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決戰前夕

【三:金蓮道長,你修爲恢復的如何?】

【九:貧道已恢復二品,如今在鞏固境界,呵,黑蓮意志磨滅後,煉化他便不再有任何阻礙。】

【三:洛玉衡要渡劫了。】

許七安的一句話,讓天地會成員又驚又喜,又憂又慮。

驚喜當然是因爲洛玉衡若能踏入陸地神仙境,大奉將多一位一品高手,這才真正有了與雲州抗衡的實力。

憂慮是因爲這也意味着將遭遇雲州超凡的瘋狂反撲,伽羅樹和白帝足以橫推大奉,何況還有許平峰這位算無遺策的術士。

一個不慎,國師極有可能身死道消。

【三:金蓮道長,您對道門天劫瞭解多少。。】

【九:這可是道門的機密啊,罷了,就與你們說說。

【都知道道門一品叫“陸地神仙”,但這個境界的核心力量,卻鮮少有人知曉。陸地神仙超脫輪迴外,不在五行中,能點石成金,搬山移海。

【這段描述,暗示着陸地神仙的兩大核心能力:萬劫不磨之軀和化腐朽爲神奇之力。】

【三:萬劫不磨?這和武夫的不死不滅一樣?】

許七安因爲剛從神殊那裡聽說了一品大圓滿的特殊,所以對“萬劫不磨”特別敏感。

【九:當然不是,道門體系非要歸類的話,是兩條路子,金丹和元嬰是一條路子。陰神和陽神是一條路子。二品渡劫,是融合兩條路的過程。

【金丹路子走到極致,便是萬劫不磨,其特性是免疫一切法術。陰神路子走到極致,則是凝練“地風水火”四大法相融於肉身。

【道門典籍中記載,天地萬物,皆由地風水火組成,因此到了陸地神仙境,便具有點石成金,化腐朽爲神奇之力。當然,術士體系認爲,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纔是構成天地萬物的本源。】

天地會衆人聽的如癡如醉,就連麗娜,也感覺很厲害的樣子。

看看,看看人家道門的一品,聽起來就高大上,相比起來,一品武夫簡直粗鄙..........許七安無聲吐槽。

不過武夫體系情況特殊,嚴格來說,武夫體系沒有超品,是儒聖硬生生把“武神”分割成兩個品級。

根據許七安自己推測,這應該是“武神”比較特殊,無盡歲月以來,所有武夫的天花板,只到“精氣神”三者合一,再想晉升就不可能了。

而三者合一隻是具備成爲武神的條件,卻已經匹敵其他體系的一品,所以乾脆把這個階段劃分爲一品。

但因爲這只是武神的起始,所以名稱就留白了。

神殊之所以被稱爲半步武神,是因爲他把這個階段修行到了極致。

【九:天劫共分五重,第一重是金丹劫,第二重是風雷劫,第三重是地雷劫,第四重是水雷劫,第五重是雷火劫。

【五重天劫分兩個階段,對應陸地神仙兩大能力,歷時十三日。渡過這五重天劫,陽神與肉身融合,方能成就陸地神仙境。】

十三日........衆人心裡一涼。

如今大奉一方有五位二品,但渡劫的洛玉衡不能算入戰力中,只剩許七安、金蓮、阿蘇羅和寇陽州四位。

四位二品能在伽羅樹和白帝手裡支撐十三日?

答案是否定了。

【九:不用慌張,本座說了,天劫分兩個階段,金丹劫之後,會有一旬時間的平息,給渡劫者鞏固“萬劫不磨之軀”的時間。】

金丹劫和“四大法相劫”是不一樣的,處於不同階段。

【一:能否請來天宗的天尊相助?】

懷慶問道。

【二:不可能!】

【七:別想了。】

天宗的臥龍雛鳳立即否決了她的提議。

【四:可我記得,天人之爭對天尊來說非常重要。】

【二:你別忘了我們天宗修的是什麼,是太上忘情,天人之爭對天宗來說確實重要,但個人情感、目的,是無法左右天尊的。】

換句話說,如果天尊會因爲個人情感、目的,插手洛玉衡的天劫,那就不是太上忘情了。

忘情非無情,但從某種角度來說,忘情就是無情。

本質不同,但外在表現卻雷同。

他們不會因爲賊人殺人放火而懲戒,也不會因爲好人行善積德而稱讚。

太上忘情的最終目的,是天人合一。

而天地至公,從不懲戒惡人,也不獎賞好人。

【九:天宗這羣人吧,你無法利用他們,無法拉攏他們,所以也就不用管他們了。】

反倒是李妙真和李靈素兩個貨,可能會成爲隱患.........金蓮道長決定私底下和許七安談談師兄妹的事。

是個麻煩啊。

天宗要回收廢品,許七安不同意的話,肯定會引發衝突。

【七:蠱族的超凡幫不上忙,不如請萬妖國的九尾天狐和半步武神來幫忙?】

【八:九尾天狐和神殊一旦來中原,萬妖國頃刻間就會灰飛煙滅。說話之前動動腦子,明白自己的敵人是誰。】

那幾個菩薩,哪個不是老謀深算之人,何況還有以謀算、佈局著稱的許平峰。

沉默許久,天地會智囊之一的狀元郎說話了:

【目前只有兩個辦法——增強己方戰力;削弱對方戰力。

【盟友這個選項先排除,不妨嘗試增加戰力,比如召喚儒聖英魂。】

懷慶第一個反對:

【一:首先,監正已經召喚過一次儒聖英魂,短期內,刻刀和儒冠的力量不足以再進行一次召喚。另外,超品的力量過於強大,召喚儒聖,許七安會有殞落的風險,魏公和監正就是例子。】

或許是詛咒吧,每一個召喚儒聖英魂的人,都沒有好下場。

懷慶不得不相信,這也許是天道的反噬。

她不願意許七安承擔這種風險。

楚元縝繼續說道:

【那就削弱敵人,把國師渡劫的地點安排在北境,雲州的超凡強者敢傾巢而出,我們就直接踏平青州和雲州。孫玄機是三品,沒必要摻和渡劫之戰。

【寇陽州是武夫,作用與八號、三號重疊,可以不用參戰,與孫玄機一起蕩平青雲兩州。】

李靈素以指帶筆,寫下:“你這個計謀,許平峰會看不出來?說話之間要動腦子.........”

他忽然愣住,然後連忙抹去這段話。

他明白楚元縝的意思了,不怕許平峰識破,因爲這條計策的核心目的,就是牽制。

單憑一個姬玄,肯定擋不住孫玄機和寇陽州,那麼許平峰就要留下來。

也就是說,渡劫當日,他們面對的敵人就只剩伽羅樹和白帝。

把部分超凡人物排除在戰場中,確實能有效預防意外,尤其許平峰身上有初代監正留下的法器.........阿蘇羅沉吟片刻,傳書道:

【就算這樣,憑我們四人之力,仍然不是伽羅樹和白帝的對手。】

他同意把寇陽州踢出隊伍,選擇三品巔峰的趙守做隊友,雖然二品武夫的戰力肯定要強於三品儒家。但寇陽州的能力與許七安還有自己是重疊的。

而儒家的手段詭譎到不講道理,趙守的性價比要高於寇陽州。

另外,趙守的攻伐之力不足,若是讓他去面對許平峰,雙方最多五五開。

但寇陽州是武夫,他如果能抓住機會貼身姬玄或許平峰,那是有可能一套帶走的。

狀元郎還是有些東西的.........許七安捏了捏眉心,傳書道:

【三日之後見!】

............

潯州,大院。

東屋裡,夜姬把青銅狐香爐擺在茶几上,點燃黑色檀香,深吸一口氣。

青煙嫋嫋浮起,她深吸一口氣,將煙霧吸入鼻腔。

俄頃,左眼騰起水霧狀的清光,一道強大意志降臨。

“娘娘,洛玉衡要渡劫了。”

夜姬開門見山,說出自己的訴求:

“請娘娘出手相助。”

九尾天狐沉默片刻,嘆息道:

“情愛讓你昏了理智,沒了頭腦。本國主牽制佛門,同時也被佛門牽制,幫不了他。”

夜姬哀求道:

“可您不幫他,誰還能幫他?雲州不會眼睜睜看着洛玉衡渡劫成功。一品的強大您最清楚,許郎沒有勝算的。

“他若敗了,萬妖國同樣有覆滅的危機。”

九尾天狐冷冰冰道:

“你是爲了萬妖國,還是爲了你的情郎?你們幾個姐妹中,但凡有一個能晉升超凡,我便有把握衝擊一品。可你們誕生不過數百年,白姬還未成長,九尾齊聚遙遙無期,這便是命。”

訓斥完,她語氣轉柔,道:

“那小子不是簡單人物,大奉超凡強者哪個又是簡單人物,趙守、金蓮、阿蘇羅,以及那位女帝.........天塌下來,他們會頂着。

“何時輪到你一個小狐狸操心。”

九尾狐突然有些恨鐵不成鋼,沒好氣道:

“做妾的命,操着正妻的心。”

............

司天監。

懷慶穿着便服,把丫鬟和宦官留在樓下,獨自登樓。

她穿着月白色的袍子,繡五爪金龍,白線勾勒着繁複的雲紋,腰纏玉帶,頭戴金冠。

這套偏中性的常服穿在她身上,既凸顯出帝王貴氣,又完美的與她清冷的氣質契合。

“陛下有何吩咐?”

聽說新君來訪,宋卿作爲如今司天監的扛把子,不情不願的放下手裡的鍊金術實驗,過來迎接。

懷慶淡淡道:

“打開密室大門,朕要見魏公。”

宋卿當即取來一大串鑰匙,逐一打開那扇讓四品武夫都束手無策,但牆壁一拳就能打穿,所以然並卵的鐵門。

“退下吧!”

懷慶吩咐道。

宋卿歡快的回去做實驗。

懷慶步入密室,穿過擺放各種法器和試驗品的外室,來到內室,陽光透過氣窗照射進來,內室的軟塌上,躺着一位青衣男人。

面容清俊,鬢角微霜。

◆Tтká n◆C 〇

“魏公,你當日將打更人暗子交給朕,是在暗示我稱帝吧。”

懷慶坐在牀邊,望着沉睡的中年男人,嘆息道:

“你算無遺策,可有算到白帝?

“大奉若能度過此劫,你便可復生。若度不過,您和母后,只能來世再續前緣了。”

...........

阿蘭陀。

菩提樹下,廣賢菩薩合十盤坐,望着金鉢投射出的伽羅樹身影,道:

“道門天劫,分兩階段,歷時十三日,洛玉衡想順利渡劫,難上加上。但爾等不可大意,切莫被天劫捲入其中。”

他的聲音分聽不出男女老幼。

伽羅樹菩薩沉吟道:

“你的意思是,他們極有可能想借天劫,驅虎吞狼。”

另一側的琉璃菩薩,不摻雜感情的語氣說道:

“不然,他們如何戰勝你與那神魔後裔。”

伽羅樹點了點頭,道:

“度厄可還在阿蘭陀?”

廣賢菩薩迴應:

“日日傳播大乘佛法,他佛心透徹,與阿蘇羅不同。”

提及這個二五仔,三位菩薩臉色都不太好看。

廣賢菩薩岔開話題:

“此戰決定了中原戰事的成敗,切莫大意。”

伽羅樹菩薩頷首。

...........

潯州。

楊恭目光平靜的掃過兩側,左邊是原青州武將、文官,右邊是李慕白、張慎、許二郎、蠱族四部的領袖,以及李妙真、李靈素、楚元縝、恆遠四位天地會成員。

還有站在角落裡,倔強的用後腦勺朝着衆人的楊千幻。

“這應該是最後一次議事了。”

楊恭的語氣和眼神一樣平靜:

“諸位身上都揹着各自的重擔,此役後,不管雍州是否守住,在座的諸位中,包括我,將有人永遠留在戰場上。”

任誰都能看出,此戰關乎着大奉存亡,將解決大奉和雲州得命運。

“交戰之初,大奉國庫空虛,民生凋敝。從青州到雍州,數萬精銳馬革裹屍,留在了戰場。一路行走,我們解決了兵力的問題,解決了糧草的問題,解決了盟友不足的問題。

“不久前,我們失去了監正,但依舊挺過來了。現在,我希望諸位,希望大奉,依舊能挺過去。”

楊恭雙手撐在桌案,語氣低沉:

“許銀鑼曾經在雲鹿書院的亞聖殿題字,本官未曾有幸親眼目睹,但牢牢記在了心裡。

“爲天地立心,爲生民立命,爲往生繼絕學,爲萬世開太平。”

他聲音陡然拔高:

“身在亂世,當死則死。

“本官懇請諸位,爲大奉,爲中原,慷慨赴死!”

..........

距離潯州攻城戰已經過去一旬,雲州軍整裝待發,騎兵、步兵、炮兵、飛獸騎各大營紛紛於青州各地集結。

青州布政使司,大堂。

戚廣伯一身戎裝,單手按着佩刀,環顧桌邊的衆將士,沉聲道:

“功敗在此一舉,諸位,與本帥一起,踏平雍州。”

姬玄率先起身,一字一句道:

“踏平雍州!”

衆將領紛紛起身,高聲迴應:

“踏平雍州!”

..........

這一天,青州城雷電交加,大雨如注。

城中百姓、士兵,看見一隻龍角獅鬃,鱷脣牛鼻的異獸,從青州城上空飛過。

雲州瑞獸白帝,重返九州。

雲州軍士氣大漲。

............

PS:好消息是,慢慢理清思路,接下來怎麼寫,怎麼構建劇情張力,心裡有數了。壞消息是,今兒就一更,睡覺去。

第四十二章 不當人子的風格第一百六十八章 簡陋版雞精的製作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第一百六十四章 蓮子成熟在即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二十九章 回家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三十章 力蠱部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四十八章 給青州的驚喜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第五十五章 金剛不敗(感謝撈麪姐姐的盟主)第一百三十四章 獨戰一品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八章 圍棋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方(求月票)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黃縣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輸了第兩百零六章 文會(萬字大章)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號人設坍塌?(爲盟主“旺財i7”加更)第一百二十六章 長公主召喚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二十五章 救兵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一百三十二章 真兇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一百九十九章 浮香的小故事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七十八章 你來啦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馬桶第二十四章 佛子(6000)第一百六十七章 去劍州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兩百一十八章 知己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一百一十三章 針不戳(求月票)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三十九章 收官(二合一)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一百一十二章 朝廷委任第七十三章 可怕的厄運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詩驚四座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將帶頭衝鋒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一百一十七章 桑泊底下的封印物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七十章 赴會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一百二十七章 懷慶:我與臨安你只能選一個第一百七十一章 世間無我這般人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一百二十三章 盟主晉升三品了?第六十七章 失控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六十一章 佈局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一百一十五章 拔刀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二十三章 送別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八章 妹子,你偷看爲兄做啥第十一章 摸魚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七十三章 可怕的厄運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黃縣第兩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九十六章 花神的靈蘊(6600字)第十四章 交換情報
第四十二章 不當人子的風格第一百六十八章 簡陋版雞精的製作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第一百六十四章 蓮子成熟在即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二十九章 回家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三十章 力蠱部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四十八章 給青州的驚喜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第五十五章 金剛不敗(感謝撈麪姐姐的盟主)第一百三十四章 獨戰一品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八章 圍棋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方(求月票)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黃縣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輸了第兩百零六章 文會(萬字大章)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號人設坍塌?(爲盟主“旺財i7”加更)第一百二十六章 長公主召喚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二十五章 救兵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一百三十二章 真兇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一百九十九章 浮香的小故事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七十八章 你來啦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馬桶第二十四章 佛子(6000)第一百六十七章 去劍州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兩百一十八章 知己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一百一十三章 針不戳(求月票)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三十九章 收官(二合一)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一百一十二章 朝廷委任第七十三章 可怕的厄運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詩驚四座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將帶頭衝鋒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一百一十七章 桑泊底下的封印物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七十章 赴會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一百二十七章 懷慶:我與臨安你只能選一個第一百七十一章 世間無我這般人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一百二十三章 盟主晉升三品了?第六十七章 失控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六十一章 佈局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一百一十五章 拔刀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二十三章 送別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八章 妹子,你偷看爲兄做啥第十一章 摸魚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七十三章 可怕的厄運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黃縣第兩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九十六章 花神的靈蘊(6600字)第十四章 交換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