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8.第653章 另有其人

第653章 另有其人

這一刻,許七安有種固有的知識被推翻的茫然感。

萬妖國主的位格是半步武神,這在他的認識裡,即使算不上根深蒂固,但也是一件比較篤定的事。

五百年前的佛門有一位超品佛陀,有四位一品菩薩,還有數量衆多的羅漢和金剛。。

能在這樣一個龐大勢力的圍剿中,竭力反抗,打的近乎兩敗俱傷,萬妖國主必須是半步武神,只有這樣才合理。

如果萬妖國主不是半步武神,那麼整個“甲子蕩妖”的歷史可能都是假的,整段歷史都要推翻了。

至於萬妖國主是超品武神的可能性,許七安認爲是零。

理由很簡單,以武夫的攻伐力和耐操性,如果萬妖國主真的是超品武神,那麼即使佛陀聯手巫神、蠱神一起圍攻,可能換來的是萬妖國主意猶未盡的舔一舔紅脣,不屑的說:

就這?

當然,這個猜測純粹是許七安個人臆想,超品之間的差距應該沒那麼大。

可有一點是能斷定的,那就是佛陀根本不可能殺死一位武神。

絕對不可能!

萬妖國主不是半步武神的話,那就只能是一品了許七安正要表達疑惑,就聽袁護法耿直的說道:

“許銀鑼的心告訴我:上一任國主如果是超品武神,她會舔着”

袁護法沒能把這句話說出完,因爲他被許七安一巴掌拍翻在地,四肢一陣抽搐。

“抱歉,你頭上剛纔有蚊子,我已經給你打掉了。”

許七安朝袁護法點頭,表示舉手之勞,不用感謝。

剛纔受到的衝擊有點大,下意識的展開各種腦洞推理,無法收束念頭。

修他心通不修閉口禪,你是怎麼活到現在的啊,猴哥?許七安無聲的嘀咕一句。

“多謝許銀鑼幫忙驅趕蚊蟲。”

袁護法爬起來,蔚藍澄澈的雙眼凝視,誠懇道謝,並試圖繼續聆聽許七安的心聲。

青木護法追憶往昔,道:

“萬妖國從未說過國主是半步武神,閣下是聽誰說的?”

這問題難倒許七安了,就彷彿有人問你:

誰告訴你一加一等於二的。

好在他來到這個世界,滿打滿算也才一年半,時間尺度就這麼點,很快想起自己第一次聽說“萬妖國”三個字,是初任打更人時,京城附郭縣太康縣發生妖物食人案件。

那妖物趕走附近的灰戶,與同夥一起挖掘硝石,秘密煉製火藥。

他和朱廣孝宋廷風查明真相,上報李玉春時,春哥推測妖物極有可能是萬妖國餘孽。

查案心切的許七安便記下來了,沒多久,暴躁武僧恆遠大師夜闖平遠伯府,殺了平遠伯,走投無路之下,在地書聊天羣裡尋求幫助。

恰好當晚巡邏的許七安,便救下了對方。

隨後他提出“等價交換”原則,開始從天地會成員那裡打探萬妖國的信息。

對,是麗娜說的。

麗娜說甲子蕩妖中,佛陀出手了,因爲那萬妖國主是半步武神。

“我真傻,真的,當初不知道麗娜的爲人,被她暗算了”

許七安一口老血。

同時他想起了更多的事情,比如當時金蓮道長隱晦的糾正說,萬妖國主是一品,而非半步武神。

可那會兒大家都覺得金蓮道長只是地宗的一條敗狗,他懂什麼萬妖國?

肯定是同樣出生在南疆的五號更值得相信啊。

誰能想到,敗狗其實是地宗大佬,值得信任的五號,其實是個不大聰明的吃貨。

“萬妖國主是一品?”許七安語氣略有急促的追問。

“是!”青木護法點頭。

“那半步武神是.”

許七安問完,屏住呼吸。

青木護法緩緩道:“神殊大師,也就是我們這次要救的人物。”

果然許七安臉上露出複雜的表情,既有“果然如此”的恍然,也有“居然是他”的愕然。

推翻“半步武神”是萬妖國主的結論後,真相立刻從許七安心裡浮現。

三條線索前所未有的清晰:

一:神殊是五百年前被送去京城封印的,萬妖國是五百年前滅國的。

時間點是如此的吻合,但許七安以前不能確定神殊是“死”於五百年前,也許早就被分屍了。

二:萬妖國對神殊殘肢極爲重視,九尾天狐不但把斷臂送到他這裡,還屢次出手相助。

可是重視神殊,不代表和神殊有淵源,畢竟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九尾天狐也許是想扶植一位敵人對付佛門。

三:神殊的不死特性。

斷臂被封印在桑泊,彈盡糧絕五百年,沒有外來力量補充,他竟然還沒死。

連超品的佛陀都無法徹底殺死他,如此可怕的生命力,顯然不可能是一品武夫能具備的。

雖然許七安沒見過一品武夫的實力,但萬妖國主是一品妖族,妖族與武夫的路子是一樣的,區別在於妖族四品時修的是天賦神通,武夫修的是“意”。

歷史證明,萬妖國主已經隕落,說明佛陀能殺死一品武夫。

儒聖把各大體系分爲九品,唯獨佛陀巫神等存在超脫於品級之外,這一點就能看出,超品對付一品,絕對碾壓級優勢。

“那,那神殊大師和萬妖國的關係?”

許七安深吸一口氣。

青木護法搖頭:“我層次太低,如何知道?不過,國主和神殊大師必然是相識的,關係不錯的道友。”

嗯,佛門的滅妖之戰中,神殊也不會站在萬妖國這一邊.許七安點點頭,思考着各自細節時,忽聽白猿護法沉聲道:

“青木護法的心告訴我:老朽懷疑國主和神殊是老姘頭了。”

石窟內陡然一靜。

白猿護法大吃一驚,被這條信息震到了,忙說:

“這是青木護法說的,與我無關!”

青木護法臉色漲紅,墨綠色的頭髮一張張豎起,每一根頭髮都充盈綠色能量,他握住藤蔓柺杖的手,緊了又鬆,鬆了又緊

掙扎了片刻,青木護法吐出一口氣:

“老朽不與你一般見識。呵,沒錯,當時我們一羣小妖確實腹誹過國主和神殊大師的關係。

“只是小國主是最好的證明,小國主是血脈純正的九尾天狐。”

白猿護法蔚藍色的眸子,清澈不含塵埃的看着青木護法,淡淡道:

“你的心告訴我:所以老朽懷疑他們是老姘頭。”

老姘頭本來就沒有名分,見不得人。

石窟內再次安靜下來。

青木護法默默握緊藤蔓柺杖,開啓了獵殺時刻。

一白一綠兩道流光,追逐着衝出石窟,消失在天際。

“袁護法的天賦神通本身就能看穿人心,偷學了佛門的他心通後,便超出了四品境的範疇,這讓他有些難以駕馭。所以時常不顧場合的亂說話。”

浮香,不,夜姬低聲解釋。

他這是時常亂說話嗎,他這是放飛自我了許七安“嗯”了一聲,沒多做評價。

夜姬吩咐石窟內的妖女,道:

“你們都出去守着,不經允許,不得入內。”

待妖女離開,她見情郎思慮慎重的模樣,柔聲道:

“怎麼了?”

許七安摟着夜姬緊緻的小腰,卻沒有心情感受她美好的嬌軀,臉色凝重的說:

“你可能不知道,佛陀,早就被儒聖封印了。”

“什麼?!”

夜姬臉色一滯,瞳孔微微放大,許七安能聽見她心臟在這一刻驟然加快。

儒聖爲什麼要封印佛陀?

如果佛陀已經被儒聖封印,那麼當年出手的是誰?

夜姬心裡一寒,莫名的冷意從脊背升起,讓她打了個哆嗦。

“那就不能是儒聖後來封印的嗎。”

努力適應靠枕的白姬,聞言後,插了一嘴。

雖然它還是隻幼崽,但智商好歹過關了,能聽出這個秘辛中蘊含的恐怖。

夜姬微微搖頭:

“儒聖的壽命只有八十二,已經故去一千多年,而佛妖之戰,是五百年前。

“許郎,這方面你擅長,你怎麼看?”

情郎在身邊,讓她覺得有了靠山,下意識的求助。

許七安分析道:

“我有三個猜測,但都存在悖論,缺乏足夠的線索。”

頓了頓,見夜姬一雙明眸柔柔凝視,他緩緩說道:

“要麼是佛陀已經掙脫封印;要麼當年出手的另有其人;要麼是神殊一手主導了萬妖國的毀滅。

“佛陀和巫神是一起被封印的,巫神近來才漸漸掙脫封印,同爲超品,佛陀應該不可能在五百年前就掙脫了封印吧。

“如果是另有其人的話,那就有點細思極恐了。但這個可能性不大,因爲現在十萬大山被納入西域版圖,成了佛門的地盤。氣運加護於佛門,如果當年出手的是某位存在,那他的目的是什麼呢,總不是單純的給佛門做嫁衣吧。

“至於神殊主導的萬妖國毀滅,嗯,如果這樣,那神殊又是被誰分屍的?佛陀都被封印了,還有哪位存在能分屍半步武神?”

夜姬點點頭,憂心忡忡道:

“娘娘知道佛陀被儒聖封印這件事嗎?”

許七安沉吟道:

“不好說,你們娘娘深不可測,我對她並不瞭解。但儒聖封印佛陀之事,九州知者寥寥無幾,若非儒家扛把子告訴我,我也不知道還有這樣的內幕。”

五百年前的“甲子蕩妖”戰役,迷霧重重,隱藏着更深層的秘密。

“白姬,聯絡一下你們娘娘。”

許七安道。

白姬懶洋洋的不願動彈,稚嫩童音說道:

“夜姬姐姐也能聯絡娘娘,你讓她去幹活嘛。”

一個家庭裡,活兒當然是年紀大的做,它作爲最小的妹妹,就要負責可愛就好了。

姐姐們就會“哇,小寶貝”的叫着,對它愛不釋手,各種投食。

浮香也能聯絡九尾狐.許七安眉頭一挑,審視着老相好。

朝陽升起,苗有方盤坐在山谷,面對熊熊篝火,嘴裡咬着草根。

紅纓手裡烤着兩隻大鳥,他去接苗有方時,順手捕獵來的。

“太客氣了,太客氣了”

苗有方享受着貴賓級的待遇,有些不好意思。

“應該的應該的,苗兄是許銀鑼的弟子,那也是貴客。招待貴賓,讓貴賓吃好喝好,是我方責無旁貸的義務。”

紅纓一點都沒有四品高手的風範,像是一個擅長應酬的官場老油條。

說話間,他見苗有方目光不停審視洞窟口的兩名女妖,當即招招手:

“你倆過來。”

兩名女妖猶豫一下,邁步過來:

“紅纓護法有何吩咐。”

紅纓一臉責怪,道:

“榆木腦袋,當然是招待我們的貴客用膳了。苗兄隨着許銀鑼南征北戰,是人族中的大人物,你們一定要好好招待,要是有不周之處,看我怎麼罰你們。”

這隻鳥妖竟然這麼會來事.苗有方頓時有些飄了,擺擺手:

“過獎了過獎了,也就隨着許銀鑼殺過幾個金剛而已。我主要打打下手,是許銀鑼太強大了。”

紅纓眼睛一亮:“苗兄,這可要和我們好好說說。”

原本不太樂意的兩個妖女,也快速的坐下來,一左一右伺候苗有方。

同樣的清晨。

許鈴音背上行囊,跟着二哥和老師,沿着戰船伸出來的木板,走上了甲板。

三艘戰船,同搭載士卒、將領共三千人。

大奉的軍事制度是衛所制,衛所制脫胎於前朝大周的府兵制,衛所制的優點在於,極大的減輕了國家的軍費開支。

且保證兵力分散在各洲,既能迅速聚攏人馬,平息叛亂,又能遏制某位將領手掌兵權,擁兵自重的情況。

所以朝廷本次調兵遣將,京城地界的軍隊只派三千人,其餘兵源從其他洲抽調。

“鈴音,注意安全!”

嬸嬸在碼頭扯着嗓子大喊:

“遇到麻煩要,要”

本來想說,要多聽師父的話,陡然想起師父未必比徒弟靠譜。

許二叔忙說:“要想辦法聯繫大哥。”

許鈴音揹着比她人還要大的行囊,用力點頭:

“娘,我去打戰啦。”

周邊的士卒,碼頭的行人,紛紛愕然看來。

戰船裡混進去一個小屁孩,本身就惹人注目。

一聽是去打戰.

許二叔大驚,怒道:“你打什麼戰,你這趟是隨師父回鄉,莫要亂說話。”

小豆丁一直以爲自己是去打戰的。

一道道質疑的目光,遠遠的審視着許鈴音。

蒙着面紗的許玲月高聲道:“鈴音,身爲許銀鑼的妹妹,你不要辜負大家的期望。”

霎時間,質疑和不滿的目光,變成了熱情和友善。

一番糾纏後,師徒倆被許二郎領回了船艙。

時辰一到,戰船楊帆遠航。

許新年把幼妹和麗娜安排在隔壁的房間,叮囑道:

“好好在房間裡待着,莫要亂跑,不要惹事。

“麗娜,別人給的東西不要吃,不要接受軍官的善意。”

雖然麗娜是四品高手,但貪吃和天真的性格,面對一些下三濫的手段肯定無法抵禦。

“嗯嗯!”

麗娜用力點頭。

她其實不怕毒,作爲一個在南疆長大的姑娘,即使不是毒蠱部的人,但鑑毒和毒抗力,仍然出類拔萃。

再說,能迷暈或毒死四品的毒藥,過於珍貴,不是一般人能拿出來。

麗娜覺得許二郎是個沒什麼見識的一介書生,沒必要跟他解釋這些。

安置好兩個女眷後,許二郎回書房研讀兵書,分析青州戰局。

另一邊,麗娜扭頭就帶許鈴音出門溜達,一路來到甲板。

迎着寒風,師徒倆眼裡冒出小星星。

這是她們人生中第一次揚帆遠航。

“姑娘是許銀鑼什麼人?”

身後傳來問話聲。

麗娜回頭,看見一個披甲方臉的中年人,矮小粗壯,目光灼灼的盯着麗娜和許鈴音。

“你是誰?”

麗娜一口不標準的中原官話。

“禁軍營步兵百夫長陳驍!”

中年軍官抱拳道:“夏時,曾隨許銀鑼北上調查血屠三千里一案。剛纔聽聞,這位小姑娘是許銀鑼妹妹?”

PS:先更後改。

(本章完)

937.第905章 吞噬監正831.第802章 夢見蠱神366.第354章 王妃的秘密708.第683章 海外靈獸622.第600章 舉薦698.第673章 蠱神之力686.第661章 刑天?2.第2章 妖物作祟910.第878章 禍從口出475.第456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159.第156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764.第737章 晉升二品(一)593.第571章 苗有方717.第692章 道尊的壯舉729.第703章 大輪迴法相310.第299章 兩場談話706.第681章 不當人子的風格240.第233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732.第706章 失控372.第360章 暗子136.第134章 蠱族790.第762章 天地會成員:孫師兄,這猴賣嗎276.第268章 許七安的絕學681.第656章 神殊殘肢223.第217章 撲朔迷離627.第605章 劍來421.第403章 報仇不隔夜140.第138章 女子國師409.第392章 召喚504.第485章 匹夫一怒(8000)423.第405章 斬敵700.第675章 應對之策455.第436章 大儒裴滿西樓294.第284章 大師您保重314.第303章 嚴以律己(大章)227.第221章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881.第849章 鮫人394.第378章 回京653.第630章 玉碎200.第195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276.第268章 許七安的絕學876.第844章 監正競選大會345.第333章 神功小成277.第269章 五號的傳書786.第758章 一劍斬破750.第724章 變天(一)512.第493章 父子博弈857.第827章 前奏587.第565章 子時(求月票)554.第532章 補償935.第903章 蠱神的目標371.第359章 三黃縣149.第147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44.第44章 逃之夭夭847.第817章 開團手和補刀手679.第654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541.第520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487.第468章 噩耗34.第34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629.第607章 廟神34.第34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758.第731章 恐懼549.第528章 除魔433.第414章 上貓本能357.第345章 刷馬桶597.第575章 天宗來人84.第84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510.第491章 屏蔽天機27.第27章 提人(第一更)97.第97章 風雲變色30.第30章 化學課56.第56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310.第299章 兩場談話937.第905章 吞噬監正682.第657章 女兒601.第579章 青衣攔路145.第143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364.第352章 神威凜凜許銀鑼288.第279章 揭榜288.第279章 揭榜197.第192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846.第816章 禮成267.第259章 光宗耀祖413.第395章 蓮子成熟在即534.第514章 交換情報372.第360章 暗子721.第696章 故意896.第864章 監正的饋贈662.第637章 秋後算賬445.第426章 消失的起居郎240.第233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640.第617章 暗子(求月票)730.第704章 白毛蘿莉38.第38章 詩成100.第100章 信息共享472.第453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73.第73章 驚悚412.第394章 被拋棄的王妃576.第554章 水落石出?187.第183章 一號的身份?
937.第905章 吞噬監正831.第802章 夢見蠱神366.第354章 王妃的秘密708.第683章 海外靈獸622.第600章 舉薦698.第673章 蠱神之力686.第661章 刑天?2.第2章 妖物作祟910.第878章 禍從口出475.第456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159.第156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764.第737章 晉升二品(一)593.第571章 苗有方717.第692章 道尊的壯舉729.第703章 大輪迴法相310.第299章 兩場談話706.第681章 不當人子的風格240.第233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732.第706章 失控372.第360章 暗子136.第134章 蠱族790.第762章 天地會成員:孫師兄,這猴賣嗎276.第268章 許七安的絕學681.第656章 神殊殘肢223.第217章 撲朔迷離627.第605章 劍來421.第403章 報仇不隔夜140.第138章 女子國師409.第392章 召喚504.第485章 匹夫一怒(8000)423.第405章 斬敵700.第675章 應對之策455.第436章 大儒裴滿西樓294.第284章 大師您保重314.第303章 嚴以律己(大章)227.第221章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881.第849章 鮫人394.第378章 回京653.第630章 玉碎200.第195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276.第268章 許七安的絕學876.第844章 監正競選大會345.第333章 神功小成277.第269章 五號的傳書786.第758章 一劍斬破750.第724章 變天(一)512.第493章 父子博弈857.第827章 前奏587.第565章 子時(求月票)554.第532章 補償935.第903章 蠱神的目標371.第359章 三黃縣149.第147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44.第44章 逃之夭夭847.第817章 開團手和補刀手679.第654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541.第520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487.第468章 噩耗34.第34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629.第607章 廟神34.第34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758.第731章 恐懼549.第528章 除魔433.第414章 上貓本能357.第345章 刷馬桶597.第575章 天宗來人84.第84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510.第491章 屏蔽天機27.第27章 提人(第一更)97.第97章 風雲變色30.第30章 化學課56.第56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310.第299章 兩場談話937.第905章 吞噬監正682.第657章 女兒601.第579章 青衣攔路145.第143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364.第352章 神威凜凜許銀鑼288.第279章 揭榜288.第279章 揭榜197.第192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846.第816章 禮成267.第259章 光宗耀祖413.第395章 蓮子成熟在即534.第514章 交換情報372.第360章 暗子721.第696章 故意896.第864章 監正的饋贈662.第637章 秋後算賬445.第426章 消失的起居郎240.第233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640.第617章 暗子(求月票)730.第704章 白毛蘿莉38.第38章 詩成100.第100章 信息共享472.第453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73.第73章 驚悚412.第394章 被拋棄的王妃576.第554章 水落石出?187.第183章 一號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