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夜話

道長皺眉沉思,無奈搖頭:

“我從未聽說過這種手段,恐怕是道尊後期開創的,未曾留下。”

頓了頓,他望着許七安,說道:

“不過,雖然不太清楚細節,但大體的過程是褪去舊軀殼,這一點對道門超凡來說,固然代價無窮,但也不是無法承受。可你是武夫........”

一品武夫是精氣神三者合一,身軀不是說拋棄就能拋棄。

就像魏淵,他的元神是二品層次,但肉身卻是凡夫俗子,這讓魏淵根本無法發揮戰力。

而道門不同,元神,或者說陽神還在,戰力就不會受損。

李妙真安慰道:

“至少這是個值得借鑑的方法,有機會的話,還是要想辦法弄到手。”

邊上的阿蘇羅淡淡道:

“許寧宴春秋鼎盛,不需要考慮這些。。再者,巫神和蠱神掙脫封印在即,對付他們纔是最緊要的事。”

如果對付不了,那許寧宴也不用考慮長生了,超品不會讓他活着。

許七安捏了捏眉心,道:

“今日到此爲止吧,有什麼事地書傳信。”

...........

夜色裡,納蘭天祿踏着祥雲,返回巫神教總壇靖山城。

這座匯聚了巫神教大部分高手的雄城,在靜謐的月色裡沉睡,背景是荒涼的靖山。

納蘭天祿按下雲頭,飄入巫師殿。

一根根古典石柱支起了高聳的穹頂,卻沒讓大廳分隔得支離破碎,依舊寬廣到誇張。

鋪設猩紅地毯的兩側,是一排排的燭臺,紅燭燃燒。

大殿盡頭是十幾米高的基座,上面擺着一張巨大的石椅,像是爲巨人打造的專屬王座。

王座的邊上,站着大巫師薩倫阿古,他懷裡抱着羊羔,披着象徵巫師的斗篷。

“西域戰況如何?”

薩倫阿古俯視着踏入大殿的雨師,低沉的聲音迴盪在空曠的殿內。

納蘭天祿在基座邊停下,搖頭道:

“神殊奪回了頭顱,大奉方功成身退,雙方超凡強者沒有出現傷亡.........”

他把大戰的經過,詳細的告知薩倫阿古。

“半步武神重現人間,中原和南疆算是有了幾分底蘊,那許七安若是再順利晉升,踏入半步武神行列,集兩位半步武神之力,中原恐怕真的能和超品爭鋒了。”

薩倫阿古嘆息道。

半步武神固然可怕,但薩倫阿古看見的,反而是許七安的強大,沒有他主導此事,輔助神殊,今天的結局或許就不一樣了。

不知不覺間,這個小人物已經成爲到這種程度。

從小有名氣到舉世無雙,他只用了兩年半。

可怕的後浪。

“半步武神豈是這麼容易達成的。”納蘭天祿卻絲毫不擔心。

“本座始終不放心。”薩倫阿古微微搖頭:

“監正扶持許七安,絕不是助他成爲一品武夫而已,要說他沒有留下後手,我是不信的。不過,半步武神古往今來也就只有神殊。

“許七安想踏足這個境界,至少短期內不可能。”

大巫師並不知道晉升半步武神的辦法,但出於對監正的重視和了解,他認爲監正一定有辦法。

納蘭天祿問道:

“大巫師,可知佛陀爲何會變的如此怪異?”

薩倫阿古淡淡道:

“形同怪物,那自然是割捨了情感,缺乏作爲生靈的情緒。各大體系中,除了武夫,品級越高,越容易斬去情感。佛陀竟然犯了這麼大的錯誤.........”

對於佛陀的異常,他只能用“犯錯”來解釋。

斬去感情是大錯誤.........納蘭天祿默默記下這條信息,繼而問道:

“佛陀的法相又是怎麼回事?”

他指的是佛陀只能施展大日如來法相,無法施展其他法相。

薩倫阿古沉吟片刻,道:

“我猜是監正當日借儒聖力量,傷了佛陀。

“佛陀原來早已掙脫儒聖封印,比蠱神和巫神都快了一步,牠極有可能會抓住先機,吞併中原。”

納蘭天祿頓時一臉凝重。

............

京城,浩氣樓。

“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

許七安結束長篇大論,抿了一口花茶,感受着馥郁的芬芳在味蕾間蔓延。

“原來佛陀就是道尊的人宗分身。”魏淵先是感慨一聲,接着說道:

“他派度情羅漢殺古屍滅口,肯定是有非滅口不可的理由。”

許七安皺眉道:

“這件事雖然隱秘,但泄露出去也不會對佛陀造成太大的影響,我始終沒有想明白祂爲何要滅口古屍,魏公有什麼想法?”

魏淵笑道:

“思路錯的時候,就退出來,別鑽牛角尖。

“你覺得不會對佛陀有影響,那是基於你自身的理解,可你畢竟不是佛陀,更不能代表其他超品。或許,佛陀就是不想讓某人看出來呢。”

許七安挑了挑眉,沉思片刻,搖頭道:

“不想這個了,眼下有更緊急的事要處理。如今神殊補完了身軀,佛陀也沒有沉睡的必要了。祂很可能會報復中原,魏公,不可不防啊。”

魏淵看了他一眼:

“你到現在,纔想這個問題?”

許七安用“有什麼不對”的眼神回敬大青衣。

“阿蘇羅早就說過,儒聖的雕塑毀了,佛陀沉睡五百年是爲了鎮壓神殊的頭顱。既然你們決心要奪回頭顱,那麼成功之後,首先要面對的就是佛陀的報復。

“我不求你走一步看十步,看兩步總可以吧。”魏淵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

許七安唉聲嘆氣:

“這些我當然想過啊,只是沒有一個好的主意,大不了聯合神殊,以及衆超凡高手,與佛陀再戰一場唄。”

神殊實力暴漲,又有這麼多高手相助,絕對有和佛門硬剛的能力,這就是許七安的對策。

“倒也還行!”

魏淵很牽強的讚了一句,轉而說道:

“我替你向度厄羅漢許諾了,大奉將來奉大乘佛法爲國教,允許西域的大乘佛法信徒遷徙入中原。這樣既能削弱佛陀的氣運,又能增強大奉的底蘊。

“既然要和超品爲敵,相應的佈局就應該在此之前就開始籌備。”

臥槽,你這個糟老頭子,你居然策反了度厄?!許七安猛吃一驚。

根據阿蘇羅所說,度厄是虔誠的佛門羅漢,事事以佛門爲先。,豈是說策反就能策反的。

魏淵淡淡道:

“是人便有慾望,有追求,有理念,抓住他們想要的東西,就不怕沒機會,而只要有機會,便能拉攏。

“另外,到了這個關頭,可以嘗試着與巫神教結盟了。”

許七安“嗯”一聲:

“雖然巫神教憎惡大奉,但現在有足夠的理由說服薩倫阿古了。”

魏淵說的沒錯,佛陀若是侵蝕中原,巫神教絕對不會坐視不理。

“是,巫神教會不顧一切的拖延時間,拖到巫神重返人間。而我們也要拖延時間,拖到你晉升半步武神,至少也要到一品中期。”魏淵說道:

“怎麼晉升半步武神,有想法了嗎?”

許七安搖搖頭。

久違的緊迫感再次涌上心頭,從晉升超凡後,他就一直被“緊迫感”推着走。

一刻都不敢鬆懈。

可就算這樣,他依舊差的遠。

到了一品境,想再向上晉升,難如登天。

可留給他的時間,比留給國足的還短。

想要在未來的大劫中屹立不倒,守住中原,他就必須晉升半步武神。

半步武神,古往今來,只有神殊達到這個境界。

難度可想而知。

魏淵沉吟道:

“我給你指條明路,出海去!

“荒不可能殺盡所有神魔後裔,它大概率只對強大的神魔後裔出手,你見到的‘幽冥蠶’就是個例子。九尾狐不是出海過嗎,找她要一份地圖以及詳細情報便是。”

許七安點點頭:

“我也是這個想法。”

狩獵伽羅樹失敗後,他唯一的出路就是出海,獵殺神魔後裔。

“對了魏公,有件事一直沒有對你說。”許七安深吸一口氣:

“蠱神告訴我,原本中原的一品武夫,應該是你。監正最初選擇的人,是你。”

他把蠱神的預見的未來,告訴了魏淵。

魏淵靜坐許久,緩緩點頭,他深深望着許七安:

“監正選擇了我,他未必是對的。但我和監正都選擇了你,那就一定是正確的。”

他旋即露出笑容:

“我對現在的生活很滿意,寧宴,你就當替我受罪了。”

許七安苦笑一聲,“這或許就是命。”

.........

西域。

度厄羅漢披星趕月的返回阿蘭陀,眼前所見,盡是廢墟,坍塌的石塊和土堆,堆成一座座高低不同的山包。

地面像是被颳去好幾層,且佈滿地縫,方圓數十里充斥着大戰後的痕跡。

廢墟前的平原上,三千多名僧人盤腿而坐,於黑暗中的唸誦經文,超度亡魂。

梵音陣陣,連成一片。

度厄羅漢是有心裡準備的,可親眼目睹阿蘭陀的慘狀後,心裡仍涌起強烈的悲傷和悵然。

阿蘭陀,這座西域聖山,毀於一旦!

對於虔誠的僧衆來說,這不啻於毀了心中信仰。

度厄也是虔誠的佛門弟子,心情異常複雜。

“阿彌陀佛!”

度厄羅漢雙手合十,滿臉悲慟。

“你敗在了誰的手中?”

這時,分不清男女老幼的聲線,響在身後。

...........

PS:錯字先更後改。

第八十九章 臥龍雛鳳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三十九章 那許平志不當人子第三十一章 猜題第六十二章 釣魚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兩百二十二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一百五十六章 怒!(萬字大章)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一百三十七章 譽王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召喚術第七十五章 墓中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六十五章 絕世天才?!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第兩百零九章 一號的主動第一百零五章 稱帝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二十章 頭腦風暴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八十五章 科舉舞弊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一百二十章 天道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一百三十四章 獨戰一品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十二章 許鈴音:大鍋,我是你的小心肝嗎(大章求月票)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第七十三章 狹路相逢第九十一章 收徒第五章 解開謎題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白銀盟感謝信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七十一章 救第五十九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第八十三章 救人方案第七十二章 門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一百零九章 蠱神的目標第一百九十二章 許七安:二郎,大哥教你養魚套路第一百八十章 羣聊(爲盟主“大哥帶我飛”加更)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第一百一十三章 北行第八十三章 救命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九十八章 晉升二品(一)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兩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十九章 愚鈍的幺兒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一百五十六章 水落石出(爲盟主“醉仙落塵”加更)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一百五十一章 申猴和守秘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十八章 成全第兩百一十一章 緝拿人犯第四章 修行天賦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二十二章 風起雲涌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十七章 日常懟嬸嬸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一百四十九章 陽謀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十九章 愚鈍的幺兒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一百二十九章 渡劫在即第一百二十六章 長公主召喚第三十二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6200)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四十九章 超品的可怕第三十章 殺恆音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六十九章 妹妹第一百三十二章 真兇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一百八十四章 分蓮子第八十八章 登場第九十九章 戰書第一百零三章 出乎意料的手段第四十二章 又撿荷包
第八十九章 臥龍雛鳳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三十九章 那許平志不當人子第三十一章 猜題第六十二章 釣魚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兩百二十二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一百五十六章 怒!(萬字大章)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一百三十七章 譽王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召喚術第七十五章 墓中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六十五章 絕世天才?!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第兩百零九章 一號的主動第一百零五章 稱帝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二十章 頭腦風暴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八十五章 科舉舞弊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一百二十章 天道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一百三十四章 獨戰一品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十二章 許鈴音:大鍋,我是你的小心肝嗎(大章求月票)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第七十三章 狹路相逢第九十一章 收徒第五章 解開謎題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白銀盟感謝信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七十一章 救第五十九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第八十三章 救人方案第七十二章 門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一百零九章 蠱神的目標第一百九十二章 許七安:二郎,大哥教你養魚套路第一百八十章 羣聊(爲盟主“大哥帶我飛”加更)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第一百一十三章 北行第八十三章 救命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九十八章 晉升二品(一)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兩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十九章 愚鈍的幺兒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一百五十六章 水落石出(爲盟主“醉仙落塵”加更)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一百五十一章 申猴和守秘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十八章 成全第兩百一十一章 緝拿人犯第四章 修行天賦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二十二章 風起雲涌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十七章 日常懟嬸嬸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一百四十九章 陽謀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十九章 愚鈍的幺兒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一百二十九章 渡劫在即第一百二十六章 長公主召喚第三十二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6200)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四十九章 超品的可怕第三十章 殺恆音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六十九章 妹妹第一百三十二章 真兇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一百八十四章 分蓮子第八十八章 登場第九十九章 戰書第一百零三章 出乎意料的手段第四十二章 又撿荷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