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王牌部隊

許二郎指着地圖,說道:

“松山縣是楊布政使第二道防線中的重要據點之一,松山縣如果保下來,青州的糧草淄重就能通過鬆河航線運往南邊。

“以松山縣爲着力點的整個西北方,更是可以作爲我軍的大後方,支撐我軍與雲州叛軍糾纏。”

苗有方探頭看去,地圖上,許二郎用炭筆畫出了被雲州軍佔領的城郭,“松山縣”就如同一根釘子,嵌在叛軍推進線的西北方。

“你這樣畫出來,我就看明白松山縣的重要性了。本大俠還納悶呢,這麼個小破縣,爲啥讓楊布政使如此看重,雖然你經常說它是防線的重要據點。

“可重要在哪裡,苗大俠我也沒個清楚的認識。這不就一目瞭然了嘛。。”

苗有方邊看邊點頭:

“二郎不愧是兩榜進士,雲鹿書院出身的讀書人,本大俠老懷甚慰。”

“有空多讀些書,提高一下修辭水準。”許二郎表情平靜的回覆。

面對粗鄙的武夫,他算是相當經驗豐富了。

絕不會輕易動怒。

許二郎繼續說道:

“除非雲州叛軍在東陵、宛郡兩條戰線大潰敗,不得不加大兵力投入戰場,無力支援卓浩然,否則,卓浩然是不會撤兵的,而是等待支援。”

東陵和宛郡與松山縣構成了第二道防線。

“那我們該怎麼辦?”苗有方不懂就問。

“城中糧草、守城的淄重都還充裕,自然是堅守不出,等待楊布政使的援兵。”許新年沉吟道:

“前提是東陵和宛郡兩處的戰役不會太慘烈。”

“如果很慘烈呢?”苗有方不懂就問。

“那就做好孤立無援,打持久戰的準備。”許新年嘆息道。

東陵和宛郡兩處,相對來說,比松山縣更重要。

好在他出兵前,孫玄機給了他數量極多的一批重火器,包括火炮、牀弩、車弩,以及火銃,這些東西都是守城利器。

至於火油、滾木等物資,松山縣本身富裕的緣故,儲備頗爲豐厚。

大奉守軍是有底氣打持久戰的。

說話間,他召來一位百夫長,吩咐道:

“派遣斥候從西城出去,帶上鎬子和鐵鍬,沿着鬆河潛行,蹲一蹲敵人的糧道。”

等百夫長領命而去,苗有方主動分析道:

“你要等援兵來之前,斷敵人的糧草?”

前些天他率騎兵衝營,一陣亂殺,燒了叛軍的糧草,哪怕最後大火撲滅,所餘的糧草恐怕也撐不了幾天。

許新年“嘿”了一聲:

“不,我要毀了官道,拖延敵人援兵的行進速度,然後激怒卓浩然,逼他攻城。這樣我們或許可以在叛軍的援兵到來前,吃掉卓浩然這支軍隊。”

行軍打仗,必然伴隨着糧草和軍備的輸送,而這些東西是要靠車輛的。

車輛的正常行進,依賴於道路。

一條千穿百孔的路線,會大大拖延援兵的行軍速度。

“苗兄,你剛經歷一番苦戰,去吃些肉,晚上還得值守。”

許新年揉了揉發脹的太陽穴,吐氣道:“我也要休息一會兒了。”

他已經一天一夜沒閤眼。

支走苗有方,許二郎穿着輕甲倒頭就睡,堅硬膈人的裝備沒有對他造成任何阻礙,很快就入眠。

這得益於當初北上支援妖蠻的經歷,那會兒大奉和妖蠻的聯軍被衝散,殘部分散各處,隨時都會遭遇危機。

因此練成了穿着甲冑也能迅速入睡的神功。

“咚咚咚........”

密集而沉雄的鼓聲把許二郎吵醒,他猛的睜開眼睛,從簡單的牀榻上彈起,下意識的扭頭看一眼牀邊的水漏,時間是卯時四刻。

黎明前夕。

他提着制式軍刀奔出甕城,天色漆黑,城頭火把的光芒在寒冷的夜色裡熊熊燃燒。

正往甕城方向趕來的苗有方,與許二郎目光交匯,咧嘴笑道:

“那廝是個瘋子,竟然主動攻城。這豈不是正合我們心意嘛,都不用想激將法。”

許二郎一邊往城垛走去,一邊皺眉說道:

“卓浩然性格暴躁衝動,容易中激將法,但我們還沒使激將法呢,而他也不是泛泛之輩,應該知道光憑所剩的那點兵力,根本不足以攻城。

“此事有蹊蹺。”

苗有方問道:“有什麼蹊蹺。”

我建了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給大家發年終福利!可以去看看!

我又不是監正,我怎麼知道.........許新年來到城垛邊,謹慎的朝遠處眺望,藉着城頭髮射的火炮膨脹出的火光,見到密集的敵軍正在往城下靠近。

“這是要玉石俱焚嗎?”

許二郎眉頭緊皺。

念頭閃爍間,他猛的朝左側撲倒,一顆炮彈呼嘯着在他躲藏處炸開,火光卷着氣浪和碎石,朝四面八方濺射。

苗有方鼓盪氣機,將灼熱的氣流擋開,讓許二郎躲過了重傷的命運。

“幹他孃的!”

許二郎一身冷汗的爬起來,貓着腰,一邊往馬道跑,一邊高呼:

“投石車拋射火油照明。

“弓箭手火銃手準備,火油桶先別擡上來,先擡滾木.........”

在他的指揮下,守軍有條不紊的展開防禦反擊,到處都是火炮發射的轟隆聲,炮彈爆炸的巨響。

膨脹的火光在城下炸開,在城牆上炸開。

火炮手被炸死,預備隊迅速補位。

牀弩火炮被摧毀,民兵立刻推來新的重火器。

此外,這些被徵調來的民兵,貓着腰在馬道上來回奔走,搶救傷員。

戰況無比激烈。

卓浩然手持制式軍刀,靈活的避開火炮、箭矢,以及從城頭拋下來的滾木。

順利靠近城門。

城門早在三天前,就已經被他親手摧毀,但云州軍沒能順利通過城門,因爲守城軍早已搬運來數以噸計的石塊砌死了城門口。

只留下一個僅容一人一馬通過的小門。

守城時,小門後被巨大的石塊堵死。

出城時,則由數十名民兵用麻繩拉開那幾塊巨石。

這種戰術在術士體系出現前,司空見慣。

在古代,每座城郭的城門口,都會單獨建一個儲備石塊的倉庫,以保證在戰時,守軍能迅速把城門封死。

術士體系出現後,邊關重鎮、主城,都有陣法守護,便漸漸棄用了“封城戰術”。

過去的一年裡,楊恭重新啓用封城戰術,下令各郡縣建造倉庫,籌備石塊。

封城戰術主要防備的就是四品境的高手,城門擋不住這個境界的武夫,而封城術則能保證城門被破壞後,依然能阻擾敵軍。

畢竟軍隊裡,還是以普通士卒和低品武夫爲主。

卓浩然縱身躍起,在城牆連踩幾步,輕而易舉的登上城頭,刀鋒一掃,將一架火炮和兩名炮手斬成兩截。

噔噔噔........苗有方在馬道上接連踏出深坑,宛如發狂的蠻牛,以五品之軀撞向四品的卓浩然。

卓浩然獰笑一聲,刀意爆發,制式軍刀瞬間紅如烙鐵,裹挾着斬滅一切的意,作勢要把五品的傢伙斬於刀下。

不遠處,許二郎在兩名護衛的保護下,周身鼓盪起淡淡的清氣,一手負背,一手置於小腹,沉聲道:

“大丈夫,當死而無悔。

“大丈夫,當心懷仁義。”

他腰間掛着的,楊恭的玉佩亮起,爲浩然正氣添了一份力。

同時,許二郎左側的侍衛,彎弓搭箭,朝天空射出一道箭矢。

箭矢捆綁着煙花,在高空炸開。

兩句話落下,苗有方像是打了興奮劑,氣息暴漲一截,而卓浩然眼神裡明顯恍惚了一下,仁義兩個字,讓他沒能把手裡的刀劈出去。

趁着這個機會,苗有方欺身而近,一掌拍掉他手裡的刀,緊跟着弓步側肩,撞的卓浩然身子不受控制的騰空,然後,便是化勁武夫的拿手絕學——

一套連死你!

許二郎是七品仁者,他剛纔使用的是八品修身境的能力——文膽之力。

文膽之力最大的作用是提振士氣,給己方將士增加一定的戰力,消除一定的病痛。

其次,能短暫的影響敵人的心志,運用的好,就能削弱敵人。

八品修身的文膽之力,進階版是五品德行,德行顧名思義,規範人的言行舉止,以“君子六德”來要求別人。

這和佛門的戒律非常相似。

只不過戒律沒有進階的空間,而德行,再往上一步,就是言出法隨。

到那一步,規範人的言行舉止,就不需要“君子六德”,可以做到任意且強行。

砰!

苗有方的連招被回過神來的卓浩然強行打斷,小腹緊接着捱了一腳,頓時倒飛出去,在馬道上不停翻滾。

卓浩然不顧狼狽的苗有方,在女牆上連踩,目標明確的殺向許二郎。

過去的幾次攻城戰中,這個出身雲鹿書院的讀書人,讓他吃盡苦頭,靠着儒家法術的短暫牽制,配合一個五品武夫,屢屢讓他鎩羽而歸。

苗有方雙肘雙腳在地面犁出深深痕跡,強行卸力,張開掌心攝來籮筐裡的兩枚炮彈甩向卓浩然。

再以氣機引燃。

“轟!”

膨脹的火光將卓浩然籠罩,許二郎趁機在侍衛的保護下退後。

他異常冷靜,絲毫沒有被一位四品武夫追殺而惶恐,在卓浩然衝出火團後,再次鼓盪清氣:

“君子當以和爲貴。

“君子當捨生取義。”

苗有方臉色猙獰的從側面撲出,與卓浩然糾纏着滾下城頭。

噹噹噹.........過程中,兩人手腳肘並用,激烈肉搏,順着雲梯攀爬的敵軍受到波及,慘叫着墜落。

苗有方很快不敵,被卓浩然一拳打開空門,緊接着,卓屠夫並掌如刀,刀意在苗有方胸口爆發。

當是時,一道犀利的槍芒宛如彗星般射來,打斷卓浩然的攻勢,逼得他揮舞掌刀格擋。

竹鈞在牆頭飛掠,於千鈞一髮之際趕來。

以許二郎和苗有方的實力,應付卓浩然實屬勉強,逢着卓浩然攻城,許二郎就會讓人以煙花爲信,通知北城門的竹鈞。

竹鈞就知道敵軍中的四品在這邊,便會立即趕來。

“砰!”

宛如火炮爆炸的氣浪裡,苗有方趁機掙脫,踩着城牆返回城頭,守在許二郎身邊。

卓浩然劈開長槍後,同樣返回城頭,站在女牆之上。

竹鈞則插入雙方之間,招手喚來長槍,與卓浩然對峙。

卓浩然的目光掠過竹鈞,望着後方的許新年,冷笑道:

“我曾在大將軍面前誇下海口,五天內攻佔松山縣。如今是第八天,城沒攻下,麾下精銳折損過半。

“想不到老子一世英名,栽在你這黃毛小子身上。”

許二郎平靜以對,淡淡道:

“兒子栽在老子身上,不冤枉。”

卓浩然臉上怒色一閃,忍住情緒,緩緩道:

“知道我爲何在今夜攻城?”

這正是許二郎疑惑的,但他只是淡淡迴應:

“因爲你活膩了。”

卓浩然額頭青筋一跳:“我也不必與一個將死之人動氣,因爲國師傾心培養的精銳,已經來了。”

“戾~”

突然,高亢尖銳的啼叫聲從天邊傳來。

此時,東邊微露魚白,天色一片青冥。

在深青色的天空之下,一羣龐然大物扇動羽翼,朝着松山縣掠來。

“朱雀軍!”

卓浩然望了一眼天邊,收回目光,獰笑道:

“今日破城,老子要屠三天三夜。”

飛獸軍.........許二郎瞳孔收縮。

...........

南疆。

許七安召喚出浮屠寶塔,塔門打開,投下一道光束。

光束中是抱着白姬的慕南梔。

“找我什麼事?”

他邊收回浮屠寶塔,邊看向白姬。

小狐狸通過塔靈傳信給他,說有要事相商。

慕南梔的目光,第一時間投向許七安身邊的洛玉衡。

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兩百六十三章 偷偷甜蜜的愛情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五十章 線索第一百一十三章 針不戳(求月票)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一百一十章 參觀司天監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威凜凜許銀鑼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六章 高人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六十三章 許七安:我還有搶救的機會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十九章 試探三花寺第五十六章 一刀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一百四十四章 復仇者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六十一章 佈局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第三十章 化學課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第四章 雨來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六十八章 我是誰(5000)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兩百零二章 洛玉衡的秘密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第六十章 門當戶對(元旦快樂)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七十一章 救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一百七十一章 世間無我這般人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四十八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第一百六十四章 蓮子成熟在即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一百三十五章 乾屍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九十五章 蘇蘇:小朋友,我是鬼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兩百四十三章 告御狀第兩百零一章 恆遠的秘密第兩百二十八章 撫卹金(本卷終)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一百章 我要包場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第三十一章 猜題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一百二十一章 備戰(求月票)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兩百二十九章 人去樓空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五十八章 佛門問心第五章 乾屍:他在哪兒(兩章合一)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六十四章 大輪迴法相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三十章 力蠱部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十一章 摸魚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十九章 朝會
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兩百六十三章 偷偷甜蜜的愛情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五十章 線索第一百一十三章 針不戳(求月票)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一百一十章 參觀司天監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威凜凜許銀鑼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六章 高人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六十三章 許七安:我還有搶救的機會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十九章 試探三花寺第五十六章 一刀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一百四十四章 復仇者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六十一章 佈局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第三十章 化學課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第四章 雨來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六十八章 我是誰(5000)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兩百零二章 洛玉衡的秘密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第六十章 門當戶對(元旦快樂)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七十一章 救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一百七十一章 世間無我這般人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四十八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第一百六十四章 蓮子成熟在即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一百三十五章 乾屍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九十五章 蘇蘇:小朋友,我是鬼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兩百四十三章 告御狀第兩百零一章 恆遠的秘密第兩百二十八章 撫卹金(本卷終)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一百章 我要包場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第三十一章 猜題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一百二十一章 備戰(求月票)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兩百二十九章 人去樓空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五十八章 佛門問心第五章 乾屍:他在哪兒(兩章合一)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六十四章 大輪迴法相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三十章 力蠱部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十一章 摸魚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十九章 朝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