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

金蓮道長傳書說道:

【九:領兵打仗的事貧道不懂,但有件事,你們似乎都忽略了。那就是黑蓮!】

看到金蓮的傳書,天地會衆人心裡一凜。

【一:道長,您的意思是.........】

【九:是的,天地會成員的存在早已經暴露,黑蓮和我之間,必定會有一個結果。如今許七安已入超凡,你們也都是四品,戰力可觀。

【易位思考,如果你們是黑蓮,會如何?】

與雲州叛軍聯手,攻打大奉.........天地會成員腦海裡閃過這個念頭,至於麗娜,恍然間想起來,自己當初加入天地會時,確實有答應將來修爲大成,幫金蓮道長清理門戶。

時間太長,她都快忘記這個承諾了。

另外,她剛纔絕對沒有和金蓮道長作對的意思,她是真沒想明白金蓮道長錯在哪裡。。

【二:可是,黑蓮並沒有出現。】

【一:會不會是黑蓮閉關中,無暇顧及外界之事,就如同金蓮道長你之前的狀態。】

一旦談及大事,懷慶總是積極發言,不吝嗇表達自己的觀點。

【九:不會是這樣的情況,黑蓮雖大部分時間都沉睡,但他始終在外留了一道分身,不會徹底隔絕外界。】

楚元縝傳書道:

【此事確實不同尋常啊,黑蓮曾與貞德有過結盟,共同對付許寧宴。那他勢必也會和雲州叛軍結盟。就算黑蓮不願意,許平峰也會說服他。

【可叛軍和青州軍糾纏了這麼久,黑蓮始終沒有出現,他在謀劃什麼?】

金蓮道長傳書分析:

【黑蓮狡詐陰險,若再與二品術士同謀合污,合二人之詭計,沒人能猜出他們在謀劃什麼。】

天地會成員們,頓時暗暗警惕起來。

但也不是太忌憚,因爲許七安現在的位格,豁出全力的話,單獨對付黑蓮都不會太困難。

雖說那小子是三品武夫,可他手段多,底牌多,能爆發出的戰力絕非尋常三品能及。再說,黑蓮道長的狀態不對,他是殘缺的。

在二品境界中,應該屬於中上層次,不及洛玉衡這種半隻腳踏入一品的巔峰高手。

金蓮傳書道:【方纔四號說的許平峰.........】

楚元縝傳書回答:【許平峰便是那二品術士。】

【九:這名字有些古怪。】

金蓮道長委婉的表達了自己的疑惑,沒記錯的話,許七安的二叔叫許平志。

啊這........天地會衆人一時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許家父子的親情戲碼,實在過於複雜,不知該如何說起。你說它“聞者傷心見者落淚”吧,沒毛病。你說它世風日下,道德淪喪吧,也沒毛病。

【三:他是我父親,我二叔的兄長。】

這時候,許七安跳出來了。

他其實一直都在窺屏,現在躺在小舟上,曬着太陽,吹着海風,遠處是一羣海鷗盤旋起落。

羣主終於上線了,你再晚個一年半載出關的話,中原可能都改朝換代了..........許七安莫名的心安。

倒不是說金蓮有多強,而是在他還弱小的時候,金蓮道長始終充當着可靠前輩的職責。哪怕現在他已經成爲巔峰強者,但依舊有種“孩子見到父母”的踏實感。

天地會裡,懷慶和楚元縝固然聰明,其他成員固然可靠,但都比不上羣主。

金蓮道長在許七安看來,是少有的,能與監正、許平峰這些大佬對弈的老銀幣。

有他幫着出謀劃策,分析利弊,再加上金蓮道長深厚的江湖經驗,許七安會輕鬆許多。

雲州那個二品術士是許七安的父親?!

金蓮道長腦門“嗡嗡”作響,愣了半天,沒想到許寧宴竟然這般離奇曲折的身世。

他父親是二品術士,二品術士出生司天監,許寧宴氣運纏身,是監正重視的棋子...........這一瞬間,金蓮道長的靈感,像是電火花一般閃耀。

他想通了很多以前困惑的問題。

【九:具體情況是?】

三號半天沒有迴應。

許寧宴不說,是因爲他不想提及那個喪心病狂的父親..........楚元縝心裡通透,傳書道:

【四:此事還得從殺完貞德開始說起..........】

思路清晰的楚狀元,從許平峰首次現身,欲奪回氣運開始,吧啦吧啦,一直講到雲州造反。思路清晰,遣詞造句恰到好處,毫不繁瑣,但又不缺細節。

深刻展現出一位狀元郎的文字功底。

從貞德到許平峰,都是“好父親”啊........金蓮道長唏噓感慨。

【二:許寧宴,佛陀的秘密能告訴金蓮道長嗎。】

【四:嗯,道長見多識廣,接觸到的高層次隱秘比我們要多,或許能給出不同的看法。】

李妙真的話,獲得了楚元縝的贊同。

李靈素也附和着傳書:【一:此事涉及到超品的隱秘,我們以前層次太低,底蘊不夠,除了震驚只有震驚,但道長作爲地宗道首,或許能由此受到啓發,想起一些事。】

你們在說什麼啊.........金蓮道長木然的看着地書碎片。

涉及到超品?佛陀的秘密?不是,我雖然是地宗道首,但我也不知道超品的秘密啊...........不,這不是關鍵,關鍵是你們怎麼就連佛陀的秘密都掌握了?

而且看起來,似乎又和許七安有關?

金蓮道長再次懷疑自己不是閉關半年,而是閉關一甲子。

【三:我來說吧!】

當即,許七安把佛陀和神殊的關係,五百年前蕩妖之戰的隱情,以及自己的兩個猜測告訴了金蓮道長。

傳書完,金蓮道長很久都沒有迴應,毫無動靜。

久到天地會成員們以爲金蓮道長下線了。

【九:聳人聽聞,貧道亦是沒有想到五百年前的甲子蕩妖有這等隱情。】

回過神來的金蓮道長傳書感慨,擺明自己的意思——層次太高,貧道也不清楚。

看來金蓮道長也難以觸及超品的隱秘,哪怕他背是地宗道首...........原本寄希望地宗典籍中有蛛絲馬跡的衆成員心裡有數了,沒有刨根問底,也沒有發什麼“竟然連金蓮道長也不知道”這樣的感慨。

不是不能說,是沒必要。

道長半年前可是天地會扛把子,大家有什麼疑惑,道長總能解答的。

就在衆人打算換個話題時,麗娜後知後覺的傳書道:

我建了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給大家發年終福利!可以去看看!

【啊,連金蓮道長你都不知道嗎?我還以爲金蓮道長肯定知道一些的,你可以地宗道首啊,整個九州大陸有數兒的。】

.........天地會成員們默默捂臉。

【九:其實,當初麗娜說甲子蕩妖中,有半步武神現身,我便覺得奇怪。據貧道所知,九尾天狐是一品,想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的可能性幾乎爲零。

【起先我覺得麗娜可能記錯了,但後來桑泊案中,神殊引起了我的注意。他來自佛門,也是五百年前被封於桑泊。且肉身不朽,元神不滅,連佛陀都殺不死。

【除了沒證據,貧道基本能斷定他便是那位半步武神。】

金蓮道長在很努力的挽尊..........許七安傳書道:

【不愧是金蓮道長,早就知曉了。對了諸位,我剛從海外回來,有件關於神魔的秘聞想與諸位分享。】

他怎麼總有那麼多秘聞...........天地會成員們精神一振,旋即心情複雜。

什麼時候上古秘辛,超品隱秘變的跟大白菜一樣了,而且全給他一個人碰到。

【三:諸位知道神魔是怎麼殞落的嗎?】

許七安先開了個頭。

【七:神魔時代末期,人族和妖族崛起,一位位強者橫空出世,人妖兩族覆滅了神魔時代。這裡面,主要是人族先賢的功勞居多,妖族頂多幫幫小忙。我們道門的道尊,身爲人族的第一位超品,是覆滅神魔的主要人物之一。】

李靈素說的是標準答案。

李妙真補充道:

【二:但其實道尊出生的年代,應該在神魔時代之後,雖然天地人三宗沒有關於道尊的詳細記載。】

說完,她和天地會衆人緊緊盯着地書碎片,等待許七安的回覆。

【三:我正在從海外返回的途中,不久前,我遇到了一位神魔後裔,它從遠古時代存活至今,親身見證了那場動盪。

【它告訴我,神魔時代終結的真正原因,是神魔無故發狂,自相殘殺。】

這個消息就如同一枚火炮,命中了天地會成員的心靈,掀起了足以摧毀理智的狂風巨浪。

一時間,李妙真懷慶楚元縝等人都無法成言,地書聊天羣陷入沉寂。

許七安透露的信息,讓他們撥開了歷史的迷霧,就像閃電劈入腦海,帶來電火花般的靈感。

或恍然大悟,或震驚茫然,或不可思議,或激動振奮.........每個人都無法平靜。

同時帶來了新的疑惑。

【四:爲何神魔要自相殘殺?】

可能是他們都得了“你瞅啥,瞅你咋地”的臭毛病了吧..........許七安嘆息着傳書:

【不知道,那位神魔後裔也不知道。但它說,道尊或許知曉。當年道尊把神魔後裔盡數驅逐出九州大陸。】

道尊還把神魔後裔盡數逐出九州?!金蓮道長又是一驚,又是一個他不知道的隱秘。

天地會成員們沒有發表看法,顯而易見,這是一件比“佛陀秘密”層次更高的遠古秘辛,任何揣測都是無意義的腦洞。

但不代表他們不重視,早已牢牢記在心裡。

金蓮道長見話題告一段落,無人發言,主動傳書說道:

【聖子總算是恢復自由身了,歷情劫的滋味可好受?】

這個你要單獨問他的腰子.........許七安吐了個槽,他相信,天地會成員們此刻也在心裡吐槽。

【七:慚愧啊,歷經情劫,對太上忘情裨益不大,反倒是跟着許兄遊歷江湖多年,讓我險些領悟了太上忘情。】

傳書完,聖子心裡“呸”了一口,許寧宴這個花心的人渣。

金蓮道長無意關注李靈素的心路歷程,傳書道:

【稍後我要去八號的閉關之地看一看,八號閉關多年了,始終沒有甦醒,我有些擔心。】

啊,我們天地會還有一個八號?這個疑惑在每一位天地會成員心裡閃過。

【二:道長,這個八號是何方神聖。】

李妙真問出了所有人的心聲。

【九:呵呵,雖然你們七人現在都見過面,結下情誼,無需顧及身份曝光。但這並不包括八號,除非他自己願意,不然貧道也要遵守天地會的規則。】

見他這般說,衆人也就不執着了,反正也是隨口一問。

到時候等八號出來,大家一起孤立他(她)

【三:等我返回南疆,便北上參與青州戰事,你們也一起來青州吧。黑蓮若是敢現身,正好滅了他。】

蠱族和妖族的事都已解決,他再無牽掛,可以投入戰場,和許平峰掰掰手腕。

天地會成員們紛紛應承,李妙真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想重操舊業,征戰沙場。

............

南疆,力蠱部。

麗娜坐在院子外的門檻上,翻來覆去的端詳地書碎片。

“咦,他們怎麼都不說話了。”

南疆小白皮困惑的眨了眨眼,握着地書碎片,“哐哐哐”敲門檻,依舊沒接收到消息。

“怎麼好端端得都不說話了,你們還在嗎?”

麗娜抱着地書,在羣裡發信息。

消息發出去,泥牛入海,什麼反應都沒有。

麗娜在說完“啊,金蓮道長連你也不知道”之後,就變成這樣了。

她隱約間覺得哪裡不對勁。

這時,許鈴音帶着一羣力蠱部的孩子跑過來,揮舞着手:

“師父,帶我們去打獵呀,帶我們去玩呀。”

麗娜當即把地書塞進懷裡,高興的說:

“好嘞!”

開開心心的帶着孩子們玩耍去了。

............

PS:有很多書友反應章說劇透的事情,所以跟大家說一下不要在之前的本章說劇透,如果發現劇透的情況,可以在下面艾特運營官九大爺,會視情況刪除或者禁言

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第六十五章 絕世天才?!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兩百五十六章 屏蔽天機第五十七章 自戕第十八章 女兒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二十七章 問詢第一百二十一章 靈獸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兩百二十九章 人去樓空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用解釋第八十章 不生果位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一百一十九章 誰來救救我第兩百四十六章 魏淵的後手(感謝“青寧子”的白銀盟)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五仔的出手第一百七十七章 做人要低調(爲盟主“愛上fiji”加更)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黃縣第九十六章 花神的靈蘊(6600字)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三十章 力蠱部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九十二章 兌現承諾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七章 嚇唬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一百五十二章 開幕(一)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六十五章 絕世天才?!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兩百三十九章 領頭者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八十九章 此時無聲勝有聲第一百七十八章 離京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三十章 預言師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一百八十四章 分蓮子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三十九章 收官(二合一)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五十六章 一刀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十二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第一百七十六章 仇謙的身份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六十一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一百三十五章 乾屍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兩百一十三章 驚愕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一百一十章 刑部破不了的案,我來破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兩百三十六章 國士無雙第六十一章 佈局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九章 稱帝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第一百八十章 出拳盟主感謝章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十一章 摸魚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三章 吃蟹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寫個總結
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第六十五章 絕世天才?!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兩百五十六章 屏蔽天機第五十七章 自戕第十八章 女兒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二十七章 問詢第一百二十一章 靈獸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兩百二十九章 人去樓空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用解釋第八十章 不生果位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一百一十九章 誰來救救我第兩百四十六章 魏淵的後手(感謝“青寧子”的白銀盟)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五仔的出手第一百七十七章 做人要低調(爲盟主“愛上fiji”加更)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黃縣第九十六章 花神的靈蘊(6600字)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三十章 力蠱部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九十二章 兌現承諾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七章 嚇唬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一百五十二章 開幕(一)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六十五章 絕世天才?!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兩百三十九章 領頭者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八十九章 此時無聲勝有聲第一百七十八章 離京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三十章 預言師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一百八十四章 分蓮子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三十九章 收官(二合一)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五十六章 一刀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十二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第一百七十六章 仇謙的身份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六十一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一百三十五章 乾屍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兩百一十三章 驚愕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一百一十章 刑部破不了的案,我來破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兩百三十六章 國士無雙第六十一章 佈局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九章 稱帝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第一百八十章 出拳盟主感謝章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十一章 摸魚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三章 吃蟹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寫個總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