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

許二叔和許玲月,察覺到她的異常,扭頭看向廳外。

夜色裡,許七安一襲天色青錦袍,手裡拎着一罈酒,走到了檐下燈籠散發的光暈裡。

再一跨步,便越過門檻,進入內廳。

“寧宴!”

喜色從許二叔臉上泛起,他霍然起身,朝侄兒迎上去。

嬸嬸和玲月也綻放笑容,不過前者立刻哼一聲,擺出冷淡姿態,後者則歡喜的像個小女孩,跟着父親一起起身,迎向大哥。

“二叔,我回來了。”

許七安笑道。。

遊子歸來,一句“我回來了”足矣。

“回來就好。”許二叔拍了拍侄兒的肩膀,接過他手裡的酒,轉頭朝嬸嬸的貼身丫鬟綠娥說道:

“給大郎準備碗筷。”

許玲月抓住機會,柔柔喊道:

“大哥~”

語氣頗爲輕快,顯示出少女此刻歡喜的情緒。

許七安端詳着大妹妹,笑容溫和:

“一段時間沒見,出落的更漂亮了。”

完美繼承了嬸嬸美貌的她,在顏值方面出類拔萃,清麗脫俗,五官精緻。

許玲月臉上笑容更甜美了,輕聲埋怨:

“大哥今日回府,也不知道提前派人知會一聲,我好做一些你愛吃的下酒菜。”

三人旋即在桌邊坐下,綠娥取來碗筷後,許七安和二叔喝酒閒聊,說起遠在雍州的二郎。

“寧宴啊,你既然回了京城,想必是知道青州失守的消息了。”

許二叔喝了一口小酒,說道:

“那想必有去雍州看過二郎了吧,你嬸嬸一直擔心二郎。我就跟她說,二郎就算真有個萬一,你早就回來通知我們了。”

許七安表情僵了一下:

“青州失守有段時日了,二叔難道沒有寫信問詢二郎的情況?”

許二叔表情也僵了一下。

叔侄沉默對視,相顧無言。

雖然有些不合時宜,但這熟悉的既視感是怎麼回事,總覺得以前發生過類似的事...........許七安沉吟一下,道:

“沒事,雲鹿書院的三位大儒都在雍州,他們會照看好二郎的。”

許二叔也只能這般安慰自己:

“說的對。”

這時,許玲月找到插嘴的機會,說:

“大哥,你身上怎麼有脂粉味兒。”

聞言,許二叔立刻用“嘴上沒毛辦事不牢”的眼神看侄兒。

“咦,有這麼重嗎?”許七安詫異的聞了聞,鎮定自若的說道:

“剛纔和打更人衙門裡的幾位同僚喝酒,席上有姑娘陪着,但我一心只想回來看二叔嬸嬸,還有妹子你,小坐片刻就回來了。”

許玲月“哦”了一聲,展顏一笑,對這個答案非常滿意。

主要是大晚上的也沒青橘買了,而且鈴音不在家,沒法看着她一邊臉色猙獰一邊啃青橘的模樣.........許七安心裡嘀咕。

許玲月這麼一打岔,一家人便又把二郎的事忘一邊了。

許平志沉吟一下,道:

“聽說長公主要登基。”

許七安便把大致情況說了一遍,包括自己一定要廢永興的理由。

“風雨飄搖啊。”

許二叔嘆息道:

“長公主登基之後,你有何打算?”

許七安想了想,斟酌道:

“我會先去一趟青州,見一見許平峰,正式與他劃下道來,一較生死。”

這將是他正式以棋手的身份,代表大奉,代表自己,向雲州和許平峰下戰書。

許平志臉色複雜,悲傷、無奈、唏噓、痛苦皆有,喃喃道:

“骨肉相殘,父子相戕,何至於此.........”

許七安搖着頭:

“二叔,他不是我父親,你纔是我父親。

“我與他之間,必須要分生死,他不會放過我,我也不會放過他。我會追殺他到天涯海角,不死不休。”

他給許平志倒酒,嘿道:

“許平峰沒有退路了,他知道我不會放過他,當然,我也是。”

嬸嬸就說:

“回頭我就讓族裡把他的名字劃掉,逐出許氏一族。”

嬸嬸肯定是義無反顧支持侄兒的,雖然這個侄兒又討厭又不會說話,但畢竟是她養大的崽。

許平峰是丈夫的大哥,又不是她的大哥。

“謝謝嬸嬸。”

許七安難得說了一回人話,接着又道:

“二叔,我在雲州還有一個弟弟,一個妹妹,他倆這次隨雲州使團入京,純粹是來噁心我的。

“現在被我關在司天監了。”

當下把許元霜和許元槐姐妹的事情,包括雍州時的交集,告訴了二叔。

“聽起來人不算壞,好歹也是我許家的血脈。”許二叔語重心長的說道:

“有空帶回來見見,別虐待他們。”

許玲月突然說道:

“爹,大哥怎麼會虐待他們呢,就算他們敵視大哥,跟着雲州亂黨想殺大哥,處處與大哥作對,但大哥就算受盡委屈,念在骨肉至親,也不會傷害他們。”

許平志剛要點頭,被嬸嬸憤怒的拍桌聲嚇了一跳。

“呸,就是兩個壞種,帶回來作甚。”

嬸嬸怒道:“不許帶回府。”

“你好端端的發什麼火........”許二叔試圖和妻子講道理。

許七安看一眼大妹妹,忙說:

“好了好了,沒必要因爲他們吵架,二叔,喝酒喝酒。”

許玲月嫣然道:

“大哥喝酒。”

乖巧的替他倒酒。

你看那雲州來的妹妹,只想着害你,不像我,只會心疼大哥。

.........

卯時,天矇矇亮。

皇宮中鼓樂齊鳴,湊齊恢弘的樂章。

登基大典異常繁瑣,首先,先由禮部尚書帶領羣臣,替新君祭祀天地。

結束後,新君穿着喪服祭祀太廟列祖列宗。

這兩個步驟完成後,登基大典纔算拉開序幕。

禮部尚書率領禮部官員,前往天壇、農壇以及太廟,告知神靈與歷代皇帝英靈,新君即將繼位。

待返回後,禮樂大作,氣勢恢宏的鐘聲迴盪在金鑾殿外。

東宮。

懷慶在宮女們的服侍下,穿上大裘冕。

這種制服結構極爲繁複,由冕、中單、大裘、玄衣、纁裳配套。袞冕金飾,垂珠十二旒。

上衣繪日、月、星辰、山、龍、華蟲六章紋。下裳繡藻、火、粉米、宗彝、黼、黻六章紋,共十二章,因此又稱十二章衣。

穿戴整齊後,兩名宮女搬來與人等高的銅鏡,擺在懷慶身前。

銅鏡中,長公主薄施粉黛,長眉描重,凸顯英武銳氣。

她本就是清冷矜貴的女子,如今穿上十二章衣,頭戴十二旒冠冕,華貴威嚴之氣撲面而來。

即使是平日裡言笑晏晏的大宮女,此刻竟大氣都不敢喘,垂頭低眉,溫順的像一隻鵪鶉。

世間罕有如此霸氣的女子。

一位禮部官員邁入東宮大門,隔着垂簾,恭聲道:

“殿下,時辰到了。”

懷慶“嗯”一聲,在宮女和宦官的簇擁下,離開東宮,於恢弘鐘鼓聲中,前往金鑾殿。

過金水橋,穿過廣場,懷慶行於丹陛之上,目光望向前方的金鑾殿,依稀可以看見金碧輝煌的大殿內,那高高在上的御座。

她腦海裡閃過的,是天性多疑,容不得才華橫溢子嗣掌權的元景;是兩鬢斑白的大國手魏淵;是算無遺策的大奉守護神監正;是軟弱無能欠缺魄力的永興。

當她大袖一揮,端坐於御座之上,眼裡再無任何人影。

俱往矣!

以後是她的時代,不,是她和許七安的時代。

她和他,是當今大奉站在權力巔峰的兩人。

文武百官在禮部官員的引領下,從午門進入,過金水橋,按官職高低,有序的站在御道兩側。

而後,武英殿大學士兼首輔錢青書捧出即位詔書,交禮部尚書捧詔書至階下,再交禮部司官放在雲盤,送到司禮太監手中。

一身紅色蟒袍的司禮監掌印太監,躬身接過雲盤,向百官宣讀詔書:

“詔曰

“昔高祖皇帝,龍飛姬河,汛掃區宇,東抵靖山,西諭佛門,仁風義聲,震盪六合,掃大周之頑疾,還四海之安康。六百年間,四海承平,煌煌功業,恢於人皇。

“兄永興以庶出之資,嗣守大業,秉性不孝,昏聵軟弱,上不敬祖,下不愛民,諂媚叛黨,人神共憤。

有一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可以領紅包和點幣 先到先得!

“朕本女子,荷上天眷顧,祖宗之靈,遂受命於危難,致英賢於左右。今文武大臣百司衆庶合辭勸進,尊朕爲皇帝,以主黔黎。

“勉循衆請,於一月十七日即皇帝位,定年號“懷慶”。大禮既成,所有合行庶政,並宜兼舉。”

言罷!

御道兩側,文武百官紛紛下跪,高呼: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呼聲宛如海嘯,震耳發聵。

御座之上,懷慶俯瞰百官,君臨天下。

...........

觀星樓,八卦臺。

一襲荷色華美長裙的慕南梔,站在八卦臺邊緣,輕輕摘下右手腕的手串。

風吹起她的裙襬和青絲,翩然如瑤臺仙子,豔冠人間。

她揚起右臂,袖子順勢滑落,皓腕凝霜雪。

青蔥玉指做出拈花狀,慕南梔闔眸,低聲念道:

“吾願京城花開,香滿人間!”

凡人肉眼看不見的虛空裡,生命的種子從她體內溢散,隨風飄揚。

飄過河畔,河畔柳樹抽芽。

飄過庭院,庭院萬紫千紅;飄過大街小巷,草木瘋長,剎那花開。

從高空俯瞰,可以看見奼紫嫣紅的色彩,在京城各處暈染開來,花香浮動,心曠神怡。

.........

後世史書記載:

懷慶一年,一月十七日,女帝登基。京城剎那花開,暗香十里,天降祥瑞,京中百姓欣喜若狂,出其門,於街中跪拜,高呼萬歲。

史書沒有記載的是,滿城花開的那一天,許銀鑼在司天監觀星樓,插花一整天。

.........

慕南梔眼前一黑,軟綿綿的栽倒。

她沒有摔在地上,而是摔進許七安懷裡。

“休息一下!”

許七安摟着老阿姨的小腰,只覺得世間手感最好之物,便是如此,也只能如此。

慕南梔渾身綿軟的趴在他懷裡,頭暈目眩,呢喃道:

“都,都怪你,害我頭疼死了..........”

她半撒嬌半嗔怒的模樣,能軟化男人的骨頭。

許七安擡起手,輕輕揉捏她的眉心,感慨道:

“世間美人千千萬,唯獨花神,不可無一,不能有二。”

慕南梔皺了皺眉:

“少花言巧語,你便是嘴皮子磨破了,我也不會再和你雙修。助你晉升二品後,我們就兩清了,再逼我,我就出家。”

許七安也分不清她是傲嬌,還是初夜終生難忘,以致於產生心理陰影。

“知道了知道了!”

他抱起四十歲的漂亮阿姨,順着樓梯離開八卦臺。

慕南梔問題不大,就是消耗嚴重,有些氣虛力竭,所以渾身難受。

不死樹的靈蘊還在甦醒中,她能使用的力量有限,滿城花開的操作對目前的慕南梔來說,有些勉強。

“還難受嗎?”

許七安給她倒了一杯溫水,渡入些許氣機。

慕南梔頭暈目眩,嚶嚀一聲:

“我想休息.........”

“雙修一下吧,雙修能迅速恢復精氣神。”許七安趁機提議。

他不是忽悠,氣虛力竭時,依靠雙修能迅速恢復,遠比自然恢復要快。

“不要,你,你要是碰我,我就出家。”慕南梔連忙搖頭,啐道:

“臭不要臉。”

她綿軟無力的側躺在牀上,腳丫子無力的蹬了幾下,似乎想蹬掉繡鞋,但沒能成功。

許七安抓起她的腳,幫忙推掉鞋子和羅襪。

“我幫你捏一捏,會好受許多........”

“只許捏腳,別想做別的。”

“我是那種人嗎?”

“嗯,嗯嗯,你輕點.......”

..........

雲鹿書院。

趙守齋戒兩日,於今日沐浴,換上了一件嶄新的袍子,把頭髮梳的一絲不苟,戴上儒冠。

花白的鬍子也用剃刀精心休整了一番。

頓時,整個人煥然一新,與之前灑脫不羈的狂儒形象,天差地別。

趙守從塵封已久的櫃子裡,取出一隻竹篾書箱,他用汗巾仔細擦乾淨書箱上的灰塵,背在身後,離開了雲鹿書院。

就像當年揹着它負笈遊學,千里迢迢來京城雲鹿書院求學。

歷經千帆,他彷彿又回到了少年。

前往京城的官道上,傳來朗朗的唸書聲:

“........少小須勤學,文章可立身,滿朝朱紫貴,盡是讀書人.........莫道儒冠誤,讀書不負人.........”

..........

慕南梔一覺醒來,天色已黑,屋子沒有點蠟,漆黑一片。

天黑了?睡了這麼久?她腦子迷迷糊糊,吃力的坐起身,以手扶額,過了十幾秒,昏沉的思緒漸漸清晰,想起了白天一念花開的施法。

沒想到恢復的這麼快.........慕南梔感覺除了腦子昏沉,身體狀態極好,丹田溫暖,像是懷抱火爐。

她剛要掀被子起身,忽然察覺不對勁,後背涼颼颼的,這才發現自己不着片縷,衣裙被扒了個乾淨。

接着,想起了和許七安回房後的事。

捏腳丫子,捏着捏着,就捏到腿兒,然後.........就莫名其妙的和他雙修了。

“臭不要臉的。”慕南梔抽出墊在後腰的枕頭,氣惱的砸在地上:

“這枕頭還能睡嗎!”

她掀被子下牀,雙手在牀邊的地面抹黑半天,終於摸到裙子,麻溜的套在身上,這是才感覺大腿根部溼漉漉的。

花神是個愛乾淨的人,也是個懶女人,一想到還要自己去挑水洗澡,怒氣值就“噌蹭”往上漲。

套好裙子後,她摸索到桌邊,點燃蠟燭,驅散黑暗。

房間裡靜悄悄的,白姬不在,那把破刀也不在,浮屠寶塔也沒有,這讓慕南梔猜到狗男人可能還在司天監。

她把房間裡的蠟燭逐一點亮,繞至屏風後,藉着明亮的燭光看去,浴桶裡蓄了滿滿的水,乾淨清澈,絕對不是上次被他們弄髒了的水。

慕南梔嘴角微微挑起,又迅速板起臉,哼道:

“臭男人,還是有點良心的.........”

...........

司天監地底。

許七安盤坐在鍾璃面前,狐疑道:

“你確定只要敲的次數足夠,我就能得到監正的底牌?”

鍾璃在他面前鴨子坐,以確保自己比許七安高一點,弱弱道:

“亂命錘和氣數、命格有關,老師的煉器手札裡也說了氣運加身者,捶之可開竅。所以肯定是給你用的。”

“但我除了當一回青樓妓子、武大郎和讀書人,什麼都沒變化啊。”許七安皺眉道。

鍾璃細聲道: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老師的目的,他留下亂命錘的目的是什麼呢?給你開竅麼,但你是二品,根本無需開竅。”

說完,她歪了歪頭,一副考校你的模樣。

啪嗒~許七安屈指彈在她腦門,笑罵道:

“你在考我的推理嗎。”

他旋即收斂笑容,斟酌片刻,分析道:

“監正雖然栽了個跟頭,但以他的智慧,肯定會一些以防萬一得底牌,普通人都知道未雨綢繆,何況是他。

“那麼,如果大奉沒有了他,最致命的短板就是頂尖超凡戰力的缺失,順着這個方向思考,不難得出監正必有辦法彌補雙方戰力的懸殊。

“亂命錘,與氣數有關,開竅..........”

思路越理越清晰,許七安腦海裡突然靈光閃現,宛如一道驚雷劈入大腦。

他眼光熾烈的看着鍾璃手中的小木錘,興奮的身軀開始顫抖。

他知道亂命錘的真正用途了。

...........

PS:炎親王是四皇子,不是六皇子,我前幾章寫錯了,所以改了回來。於是你們就發現,一會兒是六皇子,一會兒是四皇子。

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兩百四十一章 什麼?許銀鑼一劍斬了數十萬敵軍?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四十章 大日如來第十三章 逃脫第兩百一十一章 緝拿人犯第八十八章 登場第二十七章 問詢第五十五章 鮫人第十章 不平事第六十九章 復國(5000+)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三十七章 不動明王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十一章 摸魚第六十八章 我是誰(5000)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兩百五十九章 臭婆娘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八十九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第九十三章 三號不愧是讀書人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軍壓境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處第二十三章 送別第一百零六章 初見端倪第一百九十五章 解開謎團(爲盟主“詩修”加更)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六十五章:荒!冤家路窄第一百四十六章 兵臨城下第兩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復甦(8000字大章)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五十五章 援兵(二)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一百三十九章 春祭日——復活第一百二十二章 李靈素:這位猿兄.........(6600)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一百六十八章 地書碎片持有者——許七安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七十章 監正的饋贈第兩百六十三章 偷偷甜蜜的愛情第三十章 許七安日記第二彈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兩百零九章 一號的主動第四十七章 日常氣嬸嬸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六十一章 佈局第八十七章 半步武神誕生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二十五章 互相傷害第一百三十四章 獨戰一品第兩百一十八章 知己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一百章 舉薦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第一百一十五章 拔刀第七章 密摺(6000)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兩百一十五章 地書開通新功能第六十四章 大輪迴法相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兩百五十九章 臭婆娘第六十一章 佈局第一百零七章 廟神第七十八章 互相試探第一百九十八章 遺物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仙打架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六十九章 妹妹第七十一章 勾心鬥角(大章)第九章 暴走的嬸嬸第三十二章 天賦異稟(求月票)
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兩百四十一章 什麼?許銀鑼一劍斬了數十萬敵軍?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四十章 大日如來第十三章 逃脫第兩百一十一章 緝拿人犯第八十八章 登場第二十七章 問詢第五十五章 鮫人第十章 不平事第六十九章 復國(5000+)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三十七章 不動明王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十一章 摸魚第六十八章 我是誰(5000)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兩百五十九章 臭婆娘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八十九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第九十三章 三號不愧是讀書人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軍壓境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處第二十三章 送別第一百零六章 初見端倪第一百九十五章 解開謎團(爲盟主“詩修”加更)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六十五章:荒!冤家路窄第一百四十六章 兵臨城下第兩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復甦(8000字大章)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五十五章 援兵(二)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一百三十九章 春祭日——復活第一百二十二章 李靈素:這位猿兄.........(6600)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一百六十八章 地書碎片持有者——許七安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七十章 監正的饋贈第兩百六十三章 偷偷甜蜜的愛情第三十章 許七安日記第二彈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兩百零九章 一號的主動第四十七章 日常氣嬸嬸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六十一章 佈局第八十七章 半步武神誕生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二十五章 互相傷害第一百三十四章 獨戰一品第兩百一十八章 知己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一百章 舉薦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第一百一十五章 拔刀第七章 密摺(6000)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兩百一十五章 地書開通新功能第六十四章 大輪迴法相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兩百五十九章 臭婆娘第六十一章 佈局第一百零七章 廟神第七十八章 互相試探第一百九十八章 遺物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仙打架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六十九章 妹妹第七十一章 勾心鬥角(大章)第九章 暴走的嬸嬸第三十二章 天賦異稟(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