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一統天下

李靈素的提問,同樣也是天地會成員們的疑惑,剛纔不問,是衆人還沉浸在監正殞落的悵然中。

感嘆昔日的大奉守護神身隕。

看到聖子的傳書後,衆人收斂情緒,把注意力轉回各種疑惑和不解翻涌而上。

許七安身在海外,如何得知殞落的消息?

而且,他把監正和天尊的隕落擺在一起,這說明天尊與天道同化絕非尋常,可能與大劫有關。

【三:天尊是爲監正而死的。】

許七安的傳書出現在衆人眼中。

天尊爲監正而死?!

天尊也出海參戰了嗎?難道是被我罵到羞愧,所以纔出海相助許七安,激戰中,天尊爲救監正而死........聖子又悲傷又感動又困惑。。

天尊也參戰了啊,看來聖子立功了,可惜監正依舊難逃厄運........其他人心裡如此想道。

但許七安旋即而來的傳書,讓天地會成員愣在當場,瞠目結舌:

【三:趙院長殉國後,大奉氣運徹底消散,監正不再是不死之身,因此殞落。但天尊融入天道後,喚醒了監正。】

監正原本已經死去,是天尊融入天道救回了他........天地會成員望着這條傳書,心頭一震,本能的知道這句話裡蘊含着極誇張的信息量,但又看不懂。

趙院長雖然擊退了巫神,挽救千千萬的百姓,但他的死,確實榨乾了大奉最後的國運........楚元縝親眼見證了趙守的殞落,只是沒想到,趙守在救下無數百姓的同時,也變相的“害死”了監正。

世事無常,莫過於此。

但天尊融入天道和喚醒監正有什麼關係?

爲什麼天尊融入天道,會喚醒監正?

【七:天尊融入天道,喚醒了監正?寧宴,這是什麼意思。】

李靈素再次替天地會成員問出心裡的疑惑。

【三:因爲監正是天道化身。】

許七安發完這條傳書後,動指如飛,把詳細情況,一條條的以傳書形式發在地書聊天羣裡。

等他發完後,地書聊天羣已經一片寂靜,沒有人發聲,也沒有人感慨。

寂靜不代表平靜,相反,此時的天地會成員,內心掀起的波瀾足以稱作“毀天滅地”。

這包括就在許七安身邊的懷慶。

監正是天道化身,而他誕生出的意識,是包括道尊的天尊分身在內,後續一代代天尊融入天道形成的。

難道監正要扶持許七安成爲武神,難怪他要培養守門人。

許久後,初步平靜下來的楚元縝感慨傳書:

【四:難怪我會覺得術士體系的誕生有些突兀,初代監正也是他的棋子,在他的引導下開創了術士體系。】

【二:所以,人族昌盛,得天地厚待,是因爲道尊和一代代天尊的功勞?】

李妙真難得的提出一個有深度的問題。

她的意思是,人族能在繼神魔之後,戰勝妖族和神魔後裔,成爲九州世界的主人,是因爲道尊和天尊們對天道產生了影響,使其偏向人族。

【三:或許吧!】

許七安傳書道,他無法給出答案。

【八:儘管天道無情,但畢竟也誕生了意志,但凡有意志,便有喜惡,既然是道尊和一代代天尊意識的聚合體,親近人族在所難免。我更在意的是,天宗的心法,是可以讓天道擁有意識的,諸位,這會不會成爲隱患?】

天地會內部陷入短暫的平靜,衆人思考着這個問題,沒有回答。

突然哲學起來了.......許七安心裡嘀咕一聲,剛想說自己身爲守門人,也能一定程度上制衡天道,突然看見李靈素髮來傳書:

【不會有這樣的隱患了,剛纔師尊下山見我,說天尊羽化前,留下三條口諭。一,冰夷元君接替天尊之位;二,天宗重修原始道法,不再修太上忘情。】

師尊成爲新一代天尊了?李妙真由衷的爲冰夷元君高興,並傳書解釋道:

【二:原始道法是遠古時代末期,人族先輩們摸索出的修行之法,你們知道的,道尊是集道法的大成者,但並非開創者。道尊開創的是天地人三宗之法。】

原始道法是可以修到超品境的,道尊便是例子。

棄修太上忘情的話,當然就不會再有天尊融入天道,喚醒監正了。

這也意味着,監正真正意義上的隕落了,永遠不可能再降臨人間。

寢宮裡,坐在御座上的許七安,握着地書,扭頭看向司天監方向。

他的目光彷彿穿透屋檐,看見了高聳入雲的八卦臺,卻再也看不見那道捻酒杯眯着眼,醉眼看人間的身影。

監正.......許七安輕輕嘆息。

【八:第三條口諭是什麼?】

阿蘇羅傳書問道。

【七:剝奪我聖子之位,逐出天宗。】

地書聊天羣猛的一靜,衆人彷彿看見了聖子灰心喪氣,欲哭無淚的臉。

【二:這是爲何啊?】

李妙真大吃一驚,她被逐出天宗,是因爲信念不同,無法做到太上忘情。

師哥命犯桃花,確實也該逐出師門,但既然棄修了太上忘情之法,那便沒有把聖子逐出師門的必要。

【七:可能是,嗯,大概,是我在天宗山門下罵的太過分了。】

【二:你罵什麼了?】

李妙真心裡一沉。

【七:就,就是,一時糊塗,想當天尊他爹.......】

李妙真:“.....”

許七安:“.....”

懷慶:“......”

阿蘇羅:“......”

楚元縝:“......”

見衆人不說話,李靈素傳書狡辯:

【七:天尊也不像他自己說的那樣太上忘情嘛。】

【六:阿彌陀佛,貧僧覺得天尊已經忘情了。】

恆遠大師忍不住傳書,他等閒是不說話的。

李靈素:“.......”

天尊不忘情,你現在已經輪迴去了........李妙真氣呼呼的傳音:

【二:好啦好啦,先回京城,你的去留,容後再商議。】

她還得爲不爭氣的師哥的未來操心。

天宗待不下去了,地宗肯定也不行,師哥雖然是個好人,但不是善人,人宗倒是可以,洛玉衡看在許七安的面子上,肯定會收留天宗棄徒。

但人宗隱患極大,業火灼身時,需以意志力對抗七情六慾,而師哥後宮佳麗三千人,怎麼可能不碰女人?

碰了女人就會被業火燒死。

.........

結束傳書,許七安側頭看了眼站在右側,龍袍加身的女帝。

“我回府報個平安。”

他起身,語氣低沉的說道。

懷慶纖薄性感的嘴脣輕輕抿了一下,大劫已定,戀人平安,固然是件值得欣喜之事,但這次大劫裡,金蓮道長、趙守,還有監正,都徹底的離開人間。

重獲新生的喜色下,是生離死別的傷感。

她能體會許七安沉重的心情。

.........

許府。

寒冬臘月,許府的花園裡,盛開着灼灼醒目的鮮花,陣陣沁人的花香在府上繚繞不散,聞之心曠神怡。

清晨的寒風裡,許鈴音坐在內院的石桌邊,兩隻小腳懸空,一邊面色猙獰,一邊把酸澀的橘子塞進嘴裡,時不時打個哆嗦,不知道是被凍的,還是被酸的。

粗短的小手指沾滿黃色的皮汁。

“大鍋......”

看見許七安回來,小豆丁先是瞅一眼他的手,見兩手空空,這才鬆了口氣,豎起淺淺的眉毛,向大哥告狀:

“爹今早又買青橘回來給我吃了。”

許七安就問:

“那你感不感動?”

許鈴音頓時悲從中來,酸的擠出兩行淚。

乖孩子,都感動的哭出來了........許七安摸摸她的頭,道:

“下次你爹再給你買青橘,你就把洗澡水偷偷灌進他的茶壺裡,你二哥也一樣。”

許鈴音一聽,眼睛亮了,大聲試探道:“那我用洗腳水可不可以?”

以後家裡的水不能喝了.......許七安鼓勵的說:

“真是個聰明的孩子,但記得下次說這些事的時候,小聲點。”

他叮囑小豆丁不要浪費食物後,便轉道回了自己的小院。

寬敞奢華的臥房裡,臨安坐在桌邊,白嫩的青蔥玉手握着豬鬃牙刷,心不在焉的漱口刷牙,兩名貼身宮女默不作聲的伺候着,一個燒熱水泡汗巾,一個收拾着掛在屏風上的衣物。

她的雙眼有着淺淺的血絲,眼袋也略微浮腫,一看就是昨夜沒睡好,心事重重。

“吱~”

推門聲裡,臨安猛的擡起頭看來,一襲青衣映入眼中,接着是熟悉的容貌,以及上面掛着的,熟悉的笑容。

“我回來了。”他笑着說。

她眼眶瞬間紅了,倉促慌亂的推桌而起,撞翻了圓凳,帶着一臉要哭出來的表情,撲進許七安懷裡。

.........

懶洋洋的暖陽裡,慕南梔穿着荷色長裙,梳着時下婦人最流行的雲鬢,靠窗而坐,懷裡抱着蠢蠢欲動,想出去找許鈴音玩的白姬。

慕南梔的臥房偏南,窗戶朝向的後院鮮少有人經過,因此她此刻並未佩戴手串,任由傾國傾城的絕色容顏沐浴在慵懶的冬日裡。

肌膚如玉,美豔如畫。

小白狐黑鈕釦般的眼睛骨碌亂轉,想着挑一個合適的機會逃走,與許鈴音溜去司天監找監正玩。

新任監正總能取出各種各樣的美食餵給人類幼崽和狐狸幼崽。

慕南梔輕撫白姬腦瓜上的絨毛,輕輕嘆息:

“以前姨不戴手串,你就高興的舔姨的臉,現在沒以前熱情了。所以說,人心是善變的。”

白姬眨了眨眼,天真無邪的說:

“姨,我是妖呀。”

“領會意思就好。”慕南梔反手給它一板慄。

“我會永遠愛姨噠。”

白姬連忙表忠心,伸出粉嫩小舌尖,舔舐一下慕南梔的手背。

“那今天就在這裡陪着姨。”慕南梔低下頭,展露出一個完美無瑕的笑顏。

白姬心神搖曳,心裡小鹿亂撞,用力點頭:“嗯嗯!”

它突然覺得,與其和許鈴音這個愚蠢的人族稚童玩耍,不如留在這裡陪天上地下,美貌無雙的姨,光看着她的臉,就覺得靈魂得到了淨化和昇華。

這時,正沉浸在花神美色中的小白狐,忽然察覺到慕姨的嬌軀一顫,繼而緊繃,緊接着,它聽見熟悉的聲音:

“真美!”

白姬昂起頭看去,窗外站着熟悉的人,正朝慕姨擠眉弄眼。

而明明茶飯不思的慕姨,此刻卻表現出一副嫌棄和冷淡的模樣,傲嬌的撇過頭,不去搭理窗外的人,彷彿這個男人一文不值。

這樣的態度轉變是白姬的情商暫時還不能理解的。

慕南梔傲嬌了片刻,見臭男人沒哄自己,就氣呼呼的扭過頭來,沒好氣道:

“怎麼沒死在外面。”

許七安笑道:

“這不是想你了嘛,心裡想着你,就有永遠都用不完的力量,你是我最大的求生欲。”

雖然知道這是花言巧語,糖衣炮彈,但慕南梔還是很受用的,哼了一下:

“麻煩解決了?”

許七安笑着頷首:

“多虧花神無私奉獻不死靈蘊,助我在海外大殺四方,終於平定大劫,從此九州再無超品。”

呼......她心裡悄悄鬆了口氣,壓抑的情緒得以排解,但心裡的哀怨還有,就問道:

“沒什麼損失吧?”

許七安點點頭:

“監正趙守和金蓮道長殞落了,其他人都還在,已經很好了。”

他臉上是掛着笑的,可是笑容裡有着濃濃的悵然和悲傷,緬懷和唏噓。

慕南梔心裡的那點哀怨頓時就沒了,還有點心疼,但性子傲嬌,端着的勁兒一時放不下來,就說:

“你能成爲武神,就是對他們最好的回報,是他們最想看到的。”

說完,把白姬往地上一丟:

“去玩吧,走遠點,午膳前不要回來。”

白姬在地上打了個滾兒,小腦袋裡充滿問號,姨怎麼說變就變呢?

難道剛纔對它的甜言蜜語都是騙人的嗎。

白姬氣憤的出去找小豆丁玩了。

許七安一步跨出,無視牆壁窗戶,一步來到室內,慕南梔則走到桌邊,嫺熟的煮水泡茶,兩人在暖洋洋的冬日裡喝着茶,許七安給她講述大戰的經過。

其中包括監正的真實身份,武神的能力等等。

“那你氣運加身,不可長壽的限制是不是沒有了?”慕南梔驚喜的問。

許七安愣了一下,他自己反而忘了這一茬,沒想到慕南梔還記得,原來她一直壽命問題。

“武神不死不滅,不受規則束縛,自然不會死。”許七安說道。

慕南梔笑了起來,捧着茶盞,哼哼唧唧的說出自己的小心機:

“百年之後,臨安老死了,懷慶是皇帝,她也得死。鍾璃黴運纏身,距離超凡十萬八千里,李妙真行善事隨心所欲,遲早入魔。算來算去,我的勁敵只有洛玉衡這個臭娘們。

“但我不怕,誰讓她醜呢。”

我可以用太平刀斬斷懷慶不可長生的規則,可以輔導臨安修行,踏入超凡,也可以替李妙真磨滅心魔,輔助鍾璃晉升超凡也不是難事........許七安沒敢把心裡話說出來,笑道:

“所以,南梔纔是我此生最愛。”

許七安說的可是真心話,每條魚都是他的摯愛。

“油嘴滑舌!”

慕南梔哼道,連忙低頭喝茶,掩飾悄悄翹起的嘴角。

..........

次日。

早朝過後,一則告示貼在了京城各大城門口,以及各大衙門的公示欄上。

告示洋洋灑灑百餘字,內容是,許銀鑼率一衆超凡強者,斬神魔,殺超品,平定大劫,西域、南疆以及北境和東北,正式納入大奉版圖。

中原大奉王朝一統天下,京城轟動。

這則消息旋即由驛卒傳送到各洲各郡,席捲中原。

...........

PS:我後續還是會更新番外的,公衆號和起點一起更新,但有部分章節,我可能只會在公衆號上更新,因爲起點不太方便,嗯,不需要我解釋吧。

還有,之前看到書評,有讀者說我七天沒更新,害他投資失敗,冤枉死我了,我完本後的第三天,就申請了完結。

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第八十九章 超越神殊的戰力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召喚術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三十九章 那許平志不當人子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黃縣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七十一章 詭異的信息(爲盟主“詩修”加更)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第七十一章 苗有方第三十二章 補償第一百零六章 初見端倪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二郎:我沒有家人第六十一章 九尾天狐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一百六十八章 地書碎片持有者——許七安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九十二章 恐懼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十七章 心劍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兩百四十六章 魏淵的後手(感謝“青寧子”的白銀盟)第一百三十五章 白馬銀槍李妙真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第一百三十一章 生死與共第八章 圍棋第七十四章 守門人的秘密第九十三章 重返三品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八十三章 救命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二章 拜訪巫神教第七十七章 洛玉衡的社死第一百零九章 蠱神的目標第二十三章 送別第一百零一章 兩個突破口第兩百一十三章 驚愕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一百章 集體會議(二)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百盟感謝章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八十章 不滅之軀第四十章 爭鬥第二十五章 救兵第一百零八章 十萬火急第四章 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兩百一十三章 驚愕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一百零六章 善後事宜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劍斬破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十四章 交換情報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一百四十九章 陽謀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開個單章,小母馬的。第六十四章 修羅場?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七十七章 洛玉衡的社死第二十二章 禮成第一百四十九章 首輔大人,楚州出事了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一)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一百零六章 凝聚氣運第兩百三十九章 領頭者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三十四章 四號:兄弟倆都一表人才
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第八十九章 超越神殊的戰力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召喚術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三十九章 那許平志不當人子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黃縣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七十一章 詭異的信息(爲盟主“詩修”加更)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第七十一章 苗有方第三十二章 補償第一百零六章 初見端倪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二郎:我沒有家人第六十一章 九尾天狐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一百六十八章 地書碎片持有者——許七安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九十二章 恐懼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十七章 心劍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兩百四十六章 魏淵的後手(感謝“青寧子”的白銀盟)第一百三十五章 白馬銀槍李妙真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第一百三十一章 生死與共第八章 圍棋第七十四章 守門人的秘密第九十三章 重返三品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八十三章 救命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二章 拜訪巫神教第七十七章 洛玉衡的社死第一百零九章 蠱神的目標第二十三章 送別第一百零一章 兩個突破口第兩百一十三章 驚愕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一百章 集體會議(二)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百盟感謝章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八十章 不滅之軀第四十章 爭鬥第二十五章 救兵第一百零八章 十萬火急第四章 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兩百一十三章 驚愕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一百零六章 善後事宜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劍斬破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十四章 交換情報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一百四十九章 陽謀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開個單章,小母馬的。第六十四章 修羅場?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七十七章 洛玉衡的社死第二十二章 禮成第一百四十九章 首輔大人,楚州出事了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一)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一百零六章 凝聚氣運第兩百三十九章 領頭者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三十四章 四號:兄弟倆都一表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