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神魔舊土

“他是部族裡的墮落者。”

隊長‘礁’回答道。

“墮落者?”珍珠咀嚼着這個名詞,輕聲問道:

“爲何是墮落者,如何墮落的。”

這次,高大魁梧的龍人沉默着,許久沒有給出回覆。

鮫人女王板着俏臉,斥道:

“回答我!”

性子再如何柔弱,也是超凡境的神魔後裔,一族女王。

“嗷!”

盤繞在衆人頭頂的黑蛟適時發出咆哮,震懾龍人。

衆龍人身軀一抖,就像面對君王震怒的臣子,匍匐在地不敢擡頭,‘礁’不敢隱瞞,如實交代道:

“我不知道他們爲何墮落,他們原本是鎮守龍城的精銳,隨着首領外出後,就墮落了。。”

龍城是阿爾蘇羣島最大的城池,也是唯一的城池。

外出探險.........許七安看了一眼半空中的黑蛟,鮫人女王始終關注着這個男人,當即替他問道:

“墨玉是不是隨行?去何處探險?”

‘礁’戰戰兢兢道:

“不久前,首領不知道從哪裡得到消息,說發現一處寶地。於是邀請墨玉大人一同前往探索。

“墨玉大人與首領是至交好友,大家都是龍的後裔,龍島和阿爾蘇羣島一直是盟友關係。

“首領帶着親衛中的精銳,和墨玉大人一同前去探索,一走就是二十多個晝夜。當他回來後,卻只是孤身一人,隨行的親衛和墨玉大人不見蹤影。

“首領告知我們,墨玉大人死於探索中,隨行親衛也都墮落了,讓我們嚴加防範,說完就閉關療傷。

“果然,沒幾個晝夜,島內各處便發生了屠殺事件,那些墮落者回來了,對故鄉展開冷血的殺戮...........”

他們回來,是因爲迴歸故鄉的執念在作祟..........珍珠忍不住看向黑蛟,墨玉也是對她的執念太深,所以纔來到鮫人島,屠殺她的族人。

鮫人女王把龍人隊長的交代,一五一十的轉述給許七安。

探索寶地?好兄弟和親衛軍都墮落,他卻能安然返回,實力確實不錯.........許七安說道:

“我們去找那位阿爾蘇羣島的島主談談。”

大劫來臨之際,這麼一塊寶地憑空誕生,實在讓人放心不下,不管怎麼樣,許七安都要去探探究竟。

九尾狐和鮫人女王輕輕頷首。

三人騰空而去,踩踏在蛟龍背上,許七安掏出地書碎片,將寶船收入鏡中,然後駕馭着黑龍消失在蔚藍天際,留下十三位龍人巡邏衛。

“隊,隊長,咱們快回去稟報首領。”

一位龍人大聲道。

首領已經不需要你稟報了........‘礁’憐憫的看了下屬一眼:

“不用急,慢慢遊回去吧。”

............

天空澄澈如洗,白雲緩緩飄蕩。

黑蛟沒有飛的太高,保持在騎乘者視線不會被雲層遮蔽的高度。

兩刻鐘後,下方終於不再是單調的藍色,阿爾蘇羣島出現在三人視野裡。

從高空俯瞰,它的主島呈半圓形,一塊塊小島點綴在半圓的周圍,形成了一片羣島。

島內有廣闊肥沃的平原,有茂密起伏的山林,有蔚藍如寶石的湖泊..........確實如鮫人女王所說,此地富饒肥沃,適宜居住。

一眼掃過去,許七安看見許多粗獷的建築星羅棋佈的坐落於島內各處。

形成一個個或大或小的村落。

而在主島中央偏北位置,有一座似模似樣的城池,它的規模大概和大奉的一個十幾萬人口的郡差不多。

於人族而言它不算什麼,但在神魔後裔聚居地中,絕對是數一數二的龐大羣落。

“嘖嘖,這規模有點駭人啊。”許七安感慨道。

神魔後裔和人族不同,它們生而強大,是天生的戰力。

“這算什麼,人族數量多的數不清,挑出十幾萬修士輕而易舉。”九尾天狐笑道:

“你別對神魔後裔抱着太大的畏懼,九州傳說中的神魔後裔強大無匹,說的是神魔三代內的血脈。而如今的神魔以後,血脈早就稀薄了。”

說話間,許七安操縱黑蛟向着主島降落。

噹噹噹.........

突然,巨大的鐘聲從古拙雄偉的城頭響起,一聲一聲,迴盪在藍天碧海之間。

鳴鐘示警!

緊接着,一隻展翼十米的青色巨鳥,從山林間振翅飛起,掀起狂風,迎向黑色蛟龍。

青鳥的羽毛是純正的青色,在陽光下泛着光,乾淨整潔,尾羽則是青中帶金,這讓它從外觀上多了幾分尊貴。

“鏡,見過墨玉大人。”

青鳥口吐人言,清脆悅耳。

是隻雌鳥!

它靈動烏黑的眼睛,警惕的審視墨玉。

首領回歸時,曾經說過墨玉大人死於探索中,可它如今又出現在了阿爾蘇羣島。

見墨玉不說話,青鳥望向珍珠,語氣保持着對強者的恭敬:

“見過女王。”

她的目光在許七安身上一掠而過,接着看向九尾天狐........

青鳥烏黑靈動的瞳仁,劇烈顫動,渾身青色羽毛,一根根豎起,她炸毛了。

先是發出尖銳淒厲的啼叫,繼而尖叫道:

“是你,是你!”

猛的朝下一個俯衝,振翅撲向城池。

沒搞清楚狀況的許七安用質詢的目光望着九尾狐。

銀髮妖姬嫣然道:

“上次來的時候,她們族的幾隻禽類冒犯了我。

“我便把他們烤了,滋味真不錯。”

她說完,伸出丁香小舌,舔了舔紅豔豔的嘴脣。

分明是一個勾人的妖媚小動作,許七安卻滿腦子都是槽,他想了想,低聲問道:

“有多好吃?”

“人間美味。”九尾天狐眨巴一下眸子,朝他拋媚眼,慫恿道:“回頭姐姐帶你吃。”

說話間,青鳥去而復返,載着一位身高九尺的龍人來到三人面前。

這位龍人渾身覆蓋青色鱗片,手肘、膝蓋和背部生長着三角形的鈍刺,脖頸和頭上的鬃毛,褐色中夾雜着銀白。

預示着這位島主,即使在壽元綿長的超凡領域,也已經不再年輕。

許七安從珍珠口中得知這位島主的名字叫“怒浪”,與其說是名字,其實外號更準確。

這位島主年輕時,曾經掀起數百丈高的滔天巨浪,在這片海域所向披靡,故而得名。

青鱗龍人朝珍珠和九尾狐微微頷首,掠過了許七安,繼而神色複雜的盯着黑色蛟龍。

“他,怎麼會和你們在一起?”

青鱗龍人望着黑蛟,嗓音不自覺的低沉了幾分。

珍珠便把墨玉屠殺鮫人,又被許七安和九尾狐收服的大致經過描述了一遍。

由於珍珠沒有越俎代庖的替許七安炫耀,怒浪只當降服黑蛟的是九尾天狐。

這位來自九州大陸的妖國國主,即使在二品中也是佼佼者,別說一個黑蛟,便是再加他怒浪,也遠不是人家的對手。

“怒浪,你和這條蛟龍到底找到了什麼地方?”

不等珍珠開口,九尾狐主動詢問,把憋在心裡許久的好奇與疑惑問出口。

“這裡不是談話的地方,請幾位移居我的住處。”

怒浪島主恭敬客氣。

許七安駕馭着黑蛟,跟隨青鳥降落在城中最高的那座塔樓。

城中的建築物,普遍以巨石堆砌,厚重樸實,嗯,是爲了應對臺風海嘯?許七安隨意的發散思維,在怒浪島主的帶領下,一行人進入塔樓的頂層的大殿。

揮退青鳥後,怒浪島主說道:

“前一陣子,我遇到了一位老朋友,他從遙遠的南邊歸來,帶回來一個消息,南邊的歸墟深處,浮出一座島。島內疑似有遠古神魔存活。

“他修爲淺薄,沒有冒然進入,只遙遙觀察了一段時間,就趕回來報信了。

“我得到消息後,便聯絡墨玉,與他結伴前去探險。誰知,那裡的危險程度遠超我的預料。”

銀髮妖姬追問道:

“你們在那裡遇到了什麼,又見到了什麼?”

怒浪島主臉色不太好看,緩緩道:

“那座島廣袤無邊,與其說是島,更像是小型大陸。我們在島外聽見了可怕的嘶吼,看見被蛇纏繞的巨龜,看見渾身燃燒火焰的鳥,宛如第二個太陽。

“看見獨眼的巨人漫無目的的遊蕩,看見三頭金獅吞食同類...........”

許七安聽的心跳加快,怒浪島主說的很多神魔形象,他都在蠱神的記憶片段裡看到過。

“我和墨玉也以爲神魔沒有徹底隕落,只是被困在了那座島,無盡歲月以來,我們從未如此激動。只要島上的神魔返回九州,這片天地,就還是我們神魔的。

“可當我們靠近那座島時........”

怒浪島主的眼神開始閃爍恐懼的光芒,顫聲道:

“我們身上的靈蘊被某種力量扭曲,同時多了許多不屬於我們的殘缺靈蘊,墨玉和親衛們當場就瘋了。

“我幸而即使避退,沒有和他們一樣。現在回想起來,他們之所以瘋狂,是因爲沾染了那座島的氣息。”

許七安、銀髮妖姬和鮫人女王,互相對視,都從彼此眼裡看到迷茫。

鮫人女王秀眉輕蹙:

“那到底是個什麼地方?我從未聽說過,也沒有從先祖留下的壁畫裡見過這樣的地方。”

怒浪島主低聲道:

“開始我也不明白,但隨着療傷期間的思考,我大概知道那是什麼地方了.........”

...........

漆黑的深海里,龐大的怪物乘着暗流而行。

“再往南走三日,便是傳說中的歸墟。”荒的聲音在黑暗的深海里傳播:

“傳說歸墟是大海的歸宿,進入歸墟的生命,會迴歸最本質的狀態。歸墟在神魔時代並不存在,它是神魔隕落後纔出現的。你知道它的作用是什麼嗎。”

監正淡淡傳音:

“你與我說這些做什麼?”

荒的聲音依舊縹緲,但語氣卻有了變化,似乎在強行按捺着激動。

“歸墟是用來保存神魔古戰場的,我們即將重臨那片蠻荒之地。”荒說。

“你帶我出海,就是爲了那片神魔古戰場?”監正用一種恍然大悟的語氣說。

............

怒浪島主一字一句道:

“那是遠古神魔曾經生活過,戰鬥過的地方。我的本能告訴我,不會錯!也許,那裡埋藏着神魔隕落的秘密。”

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一百八十四章 分蓮子第十九章 愚鈍的幺兒第二十七章 提人(第一更)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七章 新任監正之爭第一百九十一章 殺敵第七十二章 道門地宗第六十四章 修羅場?第兩百四十二章 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快哉!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五章 乾屍:他在哪兒(兩章合一)第四十七章 日常氣嬸嬸第九十九章 戰書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輸了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八十八章 登場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二章 拜訪巫神教第五十一章 佛光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一百七十六章 仇謙的身份第二十二章 禮成第兩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復甦(8000字大章)第兩百四十四章 許七安甦醒(萬字大章)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八十五章 科舉舞弊第三十二章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將帶頭衝鋒第一章 牢獄之災第九十九章 晉升二品(二)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一百零六章 初見端倪第兩百一十四章 就這?第四十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五十五章 計劃初成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七十五章 天宗來人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三十八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第八十三章 救人方案第五十八章 flag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五十二章 蠱神的信息第五十八章 佛門問心第一百零六章 善後事宜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第二十九章 辭舊,大哥待你不薄(爲盟主李佩雲加更)第兩百一十九章 一號身份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六十二章 大事第六十四章 唯信仰萬佛之主許銀鑼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仙打架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十章 真正的七絕蠱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十九章 送行詩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第七十一章 苗有方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七十五章 墓中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八十五章 神殊vs佛陀第三十八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九十五章 快去西天請如來佛祖第七十一章 苗有方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二十七章 尋找納蘭天祿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十三章 逃脫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六十二章 大事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八十九章 超越神殊的戰力第一章 生母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四十三章 挑戰銀鑼寫個總結第六十一章 佈局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
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一百八十四章 分蓮子第十九章 愚鈍的幺兒第二十七章 提人(第一更)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七章 新任監正之爭第一百九十一章 殺敵第七十二章 道門地宗第六十四章 修羅場?第兩百四十二章 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快哉!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五章 乾屍:他在哪兒(兩章合一)第四十七章 日常氣嬸嬸第九十九章 戰書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輸了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八十八章 登場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二章 拜訪巫神教第五十一章 佛光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一百七十六章 仇謙的身份第二十二章 禮成第兩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復甦(8000字大章)第兩百四十四章 許七安甦醒(萬字大章)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八十五章 科舉舞弊第三十二章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將帶頭衝鋒第一章 牢獄之災第九十九章 晉升二品(二)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一百零六章 初見端倪第兩百一十四章 就這?第四十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五十五章 計劃初成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七十五章 天宗來人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三十八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第八十三章 救人方案第五十八章 flag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五十二章 蠱神的信息第五十八章 佛門問心第一百零六章 善後事宜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第二十九章 辭舊,大哥待你不薄(爲盟主李佩雲加更)第兩百一十九章 一號身份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六十二章 大事第六十四章 唯信仰萬佛之主許銀鑼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仙打架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十章 真正的七絕蠱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十九章 送行詩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第七十一章 苗有方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七十五章 墓中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八十五章 神殊vs佛陀第三十八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九十五章 快去西天請如來佛祖第七十一章 苗有方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二十七章 尋找納蘭天祿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十三章 逃脫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六十二章 大事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八十九章 超越神殊的戰力第一章 生母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四十三章 挑戰銀鑼寫個總結第六十一章 佈局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