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許鈴音:大鍋~(6450/10萬)

宋卿擺擺手:

“儘想些歪門邪道,有這個精力給許公子煉製玩物,不如給王首輔先煉一副軀殼。”

剛纔出“餿主意”的鍊金術師問道:

“怎麼回事?王首輔要死了?”

宋卿搖頭:

“聽一樓的人說,王首輔久病難醫,積勞成疾,若是不好好養着,怕是時日無多了。”

一樓指的是大藥房裡那些術士,值得一提,司天監的派系裡,宋卿帶領的是鍊金術師,擅長煉器。

楊千幻帶領的術士在三樓,專門給達官顯貴和平民看風水,選墓地。

一樓大藥堂的術士,跟的是鍾璃。

司天監的每一個派系,都有自己擅長的領域。

“沒用沒用,煉了也沒用。。王首輔一介凡人,魂魄離了肉身,只能煉成鬼,進不了我們煉製的軀殼。”

一位術士搖搖頭:“魏淵死了,王首輔要是再一死,嘖嘖,元景的時代就徹底過去了。”

...........

王府。

後花園。

王思慕身穿碧色羅裙,外罩同色的襖子,與紅裙子的臨安並肩而行。

“首輔大人怎麼說病倒就病倒?”

臨安抿了抿嘴,輕聲道:“司天監的術士也沒法子?”

裙襬隨着蓮步搖晃,一雙鹿皮小靴若隱若現,她頭戴小鳳冠、金步搖、珍珠釵等飾品,圓潤的鵝蛋臉白皙精緻,桃花眸風情暗藏。

她愈發的內媚,愈發的風情萬種。

王思慕側頭,望着私交甚好的臨安,嘆息道:

“司天監的術士說,爹這是憂思成疾,積勞成疾,辭官在家休養便是了。但若是繼續下去,自己尋死,我等有什麼辦法。”

臨安笑了起來:“這羣術士,還是這般目中無人。”

王思慕緊了緊禦寒的狐裘大氅,憂心忡忡:

“其實很久前,爹就身體抱恙,本該靜養。奈何朝廷內憂外患,憂思成疾,才把身體拖累到現在的情況。”

臨安眉頭微皺,只能安慰:

“好在如今雖臥病在牀,但也能借此靜養了。”

王思慕勉強擠出一絲笑容:

“司天監的術士說,這是心病,心病就得心藥來醫,父親病倒前,憂慮三件事:青州戰事、流民、西域佛門。

“這三件事,哪怕能解決一件,父親也可安心養病。”

流民和國庫空虛是因果關係,是一件事。

臨安兩條修的精緻好看的黛眉,輕輕皺起。

王思慕看一眼心思單純的閨中密友,搖搖頭:

“罷了,不說這個,諸公都沒辦法,我們兩個女流之輩能有什麼法子?”

臨安抿着脣,“嗯”了一聲,審視着王思慕,道:

“思慕清減了許多,想來是既惦記許辭舊,又擔憂首輔大人的身子。”

王思慕露出幾分愁色:“青州局勢兇險,他一介書生,我自是擔憂的。原本我與他,再過半旬便要定親.........”

“莫怕!”

說到這個話題,臨安眉眼又跳脫起來,像只活形活現的雀兒:“有狗奴才在呢,青州就算破了,許辭舊也不會有事。”

剛纔談及臥病在牀的王首輔,她也不好表現的太沒心沒肺,便露出沉重表情配合閨中密友。

王思慕一愣,反問道:“誰與你說許銀鑼在青州?”

“難道不是?”

臨安嘰嘰喳喳的說:“他在外面,那肯定會去青州打仗。”

雖然從未表面上承認過,但狗奴才是她心裡的英雄。

“可我聽爹說,青州局勢吃緊,許銀鑼不在軍中,未曾參戰........”

看見臨安眼神裡難掩失望,王思慕忙岔開話題:“不說這個了,你和許銀鑼的婚事,陛下不幫忙張羅嗎?”

鵝蛋臉瞬間通紅,臨安訥訥道:

“你,你說什麼呀,誰說我要嫁給狗奴才。哎呀,這風言風語的真討厭。”

王思慕笑道:

“我們相識多年,你的心思我還看不懂?許銀鑼一表人才,又是百姓心目中的英雄,仰慕他的女子數不勝數。你要做的啊,是趕緊把名分定下來。

“有了名分,你便是他正妻,外頭那些女人,頂多就是外室,或江湖中有過情分的野鴛鴦。

“若是名分定不下來,殿下,並非思慕小覷你,沒有名分的你,誰都鬥不過。”

臨安感覺自己被小瞧了,鼓了鼓腮。

送福利,去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888紅包! шωш ◆ttκā n ◆c○

寒冬臘月,冷風迎面如割,身嬌體貴的兩位金枝玉葉沒逛太久,帶着各自的宮女、婢女沿着曲折迴廊返回內院。

途中,一個氣質陰柔的中年太監,領着兩個小宦官從內院出來,雙方打了個照面。

“見過臨安殿下。”

中年太監,他身後的兩名小宦官,躬身行禮。

“你是皇帝哥哥寢宮裡當差的........你來這裡幹嘛?”

臨安認出他了,但沒想起叫什麼名字,皇帝身邊的宦官,她只記得掌印太監趙玄振。

“回殿下,陛下讓奴婢來告知首輔大人,西域佛門已被萬妖國餘孽牽制,難以對我大奉造成威脅。讓首輔大人安心養病。”

中年太監說道。

竟有這種好事........王思慕驚喜不已,臉上遏制不住的露出笑容:“那我爹怎麼說?”

中年太監道:“首輔大人讓我帶話給陛下,可以廷推了。”

廷推,是一種由皇帝召來,羣臣商議的推舉制度。當有重要職位出缺時,就會進行廷推。

王思慕頓時明白,父親打算辭官,或暫時卸下首輔職務。

“多謝公公相告。”

王思慕取下一隻金鐲子,塞給中年太監,笑着問道:

“可還有更詳細的情報?如不方便,公公便不用說。”

臨安殿下在身邊看着,中年太監哪敢收受賄賂,連連擺手:

“也非什麼機密情報,奴婢聽陛下說,這些事似乎與許銀鑼有關,他在南疆促成了大奉與萬妖國的結盟。消息是從青州傳回來了。

“奴婢只知道這麼多。”

許銀鑼促成了大奉與萬妖國結盟,以此牽制佛門..........王思慕愣了半天,她終於明白,爲何許銀鑼不在青州。

她忍不住側頭看着臨安。

身邊的這位閨中密友,臉上的笑容又甜蜜又得意又充滿着炫耀。

“他從不會讓我失望。”臨安擡了擡下巴。

............

黃昏,精疲力竭的苗有方站在一棵樹的樹冠上,他像是沒有重量的紙片人,腳下只踩着一根纖細的樹枝。

舉重若輕,身如鴻毛,五品化勁!

這就是化勁境界的風光嗎?苗有方面朝夕陽,張開懷抱,像是擁抱世界。

兩個半月,他從練氣境一路高歌猛進,晉升五品,成爲化勁武夫。

龍氣雖然早就被抽取,但在那之前,留給了他最後一個禮物——許七安。

遇見許七安,得他悉心指點,這亦是龍氣贈予他的大造化。

“下來吧!”

樹下傳來許七安的聲音:“我有話要和你說。”

“好嘞!”

苗有方輕飄飄的落地,過程中翻了十幾個跟頭,盡情的展現自己的輕功。

化勁期的武夫,輕功十分了得。等到了四品,便能初步的御空飛行。

許七安坐在篝火邊,一邊燒着開水,一邊說道:

“你既已到了化勁,我們的緣分就了了,從今天開始,我放你自由。”

苗有方愣住了,喜悅的情緒一點點退去,嘴角動了動,低聲道:

“爲什麼?許銀鑼,我,我說過要一直追隨你的。”

許七安沒好氣道:

“滾犢子,你又不是美人,追隨我作甚,礙眼。”

罵了一句後,他神色漸轉柔和:

“在我還弱小的時候,遇到了一個傾力栽培我的人,他跟我非親非故,卻願意不計回報的培養我。

“只因爲他覺得我性情剛烈,是個不會誤入歧途的人,認爲我將來能爲天下百姓做點事。你應該感謝他,正是因爲這樣,我才願意給你機會。

“就像他當初培養我一樣,不爲回報,不爲私心,只是爲了中原百姓。”

苗有方沉默了一下,低聲道:

“那爲何,爲何又要趕我走?”

許七安笑道:

“我沒什麼能教你的了,四品是錘鍊“意”的過程,是武夫走出自己的“道”的過程。現在讓你走,剛剛好。

“去吧,苗有方,我期待將來能在江湖中聽見你的傳說,聽見有人說,苗大俠爲國爲民,俠肝義膽。

“成爲大俠不正是你的夢想嗎。”

不知道爲什麼,嬉皮笑臉慣了的苗有方,罕見的露出了嚴肅的表情:

“那,我以後行走江湖,能以你徒弟自居嗎?”

許七安嗤笑道:

“我纔沒有你這種不成器的弟子,走你自己的路,別跟我扯上關係。滾吧滾吧。”

苗有方“切”了一聲:

“有什麼了不起,老子將來一定成爲名滿天下的大俠,到時候你別死乞白賴的讓我喊你........”

師父兩個字,他沒說出口。

苗有方穿梭在密林間,越走越遠,毫不留戀。

直到走出十幾裡,他忽然停下腳步,原地駐足許久。

..........

三天後,南疆北部。

許七安在約定的,一個叫三疊瀑的地方,終於等來了超過約定時間兩天的麗娜和許鈴音。

遠遠的,看見一個大乞丐揹着一個小乞丐,輕盈的在亂石中飛躍。

她們蓬頭垢面,衣衫破破爛爛,渾身散發酸臭味,像極了逃荒的流民。

麗娜一雙眼睛烏溜溜的發亮,精緻的臉蛋沾滿污跡,許鈴音雙眼呆滯,表情木訥,嘴角流着口水,像是地主家的傻女兒。

許七安大吃一驚:“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麗娜見到許七安,如釋重負,顛了顛背上的許鈴音:

“好了別裝了,我們安全了。”

許鈴音一雙大眼睛立刻恢復靈動,開心的叫道:

“大鍋~”

她從師父背上跳起來,飛撲向許七安。

這一聽就有故事啊,是和晚到兩天有關?許七安探手拎住她的脖頸,甩手丟飛出去。

“噗通!”

許鈴音砸入水潭中。

第二章 拜訪巫神教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三十八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第一百九十一章 殺敵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一百九十六章 賣身契第六十九章 妹妹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七十二章 李靈素:我即將領悟太上忘情第一百一十三章 問題不大第八十六章 半步武神(一)第四十二章 又撿荷包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九十九章 晉升二品(二)第六章 匪患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三十三章 我站在,烈烈風中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五十六章 一刀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第十二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第一百五十四章 追殺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一百零七章 戴罪立功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六十四章 修羅場?第兩百四十二章 他在笑(求訂閱)第一百五十章 攻城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一百零四章 出世第一百三十九章 共情第一百零八章 主辦官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兩百四十五章 揭開陰謀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師第三十一章 猜題第十三章 逃脫第一百三十八章 飛燕女俠(12000)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大佬的白銀盟)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九十四章 收服三國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三十章 許七安日記第二彈第十五章 黃小柔第一百二十六章 長公主召喚第八十三章 救命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六十一章 瘋狂的小龍人第兩百六十四章 如願以償的許七安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號人設坍塌?(爲盟主“旺財i7”加更)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七章 密摺(6000)第六十章 化身爲島第七十六章 大劫的秘密第三章 吃蟹第三十七章 不動明王第七十二章 道門地宗第二十九章 辭舊,大哥待你不薄(爲盟主李佩雲加更)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更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一百零五章 稱帝第十二章 被改變的未來第一百四十六章 兵臨城下第一百三十二章 真兇第一百四十五章 渡劫戰第兩百一十五章 地書開通新功能第一百零八章 十萬火急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五十章 線索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六章 匪患第七十三章 驚悚第九章 前往南疆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六十六章 阿蘇羅戰死?(感謝“魔力飛車”的白銀盟)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威凜凜許銀鑼第四十九章 超品的可怕第五十三章 蠱的世界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
第二章 拜訪巫神教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三十八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第一百九十一章 殺敵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一百九十六章 賣身契第六十九章 妹妹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七十二章 李靈素:我即將領悟太上忘情第一百一十三章 問題不大第八十六章 半步武神(一)第四十二章 又撿荷包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九十九章 晉升二品(二)第六章 匪患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三十三章 我站在,烈烈風中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五十六章 一刀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第十二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第一百五十四章 追殺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一百零七章 戴罪立功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六十四章 修羅場?第兩百四十二章 他在笑(求訂閱)第一百五十章 攻城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一百零四章 出世第一百三十九章 共情第一百零八章 主辦官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兩百四十五章 揭開陰謀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師第三十一章 猜題第十三章 逃脫第一百三十八章 飛燕女俠(12000)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大佬的白銀盟)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九十四章 收服三國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三十章 許七安日記第二彈第十五章 黃小柔第一百二十六章 長公主召喚第八十三章 救命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六十一章 瘋狂的小龍人第兩百六十四章 如願以償的許七安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號人設坍塌?(爲盟主“旺財i7”加更)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七章 密摺(6000)第六十章 化身爲島第七十六章 大劫的秘密第三章 吃蟹第三十七章 不動明王第七十二章 道門地宗第二十九章 辭舊,大哥待你不薄(爲盟主李佩雲加更)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更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一百零五章 稱帝第十二章 被改變的未來第一百四十六章 兵臨城下第一百三十二章 真兇第一百四十五章 渡劫戰第兩百一十五章 地書開通新功能第一百零八章 十萬火急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五十章 線索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六章 匪患第七十三章 驚悚第九章 前往南疆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六十六章 阿蘇羅戰死?(感謝“魔力飛車”的白銀盟)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威凜凜許銀鑼第四十九章 超品的可怕第五十三章 蠱的世界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