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監正的身份

感慨聲裡,佛陀凝成的佛像,與神殊的漆黑法相碰撞在一起,這就宛如兩顆行星碰撞,狂暴的衝擊波漣漪般擴散,蔓延數十里。

所過之處,生靈湮滅,土層刮飛,彷彿是滅世的風暴。

這個層次的戰場,註定是生命的禁區。

衆超凡強者迅速退避,並撐起各自的防禦手段,抵擋佛陀和神殊的戰鬥餘波。

除了武夫之外,各大體系的超凡強者,也得小心翼翼,不然陰溝裡翻船是大概率會發生的事。

混亂之中,琉璃菩薩出現在孫玄機身後,手中的玉製小刀切向敵人咽喉。

在蠱族首領們暫時退出戰場後,她憑藉神出鬼沒的速度,把目光對準了三品境的孫玄機。。

這種捏軟柿子的戰術簡單而有效,當世的超凡強者裡,沒有人比她速度更快。

而一品和三品的差距,能讓她瞬殺敵人。

毫不意外,孫玄機的人頭飛起,但沒有鮮血流出,這是一具覆着人皮面具的機關傀儡,只寄宿了孫玄機的一縷神念。

琉璃一掌拍碎青銅鐘。

“噹噹噹.......”

遠處清光升騰,又一個白衣身影出現,奮力敲擊銅鐘。

毫無疑問,這又是一具傀儡,青銅鐘也是新的。

真正的孫玄機不知道藏身在了哪裡。

琉璃菩薩白皙光潔的額頭,凸顯出一根青筋。

雖然她能瞬殺三品,但術士確實太難纏了,不但擁有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傳送術,還特別有錢........

有了多次與佛門菩薩交手的經驗,孫師兄更雞賊了,他只打輔助,只派法器出戰,真身不參與戰鬥。

這樣,除非法器耗盡,不然他永遠都是安全的。

而衆所周知,術士是最壕氣的體系。

發現無法瞬殺三品天機師後,琉璃菩薩立刻改變了目標,在這片戰場上,理論上來說,她能瞬殺的目標人物有三人。

李妙真、楊恭和恆遠。

不過大奉方的超凡強者對此早有防備,幾乎都是二帶三的組合!

恆遠與度厄羅漢、寇陽州寸步不離;李妙真和金蓮道長並肩而立;楊恭則在趙守的清光庇護之下。

此情此景,殺度厄和恆遠是最好的方案。

首先,同體系的高品對低品有先天性的壓制,其次,殺了度厄,大乘佛教的氣運會迴流到佛陀身上。

至於儒家和道門這對組合,前者的言出法隨過於無賴,後者殺了不但有損福緣,且會遭天譴。

在這樣的戰場上,損福緣就意味着危險,更何況遭天譴。

打定主意後,琉璃菩薩當即施展行者法相,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度厄羅漢面前,手裡的玉製小刀刺向度厄的眉心。

過程中,以她爲中心,無色琉璃領域如水般蔓延。

凍結了寇陽州驚變的臉色,凍結了度厄和恆遠尚未反應過來,因此有些木然的表情。

這就是行者法相,速度要快過武夫的危機預警。

眼見三人身陷囫圇,趙守和楊恭同時吟誦道:

“不許動!”

合兩人之力,配合儒冠和刻刀,成功的定住琉璃菩薩。

但這隻能影響一品菩薩短暫的瞬間,想要改變度厄的困局,還得做些其他的事。

趙守指尖一屈,就要彈出刻刀破除無色琉璃領域。

而李妙真和金蓮道長同時御劍下沉,一邊削弱琉璃的福緣,一邊殺向這位不擅近戰的菩薩。

可是,天空降臨純淨佛光,籠罩了這片區域,緊接着,梵音禪唱傳來。

這來自廣賢菩薩。

誦經聲裡,擁有金身護體的金蓮道長和李妙真僅是微微發愣,沒有被直接消弭戰意。

一品菩薩的法相之力,他們無法全部免疫。

趙守和楊恭受到了影響,前者沒能彈出刻刀,兩位儒家修士此刻心態平和,不想戰鬥,只想回書院教書育人。

儒家的浩然正氣號稱百邪不侵,但指的是精神方面的邪念,酒色財氣等。

因此每一位儒家修士的品性都無比高潔。

非道門金丹的萬法不侵。

洛玉衡持着不再鏽跡斑斑的飛劍俯衝,劍身纏繞地風水火四相之力,猶如一顆色彩絢麗的流星,照的夜色繽紛瑰麗。

以人宗劍術的殺伐之力,輔以陸地神仙的法力,破開無色琉璃領域並不困難。

但這時,前方人影一閃,穿着紅黃相間袈裟,裸露半個胸膛,一身花崗岩般肌肉的伽羅樹,擋在了絢麗流星之前。

他粗獷黝黑的臉龐露出一抹譏笑,雙手捏起法印。

嗡!

空間褶皺瞬間撫平,靜的連一絲風都沒有。

凝聚的空間屏障擋住了洛玉衡的去路。

下一秒,空間屏障快速崩潰,空間出現肉眼可見的褶皺,這些褶皺化作狂風肆虐四方。

洛玉衡卻沒有任何喜色,反而流露出一抹無奈。

雙方爭的是剎那的生機,即使她能一劍刺穿伽羅樹,度厄也失去了那抹生機。

何況,她自知劍術根本破不開佛門一品中綜合實力最強,防禦力最強的伽羅樹。

別看佛門只有三位超凡,每一尊都是一品,而大奉這邊,真正擁有一品戰力的只有她,即使要靠數量引發質變,二品境的超凡也還是少了些。

突然,一抹金光從天而降,打碎了無色琉璃領域,光柱中,皮膚漆黑,眉骨凸起,又醜又英武的阿蘇羅,巍然而立。

他身邊的琉璃菩薩一動不動,宛如靜止的畫卷,她手裡玉製小刀的刀尖,已經刺破度厄羅漢的眉心。

阿蘇羅隨意的揮手,琉璃菩薩身影破碎。

這只是一道虛影,真身已然出現在廣賢菩薩身邊。

廣賢菩薩看了她一眼,方纔琉璃是有機會殺掉度厄的,但她選擇了撤退。

另一邊,伽羅樹和洛玉衡一觸即分,沒有繼續動手,前者緩緩轉身,審視着醜陋又英武的阿蘇羅,沉聲道:

“你晉升一品了?”

這便是琉璃菩薩撤退的原因,不擅長近戰的她,若是執意要殺度厄,代價就是被一位新晉一品貼身,必死無疑。

而這一次,佛陀絕對不會救她,救她就等於救度厄。

“還得感謝你,仇恨是最強大的力量。”阿蘇羅展開雙臂。

滾滾氣旋在他身後升起,旋轉的氣流中,一尊漆黑的金剛法相凝聚,它五官猙獰醜陋,與阿蘇羅有幾分相似,十二雙手臂各持刀槍劍戟佛塔紅綾等虛幻法器。

而漆黑法相腦後亮起的,不是熾熱的火環,而是象徵着殺賊果位的七彩光輪。

閉關數月,阿蘇羅終於邁出最後一步,他借鑑了神殊的方法,把修羅血脈融入金剛法相中,以此爲根基,再化入殺賊果位,終於另闢蹊徑,踏出一條通往一品的道路。

雖然沒有伽羅樹那不講理般的防禦,不過容納了殺賊之力和修羅族血脈的金剛法相,戰力比伽羅樹的金剛法相要更勝一籌。

“有點意思!”伽羅樹淡淡道。

...........

東邊漸露魚白,祥和縹緲的仙山,在第一縷晨曦的籠罩下甦醒。

天邊掠來一道流光,正是腳踏飛劍的聖子李靈素。

方甫接近仙山,一道無形屏障顯化,李靈素一頭撞了上去,悶哼一聲,駕馭着飛劍,搖搖晃晃的從高空飄落。

他在山腳的牌坊處降落,鉚足肺活量喊道:

“天尊,大劫已至,弟子李靈素,懇請您出山相助大奉,相助人族。”

聲音在山林間一遍遍迴盪,直至失真消散。

天宗靜悄悄的,沒有任何迴應。

“天尊,幫幫忙啊,弟子代天宗行走人間,卻毫無用處,很丟人的。”

依舊沒有迴應。

“天尊,弟子發誓,大劫之後,一定斬去塵緣,潛心問道,太上忘情。”

還是沒有迴應。

李靈素咬了咬牙,在牌坊下跪倒,重複着剛纔的話。

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

問完,羊身人面的巨獸沉聲道:

“我猜錯了,守門人不是監正,是武神,守門人只能誕生於武夫體系。

“許七安就是監正要培養的武神。”

蠱神聞言,不由的看一眼荒,後者從祂的眼神裡,看到了一絲絲的憐憫。

面對荒的疑問,蠱神沒有直接解惑,低沉威嚴的聲音說道:

“他故意被你封印,隨你來到歸墟進入神魔島,不是爲了搶奪天門,而是要借你的天賦神通,熔鍊殘留在此地的靈蘊,這樣他就能再開天門,逼你化道。

“你吞噬的靈蘊,一部分是被他吸收了。

“我說的可對,監正!”

長角里的監正沒有迴應,反而是荒驚悚一驚,難以置信:

“他憑什麼?他憑什麼,區區一個天命.........”

荒沒再說下去,因爲監正的種種表現,早已說明他絕不是簡單的天命師。

接着,荒神色兇惡,暴躁的質問:

“你早就來了,爲何最開始不出手?”

蠱神回答道:

“晚點出手,讓你多流失部分靈蘊,你就不是我對手了。”

.........荒喉嚨裡發出低低的吼聲,彷彿受到挑釁的野獸,一字一句道:

“我依舊是超品,依然能殺你!”

“你知道我是誰了?”這時,監正的聲音從長角里傳出。

“看到了模糊的未來,多虧了你被荒封印,屏蔽天機的力量鬆動,讓我窺探到了你真正的身份。”蠱神平靜的語氣迴應:

“我該怎麼稱呼你!

“監正,或者,九州意志的化身,還是.......天道!”

天道.......一句話在荒心裡掀起了狂濤駭浪,讓這位遠古神魔的瞳孔,在瞬間收縮成縫。

祂沒有反駁蠱神,沒有氣急敗壞的指責蠱神荒唐,因爲這和自己心裡那個大膽的猜測相吻合。

除了天道,還有“誰”能通過吸收靈蘊,再開天門?

而且,這也解釋了祂以前的一個疑惑,那就是監正爲何能取代初代監正,晉升天命師。

以及監正區區一個天命師,卻掌控着高層次的規則,連最擅長吞噬的祂都無法殺死。初代監正絕對沒有這本事。

還有,知道神魔島的秘密,扶持武神,把遠古時代遺留的天門送給許七安等等,這些都有了合理的解釋。

同時,荒也給自己誤判守門人這件事找到了理由。

“很好!”監正淡淡道:

“荒,你的機會來了。”

話音方落,晴朗的天空炸起焦雷,一道帶着寂滅氣息的雷柱吞沒了蠱神。

這道雷柱覆蓋了蠱神龐大的肉身,將祂身邊的“追隨者”化作飛灰,蠱神的身軀只堅持了三秒,就炸成了無數碎片。

每一塊碎片都有磨盤那麼大,爛泥一般的砸在地上,宛如一場浩大的“血肉之雨”。

它們緩慢的蠕動着,一點點的匯聚,試圖拼湊回身體。

蠱神的氣息在此刻衰弱到了極點。

泄露天機的代價來了。

縱使是祂,泄露天機也要付出慘痛的代價,可一不可再。

“你還在等什麼?”監正蠱惑道:

“現在不吞噬蠱神,更待何時?你的靈蘊有損,即使仍在超品之列,可你能戰勝凝聚氣運的巫神和佛陀?

“吞了祂的靈蘊,你會達到此生最強的巔峰,與佛陀巫神做最後的競爭。”

荒的眼睛裡流露出貪婪之色,顯然是意動了,天賦神通便是吞噬萬物的祂,本性就是貪婪的,對高品質的靈蘊,尤其是同等級的靈蘊,缺乏抵抗力。

荒的鼻翼抽動了幾下,像是在嗅絕世珍饈的香味。

但最後祂還是戀戀不捨的閉上了眼睛,任由蠱神的殘軀一點點的重組。

“方纔你若吞噬我,他就可以藉着我的靈蘊,衝破封印再開天門,逼你化道。”

過程中,尚未恢復的蠱神開口說道,聲音依舊宏大威嚴,絲毫沒有“死裡逃生”的慶幸。

“我知道,不需要你提醒!”荒的聲音則帶着明顯的惋惜和肉疼。

接着,祂很有些“山芋太燙手”的問道:

“你有什麼辦法解決他?雖然看起來他降臨世間受到了極大的限制。”

說話間,一道身影憑空出現在荒頭頂,青袍烈烈鼓舞,手裡的鎮國劍盈滿強沛氣機,扭曲空氣,朝着那根長角用力斬下。

.........

PS:已經有人猜出監正的身份了,雖然是我之前就一直在鋪墊,給出了信息,但你們還是厲害,唉,這一屆的讀者越來越難帶了。

順便求個月票。

第一百五十七章 贈詩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第一百八十八章 真心話大冒險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一百一十九章 否極泰來第一百零五章 稱帝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五十九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第八十四章 禍從口出第兩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一百一十三章 北行第一百四十三章 老女人太后第七十八章 大劫的秘密(完)第一百四十八章 陸地神仙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六十一章 佈局第六十五章 絕世天才?!第三十九章 那許平志不當人子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八章 師門敗類第兩百零一章 恆遠的秘密第三十一章 功德第二章 拜訪巫神教第六十一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兩百五十九章 臭婆娘第五十章 詩第一百一十章 參觀司天監第一百五十六章 水落石出(爲盟主“醉仙落塵”加更)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四十七章 扒馬甲第三十八章 血案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一百二十四章 青龍寺第兩百一十七章 敲鼓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三十九章 收官(二合一)第一百四十六章 兵臨城下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七十一章 青丘狐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八十五章 卑職有事稟告第兩百一十一章 緝拿人犯第一百六十四章 蓮子成熟在即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三十六章 武夫攻山第三十二章 補償第兩百二十三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第四十七章 扒馬甲盟主感謝章第六章 高人第四十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五十二章 蠱神的信息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十三章 逃脫第二十章 頭腦風暴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大佬的白銀盟)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十四章 不願第兩百五十三章 弒君(萬字大章)第六十一章 九尾天狐第五十章 詩第一百九十八章 遺物第五章 大逆不道的侄兒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十四章 女屍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八十五章 卑職有事稟告第三十五章 占卜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一十三章 監正的身份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一百七十六章 仇謙的身份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卷尾感言!第六十章 門當戶對(元旦快樂)第四十三章 傷我者,必付出代價第十一章 與蠱神對話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九十九章 晉升二品(二)第一百三十七章 譽王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
第一百五十七章 贈詩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第一百八十八章 真心話大冒險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一百一十九章 否極泰來第一百零五章 稱帝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五十九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第八十四章 禍從口出第兩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一百一十三章 北行第一百四十三章 老女人太后第七十八章 大劫的秘密(完)第一百四十八章 陸地神仙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六十一章 佈局第六十五章 絕世天才?!第三十九章 那許平志不當人子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八章 師門敗類第兩百零一章 恆遠的秘密第三十一章 功德第二章 拜訪巫神教第六十一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兩百五十九章 臭婆娘第五十章 詩第一百一十章 參觀司天監第一百五十六章 水落石出(爲盟主“醉仙落塵”加更)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四十七章 扒馬甲第三十八章 血案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一百二十四章 青龍寺第兩百一十七章 敲鼓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三十九章 收官(二合一)第一百四十六章 兵臨城下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七十一章 青丘狐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八十五章 卑職有事稟告第兩百一十一章 緝拿人犯第一百六十四章 蓮子成熟在即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三十六章 武夫攻山第三十二章 補償第兩百二十三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第四十七章 扒馬甲盟主感謝章第六章 高人第四十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五十二章 蠱神的信息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十三章 逃脫第二十章 頭腦風暴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大佬的白銀盟)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十四章 不願第兩百五十三章 弒君(萬字大章)第六十一章 九尾天狐第五十章 詩第一百九十八章 遺物第五章 大逆不道的侄兒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十四章 女屍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八十五章 卑職有事稟告第三十五章 占卜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一十三章 監正的身份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一百七十六章 仇謙的身份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卷尾感言!第六十章 門當戶對(元旦快樂)第四十三章 傷我者,必付出代價第十一章 與蠱神對話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九十九章 晉升二品(二)第一百三十七章 譽王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