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監正的饋贈

薄霧凝成的蝴蝶,輕盈的盤繞飛旋,在許七安和九尾狐頭頂靈巧的盤旋幾圈後,於兩人面前化作一名長鬚長髮,兩袖飄飄的老者形象。

監正!

許七安既覺得意外,又不覺得意外,連忙起身拱手,笑道:

“半載未見,監正別來無恙?

“我正發愁如何救出你,或繞過荒與您交流。”

他態度非常謙卑,雖然監正如今只不過是“區區天命師”,但尊老愛幼是許銀鑼的天性,就像白嫖一樣。

監正陰溝裡翻船是初冬,如今是次年的暮春,接近初夏,差不多有半年了。

監正負手而立,呵了一聲:

“沒看到老夫窮途末路了嗎,何來的無恙!”

我只是客套一下而已........許七安習慣性的在心裡吐槽老銀幣,恭敬不改:

“您此來何事?”

問出這句話的時候,許七安有種攤牌的感覺,他有預感,監正會在這座島上,與他攤牌。

至於攤牌的內容,多半與神魔有關,與未來大劫有關。

以及老銀幣後續的安排、謀劃等等。。

監正嘆息道:

“你可知這座島是什麼地方?”

“神魔古戰場,這裡到處都是神魔隕落後形成的禁地,遍佈着殘缺的靈蘊。”

九尾狐代替許七安回答。

監正點點頭,“準確的說,此地是神魔終結的最終戰場,也是神魔終結的開端。神魔隕落的真正原因,就在島中央。

“荒此次登島,爲的就是島內的一件東西。”

許七安和九尾狐下意識的問:

“什麼東西?”

監正微微搖頭,說道:

“無法用語言形容的東西,見了它,你們自然就知道是什麼東西。”

神魔隕落的秘密在島中央,是某件東西?等等,蠶島的那位神魔後裔與我說過,遠古神魔滅絕是因爲祂們突然發狂,彼此征戰,最後終結了神魔時代。

沒說是爲了爭奪某件東西啊.......許七安皺眉道:

“荒來這裡,不是爲了重返巔峰?恢復超品的實力?或者說,那件東西可以讓祂重返巔峰。”

這和他想的不太一樣。

原以爲荒千里迢迢來神魔島,是爲了重返巔峰,積累資本,抗衡九州大陸的三位超品。

沒想到竟然還涉及到更大的秘密。

“恢復巔峰是祂的目的之一,和取走那件物品並不矛盾。”監正環顧四周:

“荒是遠古時代最強大的神魔之一,擁有超品的戰力,當年神魔混戰中,祂因爲樹敵太多,成爲神魔們羣起而攻的對象。

“最後雖然僥倖活下來,但靈蘊受損,再也不復巔峰。

“祂僞裝成神魔後裔,四處殺戮,後來被道尊趕出九州,也一直未曾停止對神魔後裔的屠戮,爲的就是修復靈蘊的殘缺,重返超品。”

九尾天狐問道:

“吞噬不同的靈蘊,可以修復自身的靈蘊?”

她倒不是太驚訝,荒的本體出了問題,且不停殺戮神魔後裔,這兩件事她早已知曉。

“那是祂的天賦神通,吞噬的靈蘊可以轉化爲自身靈蘊,從而修補殘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靈蘊的本質是一樣的。”監正看向許七安,笑道:

“可惜神魔後裔對祂的作用太小,就像你,普通的三品強者於你而言毫無裨益。而你只是想晉升半步武神,可祂要的是重返超品。”

許七安心裡一動:

“您剛纔提醒我丟出那塊骨頭是想強迫祂吸收靈蘊?”

監正頷首:

“祂進島之後,陸陸續續吞噬了一定數量的靈蘊,已經達到一個瓶頸,若再繼續吞噬,便需要沉睡,以此消化靈蘊。祂不想沉睡,就只能停下吞噬。”

原來是這樣,我說那骨頭怎麼可能壓制荒..........許七安接着把話題迴歸正軌,問道:

“這座神魔島是怎麼回事?它爲何會藏在歸墟之中,近期浮現又是什麼原因。”

銀髮妖姬腦袋上兩隻尖尖的耳朵本能的支棱起來,不過她自己沒有察覺,專注的盯着監正。

“我無法回答你第一個問題!”監正先是搖頭,繼而說道:

“至於它浮現的原因,你應該已經知道,神魔隕落是第一次大劫,如今第二次大劫即將來臨,而前者毀滅的原因於它有關.........”

監正說話的語氣平淡而冷靜。

但聽聞了如此驚天秘密的許七安和九尾狐同時心跳加快,甚至有些心悸。

許七安壓低聲音,臉色前所未有的嚴肅:

“那東西,就是所謂的大劫?!”

他從未如此接近過真相!

同時心裡涌起強烈的好奇,想立刻知道島內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監正略作沉吟,緩緩點頭:

“可以這麼說。”

許七安覺得監正沒有把話說完,但識趣的沒有追問。

“不可能!”

九尾狐搖了搖頭,反駁道:

“如果島內的那東西就是所謂的大劫,那蠱神巫神和佛陀不會坐視不理,毫無反應。”

許七安看向了監正,後者沉默片刻,笑道:

“兩次大劫是不一樣的,島內的那東西確實是大劫的核心和關鍵,但它屬於第一次大劫。而且神魔時代的那一次,並沒有出現守門人。”

“什麼是守門人,守的是什麼?”九尾狐問出了許七安心裡的疑惑。

“你們抵達了這座島的中心,見到它,自然就知道了。”監正說道。

許七安看向九尾狐,看見狐狸精光潔的額頭凸起一根青筋,心裡很不爽但又強行忍耐的模樣。

習慣就好,術士就是這麼欠揍.......他心裡默默吐槽。

這裡麪包括監正和他的弟子們,嗯,吉祥物吃貨和倒黴蛋除外。

“第二次大劫的關鍵和核心,是氣運吧!”許七安凝視着監正。

“沒錯。”

這一次,老銀幣給出了肯定的答覆。

“所以佛陀巫神還有蠱神三位超品,沒有派人前往海外?”九尾狐恍然的問道。

如果監正再跟她賣關子,等回了九州,她就一把火燒掉觀星樓。

監正搖頭:

“除了蠱神,其他兩位並不知道這座島的存在,這是隻有神魔才知曉的秘密。”

我還以爲超品無所不知.........許七安試探道:

“監正,這就是你故意被荒封印的原因?你真正的圖謀也是島中心的那件東西?”

監正嘆口氣:

“我是真的陰溝裡翻船了,毫無防備啊。唉,老了老了........”

我信你個鬼!

許七安知道天命師的忌諱,沒有刨根問底,看一眼九尾狐,道:

“你找上我,是希望我阻止荒的計劃,把島內那件東西搶到手。”

監正頷首:

“那件東西如果落入荒的手中,萬事皆休。”

“你不是說那東西是第一次大劫的產物,與第二次大劫無關嗎。”九尾狐擡槓。

監正心平氣和的解釋道:

“它是第一次大劫的關鍵,不代表它沒有用處,不管第一次大劫還是第二次大劫,本質是一樣的,只是方式變了。”

也就是說,一定要死磕到底了.........兩次大劫的本質是一樣的,那爲什麼前後會有變化?是因爲守門人的出現?許七安無奈道:

“可剛纔的情況你也看到了,我和國主聯手也不是祂的對手。”

監正語氣不疾不徐:

“你覺得和荒戰鬥,最重要的是什麼?”

許七安想都沒想:

“是一拳捶爆他的力量。”

監正怒道:

“是逃命的本事!

“粗鄙的武夫。”

粗鄙的武夫........邊上的九尾狐用口型附和了一句。

“以你現在的戰力,不足以抗衡荒,你也不是要打敗祂,而是從祂手中搶到那件東西,因此,偷襲和偷跑極爲重要。所以......”

監正停頓一下,環顧四周,笑道:

“你需要這片空間的力量。”

他們所處的這片空間,充斥着支離破碎、不斷移動的空間之力。

“首先,我要送你一件法器!”

說完,監正伸出右手,往虛空裡一抓,空間出現了肉眼可見的波紋,像是被打破平靜的水面。

監正摸索了片刻,從虛空中抓出一件東西。

這東西看起來宛如一顆剔透的玻璃球,球內是漆黑豎瞳,豎瞳邊緣延伸出扭曲的血管。

“一隻眼球?”

許七安猜測它是當初那位神魔的靈蘊所化,與火屬性的脊椎骨一個性質。

監正不搭理他,轉而看向九尾天狐,閒着的左手朝她做出抓攝東西。

九尾狐只覺腦袋一疼,頭髮像是被人用力拉扯了一把。

接着,她就看見自己的一簇白毛被監正扯了下來,輕飄飄的飛向糟老頭子。

一小撮銀白色的髮絲飄向玻璃球,當它接觸到玻璃球的瞬間,監正掌心騰起刺目灼熱的火焰,兩件物品迅速扭曲,宛如鐵胚熔化。

它們糅合在一起,交織在一起,最後變成了一條手繩。

手繩由銀白色的秀髮編織而成,串着一顆拇指指甲蓋大小的玻璃珠,珠子內蘊藏着漆黑的豎瞳,但沒有了血絲。

監正把手繩拋向許七安,道:

“滴血認主吧!”

但凡需要滴血認主的法器,最低也是絕世神兵,尋常法器屬於工具的範疇,工具誰都能用,不需要認主。

一件絕世神兵,就這樣誕生了。

宋師兄要是見到監正的這手鍊金術,會不會羨慕的哭出來.........嗯,也可能會鄙視,認爲這樣的鍊金術沒有靈魂........許七安接過手繩,指肚逼出一粒血珠,懷着好奇和期待,把血珠抹在玻璃珠上。

幾秒後,他成功與這件法器取得“聯繫”,掌握了它的功能。

這是一件功效單一的法器,它只有一個能力,那就是空間轉換。

當然,單一併不代表簡單,空間轉換有多種操作,比如傳送、比如空間切割、比如隔空取物等等。

空間切割無法傷害到荒,但許七安可以通過切割祂所在的空間,將祂傳送到遠方。

不過這一招只能通過偷襲來實現,一旦對方有了防備,只需要快速移動,就能破解此招。

“有了它,虎口奪食的把握確實大增。”許七安道。

監正卻搖頭:

“不,你很難在正常狀態下,當着祂的面虎口奪食,還需要一個足夠強大的幫手爲你創造機會。”

他看向了九尾狐。

後者連連皺眉,哼道:

“我做不到。”

她有預感,經過剛纔的教訓,下次見到荒,祂會第一時間先殺自己,清理掉礙眼的蒼蠅。

監正含笑望着她:

“青丘狐的隕落地,也在這座島上。”

這也就是說,青丘狐的殘缺靈蘊也會存在。

我記得九尾天狐的靈蘊是可以繼承的,同族之間可以相互掠奪靈蘊,狐狸精晉升一品的契機來了..........許七安欣喜起來,側頭看向九尾狐。

銀髮妖姬的眼睛,猛的綻放光彩。

監正笑着問:

“這筆交易可還滿意?”

九尾狐深吸一口氣,平復內心激動情緒,沉吟道:

“如果我能晉升一品,掌控九尾天狐一脈的天賦神通,把握確實會大很多。”

許七安問道:

“你們這一脈的天賦神通是什麼。”

什麼樣的天賦神通,需要到一品境才能掌控?

“九尾天狐,顧名思義,當然是和尾巴有關。”銀髮妖姬笑容忽然變的有些複雜,說道:

“我娘也是九尾天狐,她身邊也有九大長老,可是一個都沒有活下來,你知道這是爲何?”

許七安搖搖頭,看着九尾狐複雜的神色,本能的覺得這裡頭有坑。

銀髮妖姬措辭片刻,低聲道:

“因爲狐狸有九條命!九大長老死光了,我娘才死的。九尾天狐成年後,會分裂出九道分魂,融入九條尾巴中。這是天賦神通的雛形。

“等達到一品境,九條尾巴就會更進一步,從分身變成替身,替身的作用就是替本體受死。換而言之,一品境的我,擁有九條命。”

尾巴替本體受死........許七安喜悅的心情忽然消失了,沉聲道:

“那死去的尾巴........”

九尾天狐淡淡道:

“自然便是死了,不過只要本體不滅,每隔一百年,就能長出一條新的尾巴。但新生的尾巴和之前那條沒有任何聯繫,於之前的尾巴來說,她是真的死了。

“這就是爲什麼我和九條尾巴是以主僕相稱,而非姐妹。

“如果是姐妹,那必然會有感情,一旦有感情,便會傷心,自尋煩惱罷了。”

許七安沉默許久,說道:

“不能是夜姬、白姬、清姬和雪姬。”

四隻姬他都認識,前兩隻姬不說了,後兩隻也有一定的情分,如果九尾天狐“非死不可”,許七安只能確保這四隻姬平安無事。

“好!”銀髮妖姬給出承諾。

她面無表情,顯得無比冷酷,但熟悉她往日狡黠風格的許七安知道,九尾狐對九個姐妹並非真的沒有感情,並非真的只是主僕,沒有其他情誼。

還真是殘酷啊.......他緩緩吐出一口氣,忽然想起一事,道:

“對了,監正,司天監有新的監正了。

“采薇師妹衆望所歸,接管了您的位置。”

監正表情陡然間垮了。

..........

皇宮。

御花園,涼亭。

穿着梅色宮裙的懷慶,坐在圓桌邊,青蔥玉指間捏着一枚白棋,蹙眉不語。

過了半晌,她無奈的投子認輸:

“是朕輸了。

“都怪許寧宴,與他對弈久了,朕的棋力下滑嚴重,果然是近墨者黑。”

坐在對面的魏淵笑容溫和:

“陛下那幾日不是挺開心?

“正事也不做了,成天想着和許寧宴對弈,臣還以爲那許寧宴棋藝高超,讓陛下見獵心喜,起了爭強好勝之心。”

他不動聲色掃了一眼懷慶的衣裙,也是那段日子以後,懷慶又重新穿回了裙裝。

這裡頭的心境變化,不足與外人道。

懷慶那麼聰明的人,自然聽出魏淵的打趣和調侃,淡淡道:

“魏公早日把母后接出宮去,省的將來東窗事發,史官在青史上記一筆:權閹魏淵,禍亂宮闈。”

魏淵面不改色道:

“陛下,北境妖族的燭九,前日已經給出答覆,他不願意參與所謂的大劫中。如果我們繼續逼迫,他就帶着妖蠻遠赴北極苦寒之地。”

懷慶適可而止,沒有繼續互相傷害,冷笑着說:

“他倒是有自知之明。”

妖蠻已經徹底退出九州的權力舞臺,抱着躺平的心態,失去爭雄之心。

魏淵放下棋子,端起手邊的茶盞,抿了一口,道:

“其實未來的趨勢,三品超凡雖然是極強的戰力,但於大局並無裨益,他不想摻和,便由他去。乖乖把欠大奉的錢糧補上便可。”

懷慶點頭贊同,問道:

“巫神教那邊有何動靜?”

“並無動靜,他們在等待巫神掙脫封印。在此之前,應該不會有什麼動作。”魏淵道。

“西域呢?”懷慶又問。

“根據暗子遞回來的情報,西域有錢有勢的貴族,基本都已經動身前往阿蘭陀。他們認爲佛陀現世,是要普渡衆生,人人都能得證果位。

“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魏淵笑道:

“如果要發兵伐佛,現在是大好的機會。”

“並無意義。”懷慶搖了搖頭:“魏公對此事有何看法?”

魏淵沒有思考,說道:

“神殊頭顱被奪回後,佛門便不需要分出精力鎮壓,恰逢大劫將至,陛下覺得,佛陀下一步會怎麼做?”

懷慶同樣沒有思考:

“佈局。”

魏淵又道:

“所以,這佛法大會便是佛陀的佈局。”

懷慶早已想到這一茬,順勢問道:

“因此,我們要想辦法破壞佛法大會?”

她苦惱的是這件事。

許寧宴不在中原,中流砥柱般的人物九尾天狐也不在,大奉和南疆的戰力大打折扣,就算神殊恢復巔峰狀態,率領大奉超凡強者,也不可能戰勝佛陀統領的三位菩薩。

魏淵笑道:

“有時候,吃掉一支敵軍,不一定非要正面對抗。斷糧草,斷援兵,一樣能把他們逼到窮途末路,陛下要學會從不同角度看待問題。

“我們可以拋開佛法大會,只思考佛陀,或者超品想要什麼。”

懷慶心裡一動,脫口而出:

“氣運!”

魏淵笑容擴大:

“那麼,是不是可以大膽猜測,佛法大會是凝聚氣運的方式和手段?”

見懷慶蹙眉點頭,魏淵繼續道:

“知道這支敵軍的軟肋後,我們就可以斷糧草了。”

懷慶眼睛亮了起來:

“怎麼斷!”

魏淵目光倏然銳利:

“佛門僧人有限,管不了諾達的西域,管不了民間的芸芸衆生。而貴族階層前往阿蘭陀期間,各國各城統治力度必然下降。

“朝廷要做的,不是阻止佛法大會,而是抓住這個機會,在暗中扶持大乘佛法,分化西域百姓的信仰,擴大規模。然後又鼓動西域百姓遷徙中原。

“削弱西域的氣運。”

懷慶喟嘆道:

“善謀者,當謀天下。

“朕會鼎力支持魏公,傾盡國力,在所不惜。”

魏淵笑道:

“陛下雖是女子,魄力卻遠勝歷代君王。”

..........

神魔島某處。

許七安和九尾狐站在某片禁地的邊緣,他望着前方一個個扭動腰肢的、虛幻的赤裸美人,誠懇的說道:

“請務必讓在下陪同。”

銀髮妖姬耳畔盡是靡靡之音,皺眉道:

“不要,我自己進去便是,跟你一起進去,本國主保留了五百年的完璧之身便危險了。”

許七安沒好氣道:

“瞧你這話說的,誰還不是完璧之身呢。

“區區魅惑之色,誘惑不到本銀鑼。”

無恥......九尾天狐翻了個白眼,道:

“我是怕你藉此機會非禮本國主。”

兩人一邊鬥嘴,一邊並肩前行,進入了青丘狐隕落的地帶。

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黃縣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五仔的出手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三十章 許七安日記第二彈第八十一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六十章 化身爲島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七十二章 門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四十章 結盟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第三十三章 許新年:今天老是遇到神經病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一百四十二章 撤離白銀盟感謝信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五十五章 計劃初成第四十九章 超品的可怕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七十二章 門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兩百零一章 恆遠的秘密第一百三十章 決戰前夕第九十二章 監正的禮物第四十六章 目標明確第十五章 黃小柔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第四十六章 贖人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六十七章 失控第八十九章 超越神殊的戰力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四十三章 題字第一章 生母第兩百二十七章 備胎們的回信(爲盟主“敗筆的人生”加更)第兩百一十九章 一號身份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兩百一十四章 就這?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月末總結第兩百六十章 技高一籌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八十八章 嬸嬸和王小姐的隔空交手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兩百二十三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第八十五章 神殊vs佛陀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七十八章 互相試探第一百九十九章 浮香的小故事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十五章 李靈素求救(5500)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七十八章 你來啦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六章 許七安的報復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一百三十九章 共情第二十六章 真心話大冒險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三十二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6200)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白銀盟感謝單章。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六十七章 入島第五十九章 躺第九十八章 晉升之法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七章 新任監正之爭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一)第一百三十六章 秋後算賬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兩百二十三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品武夫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十四章 交換情報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
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黃縣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五仔的出手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三十章 許七安日記第二彈第八十一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六十章 化身爲島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七十二章 門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四十章 結盟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第三十三章 許新年:今天老是遇到神經病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一百四十二章 撤離白銀盟感謝信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五十五章 計劃初成第四十九章 超品的可怕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七十二章 門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兩百零一章 恆遠的秘密第一百三十章 決戰前夕第九十二章 監正的禮物第四十六章 目標明確第十五章 黃小柔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第四十六章 贖人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六十七章 失控第八十九章 超越神殊的戰力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四十三章 題字第一章 生母第兩百二十七章 備胎們的回信(爲盟主“敗筆的人生”加更)第兩百一十九章 一號身份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兩百一十四章 就這?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月末總結第兩百六十章 技高一籌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八十八章 嬸嬸和王小姐的隔空交手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兩百二十三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第八十五章 神殊vs佛陀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七十八章 互相試探第一百九十九章 浮香的小故事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十五章 李靈素求救(5500)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七十八章 你來啦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六章 許七安的報復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一百三十九章 共情第二十六章 真心話大冒險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三十二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6200)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白銀盟感謝單章。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六十七章 入島第五十九章 躺第九十八章 晉升之法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七章 新任監正之爭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一)第一百三十六章 秋後算賬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兩百二十三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品武夫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十四章 交換情報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