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故意

許平峰說完,側目看着不動如山,波瀾不驚的伽羅樹菩薩,笑道:

“你似乎並不好奇,難道你們佛門早就知道了?”

伽羅樹淡淡道:

“本座早已四大皆空。”

許平峰不置可否,慢條斯理的煮茶,突然又劇烈咳嗽起來,指縫裡溢出鮮血,嘶啞的聲音說道:

“幸而半數國運已經不在大奉,不然昨日老師的殺陣,恐怕能將我們二人煉化。

“初代竟然沒能傷你,那是你們佛門以多欺少。”

伽羅樹菩薩不喜不怒,道:

“你還打算在青州玩多久?”

許平峰用潔白手絹擦拭掌心鮮血,笑道:

“善釣者,必先善誘。戚廣伯都能忍,我有何不能忍。”

............

南疆。

深夜,暴雨!

“最後給你一個機會,讓我殺了她,或........”風華絕代的女子,烈焰紅脣緩緩吐出:

“殺你!”

狂風大作,電閃雷鳴,濃厚的烏雲彷彿墨汁般籠罩在頭頂。。

許七安單膝跪地,艱難的擡起頭,雨水沖刷着他身上的血污,髮絲黏連在臉龐。

鏽跡斑斑的鐵劍橫在脖頸,劍光與女子的表情一樣森寒冷冽。

他揚起俊朗的臉,擠出一絲苦笑:

“那你還是殺了我吧。”

風華絕代的女子眼神厲色一閃。

下一刻,許七安萬念俱消。

..........

許七安猛的從牀上坐起,劇烈喘息,他像是睡了一覺,又彷彿經歷了漫長的一世,終於從混沌中醒來,來到世間。

緊接着,他左手摸向脖頸,右手摸向眉心。

“許郎放心,人家怎麼捨得殺你呢!人家只是用劍氣震散了許郎的元神。”

輕笑聲從窗邊傳來。

燭光如豆,窗邊站着一個披羽衣的高挑背影,見他醒來,翩然回眸,笑容妖冶。

她是如此的美麗,但美麗中似乎藏着危險,隨着美人綻放笑靨,許七安彷彿看見一個絕世妖姬的誕生。

頭好痛........許七安定了定神,就像宿醉的人漸漸從迷糊中清醒過來,他慢慢想起了“昏迷”前的事。

他被家暴了。

昨天的洛玉衡是“欲”人格,纏着他連續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雙修,索取無度。(注1)

好不容易到了子時,終於把小欲打發走了,許七安雖說沒像上次那般不堪,但也感受到了些許疲憊。

誰想,小欲之後的人格是“惡”。

是許七安上次雙修,未曾接觸的“惡”人格。

“惡”人格現身後,開口說的第一句話是:我討厭慕南梔,我要殺了她。

並要許七安取出浮屠寶塔,釋放出慕南梔。

給大家發紅包!現在到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紅包。

許七安當然不同意啊,想着憑藉三寸不讓之舌,讓洛玉衡滿意,從而打消這個念頭。

豈料惡人格直接翻臉無情,頭髮一甩誰也不愛,與他發生了激烈衝突。

兩人在伯山邊境打了一場。

“我確實打不過她,雖然沒有拼命很多底牌不曾施展,雖然她事先把我身子掏空,但我和洛玉衡之間的差距確實不小.........

“不愧是半隻腳邁入一品的劍修..........”

許七安無聲的嘀咕。

“你想怎麼樣?”他謹慎的盯着窗邊的妖姬。

“人家只是想和許郎雙宿雙棲,一生一世一雙人嘛。”

洛玉衡眨巴一下美眸,嘴角擒着笑。

她蓮步款款,走到桌邊坐下,託着腮,燭光把她的臉映照的宛如世間最無暇最溫潤的美玉。

“可你總是帶着花神在身邊,讓人家很苦惱吶。”洛玉衡嘆息道。

你是被九尾天狐附身了吧.........許七安眉頭直皺,這樣的小姨讓他有些水土不服。

“還有你以前狼藉的名聲,想到你是個頻繁出入教坊司的浪蕩子,人家心裡就難受的很。”

不等許七安迴應,小姨嫣然一笑:

“都過去啦,人家不會在意的。在你沉睡的時候,我用劍把你的命根子切了下來。我替你向過去做了告別,現在的你是乾乾淨淨的。

“嗯,你要不要看看它?”

許七安胯下一涼,瞠目結舌的看着她。

兩人無聲對視片刻,突然,洛玉衡咯咯咯的嬌笑起來,笑的花枝亂顫,笑的豐滿的胸脯發顫。

“我騙你的........”

她笑趴在桌上。

我收回剛纔的話,九尾天狐沒你這麼惡劣.........許七安絲毫沒有鬆口氣的意思,因爲他摸不準洛玉衡那句話是真,那句話是假。

幸運的是,洛玉衡的“惡”人格還是可控的,自然沒有真正的六親不認。

最開始的戰鬥,更像是一種彰顯自己到來的手段,也可以視作是她的惡作劇。

“她的惡是內斂型的惡,不是那種張楊的,恨不得把壞人寫在臉上的惡。另外,七種人格是根據洛玉衡自身的性格演化而來。

“洛玉衡若是本性善良,那麼惡人格的狀態其實是可以預測的。她或許很壞,但不至於嗜殺成性。嗯,還得多做觀察。”

許七安念頭閃爍間,聽見洛玉衡伸展懶腰:

“昨天你那般折騰我,身子骨都要被你拆了,人家要休息。”

昨天是你折騰我吧,腿纏在我腰上掰都掰不開.........他心裡腹誹一句,起身離開牀,讓出位置。

洛玉衡沒動,嘟着嘴,笑吟吟道:

“牀上都是髒東西,換一換。”

.......許七安就把沾滿蛋白質的牀單被套換了新的。

洛玉衡撲倒在牀榻上,趴在牀上,輕輕撩起羽衣下襬,衣角滑過勻稱的小腿肚,到渾圓的大腿根部,堪堪停下。

她回眸,露出無比魅惑的笑容:

“要雙修嗎?”

“我覺得適當的休息比雙修更能調養氣機。”

許七安委婉的拒絕了她。

如果說正常狀態下的洛玉衡,是他無法駕馭,但敢嬉皮笑臉撩撥的。

那麼眼前的洛玉衡,是他既不敢撩撥也無法駕馭的。

謹慎起見,他決定多做觀察,多瞭解“惡”人格的行爲作風。

洛玉衡失望的撇撇嘴,扭頭輕輕一吹,蠟燭熄滅。

她鑽入被窩,打了個滾,滾到裡側。

許七安重新躺下來,雙手枕在腦後,在漆黑的房間裡,望着天花板發呆。

現在是寅時兩刻,欲人格子時剛走的,按照以往的情況,應該會睡一覺,到次日清晨纔會進行人格切換。

但欲人格剛走,惡人格就跳出來了。

這是不是意味着惡人格是七種人格里最強的?

想着想着,他思考的方向又轉到了十萬大山。

“廣賢菩薩的化身一具,保守估計會有二品吧..........度厄羅漢也是二品,再加上阿蘇羅..........想要奪回十萬大山並不容易.........

“嗯,九尾狐應該能搞定廣賢菩薩的化身,她要是沒這份實力,復國也想了。

“妖族還有一位超凡,好像是隻懶惰的熊,不過只是個三品,額,我是不是太飄了..........

“如果僅僅這樣的話,我們很難奪回十萬大山,七絕蠱雖然大有長進,但我大概率打不贏阿蘇羅。

“所以,這次打佛門的主力是神殊。唉,其實說白了,是修羅王帶着小女兒,打前妻生的小兒子。”

默默吐了個槽,許七安轉而思考自己能在這場戰鬥裡獲得什麼好處。

“嘗試俘虜度厄,讓他幫我解開最後一根封魔釘,然後我就和王妃雙修,晉升二品..........”

“另外,總算能見到九尾天狐的真容了,不知道和小姨比起來,誰更美。”

至於慕南梔,許七安把她排除在外。

美貌是花神最大的武器,她的魅力已經到了獨孤求敗的境界,以致於到現在,許七安都不敢釋放出她的真容。

一來是怕控制不住自己,二來怕麻煩。

花神轉世不做僞裝的外出溜達一圈,會惹來什麼樣的麻煩,是可以想象的。

就算有應對任何挑戰的能力,也沒必要讓自己陷入層出不窮的麻煩裡。

這時,卷着被子的洛玉衡,默默靠攏過來,一聲不吭的舔他的耳垂。

“國師這是作甚。”

許七安板着臉問道。

“勾引你呀。”

黑暗裡,洛玉衡的眸子明亮,像是夜幕裡的星星。

不要鬧........他嘴角抽動一下,心裡一動,道:

“國師,我明日便要出發去十萬大山,助妖族奪回故土,你還有幾分戰力?”

洛玉衡笑嘻嘻道:

“你求我,我就告訴你。”

她翻了個身,騎坐在許七安小腹,雙手撐着他堅硬的胸膛,笑道:

“不行,我肚子裡有你的孩子了,不能打架。”

她邊說着,邊揉了揉平坦的小腹,一臉慈愛。

就算昨天臥房快注滿了,也不會這麼快啊........許七安不想和惡女解釋。

洛玉衡絲毫不介意,嬌笑道:

“佛門的和尚還是有幾把刷子的,有件事我一直想不明白。”

許七安沒說話,默默看着她。

洛玉衡繼續說道:

“許郎覺得,我與你,誰更強?”

“你!”

許七安得承認。

說實話,因爲洛玉衡要平息業火,準備渡劫,所以已經很少出手,且經常在他面前紅着臉,蹙着眉,臉頰通紅的咬着嘴,這讓他漸漸忽略了對方是堂堂人宗道首。

二品劍修。

比他整整高了一個半品級。

直到今晚打了一架,才恍然間反應過來。

洛玉衡又問道:

“那你覺得,加上一個孫玄機,能否贏我?”

許七安審視自身底牌、手段,想了很久,道:

“雖然沒有打過,但我把握不大。”

洛玉衡紅脣微微挑起,柔聲道:

“那你和孫玄機是怎麼打贏阿蘇羅的?”

許七安愣住了。

小姨輕笑一聲,邪魅妖冶,低頭含住情郎嘴脣,吮吸幾口,笑着說:

“二品羅漢果位,以殺伐之術著稱的殺賊;三品金剛神功;以及修羅族最強戰士的稱號所代表的力量。

“你是如何憑藉一己之力牽制他的?你的封魔釘還沒拔出來呢。了不起就是接近三品大成,憑着浮屠寶塔和未達超凡的七絕蠱,怎麼可能與他糾纏那麼久。”

這.........許七安瞳孔微縮。

他現在意識到事情的不對勁了。

對啊,我當初三品境,靠着儒聖刻刀、鎮國劍,以及神殊殘肢的幫助,拼的九死一生才斬了二品的貞德。

而阿蘇羅絕對比貞德要強。

洛玉衡嘆息一聲:

“你沒有和佛門超凡交手的經驗,不曾察覺出問題也不奇怪。這次與妖族聯手攻打十萬大山,你得小心再小心。

“也許,這是佛門布的局呢?故意送出神殊的部分殘肢,讓妖族看到復國的希望。

“你覺得,這次復國行動如果失敗,妖族還有多少氣運?”

許七安盯着她:

“國師是故意與我打的一架.........”

..........

PS:注1:這裡的時間線是在蠱族出兵後不久。

第一百一十三章 北行第三十章 化學課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六十五章 絕世天才?!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十二章 許鈴音:大鍋,我是你的小心肝嗎(大章求月票)第一百八十六章 爲刀取名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三十二章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七十一章 詭異的信息(爲盟主“詩修”加更)第一百一十七章 分析王妃隨行的原因第八十三章 對弈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兩百二十二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四十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一百四十九章 首輔大人,楚州出事了第十三章 審問第兩百四十五章 揭開陰謀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六章 高人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十章 不平事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將帶頭衝鋒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六十二章 釣魚第九十二章 恐懼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十六章 金蓮道長:把許七安推出來背鍋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兩百二十四章 夢巫現身第八十八章 一起上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六十九章 妹妹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六十章 門當戶對(元旦快樂)實體書上線了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七十七章 在下陳近南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五十二章 王牌部隊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將帶頭衝鋒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六十章 打更人上門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兩百五十九章 臭婆娘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一百章 舉薦第兩百零三章 碑文餘波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師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三十五章 書房議事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六章 匪患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家(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
第一百一十三章 北行第三十章 化學課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六十五章 絕世天才?!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十二章 許鈴音:大鍋,我是你的小心肝嗎(大章求月票)第一百八十六章 爲刀取名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三十二章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七十一章 詭異的信息(爲盟主“詩修”加更)第一百一十七章 分析王妃隨行的原因第八十三章 對弈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兩百二十二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四十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一百四十九章 首輔大人,楚州出事了第十三章 審問第兩百四十五章 揭開陰謀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六章 高人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十章 不平事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將帶頭衝鋒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六十二章 釣魚第九十二章 恐懼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十六章 金蓮道長:把許七安推出來背鍋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兩百二十四章 夢巫現身第八十八章 一起上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六十九章 妹妹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六十章 門當戶對(元旦快樂)實體書上線了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七十七章 在下陳近南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五十二章 王牌部隊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將帶頭衝鋒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六十章 打更人上門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兩百五十九章 臭婆娘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一百章 舉薦第兩百零三章 碑文餘波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師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三十五章 書房議事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六章 匪患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家(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