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軍壓境

哐當!

李靈素手裡的酒罈摔碎在地,他雙目發直,怔怔的看着阿蘇羅,結結巴巴道:

“阿,阿什麼?”

阿蘇羅面不改色,重複一遍:

“阿蘇羅!”

聖子結巴道:

“什,什麼蘇羅?”

阿蘇羅耐心回答:

“阿蘇羅!”

聖子嚥了咽口水:

“阿什麼羅?”

阿蘇羅指尖點在眉心,驟然發力,金漆迅速遊走全身,讓他化作一尊暗金色的雕塑。

同時,腦後“嗤”的一聲,燃燒起灼熱的火環,高溫驅散寒冷,讓附近進入炎炎盛夏。

哐當........

楚元縝、李妙真、恆遠大師手裡的酒罈子,齊齊摔碎在地。

他們和聖子剛纔的表情如出一轍,雙眼發直,愣愣的看着現出金身的阿蘇羅。

見鬼,八號是阿蘇羅?!佛門二品兼三品金剛,禪武雙修的阿蘇羅?!楚元縝腦子嗡嗡作響,想起自己之前幾次三番的試探阿蘇羅水準,並表現出一定的優越感,讀書人的麪皮火燒火燎。

阿,阿蘇羅?修羅王的兒子,混亂家庭裡的主要成員之一,我,我和李靈素當着阿蘇羅的面嘲笑他,而且不止一次..........名滿天下的飛燕女俠,只覺得這一刻,自己身敗名裂了。

羞恥尷尬的恨不得滿地打滾。。

噗通!

李靈素雙膝一軟,跌坐在地。

“怎麼了?”阿蘇羅善解人意的問道。

“沒,沒事........八號你還,還真是深藏不露啊。”

李靈素覺得自己這一刻,終於窺探到了太上忘情的真諦,如果我已經太上忘情,便能從容應對。

阿蘇羅目光裡帶着笑意,逐一掃過聖子李靈素、聖女李妙真、楚元縝,笑道:

“在下的家醜,讓諸位見笑了。”

場面一下陷入死寂。

李妙真臉色漲紅,尷尬的別過頭,假裝看四處的風景。

楚元縝低着頭,腳掌不自覺的摳挖地面。

李靈素嘴角抽搐,強迫自己掛上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

太尷尬了,太尷尬了.........三人心裡咆哮,元神已經滿地打滾。

幸好貧僧沒有亂說話..........恆遠大師憐憫的看着他們。

金蓮道長面不改色的喝着酒,一副事不關己的姿態。

哈哈哈哈,我等這一天等了好久..........許七安險些伸手捂住嘴巴,硬生生憑藉化勁的力量,化去裂開的嘴角和凸起的蘋果機。

阿蘇羅看着集體失聲,陷入難以言喻尷尬境地的天地會成員們,心裡頓時滿意。

在凝固的氣氛中,金蓮道長咳嗽一聲:

“其實這次圍殺黑蓮的行動,阿蘇羅纔是主力。我們重新把計劃覆盤一下吧。”

呼.........李妙真三人同時鬆口氣,楚元縝當即道:

“地宗把總壇搬到青州,我們想在青州地盤強殺黑蓮,有些困難。”

爲緩解剛纔的尷尬氣氛,李妙真積極發言:

“就看許寧宴能否拖住許平峰和伽羅樹菩薩。”

許七安飲了一口酒,給出肯定答覆:

“我有辦法拖住許平峰和伽羅樹,但你們要爭取時間,保證在一刻鐘內解決黑蓮。”

一刻鐘內殺死二品強者,這也太難了吧..........李妙真等人念頭閃過,便聽阿蘇羅道:

“沒有問題。”

沒有問題.........楚元縝幾個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大致的計劃已經通過地書碎片詳細探討過,這次只是簡單覆盤,天地會很快就散了。

除許七安外,其他人今夜便要秘密潛入青州,爲了保證安全,不被許平峰看出來,楊千幻特意帶來了屏蔽氣息的法術,許七安則再施加一道保險——移星換斗。

夜空中,李妙真、楚元縝和李靈素御劍飛行,刻意落後阿蘇羅和金蓮道長。

李靈素傳音道: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楚元縝傳音回覆:

“八號是阿蘇羅的話,許寧宴身上的封魔釘就能拔除了。不,已經拔除了。不然他不會這麼自信。”

李妙真咬牙切齒的總結:

“姓許的在坑我們。”

終究是錯付了。

楚元縝幽幽傳音:

“金蓮道長也是...........”

這件事沒完,一定要報復回來...........三人在心裡暗暗發誓。

..............

潯州是雍州邊界最大的一座城,城南有一條北接京城,南通禹州的運河。

這讓潯州成了雍州重要的商貿、交通樞紐,也成了兩軍的必爭之地。

退守雍州後,楊恭便接管了這座商業大城,以及周邊的幾座郡縣,組成一道彼此呼應的防線。

潯州知府衙門。

堂內,楊恭坐在大椅上,望着客座的官員,說道:

“轉告姚布政使,安排完潯州的事務,本官便去雍州城。”

那官員如釋重負,起身作揖:

“如此便好,那下官就告退了。”

他一早,李慕白摸着山羊鬚進來,笑道:

“姚鴻這老小子,見風使舵的本事倒是一流。”

楊恭端茶喝了一口:

“能做到布政使位置的,有誰是傻子?京城那邊大局已定,長公主,不,陛下與許銀鑼都是主戰派,如今誰敢主和,誰就得丟官帽子。

“雲州叛軍的和談書是姚鴻遞上去的,他也怕陛下和許銀鑼清算。”

其實,在京城皇權更迭的動盪中,雍州這邊也有過一場爭奪話語權的鬥爭。

前青州布政使楊恭和雍州布政使姚鴻間的權力鬥爭。

楊恭是堅定不移的主戰派,而姚鴻恰恰相反,是主和派。

戰略目標上的矛盾,讓楊恭不放心把大後方交給姚鴻,說不定哪天就給你來個斷糧斷援兵,身爲讀書人,深知這樣的例子在史書上屢見不鮮。

雙方爭鬥最激烈的時候,姚鴻來了個釜底抽薪,把雲州議和的事捅到京城。

再之後,永興和諸公同意議和,楊恭一怒之下,便回了潯州,開始做城防工作,準備迎接雲州叛軍遲早撕毀條約的進攻。

結果沒想到,長公主懷慶和許七安聯手政變,把永興趕下皇位。

消息傳回雍州後,姚鴻立刻服軟,派人來請楊恭前往雍州城,運籌帷幄。

“辭舊的傷勢如何了?”

楊恭問道。

“恢復的還行,不會留下病根。”李慕白道。

楊恭聞言,頓時放心。

捱了四品高手一刀,能撿回來一條命,除了許辭舊自己命大,還是因爲有個好大哥。

許辭舊身上有一件刀槍不入的軟甲,是司天監製造的護身法器,正是這件法器擋住四品武夫的奮力一刀。

否則區區七品仁者,恐怕連搶救的機會都沒有,當場身亡。

以許辭舊的官職、地位,不會有這種品級的護身法器。

除了許七安贈送之外,不會有其他可能。

就在這時,一名幕僚匆匆進入內堂,語氣急促:

“楊公,斥候來報,雲州叛軍在邊界集結,正朝潯州而來。”

楊恭和李慕白臉色微變。

“派心蠱部的飛獸軍再探........傳令下去,準備守城迎敵...........讓衝鋒營的三千騎兵出城,找地方蟄伏,等待命令..........”

沒多久,潯州的城頭鼓聲大作,守軍迅速在城頭集結,民兵搬運者守城器械。

軍隊駐紮的營房裡,聽見鼓聲的許新年走出房間,眺望城頭方向。

他臉色微微蒼白,一副大病初癒的模樣。

這讓本就脣紅齒白,俊美著稱的許二郎,多了幾分楚楚可憐,能把女人心軟化的那種。

隔壁的房間裡,正在下棋的苗有方和莫桑也走了出來。

莫桑用南疆語罵了句髒話,然後改用中原官話:

“他奶奶的,雲州軍又打來了?”

許二郎眉頭緊鎖,雲州叛軍人數有限,想消化整個青州,穩住後盤,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而後方不穩,打仗時是會壞事的。

按理說,不會這麼快就進攻雍州。

我建了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給大家發年終福利!可以去看看!

三人當即離開營房,與其他士卒一起攀上城牆,嚴陣以待。

太陽漸漸升高,從東方攀到頭頂,終於,城頭眺望的守軍們,地平線盡頭,出現了黑壓壓的大軍。

槍戈如林,旌旗烈烈。

“這,這是要和我們死磕啊?”苗有方臉色一變。

那一塊塊井然有序的方陣徐徐推進,氣勢如虹,總人數至少五萬。

雲州軍的主力全來了。

這架勢擺明了是要一鼓作氣拿下潯州。

城頭守軍,微微騷動起來。

一名名守軍握緊了兵刃,暗暗吞嚥唾沫,如臨大敵。

炮兵滿臉緊張,身體僵硬如雕塑。

不怪他們畏懼,相比起京城以及各地的百姓,他們這些青州退守到雍州的將士,才真正明白雲州軍的可怕。

驍勇得叛軍精銳還在其次,真正可怕的是叛軍裡的超凡強者。

把東陵的城牆打坍塌的絕世武夫,以及殺死監正的可怕強者...........這些神仙一般的人物,其實他們所能抗衡。

反觀己方,潯州一位超凡強者都沒有。

雲州軍在城頭火炮的射程範圍外,緩緩停下。

接着,一騎出列,朝城門疾馳而來。

“姬玄........”

苗有方望着越來越近的那名騎士,咬了咬牙。

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第兩百二十二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師寫個總結第三十九章 大敵來訪第五十章 投壺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九十八章 晉升二品(一)第二十章 吃肉第一百五十六章 水落石出(爲盟主“醉仙落塵”加更)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二十三章 刑部緝拿人犯第三章 吃蟹第一章 牢獄之災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八十六章 半步武神(一)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十一章 與蠱神對話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一百六十八章 簡陋版雞精的製作第二十二章 風起雲涌第八十三章 救命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五十五章 鮫人第一百四十二章 九陰真經第八十三章 對弈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六十章 化身爲島第一百三十六章 性格決定命運第三十五章 占卜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九十二章 恐懼第一百三十五章 乾屍第兩百二十章 安撫和翻臉(大章)第一百章 舉薦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三十五章 占卜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二十章 頭腦風暴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方(求月票)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下掉下一個伽羅樹(5200)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一)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第五十五章 金剛不敗(感謝撈麪姐姐的盟主)第一百一十三章 北行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十五章 李靈素求救(5500)第十九章 送行詩第九十二章 恐懼第一百二十七章 超凡混戰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兩百三十九章 領頭者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一百零五章 劍來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第三十二章 天賦異稟(求月票)第一百九十五章 消失的起居郎第六十四章 唯信仰萬佛之主許銀鑼第六章 許七安的報復第二十六章 真心話大冒險第一百二十七章 李妙真的傳書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二十二章 禮成第八十一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四十一章 菩提母樹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七十二章 李靈素:我即將領悟太上忘情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第三十三章 我站在,烈烈風中第二十四章 佛子(6000)第五十一章 新任監正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卷尾總結兼請假第七十八章 大劫的秘密(完)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三十八章 五號的傳書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四十六章 目標明確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十三章 逃脫第兩百二十八章 撫卹金(本卷終)第四十一章 菩提母樹愉快的單章時間。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七十九章 背靠組織的好處
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第兩百二十二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師寫個總結第三十九章 大敵來訪第五十章 投壺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九十八章 晉升二品(一)第二十章 吃肉第一百五十六章 水落石出(爲盟主“醉仙落塵”加更)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二十三章 刑部緝拿人犯第三章 吃蟹第一章 牢獄之災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八十六章 半步武神(一)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十一章 與蠱神對話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一百六十八章 簡陋版雞精的製作第二十二章 風起雲涌第八十三章 救命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五十五章 鮫人第一百四十二章 九陰真經第八十三章 對弈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六十章 化身爲島第一百三十六章 性格決定命運第三十五章 占卜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九十二章 恐懼第一百三十五章 乾屍第兩百二十章 安撫和翻臉(大章)第一百章 舉薦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三十五章 占卜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二十章 頭腦風暴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方(求月票)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下掉下一個伽羅樹(5200)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一)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第五十五章 金剛不敗(感謝撈麪姐姐的盟主)第一百一十三章 北行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十五章 李靈素求救(5500)第十九章 送行詩第九十二章 恐懼第一百二十七章 超凡混戰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兩百三十九章 領頭者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一百零五章 劍來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第三十二章 天賦異稟(求月票)第一百九十五章 消失的起居郎第六十四章 唯信仰萬佛之主許銀鑼第六章 許七安的報復第二十六章 真心話大冒險第一百二十七章 李妙真的傳書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二十二章 禮成第八十一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四十一章 菩提母樹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七十二章 李靈素:我即將領悟太上忘情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第三十三章 我站在,烈烈風中第二十四章 佛子(6000)第五十一章 新任監正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卷尾總結兼請假第七十八章 大劫的秘密(完)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三十八章 五號的傳書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四十六章 目標明確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十三章 逃脫第兩百二十八章 撫卹金(本卷終)第四十一章 菩提母樹愉快的單章時間。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七十九章 背靠組織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