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

圓月之下,許七安首先看見的,是張揚的、美麗的,宛如孔雀開屏的九條狐尾。

潔白蓬鬆,透着妖異的美。

隨後纔是正主,這是一個讓人無法在短時間內找到合適詞彙來形容的女子。

她有着毛茸茸的狐耳,滿頭銀髮如霜。

她的五官精緻又妖媚,有着狐族女子標誌性的狐媚眼。

她披着輕薄的紗衣,胸脯用一條不寬不窄的獸皮裹着,鼓脹脹的豐滿,往下是白膩緊緻的小腹。

腰間繫着一條白色狐裘,像披風似的垂在腰後,但並不遮擋兩條大白蟒般的長腿。。

右腳的腳踝套着一隻腳環,黃銅鈴鐺隨着步伐“叮鈴”作響。

深邃浩瀚的夜空中懸着一輪清冷的圓月,她嘴角含笑,款款而來。

下方的妖族,不管雌雄,癡癡的望着她。

許七安得承認,九尾天狐是他見過的,最有魅力的女性之一。

紅顏禍水,一代妖姬。

“娘娘真美,娘娘是我噠,姨也是我噠!”

白姬癡癡的說。

獸耳、狐尾、妖姬,不好,心蠱發作了..........許七安渾身燥熱,產生強烈的,求偶交配的衝動。

這是初見慕南梔時,都不曾有過的衝動。

下一刻,一把鐵劍橫在脖頸,劍氣激盪,許七安渾身一顫,瞬間清醒過來。

“放眼九州,論魅惑之力,無人能及九尾天狐。”

洛玉衡舔了舔嘴脣,眯着美眸,在他耳邊吹氣,柔聲道:

“許郎要是喜歡,人家把她抓來給你做妾,天天伺候你,好不好。”

被劫持的許七安眨了眨眼。

他深吸一口氣,定了定神,便不再受魅惑影響,嘖嘖道:

“就這身可怕的魅惑,誰還捨得跟她動手?當年的萬妖國主恐怕也是如此,佛門果然都是一羣不懂得憐香惜玉的木頭。

“至於做妾的事就算了,我這輩子只愛國師一個。”

他戀戀不捨的挪開目光,側頭看着洛玉衡:

“九尾天狐修爲如何?”

洛玉衡凝眸看了片刻,搖頭:

“看不出來,不過呢,妖族和武夫一樣,以體魄和戰力爲主,你的小妾若是一品,那她不必找你幫忙的。”

在一品境界,武夫的下限很高,屬於那種,你們最好別讓我抓到,否則一套連死。

而其他體系的一品面對一品武夫,則是你雖然橫,但終究只是粗鄙武夫。

前者在正常狀態下,立於不敗之地。

後者是打不贏,但也立於不敗之地。

也就是說,九尾天狐若是一品妖族,那麼佛門必須要出動兩名菩薩才能壓制她,而如今琉璃養傷,伽羅樹在雲州,能出手的只有廣賢。

妖族可謂穩操勝券,根本不必請許七安幫忙。

“國師,你和她誰更強?”

許七安突然問道。

夜風裡,洛玉衡撩了一下鬢髮,笑道:“爲何有此一問?”

因爲只有鯊魚才能對付鯊魚...........許七安心裡嘀咕。

說話間,九尾天狐扭着腰,蓮步款款,搖曳風姿,在腳環“叮鈴”的聲響裡,來到崖頂。

那蒙面的藍裙女子恭敬的退到一側。

九尾天狐站在崖頂,背景是深沉的夜幕,白玉盤般的明月,風吹起她的銀髮,撫動她妖異美麗的狐尾。

她俯瞰着底下羣妖,張開雙臂,高聲道:

送福利,去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888紅包!

“萬妖國的子民們!

“五百年前,佛門殺我族人,毀我家園,將我們趕出了故土。

“這五百年來,我們四處流浪,尋找着棲身之所。或藏身於山林,或隱於市井,與人族混居,一刻都不敢暴露真身。

“還有部分族人,在佛門建起的二十七座城中爲奴爲婢,世代受西域人凌辱,欺壓。

“我們流浪了五百年,漂泊了五百年,今日,我們將奪回故土,將佛門趕出家園,重建萬妖國!”

羣妖熱血沸騰,長嘯着迴應:

“奪回故土!”

“重建萬妖國!”

數以萬計的妖族發出聲音,帶着憤怒,帶着激動,帶着仇恨,在此刻齊聲高呼。

九尾天狐壓了壓手,海嘯般的聲音驟然停歇。

女王啊.........許七安心裡嘖嘖兩聲,僅僅一個小細節,便能看出九尾狐在妖族心目中有着超然的地位。

妖族不比人族士兵那樣紀律嚴明,妖族部衆更像是江湖武夫,桀驁不馴,最反感紀律。

“今日,本座請來了一位名譽九州的大人物,與我等一同對抗佛門。”

聞言,羣妖議論紛紛,交頭接耳。

“誰啊,娘娘請的是哪位大人物?”

“是燭九吧,咱們妖族中,除了娘娘和熊王,便只有燭九一位超凡。”

“燭九大人修爲蓋世,有他幫忙,我們如虎添翼。”

“我覺得不是燭九,我聽駐守十萬大山的小妖說,前陣子大奉的許銀鑼來過,還幫妖族奪回了封印物。”

“可信嗎?”

有妖族一聽,立刻激動起來。

妖族分散各地,有的人對許七安略有耳聞,有的完全沒聽說過,但生活在中原的那些妖族,卻深刻的明白在中原,“許銀鑼”三個字意味着什麼。

一位頭上兩根羊角的妖族,有些興奮的說:

“如果能把他請來就好了,那可是比熊王還要強大的人族強者。”

“什麼?比熊王還強,你這蠢羊是不是草料啃多了?”

邊上的妖族難以置信。

熊王是五百年前就踏入超凡的大妖,南妖裡,娘娘之外最強者。

在普通妖族心裡,便如神明一般。

羊妖哼道:“食草者慧,你們這些食肉的腦子裡只有全是羊屎。”

反駁了一句後,他說道:

“我在中原無數次聽說他的大名,那是連二品皇帝都能殺的武夫。不久前,朝廷更是發佈公告,稱許七安在劍州斬了兩位金剛。

“是真是假就不知了,但不能否認,他很強大。不過,我沒聽說他和咱們妖族有來往啊,而且中原大亂,他怎麼可能千里迢迢來南疆般我們。

“別想了,這樣的幫手請不到的。”

邊上一個生活在南疆的妖族搖了搖頭:

“據我所知,許銀鑼在一旬前,確實在南疆。”

萬妖國的妖族分散各地,消息斷層很嚴重,南疆的妖族不清楚中原的事,生活在中原的妖族也不清楚南疆的事。

當然,妖族高層肯定不會有這樣的消息誤差。

類似的討論,發生在各個小圈子裡。

九尾天狐目光微擡,笑容嫵媚:

“許銀鑼,還不現身?”

羣妖愕然回首,擡頭,順着九尾天狐的目光望向身後的夜空。

該我登場了..........許七安接觸天蠱的“移星換斗”能力,讓自己“暴露”在大庭觀衆之下。

一道道目光聚焦在他身上。

許七安一步跨出,如履平地,面無表情的在羣妖上空踩過,走向崖頂。

過程中,眉心金漆亮起,七步之後,金漆覆蓋全身,鑄成至剛至陽的金剛身體。

“嗤!”

腦後火環轟然炸開,熊熊燃燒。

“佛門金剛?!”

羣妖大驚失色。

“真的是大奉銀鑼許七安?!”

而熟悉他底細的妖族,激動的叫出聲來。

這時,低下妖族們看見高空中人族強者,忽然擡起手,把腦後的火環拽在手心。

灼熱明亮的光線頓時消失,只剩一具燦燦金身。

他要幹嘛........羣妖困惑中,許七安猛的甩出了右手,甩出了手心的火焰。

“轟!”

熾熱的火光驟然爆開,流焰在空中鋪設開來,化作一襲威風凜凜的,火焰凝成的披風。

揮焰成袍。

霸氣張揚的火焰披風,搭配金燦燦的金剛身體,讓許七安看起來,猶如天神下凡,神威凜凜。

羣妖癡癡的望着,便只剩下這道金光閃耀,披着火焰披風的身影。

金色和紅色成爲他們眼裡僅剩的色彩。

我這不是裝逼,是我現在的修爲應該有的逼格............許七安心裡默默說了一句,終於踏上了崖頂,立在九尾天狐身邊。

剛纔九尾天狐的出場,給了他靈感。

超凡強者出場就自帶特效,如果再配上bgm就更好了。

九尾天狐笑眯眯的斜他一眼,儘管什麼都沒說,但許七安彷彿從她眼裡看到了四個字:

你好騷啊~

許七安面無表情的頷首,目光在她美麗的臉龐略有停留,又看了一眼她身側的藍裙女子。

清姬恰好也在偷看他,兩人目光交匯,她禮節性一笑,避了開來。

場合不對,許七安沒有和清姬,或九尾天狐寒暄,轉身望着底下的羣妖,朗聲道:

“西域依仗自身強大,囂張跋扈,五百年前侵佔萬妖國領土,而今又試圖染指中原。以力壓人者,必被力壓之。

“我代表中原大奉朝廷,與萬妖國結盟。從今以後,共退共進,對抗佛門。”

停頓了一下,他暗中調動心蠱之力,揚聲道:

“妖族的兄弟們,你們能忍嗎?”

突然間,強烈的憤怒和仇恨從心裡涌起,即使是最冷靜的妖族,也燃起了對佛門的刻骨仇恨,想起了故土淪陷五百年的恥辱。

“不能!”

羣妖嘶吼起來,底下氣氛瞬間炸鍋了。每一位妖族都咬牙切齒,青筋怒爆。

許七安吼道:“那就幹他孃的。”

底下的聲浪瞬間掀起,直衝雲霄,妖族羣情洶涌,氣勢和鬥志比剛纔九尾天狐“演講”時還要旺盛三分。

遠處,被洛玉衡抱在懷裡的白姬,舉起右爪,稚嫩的女童聲大喊:

“幹他孃的,幹他孃的.......”

它一副着魔的樣子。

在這樣的氣氛裡,四名狐女擡着兩隻箱子走到大坑邊,用鑰匙開鎖後,迅速後退。

砰!

箱蓋震飛,左邊的箱子裡飛出兩條腿,右邊的箱子裡飛出一副軀幹,自動衝入深坑。

與此同時,浮屠寶塔從許七安懷裡飛起,第一層塔門打開,一隻漆黑的手臂飛出,投入大坑。

來十萬大山前,許七安與塔靈老和尚有過一番深談,慕南梔因此被趕到第二層。

除了兩位當事人,沒人知道他們在哪裡說了什麼。

不過談話結束後,慕南梔再回浮屠寶塔第三層時,發現塔靈老和尚變的極爲沉默,再沒有說過一句話。

大坑裡,數以萬計的動物迅速枯萎,化作一具具乾屍。

血光從坑中升起,數裡之外也能清晰看見半邊夜幕被血光染紅。

............

另一處據點,隱蔽的山窟裡。

一襲黑色紗裙的夜姬結束感慨激昂的陳詞,調動了山窟中羣妖們高漲的戰意。

她滿意頷首,側頭,看向身邊的龐然大物。

這是一隻巨大的食鐵獸,毛色黑白相間,尤其眼睛部位的毛色是漆黑的。

他身高一丈,體型在妖族中不算出類拔萃,不過和身邊的夜姬相比,足以稱爲巨人。

“熊王,您有什麼想說的嗎。”

夜姬低聲道。

食鐵獸後知後覺的“啊啊”兩聲,像是剛神遊回來,又像是打盹被吵醒,他望着羣妖,緩緩道:

“佛門,是可恨的........他們,搶走了,我們的地盤.........我們,我們要.........”

聲音越來越低,眼睛漸漸閉上。

而原本鬥志昂揚的羣妖,突然睏意上涌,眼皮子不受控制的閉上,紛紛東搖西晃,彷彿隨時都會躺倒,大睡一場。

“熊王你要挺住啊........”夜姬袖子裡滑出鋼針,狠狠刺在食鐵獸腰上。

“要復仇!!!”

食鐵獸渾身一震,陡然咆哮起來。

“要復仇,要復仇!!”

羣妖隨之擺脫睏意,大聲附和,羣情激昂。

..........

月光下,萬妖山宛如平躺着的巨人,山勢不陡峭,卻連綿數百里。

作爲南疆地脈的核心,萬妖山鍾靈毓秀,自古以來,山中誕生了一位位大妖,養育了一個個強大的族羣。

如今它已是佛門的地盤,經過五百多年的遷徙,西域人這裡建了國——南國!

以南城爲中心,輻射出二十六座城。

南城高聳的城牆上,一位身披甲冑的守卒,嚼着南疆盛產的,用於提神的乾果,對身邊的同僚說道:

“妖族真的要造反了?”

西域派兵十萬增強南疆守備力量,同時大量採集、收購草藥,毀壞除官道之外的山間小路。

聚攏各處山鎮的西域居民,堅壁清野。

同僚也嚼着乾果,不屑的嘿一聲:

“也不知道這羣牲畜哪來的底氣,五百年前南妖何其強大,還不是讓我們西域給滅了。

“苟延殘喘五百年,還想復國?

“不過呢,我聽長官說了,妖族遲早要造反,等這口氣被我們掐滅了,就再也掀不起風浪。”

最先說話的守卒忽然“嘿嘿”兩聲:

“再有半個時辰就輪值了,一起去玩玩,我前陣子在城東的“犬舍”發現幾個姿色不錯的女妖,而且還便宜。”

邊上的幾個守卒聽到,齊聲鬨笑。

“順便來幾顆金槍丸。”同僚們笑道。

那守卒“呸”的吐出乾果渣,罵咧咧道:

“老子哪次在牀上不把女妖........”

他突然眼睛發直,顫抖的擡起右手,指着天空:

“那,那是什麼?!”

遠處天邊,一大片的“烏雲”洶涌而來。

第六十四章 各大修行體系第五十章 詩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二十五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第五十七章 自戕第兩百二十九章 人去樓空第八十章 不生果位第兩百六十章 技高一籌第兩百一十三章 驚愕第一百六十四章 蓮子成熟在即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兩百三十五章 魏淵的底牌第一百九十五章 消失的起居郎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九十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七十二章 嚴以律己(大章)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兩百四十三章 告御狀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團抵達北境第兩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復甦(8000字大章)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八十六章 愛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兩百四十五章 揭開陰謀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一百七十五章 底牌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兩百三十六章 國士無雙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十八章 遇刺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六十八章 我是誰(5000)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兩百四十一章 什麼?許銀鑼一劍斬了數十萬敵軍?第兩百一十五章 夢境第一百三十二章 夜談(爲盟主“A狼老師”加更)第六章 驗屍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十三章 逃脫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二十七章 尋找納蘭天祿第三十八章 詩成第一百章 舉薦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一百九十一章 殺敵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六十章 門當戶對(元旦快樂)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二十三章 刑部緝拿人犯第十二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一百九十五章 消失的起居郎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十一章 摸魚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九十三章 坑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六十四章 各大修行體系第五十章 半卷地圖第九十八章 回家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第一百五十八章 鋼鐵直男李玉春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五十二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第六章 高人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
第六十四章 各大修行體系第五十章 詩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二十五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第五十七章 自戕第兩百二十九章 人去樓空第八十章 不生果位第兩百六十章 技高一籌第兩百一十三章 驚愕第一百六十四章 蓮子成熟在即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兩百三十五章 魏淵的底牌第一百九十五章 消失的起居郎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九十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七十二章 嚴以律己(大章)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兩百四十三章 告御狀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團抵達北境第兩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復甦(8000字大章)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八十六章 愛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兩百四十五章 揭開陰謀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一百七十五章 底牌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兩百三十六章 國士無雙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十八章 遇刺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六十八章 我是誰(5000)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兩百四十一章 什麼?許銀鑼一劍斬了數十萬敵軍?第兩百一十五章 夢境第一百三十二章 夜談(爲盟主“A狼老師”加更)第六章 驗屍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十三章 逃脫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二十七章 尋找納蘭天祿第三十八章 詩成第一百章 舉薦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一百九十一章 殺敵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六十章 門當戶對(元旦快樂)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二十三章 刑部緝拿人犯第十二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一百九十五章 消失的起居郎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十一章 摸魚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九十三章 坑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六十四章 各大修行體系第五十章 半卷地圖第九十八章 回家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第一百五十八章 鋼鐵直男李玉春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五十二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第六章 高人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