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

你們兩個在搞什麼花樣...........天地會成員心裡同時嘀咕。

楚元縝的問題,也是他們的問題。

【一:前幾日,朕與許銀鑼聯手逼永興退位,今日剛舉辦完登基大典。目前京城局勢已經穩定,朝廷正常運轉,民心所向。】

哐當!楚元縝手裡的玉石小鏡跌落於地。

懷慶,登基稱帝了?!

雖然他早已是一身白衣,遊歷江湖近十年,但讀書人出身的楚元縝,驟聞消息,只覺得大腦遭遇了無法承受的風暴。

以致於手裡的地書碎片都掉了。。

啊!長公主懷慶登基了?!聖子李靈素吃了一驚,不過,他身爲天宗弟子,學的從來都不是三綱五常這一套。

心裡雖然震驚,但不會有太強烈的牴觸情緒,震驚之後的第一反應是:女子稱帝,那後宮豈不是要顛倒過來?

以前後宮是男人的禁地,現在是不是就成了女人的禁地?

後宮裡的丫鬟統統都要逐出去?

第二個反應是:

本聖子如此俊美風流,又同在天地會,懷慶公主,不,陛下會不會強行召我入宮爲妃?

第三個反應是:

許七安是後宮之主,公儀天下?

李靈素知道懷慶和許七安也是有一些曖昧的。

最後,這些念頭紛紛收束,從他腦海裡驅除,心裡變的酸溜溜的,因爲兩人若是有曖昧,那麼女帝只能成爲許七安的後宮之一。

而不是許七安成爲她的後宮之一。

一代女帝收入房中,可比公主郡主,甚至人宗道首要有成就感多了啊...........李靈素心裡泛起酸味兒。

不行,不能讓我一個人難受,我要去找楊兄,好兄弟應該有難同享。

聖子心裡暗暗決定。

恆遠大師對於懷慶稱帝之事,完全沒有多餘的想法,聽說京城局勢已經穩定,便打消了回京幫忙的念頭。

出家人早就沒有世俗的慾望,坐在龍椅上的別說是女子,便是一頭小母馬,恆遠大師也不會在意。

懷慶居然當皇帝了?!李妙真受到衝擊,絲毫不必楚元縝要低,同時心裡有些尷尬——將來不能肆無忌憚的在天地會內部說:

老孃要刺死狗皇帝!

【一:大奉皇室人才凋敝,除朕之外,還有誰能配合許銀鑼,與雲州死戰到底?】

懷慶解釋了一下許七安支持她上位的理由。

旋即傳書道:

【而且,如此一來,李妙真也不用天天想着刺殺大奉皇帝,有什麼需求,直接找我溝通便是。】

啊,這,翻人家黑歷史,是不是有點筍啊..........許七安心裡嘀咕一聲。

到時候帶上許寧宴直接上門打你..........李妙真看着傳書,就有些尷尬,迅速轉移話題:

【該死的許寧宴,爲什麼不提前說?這就是你之前隱瞞的、所謂的辦法?】

看着李妙真的傳書,天地會成員內心感慨,監正被封印後,許寧宴已經成爲主掌皇權更迭的大人物。

中原勢力的真正掌權者。

【三:本身就不是什麼大事,提前告訴諸位沒意義。其實我沒幫上什麼忙,懷慶陛下早已經在暗中掌握大權。】

這場皇權更迭的洗牌中,他的作用雖然不可取代,但能穩定局面,與諸公達成利益妥協,可都是懷慶自己的能力。

京城裡有野心的人太多,如果不是懷慶能迅速穩住局面,讓那些傢伙收斂爪牙繼續臣服,很可能大奉就崩盤了。

【九:你能登基稱帝,也算解開了我心裡的一樁疑惑,明白你福緣古怪的原因。】

金蓮道長傳書感慨。

【二:咦,道長這話聽起來怪怪的,一號的福緣很奇怪?你是不是很早以前就知道她會當皇帝?】

李妙真的話,成功轉移衆人注意力,包括懷慶自己。

【九:我又不是監正,怎麼可能未卜先知?嗯,每個人的福緣都是不同的,有人是天生,有人是後天。福緣是有顏色的,地宗四品道士的名字,便象徵着福緣的顏色。

【初見懷慶殿下時,她的福緣是紫中帶金,這是其他皇室成員不曾擁有的。於是我留心調查了一番,而後決定把地書碎片交給他。】

【七:那我呢那我呢?我的是什麼顏色?】

關於這個話題,不止是李靈素,大家都很感興趣,想知道金蓮道長當初是怎麼挑選、組建天地會成員的。

【九:你?你是白色的。】

【七:白色是什麼品級的福緣。】

【九:白丁!】

李靈素:“???”

金蓮道長明顯是不想說啊,可能涉及到地宗的隱秘...........許七安正要結束話題,忽然看見八號傳書了:

【八:你明日去青州下戰書,勢必與雲州一番產生衝突。你能不能摸清對方的底細我不知道,但你的底細絕對會被摸的一清二楚。】

阿蘇羅把話題拉了回來,並點明許七安明日行動的利弊。

李妙真一想,覺得有理:【八號言之有理,只是下戰書的話,完全沒必要。你可有什麼後續的安排?】

許七安屁顛顛的跑過去,許平峰肯定會帶着小弟們打他,一旦起了衝突,衆生之力,乃至二品修爲就隱藏不了。

因爲如果不盡全力,許七安很難抗衡雲州一方的超凡。

【一:下戰書是他的執念。】

懷慶突然說道。

衆人一下子不說話了。

【三:我不會因爲個人恩怨罔顧大局,今夜選擇在羣裡傳書,就是想和大家商量這件事。】

什麼是“羣裡”?衆人心裡閃過這個疑惑,但沒傳書詢問,凝神望着地書。

【三:我想趁着這個機會,狩獵黑蓮!】

衆人剛看到傳書,還沒來得及分析、消化,便看見金蓮道長秒回:

【好主意,寧宴不愧是魏淵的弟子,有大局觀。】

金蓮道長高興瘋了........衆人心想。

作爲天地會智囊之一的楚元縝,冷靜分析道:

【首先要解決兩個問題,一:把黑蓮和雲州的超凡強者分割開來。二:補足戰力問題。】

衆人就着楚元縝提出的“綱領”,積極發表意見。

【七:分割黑蓮和雲州強者,我有一個主意,許寧宴的兵書上,有一招叫“圍魏救趙”。書上說,趙國被魏國攻擊,趙國的盟友便去攻打魏國,從而解救了趙國。

【我的想法是,我們可以攻打地宗總壇,逼黑蓮回總壇禦敵。但這件事必須發生在許寧宴下戰書期間,由他來牽制雲州的超凡強者。】

不錯,聖子也不是隻會玩女人,上面的頭沒有生鏽..........許七安沉吟一下,覺得此計可行。

【二:你的計劃有個致命破綻。】

天宗的鳳雛,不,雛鳳立刻拆臺。

【二:黑蓮是二品修爲,金蓮道長三品,縱使加上我們,也不可能是黑蓮的對手,況且黑蓮還有地宗的妖道們相助。】

【一:我覺得此計可行。】

李妙真剛說完,懷慶就投出贊同票。

我建了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給大家發年終福利!可以去看看!

你找茬是吧,以爲當了皇帝就了不起?李妙真大怒,剛要傳書還擊,便見許七安也投出贊同票:

【此計甚妙。】

【九:甚妙。】

【八:可行!】

你們.........李妙真生氣了。

啊這.........李靈素又驚喜又茫然,居然就這樣敲定了?分明只是靈機一動的點子而已,莫非我是傳說中的帥才?

楚元縝滿腦子疑惑,遲疑着傳書:

【你們........哦,我知道了,道首會參戰。】

人宗弟子口中的道首,當然是指洛玉衡。

如果洛玉衡負責主力輸出,再有金蓮道長和天地會其他成員配合,殺一個黑蓮不在話下。

楚元縝接着分析:

【道首是二品,金蓮道長已經恢復到三品境的修爲。我近來一直在養劍意,殺四品不在話下。】

【六:貧僧對付幾個四品也沒問題,必要的時候,可以召出舍利子。】

李靈素凡爾賽了一波:【我和妙真聯手,能戰三到四名四品境。】

天宗是有合擊秘法的。

【七:八號呢,你什麼修爲?八號你什麼修爲?如果四品都沒到的話,就不要湊熱鬧了。】

【八:自保沒問題。】

是不是真的啊,八號一直對自身修爲避而不談,恐怕是不好意思吧,畢竟我們天地會人均四品,還有兩位超凡.........李妙真李靈素楚元縝等人,心裡腹誹。

【九:好了,到時候諸位聽我調遣,我們找一個地方會合。不過,選在明日的話,時間有點趕,寧宴,你最好再往後拖一拖?】

【三:時間不是問題。】

【四:如果行動能夠成功,既完成了對金蓮道長的承諾,也能給予雲州叛軍沉重打擊,還能壯我大奉軍士氣。一舉三得。】

而對許七安來說,這是他向生父復仇的第一步..........楚元縝心裡補充一句。

沒把這句話傳書出去,不管怎麼說,父子相殘都是一件悲劇。

可憐的許寧宴。

初步敲定計劃後,衆人結束了傳書。

............

司天監,臥房裡。

被慕南梔趕下牀的許七安,坐在桌邊,放下了手裡的玉石小鏡。

“這招應該叫做引蛇出洞、瞞天過海、魚目混珠..........”他語氣輕快的吐槽。

圍殺黑蓮的計劃核心,是阿蘇羅!

洛玉衡渡劫在即,偶爾出手可以,但超凡戰的強度,會讓她體內業火失衡,導致天劫提前降臨。

這一點,許平峰知道的一清二楚。

黑蓮和許平峰一直認爲我纔是天地會的主力,但他們根本不知道阿蘇羅的存在.........許七安查漏補缺的思考着計劃中的漏洞。

除了金蓮道長,他和懷慶,沒有任何人知道阿蘇羅就是八號。

二加三加二的阿蘇羅,是本次圍殺黑蓮的主力,即便是單打獨鬥,阿蘇羅也能把黑蓮單殺了。

何況還有金蓮道長相助。

“所以,當他們知道金蓮道長突襲地宗總壇後,肯定不會耗費精力設局,頂多派一個姬玄去幫忙。因爲這時候,我已經在青州和雍州的邊境反覆橫跳,殺我纔是雲州叛軍的首要目的。

“倘若許平峰決定埋伏金蓮,把伽羅樹菩薩也派過去,那我就深入青州,以命搏命,把整個雲州軍給端了,嗯,還得拉上老匹夫一起。”

種種念頭閃過,許七安心裡涌現久違的激動。

他要落子了,以棋手的身份落子。

收好地書碎片,側頭,看着花神在牀上側躺的曼妙背影,許七安的頭微微發脹。

“南梔啊.........”

剛要開口,慕南梔迅速回應:

“滾!”

............

幽靜山谷,天地會臨時據點。

茅屋裡,油燈如豆。

金蓮道長盤坐在枯草紮成的蒲團,閉目打坐。

一隻橘貓趴在地上,聚精會神的看着一面玉石小鏡。

隱忍多年,終於等來這一刻了..........橘貓感慨萬千,心情愉悅,尾巴歡快的搖動。

突然,茅屋的門被推開,姿容婉約得白蓮道長帶着一名清麗美貌的少女進來。

大小美人先看了一眼金蓮道長,旋即注意力被橘貓搖晃的尾巴吸引。

橘貓的尾巴緩緩僵硬,半天沒動彈一下。

金蓮道長陽神飄出,宛如實體,面無表情的凝視着她們:

“進屋要記得敲門,這是禮貌!”

接着,臉色稍稍緩和,問道:

“什麼事。”

白蓮道長抿了抿嘴,假裝沒看到橘貓:

“秋蟬衣剛遊歷回來,帶回來一個情報。

“地宗總壇都空了,那些妖道不知道搬到了何處。”

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一百五十八章 鋼鐵直男李玉春第一百章 集體會議(二)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馬桶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三章 吃蟹第一百三十一章 生死與共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六十一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一百六十八章 簡陋版雞精的製作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十一章 摸魚第一百一十九章 誰來救救我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一百九十七章 舞第七十二章 道門地宗第七章 見太子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十一章 摸魚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八十八章 驚變第九章 稱帝第十九章 朝會第五十六章 佛門法相(六千字大章)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第兩百六十章 技高一籌第一百三十七章 瓦罐不離井上破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二十八章 新世界的大門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方(求月票)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番外二:一統天下第六十七章 入島第二十章 吃肉第一百二十一章 靈獸第一百八十八章 真心話大冒險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子(求月票)第兩百四十六章 魏淵的後手(感謝“青寧子”的白銀盟)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九十八章 晉升之法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一百零二章 最後的日記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下掉下一個伽羅樹(5200)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二十章 吃肉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第一百四十章 大青衣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一百一十七章 分析王妃隨行的原因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兩百四十四章 回京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三章 李靈素修羅場(二)第四十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七十八章 互相試探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一百零三章 一個前提,兩個條件第六十一章 佈局第五十八章 flag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兩百零三章 碑文餘波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二)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兩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復甦(8000字大章)第一百二十章 逃亡計劃第三十八章 詩成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一百一十章 前奏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兩百二十二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
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一百五十八章 鋼鐵直男李玉春第一百章 集體會議(二)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馬桶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三章 吃蟹第一百三十一章 生死與共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六十一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一百六十八章 簡陋版雞精的製作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十一章 摸魚第一百一十九章 誰來救救我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一百九十七章 舞第七十二章 道門地宗第七章 見太子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十一章 摸魚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八十八章 驚變第九章 稱帝第十九章 朝會第五十六章 佛門法相(六千字大章)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第兩百六十章 技高一籌第一百三十七章 瓦罐不離井上破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二十八章 新世界的大門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方(求月票)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番外二:一統天下第六十七章 入島第二十章 吃肉第一百二十一章 靈獸第一百八十八章 真心話大冒險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子(求月票)第兩百四十六章 魏淵的後手(感謝“青寧子”的白銀盟)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九十八章 晉升之法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一百零二章 最後的日記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下掉下一個伽羅樹(5200)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二十章 吃肉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第一百四十章 大青衣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一百一十七章 分析王妃隨行的原因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兩百四十四章 回京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三章 李靈素修羅場(二)第四十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七十八章 互相試探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一百零三章 一個前提,兩個條件第六十一章 佈局第五十八章 flag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兩百零三章 碑文餘波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二)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兩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復甦(8000字大章)第一百二十章 逃亡計劃第三十八章 詩成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一百一十章 前奏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兩百二十二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