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仙打架

白帝蔚藍的豎瞳,審視着許七安許久,緩緩搖頭:

“道尊早已殞落,就算他還活着,你也不可能是他。”

果然,關於道尊的話題,才能讓這位神魔後裔重視,並有效拖延時間.........許七安並沒有被拆穿的尷尬,笑道:

“過於自信了,白帝!

“一位超品的謀劃不是你能想象的,相應的局,在當年我把你們趕出九州大陸時,便已經埋下。”

白帝沉默片刻,嘆息道:

“你連這個也知道,若非篤定你不是祂,我還真可能被你欺騙。”

突然,翻滾的墨雲中,一道粗大如碗的雷電劈下,歪歪扭扭的砸向洛玉衡。

金丹劫開始了。

洛玉衡頭頂衝出一枚燦燦金丹,輝光照耀四方,這枚不朽金丹主動迎上雷劫,承受淬鍊和洗禮。

西邊天空,亮起道道佛光,伽羅樹菩薩的身影當空凝聚,遙遙望向白帝,道:

“動手,不要被他拖延時間。。”

白帝犄角間,雷光閃爍。

許七安高聲道:

“我知道的遠比你想象的要多,我還知道超品圖謀守門人,你也圖謀守門人,但你絕對不知道,道尊做到了哪一步。”

白帝犄角凝聚雷光的速度減緩。

它知道許七安在拖延時間,爲洛玉衡渡過金丹劫創造機會。

道門天劫分兩個階段,一個是金丹劫,一個是四象劫。

兩個階段不是延續性的,金丹劫渡完,會有短暫的休整期,供渡劫者鞏固“萬劫不磨之軀”。

但,關於道尊的信息,對於白帝來說,委實有些誘人,很多謎團,它至今沒有解開。

索性也不會耽擱太久,不妨聽聽,只要這小子有任何一句胡謅,我便立刻出手..........心裡想着,它又減緩了雷球的凝聚速度。

它知道的遠古秘辛很多,能輕易分辨許七安是胡編亂造,還是真的知道一些關於道尊的秘密。

許七安用一種考校的語氣問道:“你聽說過香火神道嗎?”

“略知一二,那是在神魔時代結束後出現的修行體系,不過,在香火神道萌芽初期,神魔後裔便被道尊趕出九州。”

白帝說道。

許七安:

“香火神道是修行方式,是煉化山川精粹,化爲神印,而後建立神廟,凝聚香火氣運。如此一來,執掌相應神印的修行者,便能在自身的地盤上做到“無敵”。

“怎麼樣,是不是很熟悉?”

白帝蔚藍的眼裡有了亮光,脫口而出:

“術士體系!”

他旋即想起了當日與薩倫阿古的對話,那位大巫師對自己弟子開創術士體系一事,感到深深的困惑和不解。

真相大白了!

術士體系和遠古時期的香火神道有關,初代監正得到了香火神道的傳承,以此爲根基,開創術士體系。

白帝眼神閃過恍然之色,解開了一樁疑惑,它變的主動了些,問道:

“但這和道尊有什麼關係?”

說話間,又一道雷霆降下,兇猛的劈在金丹上。

金丹劫有九九八十一道,能拖一道算一道,怎麼都是賺的...........許七安嘴角笑容擴大,回答了白帝的問題:

“如果我告訴你,道尊滅了香火神道呢!

“如果我告訴你,道尊集齊了所有神印,以身爲材,煉製了一件叫做“地書”的法寶呢。”

白帝露出震驚之色,它雙眸凝固,一言不發的半晌,咀嚼着許七安給出的信息。

良久,白帝似自言自語,又像是在詢問,說道:

“香火神道與守門人有關,道尊看出了這個秘密,所以滅了香火神道,把神印據爲己有。

“道尊沒有猜錯,他是對的,因爲無數年後的如今,術士體系的一品,當代監正確實是守門人。

“但道尊爲什麼失敗了?”

如果道尊當年成功,便沒有後來的這些事,術士體系也不會出現。

另外,白帝從許七安這裡,再次解開一樁疑惑,那就是當代監正爲何會是守門人。

術士體系並不是無緣無故出現,當代監正成爲守門人,這些都是可以追溯到根源的。

“我可以告訴你原因,但你要用什麼東西來換?”許七安笑道。

“我聽你說話,便是給你最大的報酬。”白帝淡淡道。

這話聽起來桀驁囂張,像是強者在憐憫弱者,施捨時間。

許七安當即略過這個話題,再次用一種考校的語氣問道:

“說完了地宗分身,現在說說天宗,你知道天宗分身爲何離奇消失?”

他和白帝說這些,除了爲洛玉衡渡劫爭取時間,再就是想從白帝這裡薅一把羊毛。

這位從遠古時代活到如今的神魔後裔,必然知曉許多秘辛,它不會無償的告訴別人,尤其是敵人,但如果這個敵人同樣知曉極多的遠古秘辛,“知識”儲備是同一等級的呢?

那麼白帝就會以討論的姿態訴說秘辛。

許七安把香火神道和術士體系的關係,道尊分身煉製地書的行爲,坦然的說出來,就是爲了給自己塑造這樣一個人設。

白帝眼神冷漠,語氣沒什麼感情,道:

“無需你多說,此事我早已知曉,天宗的那具分身,早已融入天道。

“天宗歷代道首都會神秘消失,這是因爲他們修的是“天人合一”,顧名思義,修行到巔峰之境,人和天的界限將無限模糊,人就是天,天就是人。

“而人又永遠是人,不可能成爲天,所以唯一的結局就是化入天道,成爲規則的一部分。”

臥槽,原來如此.........這條隱秘對許七安造成了極強的衝擊,解開了一直以來的困惑。

原來天宗的“天人合一”不是嘴上說說,而是真的會天人合一,這就是歷代天尊神秘消失的真相。

那麼道尊的那具天宗分身,早已化作規則的一部分,相當於“殞落”了。

我似乎明白爲什麼天人兩宗會有一個“天人之爭”,天尊如果不與人宗道首論道,就會神秘消失,據此反推,論道就不會消失。

其核心,就是在天尊心裡留下一個執念,勝負心的執念,以此來抗拒自身被規則同化。

因爲“天”是沒有感情的,而有了勝負心,有了執念,便有了感情。

真是悲哀啊,一邊追求着天人合一,一邊又要向“人”靠攏,不然就會被天道同化,道門三宗的果然是個坑...........許七安無聲感慨。

另外,如果只是勝負心的話,不一定非要人宗道首不可,勝負心可能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天地人”三宗本爲一體,存在莫名的聯繫,所以只有人宗道首能幫天尊穩固心態?

“轟!”

天地一片熾白,又一道粗如手臂的雷柱降臨,劈在洛玉衡頭頂的金丹上。

雷劫在加強。

這是第四道雷劫了,洛玉衡無風無險,白賺了四道雷劫。

另一邊,伽羅樹菩薩沒有再給許七安拖延時間的機會,頭頂浮現“不動明王法相”和“金剛法相”。

前者合十垂眸,神華內斂,不展神異。

後者主攻,張揚着十二雙手臂,凝聚氣機,試圖隔空攻擊洛玉衡。

伽羅樹沒有魯莽的闖入天劫範圍,雖然早已是一品的他,並不懼怕天劫。可不怕,不代表可以無視天劫。

天劫就像一個強敵,沒必要去招惹。

這時,三道人影顯化於伽羅樹身前,爲首的通體漆黑,宛如一尊炭人,腦後燃燒着熾烈的火環。

他身高並不比伽羅樹矮,且同樣是肌肉虯結的硬漢形象。

左側是一位頭髮花白,臉色紅潤的老道士,袖袍飄飄,仙風道骨。

右側是身穿儒衫,同樣頭髮花白的讀書人,頭上儒冠,手裡握着一把古樸刻刀。

金剛法相至剛至陽,象徵着力量和殺戮,是大日如來法相之外,佛門最強的攻殺手段。

換成是平日,縱使是二品巔峰阿蘇羅,面對這樣一尊可怕的法相,多少也會受到壓制。

所以他提前開啓了修羅族血脈,修羅族是好戰的種族,敵人越強,戰意越高,天生不會懼怕。

阿蘇羅左手往腦後一薅,將火環抓在掌心。

右手接着往腦後一薅,進璀璨光輪抓在掌心。

於是左手騰起熾烈的火焰,右手亮起刺目的絢光。

他沉沉低吼一聲,雙臂猛的一振,火焰和絢光沿着手臂衝涌,在胸膛處匯聚。

以修羅族戰體爲基石,承載金剛神功和殺賊果位之力。

是阿蘇羅目前能爆發出的,最強的力量。

他像是孤膽的英雄,迎上了佛門戰力最強的伽羅樹。

兩人“轟”的碰撞在一起,四掌互抵,腰背低伏,似在角力。

碰撞出的氣機化作颶風,席捲四面八方。

“不知天高地厚!”

伽羅樹臉色嚴肅,淡淡開口。

他雙臂肌肉一脹,一點點的掰彎阿蘇羅的手掌。

背後,金剛法相的十二雙手臂跟着緩緩合攏,像是捕蠅草張開的獠牙,要將阿蘇羅吞噬。

額角青筋一條條凸起,阿蘇羅聽見了自己指骨斷裂的聲音,餘光瞥見了四面八方合攏的法相手臂。

不管是力量還是氣機,伽羅樹都要比他強太多。

但沒事,他還有兩位幫手。

趙守屈指輕彈儒冠,沉聲道:

“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一道清光激射而出,融入阿蘇羅體內。

剎那間,他的信心暴漲,戰意高昂,堅信自己戰無不勝,能一人獨擋舉世敵。

這不是錯覺,他的氣機、體力、力量,都得到了難以置信的漲幅。

被掰彎的手掌一點點挽回優勢,身周緩緩合攏的十二雙法相手臂,似乎卡殼了,難以合攏。

伽羅樹冷哼一聲,腦後的火環“轟”的炸開,衝起熊熊火焰。

金剛法相氣勢暴漲。

噗!

阿蘇羅的雙臂被硬生生撕了下來。

十二雙手臂猛的合攏,十二道力量眼見就要傾斜在阿蘇羅身上。

不遠處,口中唸唸有詞的金蓮道長睜開了眼睛,雙目映出伽羅樹的身影,眼底七彩絢光一閃而逝。

“轟!”

水雷球狠狠激撞在金剛法相上,撞出大片大片的電弧,和潰散的金光。

金剛法相猛的朝後一仰,連帶着伽羅樹不受控制的踉蹌後退。

水雷球是白帝釋放得,但攻擊的對象是許七安。

許七安側身避開了水雷球,而他的後方恰好是伽羅樹,所以伽羅樹遭受了無妄之災。

這看起來就是一個巧合。

這確實是巧合,但卻是人爲的。

金蓮道長削弱了伽羅樹的福緣,讓他陷入短暫的黴運中。

...........

PS:錯字先更後改。

第兩百一十七章 敲鼓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六十五章 絕世天才?!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一百三十五章 乾屍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兩百五十九章 臭婆娘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八十章 不滅之軀第六十一章 鐵證如山第一百零五章 蠱神迷惑行爲第一章 生母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十八章 遇刺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八十三章 救人方案第九十八章 殿試第六十九章 復國(5000+)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三十六章 永興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十四章 不願第九章 暴走的嬸嬸第一章 潛龍城第一百六十八章 地書碎片持有者——許七安第四十六章 贖人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仙打架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一百四十八章 故事(二)第一百九十二章 許七安:二郎,大哥教你養魚套路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第六十三章 許七安:我還有搶救的機會第二十五章 任務難度超高第七章 新任監正之爭第九十三章 三號不愧是讀書人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百盟感謝章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八十一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第十三章 許什麼騾?(5600)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第兩百一十八章 知己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號人設坍塌?(爲盟主“旺財i7”加更)第四章 修行天賦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機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夜致富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寫個總結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六十五章:荒!冤家路窄第一百二十六章 長公主召喚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一百章 集體會議(二)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七章 新任監正之爭第三十二章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一百章 我要包場第二十二章 禮成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一百零五章 稱帝第六十一章 九尾天狐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軍壓境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一百一十八章 絕境(二)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
第兩百一十七章 敲鼓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六十五章 絕世天才?!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一百三十五章 乾屍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兩百五十九章 臭婆娘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八十章 不滅之軀第六十一章 鐵證如山第一百零五章 蠱神迷惑行爲第一章 生母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十八章 遇刺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八十三章 救人方案第九十八章 殿試第六十九章 復國(5000+)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三十六章 永興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十四章 不願第九章 暴走的嬸嬸第一章 潛龍城第一百六十八章 地書碎片持有者——許七安第四十六章 贖人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仙打架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一百四十八章 故事(二)第一百九十二章 許七安:二郎,大哥教你養魚套路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第六十三章 許七安:我還有搶救的機會第二十五章 任務難度超高第七章 新任監正之爭第九十三章 三號不愧是讀書人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百盟感謝章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八十一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第十三章 許什麼騾?(5600)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第兩百一十八章 知己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號人設坍塌?(爲盟主“旺財i7”加更)第四章 修行天賦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機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夜致富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寫個總結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六十五章:荒!冤家路窄第一百二十六章 長公主召喚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一百章 集體會議(二)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七章 新任監正之爭第三十二章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一百章 我要包場第二十二章 禮成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一百零五章 稱帝第六十一章 九尾天狐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軍壓境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一百一十八章 絕境(二)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