了怎麼辦?

到時候,還是要鬧出類似今日的亂子。

術士們能想到的事,懷慶當然也想到了,但她沒發表意見,靜等後續。

許七安接着說道:

“但必須要設置一個時限,推舉出的監正,只能當三年,三年爲一期,時間到了之後,重新推舉選新的監正。”

頓時,把術士們最後的憂慮解決了。

許七安的提議得到了衆人一致認可。

那就讓孫師兄打個樣兒........見無人反對,許七安當即道:

“恕我直言,孫玄機作爲監正的二弟子,司天監目前唯一的超凡強者,不管是修爲還是地位,都是監正之位的最佳繼承人。

“孫師兄,你出來說句話!”

說完,他收到了袁護法的傳音:

“我該怎麼做?”

這種事毫無經驗,孫師兄一時間不知該如何開口。

許七安繞過袁護法,直接給孫玄機傳音:

“儘管給師弟們許諾,打動他們,讓他們支持自己。”

比如醫療免費、降低收稅標準、孩子教育司天監承擔........他自娛自樂的在心裡補充。

孫玄機點點頭,帶着袁護法跨步而出,後者先是凝視孫師兄片刻,點點頭,接着環顧衆人,大聲道:

“本人許諾,只要大家支持我成爲監正,我會帶領他們走向輝煌,絕不辱沒術士的威名,辱沒監正老師的威名。”

說罷,袁護法退了回去。

沒了?!許七安心裡一涼。

衆白衣默然不語,場面有些冷。

許七安深吸一口氣,按照輩分順序,道:

“接下來,請楊師兄發言。”

楊千幻身後的一名術士跨步而出,朝許七安和懷慶拱手,淡淡道:

“在下以爲,監正之位,除了由德高望重之輩擔任,還得有監正老師的風骨和氣度。首先........”

說到這裡,他轉了個身,用後腦勺對着衆人,淡淡道:

“要學會背對衆生!

“孫師兄雖然是超凡強者,可不管容貌、身高、氣質都太普通了。本人覺得,並不符合監正的形象。”

意思就是說孫師兄長的醜咯,你們是選監正還是選美..........許七安環顧衆術士,發現他們一臉認同的表情,就連孫玄機身後的術士們,也一臉羞愧。

彷彿在說:孫師兄長的如此普通,卻那麼的自信,我們這些簇擁者深感抱歉!

許七安再看向面無表情的孫玄機,心說,這時候就需要袁護法來秀一波操作了。

可惜袁護法有了前車之鑑,強忍着不去看孫玄機,這樣他就不會失控讀心。

那白衣繼續說道:“反觀我們楊師兄,深得監正老師的真傳,這份氣度,這份形象,實乃監正之位的不二人選。”

楊千幻負手而立,巍然不動。

“諸位師兄弟們,務必選楊師兄。”

說完,白衣術士自覺表現良好,退了回去。

你別光顧着裝逼啊,你的空頭支票呢?許七安滿腦子都是槽。

接着,宋卿出列了,這位時間管理大師,黑眼圈支配者,緩緩掃視衆術士,高聲道:

“宋某承諾,諸位師兄弟們,只要選我做監正,宋某便讓諸位有着數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銀子去做鍊金實驗。大家再也不用爲銀子發愁,司天監的所有收入,都將供應給鍊金實驗。”

宋卿說完,信心十足的看了一眼白衣術士們。

如此豐厚的條件,如此誘人的報酬,誰能擋住這樣的誘惑?

只要是個術士,就應該知道選誰做監正了。

啪啪啪.........鍊金術師們激動的鼓掌,只覺得宋師兄就是電,就是光,是唯一的神話。

宋師兄志得意滿的回到座位。

許七安再看向鍾璃。

鍾璃披頭散髮,明眸在凌亂的髮絲間,偷偷看許七安,小聲道:

“我棄權........”

棄權也好,你要是當了監正,司天監可能第二天就在大奉除名了,原因是隕石撞擊,司天監術士無人生還...........許七安搖搖頭。

接着,他看向褚采薇,以及她的未成年簇擁者。

小娃子們顯然沒經歷過這種陣仗,有些畏縮害怕。

“采薇師妹,你有什麼想對大家說的?”許七安問道。

褚采薇杏眼兒轉動,掐着腰,大聲說:

“大家選我做監正,我把司天監銀庫裡的銀子拿出來,每天請大家吃大餐,吃遍中原美食。”

宋卿和楊千幻嗤笑一聲。

孫玄機和鍾璃微微搖頭。

衆術士鬨堂大笑。

褚采薇身後的童子軍們,臉色漲紅,羞愧的低下頭。

“好了,現在開始推舉,每人把自己心目中的監正寫在紙上,由我和陛下來統計!”

許七安只想趕緊結束這破事。

..........

深海里,龐大的怪物靜靜的“滑行”着,它像是一具沒有生命的屍體,不需要划水,水流自動推着它前行。

“巫神?”

監正笑道:

“根據歷史來看,祂是道尊消失後才崛起的人物,你問這個做什麼。”

荒靜靜飄着,聲音直接傳入長角,道:

“祂讓我想起一個人,一個很有趣的小傢伙,當年‘卦’養的一個人族奴隸,‘卦’滅他族人,殺他父親,凌辱他母親和姐妹,卻唯獨不殺他,天天折磨他、羞辱他取樂。

“‘卦’這個傢伙,即使在神魔中,也屬於怪咖。祂做出什麼事我都不奇怪,大概是歲月漫長,實在太過無聊了。

“可後來我才知道,‘卦’把卦術傳承給了那傢伙。嗯,守門人的存在就是‘卦’占卜出來了。”

監正說道:

“你懷疑巫神就是那個人族奴隸?”

荒無所謂的語氣道:

“不然巫師體系的卦術不可能如此強大,但巫神也有可能是那個人族奴隸的後人。誰知道呢,當初他只是一個小人物,我不會關注一隻螻蟻。”

監正打趣道:

“可是無盡歲月後,那隻螻蟻成長爲了你最大的勁敵。這麼看來,巫神實際上要比道尊更久遠啊,只不過沒有道尊那麼天賦異稟。”

超凡壽元綿長,巫神是道尊時期的超凡強者,並不值得奇怪。

沉默了許久,一人一神魔沒再說話。

監正突然倒抽一口涼氣。

“怎麼了。”荒問道。

“我剛纔只是在想,如果非要從幾位弟子裡找出一個相對靠譜得來坐監正位置,竟然是她..........”監正語氣複雜。

..........

京城。

司天監,八卦臺上,許七安展開最後一張紙條,道:

“楊千幻累積票數四十;宋卿累積票數五十五;孫玄機累積票數四十八;鍾璃累積票數三十;褚采薇累積票數一百二十三。

“第三代監正,由褚采薇擔任,大家鼓掌!”

八卦臺上,鴉雀無聲。

宋卿雙眼發直,呆坐不動。

鍾璃愕然的擡起頭,望向另一側的褚采薇。

孫玄機沉默不語,沒有任何表情。

楊千幻如同一尊雕塑,一動不動。

懷慶也頗爲詫異,沒想到擔任監正的居然是監正弟子中,最弱的褚采薇。

褚采薇一臉茫然,心說原來我在司天監那麼受崇敬,那麼受追捧的嗎?

我自己怎麼不知道。

果然是她.........許七安嘆了口氣,他其實已經猜到了。

懷慶若有所思,見他這副表情,傳音道:

“你猜到了?”

許七安沒好氣的傳音回覆:

“這羣蠢貨,除了采薇,其他人根本沒把我的話聽進去。”

競選總統,不,領袖,最重要的是畫餅啊。

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第四章 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三十章 預言師第五十五章 鮫人第二十七章 提人(第一更)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一百三十二章 夜談(爲盟主“A狼老師”加更)第兩百一十六章 二號,乾的漂亮第六十四章 修羅場?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第九十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第十八章 遇刺第九十一章 收徒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三十八章 血案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我魚塘裡沒有廢魚第八十九章 此時無聲勝有聲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一百四十四章 復仇者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第八十章 釜底抽薪(二)第二十四章 議事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六十七章 入島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黃縣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一百零一章 兩個突破口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四十一章 菩提母樹第四十四章 逃之夭夭第二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第一百七十七章 做人要低調(爲盟主“愛上fiji”加更)第兩百四十七章 事前籌備(感謝“於洋0711”的白銀盟)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八十九章 臥龍雛鳳第八十章 不生果位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一百零六章 初見端倪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八十五章 神殊vs佛陀第一百八十章 羣聊(爲盟主“大哥帶我飛”加更)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一百一十二章 花裡胡哨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七十五章 吞噬萬物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機第一百八十八章 真心話大冒險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四十七章 日常氣嬸嬸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一百零六章 善後事宜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第五十八章 珍珠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二十三章 開團手和補刀手第一百一十三章 監正的身份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一百五十五章 了卻因果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四十一章 談判的技巧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六十九章 黑洞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一百四十八章 三氣元景帝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七十七章 洛玉衡的社死
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第四章 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三十章 預言師第五十五章 鮫人第二十七章 提人(第一更)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一百三十二章 夜談(爲盟主“A狼老師”加更)第兩百一十六章 二號,乾的漂亮第六十四章 修羅場?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第九十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第十八章 遇刺第九十一章 收徒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三十八章 血案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我魚塘裡沒有廢魚第八十九章 此時無聲勝有聲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一百四十四章 復仇者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第八十章 釜底抽薪(二)第二十四章 議事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六十七章 入島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黃縣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一百零一章 兩個突破口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四十一章 菩提母樹第四十四章 逃之夭夭第二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第一百七十七章 做人要低調(爲盟主“愛上fiji”加更)第兩百四十七章 事前籌備(感謝“於洋0711”的白銀盟)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八十九章 臥龍雛鳳第八十章 不生果位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一百零六章 初見端倪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八十五章 神殊vs佛陀第一百八十章 羣聊(爲盟主“大哥帶我飛”加更)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一百一十二章 花裡胡哨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七十五章 吞噬萬物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機第一百八十八章 真心話大冒險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四十七章 日常氣嬸嬸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一百零六章 善後事宜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第五十八章 珍珠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二十三章 開團手和補刀手第一百一十三章 監正的身份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一百五十五章 了卻因果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四十一章 談判的技巧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六十九章 黑洞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一百四十八章 三氣元景帝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七十七章 洛玉衡的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