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回家

“你也去洗一洗。”

許七安望着麗娜,擡手指着水潭,不忘詢問:“地書碎片裡有儲備乾淨的衣裳吧?”

“有的有的。”

麗娜拋下一句話,在石塊上騰躍,一頭扎入水潭。

許七安背過身,坐在大岩石上,身邊只有慕南梔和她懷裡的小白狐。

紅纓護法把他們送到這裡後,便返回十萬大山。

“她是五號,我們天地會的成員,南疆力蠱部的小姑娘,一直寄宿在京城許府。”

許七安解釋道:“我打算去一趟南疆,就把她帶上了。。”

慕南梔揉着小白狐的腦瓜,望着水潭方向,平靜的點頭,冷淡的評價:

“長的不錯,身段也好,就是傻了些,一個人混江湖鐵定吃虧。”

她指的是這個南疆小姑娘,居然大大方方的站在水潭邊脫衣服,竟不知回頭看一眼身後的男人。

要麼是太蠢,要麼是別有用心。

這種主動把福利送到許七安面前的行爲,不管有意還是無心,在慕南梔看來都是在挑釁自己。

許七安笑了笑,沒有替麗娜解釋。

女人在這方面都是小心眼且不講理的,與她講道理說麗娜能有什麼壞心思呢,麗娜根本沒有心思,她只會認爲你在狡辯,在維護一個綠茶。

半刻鐘後,洗去污垢的師徒倆,穿着一身乾淨整潔的衣裳回來。

“大鍋~”

許鈴音飛奔過來,像一隻肥胖又輕盈的小豬,在亂石間騰躍,亂糟糟的頭髮在身後飛揚,一頭撲進許七安懷裡。

許七安紋絲不動的抱住妹妹,然後把她推給慕南梔:

“勞煩幫她扎一下童子髻。”

順手接過慕南梔遞來的小白狐。

白姬烏溜溜的眼睛,好奇的打量許鈴音,小聲道:

“她是你妹妹呀!”

是啊,你是狐狸幼崽,她是人類幼崽.........許七安“嗯”一聲,介紹道:

“鈴音,這是白姬,大哥一位朋友的妹妹,你要和它好好相處。”

“好的大鍋~”

許鈴音用力點頭,伸出胖乎乎的手在白姬頭上揉了一下,然後扭過頭,悄悄吞了吞口水。

“你吞口水乾嘛?”許七安質問道。

“我沒有吞口水。”許鈴音狡辯。

“你剛纔明明吞口水了。”

“我肚子額了嘛........”

聽着兄妹倆說話,白姬默默的往許七安懷裡縮,忽然就覺得缺乏一些安全感。

等慕南梔給小豆丁紮好童子髻,許七安問道:

“怎麼回事,爲何如此落魄?”

麗娜一聽,頓時露出苦惱表情:

“我們一路上總是遇到麻煩,沿途遇到的中原人,不是想睡我,就是想吃鈴音,但都被我們打走了。

“後來一位年長的老人告訴我,讓我們僞裝成流民,鈴音僞裝成傻子,這樣就不惹人注目了。我與鈴音照做,果然就沒再遇到麻煩。”

簡單的幾句話,讓許七安一下子就明白禹州的情況有多糟糕。

已經有餓瘋的流民開始食人了。

而但凡有姿色的女子,若沒自保能力,在這樣的亂世中,只能淪爲玩物。

人性是虛僞兇殘的野獸,律法是禁錮它的牢籠,道德是束縛它的鎖鏈。但秩序逐漸崩潰,這隻兇殘的野獸就會失去束縛,古人說禮崩樂壞,國家必亡,便是此意...........許七安心裡嘆息。

衆人在三疊瀑邊生起篝火,許七安打了幾十只野雞、野鹿等,架起鐵鍋煮飯烹肉,吃飽喝足後,一行人朝着繼續南下,進入南疆地界。

...........

雲州軍營,帥帳。

戚廣伯站在架子支起的青州地圖前,用一根竹枝逐一點過地圖上的幾座城池。

“接下來,想要把兵線推進到青州城,我們需要突破三道防線。第一道防線是松山縣、東陵、宛郡,五日之內,我要你們打下這三座城池。”

他用竹枝點了點“松山”二字,道:

“尤其是松山,南鄰險峰,西邊是鬆河,都是不易進攻的方向。想要攻城,只能從東城門和北城門突破。此地就如一個釘子,釘死了我們西進的路線。楊恭必定派了重兵把守。

“你們誰去爲本帥拔了這個釘子。”

姬玄淡淡道:“三天之內,可破此城。”

他表示要接這個任務。

戚廣伯搖頭:“你不能去,你得去打東陵。把孫玄機給我引出來,把青州的注意力吸引過去。”

“大將軍,請放心交給末將!”

席位裡,一名身高魁梧的將領站了起來,他的左眼呈灰白色,空洞無神,似乎已經不能視物,但他的右眼寒光凌厲。

此人叫卓浩然,綽號“卓屠夫”,性情好鬥嗜殺,發起狂來,不管老弱婦孺還是青壯,在他眼裡沒任何區別。

佔山爲寇時,劫掠商隊從來不留活口,隔三差五還要率隊外出屠殺平民,過過癮頭。

因爲性情暴戾的緣故,在雲州軍中不受其他將領待見,但不可否認,此人擁有極強的軍事指揮能力、作戰能力。

戚廣伯曾親口讚譽此人是難得的將才。

“好!”

戚廣伯笑道:“五日之內,攻不下松山縣,你就滾回來刷馬桶。”

卓浩然舔了舔嘴脣,右眼射出興奮而冷冽的寒光。

事情敲定之後,戚廣伯笑道:

“運氣好的話,不出半月,我們會有新的援兵。”

姬玄皺了皺眉:“佛門要保留實力應對南妖,巫神教那邊,國師曾派人交涉過,但大巫師拒絕了聯盟。”

他眼睛一亮:“蠱族?”

戚廣伯頷首,看了一眼同樣面露喜色的衆將領:

“要不然,你們就不覺得奇怪嗎,葛文宣去了何處?”

葛文宣是國師的弟子,同時也是潛龍城青壯派的傑出將領,此人擅智謀,排兵佈陣手段爐火純青。

這樣一位傑出的年輕將領,本該在帥帳裡有一席之地。

但云州軍起事後,他卻消失了,從未出現。

戚廣伯沉聲道:

“自我軍離開雲州,監正便像一把刀懸在我等頭頂。國師和伽羅樹菩薩牽制住了他,但同樣也被監正牽制。

“這讓國師無暇謀劃其他,十萬大山的情況、萬妖國與許七安的結盟,便是例子。

“幸而國師早有預料,留下錦囊妙計讓葛文宣去辦。”

姬玄緩緩點頭。

起事後,國師和監正投身棋盤,從以前的暗中博弈,變成明面上廝殺。

他和伽羅樹牽制住監正的同時,也被監正牽制,無力在謀劃其他。

在這期間,反而給了許七安蹦躂的機會,這纔有了十萬大山目前緊張的局勢。

“我就說嘛,國師算無遺策,怎麼可能輕易就沒了法子。”

“沒了佛門,但若是有蠱族出兵相助,結果還是一樣的。”

“南疆蠱族與大奉積怨已久,必定出兵,我等靜待援兵便是。”

衆將領對許平峰有着近乎盲目的信心。

...........

兩天後,荒山裡走出來一行四人一狐,來到平坦的官道邊。

在麗娜的指引下,巧妙避開沿途部族的一行四人一狐,終於來到了力蠱部的地盤。

“再往前八十里就是伯山,我們力蠱部的大本營。”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領現金。方法:關注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麗娜蹦跳了一下,臉龐洋溢着而歸家的喜悅。

她的後方,許鈴音握着太平刀,一路披荊斬棘,爲大家開闢出一條可以通過的道路。

“總算有路了.........”

許七安沒好氣道:“你還不承認自己迷路了?爲什麼不早點走這條官道,偏要翻山越嶺。”

“哎呀,不是迷路,我是帶你們抄近路,順便避開那些討人厭的部族。”

麗娜解釋道。

許七安顛了顛背上的慕南梔,感受着花神轉世豐腴柔軟的嬌軀,道:

“好了,繼續前進。”

山路太難走,慕南梔很快就不行了,只能由許七安揹着。

現在走出大山,本該放她下來,但慕南梔嬌軟的身軀,圓潤彈性的臀兒,不管是觸感還是手感,都讓許七安難以割捨。

慕南梔同樣沒要求自己步行,狗男女心照不宣的沉默。

八十里路,步行的話,大概要一天時間,一行人走了半個時辰,荒山漸少,平原漸多,南疆氣候溫潤,山還是青的,路邊野草起伏。

中原的寒災絲毫沒有影響到這裡。

“咻!”

突然,呼嘯聲從左側襲來,直指許七安。

他腳步不停,扭頭輕輕一吹,那根力道可怕,呼嘯如電的箭矢頓時如同柔弱的風中柳絮,被吹飛了。

左側的灌木從中,奔出來兩名穿獸皮縫製衣物,揹着牛角硬功的年輕男子。

他們皮膚黝黑,雙眼淡藍,頭髮天生帶卷。

“你們不是商隊,不能進我們力蠱部的地盤。”

左邊方臉的年輕男子,用南疆話呵斥道。

右邊的年輕男子,則彎弓搭箭,對準了許七安。

他是隊伍裡唯一的男人。

不過兩名力蠱部的年輕人沒有太大的敵意,想來是許鈴音的存在,麻痹了他們。

“土龍,木頭,是我呀,是我呀。”

麗娜開心的揮舞雙臂,顯然是認識這對年輕人的。

“你是誰?”

方臉男子狐疑的審視着她。

麗娜被問的一愣,指着自己的臉:“是我呀,我是麗娜呀!”

“放屁,生的白白嫩嫩,一看就是中原女人。”

另一名彎弓的年輕男子鬆開弓弦,朝麗娜射了一箭。

第三十八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第兩百四十四章 回京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第兩百二十二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一百章 我要包場第九十八章 回家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六十九章 復國(5000+)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四十四章 佛陀現身第兩百三十七章 噩耗第三十一章 功德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兩百一十八章 知己第一百四十九章 陽謀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一百二十一章 絕世武神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第一百二十七章 如何晉升一品武夫第五章 大逆不道的侄兒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六十六章 萬妖國主顯神威第八十六章 愛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九十三章 報復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六十五章:荒!冤家路窄第八章 妹子,你偷看爲兄做啥第七章 密摺(6000)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六十一章 瘋狂的小龍人第十一章 摸魚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第六章 高人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九十五章 三個月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九十九章 戰書第三十九章 那許平志不當人子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一百五十二章 開幕(一)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黃縣第三十七章 勸學第七十二章 李靈素:我即將領悟太上忘情第三十三章 許新年:今天老是遇到神經病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一百二十九章 渡劫在即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一百九十五章 解開謎團(爲盟主“詩修”加更)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九十三章 三號不愧是讀書人第十三章 逃脫第一百章 舉薦第兩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第一百五十五章 了卻因果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實體書上線了第一章 生母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一百零五章 劍來第二十七章 提人(第一更)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九十六章 時間管理大師第三十四章 四號:兄弟倆都一表人才第七十五章 墓中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一百零七章 廟神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六十四章 唯信仰萬佛之主許銀鑼
第三十八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第兩百四十四章 回京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第兩百二十二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一百章 我要包場第九十八章 回家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六十九章 復國(5000+)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四十四章 佛陀現身第兩百三十七章 噩耗第三十一章 功德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兩百一十八章 知己第一百四十九章 陽謀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一百二十一章 絕世武神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第一百二十七章 如何晉升一品武夫第五章 大逆不道的侄兒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六十六章 萬妖國主顯神威第八十六章 愛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九十三章 報復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六十五章:荒!冤家路窄第八章 妹子,你偷看爲兄做啥第七章 密摺(6000)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六十一章 瘋狂的小龍人第十一章 摸魚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第六章 高人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九十五章 三個月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九十九章 戰書第三十九章 那許平志不當人子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一百五十二章 開幕(一)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黃縣第三十七章 勸學第七十二章 李靈素:我即將領悟太上忘情第三十三章 許新年:今天老是遇到神經病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一百二十九章 渡劫在即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一百九十五章 解開謎團(爲盟主“詩修”加更)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九十三章 三號不愧是讀書人第十三章 逃脫第一百章 舉薦第兩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第一百五十五章 了卻因果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實體書上線了第一章 生母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一百零五章 劍來第二十七章 提人(第一更)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九十六章 時間管理大師第三十四章 四號:兄弟倆都一表人才第七十五章 墓中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一百零七章 廟神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六十四章 唯信仰萬佛之主許銀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