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對弈

“不知道糧草何時能抵達,松山縣的糧草,頂多再撐十天,這還是守軍勒緊褲腰帶,力蠱部戰士啃窩窩頭的情況..........”

聽着莫桑和苗有方高談闊論的商議着如何在戰後考一個狀元,許二郎心裡想的卻是糧草問題。

力蠱部的戰士和心蠱部的飛獸軍,直接把松山縣吃垮了。

飛獸就不說了,體型擺在那裡,胃口大是可以理解的。但力蠱部的族人,讓松山縣守軍們“驚爲天人”。

守軍們吃飯手裡捧的是碗,力蠱部戰士吃飯,身邊擺的是飯桶。

守軍們戰時,一天吃三頓飯,平時吃兩頓。

力蠱部的戰士,一天吃四頓飯,戰時五頓飯。。

許二郎原本是有一定心理準備的,畢竟麗娜和鈴音兩個人,就吃的娘頭皮發麻,而許家現在很富裕。

何況是四百名力蠱部戰士。

但許二郎依舊低估了力蠱部戰士的飯量,他以麗娜和鈴音平時的飯量做參考是不準確的。

因爲愚蠢的妹妹和她愚蠢的師父,平日裡只會嘻嘻哈哈,沒有消耗。

如何能與刀口舔血的戰士相比?

“只要得到糧草補充,我就能一直守住松山縣。”許新年暗道。

大奉的火炮和牀弩負責火力覆蓋,心蠱部的飛獸軍從高空投擲打擊,屍蠱部的控屍人操縱不懼生死的死士,暗蠱部的人負責暗殺。

力蠱部負責清掃爬上城頭的敵軍。

再配合他許二郎的指揮能力,松山縣守的固若金湯。

如今城外叛軍,九千精銳,兩萬雜牌軍改變了策略,從攻城轉爲圍困,試圖讓松山縣成爲第二個宛郡。

值得一提,雜牌軍是百姓組成的民兵,由流民和強徵入伍的青壯組成,領頭者則是雲州叛軍招攬來的江湖人。

“上次聽二郎說,只要過了春祭,青州的狀態就會好轉?”

苗有方一心二用,邊下棋邊聊天,覺得自己果然是天才。

“是整個中原的情況都會好轉,寒災是主要原因,其次是缺糧,才造成如今混亂的局面。一旦開春,首先是寒冷無法再威脅到百姓。”

許辭舊捧着書,把吃了一半的窩窩頭放在桌邊,省着點吃,道:

“其次,耕種是百姓的本能,春天耕種,才能秋收。很多流民會選擇重新拿起鋤頭,只要到時候朝廷把那些荒廢的土地拿出來重新分配,便可解決很大一部分的流民。

“不過到時候,肯定有無數鄉紳貴族趁機兼併土地,不給百姓留活路,就看永興帝氣魄夠不夠了。”

說到這裡,他皺了皺精緻好看的眉,那位新君什麼都好,就是氣魄不行,守成有餘。

幹大事,指望不上。

倘若永興帝能按照他的計策,暗中“犧牲”掉鄉紳貴族,豪強地主,開春後兼併土地的傢伙們,數量會銳減。

“如果春祭後,我們還是沒能守住呢?”

苗有方習慣性擡槓:“你們會戰死在松山縣,還是逃走?”

莫桑挺胸擡頭:

“力蠱部的戰士不會逃走,如果我戰死在中原,記得幫我把屍骨送回南疆,交給我阿爹。”

苗有方又看向許二郎,後者沉吟沉吟,道:

“盡人事聽天命,如果真的到了非死不可的情況,許某身爲讀書人,自然能捨生取義。苗兄你呢?”

“我怎麼可能戰死,我將來是要成爲大俠的人。嗯,如果真有這麼一天,記得在我的墓碑上刻“大俠”兩個字。然後替我向許銀鑼說聲對不起。”

苗有方想了想,道:“對了,每年都要給我燒幾個婢女紙人。本大俠就算到了陰間,也是要睡女人的。”

許辭舊搖搖頭,目光不離兵書,伸手去抓窩窩頭,結果抓了個空。

嗯?他側頭一看,桌上空空如也,再一擡頭,看見莫桑嚼了兩口,嚥下窩窩頭,然後假裝什麼都沒發生,認真的和苗有方下棋。

誠彼娘之非悅..........許新年暗罵一聲,表面沒有情緒,道:

“莫桑兄,看見你,本大人總想起令妹。”

皮膚黝黑的莫桑茫然回頭,道:

“怎麼說?”

他知道許新年是許銀鑼的弟弟,也知道麗娜在許家借宿了大半年。

許二郎一臉誠懇:

“莫桑兄和麗娜都是至純之人,把“民以食爲天”發揚的淋漓盡致。全天下的人要是都能與你們兄妹這般,九州早已無爲而治,就不會有那麼多的戰亂了。”

莫桑沒想到自己和妹妹能得到許新年這位兩榜進士,如此推崇,就很高興,哈哈笑道:

“許大人過獎了,爲兄愚鈍,擔不起。倒是麗娜,我爹常誇她打小就聰明。”

你爹是不是對“打小就聰明”有什麼誤解..........許新年點點頭,安靜看書。

苗有方則覺得,許二郎話裡有話,但他沒有證據。

提及麗娜,莫桑談性大增,道:

“這幾天光顧着打仗,你們都在中原混,可知我妹子麗娜在中原江湖的諢號?”

飯桶嗎........許二郎心裡下意識的吐槽。

苗有方則因爲和麗娜不熟,沒有參與吐槽,不然,以他能說出“最醜大嫂”的低級求生欲,現在已經可能已經圍着莫桑展開一段吐槽麗娜的rap。

“什麼諢號?”

苗有方趁着莫桑扭頭看向許二郎時,以化勁的能力,偷偷換了一枚棋子。

莫桑聽着胸膛,齊聚舌尖,像佛門吐真言那樣,吐出:“飛燕女俠!”

“什麼?!”

許二郎愕然的擡起頭。

苗有方一臉懵逼的盯着莫桑。

莫桑很滿意他們目瞪口呆的表情,挺胸昂頭:

“麗娜在江湖混了半年,深受你們中原人士愛戴,被稱爲飛燕女俠。”

許辭舊不愧是讀書人,臉色如常,緩緩道:

“誰告訴你的。”

“麗娜自己說的啊。”莫桑如此回答。

苗有方剛要拆穿,看見許二郎給了自己一個眼色,便傳音問詢:

“怎麼了?”

許辭舊還沒掌握傳音入密的技巧,只是微微搖頭。

懂了,二郎的意思是等莫桑大肆宣揚之後,再看他笑話,現在還沒到火候,熱鬧不夠大...........苗有方跟着許七安沒白混。

一下子想到了聖子。

等打完仗告訴他吧,不然影響他鬥志和士氣...........許二郎心想。

就在這時,黑鱗飛獸的嘶吼聲傳來,繼而風聲大作,甕城內的三人知道有飛獸軍降落在城頭。

給大家發紅包!現在到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紅包。

再等片刻,匆匆的腳步聲由遠及近,一位穿着藤甲的心蠱師奔進來,用南疆語嘰裡咕嚕朝莫桑說了一通。

苗有方和許二郎看向莫桑,後者彈身而起,一口越來越流利的中原官話說道:

“十里外的叛軍與援兵會合,朝這邊來了。”

...........

郭縣。

駐守東陵城的青州軍,在與雲州叛軍展開長達半月的野戰,折損六成將士後,終於支撐不住,退出了東陵地界,在臨近的郭縣駐紮休整。

他們的敵人是姬玄率領的“黑甲”、“綠蟒”兩支精銳大軍,外加三千雜牌軍。

黑甲軍由六百重騎兵、兩千三百名輕騎兵組成。

綠蟒則是四千精銳步卒,配備八十門火炮,三十門牀弩,以及兩千件火銃和弓弩。

這樣一支裝備精良的驍勇之師,自然不是青州軍能抗衡的。

即使孫玄機在奔赴青州之前,帶來了大量的火器和裝備,但事實證明,青州衛所的軍隊,戰力遠不及雲州的精銳之師。

青州軍不是大奉軍隊的王牌,面對的,卻是叛軍的精銳部隊之一。

而論中層戰力,東陵這支守軍仍然不如姬玄率領的精銳部隊。

唯一能扳回局面的,是孫玄機這位三品術士。

誠然,術士的個人戰力遠不及同品級武夫,但論破壞力,三品這個境界裡,術士稱第二,無人敢稱第一。

白毛濃密的袁護法走在城頭,逢人就說:

“萬妖國重建了。”

東陵軍對這位妖族盟友早已熟悉,又愛又恨,愛的是他四品境的強悍戰力,是可靠的戰友。

恨的是這位戰友隨時隨地都會“捅”你一刀。

今日清晨,南妖復國的消息傳回青州,袁護法欣喜若狂,站在城頭仰天啼叫,表達喜悅之情。

然後逢人就說這件事。

“恭喜恭喜,萬妖國是我大奉的好盟友啊。”

一位百夫長望着湊過來的袁護法,露出熱切笑容。

袁護法卻一臉不高興的看着他,道:

“你的心告訴我:這死猴子有完沒完。”

“.........”百夫長臉色陡然漲紅,不知道該解釋還是該當做沒聽見,尷尬的想擅離職守。

好在袁護法沒有刁難他,識趣的走遠,向其他認識的守軍宣佈好消息。

“唉!”

百夫長望着袁護法的背影,嘆了口氣。

不知道郭縣能不能守住,能守多長時間。野戰中死去的兄弟,屍骨都來不及收殮。

就在這時,天空中傳來巨響,一道紅光在高空炸開。

這是敵襲的信號,而發出信號的人,正是郭縣上空漂浮的炮臺中,以望氣術警戒來敵的孫玄機。

............

宛郡。

細數起來,宛郡已經被圍一個月。

期間,叛軍斷斷續續攻城數十次,青州布政使司調兵遣將,多次派軍隊支援,但被雲州軍吃個精光。

直到心蠱部的飛獸軍趕來,這樣的頹勢才得以逆轉。

但對駐守宛郡的守軍來說,疲憊已經深入骨髓,便是最好戰的人,也渴望着早點結束這困獸般的鬥爭。

而於張慎這位隱居二十多年的兵法大家來說,首戰被逼到如此窘境,實在是奇恥大辱。

儘管他在孤立無援的情況下,把宛郡守到現在,不負盛名。

張慎攀上城頭,舉目四望,城牆遍佈着火炮轟出的坑洞、焦痕,以及裂縫,有些地方甚至被轟開了一道豁口,女牆盡毀,就像被敲碎了牙齒的人。

守軍死傷過半,強行徵調民兵,現在民兵也死傷過半。

戰爭的陰雲籠罩在這座不大的城池。

蔚藍的天邊,一隻巨獸扇動膜翼,朝宛郡飛來。

巨獸通過滑翔,在城頭緩緩降落,騎在背上的心蠱師朝着張慎說道:

“南邊三十里外,有大批敵軍靠近。”

飛獸軍來援後,抽空學了幾天南疆語的張慎臉色凝重的點頭,用一口流利的南疆腔說道:

“本官知道了。”

他側了側身,朝南方眺望,緩緩道:

“吾能眺望三十里。”

話音落下,他的視力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四周景物消失,視角被無限拉遠,一直拉到三十里外。

視線裡,長的看不到盡頭的敵軍隊伍緩緩而來,旌旗烈烈。

旗幟在風中翻飛,展開,露出一個“戚”字。

張慎“嘿”了一聲,收回目光,低聲自語:

“兵對兵,將對將,這龜孫終於來了。”

...........

東陵城。

一襲白衣似雪得許平峰,手裡拎着一壺酒,一步登天,來到雲海之上。

金光緊隨而至,化作伽羅樹菩薩,立於許平峰身側。

兩人對面,白髮白衣白鬚的監正,早已等待多時。

“監正老師。”

許平峰半飛半飄到雙方之間,於雲海中席地而坐,大袖一揮,身前多了一副棋盤,兩盒棋子。

“記得隨您學藝時,每隔三天,我們師徒倆就會對弈一局,我從未贏過。”

Www▪тт kΛn▪¢O

許平峰語氣平靜,用一種感慨的語氣說道:

“離京二十年,你我相見無期,整整二十年沒有對弈了,監正老師,能否陪弟子在下一局?”

.........

PS:月底了,求個月票。錯字先更後改。

第一百四十二章 九陰真經第六章 驗屍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兩百四十一章 什麼?許銀鑼一劍斬了數十萬敵軍?第十六章 很潤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說一說最近的劇情第一百三十七章 譽王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二十五章 救兵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九十章 大難臨頭(7000)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八月總結愉快的單章時間。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第一百五十章 罵!(感謝“Cz丶”的白銀盟)卷尾感言!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兩百零九章 一號的主動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六十二章 釣魚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三十四章 與神殊溝通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一百八十四章 分蓮子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一百七十一章 世間無我這般人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七十六章 迷宮和重逢第兩百一十八章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一百零九章 刁難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一百八十六章 爲刀取名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八十章 天地一刀斬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兩百一十八章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兩百六十五章 少年羈旅第十八章 女兒第兩百六十五章 少年羈旅第十二章 許鈴音:大鍋,我是你的小心肝嗎(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第九十二章 恐懼第三章 仙俠世界一樣能推理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二十七章 問詢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五十八章 佛門問心第四十七章 日常氣嬸嬸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第六十八章 我是誰(5000)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一百零七章 廟神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五十章 投壺第三十章 殺恆音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
第一百四十二章 九陰真經第六章 驗屍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兩百四十一章 什麼?許銀鑼一劍斬了數十萬敵軍?第十六章 很潤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說一說最近的劇情第一百三十七章 譽王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二十五章 救兵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九十章 大難臨頭(7000)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八月總結愉快的單章時間。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第一百五十章 罵!(感謝“Cz丶”的白銀盟)卷尾感言!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兩百零九章 一號的主動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六十二章 釣魚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三十四章 與神殊溝通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一百八十四章 分蓮子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一百七十一章 世間無我這般人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七十六章 迷宮和重逢第兩百一十八章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一百零九章 刁難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一百八十六章 爲刀取名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八十章 天地一刀斬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兩百一十八章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兩百六十五章 少年羈旅第十八章 女兒第兩百六十五章 少年羈旅第十二章 許鈴音:大鍋,我是你的小心肝嗎(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第九十二章 恐懼第三章 仙俠世界一樣能推理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二十七章 問詢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五十八章 佛門問心第四十七章 日常氣嬸嬸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第六十八章 我是誰(5000)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一百零七章 廟神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五十章 投壺第三十章 殺恆音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