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

呼救聲,就如同一顆投入井中的石子,讓平靜的水面盪漾起漣漪。

度厄的心就是井水。

他停下腳步,緩慢的,一點點的回頭,望向身後的廣賢菩薩,望向那株菩提樹。

廣賢菩薩眯起眼睛,面帶微笑:

“還有什麼事?”

廣賢菩薩有問必答,不會隱瞞和撒謊,不如趁現在與他坦誠布公,問問佛陀到底是怎麼回事,他肯定知道些什麼..........度厄羅漢心裡閃過這個念頭。

於是再難遏制對真相的渴求,他雙手合十,唸誦佛號,而後盯着廣賢菩薩,道:

“伽羅樹菩薩執意不肯接納大乘佛法,我們便只有請示佛陀了,正好伽羅樹菩薩不在阿蘭陀.........”

度厄適可而止,沒有繼續說下去。

廣賢菩薩盯着他看了幾秒,面色稍有緩和,不疾不徐道:

“眼下是佛門千秋大計的關鍵時刻,阿蘭陀上下應團結一心。”

度厄羅漢合十低頭:

“阿彌陀佛,是本座動了嗔念。。”

說罷,他轉身離去,步履緩慢,袈裟下襬飄蕩,朝着禪林外行去。

廣賢菩薩收回目光,看向散落在地的石塊,停頓幾秒,繼而看向虯結粗壯的菩提樹。

...........

度厄羅漢腳步穩健的走出禪林,來到崖邊,冷冽的風呼嘯而來,吹的他袈裟劇烈抖動,也彷彿凍結了他的靈魂。

身爲一個成熟的羅漢,他早已心境通透,不會被喜怒哀樂等情緒左右,好奇心當然也無法讓他失去理智。

度厄羅漢一腳踏出,身軀化作金光遁去。

下一刻,他出現在冒着寒氣的水潭上,盤坐於蓮花臺。

“阿彌陀佛........”

度厄雙手合十,低聲唸誦佛號,緊接着,體表亮起淡淡的金光。

他進入了坐禪狀態。

佛門禪功能屏退一切外邪,也能瞬息間平定心魔。

半柱香時間後,度厄睜開雙眼,主動從坐禪狀態脫離,他目光平靜,臉色淡泊,再無異常。

這時,沉穩的腳步聲,從小徑外傳來,阿蘇羅高大魁梧的身影,穿過綠植,出現在水潭邊。

目光對視,兩人都沒有說話,度厄從袖中摸出一口金鉢,輕輕倒扣在身前。

霎時間,水潭便被一道屏障籠罩,形狀正如倒扣的碗。

阿蘇羅這纔開口,沉聲道:

“我在鎮魔澗裡聽見了呼吸聲,我想嘗試着靠近,但武者的危機預感沒有示警。

“這很反常,於是便退了回來。”

身爲菩薩之下戰力第一人,阿蘇羅當然不是無腦莽夫,今日初步試探,點到即止。

畢竟此事涉及到超品,超品有多可怕,阿蘇羅不知道,但他無比清楚,在超品面前,自己恐怕只比螻蟻強大一點。

等他說完,度厄語調緩慢的說道:

“禪林深處,菩提樹下,確實有儒聖雕塑,但早已坍塌。”

阿蘇羅想起了許七安分析過的話,雕塑若在,那麼佛陀還處在半封印狀態,當年推動甲子蕩妖,封印神殊的是另一位神秘超品。

雕塑若碎了,便說明佛陀已藉助萬妖國的氣運,掙脫了儒聖封印,但因爲需要封印神殊,所以選擇沉睡。

“那便是第二種可能了,佛陀和神殊是同一人,佛陀早已脫困,或許,鎮魔澗裡的那位就是他。”阿蘇羅語氣平靜,並不驚訝。

畢竟當日許七安已經分析的很清楚,不管是哪一種情況,阿蘇羅都有充分的心理準備。

這時,度厄羅漢輕輕搖頭:

“我未來得及查看,廣賢菩薩便到了。當我轉身離開時,聽見身後傳來求救聲。”

阿蘇羅沒有眉毛的、凸出的眉骨,狠狠動彈一下,加重語氣道:

“求救聲?”

度厄羅漢頷首。

這樣一來,許七安的第二個可能,就顯得不那麼靠譜了。

兩人旋即陷入沉默,一股寒意從脊背升起。

過了一陣子,阿蘇羅緩聲道:

“廣賢有問題。”

度厄羅漢點頭:“他把禪林看的很緊,以此類推,菩薩們多半都有問題。至少,菩薩們知道一些隱秘,比如儒聖封印佛陀這件事。”

如今已經證實許七安所言非虛,那麼菩薩們肯定知道這件事,卻選擇隱瞞,連身爲二品羅漢的他,都不知道此事。

阿蘇羅望着水潭,思索道:

“弄清楚求救的是誰,沉睡的是誰,便能解開真相。但這對我們來說太危險了。”

度厄目光閃爍一下,道:

“你的意思是........”

阿蘇羅坦白道:

“可以利用南妖,九尾天狐想與佛門分庭抗議,就一定會來奪回神殊的頭顱。那時候,纔是我們的機會。”

正常情況下,有廣賢坐鎮阿蘭陀,他們根本不可能查清楚情況。

度厄嘆息一聲:

“近日不能再有任何動作,廣賢菩薩多半已經對我起疑。”

...........

青州。

軍帳中,許平峰眼見廣賢、琉璃兩位菩薩的身影消失,伽羅樹菩薩收起金鉢。

他舉起杯,哧溜一口,品嚐口感略澀的當地茶葉。

“南妖復國,真是一件足以載入史冊的大事啊。”

一身白衣似雪的他,語氣溫和,就像和老友閒談:“廣賢菩薩爲何沒有不親自前往南疆,雖說是防備九尾狐趁機攻打阿蘭陀,但這事好辦。”

他放下茶杯,道:

“事先找我要幾件傳送法器便成,明明有應對的手段,爲何不用?廣賢是不是離開阿蘭陀?”

伽羅樹菩薩合十盤坐,閉目不語。

許平峰輕嘆一聲,低聲道:

“你倒是有做了一件名留青史的大事,不過嘛,成王敗寇,史書最後怎麼落筆,還得看後來人是什麼態度。

“你若名聲太好,豈不顯得爲父罪大惡極?”

............

雲鹿書院。

院長趙守立於崖邊,負手眺望南方,緩緩道:

“永興一年,冬,南妖復起,聯安,驅佛門,重建萬妖國。”

身後一張桌案憑空出現,紙張鋪開,毛筆自己跳入硯池,沾了沾墨汁,在紙上“刷刷”寫下來。

墨跡瞬間乾透。

“每人一份!”趙守揮了揮手,紙張和桌案消失不見。

書院裡,讀書聲朗朗,一間間學堂內,一位位教書先生,一位位莘莘學子,同時收到了趙守的墨寶。

耳邊同步迴盪着趙守的聲音:

“以紙上內容爲題,每人寫一篇策論,學生交由各自師長批閱,教書先生交我批閱。”

什麼大事竟讓院長親自出題,考校全學院的讀書人...........不管學子還是教書先生,又驚愕又詫異的或拾起,或展開紙張內容。

定睛一看,一個個瞠目結舌,愣在當場。

南妖復國了,那記載於史書上的蕩妖之戰,於今時今日,發生逆轉。

那湮滅於歷史中的萬妖國,重臨九州。

這一刻,所有學子、先生,都產生不真實感,有種親眼見證歷史的感覺。

同時,他們也明白了院長趙守的用意,因爲熟讀史書的他們,看過五百年前萬妖國覆滅後,先輩先賢們關於佛門此舉的評論文章,以及對九州大陸格局影響的分析等等。

比如,佛門甲子蕩妖之舉,爲人族統治九州大陸奠定根基。

比如,甲子蕩妖后,妖族失去棲息之地,四處流浪,爲爭奪地盤與人族屢屢產生激烈衝突。佛門此舉,害苦了普通百姓。

又比如.........

現在,南妖復國,院長趙守讓他們寫文章評價此事,也就不難理解了。

“萬妖國重現,說明人族想要一統九州,任重而道遠。”有人半思索半評價道。

“人族從未真正一統九州,北方妖蠻自古長存。不過,南妖於此時立國,倒是爲大奉拖住了佛門.........”

因爲妖族和大奉結盟之事,雲鹿書院的讀書人罕見的摒棄了“種族之別”,對南妖心懷幾分好感。

“等等,何爲“聯安”,院長怎麼沒有註釋。”

“我記得,嗯,妖族和大奉的結盟,是許銀鑼一手促成的。”

議論聲稍有停息,衆學子面面相覷,心裡恍然大悟。

是許銀鑼幫助南妖立國的啊.........

“懂了!”一位學子提筆,在宣紙上疾書:

“永興一年,冬,佛門撕毀盟約,倒戈相助雲州叛軍,致中原陷入水深火熱之境。許銀鑼奔赴南疆,率領羣妖與佛門爭鬥,將西方人驅逐出十萬大山,由此牽制佛門,緩解中原兵災,此舉意義重大.........”

學堂裡立刻安靜下來,學子們鋪開紙張,奮筆疾書,教書的先生也席地而坐,於案前專心書寫。

...........

王府。

臨安心情不錯的與王思慕在後花園散步,兩人喝了一肚子熱茶,吃了糕點,披着厚厚的大氅,絲毫不覺得寒冷。

走了片刻,王思慕似笑非笑的說道:

“殿下得償所願,卻似乎並不高興?”

臨安知她所指,目光看向一側蕭條的花圃,想了想,道:

“既然是得償所願,自是高興的。只是賜婚..........”

她當然高興啊,不然當日也不會立刻應承,歡喜的心跳加快。

但從一個女子敏感細膩的心思出發,賜婚的動機卻是非她所願。

她想要的賜婚是許七安向皇帝哥哥求親,皇帝哥哥欣然賜婚,把她嫁入許家。

而非出於利益。

他想要的,是許七安想娶,而非“被迫”,連半推半就不可以,因爲她對許七安的感情是純粹的,不摻雜目的的,正如當初他還是個小小銅鑼、銀鑼。

身份的落差並沒有影響到她的感情。

不過,經歷了這麼多的事,她刁蠻任性的性子早已收斂許多,成長許多。

王思慕笑道:

“能嫁給心儀之人,便是最大的福氣,至於是何種原因,何種目的,沒必要過多計較。過於計較之人,都是在自尋煩惱。

“我爹說過,政治的本質便是妥協。做人,也得適當妥協。”

“本宮知道,不需要你掰扯這些大道理。”臨安嗔了她一眼,又道:

“不過,賜婚之事,他本人或許未知,許千戶雖然應允,但作不作數,還未可知。”

“殿下放心,許銀鑼自幼被二叔和嬸嬸撫養長大,雖非父母,卻勝似父母。婚姻大事,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依我對許家的瞭解,許大人的應承是有用的。”

臨安心裡竊喜,矜持的“嗯”一聲。

這時,她聽王思慕嘆口氣:

“你貴爲公主,本來不管嫁給誰,都是風風光光,耀武揚威的。唯獨嫁到許家,這公主的身份,恐怕不管用。”

以許七安今時今日的地位、修爲,區區公主之尊,肯定束縛不了他。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一句,許家那個愚蠢的幼妹在皇宮裡可以橫着走,而皇子皇女都不敢招惹。

我建了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給大家發年終福利!可以去看看!

既然如此,臨安殿下嫁到許府,只要許銀鑼不曾與叔嬸分家,那她就要受許家主母的壓制。

臨安並不笨,聽出王思慕的弦外之音:

“思慕不妨直說。”

王思慕小聲道:“許家主母手段極爲了得,進了許家,莫要與她衝突,乖順的做個小媳婦便好。要是被立規矩,被刁難,能忍則忍。”

聞言,臨安微微蹙眉,心裡莫名的沉重,詫異道:

“竟讓你都如此忌憚?”

王思慕嘆息一聲:

“我這點道行,比她還差遠了。你可見過許玲月?”

臨安回憶起當日在觀星樓,有過一面之緣的許玲月,點點頭:

“乖巧懂事,嬌滴滴的,看起來甚是柔弱。”

王思慕冷笑道:

“那都是裝出來唬人的,那個妮子,是個手段陰險,心思歹毒的。對了,她對許銀鑼這個兄長極爲迷戀,你將來嫁入許府,第一件事就是與我聯手,把她給嫁出去,不然少不得你苦頭吃。”

臨安若有所思。

王思慕繼續道:

“我與她暗地裡交鋒多次,沒討到好處。能教出這樣的女兒,許家主母能是省油的燈?二郎才華橫溢,據說也是許家主母自幼鞭撻他讀書識字。

“你要知道,許二叔只是一介武夫,可教不出二郎這樣的讀書種子。還有啊,我聽說許銀鑼年少時,與嬸嬸關係不睦,被她逼的只能住鄰宅的小院,日子甚是清貧。”

臨安大驚失色,沒想到許七安還有如此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她是瞭解許七安的,桀驁不羈,誰都不服,從一個小小的長樂縣快手,成爲如今頂天立地的英雄,誰都壓不住他。

這樣的人物,年少時竟被許家主母趕到小院。

王思慕沉聲道:

“當然,那會兒許銀鑼尚爲起勢,寄人籬下。可是殿下,許銀鑼飛黃騰達之後,竟沒有秋後算賬,反而對他嬸嬸以及一家子掏心掏肺。

“你現在知道許家主母馭人手腕有多厲害了吧。”

臨安當場慫了半邊,一臉忌憚,結結巴巴道:

“我,我沒事幹嘛要招惹她,我又不會招惹她的.........”

.........王思慕張了張嘴,其實她後續想說,欲對付許家主母,倒也不難,只要我們聯手,你聽我吩咐........

但見臨安殿下如此不濟,她這些話頓時說不出口了。

散步結束,得到滿意答案,但對許家主母心生忌憚的臨安,滿懷心事的坐上豪華馬車,在轔轔的車輪聲裡,返回皇宮。

此時接近午膳,她沒有回韶音宮,而是去了母妃的住所。

陳太妃擺了滿滿一桌珍饈美味,等着一雙兒女共進午膳,見臨安進來,微微頷首。

母女倆關係有些冷淡,陳太妃喝了一口茶,淡淡道:

“陛下登基後,愈發的聽不進母妃的話。我這個當孃的,連自己女兒的婚事都左右不了。”

按照規矩,您本來就左右不了我的婚事.........臨安心裡嘀咕一聲,皺起眉頭:

“母妃不滿意我的婚事,找皇帝哥哥言明便是,與我說甚。”

陳太妃冷哼一聲:

“倒也不必,你這丫頭心儀他,母妃是知道的。”

陳太妃只是對當初福妃案耿耿於懷,那小子絲毫不顧臨安顏面,揭穿她的謀劃。害她被先帝降了位份。

“我可是聽陛下說了,他並不在青州,亦不在京城。如今中原大亂,青州戰事膠着,他不爲朝廷出力,東奔西跑些什麼。”

陳太妃抱怨道。

也不知道陛下把你嫁給他,能否籠絡到那天殺的小子..........陳太妃心裡嘀咕,並未當着女兒的面說出來。

她還是疼愛臨安的。

碎碎念着,桌上菜餚齊了,母女倆等了一陣,沒等來永興帝。

陳太妃蹙眉吩咐道:

“陛下還未來用膳,派人去安神殿知會一聲。”

宮中服侍的宦官應聲退去,一刻鐘後,匆匆返回,道:

“陛下在與諸公議事,奴婢未能見到陛下。”

陳太妃心裡一沉:“知道是何事嗎?”

如今正是風雨飄搖的敏感時期,她對政事極爲關注。

宦官道:

“聽安神殿的公公說,方纔監正派遣司天監術士傳話宮中,說南方氣衝斗牛,氣運翻覆,南妖奪回十萬大山,重建萬妖國。”

萬妖國........陳太妃恍然間想起萬妖國的存在,風韻猶存的臉龐喜色浮動:

“就是那個與朝廷結盟的妖族?”

宦官點頭。

“好,好啊.........”

陳太妃笑容滿面,看向臨安,道:“前陣子陛下還說,如果那個南妖不能成事,那牽制佛門的計劃便難以實現。中原局勢堪憂。”

臨安笑着附和:“現在看來,皇帝哥哥的擔憂不會實現了。”

陳太妃欣喜若狂:

“天佑大奉,天佑陛下。”

又等了小半個時辰,永興帝姍姍來遲,面帶微笑,心情極爲不錯。

已經吃了半飽的陳太妃笑吟吟起身:

“正給陛下熱着酒菜呢。”

當即吩咐宮女把酒菜端上來。

永興帝笑道:

“今日值得暢飲幾杯,臨安啊,你也陪朕喝幾杯。”

他拍了拍妹妹的肩膀,他表現的一副很重視臨安的姿態。

見狀,陳太妃微微皺眉,試探道:

“陛下,聽說南疆出事了?”

永興帝笑道:“說起來,南妖能奪回十萬大山,牽制佛門,許銀鑼居功至偉啊。若非他身先士卒,南妖想奪回十萬大山,可沒那麼容易。”

臨安眼睛一亮。

是他啊.........陳太妃心情複雜,看了眼容光煥發的女兒,頓時有些尷尬。

...........

天宗。

仙山聳立,祥雲籠罩,猿啼鶴鳴之聲悠揚響起。

宮殿重重,掩映在雲霧和山林間,時而有空曠悠揚的鐘聲,從這片世外桃源般的仙宮中響起。

雲海之上,一隻高大神駿的異獸,探下腦袋。

它俯瞰仙山片刻,從雲海中走了出來。

其身似鹿,覆滿雪白鱗片,頭生一對犄角,馬蹄,蛇尾。

一雙豎瞳蔚藍如海。

...........

PS:字數多,更新晚了,錯字先更後改。

第兩百三十五章 魏淵的底牌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七十三章 驚悚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團抵達北境第一百九十八章 遺物第四十八章 揭榜第一百零一章 雲州的條件(一)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一百零七章 戴罪立功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第一百六十八章 地書碎片持有者——許七安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五十章 線索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二郎:我沒有家人第十三章 逃脫第兩百四十四章 許七安甦醒(萬字大章)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第兩百章 勾引第兩百一十七章 許七安:我爽了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九十五章 快去西天請如來佛祖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八章 圍棋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兩百二十四章 夢巫現身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第一百四十九章 首輔大人,楚州出事了第八十三章 對弈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七十二章 李靈素:我即將領悟太上忘情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兩百一十七章 許七安:我爽了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第三十二章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盟主感謝章第十八章 女兒第十五章 黃小柔第一百七十八章 離京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四十六章 贖人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一百二十七章 懷慶:我與臨安你只能選一個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第九十三章 重返三品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月末總結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一百零九章 刁難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更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八十六章 愛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第六十章 婚事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一百二十六章 長公主召喚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兩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第兩百六十五章 少年羈旅第一百九十一章 殺敵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十六章 很潤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八十五章 科舉舞弊第二十四章 佛子(6000)
第兩百三十五章 魏淵的底牌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七十三章 驚悚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團抵達北境第一百九十八章 遺物第四十八章 揭榜第一百零一章 雲州的條件(一)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一百零七章 戴罪立功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第一百六十八章 地書碎片持有者——許七安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五十章 線索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二郎:我沒有家人第十三章 逃脫第兩百四十四章 許七安甦醒(萬字大章)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第兩百章 勾引第兩百一十七章 許七安:我爽了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九十五章 快去西天請如來佛祖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八章 圍棋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兩百二十四章 夢巫現身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第一百四十九章 首輔大人,楚州出事了第八十三章 對弈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七十二章 李靈素:我即將領悟太上忘情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兩百一十七章 許七安:我爽了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第三十二章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盟主感謝章第十八章 女兒第十五章 黃小柔第一百七十八章 離京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四十六章 贖人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一百二十七章 懷慶:我與臨安你只能選一個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第九十三章 重返三品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月末總結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一百零九章 刁難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更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八十六章 愛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第六十章 婚事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一百二十六章 長公主召喚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兩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第兩百六十五章 少年羈旅第一百九十一章 殺敵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十六章 很潤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八十五章 科舉舞弊第二十四章 佛子(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