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給青州的驚喜

“你憑什麼如此篤定?”

苗有方不服氣,拄着刀,嚼着窩窩頭:

“我就喜歡夜裡偷襲別人,因爲夜裡要睡覺,是最鬆懈的時候。”

許新年拍了拍腳邊,裝滿火油的木桶,笑道:

“我們的油不只是爲了燒死敵軍,在晚上,它還可以用來照明。用投石車把它們投下去,火光一亮,士卒們站在城頭上,就能把下面的情況看的一清二楚。

“而敵軍卻看不清城頭射去的箭,來多少人都是送死。

“你這一招,只適用於開戰前,先發制人的偷襲。”

但現在是雙方都有準備的攻守戰。

苗有方心裡覺得這個讀書人說的有理,想了想,眼睛一亮:

“那如果對方派出高手呢?”

許二郎默默看着他:“我下令讓軍中高手夜巡,防備的是什麼?”

苗有方服氣了,豎起大拇指:

“不愧是許銀鑼的弟弟,有乃兄之風。。”

許二郎嘴角輕輕抽動,心說你也和我大哥一樣,有粗鄙之風。

他知道苗有方是大哥的跟班,上次大哥回京,兩人有過幾面之緣,在他奉命駐守松山縣前夕,苗有方突然找上門來,要跟着他打仗。

許二郎問,是不是大哥派來的。

苗有方搖頭說,保家衛國,大丈夫所爲。

一位五品化勁的武夫主動投靠,身份也沒問題,軍方當然歡迎至極,於是苗有方就隨着他來了松山縣。

“不過守軍中高手太少,竟然只有一個四品。”苗有方搖頭。

“四品高手都是身居高位之輩,數量自然稀少。”許二郎迴應。

“稀少嗎?我隨着許銀鑼南征北戰,四品境界的雜魚都看不上。”

苗有方神氣的說。

你也知道那是跟着我大哥.........許二郎雙手撐在女牆上,緩緩道:

“對我來說,朝堂諸公也不稀罕,滿殿都是。但苗兄見過幾位緋袍啊。”

大哥現在涉及的層次,所面對的對手,必然是某勢力的最高層,而大勢力的高層,自然是九州最拔尖的那批人。

四品當然也就不稀罕了。

但在一個青州,一個小小的松山縣,四品就是高高在上的人物。

松山縣的守軍中,只有一位四品指揮官,與許二郎同級。

我建了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給大家發年終福利!可以去看看!

那位指揮官負責鎮守北城門。

許二郎不打算在這個話題上糾纏,吸了一口寒冷的夜風,道:

“我記得大哥說過,你的目標是成爲聞名天下的一代大俠。但在戰亂之地,你行俠仗義的好事很難傳播。因爲你今天救的人,可能明天就死了。

“流民百姓們,不是被大奉軍救,就是被叛軍救,就像貨物一樣顛來倒去,他們不會刻意去記某個幫助過他們的俠客。

“要當大俠,得去太平的地方,隨便一個劫富濟貧,江湖上就有你的傳說了。”

對於許新年的問題,苗有方撓了撓頭,想了好一會兒:

“大俠我肯定是要當的啊。

“但本大俠正值韶華,早幾年晚幾年都不礙事,可大奉已是垂垂老矣,若是不能爲它續命,那就真要改朝換代了。

“其實就我本人來說,皇帝由誰做,關我屁事。

“但對黎民百姓來說,這是一場劫難。青州如果守不住,戰火會燒到北方,一直蔓延到京城,沿途數萬裡河山,全部化作焦土。

“所以我就想,能不能把叛軍壓在青州,把戰亂止於青州。”

許新年有些意外,笑道:

“苗兄真是讓我刮目相看,江湖之中,如你這般愛國愛民的俠義之士,少之又少啊。”

苗有方聳聳肩:

“不,其實我對大奉朝廷沒什麼好感,只是我與許銀鑼分別時,他對我說過一番話。

“他之所以培養我,指導我修行,是因爲當年有個人給了他機會。所求所願,也僅僅是希望他將來能成爲對朝廷,對百姓有用之人。

“許銀鑼做到的,沒有辜負那人的期望。

“所以,我也不想讓許銀鑼失望。”

大哥沒看錯人啊.........許二郎默默點頭,剛想說話,便聽身邊的苗有方臉色一變,喝道:

“敵軍推着火炮過來了!”

許新年心裡一凜,凝神眺望,夜色深沉,什麼都看不見,但他知道苗有方是五品武夫,目力遠勝常人,所以沒有去質疑,大聲吼道:

“擂鼓!

“火炮預備,牀弩預備。”

靠着女牆休息的士卒,穿着輕甲躺在馬道上睡覺的士卒,紛紛驚醒,他們有條不紊的行動起來,填裝炮彈和弩箭。

苗有方推開一位火炮手,親自校準角度,點燃引線。

轟隆!

一團火光膨脹開來,照亮了遠處,讓城頭的守軍們可以清晰的看見趁着夜色推動火炮靠攏的敵軍。

爆炸的火光還沒消退,城頭的牀弩和火炮接二連三的開火,向敵人傾瀉火力。

守城軍的優勢立刻凸顯出來,城頭的火炮因爲居高臨下的緣故,射程比敵軍的火炮更遠。

敵軍想轟炸城牆,就必須先接受守軍火力的洗禮。

苗有方把火炮交還給炮手,側頭看向許新年,怒道:

“你不是說,敵軍不會夜襲嗎?!”

“啊?你說什麼?”許二郎掏了掏耳朵,大聲道:

“炮聲太響,我聽不見。”

苗有方爆了句粗口,心說讀書人的臉皮果然不比武夫的銅皮鐵骨弱。

這時,敵軍的火炮隊在損失三架火炮,兩架車弩後,終於突進到了射程範圍內,密集的火炮聲當即響起,轟轟轟不絕於耳。

一團團火光在城牆、城頭不斷爆炸。

期間夾雜着車弩清越的絃聲。

牀弩的破壞力遠不及火炮,不管是對城牆的破壞,還是對士卒的殺傷力,都要遜色於火藥的爆炸。

但車弩、牀弩的一項作用,讓它始終與火炮並列,不曾被淘汰,那就是弩箭單對單的殺傷力。

火炮或許殺不死銅皮鐵骨的武夫,但弩箭的破甲之力,能重傷、殺死軍隊裡的高手。

陷入戰場的武夫,危機預感會變的“麻木”,因爲戰場上危機無處不在,這會讓武夫容易忽略可怕的弩箭,無法提前規避。

運氣好,能殺死或重創敵人中的武夫,就是大賺特賺的好事。

雙方對轟的過程中,千餘名穿着藤甲的步卒,擡着攻城錘、梯子、盾牌等工具,展開衝鋒。

這些步卒是雲州叛軍聚攏的流民,專用來消耗守城軍的火力。

兩名護衛舉着盾牌,護在許新年身邊,而他本人則在城頭不停奔走,指揮作戰。

“大人,先下去吧,萬一被火炮危及到您,得不償失啊。”

護衛大聲勸道。

“相比起我個人安危,軍心更加重要。”

許新年單手按劍,來回奔走,指揮着士卒補位,指揮着民兵清理屍體、救治傷員。

這些事不是非他不可,卻又非他莫屬。

身爲松山縣最高指揮官,他只要站在城頭與士卒並肩作戰,守軍們就永遠不會動搖。

攻防戰一直持續到後半夜,敵軍拋下一地屍體後,潰敗撤離。

............

南疆。

水潭邊,洛玉衡披着羽衣,坐在岸邊光潔的石上,屁股底下墊着許七安的袍子。

羽衣下襬,探出瑩白勻稱的小腳,浸泡在冰涼的潭水裡。

她臉頰紅暈未退,妙目微眯,不知道是在享受清涼的潭水,還是春潮洶涌後的餘韻。

許七安站在水潭裡,伸手撈起潔白的,繡蓮花圖案的肚兜,拿在手裡把玩。

洛玉衡比潭水還要清澈的眼波,掃了他一眼,閃過不易察覺的羞赧。

許七安指肚摩挲着材質順滑的肚兜,回味着方纔細膩柔軟的觸感,笑嘻嘻道:

“國師,你會懷孕嗎?”

洛玉衡眼神一冷,臉頰卻泛起紅暈,白玉般的腳丫子一踢,“嘩啦”,水花宛如世間最犀利的劍氣,劈頭蓋腦的撞在小銀鑼臉上。

許七安麪皮火辣辣的疼痛。

洛玉衡冷哼道:“你我之間只是交易,我借你平息業火,你可借我戰力。子嗣之事,想都別想。”

說完,見他盯着自己小腹看,羞怒之情愈重。

嘴上硬的很,雙修時卻比上次要配合,也更熟稔..........許七安心裡嘀咕。

一個女人喜不喜歡你,喜歡的有多深,雙修時是能感覺出來的,別看洛玉衡嘴硬,但與他雙修時,已不像最初那般抗拒。

對他真的沒半分情意,可做不到欲拒還迎。

你和慕南梔還真是好閨蜜,嘴上不承認,身體卻很老實.........許七安厚着臉皮說:

“我這不是擔心自己哪天被宰了,好歹還有香火留下嘛。

“說正事,這次來南疆,發現一樁大秘密。”

當下,把天蠱婆婆告訴他的蠱神白帝問答經過,詳細告知洛玉衡。

聽完,洛玉衡精緻修長的眉毛輕蹙,沉吟許久:

“弄清楚三件事,你便能知曉三個問題背後各自隱藏的秘密。

“一,遠古神魔殞落的原因;二,天地人三宗修行之法的結症;三,蠱神爲何會認爲儒聖是守門人。”

三件事分別對應“大時代落幕”、“道尊行蹤”、“守門人是誰”。

洛玉衡趁機擡手,把肚兜搶了回去,放在身邊,然後攏了攏羽衣,畢竟她身上就這一件衣服。

爲了防備許七安搶奪,她語速飛快的說道:

“神魔時代距今過於遙遠,沒有線索可尋,但你若能與白帝、蠱神對話,便可知曉內幕。我不建議你去嘗試,現在的你,還沒有和這兩者平等對話的資格。

“道門的問題,待我晉升一品,會去一趟天宗,屆時等我消息便是。至於守門人,你可以問一問趙守或監正。

“此二人,一個是儒家體系的繼承者,一個可以窺探天機。”

“不愧是國師,冰雪聰明。”許七安豎起大拇指。

洛玉衡表情清冷,但眼神裡蘊着笑意。

對於一個身居高位,性格強勢的女人,最吃這一套,當然,必須得是許七安的奉承才行。

因爲他是洛玉衡“名義”上的雙修道侶,其他男人再怎麼奉承,也撩撥不到她的爽點。

“可惜,知天機者,必受天機束縛。監正即使知道,也無法告訴我。”

許七安惋惜的搖頭:“罷了,此事不急,青州戰事纔是燃眉之急。國師剛從青州回來,那邊戰況如何。”

洛玉衡道:

“不曾留心關注。”

想了想,補充道:“你堂弟似是被派去鎮守松山縣了,此處是楊恭第二條防線中,至關重要的據點之一。”

她的意思是,青州戰事暫時穩定,但許二郎會有危險...........這叫不曾留心關注?國師,你也太傲嬌了吧,明明就關注我的家人嘛........許七安心裡吐槽着,表情微微沉重。

“九尾狐快返回大陸了,南疆的妖族也在集結,我必須要保證南妖的造反能成功,這樣才能拖住西域佛門。青州戰事,恐怕無法插手了。”

青州輸贏,會影響這場戰爭的勝負天平,但南疆的戰事更重要,如果南妖不能奪回十萬大山,就無法牽制佛門。

而一旦讓佛門騰出手配合雲州,就不是影響勝負天平而已,而是大奉直接gg。

“可以讓蠱族派兵增援青州。”洛玉衡道。

“嗯,給青州一個驚喜。”許七安頷首。

蠱族的超凡雖然不能離開,但七部的族人可以參戰,心蠱、毒蠱、屍蠱可是戰場上的寵兒。暗蠱更是頂級的刺客。

這應該能大大緩解青州的壓力。

第一百八十六章 爲刀取名第九十三章 三號不愧是讀書人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四十二章 亞聖和他的妻子第九十四章 議和第六十八章 礦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八章 妹子,你偷看爲兄做啥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大佬的白銀盟)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一百零七章 戴罪立功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一百五十章 罵!(感謝“Cz丶”的白銀盟)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兩百一十九章 一號身份第一百八十六章 爲刀取名第兩百五十三章 弒君(萬字大章)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三十四章 四號:兄弟倆都一表人才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第兩百一十七章 敲鼓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威凜凜許銀鑼第一百一十九章 社交三要素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要去教坊司一雪前恥第兩百五十六章 屏蔽天機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八十八章 一起上第十四章 女屍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十二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九十九章 戰書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兩百一十九章 本官許七安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二十九章 回家第八十八章 驚變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一百二十一章 備戰(求月票)愉快的單章時間。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四章 雨來第兩百二十八章 撫卹金(本卷終)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二郎:我沒有家人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一百七十八章 離京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三十九章 那許平志不當人子第兩百零八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四十二章 不當人子的風格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一百零六章 怪事第五十章 半卷地圖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七十章 赴會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六十六章 阿蘇羅戰死?(感謝“魔力飛車”的白銀盟)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九章 跳水第八十八章 驚變第一百九十七章 舞第兩百四十一章 什麼?許銀鑼一劍斬了數十萬敵軍?第兩百二十二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七十一章 詭異的信息(爲盟主“詩修”加更)第兩百四十七章 事前籌備(感謝“於洋0711”的白銀盟)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一百八十章 出拳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馬桶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白銀盟感謝信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
第一百八十六章 爲刀取名第九十三章 三號不愧是讀書人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四十二章 亞聖和他的妻子第九十四章 議和第六十八章 礦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八章 妹子,你偷看爲兄做啥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大佬的白銀盟)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一百零七章 戴罪立功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一百五十章 罵!(感謝“Cz丶”的白銀盟)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兩百一十九章 一號身份第一百八十六章 爲刀取名第兩百五十三章 弒君(萬字大章)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三十四章 四號:兄弟倆都一表人才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第兩百一十七章 敲鼓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威凜凜許銀鑼第一百一十九章 社交三要素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要去教坊司一雪前恥第兩百五十六章 屏蔽天機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八十八章 一起上第十四章 女屍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十二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九十九章 戰書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兩百一十九章 本官許七安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二十九章 回家第八十八章 驚變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一百二十一章 備戰(求月票)愉快的單章時間。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四章 雨來第兩百二十八章 撫卹金(本卷終)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二郎:我沒有家人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一百七十八章 離京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三十九章 那許平志不當人子第兩百零八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四十二章 不當人子的風格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一百零六章 怪事第五十章 半卷地圖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七十章 赴會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六十六章 阿蘇羅戰死?(感謝“魔力飛車”的白銀盟)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九章 跳水第八十八章 驚變第一百九十七章 舞第兩百四十一章 什麼?許銀鑼一劍斬了數十萬敵軍?第兩百二十二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七十一章 詭異的信息(爲盟主“詩修”加更)第兩百四十七章 事前籌備(感謝“於洋0711”的白銀盟)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一百八十章 出拳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馬桶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白銀盟感謝信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