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

京城!

嬸嬸聽聞了一個噩耗,寶貝兒子又要參軍出征了。

對於文化水平不高,目光短視,自認爲小仙女的嬸嬸來說,戰爭就是死亡的代名詞,象徵着家破人亡,象徵着白髮人送黑髮人。

今年秋,許二郎隨軍北征援助妖蠻,嬸嬸連着一個月吃不好睡不着,半夜突然驚醒,夢到二郎死於靖國鐵蹄之下。

許平志一開始細心呵護,溫言軟語的安慰妻子。

時間久了,心裡就吐槽:二郎每天都在你夢裡死一次,您能別詛咒他嗎?!

溫暖的廳裡,燭光璀璨。

一家人圍在桌邊享用晚餐,許二郎自信滿滿的說道:

“娘,你放心,我現在是七品仁者。”

嬸嬸一聽,問道:

“七品仁者有多厲害?”

許二郎沉吟沉吟,道:

“儒家七品體會仁義,樹立道德,但沒有戰力加成。。嗯,非要說的成長的話,就是我能愈發的堅守本心,不被財色酒氣誘惑。”

嬸嬸“啐”了一口:

“那還不是個文弱書生,我倒寧願你被酒色財氣誘惑,大郎以前老實巴交,就很沒出息。天天去教坊司後,就成了名譽天下的許銀鑼。”

許二郎被噎的說不出話來。

這時,麗娜嚥下嘴裡的食物,道:

“二郎兄弟,你何時出征?我隨你一同南下。”

許二郎審視着她:“你?”

是我家的米飯不香了嗎。

麗娜精緻的臉龐露出無奈之色:

“許寧宴昨日聯絡我,說去南疆辦事,可能要去一趟蠱族,希望我能帶路引薦。唉,我捨不得離開京城,離開大家。”

你是捨不得我家的白米飯吧.........許二郎心裡腹誹,“哦”了一聲,考慮到麗娜的飯量,道:

“隨行可以,但錢糧自備。”

軍糧不能被她白白浪費。

嬸嬸美眸一亮,拍着豐滿的胸脯:“麗娜是鈴音的師父,路上的盤纏都該由我們負擔。”

這個南疆來的飯桶終於要走了,她一個人的伙食,抵得上許府十個人。

而且,一旦麗娜回南疆,鈴音就不用習武,就能送進宮裡讀書。

前陣子太傅不停的派人送帖子,想收鈴音做關門弟子,但都被許二郎以顧及太傅性命安危,給推了回去。

在嬸嬸看來,太傅這樣的文壇執牛耳者,是鈴音通往“知書達理”道路上不可缺少的良師。

麗娜話鋒一轉,道:

“我想帶鈴音回南疆,她體內的力蠱已經進入第一階段的成熟期,我想在它進入第二階段前,讓它吸收蠱神的力量,這很重要,直接關係到鈴音未來的潛力。

“另外,我收了一個超級天才做徒弟,阿爹和族人知道了一定很開心。”

她想帶徒弟回力蠱部炫耀一番。

“不行!”

嬸嬸筷子往桌上一拍,大聲反對。

“確實不行。”

許二叔以中肯的語氣給出評價。

“可是許寧宴已經答應了,他說鈴音潛力這麼大,就該在兒時打下基礎。以鈴音的天資,將來一定會成爲力拔山兮氣蓋世的霸主,就像我爹那樣。用你們中原人的話說,將來是要名垂青史的。”

麗娜說。

力拔山兮氣蓋世?嬸嬸一聽,臉都綠了。

不,到時候史書上只會寫,許鈴音有霸主之資,然創業未半隨師遠行,中途夭折.........許二郎搖搖頭。

麗娜拍着小胸脯,用自己質樸的語言勸說:“放心,我會照顧好鈴音,帶着她順利抵達南疆的。”

我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帶着她,傻姑娘帶蠢孩子,能長途跋涉回南疆纔怪...........許二叔心裡嘀咕,沉聲道:

“如今世道大亂,你一個小姑娘帶着鈴音去南疆,途中必定遭遇不測。”

麗娜立刻拍胸脯:“我已經四品了。”

許二叔懵了一下,頓時露出猶豫之色。

如果麗娜擁有四品戰力,那確實沒什麼問題。

“而且我還能和許寧宴實時聯繫,他如今也在南疆,真要遇到麻煩,會來幫忙的。”麗娜道。

爲了證明自己沒有說謊,麗娜忽略了金蓮道長的囑咐,衆目睽睽之下取出地書碎片,聯絡許七安。

她把家人的反對傳書給許七安。

但麗娜忘記了私聊,直接在地書羣裡說了此事。

【二:啥?麗娜要帶鈴音南下?他們不會一路向西吧。】

【四:根據麗娜來京城時的悽慘遭遇,不排除這個可能。】

【二:是啊,以鈴音和麗娜的智慧,我的建議是不要衝動,好好呆在京城。】

許辭舊給不識字的母親翻譯着上面的信息,麗娜則解說二號四號三號分別是誰。

【三:無妨,她們先隨二郎抵達青州,隨後往西南方向去禹州,這樣只要徒步走一千里左右,就能到南疆。我們只要保證她們在禹州時的安全。

【呵呵,其實以麗娜的實力,根本不用擔心那麼多。適當的磨鍊對她們都有好處,我會讓孫師兄暗中照拂。麗娜,你把我的話轉告給二叔和二郎。】

麗娜剛想說他們也在看,又見許七安傳書:

【三:不過,還是要叮囑一聲,不要相信任何人,千萬不要被騙。】

【二:一定不要被騙。】

【四:小心不要被騙。】

【六:注意不要被騙。】

【一:警惕不要被騙。】

我的天啊,五號是有多蠢.........李靈素驚呆了。

麗娜臉色漲紅,又羞又氣,剛要結束傳書,立刻就看到許七安的下一條傳書:

【三:鈴音的天資委實不錯,不修行力蠱就是暴殄天物,我家嬸嬸是蠢貨,懷抱不切實際的夢想,認爲鈴音能知書達理,一家人都笑話她,就是不說出來。】

李妙真看到後,立刻搭茬:

【二:許家嬸嬸確實傻的可愛,常讓你妹妹耍的團團轉。】

【四:許家嬸嬸愛女心切罷了。】

許二郎本着“翻譯之後,大哥要比我更慘”的心態,給母親翻譯。麗娜看了一眼臉色鐵青,殺氣騰騰的嬸嬸,小心翼翼的傳書:

【五:許,許家嬸嬸在邊上看着的........】

地書聊天羣陡然一靜。

然後再沒聲息了。

嬸嬸把卡姿蘭大眼睛瞪的滾圓,先剮一眼麗娜和地書碎片,再狠狠剮過許二郎和許二叔,咬牙切齒道:

“笑話我?”

最後鎖定許玲月:“耍我?”

許二叔和許二郎連忙搖頭。

許玲月細聲細氣,帶着點委屈道:

“都不知道李道長在說什麼,明明借宿家裡時,女兒和她處的還不錯。”

嬸嬸輕易信了女兒,畢竟是自己生的,知女莫若母,就這好欺負的模樣,能耍自己?

她哼道:“下次不讓她住家裡。但許寧宴那個兔崽子有一點是說對了。”

轉頭對兒子和丈夫開炮:

“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們都在笑話我。你們姓許的沒一個好東西..........”

............

這讓我怎麼做人啊.........李妙真捧着地書碎片,臉頰火燒火燎。

背後說人是非,非君子所爲.........楚元縝則滿意自己恪守君子品性,沒有在背後說人壞話,儘管他對許鈴音的朽木難雕充滿了槽點。

李靈素則在某間客棧裡,笑出豬叫聲。

他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如此高興,就是覺得吾道不孤。

麗娜這個蠢貨,回頭問問金蓮道長,地書碎片有沒有拉黑功能啊..........浮屠寶塔裡,許七安狠狠吐槽。

收好地書碎片,他接續剛纔的話題:

“帶我去找你的夜姬姐姐。”

白姬啄一下腦袋,連忙小聲說:

“我們已經進了十萬大山地界,你快別用浮屠寶塔,會讓佛門的人發現的。”

“不至於吧。”許七安低頭,看了一眼蒼茫的羣山,沒有半點人煙。

白姬卻堅持己見,說道:

“佛門當年把我們趕出十萬大山後,便大規模的遷徙的西域人,在妖族幅員遼闊的領地裡,建了二十七座城。每座城都有一座佛寺。

“而沒做佛寺裡,有一口金鐘,遇到危機時,敲響金鐘,其他二十六座佛寺內的金鐘就會有感應。能迅速增援。

“五百年的繁衍生息裡,佛門以二十七座大城爲核心,又建了許多小城小鎮。佛門僧人時常往返這些城鎮,誦經講法。

“浮屠寶塔的氣息太恢弘,佛門僧人在極遠之處就能感應到。

“你不要打草驚蛇呀!”

許七安“哦”了一聲,評價道:“你家娘娘的義務教育普及的不錯啊。”

白姬平時傻乎乎的,完全是心智初開的孩子,也就比自家的鈴音聰明一些。

但涉及佛門的知識,她的底蘊和基礎非常紮實,是完全吃透嚼爛那種,而非照本宣科的背誦。

僅從這一點,不難看出萬妖國極爲重視對後代妖族的思想建設。

謹記仇恨,勿忘國恥的思想深入妖心。

“我打算御風趕路,南梔,你在塔裡歇息。”

他要私會老情人,慕南梔當然不能在場,魚塘主要懂得規避風險。

慕南梔只知道許七安來是爲履行和妖族娘娘的約定,解開封魔釘,並不知道浮香的存在。

“不要,我從未來過南疆,正好遊玩一番。”

“好吧........”

當即讓浮屠寶塔降落,許七安揹着慕南梔,腦袋上趴着白姬,在樹梢間蜻蜓點水。

苗有方還沒到化勁,無法施展這般舉重若輕的輕功,在林子裡狂奔跟隨。

夜色悽迷,頭頂灑下清冷的月輝。

慕南梔雙臂摟住許七安的脖子,涼風迎面而來,她眯起眸子,眺望着無邊無際,看不到盡頭的森林和高山。

“都是山呀!”

慕南梔喃喃道:“我喜歡這裡,你呢?”

花神轉世對植被覆蓋的大地,充滿了歸宿感。

見許七安不說話,她心裡不高興,哼哼一下:

“將來我不想遊歷江湖了,就來這裡定居,咱們從此分道揚鑣。”

她常常說類似的話,以此來施加危機感,但許七安每次都不理她。

慕南梔氣的咬牙切齒,傲嬌的性格又不容許她服軟,所以時常打冷戰。

“我現在就想在這裡定居了。”慕南梔賭氣道。

“哦,你愛住不住,關我什麼事。”許七安冷酷無情。

........慕南梔揚起巴掌打了他腦殼一下,忘記了趴在他頭上的小白狐。

“吱吱~”

小白狐受到突如其來的攻擊,發出尖銳的叫聲,冷靜下來後,委屈道:

“姨你幹嘛又打我,我都沒說話。”

慕南梔有些愧疚,便揉了揉它腦袋,冷冰冰的說道:

“我不想走了,我要回浮屠寶塔。”

就等你這句話.........許七安連忙祭出浮屠寶塔,將她收入其中。

“搞定!”

許七安心滿意足的收起寶塔。

除了洛玉衡那條大鯊魚,其他魚兒他都有辦法應對。

接着,他按照白姬的指路,在十萬大山邊緣地帶御空飛行。

十萬大山核心地區是當年萬妖國的國都——萬妖山!

如今萬妖山更名爲“南國”,歸於南法寺統治。

二十七座大城,以“南國城”爲中心,朝四周輻射,十萬大山的邊緣區域沒有城鎮,因爲這片山地幅員遼闊,佛門沒有那麼龐大的人口來佔領所有區域。

同時因爲地形的緣故,很多地方根本不適合人族居住和生存。

這也就給了萬妖國餘孽潛入的空間。

時至今日,有許多妖族偷偷潛回了十萬大山,在邊緣地帶活動。

佛門對此心知肚明,但一直沒有理會。

並非仁慈,實是不能。

自古以來,戰爭中最艱難的不是攻城拔寨,而是後續的游擊戰。

當南妖們失去領土之後,他們就成了光腳的,可以肆無忌憚。

白姬還說,十萬大山邊緣地帶,共有十二座妖族組織的集鎮,有的在天然的溶洞裡,有的在險峻的深山裡。有的在湍急的河流邊。

這些集鎮最大的特點就是簡陋,隨時可以拋棄。

它們的優點則是具備一定的號召力,相當於標誌性建築,可以短時間內聚集起萬妖國的族人。

“屬於軍事基地,一旦發生戰爭,這些集鎮能迅速組織起兵力。”

許七安恍然大悟。

這一路行來,他沒有看到任何人煙。

“十萬大山應該是九州大陸規模最大的山地地形,這裡並不適合人類居住,充斥着毒蟲猛獸、瘴氣,難怪會成爲一方妖國。

“十萬大山其實不適合人類大規模羣居,缺乏耕種土地,只適合打獵爲生,這樣會讓人類文明倒退回狩獵時代。

“當年佛門不惜傾巢而出也要滅南妖,其實違背了戰爭的核心目的。所以這其中必然有另一個真正的目的,是氣運。

“九尾狐說過,十萬大山凝聚了九州大陸妖族的氣運,能封印神殊。大膽推測一下,佛門不顧一切滅亡萬妖國的真正目的,是爲了掠奪氣運?如果是這樣的話,氣運這東西,比我想象的更加重要。

“巫神教和佛門試圖染指中原,爲的應該也是氣運。而儒聖,卻封印了祂們........

“術士體系,與氣運息息相關.........”

許七安回憶着自己熟知的信息和隱秘,冥冥中,只覺得有靈感即將迸發,似乎觸摸到了某個極其可怕的真相。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領現金。方法:關注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但那過於模糊,一時間又無法準確的捕捉和歸納。

這時,白姬擡起爪子,指着遙遠處的一座山谷,歡呼道:

“就在那裡啦!”

第四十三章 挑戰銀鑼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十章 縣衙命案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五十二章 王牌部隊第七十八章 互相試探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六十四章 修羅場?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兩百四十二章 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快哉!第一百六十八章 簡陋版雞精的製作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六十一章 鐵證如山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機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五十二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第八章 案發現場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第三十六章 永興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八十章 天地一刀斬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四十二章 又撿荷包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一百零三章 出乎意料的手段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七十一章 苗有方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家(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五十八章 flag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兩百二十二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第三章 李靈素修羅場(二)十萬訂!!!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二十四章 佛子(6000)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七十八章 互相試探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第五十二章 王牌部隊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第兩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一百三十五章 白馬銀槍李妙真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第九十九章 戰書第五十八章 佛門問心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兩百零二章 洛玉衡的秘密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三十九章 收官(二合一)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三章 脫胎換骨第二十五章 任務難度超高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六十章 打更人上門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三十八章 詩成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三十二章 補償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兩百二十三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三十八章 詩成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二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
第四十三章 挑戰銀鑼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十章 縣衙命案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五十二章 王牌部隊第七十八章 互相試探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六十四章 修羅場?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兩百四十二章 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快哉!第一百六十八章 簡陋版雞精的製作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六十一章 鐵證如山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機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五十二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第八章 案發現場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第三十六章 永興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八十章 天地一刀斬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四十二章 又撿荷包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一百零三章 出乎意料的手段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七十一章 苗有方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家(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五十八章 flag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兩百二十二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第三章 李靈素修羅場(二)十萬訂!!!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二十四章 佛子(6000)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七十八章 互相試探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第五十二章 王牌部隊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第兩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一百三十五章 白馬銀槍李妙真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第九十九章 戰書第五十八章 佛門問心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兩百零二章 洛玉衡的秘密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三十九章 收官(二合一)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三章 脫胎換骨第二十五章 任務難度超高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六十章 打更人上門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三十八章 詩成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三十二章 補償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兩百二十三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三十八章 詩成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二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