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談判的技巧

來的這麼快.........許七安皺皺眉頭,他還沒徹底說服鸞鈺和跋紀兩位首領,本打算先解說服這幾位,再讓他們幫着一起遊說屍蠱部,以蠱族大勢壓人。

沒想到尤屍來的這麼快,直接操縱鳥屍趕來。

鳥屍在天空盤旋片刻,見下方情況穩定,同族的幾位首領安然無恙,它這才滑翔着降落,但沒靠近,遠遠的望着天蠱婆婆等人。

“你們被俘虜了。”

鳥屍震盪空氣,口吐人言,聲音嘶啞低沉,正是尤屍。

寄宿在行屍身上的子蠱被殺死後,他立刻操縱鳥屍趕來查探情況。

眼前的情況,讓他微微鬆了口氣。。

屍蠱師最大的好處就是永遠安全,只要不被找到藏身地點,即使傀儡死的再多,本體也能安然無恙。

許七安審視着他,尤屍操縱的巨鳥也平靜的回望。

“我們只是達成了和解。”許七安說道。

尤屍不搭理他,空洞死寂的眼睛轉而望向天蠱婆婆,後者把對幾位首領說過的話,原原本本的告訴尤屍。

巨鳥轉動腦袋,看向了鸞鈺等人,得到肯定的答覆後,它沉默半晌:

“我沒有反對理由,你們要和大奉結盟,那是你們的事。

“但屍蠱部和雲州結盟,是屍蠱部的事,我們互不干涉。”

鸞鈺等人皺眉,蠱族向來共進攻退,豈有戰場上兵戎相見的道理。

許七安指着身邊的行屍傀儡,不疾不徐道:

“我不需要你出兵,只要你不與雲州結盟,這具傀儡便還給你。三品體魄的傀儡,籌碼足夠了吧。”

尤屍看都不看傀儡,冷笑道:

“你未免太小覷我屍蠱部了,同等層次的傀儡,我部還有一尊。”

送福利,去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888紅包!

他是三品毒蠱師,受限於境界,一次只能操縱一具同境界的行屍,外加幾具四品。

若非如此,剛纔來的就不是“六星神”,而是另一具三品。

以養屍煉屍著稱的屍蠱部,千年的底蘊,怎麼可能只有一具超凡境行屍。那具留在族中的三品行屍不是武夫,而是妖族的一位強者遺留的屍體。

果然,以屍蠱部對大奉的仇恨,想讓他冰釋前嫌太難了.........許七安對此早有心理準備。

龍圖皺了皺眉,沉聲道:

“魏淵已經死了,你的殺父之仇早就了結。尤屍,不要因爲你一個人的執念,讓屍蠱部與蠱族離心離德。”

“殺父之仇,豈是說忘就忘,說了結就了結。”尤屍冷哼一聲,空洞死寂的眸光掃過衆人:

“與蠱族離心離德的是你們,鸞鈺,你忘記被大奉軍隊俘虜,充入教坊司的族人了?跋紀,五千族人悉數坑殺,你毒蠱部至今都是人數最少的部族。

“你想與大奉結盟,想過族人會同意嗎。還有力蠱暗蠱心蠱天蠱,當年你們族人在山海關戰役裡死的也不少。究竟是誰在和蠱族的意志對抗?”

鸞鈺和跋紀頓時面露愧色,他們一個饞許七安身子,一個饞極品毒草毒果,內心處在掙扎猶豫狀態。

尤屍的話,就像刀子一樣紮在他們心裡,讓他們顧慮和抗拒。

相比起各大勢力,蠱族人口簡直稀少的可憐,但蠱族是全民皆戰士,每一位族人都修行蠱術,種族的戰鬥力強的令人髮指。

這就意味着,首領們無法向中原的皇帝一樣,對普通族人生殺予奪,予取予求。

族人並非羔羊,首領若是衆叛親離,族人會尋求其他幾部的幫助,推翻首領。或者乾脆逃離南疆,在別處生活。

“封印蠱神同樣是蠱族的頭等大事,勝過個人恩怨。”

心蠱師淳嫣淡淡道。

一句話,打斷了尤屍咄咄逼人的氣勢,讓他一時間陷入沉默。

這姑娘睿智且聰明,不愧是心蠱師........許七安看她一眼,微微頷首。

尤屍頓了一下,道:

“好,撇開個人恩怨,單說封印蠱神之事,與雲州結盟同樣能封印蠱神。而且大奉的情況各位也有所瞭解,那麼爲何要把賭注壓在明顯弱勢的一方呢。

“再者,選擇與雲州結盟,族人只會歡呼,只會熱血沸騰,只會磨刀霍霍。而與大奉結盟,則要面臨與族人離心離德的處境。”

除了力蠱部的龍圖,幾位首領皺緊眉頭,沉吟不語。

他們的動搖和猶豫幾乎寫在臉上,尤屍的一番話,既說出了蠱族仇視大奉的立場,又點明瞭幫助大奉可能會面臨的不利局面。

說實話,哪怕拋開仇恨,單純的權衡利弊,倘若大奉情況真的有葛文宣說的那麼糟糕,擁有佛門相助的雲州君,推翻大奉朝廷的可能性更大。

若再加上己方傾力相助,那幾乎是板上釘釘的。

龍圖見狀,不得不提醒他們:

“你們別忘記自己的處境,若非許七安留手,你們早就死了。”

尤屍看了一眼許七安,冷笑道:

“哦,我忘了,你們現在是他的俘虜,只能接受無法拒絕。”

幾位首領看一眼許七安,紛紛皺眉。

力蠱部的腦子實在不夠用啊.........許七安心裡感慨。

他手下留情,願意坐下來和首領們談,不是真的以德報怨,而是希望他們打消與雲州叛軍的結盟,因此這份“恩情”是敲門磚。

讓蠱族首領們願意坐下來談判的籌碼罷了。

最後的結局,肯定還是要他拿出相應的好處,蠱族答應不與雲州結盟,或出兵援助大奉。而不是因爲許七安不殺他們。

若是敲詐勒索,倒是可以用“你們小命捏在我手裡”這個理由。

可想要蠱族真心實意的與大奉結盟,這個理由就不能提,這種威脅只適用於幹一票就走。對盟友使用,指不定人家扭頭就暗中和雲州結盟,從背後捅你一刀。

尤屍看了一下龍圖,空洞死寂的眸子沒有情感,但他本人,肯定是滿臉的不屑和譏笑。

簡單的引導,就能讓愚蠢的力蠱部上鉤。

許七安腦子轉的飛快,一瞬間思考過很多種可能性,包括把麻煩扼殺在搖籃。

以他們現在的狀態,暗蠱我是殺不掉了,太能逃,心蠱毒蠱情蠱三位首領還是能殺的,但這樣一來,力蠱部就要跟我不死不休了..........相應的,我就不得不大開殺戒,這樣就徹底把蠱族推到對立面,另外,天蠱婆婆始終沒有插嘴,太過鎮定了。

她就那麼信任我的人品?她就不怕把我逼到絕路,真的大殺一通?我們纔剛見面,她對我又不瞭解,可她表現的太鎮定了。

除非她有底牌,所以不怕我掀桌子。

許七安眯了眯眼,突然笑道:

“諸位可能不知,佛門除了伽羅樹菩薩和少量僧兵外,無力插手中原的戰事,因爲南妖即將起事,如果不信,十萬大山也在南疆,離蠱族地盤不算遠,你們可以派人去打探。”

幾位首領微微愕然,尤屍猛的扭動鳥頭,死寂空洞的雙眼緊盯着他。

淳嫣輕輕點頭:“此事我們會派人去一探究竟。”

此事若是真的,那麼中原的局勢確實沒有葛文宣說的那麼板上釘釘。即使不考慮與大奉結盟,他們也得重新評估進攻大奉的風險。

許七安繼續道: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雲州固然兵強馬壯,大奉也確實內憂外患。但這不意味着大奉必敗,要不然,雲州何以派人來遊說蠱族。”

見首領們若有所思,許七安趁熱打鐵:

“在這樣的情況下,蠱族的入場,便是扭轉戰局的關鍵。蠱族與大奉結盟,勝利可期。因此根本不存在尤屍首領所說的弱勢。

“雲州能給的,我大奉也可以給。至於蠱族的民心,我剛纔的承諾依舊有效,會拿出一定數量的極品毒草給毒蠱部。鸞鈺首領的要求,我也會盡量滿足。”

尤屍冷笑道:

“就這?憑這些東西,想平息蠱族對大奉的仇恨,癡人說夢。”

跋紀和鸞鈺心動了,但他們選擇沉默,因爲事實就是尤屍說的那樣,極品毒草和毒果不是剛需,對於跋紀這種對大奉沒太大恨意的,肯定欣然應允。

但對毒蠱部的族人來說,這並不足以平息坑殺半數族人的仇恨。

至於鸞鈺,更是私慾而已。她有一個極品男人陪睡修行情蠱,關族裡的姐妹什麼事?即使許七安日理萬雞,讓姐妹們都能溫飽,但這又關族裡男人什麼事?

“也罷,幾位的難處我明白。”

許七安圖窮匕見了,他嘆息一聲:

“出兵我便不堅持了,只希望幾位首領能選擇中立,放棄與雲州結盟。我剛纔的承諾給的東西,不變。”

鸞鈺和跋紀愣住了,他們對視一眼,幾乎異口同聲:

“好!”

如果只是選擇中立,不對大奉出兵,那就好辦了,他們可以用局勢不明朗,不願意族人赴死等理由來安撫部族。

這既佔據了大義,又能爲族人帶來豐厚的彙報(毒蠱)。

許七安笑了起來,從一開始,他就沒指望蠱族能出兵援助大奉,雙方矛盾太深,深到天蠱婆婆親自過來提醒他。

在雲州和大奉都能滿足蠱族需求的情況下,想讓蠱族冰釋前嫌,可能性太低太低。

許七安制定的真正計劃,是先打服他們,再想辦法讓蠱族放棄和雲州結盟。

所謂的出兵援助,只是談判技巧而已,先把價格死命擡高,然後斷崖式下跌,製造“我們血賺”、“這樣也可以接受”的心裡落差感。

還沒結束,讓蠱族取消結盟只是第一步。

下一步,許七安依舊要他們出兵,但不會讓蠱族七部傾巢而出,他會以糧食爲籌碼,邀請力蠱部的高手參戰。

以各種物資和商品爲籌碼,邀請暗蠱、心蠱兩個部族出戰,這兩個對大奉的仇恨較輕,許以重諾,僱傭他們出戰並不難。

南疆不缺食物,但缺瓷器、茶葉、絲綢、書籍等等物資用品。

只要給的夠多,他們總會答應。

不過,許七安依舊低估了尤屍對殺父之仇的執念。

想要順利完成計劃,尤屍成了難以逾越的阻礙。

如果不能安撫他,以蠱族同氣連枝的習俗,其他六部很難真的袖手旁觀。

尤屍嗤笑道:

“你們怎麼決定是你們的事,我屍蠱部,決定與雲州結盟,誰都不能阻止。我倒要看看,到時候會有多少情蠱部和毒蠱部的族人願意追隨我。”

跋紀和鸞鈺臉色一變。

鳥頭轉動,看着許七安:“你不妨試着來殺我,殺了我,問題就解決了。”

“尤屍首領怎麼決定,是你的事。”

許七安一點都不慌,淡淡道:

“不過,我同樣有禮物送給屍蠱部,爲何不先看看我的籌碼?”

如果是心蠱和暗蠱,許七安還真想不出有什麼東西可以滿足對方,小母馬雖然可愛誘人,但它是母馬,淳嫣也是女人。

喜好不對口。

暗蠱的需求是隱蔽的角落,這東西不需要別人給予。

但屍蠱部,作爲七絕蠱的宿主,許七安太清楚他們的需求了。

尤屍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語氣嘲諷且不屑:

“無論你有什麼籌碼,我都不會..........”

這時,他看見許七安摸出一面玉石小鏡,傾倒鏡面。

“哐當!”

一具棺材摔出來,震動間,棺材板滑了出去。

麗娜捂着鼻子,連連後退,只是嗅了一口棺材裡散發的氣息,她便有些頭暈眼花。

龍圖連忙用蒲扇般的大手捂住許鈴音的臉,然後把她丟出老遠。

棺材裡,一句殘破不堪的古屍,暴露在衆人眼裡。

它看起來像是一具沉眠無盡歲月的乾屍,且遭受到了極爲嚴重的破壞,胸骨、肋骨多有斷裂,腦袋也是殘缺的。

但尤屍的目光落在古屍上,再也移不開了。

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夜致富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四十章 結盟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愉快的單章時間。第五十五章 計劃初成寫個總結第四十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一百九十五章 解開謎團(爲盟主“詩修”加更)第三十九章 大敵來訪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兩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第七章 嚇唬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十八章 遇刺第兩百一十九章 本官許七安百盟感謝章第兩百三十九章 領頭者第一百一十九章 誰來救救我第一百四十八章 故事(二)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第兩百三十九章 領頭者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家(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第三十八章 五號的傳書第兩百一十二章 大巫師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更第三十八章 詩成第一百零五章 劍來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師第四十章 爭鬥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方(求月票)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一百零六章 初見端倪第兩百零一章 呵,女人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四章 更待何時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第十三章 審問第一百章 舉薦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八十九章 臥龍雛鳳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一百二十四章 青龍寺第兩百一十五章 夢境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四十六章 贖人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一百零三章 出乎意料的手段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九十二章 恐懼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一百六十八章 簡陋版雞精的製作第兩百一十三章 驚愕第六十四章 各大修行體系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九十八章 殿試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馬桶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五十八章 佛門問心第兩百二十二章 畏罪自殺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
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夜致富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四十章 結盟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愉快的單章時間。第五十五章 計劃初成寫個總結第四十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一百九十五章 解開謎團(爲盟主“詩修”加更)第三十九章 大敵來訪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兩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第七章 嚇唬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十八章 遇刺第兩百一十九章 本官許七安百盟感謝章第兩百三十九章 領頭者第一百一十九章 誰來救救我第一百四十八章 故事(二)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第兩百三十九章 領頭者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家(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第三十八章 五號的傳書第兩百一十二章 大巫師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更第三十八章 詩成第一百零五章 劍來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師第四十章 爭鬥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方(求月票)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一百零六章 初見端倪第兩百零一章 呵,女人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四章 更待何時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第十三章 審問第一百章 舉薦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八十九章 臥龍雛鳳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一百二十四章 青龍寺第兩百一十五章 夢境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四十六章 贖人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一百零三章 出乎意料的手段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九十二章 恐懼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一百六十八章 簡陋版雞精的製作第兩百一十三章 驚愕第六十四章 各大修行體系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九十八章 殿試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馬桶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五十八章 佛門問心第兩百二十二章 畏罪自殺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