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大劫的秘密

一旦被捲入黑洞的吸力中,以許七安的實力,雖然不會那麼輕易被吸成人幹,但也沒有擺脫的辦法,時間長了,依舊是死路一條。

荒就是這麼一個極端的神魔,祂只有一種天賦神通,吞噬萬物。

即使在遠古時代,也是神魔中的佼佼者。

當祂不顧一切的全力施展吞噬神通時,超品之下,近乎無敵。

許七安沒有晉升半步武神前,無法抗衡這種狀態的荒。

就在這個時候,太平刀撐起了一道圓形光幕,罩住許七安和九尾天狐,把可怕的吸力阻隔在外。

但很快,這個圓形光幕就如風中的氣泡,劇烈抖動,隨時都會破碎。。

“我要睡了.......”

太平刀微弱的念頭傳入許七安腦海。

它還沒消化掉那把刀?許七安念頭閃過的同時,擡手朝着遠處的虛空輕輕一抓。

兩人一刀瞬間消失,出現在遠方,而此時,已經荒的吞噬神通讓這片空間的靈蘊幾乎消失殆盡,沒有緩慢束縛的許七安連續幾個閃爍,徹底擺脫了荒。

黑洞朝着許七安消失的方向追了一段距離後,緩緩停下來,不再動彈。

荒陷入沉睡中。

黑洞仍持續不斷的吞噬着四周的一切。

神魔島邊緣,許七安和九尾狐的身影憑空出現,前者確定安全後,一邊摸出地書碎片傾倒出衣裙,一邊查看太平刀的狀況。

之所以取衣裙,是因爲九尾狐此時赤身裸體,不着片縷,白花花的嬌軀全靠狐狸尾巴遮擋春光。

“它怎麼樣?”

套好衣服後,銀髮妖姬率先看向太平刀。

“器靈沉睡了,我感應不到它的存在。”許七安搖着頭。

兩人一起端詳太平刀,暗金色的刀身遍佈着樹狀的、扭曲的紋路,九尾狐只是看一眼,便覺得胸悶作嘔,頭暈眼花。

除此之外,太平刀表面沒有任何變化。

刀是拿到手了,光柱裡的東西是什麼,爲什麼會引發大劫,這些都還不知道,感覺白來了..........許七安不太滿意的嘀咕一聲。

“先離開這裡。”

他穩健的提出建議。

“好!”

九尾天狐用力點頭。

...........

神魔島外,碧波盪漾,托起船隻。

在外頭等了近兩個月的鮫人女王和怒浪島主,盤腿坐在船頭,耐心的繼續等待着。

其餘神魔後裔分散在各處,或閒聊,或進食,沒有人離開。

時間對於壽命漫長的神魔後裔來說,沒有太大的意義。

他們甚至連計時器都沒發明出來。

兩個月的時間不斷,但也不長,以這座島的重要性,以神魔後裔們對島內靈蘊的渴望,他們會一直觀望下去。

“怒浪島主,鮫人女王,你們說九尾天狐和那個人族強者,是不是死在島上了。”

外表俊秀年輕的男子,踩着蚌殼飄過來,笑眯眯的問道。

怒浪島主搖頭:

“不會。”

俊秀男子挑了挑眉:

“那可是把神魔後裔中強者吞噬殆盡的怪物。”

他不信九尾天狐和人族強者能抗衡這位存在。

這兩個傢伙哪來的自信。

怒浪島主望向濃霧籠罩的神魔島,道:

“那個怪物曾經去過大陸,但被打退,重新遠走海外。而打退祂的,就是那個人族至強者。”

俊秀男子一愣:

“你怎麼知道?”

珍珠嗓音柔美的接茬:

“他說的。”

俊秀男子嗤笑道:

“他說的你便信?說大話誰不會。”

遠處的神魔後裔鬨笑起來。

怒浪島主看他一眼,淡淡道:

“所以你是覺得,他們知道那怪物的可怕,然後進島去送死?”

俊秀男子臉色陡然一僵。

半晌後,他不太服氣的嘀咕:

“話是這麼說,可那個怪物有多恐怖,你不是不知道。”

這時,海面颳起了大風,詭異的大風。

狂風吹向神魔島深處。

島外的神魔後裔愕然發現,天空中的濃霧正在坍縮,朝着島內某處匯聚,整座島毫無徵兆的震動起來,海面隨之出現波紋。

一股可怕的氣息從島內傳來,彷彿遠古最強大的神魔甦醒了。

在場的神魔後裔本能的畏懼。

“發生了什麼?”

一位神魔後裔驚叫道。

沒人能回答他的問題。

但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島內正發生着某種可怕的變故。

怒浪島主和鮫人女王對視一眼,前者眼裡閃過畏懼,思考着要不要溜走。

後者更多的是擔憂。

珍珠和萬妖國主、許七安還是有幾分友誼的。

真打起來了?不管誰輸誰贏,先撤退總沒錯........就在怒浪島主打算“跳海”撤離時,眼前人影一閃,是入島數月的許七安和九尾天狐。

珍珠柔美俏麗的臉龐展露笑容:

“你們總算出來了。”

驚喜之下,忘記用神念傳音。

所以許七安沒搭理她。

“你們遭遇那怪物了?”

怒浪島主問道。

踩着蚌殼的俊秀男子,以及周邊的神魔後裔,紛紛看過來。

九尾狐淡淡道:

“和祂打了一架,那傢伙在島內發狂了。”

在島內發狂.......俊秀男子臉色頓時複雜,九尾天狐的意思是,他們倆把那怪物逼到窮途末路了?

就算沒有,也差不多了。

而且,那怪物似乎還不敢追出來,只能在島內生氣發狂?

他小心翼翼的看一眼人族雄性,心裡油然而生敬畏之心。

周邊的神魔後裔噤若寒蟬,在他們眼裡,許七安已經是不弱於那怪物的可怕強者。

萬妖國主言簡意賅的說道:

“返航,離開這裡再說。”

現在不好去觸荒的黴頭,先離開,再觀望,最後決定要不要補刀。

“好!”

怒浪島主非常積極,甘願充當水手,駕馭着海浪,層層疊疊的推涌船隻,朝着神魔島相反的方向快速航行。

神魔後裔們面面相覷,猶豫不決,不知該不該跟着船離開。

恰好此時,神魔島“轟隆”巨響,一道道誇張的地縫把“海岸線”撕裂,這座島正在解體。

這下沒神魔後裔猶豫了,也跟着船隻離開。

許七安站在船頭,看着遠處的海岸線崩解,一塊塊的沉入海底。

想來島內的神魔靈蘊此時也蜂擁入黑洞之中,成爲荒補完自身的養料。

島內沒遇到與武夫體系相近的靈蘊,可惜了,嗯,太平刀奪走了所謂的大劫源頭,倒是意外之喜,等它甦醒,我再問問那玩意到底是什麼東西.........許七安接着又把目光投向周圍的神魔後裔。

思索着要不要大開殺戒,掠奪他們的精血。

算了,一羣土雞瓦狗.........他吐出一口氣,這趟海外之旅,雖然沒有得到想要的收穫,卻又有意外之喜。

九尾天狐病懨懨的躺在軟塌,拉了拉胸口的衣領,詫異道:

“衣裳還挺合身的。”

說明你的心胸和慕南梔的心胸一樣寬廣.........許七安心裡附和一句,道:

“是不是要入秋了?”

九尾狐歪着腦袋,想了想,搖頭:

“不知道,本國主不太關心四季變化,四季更迭,節氣變化,是你們人族要關心的事。”

因爲人族需要耕種。

許七安正要說話,突然心有所感,低頭看向手腕。

玻璃珠子無聲無息的亮了起來,而他分明沒有任何操作。

玻璃珠內飄出一道虛幻的,不夠真實的身影。

白衣白髮白鬍子,雙眸宛如不見底的深淵。

“監正?你煉器時動了手腳?”

許七安能察覺到,這只是一個念頭,很快就會消散那種。

監正緩緩點頭:

“這道念頭是我煉器時注入,只能維持半刻鐘。

“時間有限,不與你廢話,你拿到了“門”,也就擁有了成爲守門人的資格,有些事,我現在可以和你說清楚了。”

後方軟塌上的九尾天狐,立刻坐直身子,關注着這邊的動靜。

.............

西域,北昌城。

穿着乾淨長袍,戴着層疊高帽的竺賴,牽着駱駝,帶着他的商隊,緩緩走向城門口。

身後的商隊由一百二十人和八輛劣馬拉着的平板車組成。

竺賴現在的身份是商人,擁有一支屬於自己的商隊,現在正要去隔壁的半月城做生意。

當然,這一切都是僞裝,這支商隊由大乘佛教徒組成,大規模的遷徙想要不對發現,做到相對保密,就必須要僞裝。

商隊的流動性完美的解決了這個問題。

當然,也不可能所有人都以商隊的名義出城,小小一座北昌城,哪來那麼多的商隊?

好在阿蘭陀召開的佛法大會,成了大乘佛教徒拖家帶口,攜帶金銀細軟出城的絕佳藉口。

言歸症狀,竺賴之所以能以商隊主人的身份,組織這批遷徙,是因爲他如今是大乘佛教北昌分部的一個小頭目。

而他成爲小頭目的原因是把所有當乞丐的朋友,都介紹到大乘佛教裡當信徒了。

業績突出!

雖然馬上就要離開故鄉,但竺賴沒有半點不捨之情,故鄉留給他的印象只有飢餓和寒冷,以及貧瘠。

相比起來,氣候宜人,土地肥沃的中原,更讓他嚮往。

最主要的是,大乘佛教即將開宗立派,擁有自己的地盤,這是每一位信徒都無比激動和興奮的事。

臨近城門,竺賴神態自若的招呼着身後的同門們加快速度。

“等等!”

突然,兩名守城士兵攔住了他。

第九章 前往南疆第六十四章 唯信仰萬佛之主許銀鑼第九十三章 三號不愧是讀書人第一百零六章 怪事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七十一章 青丘狐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一百三十一章 生死與共第八十一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兩百零三章 碑文餘波第三十八章 血案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一百四十六章 兵臨城下第一百零六章 怪事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要去教坊司一雪前恥第一章 潛龍城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團抵達北境第七十一章 青丘狐第一百二十六章 原諒第五十九章 躺第一十六章 聖女的道第五章 大逆不道的侄兒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實體書上線了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兩百三十五章 魏淵的底牌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十一章 摸魚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十四章 心理博弈第三十三章 我站在,烈烈風中第四十一章 談判的技巧第六十二章 大事第五十四章 出海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二十五章 互相傷害第九十五章 三個月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二十七章 問詢第兩百一十六章 二號,乾的漂亮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一百三十五章 白馬銀槍李妙真第七十三章 驚悚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馬桶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六十七章 失控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一十七章 脫離天宗第六章 匪患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一百五十二章 開幕(一)第一十七章 脫離天宗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第四章 雨來第三十七章 不動明王第八十一章 大乘佛教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品?第五十二章 王牌部隊第兩百四十四章 回京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九十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第一百四十九章 陽謀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三十九章 混戰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十一章 與蠱神對話第十六章 金蓮道長:把許七安推出來背鍋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十六章 金蓮道長:把許七安推出來背鍋第九十四章 收服三國第一百七十一章 世間無我這般人第三章 吃蟹白銀盟感謝單章。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七十一章 救第兩百二十七章 備胎們的回信(爲盟主“敗筆的人生”加更)第五十章 投壺
第九章 前往南疆第六十四章 唯信仰萬佛之主許銀鑼第九十三章 三號不愧是讀書人第一百零六章 怪事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七十一章 青丘狐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一百三十一章 生死與共第八十一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兩百零三章 碑文餘波第三十八章 血案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一百四十六章 兵臨城下第一百零六章 怪事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要去教坊司一雪前恥第一章 潛龍城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團抵達北境第七十一章 青丘狐第一百二十六章 原諒第五十九章 躺第一十六章 聖女的道第五章 大逆不道的侄兒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實體書上線了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兩百三十五章 魏淵的底牌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十一章 摸魚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十四章 心理博弈第三十三章 我站在,烈烈風中第四十一章 談判的技巧第六十二章 大事第五十四章 出海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二十五章 互相傷害第九十五章 三個月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二十七章 問詢第兩百一十六章 二號,乾的漂亮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一百三十五章 白馬銀槍李妙真第七十三章 驚悚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馬桶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六十七章 失控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一十七章 脫離天宗第六章 匪患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一百五十二章 開幕(一)第一十七章 脫離天宗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第四章 雨來第三十七章 不動明王第八十一章 大乘佛教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品?第五十二章 王牌部隊第兩百四十四章 回京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九十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第一百四十九章 陽謀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三十九章 混戰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十一章 與蠱神對話第十六章 金蓮道長:把許七安推出來背鍋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十六章 金蓮道長:把許七安推出來背鍋第九十四章 收服三國第一百七十一章 世間無我這般人第三章 吃蟹白銀盟感謝單章。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七十一章 救第兩百二十七章 備胎們的回信(爲盟主“敗筆的人生”加更)第五十章 投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