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

“呦,某人又發情啦。”

慕南梔陰陽怪氣道。

掐指算來,距離上次雙修,過了將近一個半月,她原以爲洛玉衡已經不會再來找許七安雙修。

心裡暗戳戳的高興。

但她沒想到,最終這個老牛吃嫩草的傢伙又來找姓許的雙修了,她都快四十歲了,難道就不能要點臉嗎?

至於只比洛玉衡小几歲的自己,當然不能算老牛啊。

王妃一直覺得自己是小仙女的。

洛玉衡臉色一冷,看着許七安,面帶擔憂:

“許郎,我感覺到了她的敵意,慕南梔是大奉第一美人,我實在沒信心和她搶男人。。”

說到這裡,她眼裡閃過一絲恐懼:

“爲了不讓你離開我,我認爲還是把她賣到窯子裡,讓她變成殘花敗柳,這樣你便看不上她了。不,先賣給力蠱部的人。”

一邊說着,一邊擡起手扣住慕南梔的手腕,拉拽着她就往屋外走。

你也太穩健了吧,不對,力蠱部的人審美不一樣,瞧不上白妞的..........許七安連忙把他的花神搶過來,沉聲道:

“國師,正事要緊。”

慕南梔依偎着許七安懷裡,睫毛撲閃幾下,眼神裡全是後怕,顫聲道:

“她,她真的要把我賣窯子裡.........”

相識多年,洛玉衡有沒有開玩笑,她是能辨認的。

“她現在狀態有問題,不是正經的國師。”許七安傳音解釋。

眼前的這位洛玉衡是“小懼”,她恐懼一切,因爲恐懼,所以穩健。

每天醒來時,明明昨夜已經雙修過,她硬是要再修一遍。用過午膳後,她又拉着許七安進屋子雙修。

理由是,雖然業火通過雙修壓制、煉化,但只要仍有爆發的可能,那就不能掉以輕心。

九成八的概率不會爆發,四捨五入等於一定會爆發,沒毛病!

洛玉衡秀眉輕蹙,搖頭道:

“許郎是見過她真容的,我亦是見過,這種禍水,留在世上便是禍害。

“我不能坐視她勾引我男人,把她糟蹋了纔是上策。”

七個人格全是神經病.........許七安懶得和只能存在一天的人格講大道理,附和道:

“放心,我絕對不會背叛國師的。”

洛玉衡輕輕搖頭:

“我不信,除非你發誓一輩子不碰她,不愛她。”

啊這.......許七安忍不住看一眼慕南梔。

豈料花神轉世也不是省油的燈,用力掙開姓許的懷抱,冷笑道:

“行,今兒你說了算,你想把我賣到哪個窯子,就賣到哪個窯子。”

說罷,她揚起手腕,摘掉手串。

美貌就是花神最大的武器,她無比堅信,任何男人都無法抗拒她的魅力。任何見到她真容的男人,都無法容忍她被賣到窯子。

摘下手串的剎那,明明是力蠱部簡陋的房間,卻滿室生光。

白姬癡癡的昂起頭,望着任何詞彙和語言都無法形容的美人。

或者說,如果“美貌”是爲誰量身定做的詞彙,那麼就一定是眼前這位女子。

她豔而不俗,媚而不妖,五官沒有瑕疵只是最基礎的標準,她的面孔透着讓人沉醉的魅力,她的氣質讓人無法自拔。

縱使是洛玉衡這等自帶buff的絕色美人,在她面前也遜色一籌。

“不能賣窯子,她是我的!”

白姬擡起爪子用力拍了一下,兇巴巴的宣佈。

奶兇奶兇的咆哮聲驚醒了許七安,他連忙抓住慕南梔的手腕,把手串戴了回去,並且傳音白姬:

我建了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給大家發年終福利!可以去看看!

“你不是說有正事嗎,是不是九尾狐有事找我。”

“是噠!”小白狐半沉醉半清醒的說。

他看一眼臉色愈發陰沉,眼中恐懼加深的洛玉衡,急促低語:

“召喚她。”

只有鯊魚能對付鯊魚。

白姬“哦”了一聲,從慕南梔懷裡跳出來,穩穩的站在地上,看着許七安,擡起爪子指向簡易的四方桌,嬌聲道:

“你把我放到上面去。”

許七安依言,把白姬放在桌上,它蜷縮了起來,鬆軟的狐尾蓋在身上。

幾秒後,一股強大的意志降臨,白姬緩緩睜開眼睛,左眼溢出煙霧般的清光。

它掃了一眼屋內三人,審視着許七安,嬌笑道:

“你看起來有些焦慮。”

聲音柔媚磁性,悅耳動聽,是九尾狐的聲線。

能不焦慮嗎,池塘裡的魚兒要掐架了...........許七安看了看慕南梔和洛玉衡,見她們都略含敵意的盯着九尾狐,便知轉移矛盾的方式奏效了。

他淡淡道:

“娘娘找我何事?”

“我近日就能返回九州大陸,你可以去十萬大山等候了。”九尾狐笑道。

許七安沉吟一下,分析道:

“以佛門在南疆的佈局,僅憑一個阿蘇羅,恐怕很難與我們抗衡。度厄和廣賢是否有可能參戰?”

白姬在桌上蹲坐,顯得乖巧可愛,說出來的話卻是成熟的御姐聲線:

“得益於許銀鑼的威猛,佛門折損了一位羅漢,兩位金剛,伽羅樹身在青州牽制監正。佛門想保下十萬大山,度厄必然前往。

“廣賢的話,應該會派遣一具分身。”

許七安挑了挑眉:

“只出一具分身?”

九尾狐嬌笑道:“廣賢坐鎮阿蘭陀,五百年不曾離開,你以爲他在看守什麼?”

看守沉睡的佛陀,如果是這樣,奪回十萬大山的難度就會降低,到時候扶持南妖與佛門對峙..........許七安莫名的有種參與歷史,改變歷史的感覺。

“甲子蕩妖”是記載於史書中的戰役,而他現在要做的,是爲這段歷史添加一筆反轉。

很多年後,後世人或許會在史書上這樣寫:

甲子蕩妖后五百年,南妖在大奉銀鑼許七安的幫助下,將佛門趕出南疆,奪回故土!

九尾狐目光旋即落在洛玉衡身上,眯眼笑:

“人宗道首也要助我妖族一臂之力?嘖嘖,不愧是你,把九州大陸最強的女修之一收入後宮。”

不是,你這是在作死啊,洛玉衡是你能這樣調侃的?許七安心裡嘀咕,觀察了一下洛玉衡的神色,見她冷着臉不搭理,無奈道:

“不,國師過幾天就會閉關,不會參與到南疆戰事。”

對他來說,洛玉衡儘快平息業火,渡劫成爲陸地神仙,纔是重中之重。

有一位一品劍修坐鎮,大奉纔跟穩固。

在此之前,任何有可能打破洛玉衡“平衡”的戰鬥,都是沒必要的風險。

九尾天狐有些失望的頷首。

“娘娘先別走,我這裡有個重要消息,不知是否有興趣交易。”

許七安本着知識就是財富的原則,打算把蠱神和白帝的對話販賣給九尾天狐。

大家都是超凡領域的高手,對這種機密消息,不會不感興趣。

九尾天狐“呵”了一聲:

“那就要看你的消息值不值得本座關注。”

許七安沉聲道:

“不久前,曾在雲州出現過的白帝,來蠱族找過蠱神。問了祂三個問題。”

九尾天狐左眼溢出的清光震顫了一下,收斂媚態:

“你成功引起了我的興趣。”

許七安便把白帝和蠱神的對話,告知九尾天狐。

說完,他笑道:“娘娘打算用什麼報酬換這個隱秘。”

“巧了!”

九尾天狐媚笑道:

“我前往海外時,也曾遇見過白帝,從它口中得知了當年神魔血裔逃離九州大陸的原因,而且與這三個問題有關。”

許七安臉色一肅,脫口問道:

“什麼原因!”

儘管後世人族時常宣傳,神魔時代是被人族先祖終結,神魔隕落後,神魔血裔也被人族屠戮殆盡,但許七安知道,遠古神魔隕落後,其後裔曾經統治九州很多很多年。

那會兒,人妖兩族雖漸漸崛起,但超品沒有出現,一品恐怕都是鳳毛麟角。

很難與數量龐大的神魔血裔對抗。

只不過沒有神魔時代那麼絕望罷了。

但如今的九州大陸,確實是人族主宰,九尾狐上次說過,神魔後裔在上古時代,突然大規模離開九州大陸,遠走海外。

洛玉衡和慕南梔也來了興趣,前者身爲九州大陸巔峰強者之一,自然關注。

後者則是純粹的吃瓜。

九尾天狐一字一句道:

“它們是被道尊趕出九州的。”

被道尊趕出去的.........所以白帝要問道尊在哪裡..........道尊當年爲何要把神魔後裔趕出九州,他媽媽也被神魔後裔吃了嗎?

另外,守門人到底意味着什麼,會不會和道尊有關..........

這一刻,許七安腦海裡,彷彿有閃電劃過,一個個靈感如氣泡般涌上來,又轉瞬破碎。

他隱約間把握到了什麼。

這種狀態,就如同查一個線索不足的案子,有了猜測,卻無法證實。

同時,他還想到一個問題,得知道尊可能隕落後,白帝是不是要重返九州了?

..............

青州布政使司。

堂內,楊恭坐在案後,聽着幕僚們爭論不休。

前線傳來兩份軍事情報,宛縣被兩萬大軍包圍,雲州軍圍而不攻,將前去支援的三路兵馬盡數剿滅。

青州軍隊損失慘重。

東陵城情況更糟糕更復雜,孫玄機和姬玄大戰了一場,把半個城牆打成廢墟。

東陵已經不是守不守得住的問題,這座城已經廢了。

如今原本駐守東陵的青州軍撤出了城郭,與雲州叛軍展開野戰,戰況膠着。

雖然沒有敗,但東陵這道防線,已經沒了。

“子謙!”

李慕白緩緩吐出一口氣:

“派往宛縣的援兵之所以會被伏擊,是因爲叛軍中有一支飛獸軍。在飛獸軍斥候面前,我方行軍沒有任何秘密可言。

“此爲死局啊。”

衆幕僚沉默下來。

大奉沒有飛獸軍,等於把天空讓給敵人,一舉一動都將在敵人的眼皮子底下,豈有不敗之理。

而能對付飛獸軍的,只有飛獸軍。

楊恭捏了捏眉心,吐出一口濁氣:

“我已經發急報給朝廷,請求徵調雷州的赤尾烈鷹。”

一位幕僚沮喪道:

“可是根本不夠,雷州能徵調出幾隻?朝廷早就把赤尾烈鷹賣給當地的商會和望族。

“再說,赤尾烈鷹就不出戰,能有多少戰力。楊公,若不能扼制敵人的飛獸軍,後續的作戰對我們很不利啊。”

第八章 師門敗類第兩百一十六章 二號,乾的漂亮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九十七章 風雲變色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兩百三十六章 國士無雙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五仔的出手第一百零八章 主辦官第一百零六章 初見端倪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一百零九章 刁難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馬桶第兩百一十八章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號人設坍塌?(爲盟主“旺財i7”加更)第三十章 殺恆音第六十章 婚事卷尾感言!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七十一章 詭異的信息(爲盟主“詩修”加更)第一百五十章 罵!(感謝“Cz丶”的白銀盟)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一百一十九章 社交三要素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九十八章 晉升二品(一)第一百四十章 四方動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第四十八章 給青州的驚喜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一百零五章 問題第五十四章 援兵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白銀盟感謝單章。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一百一十二章 朝廷委任第二十七章 尋找納蘭天祿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七十一章 詭異的信息(爲盟主“詩修”加更)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白銀盟感謝單章。第兩百三十章 部分真相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三章 吃蟹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一百二十一章 靈獸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四章 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第八十二章 突發事件第六十五章 絕世天才?!第九十八章 晉升二品(一)第一百五十一章 申猴和守秘第六章 匪患第八十九章 此時無聲勝有聲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一百零五章 稱帝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九十三章 重返三品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十六章 很潤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三十二章 補償第十一章 摸魚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兩百六十三章 偷偷甜蜜的愛情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兩百一十八章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
第八章 師門敗類第兩百一十六章 二號,乾的漂亮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九十七章 風雲變色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兩百三十六章 國士無雙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五仔的出手第一百零八章 主辦官第一百零六章 初見端倪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一百零九章 刁難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馬桶第兩百一十八章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號人設坍塌?(爲盟主“旺財i7”加更)第三十章 殺恆音第六十章 婚事卷尾感言!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七十一章 詭異的信息(爲盟主“詩修”加更)第一百五十章 罵!(感謝“Cz丶”的白銀盟)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一百一十九章 社交三要素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九十八章 晉升二品(一)第一百四十章 四方動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第四十八章 給青州的驚喜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一百零五章 問題第五十四章 援兵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白銀盟感謝單章。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一百一十二章 朝廷委任第二十七章 尋找納蘭天祿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七十一章 詭異的信息(爲盟主“詩修”加更)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白銀盟感謝單章。第兩百三十章 部分真相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三章 吃蟹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一百二十一章 靈獸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四章 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第八十二章 突發事件第六十五章 絕世天才?!第九十八章 晉升二品(一)第一百五十一章 申猴和守秘第六章 匪患第八十九章 此時無聲勝有聲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一百零五章 稱帝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九十三章 重返三品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十六章 很潤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三十二章 補償第十一章 摸魚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兩百六十三章 偷偷甜蜜的愛情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兩百一十八章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