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絕世武神

“嗷吼!!”

目睹監正化作清光融入許七安體內,代表着荒的黑洞,還有天空中游曳衝撞的混沌肉山,同時發出憤怒焦急的咆哮。

聲浪滾滾,迴盪在神魔島上空。

祂們瘋了般的衝撞光柱,超品的偉力掀起狂風,引來天地異象。

這座堪比小型大陸的島嶼微微震動,震感沿着板塊傳導,讓四周的海水產生劇烈的水波。

所幸方圓幾百裡早已生靈絕跡,不然又得“伏屍百萬”,血流千里。

許七安對兩位超品的癲狂視若無睹,閉上眼睛,內視身體變化,力竭而亡時,他的生命力、元神,都已經徹底熄滅,唯有體內的“不滅符文”尚存。

沒有遭受徹底的破壞。。

這救了許七安一命,監正激活了不滅符文的特性,讓他起死回生。

體內,監正化身的清光融入到每一個細胞中,激活了那些因爲力竭而亡,陷入沉眠的不滅符文。

剎那間,許七安的氣息一路攀升,幾秒內便重回了巔峰,氣血旺盛,磅礴的偉力充盈肌肉,流淌在每一個細胞中。

這還沒完,清光沒有就此散去,而是融入了不滅符文中。

下一刻,細胞中原本各自爲政,互不干涉的不滅符文,開始相互連接、拼湊,一座“驚世大陣”正在成型。

神殊猜測的沒錯,晉升武神的關鍵,是把半步武神體內的不滅符文拼湊成一個整體,讓它們彼此融合。

至於融合後,會半步武神會得到怎樣的增幅,這座大陣有何神異,許七安尚不清楚,只能耐心等待。

當不滅符文拼湊、融合到三分之一時,許七安原本達到巔峰的氣息,突破了閾值,他的氣機、力量正式超越半步武神,晉升到一個前人從未企及過的高度。

超過了他剛纔施展玉碎時的爆發狀態,也超過了蠱神施展血祭術時的力量。

並且還在增長。

當不滅符文拼湊到一半時,許七安獲得了一項天賦神通,這項天賦神通是半步武神領域的昇華版,他可以撐起一片屬於自身的領域,在這個領域中,任何規則都將失去作用。

他就是神,他就是主宰。

許七安不由的想到了武夫體系的特殊——自成一界!

“驚世大陣”繼續勾勒,完善,當它臨近完成時,蒼穹之上的天門緩緩關閉,光柱消散。

許七安再不受任何庇佑。

見狀,黑洞的氣旋運轉到極致,裹挾着恐怖的吸力撞向許七安。

天空中的混沌肉山氣孔排出血霧,霍然砸下,過程中,祂施展矇蔽,勾動情慾,噴吐出黑煙般、密密麻麻的子蠱,配合荒干擾半步武神。

“啪!”

許七安擡起手,打了個響指。

看不見的氣界陡然間膨脹,彈飛了黑洞,把濃煙阻攔在外,把暗蠱和情蠱的力量阻隔。

施展血祭術的蠱神,從高空砸下來,重重撞擊在氣界上,非但沒撼動武神的結界,自身反而撞的血肉模糊,一癱爛肉般的彈了出去。

這時,不滅符文的最後一筆勾勒完成,驚世大陣拼湊完畢。

武神誕生了!

“轟隆!”

繚繞着淡淡紅雲、綠雲的天空,在此刻翻涌起厚重的烏雲,烏雲一直延伸向視線盡頭,彷彿遮蔽整個九州。

雷鳴聲大作,恐怖的威壓從天而降,天劫醞釀。

這一刻,不管是荒還是蠱神,都涌起前所未有的恐懼。

這份恐懼一半來源於天劫,一半來源於前方傲然而立的武神。

祂們壽命漫長,開天之初便誕生於世間,在經歷的漫漫時光長河裡,從未見過如此可怕的天劫。

.........

京城。

突如其來的一聲焦雷炸響,街上飛奔的馬匹受驚,或橫衝直撞,或跪倒在地。

行人下意識的抱頭蹲下,捂着耳朵,內心升起難以描述的、發自本能的恐懼,瑟瑟發抖。

在這股可怕的天地威壓下,達官顯貴和普通百姓沒有任何區別。

打更人衙門,浩氣樓,魏淵站在瞭望臺上,雙手撐着圍欄,他的身軀不受控制的顫抖,他的神色涌現難以遏制的激動。

茶室內,南宮倩柔俏臉發白,顫聲道:

“義父,這,這是.......”

魏淵沒有回頭,望向南邊,呼吸悄然急促。

武神誕生了......南宮倩柔表情木然,分不清是錯愕、狂喜、震驚,還是恐懼。

與此同時,觀星樓。

褚采薇和宋卿站在八卦臺,望着無限高遠的天穹,凡人眼裡,天空蔚藍,不見異常,但他們能感應到,在九天之上,積蓄着、醞釀着恐怖的天道之怒。

“宋師兄,怎麼突然打雷了?”

褚采薇膽戰心驚的擡頭望天,心說觀星樓這麼高,萬一雷打下來傷到自己怎麼辦。

扭頭就躲到宋卿身後。

宋卿低聲道:

“監正老師........”

.........

雷州!

李妙真踩着飛劍,目光眺望西方,眼中難掩悲慟。

就在不久前,一座人口規模不小的城池,被海嘯般的血肉物質吞沒,城中數萬百姓,以及周邊村鎮的百姓,無聲無息的湮滅,成爲佛陀凝練山河印的養料。

她忍不住側頭看向身邊的同伴,寇陽州、阿蘇羅、九尾狐,以及蠱族首領們,一個個緘默不語,表情沉重。

神殊盤坐於虛空,身邊漂浮着廣賢菩薩的殘肢,此刻殘肢已經乾癟萎縮,血肉精華成爲半步武神修養生息的養料。

雖然救下了神殊,保存住了戰力,但長時間鏖戰也讓這位半步武神耗損嚴重,短時間內無力再戰。

所以大奉方的策略是,暫且放棄雷州,等神殊初步恢復,再與佛陀死戰。

“鈍刀割肉,也不知道能拖延多久。”

情蠱部的首領,鸞鈺低聲說道:

“我們損失了金蓮道長和趙院長兩位主力,下次再交手,神殊大師會敗的更快吧。”

性格剛烈的李妙真,聞言,轉頭怒斥:

“能拖多久就多久,你要怕死就滾回南疆,少在這裡動搖軍心。”

她目睹無數百姓慘死,無能爲力,本就焦躁,而且知道這個蠱族的豔麗女子與許七安的關係曖昧不清,當然不會給她好臉色。

鸞鈺冷笑一聲,正要反脣相譏,忽聽阿蘇羅沉聲道:

“祂在凝練山河印。”

遙遠處,那尊立於“泥潭”中的佛像,十二雙手臂合攏,層層疊疊的掌心間,一點清光凝聚,更多的清光從四面八方的虛空中溢出,匯入掌間。

不多時,清光化作一枚小印的輪廓。

山河印一旦煉成,吞噬了雷州生靈的佛陀,將成爲雷州的主宰。

後續只要獲得氣運,祂就能像取代西域那般,真正的煉化雷州。

儘管已經做好捨棄雷州的心裡準備,可眼見它真正落入敵手,敵人藉此壯大,此消彼長,衆超凡心裡還是充滿了焦慮。

比焦慮更折磨人的是看不見希望,以及深深的無力感。

“不知道許銀鑼在海外情況如何.......”

龍圖甕聲甕氣的說道。

場面瞬間一靜,衆超凡神色古怪,或僵硬,或黯然,或暴躁........

他們一直躲避這個話題,因爲不想讓本就沉重的氣氛雪上加霜。

許七安是他們唯一的希望,抱着這個希望去戰鬥,他們心裡是有信念的,有希望的,哪怕這是自欺欺人。

一旦掰開揉碎了去說,真實情況是,一個半步武神要在海外直面兩位超品。

有勝算嗎?

神殊與佛陀的戰鬥就是例子,一位超品尚能壓制半步武神,何況是兩位超品。

許七安就算比神殊強,但品級相同的情況下,能強到哪裡?

龍圖這個蠢貨.......蠱族首領心裡怒罵。

另一邊,佛像手裡的山河印越來越凝實,片刻後,一枚底色漆黑,鑲嵌藍色寶石,刻着繁複紋路的小印成型。

佛陀的十二雙手臂高高舉起山河印。

就在這時,天空焦雷炸響,磅礴恐怖的威壓降臨,在場每一位超凡強者心裡泛起刺骨的恐懼,甚至連御空飛行的膽子都沒了。

怎麼回事?又有天劫?衆超凡心裡一凜,不需要言語,出於本能,默契的降落。

遠處的佛陀,高舉山河印的姿態,驟然僵住。

.........

玉陽關外。

殘破的城牆,荒涼的大地,舉目望去,生靈絕跡。

懷慶孤身立在城頭,眺望東北方向,天邊,濃墨般的烏雲正在匯聚,層層疊疊的翻涌。

很顯然,巫神那一戰中受了重創。

儒聖雖然擊退了巫神,但這隻能阻擋一時,等巫神消弭儒聖的影響,恢復狀態,災難會再次降臨。

“擋的了一時,擋不了一世,唯有武神能平定大劫,寧宴,你可安好.......”

懷慶側身南望。

突然,天空一道焦雷炸響,明明無風無雲,但那股磅礴可怕的天地威壓卻從九天之上傾瀉而下。

女帝心頭一顫,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覺得本能的戰慄。

而遠處,那層層翻涌的黑雲凝滯了一下,繼而傳來驚天動地的咆哮。

緊接着,黑雲開始收縮,朝着蒼穹之上收縮。

懷慶從中聽出了一絲絲的氣急敗壞。

怎麼回事?

.........

神魔島。

籠罩天空的劫雲終究是沒劈下來,驚雷炸響後,便開始消散,不多時,蔚藍的天空重現。

劫雲產生,是因爲武神的存在有違天道,有違規則。

時至今日,許七安終於明白武神到底是什麼東西,武神存於世間,卻不受任何天地規則的束縛,是獨立的個體,萬劫不磨,萬法不侵。

形象的比喻是,九州世界裡,多了一個獨立的小世界。

武神一旦撐起領域,那麼在領域之內,九州的法則將會失效。

九州世界是不允許這樣的禁忌存在於世的,因此要降下天劫。

可正是因爲這樣的特性,武神無法像超品那樣取代天道,成爲天道,是守門人的最佳人選。

天劫沒有降下來,是因爲他得到了蒼生的認可,得到了天地的認可,凝練了足夠的氣運。

換句話說,許七安這樣一位禁忌存在,是得到了九州世界認可的。

“武神有多強大?”

荒傳音問道,聲音前所未有的凝重、嚴肅。

“武神從未出現過。”

蠱神的回答言簡意賅。

話音落下,祂身軀陡然膨脹,化作一張遮天蔽日的幕布,將荒籠罩,而後者也沒抵抗。

幕布裹住荒,消失在滿目瘡痍的神魔島上。

祂們撤退了。

原因有兩個,一,兩位遠古神魔經歷長時間的鏖戰,狀態下滑嚴重,需要時間恢復。

二,摸不清武神到底多強大的前提下,謹慎撤退是最好的選擇。

許七安沒有阻攔,立於遠處,等待着什麼。

過了不久。

“咻!”

蒼穹之下,一道光華直墜大地,化作一柄暗金色的窄口長刀,刀身微微彎曲,似劍非劍,似刀非刀。

太平刀插在許七安身前,傳達出激動、興奮地意念,大概意思是:

主人,我現在老牛逼了!

“別廢話,跟我殺敵去。”

許七安握住太平刀,一步跨出,他沒有使用大眼珠子的傳送,無視規則,消失在原地。

...........

立於泥潭中的佛像,緩緩轉動身軀,朝着南方望去,宏大威嚴的聲音咆哮道:

“武神!”

下一刻,祂坍塌成暗紅色的血肉物質,迴歸了泥潭,隨後,汪洋般浩渺,無邊無際的泥潭,開始“退潮”了,退回西域方向。

隔了好久,鸞鈺聲音帶着顫抖的說:

“武,武神?

“祂剛纔說武神?!哪來的武神啊,誰是武神!”

她屏住呼吸,心裡明明已經有了答案,但還是用求證的目光看着滿臉呆滯,同樣沉浸在“武神”二字的衆超凡強者,企圖得到認可。

鸞鈺的話,打破了僵凝的氣氛,讓在場一衆超凡強者如夢初醒。

李妙真、阿蘇羅等人呼吸陡然間急促起來,這個節骨眼,誰還能成爲武神?

但沒有人回答鸞鈺,因爲怕這是一場夢幻空花。

沉默了許久,洛玉衡眸子晶晶閃亮,道:

“跟上去看看。”

她的意思是,要去一趟西域邊境,一睹究竟。

說完,不等衆人迴應,她踩着飛劍,化身一道絢麗流光,朝着西域掠去。

衆超凡回眸看向神殊,見他依舊盤坐,沒有阻攔,心裡大定,也跟了上去。

許久之後,等他們趕到西域邊界,遠遠的,看見一尊身高數十丈的佛像,孤獨的立於西域的荒野間,祂的面孔始終朝向南邊。

南邊,海外........見狀,洛玉衡等人再無懷疑。

許寧宴成功晉升武神,這讓佛陀不得不忌憚的退回西域,做好迎敵的準備,因爲在西域,祂是無敵的。

這時,佛陀頭頂的天空,蒼穹之上,忽然凝出一片潑墨般的黑雲,黑雲層層疊疊翻涌,一張模糊的臉孔從雲層中探下來。

巫神!

祂放棄了自己的領地,放棄了席捲中原,煉化山河印,以一名“無牽無掛”的超品之身,趕來了西域。

只要不是凝練山河印,吞噬天地規則,超品本身來去並不受限制。

此時巫神降臨九州,佛陀沒有阻止。

天空的模糊人臉和地面的佛像,沒有交流,沒有衝突,竟無比的和諧。

洛玉衡心裡一動,明白了超品們的打算。

巫神和佛陀在西域會合,是想利用佛陀成爲西域規則的道行迎戰武神,與他做最後的決戰。

至於爲什麼選擇在西域而非靖山城,大概是因爲佛陀的實力比巫神要高。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突然,可怕的威壓再次來臨,兩尊龐大如山的身影出現在西域荒蕪的平原上,出現在衆超凡的眼中。

這讓他們眼神裡剛洋溢起的喜色破滅。

不是許七安。

“四大超品齊聚........”龍圖吞了口唾沫,“他們想幹嘛?”

阿蘇羅沉聲道:

“當然是對付許七安。”

每個人臉上都流露出凝重和忐忑。

雖說武神才能打贏超品,可在他們預想裡,那是一對一的情況下戰勝。

不過,武神戰力如何他們並不清楚,因此心裡雖有忐忑,但不至於亂了方寸。

“許七安晉升武神了。”

方甫現身,荒就火急火燎的開口,聲音低沉。

黑雲中的人臉,表情明顯凝重了一些。

佛陀面目模糊,沒有表情,但身後驟然間浮現八大法相,嚴陣以待。

蠱神開口說道:

“我與荒消耗極大。”

佛陀微微頷首,合十的雙手輕輕一揮,不見神異,不見光芒,但蠱神和荒的氣息陡然間暴漲,恢復了巔峰狀態。

在西域,佛陀就是天地規則。

做完這一切,佛陀不再看兩位遠古神魔,重新望向南邊,那裡,一道衣衫襤褸的身影於空中凸顯。

五官俊朗,身材頎長勻稱,手持一把窄口長刀。

除此之外,再無他物。

武神幹架,不需要太多的法器和絢麗的法術。

“許七安........”

儘管隔着很遠很遠,但超凡強者的目力強大,看到他出現,李妙真幾個,才真正的把心放平,放穩。

許七安望了一眼聚攏的四大超品,一步跨出。

佛陀身後的大輪迴法相“咔擦”轉動,佛文寫就的“人”字亮起;大慈大悲法相合十吟誦,天地間梵音禪唱;大輪迴法相光輪逆轉。

這些足矣干擾一位半步武神,讓其喪失鬥志的法術,一股腦兒的傾瀉在許七安身上。

但是沒用,他無視了所有控制,朝着佛陀斬出一刀。

武神萬法不侵,本身不受任何規則束縛,來源於九州世界的力量,無法撼動他分毫。

佛陀的頭顱無聲無息的滾落,砸在地上,還原成血肉物質。

祂不是沒有抵抗和干擾,在許七安揮刀的瞬間,佛陀修改了西域的規則。

禁止出刀。

禁止任何人以任何方式攻擊自己。

等發現規則無效後,祂又改變了刀氣的行走軌跡,使其斬向天空。

可還是無效。

見狀,荒頭頂的六根長角氣旋膨脹,演化爲黑洞,悍然撞向許七安。

許七安一刀捅入黑洞,摧枯拉朽的刀光綻破黑洞,“嘭”的一聲,黑洞崩潰,羊身人面的荒四分五裂。

佛陀當即賦予了荒重生的能力。

“此地不得重生!”

許七安低吟道,一刀斬下。

這是太平刀的能力,這把守門人的武器,只有一個能力——斬斷規則!

這和儒家的言出法隨效果同出一源。

當不受天地束縛的守門人握住這把刀時,他將真正的所向披靡。

守天門者,若不能人間無敵,有何意義?

荒的血肉瘋狂蠕動,試圖重組,可都沒辦法重生,祂的元神發出憤怒的咆哮,怎麼都沒想到,在武神面前,身爲開天闢地以來,最強大的存在之一,竟如此不堪一擊。

佛陀撐開無色琉璃領域,把許七安籠罩在沒有色彩的世界裡,同時修改規則。

不能重生,不代表不能降生、不能生育。

荒的殘軀突然鼓了起來,所有的血肉精華、靈蘊,往內塌縮,孕育新的生命。

蠱神身軀底下,濃郁的陰影流淌,罩向荒的殘軀,同時對許七安發動矇蔽,勾動情慾。

天空中,模糊的人臉凝視着許七安,發動了咒殺術。

與此同時,九位一品武夫的英魂浮現,自殺式的衝向武神,配合蠱神的攻擊,爲荒爭取時間。

但在下一刻,無色琉璃領域崩潰,九大一品武夫的英魂撞在了看不見的氣界上,崩潰成黑煙,迴歸巫神。

而咒殺術、矇蔽和情慾勾動,泥牛入海,沒有任何作用。

眼前的武神明明身處世界,卻彷彿在另一片空間。

化解超品的攻擊後,他探出手,輕輕一擡,荒的殘軀浮空而起,被一團氣機籠罩。

許七安奮力一握。

嘭!

殘軀和元神一起炸成血霧,灰飛煙滅。

只剩下六根凝聚了靈蘊的獨角。

荒殞落了。

從遠古時代存活至今的巔峰強者,徹底殞落。

天空中的黑雲劇烈抖動起來,似是受了極大的刺激。

蠱神睿智清亮的眼睛裡,流露出兔死狐悲的情緒。

佛陀緩緩道:

“武神.......天道竟然會允許你這樣的人物存在。”

顯而易見,這樣的發展讓超品難以接受,即使是祂們,也不知道武神到底有多可怕。

從古至今,九州世界沒有武神,一直都沒有。

許七安一步跨出,已然出現在蠱神面前,後者身軀一場,猛的打了個激靈,接着氣孔裡噴出濃厚的血霧,肉山崩成一塊。

祂沒有選擇和許七安硬碰硬,而是施展陰影跳躍,試圖拉開與武神的距離。

“不得傳送!”

許七安一刀斬下,斬掉了規則。

蠱神身下的陰影翻涌流淌,但什麼都沒發生。

“嗷吼.........”

蠱神發出絕望的嘶吼。

七大蠱術是祂靈蘊的具現化,也是祂所有的手段,可這些強大的蠱術絲毫不能威脅到武神。

祂該如何?

沒有任何辦法。

這一刻,蠱神感受到的是絕望,是無力,是來自更高層次強者的絕對壓制。

這樣的無力感祂在弱小的神魔、人族身上看到過,當他們面對自身時,沒有任何反抗之力,死亡是這些螻蟻唯一的宿命。

而現在,祂成了這樣的螻蟻。

下一刻,絕望的嘶吼變成了痛苦的咆哮。

許七安一刀刺入蠱神堅硬如鐵的身軀中,刀氣瞬間貫穿這座肉山,從另一側噴吐而出,將十幾裡外的山巒震碎。

山巒坍塌,滾落的不是巨石土塊,而是一塊塊暗紅色的血肉物質,它們屬於佛陀的一部分。

刀光閃耀間,蠱神的血肉之軀突然散了,一塊塊的墜落。

在“此地不得重生”這條規則被斬斷後,蠱神血肉瘋狂蠕動,延伸出蛛網般的白絲,但不管怎麼努力,都無法讓自身重組。

此刻佛陀沒有管祂,因爲這位超品在認識到武神的可怕之處後,準備孤注一擲了。

一輪輪金色的烈日升起,從遠處山巒、河流、荒原中升起,它們朝着天穹之上升起,於佛陀頭頂匯聚。

“快退!”

阿蘇羅臉色大變,迅速逃離這片是非之地。

其他超凡反應不慢,爭先恐後的逃離。

大日輪迴霸道剛烈,輝芒所過,淨化一切,留在這裡除了送命,沒有別的用處了。

但和之前忐忑焦慮相比,每一位超凡心裡都無比的平靜,許七安乾脆利隨的殺死荒,重創蠱神,帶給了他們無與倫比的自信。

許七安以同樣的方法,磨滅蠱神的意志和肉身,殘留下一團混沌。

這是蠱神的靈蘊。

繚繞在天空的黑雲快速消散,巫神撤退了。

“此地不得施展大日輪迴法相!”

許七安一刀斬下。

但這一次,斬斷規則的力量失效,大日照常升起、凝聚。

“你的刀擁有和儒聖同源的力量,但大日如來法相象徵着我,這把刀能斷規則,卻斬不了我。”

佛陀的聲音宏大縹緲,來自虛空,來自四面八方。

“你殺不死我,因爲在西域,我便是天道。縱使你是武神,不受規則束縛,可你也無法摧毀我。”

許七安哂笑道:

“是嗎!”

說話間,他把太平刀插入地面,緊接着,這位武神周身肌肉滾動,一道看不見的氣界從體內膨脹而出,朝着四面八方擴散。

氣界蔓延之處,暗紅色的血肉物質快速湮滅、消散。

天空中的大日輪迴法相在觸及到氣界時,猛的炸開,潰散成一道道刺目的流光,照的太陽都黯淡無光。

流光墜落的地方,一切都染上了佛性,傳來誦經聲。

“這不可能.......”

虛空中傳來佛陀縹緲威嚴的聲音,帶着一絲絲人性化的震撼。

因爲伴隨着氣界的擴張,佛陀發現自己正漸漸失去對西域的主導權,祂所掌控的規則,被氣界無情的剝離。

這位武神撐起領域,以蠻橫不講理的姿態,侵佔着祂的領域,漸漸把祂逼出西域。

最後,西域數十萬裡疆域,盡數被武神的領域覆蓋。

虛空中,一道道金光凝聚,化作一位年輕僧人的形象

他五官俊秀,眉目清晰,雙眸裡蘊含着歲月沉澱的滄桑,臉上無喜無悲。

佛陀真身!

祂被打回原形了,失去對規則掌控後,祂恢復了原本的面目。

超品之軀。

許七安出現在祂面前,淡淡道:

“知道監正是誰嗎?”

年輕僧人沉默片刻,嘆息道:

“已有猜測。”

許七安問道:

“你身爲超品,已然不死不滅,爲何要晉升天道?”

佛陀雙手合十:

“慾望是生靈無法剔除的劣根。

“你不想知道九州之外的世界嗎,只有跳出天地壁壘,纔有資格去遨遊諸天萬界。”

許七安沉默了一下,道:

“你們走錯路了。”

說罷,他握着太平刀,捅進了佛陀的胸膛。

佛陀沒有躲避,沒有反抗,坦然的受了一刀。

“阿彌陀佛!”

他的身軀在風中消散,灰飛煙滅。

.........

靖山城。

天空蔚藍,陽光燦爛。

城外的祭臺上,站着一位頭戴荊棘王冠的青年,祂穿着黑色的長袍,負手而立,眺望西南方。

虛空抖動中,一位手持暗金色長刀的青袍青年,走了出來。

“我出身在遠古時代,那時候人族以部落爲主,依託強大的神魔生存。神魔從不壓制天性,或殘暴,或嗜血,或縱慾。我見過太多苦難和不公,麻木的活了很多年。”

黑袍青年緩緩道:

“直到遠古時代的尾聲,大劫來臨,我看見神魔爲了進入天門不顧一切,那時我便打定主意,要取代天道,徹底的超脫凡塵。

“讓將來的人不老不死,不受壓迫,不受苦難。”

許七安沒有諷刺巫神,只是淡淡道:

“超品即使在清心寡慾,也終究是生靈,有思想,就有慾望,天道不該有慾望和思想。人間的悲歡離合,壓迫和磨難,自有它的因果和原因。”

巫神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許七安又道:

“佛陀說,九州之外,有三千世界。”

巫神笑着看過來:

“你應該最清楚。”

........許七安頷首:

“我會讓巫師體系傳承下去,但從此之後,天下再無超品。”

巫神欣然道:

“多謝!”

說罷,祂的元神和肉身如飛灰般湮滅。

巫神自殞。

祂選擇以更有尊嚴的方式消散。

..........

史料記載:懷慶一年,十一月十二日。

四大超品聯手掀起浩劫,屠戮天下生靈。

許銀鑼一日之內連斬佛陀、巫神、蠱神,以及遠古神魔荒,平定大劫。

成就曠古爍今,絕世武神!

..........

懷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

早朝。

頭戴冠冕,身穿黑色繡龍紋帝袍的懷慶,高居御座。

掌印太監展開詔書,朗聲道:

“佛陀、巫神、蠱神,以及遠古神魔荒,已盡斬於許銀鑼刀下,大劫平定。華蓋殿大學士趙守,爲阻巫神,慷慨赴死,爲國捐軀,諡文正!

“戶部侍郎楊恭,赴雷州應戰佛陀,居功至偉,提拔爲華蓋殿大學士。

“今四海平定,巫神教、佛們、南疆版圖盡歸大奉。東北荊襄豫三州,西域雷州,十室九空,災民遍野,百廢待興。

“民生之計大於天,爾等需鞠躬盡瘁,助百姓重建家園,不得懈怠。

“欽此!”

殿內殿外,文武百官,齊刷刷的跪倒,聲浪此起彼伏:

“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經此一役,九州一統,大奉將開創史無前例的新篇章,九州史上最強盛龐大的王朝誕生。

..........

京城,內城的某個小院。

絢麗的花海在微風中搖曳,陣陣花香引來路人駐足。

“咚咚!”

往日裡無人問津的院門敲開,容貌普通的婦人驚喜的奔過去,打開院門。

院外站着一位大嬸,驚喜的說道:

“慕娘子,你回來了?”

正是當初與慕南梔走的很近的大嬸,就住在隔壁。

姿色平庸的婦人略感失望,禮節性的笑道:

“男人做生意虧了,只好用去替大戶人家看家護院,我便住回來了。”

大嬸感慨道:

“前陣子世道不太平,虧了也在所難免,不過啊,我聽說以後會越來越好。咱們大奉把西域和東北給打下來了,都是許銀鑼的功勞。”

兩人在院子裡閒聊家常,一聊就是半個時辰。

直到屋子裡竄出一隻毛茸茸的小白狐,朝着婦人一陣吱吱叫喚,她纔想起火爐裡燉着雞湯,匆忙打發走大嬸,飛奔回廚房。

焦臭撲鼻,好好一鍋雞湯說沒就沒了。

婦人氣的直跺腳。

“出了許府,什麼事都要自己做。”

白姬氣啾啾道:“乾脆回去得了,每天有人伺候,多好呀。”

婦人就拿它出去,指頭一個勁的戳它:

“那你回去啊,那你回去啊。”

距離大劫已經過去一個月,期間慕南梔找了個理由搬出了許府。

嬸嬸雖然依依不捨,但畢竟留得住人,留不住心,便同意了。

本以爲那傢伙懂規矩的,三天一陪嘛。

結果居然對她不聞不問,冷落了整整一個月。

慕南梔氣的暗暗發誓,要和他一刀兩斷。

“咚咚!”

院門再次敲響。

她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噔噔噔的走出院子,打開院門,叫道:

“嬸子,我跟你說啊,我伙房裡燉着雞湯........”

她突然不說話了。

院外站着一個容貌平庸的男人,牽着一批神駿的小母馬。

“我要去遊歷江湖了。”男人說。

慕南梔昂起下巴,傲嬌道:

“幹嘛!”

男人笑道:

“你願意跟我走嗎。”

“不願意!”她別過身去。

許七安嘆了口氣:“近來事多,好不容易把一切都安頓好了,這不趕緊來找你了嗎。”

她想了想,道:“就我們?”

許七安看了眼跟出來的白姬,笑着說:

“還有你的小狐狸,我的小母馬。”

慕南梔哼一聲,就借坡下驢,道:

“看在你拋妻棄子的份上,我就答應了。”

白姬糾正道:

“拋棄妻子,沒有兒子的。”

“要你多嘴!”慕南梔兇巴巴的瞪它一眼,接着看向他,打探道:

“這一月做啥子了。”

這個月啊.......許七安一本正經:“自然都是忙要緊的事。”

..........

“懷慶一年,十一月十四日。

“大劫已定,今日無事,勾欄聽曲。”

“懷慶一年,十一月十六日。

“妙真離開京城,行善積德,甚是悲傷,勾欄聽曲。”

“懷慶一年,十一月十七日。

“與魏公喝茶,談了談西域和東北的治理方案,說的都是啥東西,不如勾欄聽曲。”

“懷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

“與洛玉衡雙修至黃昏,日暮,勾欄聽曲。”

“懷慶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阿蘇羅回西域重建修羅族,甚是悲傷,勾欄聽曲。”

“懷慶一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楚元縝雲遊九州,江湖路遠,有緣再見,甚是悲傷,勾欄聽曲。”

“.........”

“懷慶一年,十二月十四日。

“今日無事,勾欄聽曲。”

.........

PS:還有一章後記,寫的是各個角色之間的結局,正版讀者能看。另外,完本後會寫番外。正常連載。

最後推本書《秘戰無聲》,質量好,書荒可以看看。

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第三章 脫胎換骨第一百二十章 了結因果,淨化罪孽(6000)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八十九章 臥龍雛鳳第三十二章第兩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三十七章 不動明王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一百三十七章 瓦罐不離井上破第五十一章 佛光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七十二章 門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第一百二十七章 如何晉升一品武夫第八十八章 登場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三十五章 書房議事第兩百零六章 文會(萬字大章)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一百一十三章 針不戳(求月票)第一百五十七章 認錯(9000大章)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七十六章 迷宮和重逢第四十四章 逃之夭夭第一百章 舉薦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兩百一十六章 二號,乾的漂亮第一百三十八章 遇襲第三十二章 天賦異稟(求月票)第九十一章 密談第九十三章 報復第十四章 心理博弈第四十四章 逃之夭夭第四十二章 亞聖和他的妻子第兩百零九章 一號的主動第十三章 審問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四十六章 兩段往事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一百八十章 羣聊(爲盟主“大哥帶我飛”加更)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威凜凜許銀鑼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第四十八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第一百六十八章 簡陋版雞精的製作第一百一十九章 社交三要素第一百二十四章 加班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兩百三十五章 魏淵的底牌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七十三章 狹路相逢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六十八章 美夢第八十八章 一起上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兩百零一章 恆遠的秘密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番外一:劫後第四十章 上貓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第兩百四十七章 事前籌備(感謝“於洋0711”的白銀盟)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一百四十六章 兵臨城下第五章 大逆不道的侄兒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一百一十三章 監正的身份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一百二十七章 如何晉升一品武夫第一百三十九章 春祭日——復活第二十九章 辭舊,大哥待你不薄(爲盟主李佩雲加更)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二十七章 大型社死(兩章合一)第兩百零一章 恆遠的秘密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五十五章 金剛不敗(感謝撈麪姐姐的盟主)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一百八十章 出拳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二十五章 互相傷害第一百一十五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二)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
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第三章 脫胎換骨第一百二十章 了結因果,淨化罪孽(6000)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八十九章 臥龍雛鳳第三十二章第兩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三十七章 不動明王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一百三十七章 瓦罐不離井上破第五十一章 佛光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七十二章 門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第一百二十七章 如何晉升一品武夫第八十八章 登場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三十五章 書房議事第兩百零六章 文會(萬字大章)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一百一十三章 針不戳(求月票)第一百五十七章 認錯(9000大章)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七十六章 迷宮和重逢第四十四章 逃之夭夭第一百章 舉薦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兩百一十六章 二號,乾的漂亮第一百三十八章 遇襲第三十二章 天賦異稟(求月票)第九十一章 密談第九十三章 報復第十四章 心理博弈第四十四章 逃之夭夭第四十二章 亞聖和他的妻子第兩百零九章 一號的主動第十三章 審問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四十六章 兩段往事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一百八十章 羣聊(爲盟主“大哥帶我飛”加更)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威凜凜許銀鑼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第四十八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第一百六十八章 簡陋版雞精的製作第一百一十九章 社交三要素第一百二十四章 加班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兩百三十五章 魏淵的底牌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七十三章 狹路相逢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六十八章 美夢第八十八章 一起上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兩百零一章 恆遠的秘密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番外一:劫後第四十章 上貓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第兩百四十七章 事前籌備(感謝“於洋0711”的白銀盟)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一百四十六章 兵臨城下第五章 大逆不道的侄兒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一百一十三章 監正的身份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一百二十七章 如何晉升一品武夫第一百三十九章 春祭日——復活第二十九章 辭舊,大哥待你不薄(爲盟主李佩雲加更)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二十七章 大型社死(兩章合一)第兩百零一章 恆遠的秘密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五十五章 金剛不敗(感謝撈麪姐姐的盟主)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一百八十章 出拳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二十五章 互相傷害第一百一十五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二)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