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大乘佛教

“........自佛門斗法以來,許銀鑼開創大乘佛法,其理念於西域盛傳,點化民智,卓有成效,西域信奉大乘佛法者,百萬計,朕心甚慰。

“大乘佛法源於中原,中原蔫能棄之,朕欲迎回大乘佛法,教化萬民,度厄羅漢乃許銀鑼點化之佛,佛法精深,此番願皈依朝廷,乃中原百姓之幸。

“朕特封度厄羅漢爲國師,大乘佛教爲國教........

“欽此!”

金鑾殿內,立時一片寂靜。

中年太監望向大殿外,高聲道:

“度厄羅漢,速速接旨。”

殿外,穿着紅黃相間袈裟的度厄羅漢,緩步跨入大殿。踏着猩紅地攤穿行在諸公之間。

諸公面面相覷,無聲的交流,有人困惑,有人迷茫,有人皺眉,但無一人出列反對。。

他們首先意識到的是,陛下要拉攏度厄羅漢。

立大乘佛教,封國師,如此厚待,這相當於助度厄羅漢脫離西域佛門,自立門戶,成爲中原佛教的“佛陀”。

接着,諸公們開始思忖立大乘佛教爲國教,可能會帶來的後遺症、朝堂格局變動等等。

但依舊無人出列反對。

首先是佛門和尚無權干政,這就失去了最重要的利益衝突。

其次,一位二品羅漢的投奔,足以削弱佛門的戰力,對於當下的大奉來說,百利而無一害。

先把人拉攏過來再說,怎麼打壓是以後的事。

身爲混跡廟堂的讀書人,最擅長這一套。

度厄來到御座之下,雙手合十,道:

“謝過陛下!”

坦然接過詔書。

在他接過詔書的瞬間,腦後果位驟然浮現,綻放出無量佛光,虛空中傳來梵唱,響徹大殿,迴盪於諸公耳畔。

度厄整個人,宛如黃金鑄造,燦燦生輝。

而在懷慶眼裡,一道道磅礴的氣運繚繞在度厄身側,依附與果位之上,卻不曾入體!

..........

西域!

“活化”的浪潮層層奔涌,海浪般的往前推進,所過之處,大地被賦予了生命,山川被賦予了生命,城牆被賦予了生命,生靈消散一空,融入規則之中。

佛陀的身體已經化作了山川大地,祂的意識隨着肉身一起延伸、擴展,融入天地法則,變成了天地法則的一部分,卻保留了記憶。

某種意義上來說,祂確實煉化了整個西域,祂把整個西域的氣運都納入佛門,以此爲根基,吞併西域的這片天地法則。

如果沒有意外,祂會一直蔓延、擴張,直到把整個西域都變成祂自己。

但就在這時,一股股磅礴的氣運離祂而去,從祂體內生生抽離,飄向東方的中原。

佛陀擴展的速度瞬間慢了下來,繼而緩緩停止,祂無法在同化天地,取代天地法則了。

祂擴張的勢頭停止,似乎失去了體力。

當然,以祂的位格,即使強行吞噬天地法則也不在話下,仍可以繼續下去,但失去了氣運的庇護,或者說,失去了氣運這張憑證,繼續下去唯一的結局是步道尊後塵。

被天地規則同化,失去自我。

短暫沉寂後,西域大地劇烈震動起來,如同一場連綿上萬裡的大地震。

一道道縱橫數百丈的地縫裂開,長着密密麻麻的森白牙齒。

大地長出了嘴巴。

這些嘴巴發出同一個怒吼:

“大乘佛法,大乘佛法.........”

阿蘭陀,這座聖上裂開巨嘴,發出響徹天地的怒吼:

“大乘佛法........”

聖山上的僧侶驚恐的匍匐在地,瑟瑟發抖。

大乘佛法........伽羅樹、廣賢和琉璃三位菩薩,心裡一凜,各自閉眼,似乎在感應什麼,或與誰溝通。

俄頃,三人睜開眼睛,明白了緣由,臉色瞬間陰沉,咬牙切齒道:

“度厄在中原創立大乘佛教!”

大乘佛教分走了佛門部分氣運。

在這個節骨眼,大乘佛教成了阻礙佛陀成爲西域的絆腳石。

“當初我就該掐滅他不切實際的念想,或讓廣賢送他去輪迴。”

伽羅樹做金剛怒目狀,身後浮出主殺伐的金剛法相。

他們沒怎麼把度厄羅漢放在眼裡,卻不想被這個小小的二品羅漢來了個釜底抽薪。

廣賢嘆息一聲,把所有翻涌的嗔念壓在心裡,無法分辨男女的嗓音說道:

“爲今之計,只有先停下來,以香火神道的法子,將西域剩餘疆土煉成山河印,掌控在手中。”

這樣做,佛陀既不用冒着被天地法則同化的風險,又能把剩餘疆土牢牢掌握在手中,等將來掠奪來氣運,再吞了山河印。

這一招本來是打算用來對付中原的。

..........

靖山城。

薩倫阿古站在荒蕪的靖山主峰,眺望西邊。

他突然眉頭一皺,掐動手指,以卦術占卜片刻,嘿了一聲:

“好一步妙棋,以大乘佛法分去佛陀氣運,阻礙祂同化西域。雖不治本,但也算拖延住了時間。”

他身形一閃,來到祭臺上,望着頭戴荊棘王冠的雕像,側耳傾聽片刻,躬身道:

“我亦如此認爲。”

薩倫阿古抽出系在腰間的趕羊鞭,輕輕抽打腳邊地面。

“啪!”

伴隨着清脆的鞭聲,烏光涌動,伊爾布的身影凸顯,出現在祭臺上。

“大巫師.......”

伊爾布心說,又是我!

薩倫阿古淡淡道:

“把炎康靖三國的玉璽取來。”

伊爾布躬身行了一禮,繼而化作一道烏光掠向遠處的靖山城。

俄頃,他駕着烏光再次返回,雙手奉着三隻巴掌大的玉璽。

薩倫阿古凝視着三枚玉璽,聲音蒼老低沉,緩緩道:

“三國之中,靖國鐵騎在北方征戰半載,傷亡過半,國力略有下滑。康國臨海,魏淵率軍攻佔靖山城一役中,走的是炎國國境,康國未曾受到波及,國力保存尚好。

“倒是炎國,先後經歷了魏淵率領的鐵騎踐踏、玉陽關攻守戰,國力折損七七八八。

“就它吧。”

大巫師指了指炎國的玉璽,一臉肉疼的吩咐道:

“去給佛門送去。”

這.......伊爾布驚呆了,難以置信道:

“大巫師。爲何要送給佛門?”

玉璽裡可是儲存着三國氣運的。

薩倫阿古沒好氣道:

“度厄背叛,大奉封他爲國師,立大乘佛教爲國教,分走了佛陀的氣運。祂想化身西域,得費一番功夫了。”

伊爾布大喜:

“這不是好事嗎。”

他已經知道關於大劫的秘密了,前段時間,大巫師召集了雨師納蘭天祿,以及靈慧師伊爾布和烏達寶塔,告知超品所圖。

對於他們這些同體系的超凡來說,巫神一旦化身天道,雞犬升天,他們非但能不死不滅,還可以代巫神執掌九州,成爲人間神祇。

各大體系的修士,品級越高,情感越淡泊。

在伊爾布看來,凡人就如野草,即使滅絕殆盡,也總會在不久的將來,長出一茬又一茬。

相比起來,巫神取代天道,巫師們永恆不朽,乃真正大業。

薩倫阿古搖頭:

“既是好事,也是壞事,自己去悟吧。

“本座送你一程。”

趕羊鞭纏住伊爾布,用力一甩,一道烏光如流星般劃過,消失在西方天際。

..........

京城。

度厄羅漢踩着九瓣蓮臺,朝身後衆人合十,道:

“多謝諸位相助。”

渾身塗抹“金漆”,宛如一尊金人的恆遠大師,雙手合十,回禮道:

“事關天下蒼生,責無旁貸,大師不必言謝。”

經過阿蘇羅長時間來的調教,恆遠大師現在已經初步容納羅漢果位,能短暫借用殺賊之力,也就是說,他雖然表面上是四品武僧,背地裡其實是個二品羅漢。

儘管是短暫的。

度厄羅漢有些複雜的審視恆遠,這個放養的和尚,其實是個天生的大乘佛法教徒,如果不是修爲淺薄,或者再給對方几十年,也許大乘佛法的奠基人就不是他度厄。

而是青龍寺的恆遠。

楚元縝臉色嚴肅:

“事關大劫,我等理當去看看。”

橘貓道長、阿蘇羅、李妙真等天地會成員也在,還有白衣飄飄的孫玄機,後者是被新任監正委派過來的。

再就是長着一張狐媚子臉的夜姬。

西域兇險,情況不明,當然不能讓度厄羅漢以身涉險,於是便有了天地會的保鏢團。

度厄沉聲道:

“臨近西域後,諸位不必進去西域地界,以防不測。”

衆人點頭。

李靈素拱手道:

“保重啊諸位,一有不妙,立刻逃跑。

“唉,我覺得還是等許寧宴回來再說吧,那粗鄙武夫等閒不會死,你們去西域,我總覺得會出事。”

李妙真柳眉倒豎:

“你給我閉嘴!”

麗娜就很乖巧,知道自己幫不上忙,只揮手不說話。

衆人御風而起,化作流光,朝西域飛去。

目送衆人離去,李靈素看向夜姬,道:

“夜姬姑娘,我陪你一起去南疆?”

他覺得自己應該做些什麼,這絕不是爲了給吉爾放個假。

夜姬想了想,又看向麗娜,道:

“一起吧。”

吃了晚飯再去行不行.........麗娜無奈點頭:

“好吧。”

夜姬又從懷裡摸出三枚傳送玉符,遞給李靈素和麗娜。

他們要去南疆見神殊,求他出山坐鎮大局,雖然此行以探查爲主,不與佛門戰鬥,但局勢瞬息萬變,需要給己方加一成保障。

已經恢復巔峰狀態的半步武神無疑是最好人選。

從京城到南疆,沿途有十二座傳送陣。

許七安很早之前就布好了這條“驛道”,此時正好派上用場。

在孫玄機傳送陣法的帶領下,衆超凡們山川大地在身下一掠過,黃昏前,他們來到了西域地界。

清光升騰,衆人停了下來,孫玄機沒有帶着他們冒然靠近。

度厄羅漢雙手合十,朝着衆人行了一禮,旋即掠向西域。

他沒有飛太遠,讓自己保持在衆超凡強者的視野裡。

凝神感應一番後,度厄轉身,道:

“並無異常。”

枯瘦的老和尚眉頭微皺,這和他想的不太一樣。

阿蘇羅和恆遠率先御風,掠向度厄身邊,兩人各自神念探查後,確認這片區域不存在異常。

天地會衆人懷揣疑惑,繼續前行,半刻鐘後,他們來到一座小城,一座座與中原建築風格迥異的房屋裡,升起裊裊炊煙。

雞犬相聞,充滿了生活氣息。

度厄羅漢沉吟道:

“許是沒有蔓延到此處,再深入試試........”

他們按照剛纔的節奏,由度厄羅漢打頭陣,繼續朝着西域深入。

前行了一個時辰後,度厄羅漢突然停了下來。

此時已是戌時兩刻,若在大奉,夕陽已經沉入地平線,夜幕降臨,但在西域,它甚至剛剛呈現出黃昏的徵兆。

前方是一望無際的平原,平原的盡頭有一片山脈。

河水靜謐流淌,沒有人煙。

度厄羅漢不敢再往前了,他的每一個細胞都在咆哮着逃跑,每一根神經都在傳送危險的信號。

他是佛門中人,不修武夫的危險預知。

這是氣運在示警!

“有危險?”

身高九尺,醜帥醜帥得阿蘇羅飛了過來,與度厄並肩。

他並沒有察覺到危機,武者的危機預警不曾啓動。

這時,阿蘇羅看見遠處的山脈,睜開了一雙巨大的眼睛。

..........

PS:錯字先更後改。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五十六章 佛門法相(六千字大章)第一百九十九章 浮香的小故事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一)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五十四章 出海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一百五十二章 開幕(一)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第三十六章 武夫攻山第一百二十二章 李靈素:這位猿兄.........(6600)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一百五十七章 贈詩第十九章 送行詩第二十七章 尋找納蘭天祿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四章 雨來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三十六章 武夫攻山第六十四章 各大修行體系第兩百四十二章 他在笑(求訂閱)第二十章 吃肉第兩百一十章 王思慕的震驚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五十二章 蠱神的信息第一章 牢獄之災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一百五十二章 止戈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五十二章 蠱神的信息第兩百一十七章 許七安:我爽了第四十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要去教坊司一雪前恥十萬訂!!!第六十七章 入島第十二章 被改變的未來第九十五章 三個月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九十三章 報復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第兩百四十五章 揭開陰謀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五章 前奏(7000)第二十二章 禮成第兩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第一百零五章 劍來第一百三十二章 真兇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六十一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第六十二章 大事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黃縣第兩百一十八章 知己第一百一十八章 驚世一劍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三十三章 前奏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威凜凜許銀鑼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兩百四十三章 告御狀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二十二章 禮成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三十四章 四號:兄弟倆都一表人才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兩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詩驚四座第六十六章 萬妖國主顯神威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兩百二十七章 備胎們的回信(爲盟主“敗筆的人生”加更)第四十二章 又撿荷包第十四章 交換情報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五十六章 佛門法相(六千字大章)第一百九十九章 浮香的小故事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一)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五十四章 出海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一百五十二章 開幕(一)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第三十六章 武夫攻山第一百二十二章 李靈素:這位猿兄.........(6600)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一百五十七章 贈詩第十九章 送行詩第二十七章 尋找納蘭天祿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四章 雨來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三十六章 武夫攻山第六十四章 各大修行體系第兩百四十二章 他在笑(求訂閱)第二十章 吃肉第兩百一十章 王思慕的震驚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五十二章 蠱神的信息第一章 牢獄之災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一百五十二章 止戈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五十二章 蠱神的信息第兩百一十七章 許七安:我爽了第四十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要去教坊司一雪前恥十萬訂!!!第六十七章 入島第十二章 被改變的未來第九十五章 三個月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九十三章 報復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第兩百四十五章 揭開陰謀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五章 前奏(7000)第二十二章 禮成第兩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第一百零五章 劍來第一百三十二章 真兇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六十一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第六十二章 大事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黃縣第兩百一十八章 知己第一百一十八章 驚世一劍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三十三章 前奏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威凜凜許銀鑼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兩百四十三章 告御狀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二十二章 禮成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三十四章 四號:兄弟倆都一表人才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兩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詩驚四座第六十六章 萬妖國主顯神威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兩百二十七章 備胎們的回信(爲盟主“敗筆的人生”加更)第四十二章 又撿荷包第十四章 交換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