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大青衣

嘩啦啦~

黑色爲底,刻鎏金陣紋的幡舞動間,八卦臺上的空氣似乎陰冷了許多。

不,不是似乎,當懷慶舞動招魂幡時,觀星樓頭頂的天空,陰雲匯聚,遮住了陽光,層層疊疊翻涌。

嗚嗚........

氣流穿過鳴金石打造、遍佈空洞的旗杆,發出如泣如訴的哭嚎。

宋卿皺了皺眉,感覺元神似要隨着哭嚎聲離體而去。

這破旗要把我的魂給招出去了.........宋卿從懷裡摸出木塞子,塞住耳朵,這才感覺好了一些。

鳴金石又被成爲“喚靈石”、“招鬼石”,它所在的地方,必定羣鬼雲集,所以纔是招魂幡必備的主材料之一。

“嗚嗚嗚.......”

哀嚎聲突然劇烈起來,京城內外,一道道冤魂被喚醒,它們有的從溼冷的河水裡爬出,有的從荒廢的舊宅裡的升起,有的荒草叢生的墳塋裡飄出.........

陰風呼嘯,頭頂陰雲密佈,整個司天監都籠罩在陰森恐怖的氣氛裡。。

司天監的白衣術士們早就得到了通知,紛紛下樓,三樓以上,不得有活人存在。

“魏淵,魂兮歸來!”

抖動的招魂幡上,一枚枚鎏金陣符亮起,隨着幡舞出的氣流,飄向遠方,宛如一條扭曲的接引之路。

..........

靖山城。

高聳的祭臺上,身穿華美長袍,頭戴荊棘王冠的青年雕像,輕輕震動起來。

遠處天空,陰風捲着碎金般的光芒,從天空的盡頭延伸過來,鋪成碎金色的道路。

巫神鵰塑的頭頂,一道青衣身影緩緩浮出,繼而下沉,如此反覆。

每次青衣身影浮出,青年雕像的眉心,便有一道清光亮起,將魂魄壓回雕塑內。

“魏淵,魂兮歸來!”

碎金道路的盡頭,傳來嗓音清亮的呼喚。

不夠真實的青衣身影再次浮出,虛幻的身軀頻頻抖動,似是竭力在向上漂浮,要從雕塑裡掙脫出來。

而雕塑內部,一股股黑氣推涌着青衣身影,彷彿在助他一臂之力。

但三股力量,同時被巫神鵰塑眉心的封印之力壓制。

反覆幾次後,黑氣和青衣身影變的萎靡,不再做嘗試。

任憑碎金道路盡頭的呼喚聲反覆響起,青衣身影都沒有再浮現。

..............

“魏淵,魂兮歸來!”

懷慶只覺得雙臂一陣冰涼,握住旗杆的手,結上薄薄的冰殼。

武夫的優點在此時就體現出來,換成宋卿來舞招魂幡,兩隻手已經凍成石頭,寸寸崩裂。

至於法器自帶的毒素,雖讓懷慶感覺到輕微的不適,但憑藉四品武者的體魄,短時間內不會有礙,只要在一刻鐘內停止便成。

司天監頭頂籠罩的陰雲越來越大,氣溫越降越低,招魂幡的力量影響着周圍,讓司天監隱約間化作了“冥土”,京都內外的陰魂蜂擁而至。

它們有的在八卦臺上空遊曳;有的穿透牆體和窗戶,侵入司天監;有的圍繞着觀星樓飛舞。

司天監內,術士們舉着不同的收納法器,像孩子撲蝴蝶一樣,捕捉着滿室亂舞的陰魂。

“快,快把它們收集起來,這些都是極好的煉器、煉藥材料。”

“簡直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啊。”

“小心點,別把魏淵的魂給收了。”

白衣術士們一邊振奮於“材料”的數量,一邊又唏噓感慨,認爲最近京都內外死的人太多了。

人死之後,魂魄會在七天內聚集,而後在半個月內徹底煙消雲散,無法通過自身長存人間。

也就是說,招魂幡招來的這些陰魂,都是新鬼,近半個月內死去的人。

又過了半刻鐘...........宋卿看了一眼越少越短,即將燃盡的香,臉色頓時變的有些難看:

“魏淵的魂魄怎麼還沒來?

“沒道理啊,難道真的因爲和陛下您不熟,所以拒絕回來?”

懷慶清麗容顏已是一片青白,睫毛沾上白霜,眉宇間慢慢凝結一絲焦慮,叱道:

“少廢話,看看是哪裡出了問題。”

宋卿沒再說話,先是檢查了一遍陣法,雖然不打算晉升陣法師,但該學的陣法,他都學過,用足夠多的材料和風水寶地,宋卿也能擺出威力奇大的陣法。

只是不能像陣法師那樣,念頭一動,陣法自生。

“招魂陣沒問題,招魂幡沒問題,肉身和元神更沒問題.........”

宋卿說完,擡頭看了一眼女帝娉婷婀娜的背影。

“你的意思是,朕有問題?”懷慶眉梢一挑。

她發誓,宋卿敢在這個時候觸黴頭,她回頭就判宋卿一個菜市口問斬之罪。

宋卿眉頭皺起,沉思許久,道:

“兩種可能,魏淵的魂魄,要麼已經徹底灰飛煙滅,要麼受到了某種封印,所以即使連招魂幡這樣頂級法器,也無法召喚。”

他露出了做鍊金實驗時的嚴謹。

懷慶沉吟片刻,邊舞動招魂幡,邊回頭看一眼:

“有何辦法?”

宋卿回答道:

“剛纔是與陛下開玩笑,說許七安更適合招魂,除了他身上有魏淵的血脈.......嗯,這麼說不太準確,您意會就好。

“但主要原因其實是,許七安有足夠的氣運。”

懷慶皺眉:

“氣運?”

她不解的是,難道招魂這件事,還需要運氣?如此兒戲的話,要招魂幡何用。

宋卿聳聳肩:

“我不懂,這是當初趙守將魏淵的殘魂送來司天監時,親口交代。他說,將來若是要喚回魏淵的魂魄,那便讓許七安來,因爲他氣運足夠。”

懷慶想了想,反問道:

“許七安知道這事?”

“自然是知道的。”宋卿給出肯定的答覆。

“那朕可以!”

懷慶語氣篤定的說道。

因爲本就是許七安交代給她的任務。

深吸一口氣,懷慶漆黑的瞳仁深處,騰起一抹金光,金光化作龍影,在瞳孔裡遊曳。

霎時間,懷慶給人的感覺就像變了一個人,威嚴、強大,高高在上的人間君王,讓身後的宋卿險些跪下來膜拜,不敢直視君王的威儀。

她調動了體內的龍氣。

登基之前,她以地書碎片爲橋樑,吸收了三道主龍氣,以及數百道散碎龍氣。

這些龍氣蟄伏在她體內,無法調動。

直到她登基稱帝,氣運加身,體內蟄伏的氣運才徹底臣服她,變成可以主動使用的東西。

“魏淵,魂兮歸來!”

雙眼化作燦燦龍瞳的懷慶,氣運丹田,聲音響徹天際。

............

“魏淵,魂兮歸來!”

靖山城,那條碎金大道的盡頭,傳來春雷般的喝聲。

伴隨着聲音而來的,是兩道金燦燦的光束,從碎金大道的盡頭,直挺挺的照射在巫神鵰塑的眉心。

眉心處,那道清氣凝成的封印,像是分化一般,緩緩剝離。

祭臺邊緣,薩倫阿古的聲音浮現,邁步走到雕塑前,笑道:

“這纔對嘛!幸而大奉還有一位氣運足夠渾厚之人。

“魏淵,當日你封印巫神,巫神索你魂魄,乃因果循環,你以生命之力修補儒聖封印,今日由你自己抹去這份封印,同樣是因果循環。

“老朽再送你一份力量。”

他抽出趕羊鞭,趕羊鞭亮起熾烈的白光,濺起“滋滋”的電流,宛如一條雷鞭。

“啪!”

薩倫阿古抖手抽在青衣魂魄身上,鞭子裡的白光瞬間融入魂魄中,青衣魂魄綻放出刺目白光,一下子充滿了力量。

與此同時,雕塑內的黑氣劇烈涌動,一點點把青衣魂魄頂了出來。

另一邊,在金光的照射下,眉心的清光終於消弭殆盡。

轟!

頭戴荊棘王冠的猛的一震,黑氣像是泉水般噴涌,將青衣魂魄推了出去。

咔擦!儒聖雕塑的眉心,再次皸裂,與當初魏淵修補之前,如出一轍。

青衣魂魄脫困的瞬間,陰風化作的接引大道便延伸過來,將他捲走,接着瞬間收縮,消失在天空盡頭。

而那道黑氣繼續往上噴涌,於高空凝成一張巨大的、模糊的人臉,俯瞰整個靖山城。

薩倫阿古鬆了口氣,有些如釋重負,又有些失望。

魏淵封印巫神,到他復生,過了五個月。

就這麼五個月,讓巫神教失去了吞併北境,繼而以北境爲基石,南下鯨吞中原的最佳時機。

“如今九州風起雲涌,那披着一層假皮的神魔重返九州,半步武神脫困重組,洛玉衡若是渡劫成功,道門又多一位陸地神仙。局勢越來越複雜了。

“天意如此!”

薩倫阿古惋惜的搖頭。

說話間,高空那張由黑氣凝成的模糊人臉,迅速崩解、坍塌,盡數縮回巫神鵰塑內。

雕塑原本空洞的雙眼,浮現兩道幽暗的光,凝視着對面的儒聖雕塑。

仔細觀察的話,會發現儒聖雕塑眉心的裂痕,在“凝視”中,一點點的擴散、延伸。

這個過程非常緩慢,但堅定不移。

............

“時間到了!”

宋卿低聲道:

“陛下,一刻鐘已經過去了,您丟了招魂幡吧,拿久了有傷龍體。”

懷慶銀牙緊咬,不理會宋卿的勸阻,繼續舞動招魂幡。

“嘩啦啦”的聲音裡,宋卿點的香餘熱散盡,香灰脫落。

宋卿搖頭嘆氣。

又過了片刻,懷慶身子一晃,手裡的招魂幡脫落,“哐當”摔在地上。

不是她想放棄,而是她已經到了極限,無法在拿捏住招魂幡。

她白皙秀美的臉頰,爬滿了青黑色的血管,她紅豔的嘴脣變成了黑紫色,她的雙臂凝結了厚厚的冰殼。

招魂幡這樣的頂級法器,沒一件主材料都涉及超凡境,是四品境的她,難以長時間駕馭的。

漫天陰雲消散一空,陰風隨之停歇。

圍繞在觀星樓遊曳的陰魂,漸漸離開。

“陛下,驅驅毒。”

宋卿從懷裡取出瓷瓶,隨手丟了過來。

一點都沒有雙手奉上的覺悟。

搞研究的人就是不夠“聰明”。

所以懷慶沒有接,踉蹌走到魏淵身邊,一言不發的凝視着清俊的臉龐,眼裡有着深深的失望。

這一剎那,宋卿竟從女帝身上看到的一絲悲涼。

他恍惚間想起,懷慶還當公主的時候,似乎跟着魏淵學過幾年的棋,如果他沒記錯的話。

突然,懷慶腳下的招魂陣法亮了起來,繼而天邊涌現一片散碎的金光,層層疊疊的翻涌,朝高聳如雲的觀星樓疾速掠來。

金光來勢極快,幾息內便逼近八卦臺,在陰風的“護送”下,撲入陣法中大青衣的體內。

懷慶此時退出陣外,美眸一眨不眨的盯着那襲青衣。

俄頃,那襲青衣眼睫毛顫動一下,緩緩睜開眼睛。

他望着天空默然三秒,緩慢坐起身,環顧四周,目光最後落在懷慶身上。

他兩鬢斑白,眼裡蘊含着歲月洗滌出的滄桑,溫和一笑:

“好久不見,陛下!”

懷慶眼圈一紅,淚水無聲滑過眼眶:

“魏公........”

...........

京城外,一名黑衣人騎馬衝出城門,沿着夯實的狂奔而去。

...........

雍州。

許平峰心有所感,以傳送術拉開距離,躲避老匹夫的刀氣。

接着,扭頭眺望北方,明明是白日,北邊天際卻掛着一顆璀璨的星辰。

“魏淵........”

身爲二品術士,解讀星象是領域範圍內的能力。

許平峰緩緩握緊拳頭,額頭青筋凸顯。

魏淵復活並不可怕,一具孱弱之身能成什麼氣候?

可如果洛玉衡順利渡劫,那麼大奉不僅在超凡戰力上有了與雲州抗衡的底氣,在戰場上,許平峰就算再看重戚廣伯,也沒底氣認爲他能和魏淵掰手腕。

“我必須要去一趟北境,就算是分身.........”

許平峰掃了一眼下方的老匹夫,有些頭疼的捏了捏眉心。

想磨死一位二品武夫,絕非一朝一夕之事。

這顆茅坑裡的臭石頭。

...........

南疆。

極淵外的原始森林裡,天蠱婆婆透過層疊茂密的枝葉,眺首北望。

“魏淵復活了。”

天蠱婆婆眯着眼,皺紋橫生的臉龐,露出些許笑容:

“你們幾個不用擔心竹籃打水一場空。”

龍圖幾個蠱族首領,聞言先是一喜,繼而皺眉。

妖嬈嫵媚的鸞鈺,皺起精緻眉梢:

“他能恢復生前修爲?”

天蠱婆婆搖頭。

龍圖頓時一臉失望:

“那有什麼用嘛,還得看許七安能不能撐過渡劫戰。”

尤屍則說:

“大奉要是敗了,我們不但血本無歸,沒準還要被清算。”

他心裡想的是,許七安這傢伙,還沒把那具古屍給我呢。

對於衆首領的不看好,天蠱婆婆笑了笑。

...........

觀星樓,八卦臺。

魏淵坐在原本屬於監正的桌案後,手裡捧着一杯熱茶,抿了抿,搖頭道:

“沒有花神種的茶嗎?”

與他相對而坐的懷慶,此時已收斂了所有情緒,悄不可察的撇一下嘴角:

“魏公可以問許七安要。”

宋卿已經被趕出八卦臺,當然,他本人也很樂意,畢竟魏淵復生這種微不足道的小事,並不足以讓他放下手頭得鍊金實驗。

魏淵放下茶杯,道:

“許七安沒來,說明大奉已經到了岌岌可危的處境。監正這老東西被誰封印了?”

從未向他吐露過半點情報的懷慶,看了一眼鬢角斑白的男人,喟嘆道:

“魏公,您是不是出征前,就已經算到自己會復生?

“大奉現在確實到了岌岌可危的處境,懷慶正想向您請教。”

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下掉下一個伽羅樹(5200)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三章 脫胎換骨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二十四章 殺招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二十章 頭腦風暴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第六十四章 唯信仰萬佛之主許銀鑼卷尾感言!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第一百零五章 蠱神迷惑行爲第一百四十章 四方動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第五十五章 援兵(二)實體書上線了第一百零七章 刺帝第七十八章 大劫的秘密(完)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兩百一十三章 驚愕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五十二章 王牌部隊第三十三章 前奏第九十三章 報復第一百四十六章 兵臨城下第八十三章 救人方案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三十四章 四號:兄弟倆都一表人才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第九十九章 晉升二品(二)第兩百二十八章 撫卹金(本卷終)第九十七章 超凡蠱獸(感謝“魔力飛車”大佬的黃金盟)第三十二章 天賦異稟(求月票)第九十九章 集體會議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一百四十四章 辣個男人回來了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五十七章 收服第五十八章 珍珠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六十八章 美夢第一百一十五章 氣運調節器第八十二章 海底古戰場第九十八章 晉升二品(一)第兩百零六章 信番外一:劫後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四十八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十三章 逃脫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一百二十三章 天地會成員:孫師兄,這猴賣嗎(6600)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一百一十九章 社交三要素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九章 稱帝第一百零七章 戴罪立功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一百三十七章 瓦罐不離井上破第一百三十二章 道尊轉世?第三十九章 混戰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處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一百五十七章 贈詩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品武夫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五章 乾屍:他在哪兒(兩章合一)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番外二:一統天下第五十章 半卷地圖第五十五章 鮫人第一百零二章 遠古秘辛第三十章 預言師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五十一章 新任監正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七十七章 洛玉衡的社死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
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下掉下一個伽羅樹(5200)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三章 脫胎換骨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二十四章 殺招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二十章 頭腦風暴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第六十四章 唯信仰萬佛之主許銀鑼卷尾感言!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第一百零五章 蠱神迷惑行爲第一百四十章 四方動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第五十五章 援兵(二)實體書上線了第一百零七章 刺帝第七十八章 大劫的秘密(完)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兩百一十三章 驚愕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五十二章 王牌部隊第三十三章 前奏第九十三章 報復第一百四十六章 兵臨城下第八十三章 救人方案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三十四章 四號:兄弟倆都一表人才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第九十九章 晉升二品(二)第兩百二十八章 撫卹金(本卷終)第九十七章 超凡蠱獸(感謝“魔力飛車”大佬的黃金盟)第三十二章 天賦異稟(求月票)第九十九章 集體會議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一百四十四章 辣個男人回來了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五十七章 收服第五十八章 珍珠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六十八章 美夢第一百一十五章 氣運調節器第八十二章 海底古戰場第九十八章 晉升二品(一)第兩百零六章 信番外一:劫後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四十八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十三章 逃脫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一百二十三章 天地會成員:孫師兄,這猴賣嗎(6600)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一百一十九章 社交三要素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九章 稱帝第一百零七章 戴罪立功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一百三十七章 瓦罐不離井上破第一百三十二章 道尊轉世?第三十九章 混戰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處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一百五十七章 贈詩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品武夫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五章 乾屍:他在哪兒(兩章合一)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番外二:一統天下第五十章 半卷地圖第五十五章 鮫人第一百零二章 遠古秘辛第三十章 預言師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五十一章 新任監正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七十七章 洛玉衡的社死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