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

走出內廳,許二郎環顧一圈,竟沒發現丫鬟。

後衙雖是布政使的生活區,但畢竟是布政使司的一部分,衙門之地,自然不能有太多的鶯鶯燕燕,許二郎能理解。

又走了片刻,他在西側的小院裡,看到了撐着肚皮坐在石桌邊,懶洋洋曬太陽的師徒倆。

許二郎嘴角輕輕一抽,板着臉:

“你們二人不是要去南疆嗎?明日就出發吧。”

許鈴音大吃一驚,誇張的張大嘴巴,拖着長長的尾音“啊”了一聲,看着麗娜,說:

“師父,這裡不是南疆嗎?”

“當然不是,這裡離我的家鄉還遠着呢,嗯,也不算特別遠,我揹着你跑七天七夜就能到南疆啦。”

麗娜拍着胸脯說。

許鈴音就開心的往她身上爬,小屁股坐在她臉上。。

麗娜“啪”的一巴掌拍飛她,就像拍蒼蠅,“不是說明日出發嗎,鈴音你總是這麼笨。”

你也不比她聰明多少...........許二郎咳嗽一聲,沉聲道:

“你們爲何沒給我留口飯?”

麗娜連忙甩鍋:“是鈴音說二郎兄弟不會餓的。”

許鈴音睜着大大的眼睛,一本正經的點頭:“二鍋不會餓的。”

麗娜說:“那就沒辦法了。”

........許二郎竟無言以對,拂袖而去。

他剛纔有撬開妹妹和麗娜腦袋的衝動,看看她倆平時都在想什麼?

爲什麼豬油蒙了心的話,能說的如此自然而然,如此一本正經。

這時,他看見拱形院門外,走進來一個人,雷公嘴相貌醜陋,赫然是孫玄機的隨從,南疆帶回來的妖族。

至於名字,許新年沒打聽。

“這位兄臺,本官許新年。”

許二郎迎上來,作揖道。

白猿護法入鄉隨俗,不太標準的作揖還禮。

“兄臺怎麼稱呼?”

“袁護法!”

好怪的名字.........許二郎問道:“許七安是我大哥,袁護法可否說說他在南疆的情況。”

袁護法一聽,眼睛微亮,態度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許大人客氣了,本護法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兩人站在院內,經過一番深談,許新年對這位袁護法有了深刻的瞭解。

他來自南疆,是萬妖國的護法,四品境的修爲。

天賦神通是看穿人心,並修行了佛門他心通,正是因爲這個能力,被孫玄機看中,收爲弟子。

恐怕不是收爲弟子,是當傳音工具吧.........深知孫玄機語言障礙的許新年心裡嘀咕。

袁護法看他一眼,語氣裡帶着悲傷:

“你猜對了,我只是一隻工具猴。”

該死,忘記他能看穿我的想法,和這種人交流起來真累.........許二郎臉色一僵,連忙解釋:

“袁護法誤會了,我沒有腹誹你的意思,孫師兄看中你的能力,起了愛才之心罷了。”

袁護法默默道:“和我這種人交流起來真累,許大人還是不要勉強了。”

“........”

許新年定了定神,在心裡默背聖人經典,這才遏制自己發散的思緒。

袁護法蔚藍清澈的眼睛看他片刻,興趣缺缺的挪開目光。

“那夜姬長老是何妖?”

通過剛纔的談話中,許二郎知道大哥連女妖都不放過。

“夜姬長老是狐族!”

袁護法有問必答。

狐族啊,那想必是顛倒衆生,煙視媚行,所以才能被大哥看上,有機會也想見識一下,停下,停下,不能再想了,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許新年收束思緒,看見不遠處的麗娜和許鈴音,心裡一動:

“袁護法可否看看我兩位妹妹的想法?”

他常常感到困惑,爲什麼鈴音會那麼愚蠢。

見識到了袁護法可怕的讀心能力,許二郎覺得也許時候解開鈴音不開竅的原因了。如果能明白鈴音成天在想什麼,然後對症下藥,或許能將她引到正途。

這樣也能去除母親的一塊心病。

白猿護法頷首,隨着許新年並肩靠攏過去。

他蔚藍澄澈的雙眼,溫和的凝視着麗娜和許鈴音。

許鈴音和麗娜也注意到了醜陋的袁護法,但見許二郎在身邊,便沒在意,師徒倆一邊叨叨叨着瑣碎的事,一邊曬太陽消化食物。

看着看着,白猿護法露出了極其凝重的神色。

這........許二郎的心也跟着揪起,屏息不語,靜靜等待。

等啊等,等啊等,兩刻鐘後,白猿護法默默轉身離去。

“袁護法!”

許二郎追上去,發現這位南疆來的四品護法,蔚藍的眸子裡,流露出濃濃的敬意。

“你到底看到了什麼?”

許二郎問完,屏住呼吸。

袁護法欲言又止。

許二郎頓時臉色凝重:“袁護法儘管說。”

袁護法這才點頭,道:

“那位南疆姑娘,方纔想的是:晚膳吃什麼、明日吃什麼。”

?許二郎腦海裡閃過一個大大的問號,整整兩刻鐘,麗娜心裡就想這麼點東西?

“至於那孩子,本護法遇到剋星了,沒想到一個女娃子,竟有一顆無垢之心。”

袁護法臉色凝重,緩緩道:“心如明鏡臺,從來無一物!”

心如明鏡臺,從來無一物,無垢之心.........許二郎愕然,萬萬沒想到鈴音竟如此天賦異稟。

但在幾秒後,他猛的反應過來——整整兩刻鐘裡,吃飽喝足的許鈴音腦子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想?!

袁護法沉聲道:

“這樣的情況,本護法只在佛法高深,心無塵垢的高僧身上見過。”

說到這裡,白猿護法露出敬佩與讚許之色:

“不愧是許銀鑼的妹妹,小小年紀,竟已到了這等超凡脫俗的境界。”

不是這樣的,袁護法,你可能誤會了.........許新年張了張嘴,解釋的話卻怎麼都說不出口。

...........

南疆。

隱秘山谷,許七安站在空無一人的山谷裡,身前是神殊的兩條腿,值得一提,兩條腿是分開的,當初神殊被分屍時,雙腿被齊根斬斷。

經過幾天的“收集”氣血,這雙腿的力量有了極大的恢復。

依附在腿中的殘魂,性情桀驁好戰,但並不狡詐,相反,因爲過於驕傲自負,讓他顯得有些萌。

比如許七安和他約定,拔除兩根封魔釘再與他戰鬥,他便一直遵守承諾,理由是,要堂堂正正的擊敗許七安,和強大的對手死戰,纔是人生快事。

“準備好了嗎?”

雙腿內的殘魂傳達出意念:“拔除這兩枚封魔釘,你的實力會接近三品大成。到時候,我們痛快的打上一場。”

許七安頷首:“待我解開封魔釘後,咱們痛快一戰,整個南疆都是我們的戰場。”

拔除封魔釘對神殊的消耗很大。

神殊雙腿似有些熱血沸騰:“我已經迫不及待。”

............

山谷外,夜姬等人感受到地面的震顫,看見不遠處的山谷中,衝起一道可怕的氣柱,撕裂天空中的雲層。

這一刻,山谷爲中心,方圓數十里的走獸戰戰兢兢的匍匐,飛禽從樹枝跌落,山谷外修爲低的妖衆,雙腿不受控制的顫抖。

十幾息後,恐怕的威壓收斂,山谷中一片安靜。

但妖衆依舊不敢返回,心頭的恐懼還沒散去。

“許郎修爲又恢復了一些,就只剩最後一根封魔釘了........”

夜姬由衷的感到欣喜。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她對許七安現在的處境,已經心知肚明。

身負半載國運的他,與大奉“同生共死”,與雲州叛軍你死我活。在這樣的背景下,每一份力量都是寶貴的。

我建了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給大家發年終福利!可以去看看!

“許銀鑼不愧是能斬殺兩名金剛的人物啊。”

紅纓護法喃喃道。

妖衆們雖然恐懼,心裡喜悅卻更多。

萬妖國傍上這樣一位盟友,莫名的讓人安心。

山谷內,神殊的雙腿氣息衰弱,疲憊的傳達出意念:

“你在此等待片刻,我去攫取生靈精血,再來與你一戰。”

他剛要破空而去,忽然感覺一股磅礴浩瀚的氣機,將自己籠罩。

“你........”

神殊的雙腿“轉身”,驚疑不定。

“前輩,我現在不能與你戰鬥,你也不能再外出攫取精血。”

許七安笑道。

“你想反悔?”

神殊雙腿又驚又怒,大腿肌肉猛的膨脹,一塊塊肌肉像是要爆炸一般隆起,蓄勢待發。

同時,他鼓脹氣機,海浪般的衝擊着籠罩自身的禁錮。

許七安笑容鎮定,悠然自得:

“不,不是反悔,而是時機不對。當然,不管我怎麼解釋,你也不會理解。那就按照你的規矩來。”

他淡淡道:“強者爲尊,弱者只能服從。現在我以最強者的身份要求你,乖乖沉睡吧。”

神殊大怒,鬥志昂揚,精神不屈,衝擊禁錮的力量竟又增強幾分。

“貧僧寧死,也不會屈服。”

許七安伸出手,用力一按,神殊的雙腿“砰”的跪下,虛弱的它再難動彈。

接着,他取出孫玄機贈予的玉瓶,拔開木塞,將罵罵咧咧的神殊雙腿收入其中。

吞噬生靈攫取精血這種事,會鬧出極大動靜。與神殊戰鬥,同樣會鬧出大動靜。

現在這個情況,佛門的斥候肯定早已分散出去,按照監視、搜捕妖族蹤跡。

若是被佛門斥候觀測到他和神殊的戰鬥,阿蘇羅說來就來,眼下孫玄機不在,九尾天狐未歸,許七安沒信心打敗阿蘇羅。

即使聯手神殊雙腿,多半也不是對手。

而其他殘肢,都處在虛弱狀態,未曾得到精血補充。

但這些顧慮,這些道理,神殊的雙腿根本不聽,他滿腦子都是戰鬥。

粗鄙之腿,難謀大事。

這時,夜姬帶着妖衆進入山谷,“神殊大師已經封印了?”

許七安“嗯”一聲,把瓷瓶遞到她手裡,道:

“你先收好,告訴九尾狐,等她返回九州,便聯絡白姬,我會把神殊的左手送過來。”

夜姬精緻的秀眉微蹙:

“許郎要走?”

“我要去一趟蠱族,正好,你與我說說蠱族的情況。”

許七安擁着美人往石窟內走去。

既然來了南疆,他決定趁這個機會去一趟蠱族,與那位天蠱婆婆聊聊。

七絕蠱來頭極大,他必須弄清楚是什麼東西,爲什麼會有蠱神的記憶。

不然心裡難安。

“奴家也想陪許郎去蠱族,奈何族中事務太多。”夜姬依依不捨。

說話間,兩人進了石窟,夜姬在桌邊坐下,道:

“既然去了蠱族,那正好有些好東西莫要錯過,我給許郎列個單子..........許郎?”

她茫然的看着許七安把自己從椅子上拉起,按在書桌上,把裙襬撩到腰間。

“你寫你的,春宵苦短,咱們不浪費時間。”

許七安按下浮香的背,讓她半趴在書桌上。

...........

次日。

一隻展翼四丈的紅色巨鳥掠過羣山,朝着東南方飛去。

“紅纓兄,你的速度比那破塔可快多了。”

苗有方大笑道。

“我們赤鳥一族是天空中的王者,孤傲的霸主。”

紅纓大聲迴應。

苗有方愣了一下,心說兄弟你和“孤傲”兩個字完全沒關係啊。

但他不是袁護法,立刻笑道:

“好一個天空中的王者,能與紅纓兄結交,三生有幸。”

“不不不,能和苗兄結交,纔是本護法的榮幸,祖墳冒青煙啊。”

你確定自己一個妖族也有祖墳?許七安聽着一人一妖相互奉承,心裡吐槽。

“咳咳!”

他咳嗽一聲,看向身側的慕南梔,道:“南梔啊,我........”

慕南梔撇開頭,不搭理他。

雖然浮屠寶塔裡有各種物資,在裡面生活十天半個月都沒問題,但慕南梔惱他對自己不聞不問,隔了這麼多天才釋放她出來。

許七安就耐心的給她解釋,說自己此行兇險啊,剛經歷一場生死大戰。

與妖族的妖女鬥智鬥勇,極耗體力。

如今功德圓滿,說(shui)服妖女,與萬妖國結成同盟。

慕南梔聽着聽着,突然柳眉倒豎:

“爪子拿來。”

狗男人沒經允許,悄悄摟上她的腰。

許七安嬉皮笑臉的說害怕她沒坐穩摔下去。

慕南梔“氣憤”的推搡捶打他,打鬧了一陣,她忽然反應過來,環首四顧:

“白姬呢?”

“不是在你懷裡抱着嗎.........”

許七安看一眼她懷抱,“哦”了一聲:“剛纔給你丟出去了。”

“快回去找啊,別摔死了。”

慕南梔叫道。

“摔不死摔不死........”

..........

PS:先更後改,繼續碼,明天再看。順便求一下月票。

第一百章 我要包場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九十八章 回家第兩百六十四章 如願以償的許七安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詩驚四座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三十九章 大敵來訪第二十五章 互相傷害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兩百二十七章 備胎們的回信(爲盟主“敗筆的人生”加更)第四十三章 挑戰銀鑼第三十四章 四號:兄弟倆都一表人才第兩百四十四章 許七安甦醒(萬字大章)第四章 更待何時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七章 見太子第九十一章 收徒開個單章,小母馬的。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二十章 吃肉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九十九章 集體會議第五十六章 一刀第兩百三十五章 魏淵的底牌第六十五章 新的思想流派第四十八章 夜話第三十三章 許新年:今天老是遇到神經病第一百一十六章 殉國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八十一章 大乘佛教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品?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第一百五十四章 追殺第兩百四十二章 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快哉!第三十八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第一百九十五章 消失的起居郎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六章 高人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機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三十一章 猜題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三十一章 猜題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一百章 舉薦第一百四十二章 撤離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流洶涌十萬訂!!!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四十章 結盟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一百一十八章 驚世一劍第兩百四十五章 揭開陰謀第三十章 殺恆音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月末總結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四十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八十章 天地一刀斬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二十五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九十八章 晉升之法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四十二章 不當人子的風格第七十二章 李靈素:我即將領悟太上忘情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一百四十五章 渡劫戰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三十二章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三十二章 補償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七十五章 墓中第三十章 許七安日記第二彈第一百二十七章 李妙真的傳書第一百一十三章 問題不大第一百二十四章 加班
第一百章 我要包場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九十八章 回家第兩百六十四章 如願以償的許七安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詩驚四座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三十九章 大敵來訪第二十五章 互相傷害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兩百二十七章 備胎們的回信(爲盟主“敗筆的人生”加更)第四十三章 挑戰銀鑼第三十四章 四號:兄弟倆都一表人才第兩百四十四章 許七安甦醒(萬字大章)第四章 更待何時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七章 見太子第九十一章 收徒開個單章,小母馬的。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二十章 吃肉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九十九章 集體會議第五十六章 一刀第兩百三十五章 魏淵的底牌第六十五章 新的思想流派第四十八章 夜話第三十三章 許新年:今天老是遇到神經病第一百一十六章 殉國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八十一章 大乘佛教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品?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第一百五十四章 追殺第兩百四十二章 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快哉!第三十八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第一百九十五章 消失的起居郎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六章 高人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機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三十一章 猜題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三十一章 猜題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一百章 舉薦第一百四十二章 撤離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流洶涌十萬訂!!!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四十章 結盟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一百一十八章 驚世一劍第兩百四十五章 揭開陰謀第三十章 殺恆音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月末總結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四十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八十章 天地一刀斬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二十五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九十八章 晉升之法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四十二章 不當人子的風格第七十二章 李靈素:我即將領悟太上忘情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一百四十五章 渡劫戰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三十二章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三十二章 補償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七十五章 墓中第三十章 許七安日記第二彈第一百二十七章 李妙真的傳書第一百一十三章 問題不大第一百二十四章 加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