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援兵(二)

苗有方之所以放下弓箭,並察覺出這些人有問題,靠的不是智慧,而是武者的危機預感沒有反饋。

這說明那羣飛獸軍沒有敵意。

“不對?”

許二郎擡了擡手,擋開要強行護送他離開的百夫長,側頭看向苗有方。

苗有方就把那羣人的特徵說了一遍,並解釋道:

“他們沒有敵意。”

許二郎聽完,立刻做出判斷:

“南疆人?”

膚色黝黑,頭髮天生帶卷,青藍相見服飾混雜着獸皮衣。

不管是書上記載,還是親眼所見(指麗娜),許二郎都能斷定來的是南疆人。

南疆人,難道........苗有方一拍腦袋,狂喜道:

“我明白了!”

他也不解釋,把弓箭一丟,站在女牆上,興奮的朝着越來越近的飛獸軍揮舞雙臂。。

爲首的飛騎看到迴應,駕馭飛獸脫離隊伍,俯衝着降落城頭,而其餘飛騎則警惕的在城頭上空盤旋,保持着距離。

“呼呼........”

膜翼掀起的狂風吹飛碎石和沙碩,黑鱗巨獸降落在馬道上,緩緩收攏膜翼。

苗有方飛奔着迎上去,語氣急促問道:

“你們是蠱族的人?”

黑鱗巨獸背上的中年男人,開口說道:

“我叫塔莫,是心蠱部的飛獸軍統領,奉淳嫣首領之命,前來支援青州。

“心蠱部已與許銀鑼達成協議。”

中原官話說的很不標準,苗有方聽了三遍才聽懂。

果然是他請來的........苗有方鬆了口氣,他和許七安是在前往蠱族的路上分別的,蠱族的軍隊在此時此刻出現,對大奉守軍又沒有敵意。

用腳趾頭想,也能想出這些人是許銀鑼搬來的救兵。

苗有方回頭,朝許二郎頷首,表示安全可靠,然後又招了招手。

許二郎在警惕的百夫長護送下,來到苗有方身邊。

“我跟你說過的,我和許銀鑼是在前往蠱族的路上分別的。”苗有方隨口解釋一句,振奮道:

“他們是許銀鑼找來的救兵。”

許銀鑼找來的救兵........百夫長直接愣住了。

苗有方喊的聲音很大,遠處的守軍聽在耳裡,原本警惕且充滿敵意的他們,猛的一愣。

許二郎審視着巨獸背上的南疆人,他膚色黝黑,嘴脣偏厚,身形瘦削但不瘦弱,相反,緊繃的肌肉既有爆發力。

許二郎目光一閃,沉着冷靜的問道:

“我大哥讓你來的?”

“這位是許銀鑼的堂弟。”苗有方插了一嘴。

塔莫一聽,許二郎的眼神就不一樣了,恭敬中帶着討好:

“是的。”

許二郎點頭,狀若隨意的道:

“你們怎麼找到這裡的。”

正常情況,大哥肯定會讓蠱族的援兵去青州城,先和青州的高層接洽,斷然沒有直接來松山縣的道理。

他假裝隨口一問,其實是在試探這個自稱心蠱部塔莫的反應。

“是許銀鑼讓我們來的,他還給了一份松山縣的地圖。”塔莫邊說着,邊從懷裡摸出一份地圖:“雖然我多年前來過大奉,但途中依舊走錯了路,本來昨夜就該到了。”

他看了一眼城頭的大奉旗幟,慶幸的說:

“還好沒來晚。”

大哥讓他們來松山縣的.........得救了,松山縣得救了,百姓得救了............許二郎閉上眼睛,身軀微微顫抖。

他用力吸了一口氣,把所有情緒都壓在心底,輕輕點頭,道:

“大哥怎麼知道我在松山縣。”

這確實符合大哥的作風。

只是不知道大哥是如何知曉他駐守松山縣的。

塔莫搖頭,表示不知道。

他接着問道:

“那我們可以降落了嗎?”

見許新年頷首,他擡頭,用力吹了一個口哨。

當空盤旋的飛獸軍得到命令,有條不紊的降低高度,在城頭穩穩降落。但因爲數量太多,大部分黑鱗巨獸只能降落在城牆下方。

遠處的一名士卒,手裡拎着武器,小心翼翼的靠攏過來,問道:

“許大人,方纔聽苗將軍說,他們是許銀鑼請來的援兵?

“兄,兄弟們都很想知道是不是真的。”

許新年目光掠過他,看見遠處幾個受傷的士卒聚在一起,殷切的望向自己這邊。

收回目光,許新年看着年輕的士卒,用力點頭:

“是的,這些是心蠱部的飛獸軍,許銀鑼請來的援兵。”

年輕的士卒麪皮忽地抖動,激動的渾身顫抖。眼裡卻有淚水積蓄,滾落下來。

苗有方跳上女牆,目光從左到右,掃過城頭的黑鱗巨獸,接着俯瞰下方更多的黑鱗巨獸。

他眼裡有着亮光,閃着水光。

猛的深吸一口氣,強忍住發酸的鼻子,咆哮道:

“兄弟們,我們的援兵到了,許銀鑼爲我們請來了援兵。我們也有飛獸軍了。”

聲音滾滾回蕩。

激動的情緒一下子在守軍和民兵心裡炸開,繼而掀起了嘈雜的聲浪。

有人淚流滿面的喃喃着:“有救了。”

有人激動的臉色漲紅,大聲咆哮。

有人興高采烈,手舞足蹈,歡呼不止。

城下的民兵打探到情況後,興奮的沿着大街小巷奔走相告。

告訴城裡的百姓援兵來了,是許銀鑼帶來的援兵。

一時間,歡呼聲迴盪在小縣城各處。

許新年深吸一口氣,按捺住激動的情緒,道:

“塔莫閣下,心蠱部的飛獸軍遠道而來,本該給你們安排住處,但兵貴神速,戰機轉瞬即逝。”

塔莫拍了拍胸脯:

“許大人有何吩咐。”

............

卓浩然收到斥候回報時,正在軍帳裡玩弄營妓,這些女人一部分是行軍途中抓來的,一部分是攻克青州第一道防線時,從各郡縣中搜刮來的美人。

搶奪婦女隨營這種事,即使是大將軍戚廣伯也無法置喙。

因爲營妓本身就是一支軍隊裡,必不可少的組成部分。

於掌權者來說,營妓的必要性在於提振士氣,解決士兵們沙場征戰的苦悶。

這在戰事不利於,效果尤爲顯著。

數百騎飛獸軍?!

乍聞消息,卓浩然第一反應是斥候謊報軍情。

青州何時有此等規模的飛獸軍?

簡直是天方夜譚。

他當即提上褲子,拎着武器奔出軍營,御空而去,遙望城牆。

шωш⊕тт kān⊕C〇

親眼所見後,他纔不得不接受這個“荒唐”的消息。

城頭站滿了收攏膜翼的黑鱗巨獸。

“青州何時有這般規模的飛獸軍?”

卓浩然雙拳緊握,臉皮都在抽搐。

破城在即,守軍忽然迎來了規模數百的飛獸軍援兵,卓浩然氣的胸膛都要炸開了,迅速降落,返回軍營,下達的第一個命令便是撤退。

營內的朱雀軍只有三十餘騎,根本無法抗衡守軍的飛獸軍。

不管承不承認,局勢逆轉了,現在該逃的是他們。

除了撤退,沒有任何辦法。

給大家發紅包!現在到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紅包。

軍營一下子亂了起來,僅剩的幾百名將士丟下手頭所有的事,棄了所有物資淄重,騎上快馬,在卓浩然的率領下,奔出軍營,揚塵而去。

三十餘騎朱雀軍振翅飛起,火速撤離。

但讓卓浩然沒想到的是,己方剛剛撤退,沉雄的咆哮聲便從身後傳來。

騎兵們回首望去,嚇的肝膽欲裂,後方天空中,黑壓壓的飛獸軍宛如烏雲般洶涌而來。

黑鱗巨獸扇動膜翼,很快追上騎兵,背上的心蠱師們縱聲長嘯。

霎時間,訓練有素的戰馬完全失控,急奔中跪伏在地,人和馬一起翻滾摔倒,場面一片大亂。

心蠱師們或朝下投擲炮彈、火油桶,或彎弓拉弦,朝下方的敗軍傾瀉箭雨。

“許新年!”

卓浩然仰天長嘯。

六千精銳全部折損在松山縣,他半生英明毀於一旦。

.............

半個時辰後。

半邊坍塌的甕城裡,許新年坐在案後,環顧衆人,笑道:

“飛獸軍剿滅敵方騎兵三百,俘虜二十八人。剿滅朱雀軍二十騎,俘虜三人,八騎逃走。

“卓浩然和他的副將逃走,不知所蹤。”

許二郎沒奢望飛獸軍能俘虜四品武夫,難度太大,眼下斬獲的戰果,已經非常喜人。

在場的有守軍裡僅剩的兩位百夫長、竹鈞、苗有方,還有心蠱部飛獸軍首領塔莫。

聽完許二郎的“彙報”,衆人滿面喜色,一掃頹敗。

“老子是真沒想到,許銀鑼身在南疆,卻能運籌帷幄,決勝千里之外。”

“廢話,你也不想想,許銀鑼可是著兵書的兵法大家。”

兩位百夫長一言一語,興奮的談論,言語間把許七安奉若神明,無比崇拜。

不苟言笑的竹鈞,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許二郎望着塔莫,笑道:

“心蠱部的飛獸軍解了大奉的燃眉之急,稍後我會修書一封,你帶着它去一趟青州城。結盟之事,交給楊布政使去辦便好。”

蠱族和大奉的結盟,目前還是“口頭承諾”,需要由楊恭上書朝廷,拿到正式文書,朝廷同意了,才作數。

在許二郎看來,朝廷是求之不得的,不過該走的流程還是要走。

“楊布政使若是知道許銀鑼爲青州帶回來五百飛獸軍,一定欣喜若狂。”

竹鈞嘴角笑容愈發深刻。

塔莫似乎想起了什麼,道:

“忘了說,除了我們心蠱部,還有力蠱屍蠱和暗蠱的兄弟。”

甕城裡,談笑聲陡然一靜。

許新年呼吸變的急促,撐着桌子起身:

“還有?數量幾何?他們身在何處?”

塔莫沉吟一下,道:

“三部統合起來,大概還有一千多人吧。

“至於身在何處,我就不知道了,我們離開南疆後,就分兵了。畢竟飛騎載不了那麼多人。”

三部蠱族加起來還有一千多人.........許新年等人激動了起來。

但凡瞭解過山海關戰役的,就該明白蠱族的戰士有多難纏。

蠱族雖然人口不多,無法與大奉動輒數十萬的大軍相比,但憑藉着詭異難纏的蠱術,在山海關戰役中,曾讓大奉軍隊吃過許多虧。

若是能善加利用,這一千多蠱族,加上五百飛獸軍,絕對能在戰場大放異彩。

許新年臉色因爲激動而漲紅,手指微微顫抖的握住筆桿:

“我這就寫信給楊布政使。”

又扭頭對副將說:“你隨塔莫回一趟青州城。”

很快,塔莫揹着大奉旗幟,獨自駕馭黑鱗飛獸,離開了松山縣,朝着青州城飛去。

...........

兩日後,布政使司,大堂內。

楊恭低頭看着桌前鋪開的地圖,緊盯着“松山縣”三個字,沉聲道:

“我們要做好松山縣失守的心理準備。”

李慕白在內的一衆幕僚,心情沉重。

雖然派遣出去的斥候還沒回信,但對比松山縣的兵力部署,以及敵軍的陣容,很容易就能推測出結果。

李慕白嘆息一聲:

“援兵已經整裝待發,只要斥候傳回詳細情報,便能立刻出兵松山縣,奪回此城。”

衆人根據第二道防線的整體情況,制定的計劃是先保住松山縣,理由很簡單,東陵轉爲野戰,能進能退,倒是不用操心。

宛郡被雲州叛軍的主力圍困,又有飛獸軍在頭頂盤旋,想要解除宛郡困境,不知道要填入多少兵力,還不一定能保下。

相比之下,奪回松山縣是最明智之舉。

趁敵軍剛佔領松山縣不久,雲州大軍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抵達松山縣駐守,這時候出兵,奪回松山縣的希望極大。

而後陳兵松山縣,死守,保住第二道防線的最後據點。

“二郎深諳兵法,非迂腐之徒,他應該不會殉城的。”李慕白心裡祈禱。

楊恭環顧衆人:

“對付飛獸軍,諸位有什麼妙策?”

一位幕僚說道:

“對付飛獸軍最好的辦法,自然是擁有一支飛獸軍。”

頓了頓,道:“除此之外,改造牀弩,使其對空發射,或能剋制飛獸軍。敵我戰力不懸殊的情況下,讓四品高手出擊也不失爲良策。”

正說着,一名吏員匆忙進來,高聲道:

“布政使大人,城外來了一個扛着大奉旗的飛騎,自稱蠱族人。”

............

PS:說個好消息,通過我昨天到現在,一整天的苦思冥想,肝死無數腦細胞後,終於把本書最大的一個坑,構思完成了。嗯,具體細節還需要再斟酌。

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六十三章 許七安:我還有搶救的機會第六十一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三章 李靈素修羅場(二)第六十五章 新的思想流派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四十八章 揭榜第六十七章 失控第二十三章 送別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黃縣白銀盟感謝單章。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實體書上線了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九十三章 三號不愧是讀書人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八章 圍棋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一百二十四章 青龍寺第一百章 舉薦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兩百六十四章 如願以償的許七安第一百三十六章 秋後算賬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一百八十六章 失之交臂第兩百二十三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第八十三章 圍攻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九十三章 重返三品第七十八章 互相試探第兩百零一章 呵,女人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十九章 朝會第一百一十章 刑部破不了的案,我來破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一百六十七章 去劍州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八月總結第四章 雨來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第十三章 審問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二)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兩百一十章 王思慕的震驚第三十章 預言師第兩百五十六章 屏蔽天機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二郎:我沒有家人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六十四章 修羅場?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六十九章 妹妹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一百二十七章 李妙真的傳書第五十八章 flag第七章 見太子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第一百一十章 參觀司天監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九十八章 晉升二品(一)第八十一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愉快的單章時間。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九十八章 殿試第兩百零一章 呵,女人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一百三十八章 約定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一百九十五章 消失的起居郎第八十五章 卑職有事稟告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七十九章 背靠組織的好處
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六十三章 許七安:我還有搶救的機會第六十一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三章 李靈素修羅場(二)第六十五章 新的思想流派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四十八章 揭榜第六十七章 失控第二十三章 送別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黃縣白銀盟感謝單章。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實體書上線了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九十三章 三號不愧是讀書人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八章 圍棋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一百二十四章 青龍寺第一百章 舉薦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兩百六十四章 如願以償的許七安第一百三十六章 秋後算賬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一百八十六章 失之交臂第兩百二十三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第八十三章 圍攻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九十三章 重返三品第七十八章 互相試探第兩百零一章 呵,女人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十九章 朝會第一百一十章 刑部破不了的案,我來破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一百六十七章 去劍州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八月總結第四章 雨來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第十三章 審問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二)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兩百一十章 王思慕的震驚第三十章 預言師第兩百五十六章 屏蔽天機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二郎:我沒有家人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六十四章 修羅場?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六十九章 妹妹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一百二十七章 李妙真的傳書第五十八章 flag第七章 見太子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第一百一十章 參觀司天監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九十八章 晉升二品(一)第八十一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愉快的單章時間。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九十八章 殿試第兩百零一章 呵,女人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一百三十八章 約定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一百九十五章 消失的起居郎第八十五章 卑職有事稟告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七十九章 背靠組織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