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

【一:想要逼永興退位很簡單,但如何維持後續的穩定,則並非一件容易的事。】

懷慶通過私聊,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你這個土著接不住我的梗啊,這時候你應該回一句“只欠東風”..........許七安習慣性在心裡吐槽一下,傳書道:

【三:殿下說的在理,殿下經驗豐富,有什麼建議。】

逼永興退位很容易,他連皇帝都敢殺,何況逼永興退位。

難的是如何穩住大局,讓朝堂諸公接受這件事,並願意維持朝廷運轉,願意支持他許七安。

【一:要先穩住諸公,魏公留下的班底,我都已私底下有過聯絡,做到萬無一失。】

許七安看完這段傳書,再回想起懷慶剛纔轉述的談判過程,心裡一動:

難怪魏黨出奇的沉默,對於談判結果冷眼旁觀,原來早就已經通過氣,背地裡策劃造反了。。

“劉洪張行英兵部尚書這些老狐狸,懷慶能壓住他們,讓他們賣命,馭人之術確實厲害。”許七安傳書道:

【單憑魏公的班底,穩不住朝堂。】

【一:沒錯,所以,我希望你能去說服王首輔,聯合王黨和魏黨之力,足以穩住朝堂,剩餘的黨派,自會根據形勢做出選擇。

【許寧宴,你可有找過王首輔?】

【三:啊這,我最近專注於修行,忘了此事。】

雙修也是修行.........他嘀咕一聲,想到這裡,一手握着地書碎片,一手拖住慕南梔緊緻纖細的小腰,把她往上顛了顛,省的滑下去。

年近四十,豐腴誘人的花神“嚶”了一聲,趴在他肩頭半睡半醒。

她體內有股氣機在經脈裡運行,暖洋洋的,讓人昏昏欲睡。

許七安在大冬天泡冷水澡就是這個原因,給雙方降降溫。

修行?你修爲早就到瓶頸了,不拔出封魔釘,如何修行...........懷慶皺了皺眉,感覺許七安在騙她。

【三:我會負責此事。】

以他對王貞文的瞭解,以及目前局勢的判斷,王貞文肯定會選擇與他合作。

首先,王貞文本身是個小節有損,大節不虧的讀書人,如果有一個可以救國的,且希望頗大的方案,他一定會選擇鋌而走險的嘗試。

其次,王家小姐與二郎有婚約在身,姻親間的同謀,可比單純的盟友要可靠多了。

得到許七安肯定答覆後,懷慶鬆了口氣,沒有過多詢問,就如許七安沒有詢問她如何搞定魏黨的老狐狸陪她造反。

這是對雙方能力的信任。

шшш ¤Tтkā n ¤¢O

【一:而後便是兵力問題,行動後,我會以最快的速度奪下宮門,逼永興退位。待塵埃落定,禁軍方面你就不用擔心了。】

禁軍五營只忠於皇帝,只聽皇帝調遣。

就算她懷慶手眼通天,也不可能策反所有禁軍統領,能策反小部分,已經是很不可思議的事了。

不過,禁軍雖然難以策反,但拉攏京城十二衛就要輕鬆多了。

只要有許七安這枚定海神針,懷慶有足夠的信心在短時間內佔領宮城。

【三:宗室的態度呢?】

【一:宗室現在恨不得把永興拽下皇位,讓他們承認雲州一脈是正統,這比殺了他們還難以接受。】

敲定好細節後,懷慶不無憂慮的說道:

【縱使穩住朝廷,待雲州叛軍休整完畢,雍州依舊守不住。寧宴,你可有什麼辦法?】

懷慶自詡聰慧擅謀,但唯獨追平超凡強者這件事,她苦思良久,考慮過拉攏盟友,比如蠱族,比如南妖,但他們要麼被牽制,要麼脫不開身。

難以相助大奉。

【三:實不相瞞,殿下,我已經拔出最後一根封魔釘,晉升二品了。】

那邊沉默許久,懷慶才傳書過來:

【你,你如何做到的?】

她無法用語言來描述自己此刻的心情,喜從天降,茫然不解.........情緒非常複雜,但有件事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她有種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暢快感。

就如同迷失在濃霧中的旅人,終於撥開了層層迷霧。

【三:可以向殿下透露一二,但務必保密。】

懷慶精神一振,道:

【請說。】

【三:替我拔除封魔釘的是八號,他是阿蘇羅。】

懷慶目光發愣的盯着這條傳書,險些握不住玉石小鏡。

八號就是阿蘇羅?是了,八號一直在閉關,而阿蘇羅是近期歸位的,阿蘇羅歸位後,金蓮道長出關,沒多久就說八號出關了,時間上吻合..........懷慶又驚喜又懊惱。

她還是大意了,沒有把八號和阿蘇羅聯繫起來。

“八號如果是阿蘇羅的話,他不但助許七安晉升二品,本身㛑是天地會成員,屬於盟友,大奉等於一下子有了兩位以戰力著稱的武夫,金蓮道長的這枚暗子,一下子盤活整個局面,厲害啊.........”

作爲善謀者,她認爲金蓮道長不顯不露水,但絕對是當世一流的棋手。

真正的棋手,最精妙的往往不是短期內的高絕操作,而是一些不慍不火,但卻伏脈千里的棋子。

在這方面,懷慶心裡有一份名單,榜首毫無疑問是監正,榜眼和探花是魏淵和許平峰。

現在多了兩位,一位是死後五百年,還能讓監正吃大虧的初代,與監正一樣位列榜首。金蓮道長,則與許平峰並列。

接着,許七安又向她說明了阿蘇羅修行一氣化三清,以分裂出的化身爲“座標”,對抗佛門“四大皆空”法術的操作。

懷慶再無疑惑,不,還有一個疑惑:

【寧宴爲何獨獨與我說此事?】

卻隱瞞了天地會其他成員。

因爲只有你沒社死,所以告不告訴你,問題都不大.........許七安傳書解釋:

【此事畢竟需要阿蘇羅自身允許,我不便隨意泄露旁人隱秘。但對於殿下,卑職向來掏心掏肺,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懷慶府,午後的書房裡,懷慶坐在案邊,以手代筆,寫道:【我差點就信了.......】

她沒有把這條信息傳出去,用指尖抹去,重新輸入:

【是因爲他們都在羣裡大肆嘲諷阿蘇羅...........】

想了想,再一次抹去。

最後一本正經的傳書道:

【本宮知道了。】

【三:殿下,最後一個問題.........】

...........

司天監。

許七安從浴桶裡站起身,雙手託在慕南梔的臀上,她下意識的雙腿勾緊健碩的腰,藕臂攬住他脖子,歪着頭枕在許七安肩膀。

兩人的膚色,一個白皙晶瑩,一個古銅色,視覺衝擊感極強。

他把慕南梔輕輕放在牀上,收回了授予她的把柄。

花神沉睡中“嗯”了一聲,精緻好看的眉頭,輕輕一皺。

這女人比任何催情毒都要濃烈啊...........許七安戀戀不捨的替她蓋上棉被,又撿起遺落在地板上的手串,重新戴在欺霜勝雪的皓腕。

這樣花神就從世上最濃烈的催情毒藥,變成了讓人心如止水的阿姨。

接着,許七安取出太平刀,把它放在桌上,囑咐道:

“看好你的女主人,誰都不能進來,知道了嗎。”

太平刀“嗡嗡”鳴顫,傳達出“明白了”的意念。

太平刀已經成長起來,一般的四品高手在它面前就如待宰的羔羊。

許七安開門離開,指肚在門上輕輕劃過,塗抹了會讓人麻痹昏迷的劇毒。

...........

王府。

王貞文剛派人送走錢青書,沒多久,管家悄聲進來,在外室稟報道:

“老爺,許銀鑼來了。”

原本已經有些疲乏的王貞文,精神一振,連忙道:

“快,請他進來。”

管家依言退去,俄頃,臥房的門被推開,王貞文看見一襲青衣,挺拔俊朗的年輕人走了進來。

看見簾外的一襲青衣,王貞文目光恍惚了一下,等看清許七安的臉後,不知是感慨還是惋惜的吐出一口氣。

“剛纔那一瞬間,我險些以爲魏淵回來了。”

王貞文望着進來的年輕人,笑着說道。

“首輔大人這病是怎麼回事?”

許七安走到牀邊,握住王貞文的手腕,感應了一下脈搏,同時側耳聆聽。

這.......他眉頭緊皺,王貞文的身體,就像一臺到了退休年紀的機器,各個零件老化嚴重。

“天人尚有五衰,何況是老夫一介凡人?”

王貞文不甚在意的笑了笑:

ωωω¤ ttkan¤ C○

“司天監的術士來說過了,安心靜養,或許能枯木逢春。此次之外,再無他法。”

許七安“嗯”了一聲,暗中渡送了幾縷氣機,助他活血養氣。

司天監確實有很多靈丹妙藥,生死人肉白骨的不再少數,人宗也有不少極品丹藥。

但越是高階的丹藥,蘊含的藥力就越強,這絕對不是沒有修行過的凡人能承受的。

就拿血丹來說,內蘊旺盛生命力,但因爲層次太高,四品強者吞服,十死無生。

所以,復活一個高品級的強者,或許不會太難,但復活一個沒有任何根基的凡人.........嗯,自從宋卿創造出人體煉成術,也不是太難了。

只要有點化萬物的九色蓮子,凡人也能借殼重生。

“和談的事,想來你也有所耳聞。”王貞文直入主題,凝視着坐在牀邊的許七安:

“你實話與老夫說,你有什麼打算?”

他的目光灼灼,像是絕境之人等待最後一份希望。

我如果告訴他,我沒有任何辦法,老首輔最後這口氣怕是續不上了............這一刻,許七安忽然慶幸自己延後來訪,倘若當日與懷慶商議完,便來王府拜訪老首輔。

那麼,一句“我無能爲力”,也許會讓這位苦苦支撐的老人,黯然消逝。

許七安臉色嚴肅,一字一句道:

“我入二品了。”

王貞文手掌用力抓緊牀單,手背青筋一根根凸起,他深深看了許七安一眼,忽然放聲大笑起來。

笑聲豪放暢快,一掃陰霾。

我建了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給大家發年終福利!可以去看看!

他從許七安身上,感受到了強烈的自信。

他安心了。

許七安默默坐着,等待着老首輔吐完胸中鬱壘。

“你有什麼計劃?”

王貞文緩慢收斂情緒,又恢復了老練沉穩的姿態。

許七安直言了當道:

“我要換皇帝!”

出奇的是,王貞文臉色平靜,沒有任何意外。

老首輔嘆息一聲,說道:

“永興是守成之君,扛不起這搖搖欲墜的江山,哪怕順利解決這次和談事件,如果有第二次,第三次大不利的局面,他還是會打退堂鼓。

“有時候,來自後方的麻煩,纔是最致命的。朝廷想要和雲州拼國運,就必須要有一個安穩的後方。”

停頓一下,他望着許七安,道:

“你想立誰?”

許七安沒有猶豫:

“炎親王。”

王首輔聞言,鬆了口氣:

“好,這樣就好,炎親王是嫡子,太后所出,他登基,名正言順。”

兩人商議之後,老首輔抓起牀頭的鈴鐺,搖了搖。

門外的管家推門而入。

王貞文吩咐道:

WWW ▪т tκa n ▪CΟ

“去把錢首輔、孫尚書、趙侍郎........他們請來。”

他一連報了六七個名字,都是王黨骨幹。

許七安順勢起身:

“晚輩先告退。”

............

厲王府。

“永興糊塗啊!”

年邁的厲王聽聞消息,拄着柺棍,顫巍巍的站起身,連拍桌子。

堂內,是一衆親王、郡王。

“亂臣賊子是正統,那我們算什麼?祖宗們算什麼?”譽王語氣低沉:

“陛下太怕事了,雲州想要的是錢糧土地,咱們就算咬死了不放,本王就不信他姬遠敢真得離京。”

“誰讓他是皇帝呢。”

這時,有人低聲說了一句。

衆親王、郡王扭頭看去,說話之人正是炎親王。

歷王看了他一眼,淡淡道:

“行了,雲州以勢壓人,陛下能有什麼辦法。”

他掃了一眼滿臉憤懣的郡王、親王,沉聲道:

“而今之際,是虛與委蛇,等待開春。只要朝廷緩過這口氣,什麼都好說。只要我們這一脈坐穩了江山,說他黑他就是黑,說他白,他就白。”

儘管心裡無比惱恨永興帝,但歷王還是決定以大局爲重,穩一穩宗室的情緒。

國家大事,皇帝能做主,但祖宗的事,就不是皇帝一個人說了算。

永興帝的決策,是把大家的祖輩推向不義。

...........

三天後,雲州和朝廷談判結束,這場議和正是進入尾聲。

不管中低層京官是什麼態度,京城百姓是什麼態度,京城學子是什麼態度。

在所有人看來,這次議和已經是板上釘釘。

第四十三章 挑戰銀鑼第五十章 線索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一百四十章 四方動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一百八十章 出拳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第一百二十章 逃亡計劃第一百三十八章 約定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七十七章 在下陳近南第六十六章 阿蘇羅戰死?(感謝“魔力飛車”的白銀盟)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卷尾總結兼請假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一百七十一章 世間無我這般人第一百八十六章 爲刀取名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一百四十二章 撤離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兩百一十四章 就這?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一百零六章 怪事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兩百三十章 部分真相第一百八十六章 失之交臂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大佬的白銀盟)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六十七章 案件分析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一百一十三章 問題不大第二十一章 計劃第兩百一十五章 夢境第一百四十二章 九陰真經第一百九十二章 許七安:二郎,大哥教你養魚套路第二十八章 許鈴音:大鍋~(6450/10萬)第一百三十七章 譽王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一百三十六章 性格決定命運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輸了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一百二十四章 青龍寺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五十七章 自戕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上架感言第一百零一章 雲州的條件(一)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第十八章 女兒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十八章 女兒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一百四十一章 埋了五個月的後手(五一快樂)第一百零五章 劍來第七十八章 互相試探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三十二章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第一百零六章 怪事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一百四十七章 回京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兩百一十七章 敲鼓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師第八十五章 卑職有事稟告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兩百二十章 安撫和翻臉(大章)第九十五章 蘇蘇:小朋友,我是鬼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一百一十三章 問題不大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
第四十三章 挑戰銀鑼第五十章 線索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一百四十章 四方動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一百八十章 出拳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第一百二十章 逃亡計劃第一百三十八章 約定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七十七章 在下陳近南第六十六章 阿蘇羅戰死?(感謝“魔力飛車”的白銀盟)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卷尾總結兼請假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一百七十一章 世間無我這般人第一百八十六章 爲刀取名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一百四十二章 撤離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兩百一十四章 就這?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一百零六章 怪事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兩百三十章 部分真相第一百八十六章 失之交臂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大佬的白銀盟)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六十七章 案件分析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一百一十三章 問題不大第二十一章 計劃第兩百一十五章 夢境第一百四十二章 九陰真經第一百九十二章 許七安:二郎,大哥教你養魚套路第二十八章 許鈴音:大鍋~(6450/10萬)第一百三十七章 譽王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一百三十六章 性格決定命運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輸了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一百二十四章 青龍寺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五十七章 自戕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上架感言第一百零一章 雲州的條件(一)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第十八章 女兒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十八章 女兒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一百四十一章 埋了五個月的後手(五一快樂)第一百零五章 劍來第七十八章 互相試探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三十二章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第一百零六章 怪事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一百四十七章 回京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兩百一十七章 敲鼓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師第八十五章 卑職有事稟告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兩百二十章 安撫和翻臉(大章)第九十五章 蘇蘇:小朋友,我是鬼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一百一十三章 問題不大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