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大青衣

嘩啦啦~

黑色爲底,刻鎏金陣紋的幡舞動間,八卦臺上的空氣似乎陰冷了許多。

不,不是似乎,當懷慶舞動招魂幡時,觀星樓頭頂的天空,陰雲匯聚,遮住了陽光,層層疊疊翻涌。

嗚嗚........

氣流穿過鳴金石打造、遍佈空洞的旗杆,發出如泣如訴的哭嚎。

宋卿皺了皺眉,感覺元神似要隨着哭嚎聲離體而去。

這破旗要把我的魂給招出去了.........宋卿從懷裡摸出木塞子,塞住耳朵,這才感覺好了一些。

鳴金石又被成爲“喚靈石”、“招鬼石”,它所在的地方,必定羣鬼雲集,所以纔是招魂幡必備的主材料之一。

“嗚嗚嗚.......”

哀嚎聲突然劇烈起來,京城內外,一道道冤魂被喚醒,它們有的從溼冷的河水裡爬出,有的從荒廢的舊宅裡的升起,有的荒草叢生的墳塋裡飄出.........

陰風呼嘯,頭頂陰雲密佈,整個司天監都籠罩在陰森恐怖的氣氛裡。。

司天監的白衣術士們早就得到了通知,紛紛下樓,三樓以上,不得有活人存在。

“魏淵,魂兮歸來!”

抖動的招魂幡上,一枚枚鎏金陣符亮起,隨着幡舞出的氣流,飄向遠方,宛如一條扭曲的接引之路。 Wшw¸ ttκǎ n¸ C○

..........

靖山城。

高聳的祭臺上,身穿華美長袍,頭戴荊棘王冠的青年雕像,輕輕震動起來。

遠處天空,陰風捲着碎金般的光芒,從天空的盡頭延伸過來,鋪成碎金色的道路。

巫神鵰塑的頭頂,一道青衣身影緩緩浮出,繼而下沉,如此反覆。

每次青衣身影浮出,青年雕像的眉心,便有一道清光亮起,將魂魄壓回雕塑內。

“魏淵,魂兮歸來!”

碎金道路的盡頭,傳來嗓音清亮的呼喚。

不夠真實的青衣身影再次浮出,虛幻的身軀頻頻抖動,似是竭力在向上漂浮,要從雕塑裡掙脫出來。

而雕塑內部,一股股黑氣推涌着青衣身影,彷彿在助他一臂之力。

但三股力量,同時被巫神鵰塑眉心的封印之力壓制。

反覆幾次後,黑氣和青衣身影變的萎靡,不再做嘗試。

任憑碎金道路盡頭的呼喚聲反覆響起,青衣身影都沒有再浮現。

..............

“魏淵,魂兮歸來!”

懷慶只覺得雙臂一陣冰涼,握住旗杆的手,結上薄薄的冰殼。

武夫的優點在此時就體現出來,換成宋卿來舞招魂幡,兩隻手已經凍成石頭,寸寸崩裂。

至於法器自帶的毒素,雖讓懷慶感覺到輕微的不適,但憑藉四品武者的體魄,短時間內不會有礙,只要在一刻鐘內停止便成。

司天監頭頂籠罩的陰雲越來越大,氣溫越降越低,招魂幡的力量影響着周圍,讓司天監隱約間化作了“冥土”,京都內外的陰魂蜂擁而至。

它們有的在八卦臺上空遊曳;有的穿透牆體和窗戶,侵入司天監;有的圍繞着觀星樓飛舞。

司天監內,術士們舉着不同的收納法器,像孩子撲蝴蝶一樣,捕捉着滿室亂舞的陰魂。

“快,快把它們收集起來,這些都是極好的煉器、煉藥材料。”

“簡直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啊。”

“小心點,別把魏淵的魂給收了。”

白衣術士們一邊振奮於“材料”的數量,一邊又唏噓感慨,認爲最近京都內外死的人太多了。

人死之後,魂魄會在七天內聚集,而後在半個月內徹底煙消雲散,無法通過自身長存人間。

也就是說,招魂幡招來的這些陰魂,都是新鬼,近半個月內死去的人。

又過了半刻鐘...........宋卿看了一眼越少越短,即將燃盡的香,臉色頓時變的有些難看:

“魏淵的魂魄怎麼還沒來?

“沒道理啊,難道真的因爲和陛下您不熟,所以拒絕回來?”

懷慶清麗容顏已是一片青白,睫毛沾上白霜,眉宇間慢慢凝結一絲焦慮,叱道:

“少廢話,看看是哪裡出了問題。”

宋卿沒再說話,先是檢查了一遍陣法,雖然不打算晉升陣法師,但該學的陣法,他都學過,用足夠多的材料和風水寶地,宋卿也能擺出威力奇大的陣法。

只是不能像陣法師那樣,念頭一動,陣法自生。

“招魂陣沒問題,招魂幡沒問題,肉身和元神更沒問題.........”

宋卿說完,擡頭看了一眼女帝娉婷婀娜的背影。

“你的意思是,朕有問題?”懷慶眉梢一挑。

她發誓,宋卿敢在這個時候觸黴頭,她回頭就判宋卿一個菜市口問斬之罪。

宋卿眉頭皺起,沉思許久,道:

“兩種可能,魏淵的魂魄,要麼已經徹底灰飛煙滅,要麼受到了某種封印,所以即使連招魂幡這樣頂級法器,也無法召喚。”

他露出了做鍊金實驗時的嚴謹。

懷慶沉吟片刻,邊舞動招魂幡,邊回頭看一眼:

“有何辦法?”

宋卿回答道:

“剛纔是與陛下開玩笑,說許七安更適合招魂,除了他身上有魏淵的血脈.......嗯,這麼說不太準確,您意會就好。

“但主要原因其實是,許七安有足夠的氣運。”

懷慶皺眉:

“氣運?”

她不解的是,難道招魂這件事,還需要運氣?如此兒戲的話,要招魂幡何用。

宋卿聳聳肩:

“我不懂,這是當初趙守將魏淵的殘魂送來司天監時,親口交代。他說,將來若是要喚回魏淵的魂魄,那便讓許七安來,因爲他氣運足夠。”

懷慶想了想,反問道:

“許七安知道這事?”

“自然是知道的。”宋卿給出肯定的答覆。

“那朕可以!”

懷慶語氣篤定的說道。

因爲本就是許七安交代給她的任務。

深吸一口氣,懷慶漆黑的瞳仁深處,騰起一抹金光,金光化作龍影,在瞳孔裡遊曳。

霎時間,懷慶給人的感覺就像變了一個人,威嚴、強大,高高在上的人間君王,讓身後的宋卿險些跪下來膜拜,不敢直視君王的威儀。

她調動了體內的龍氣。

登基之前,她以地書碎片爲橋樑,吸收了三道主龍氣,以及數百道散碎龍氣。

這些龍氣蟄伏在她體內,無法調動。

直到她登基稱帝,氣運加身,體內蟄伏的氣運才徹底臣服她,變成可以主動使用的東西。

“魏淵,魂兮歸來!”

雙眼化作燦燦龍瞳的懷慶,氣運丹田,聲音響徹天際。

............

“魏淵,魂兮歸來!”

靖山城,那條碎金大道的盡頭,傳來春雷般的喝聲。

伴隨着聲音而來的,是兩道金燦燦的光束,從碎金大道的盡頭,直挺挺的照射在巫神鵰塑的眉心。

眉心處,那道清氣凝成的封印,像是分化一般,緩緩剝離。

祭臺邊緣,薩倫阿古的聲音浮現,邁步走到雕塑前,笑道:

“這纔對嘛!幸而大奉還有一位氣運足夠渾厚之人。

“魏淵,當日你封印巫神,巫神索你魂魄,乃因果循環,你以生命之力修補儒聖封印,今日由你自己抹去這份封印,同樣是因果循環。

“老朽再送你一份力量。”

他抽出趕羊鞭,趕羊鞭亮起熾烈的白光,濺起“滋滋”的電流,宛如一條雷鞭。

“啪!”

薩倫阿古抖手抽在青衣魂魄身上,鞭子裡的白光瞬間融入魂魄中,青衣魂魄綻放出刺目白光,一下子充滿了力量。

與此同時,雕塑內的黑氣劇烈涌動,一點點把青衣魂魄頂了出來。

另一邊,在金光的照射下,眉心的清光終於消弭殆盡。

轟!

頭戴荊棘王冠的猛的一震,黑氣像是泉水般噴涌,將青衣魂魄推了出去。

咔擦!儒聖雕塑的眉心,再次皸裂,與當初魏淵修補之前,如出一轍。

青衣魂魄脫困的瞬間,陰風化作的接引大道便延伸過來,將他捲走,接着瞬間收縮,消失在天空盡頭。

而那道黑氣繼續往上噴涌,於高空凝成一張巨大的、模糊的人臉,俯瞰整個靖山城。

薩倫阿古鬆了口氣,有些如釋重負,又有些失望。

魏淵封印巫神,到他復生,過了五個月。

就這麼五個月,讓巫神教失去了吞併北境,繼而以北境爲基石,南下鯨吞中原的最佳時機。

“如今九州風起雲涌,那披着一層假皮的神魔重返九州,半步武神脫困重組,洛玉衡若是渡劫成功,道門又多一位陸地神仙。局勢越來越複雜了。

“天意如此!”

薩倫阿古惋惜的搖頭。

說話間,高空那張由黑氣凝成的模糊人臉,迅速崩解、坍塌,盡數縮回巫神鵰塑內。

雕塑原本空洞的雙眼,浮現兩道幽暗的光,凝視着對面的儒聖雕塑。

仔細觀察的話,會發現儒聖雕塑眉心的裂痕,在“凝視”中,一點點的擴散、延伸。

這個過程非常緩慢,但堅定不移。

............

“時間到了!”

宋卿低聲道:

“陛下,一刻鐘已經過去了,您丟了招魂幡吧,拿久了有傷龍體。”

懷慶銀牙緊咬,不理會宋卿的勸阻,繼續舞動招魂幡。

“嘩啦啦”的聲音裡,宋卿點的香餘熱散盡,香灰脫落。

宋卿搖頭嘆氣。

又過了片刻,懷慶身子一晃,手裡的招魂幡脫落,“哐當”摔在地上。

不是她想放棄,而是她已經到了極限,無法在拿捏住招魂幡。

她白皙秀美的臉頰,爬滿了青黑色的血管,她紅豔的嘴脣變成了黑紫色,她的雙臂凝結了厚厚的冰殼。

招魂幡這樣的頂級法器,沒一件主材料都涉及超凡境,是四品境的她,難以長時間駕馭的。

漫天陰雲消散一空,陰風隨之停歇。

圍繞在觀星樓遊曳的陰魂,漸漸離開。

“陛下,驅驅毒。”

宋卿從懷裡取出瓷瓶,隨手丟了過來。

一點都沒有雙手奉上的覺悟。

搞研究的人就是不夠“聰明”。

所以懷慶沒有接,踉蹌走到魏淵身邊,一言不發的凝視着清俊的臉龐,眼裡有着深深的失望。

這一剎那,宋卿竟從女帝身上看到的一絲悲涼。

他恍惚間想起,懷慶還當公主的時候,似乎跟着魏淵學過幾年的棋,如果他沒記錯的話。

突然,懷慶腳下的招魂陣法亮了起來,繼而天邊涌現一片散碎的金光,層層疊疊的翻涌,朝高聳如雲的觀星樓疾速掠來。

金光來勢極快,幾息內便逼近八卦臺,在陰風的“護送”下,撲入陣法中大青衣的體內。

懷慶此時退出陣外,美眸一眨不眨的盯着那襲青衣。

俄頃,那襲青衣眼睫毛顫動一下,緩緩睜開眼睛。

他望着天空默然三秒,緩慢坐起身,環顧四周,目光最後落在懷慶身上。

他兩鬢斑白,眼裡蘊含着歲月洗滌出的滄桑,溫和一笑:

“好久不見,陛下!”

懷慶眼圈一紅,淚水無聲滑過眼眶:

“魏公........”

...........

京城外,一名黑衣人騎馬衝出城門,沿着夯實的狂奔而去。

...........

雍州。

許平峰心有所感,以傳送術拉開距離,躲避老匹夫的刀氣。

接着,扭頭眺望北方,明明是白日,北邊天際卻掛着一顆璀璨的星辰。

“魏淵........”

身爲二品術士,解讀星象是領域範圍內的能力。

許平峰緩緩握緊拳頭,額頭青筋凸顯。

魏淵復活並不可怕,一具孱弱之身能成什麼氣候?

可如果洛玉衡順利渡劫,那麼大奉不僅在超凡戰力上有了與雲州抗衡的底氣,在戰場上,許平峰就算再看重戚廣伯,也沒底氣認爲他能和魏淵掰手腕。

“我必須要去一趟北境,就算是分身.........”

許平峰掃了一眼下方的老匹夫,有些頭疼的捏了捏眉心。

想磨死一位二品武夫,絕非一朝一夕之事。

這顆茅坑裡的臭石頭。

...........

南疆。

極淵外的原始森林裡,天蠱婆婆透過層疊茂密的枝葉,眺首北望。

“魏淵復活了。”

天蠱婆婆眯着眼,皺紋橫生的臉龐,露出些許笑容:

“你們幾個不用擔心竹籃打水一場空。”

龍圖幾個蠱族首領,聞言先是一喜,繼而皺眉。

妖嬈嫵媚的鸞鈺,皺起精緻眉梢:

“他能恢復生前修爲?”

天蠱婆婆搖頭。

龍圖頓時一臉失望:

“那有什麼用嘛,還得看許七安能不能撐過渡劫戰。”

尤屍則說:

“大奉要是敗了,我們不但血本無歸,沒準還要被清算。”

他心裡想的是,許七安這傢伙,還沒把那具古屍給我呢。

對於衆首領的不看好,天蠱婆婆笑了笑。

...........

觀星樓,八卦臺。

魏淵坐在原本屬於監正的桌案後,手裡捧着一杯熱茶,抿了抿,搖頭道:

“沒有花神種的茶嗎?”

與他相對而坐的懷慶,此時已收斂了所有情緒,悄不可察的撇一下嘴角:

“魏公可以問許七安要。”

宋卿已經被趕出八卦臺,當然,他本人也很樂意,畢竟魏淵復生這種微不足道的小事,並不足以讓他放下手頭得鍊金實驗。

魏淵放下茶杯,道:

“許七安沒來,說明大奉已經到了岌岌可危的處境。監正這老東西被誰封印了?”

從未向他吐露過半點情報的懷慶,看了一眼鬢角斑白的男人,喟嘆道:

“魏公,您是不是出征前,就已經算到自己會復生?

“大奉現在確實到了岌岌可危的處境,懷慶正想向您請教。”

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八十章 不生果位盟主感謝章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八十二章 突發事件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一章 生母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七十六章 迷宮和重逢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第一百四十八章 陸地神仙第三十一章 這不是薅羊毛,這是等價交換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輸了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三十七章 勸學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八十八章 嬸嬸和王小姐的隔空交手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一百三十八章 遇襲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兩百六十三章 偷偷甜蜜的愛情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第三十三章 許新年:今天老是遇到神經病第九十七章 七絕蠱進化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處第一百七十一章 世間無我這般人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兩百一十四章 撲朔迷離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一百一十五章 拔刀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八月總結第七十五章 天宗來人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開個單章,小母馬的。第兩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復甦(8000字大章)第五十八章 佛門問心第一章 牢獄之災第一百五十七章 認錯(9000大章)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十章 不平事第一百七十一章 世間無我這般人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八十八章 一起上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號人設坍塌?(爲盟主“旺財i7”加更)第八十三章 救人方案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一百三十八章 遇襲第七十九章 背靠組織的好處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八十六章 愛第一百零三章 出乎意料的手段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一章 潛龍城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三十章 殺恆音第三章 李靈素修羅場(二)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兩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五十九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第九十七章 七絕蠱進化第兩百六十五章 少年羈旅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八十八章 嬸嬸和王小姐的隔空交手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大佬的白銀盟)第九十一章 收徒第七十二章 李靈素:我即將領悟太上忘情
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八十章 不生果位盟主感謝章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八十二章 突發事件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一章 生母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七十六章 迷宮和重逢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第一百四十八章 陸地神仙第三十一章 這不是薅羊毛,這是等價交換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輸了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三十七章 勸學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八十八章 嬸嬸和王小姐的隔空交手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一百三十八章 遇襲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兩百六十三章 偷偷甜蜜的愛情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第三十三章 許新年:今天老是遇到神經病第九十七章 七絕蠱進化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處第一百七十一章 世間無我這般人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兩百一十四章 撲朔迷離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一百一十五章 拔刀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八月總結第七十五章 天宗來人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開個單章,小母馬的。第兩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復甦(8000字大章)第五十八章 佛門問心第一章 牢獄之災第一百五十七章 認錯(9000大章)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十章 不平事第一百七十一章 世間無我這般人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八十八章 一起上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號人設坍塌?(爲盟主“旺財i7”加更)第八十三章 救人方案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一百三十八章 遇襲第七十九章 背靠組織的好處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八十六章 愛第一百零三章 出乎意料的手段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一章 潛龍城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三十章 殺恆音第三章 李靈素修羅場(二)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兩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五十九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第九十七章 七絕蠱進化第兩百六十五章 少年羈旅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八十八章 嬸嬸和王小姐的隔空交手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大佬的白銀盟)第九十一章 收徒第七十二章 李靈素:我即將領悟太上忘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