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

畫面一轉,許七安看見渾身傷痕累累的“怪物”,挪動着堪稱山嶽的身軀,爬進了深不見底的大裂谷中。

這怪物的身軀結構極爲驚悚,一根根筋腱凸起,一塊塊肌肉膨脹,如同一座由肌肉組成的山。

肌肉組成“山”體有一排排的氣孔,噴涌出墨綠色的煙霧,繚繞在天空,形成墨綠色的雲層。

肉山的底部流淌着黏稠的陰影。

蠱神!

上次看見蠱神,還是他和國師上牀後,昏昏沉睡的夢裡。

與那次相比,現在的蠱神氣息衰弱到了極點,肉山般的身軀遍佈傷痕,身邊也沒有隨時隨地交配的生靈,以及跟隨着祂的行屍走肉。

雖然這只是一場夢,但許七安能感受到蠱神的虛弱。。

隨着蠱神進入極淵,畫面破碎,許七安於黑暗的房間裡睜開眼,察覺到自己的手臂被什麼東西啃咬。

扭頭一看,許鈴音抱着他的手臂,一邊睡一邊啃,淺淺的眉頭微皺,似乎是在疑惑爲什麼啃不動豬蹄。

真的夠了,我怎麼會有你這種又蠢又饞的妹妹..........許七安抽回手臂,捏住許鈴音的小鼻子,十幾秒後,她揉着眼睛醒來,迷迷糊糊的嬌憨模樣。

“你是不是餓了?”

許七安問道。

“大鍋,我剛纔夢到好吃的啦。”

小豆丁手舞足蹈一下,用誇張的語氣說。

她旋即委屈道:“但是我咬不動。”

你要是能啃的動大乘期的金剛神功,你就可以下極淵吃蠱神了..........許七安指着她遍佈細微咬痕的右手:

“看,你的手也被啃了。”

她的右手還殘留着不太明顯的牙痕,口水則已經蒸發,許七安估摸着,可能是咬自己手腕的時候有點疼,所以本能的沒有下狠嘴。

而咬他的時候,許鈴音是使出吃奶勁兒的。

小豆丁看着自己的右手,果然有咬痕,她大吃一驚,表情誇張的瞪大眼睛:

“誰要吃我的手啊。”

“是麗娜!”許七安說。

小豆丁一聽,頓時滿臉警惕,憋了好一會兒,大聲說:

“她肯定是饞我晚上吃的肉。”

許七安用了好幾秒才理解她的意思:

麗娜要通過吃掉她,來搶走她晚上吃的那些肉。

“我剛把她打跑。”許七安安慰道。

“謝謝大鍋~”

小豆丁如釋重負,如果師父要吃她的話,那她是沒有辦法的,因爲師父力氣比她大。

許鈴音剛剛晉級,飯量又大了,所以纔會覺得餓,又因爲貪睡,所以沒能餓醒,這纔有了一邊睡一邊啃“豬蹄”的行爲。

許七安出門,在廚房裡找到一條不知是哪種動物的大腿,切片,給許鈴音炒了一盤肉。

燭光昏暗的房間裡,桌邊,他看着滿嘴流油的幼妹,心思卻飄到九霄雲外。

神魔曾經是天地間的主宰,神魔到底有多恐怖,時至今日,已經沒人能說清楚了。

但能從一些神魔後裔的強大中,管中窺豹,瞭解一二。

現今雄踞北方的妖蠻、九尾天狐,以及九州大陸上一些強大的靈獸,海外靈獸,這些都是神魔後裔。

由此推測,遠古時代的神魔,絕對強大到讓人戰慄。

後世人族修行者,對神魔終結的原因,一直爭論不休。

最廣泛、主流的說法是,人族和妖族崛起,打敗了縱橫遠古大陸,主宰天下生靈的神魔。

神魔死後,其後裔與人妖兩族進行了長達數千年的抗爭,最後被消滅殆盡。

“我所看到的畫面裡,並沒有人類啊,也沒有妖族..........

“這些畫面,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七絕蠱“傳輸”給我的,而七絕蠱多半是蠱神掙脫封印的手段,換而言之,這些畫面很可能是蠱神的部分記憶。

“如果不是人類,那什麼樣的存在,能把神魔屠戮一空?蠱神又是如何倖免於難的。祂看起來也被捶的快嗝屁了。”

許七安想到了“守門人”,守的是什麼門?不,“門”應該另有寓意。

“白帝沒有問蠱神神魔殞落的事,意味着它是知道真相的。如果守門人屠戮了神魔,那它爲何要多此一問?

“而蠱神說,祂原以爲守門人是儒聖,但儒聖是一千年前的人物。由此可見,守門人應該不是屠戮神魔的兇手。神魔殞落另有原因啊。

“白帝先問道尊在哪裡,得知道尊可能已經殞落,然後才問守門人是誰,這是不是意味着,白帝懷疑道尊是守門人?

“大時代落幕時,不會缺少祂,嘖,這會不會就是儒聖封印所有超品的原因呢。”

憑藉縝密的邏輯推理,他還是得出了一些有用的結論。

“啊,對了,魏公在遺書裡曾經說過,這個世界遠比我想象的要殘酷。他是否知曉這其中的秘密,或有所猜測?如果是這樣,魏公的格局忽然就不再侷限於朝堂了。”

這時,許鈴音意猶未盡的舔一舔陶瓷盤,道:

“吃飽啦。”

許七安回過神來,看一眼不用洗的盤子:

“真的吃飽了?”

“要是再來一盤就好了。”許鈴音順着竿子往上爬。

“夠了,晚上不要吃太多。”

許七安把她拎起來,丟到牀上:“睡覺吧。”

“可是不吃飽,我睡不着的嘛。”

小豆丁努力抗爭,幾分鐘後.......

“阿呼,阿呼........”

她睡死過去了。

許七安融入陰影中,離開了族長的大院子。

睡覺對他來說是一種享受,而非剛需,今天收穫的信息量太大,讓他沒了睡覺的心情。

在伯山逛了一圈,他找到一處清澈見底的水潭。

於是打算泡個澡,順帶漿洗衣衫。

今日與蠱族首領交手,又去了極淵,身上絕不乾淨。

“唉,自踏入江湖以來,我的衛生觀念越來越差了,經常不洗澡不刷牙就睡覺........”

雖然衛生對一個超凡強者來說,不是那麼重要。

噗通........

他扒掉衣物,躍入水中,清涼舒適,讓人精神一振。

水潭只到腰部,他站在清涼的潭水中,上半身的肌肉勻稱、美觀,流暢的線條充斥着力量感,但又不是那種誇張的死肌肉。

再加上一張俊朗陽剛的臉,即使拋開身上的光環,對女人來說,也是一副充滿誘惑的身體。

“嘖嘖!一看到許銀鑼的身子,人家就饞的走不動路了。”

嫵媚的嬌笑聲從岸邊傳來。

月光下,高挑美豔的女子俏生生的站在岸邊,穿着白色裹胸,白色小褲,外罩一件薄紗長裙。

她雙腿緊緻修長,小蠻腰搭配馬甲線,裹胸下是鼓脹脹的風情,臉蛋嬌媚誘人。

“你來做什麼。”

許七安沒好氣道:“我雖然答應陪你三個月,但不是現在。”

鸞鈺掩嘴輕笑,擡手在香肩拂過,拂落薄紗長裙,她慢慢走入水潭,冰涼的潭水漫過修長雙腿,漫過小蠻腰........

她走到許七安面前,拋着媚眼:

“白天吸收了淳嫣那小賤人的情毒,情毒積累,有些心癢難耐,就特別想許銀鑼。”

確定癢的是心嗎...........許七安冷冰冰道:

“你回去吧。”

鸞鈺抿着紅脣,撒嬌道:“你們男人就是喜歡口是心非,若不是爲了與我私會,你來此作甚,別告訴我,你察覺不到我的跟蹤。”

許七安嘆息一聲:

“我來這裡不是爲了與你私會,是另有其人。”

鸞鈺臉色微變:“是淳嫣那小賤人?”

許七安搖頭:“你往後看!”

鸞鈺狐疑的回頭看去,月光下,水潭岸邊,不知何時站着一位羽衣女子,她頭戴蓮花冠,揹着一把古劍,右手臂彎裡搭着拂塵。

她五官豔麗絕倫,傾國傾城,眉心一點硃砂,襯出清冷仙氣。

一陣夜風颳來,羽衣翻飛,彷彿隨時會乘虛飛昇。

此人竟能無聲無息侵入自己五丈之內,鸞鈺柳眉倒豎,喝道:

“你是何人!”

她眼神裡透着忌憚,但身邊有許七安在,因此有充足的底氣。

洛玉衡的笑容便如水潭一般冰涼,眸子更是清冽:

“要你命的人!”

剎那間,整片天地被劍氣盈滿,從四面八方斬向鸞鈺。

叮叮叮..........

細如牛毛,但密集如雨的劍氣,被一層金光擋住。

許七安撐開金剛神功的氣罩,擋住了洛玉衡的含怒一擊,讓鸞鈺躲過了變成萬箭穿身的危機。

“國師,她是蠱族情蠱部的首領,也是大奉的盟友,手下留情。”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領現金。方法:關注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許七安忙說道。

又扭頭向鸞鈺解釋:“她是大奉國師,也是我的道侶。”

洛玉衡輕飄飄的睨他一眼,似是不屑,但收了滿天劍氣。

“走吧!”

他推了鸞鈺一把,將她推出水潭,一路飄向遠處。

洛玉衡沒有阻攔。

趕走電燈泡,許七安嬉笑道:

“來南疆辦事,距離大奉有些遠,一時聯絡不上國師。”

洛玉衡面無表情:“我去青州找了孫玄機,他說你在南疆。”

來南疆後,憑着對護身符的感應,一路尋到這裡。

許七安盯了她許久,道:

“國師似乎能收攏業火了?”

洛玉衡頷首:

“業火相較上月,減弱了些許。”

所以能壓制到現在?許七安連忙道賀:“恭喜恭喜,國師距離陸地神仙,又近了一步。”

道門一品,叫陸地神仙。

洛玉衡這才露出一點笑意,雪蓮花一下子變的明媚起來。

她環顧周遭,微微蹙眉:

“南疆蠻夷之地,尋不到客棧,我帶你返回中原吧。”

雙修需要儀式感?許七安左顧右盼,笑道:

“這裡就很好,荒無人煙,沒人打擾。”

洛玉衡俏臉如罩寒霜,冷冰冰的看着他。

許七安走到岸邊,拉扯她的廣袖。

洛玉衡扯回來,冷着臉不說話。

許七安又拉扯過來,洛玉衡又扯回去。

一番糾纏後,洛玉衡皺着眉頭,半推半就的就被拉下水了。

...........

松山縣。

城頭,許新年身穿戎裝,手持火把,行走在遍佈裂痕和坑窪的馬道上,逐一清點着守城軍備。

民兵三三兩兩的聚在城頭,忙碌的修補着殘破的城牆。

松山縣南鄰險峰,地勢極高,城牆也要比尋常縣城高聳,西邊有一條鬆河,是天然的工事,阻斷了敵軍的大規模集結。

因此,需要嚴守的是東城門和北城門。

這是松山縣的天然的地理優勢,此外,松山縣在漕運囊括的地區裡,貿易發達,加之土地肥沃,錢糧富足,糧庫儲備豐厚。

以上幾個原因,讓它成爲楊恭佈置的第二道防線中,最爲重要的三座城池之一。

許二郎被楊恭委以重任,負責堅守松山縣。

“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他當時是這麼回覆的。

昨日叛軍六千兵馬,兵臨城下,與守城的駐軍展開激烈交鋒。

叛軍火炮營拉出四十架火炮,和城頭上的十二架火炮對轟。

步卒則在火炮的掩護下,展開了攻城。

雙方打到黃昏,叛軍丟下八百具屍體撤退。

而守軍損失三百人。

“你說那羣龜孫子,會不會趁夜襲擊啊。”

身後傳來漫不經心的聲音。

許二郎回頭看一眼,說話的是個外貌普通的年輕人,一手拎着刀,一手拿着烙餅。

他走路姿勢吊兒郎當,穿着遍佈刀痕的輕甲。

“夜襲在攻城戰中,純屬昏招。”

許二郎淡淡道:“苗兄不必擔憂。”

第一百六十七章 去劍州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卷尾感言!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第兩百二十八章 撫卹金(本卷終)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一百一十五章 拔刀第十五章 黃小柔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兩百一十七章 敲鼓第四十四章 逃之夭夭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五十六章 佛門法相(六千字大章)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七十一章 勾心鬥角(大章)第一百一十二章 晚節不保的太傅(求月票)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第二十三章 送別第十三章 逃脫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一百七十六章 仇謙的身份第九章 跳水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兩百一十九章 一號身份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九章 暴走的嬸嬸第兩百四十七章 事前籌備(感謝“於洋0711”的白銀盟)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一百零一章 雲州的條件(一)第二十九章 回家第三十四章 四號:兄弟倆都一表人才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五十章 投壺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兩百零八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第七十八章 你來啦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第兩百六十五章 少年羈旅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六十三章 許七安:我還有搶救的機會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六十二章 釣魚第一百零八章 主辦官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五十章 投壺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七章 密摺(6000)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一百三十五章 白馬銀槍李妙真第六十五章 新的思想流派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二十五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五十章 線索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一百一十九章 誰來救救我
第一百六十七章 去劍州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卷尾感言!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第兩百二十八章 撫卹金(本卷終)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一百一十五章 拔刀第十五章 黃小柔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兩百一十七章 敲鼓第四十四章 逃之夭夭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五十六章 佛門法相(六千字大章)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七十一章 勾心鬥角(大章)第一百一十二章 晚節不保的太傅(求月票)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第二十三章 送別第十三章 逃脫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一百七十六章 仇謙的身份第九章 跳水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兩百一十九章 一號身份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九章 暴走的嬸嬸第兩百四十七章 事前籌備(感謝“於洋0711”的白銀盟)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一百零一章 雲州的條件(一)第二十九章 回家第三十四章 四號:兄弟倆都一表人才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五十章 投壺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兩百零八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第七十八章 你來啦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第兩百六十五章 少年羈旅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六十三章 許七安:我還有搶救的機會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六十二章 釣魚第一百零八章 主辦官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五十章 投壺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七章 密摺(6000)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一百三十五章 白馬銀槍李妙真第六十五章 新的思想流派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二十五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五十章 線索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一百一十九章 誰來救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