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

“龍圖族長,你說什麼?”

葛文宣險些要挖一挖耳朵,來確定自己是不是聽力出了問題。

來南疆做說客時,老師給過他一份詳細資料,其中包括蠱族七大部落的情況、各部首領的性格弱點以及愛好。

力蠱部最大的難題——食物。

該部的族人,飯量極大,每個力蠱部族人要吃掉的食物是正常成年男子的十倍,甚至更多。

食物的短缺,限制了力蠱部的人口,也限制了其他領域的發展,當其餘六大部族已經住進磚瓦房的時候,力蠱部還睡在黃土屋和茅屋。

當其他部族在修路,建造馬車獸車,在鍛造鎧甲和鐵器時,力蠱部挖空心思想的是怎麼把同族們的馬匹偷回家吃掉。

當其他部族穿上布衣綢衣時,力蠱部還穿着獸皮縫製的衣服,並不是他們不會養蠶織布,而是這太浪費時間。。

因此,在葛文宣看來,進攻大奉,統治中原百姓,讓中原人爲自己創造口糧是力蠱部永遠不變的對外方針。

力蠱部有開啓戰爭的動機和需求,結果,對中原領土不感興趣的毒蠱部都答應了,力蠱部反而拒絕?

不但葛文宣困惑,蠱族的幾位首領亦是滿臉驚訝,懷疑自己聽錯了。

毒蠱部首領沉吟道:

“龍圖,你是不是誤吃了我族的食物。”

披斗篷的行屍,終於擡起頭,白瞳森然的凝視龍圖:

“我倒覺得這傢伙餓糊塗了,你們力蠱部想永遠龜縮在伯山這種小地方,後世子孫永遠住茅屋?”

情蠱和心蠱部的兩位女子首領沒有開口,一個舔着紅脣笑吟吟的打量,一個輕蹙眉頭投去質問的目光。

而不知道藏在哪裡的暗蠱部首領,沒有現身,也沒發表意見。

天蠱婆婆雙手在圍裙上擦了擦,代替衆人發問:

“怎麼了?”

龍圖說道:“麗娜回來了。”

天蠱婆婆的眼睛裡,猛的亮起光。

龍圖掃過衆首領:“她帶回來幾個朋友,其中一個叫許七安。”

說到這裡,龍圖看向白衣男子,看見他狂變的臉色。

許七安.........蠱族衆首領,對這個名字的反應各不相同。

毒蠱首領皺了皺眉,似是有些忌憚。

心蠱部的首領,耳垂上的兩條小蛇鬆開了尾巴,伸直細長身軀,朝着天蠱婆婆發出嘶嘶的叫聲。

她敏銳察覺到天蠱婆婆的精神呈現輕微亢奮,儘管很快就隱去,但這瞞不住身爲心蠱部首領的她。

我建了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給大家發年終福利!可以去看看!

“共情”和“操縱”是心蠱的核心能力。

鸞鈺妙目生光,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大奉第一武夫!

屍骨部的首領,操縱着行屍,冷聲開口:

“諸位,可以試着獵殺他。”

葛文宣眼睛一亮,這倒是個狩獵許七安的絕佳機會。

一品以下,沒有人能扛住蠱族高手傾巢而出的圍殺,二品武夫都得飲恨。

若是能煽動蠱族對許七安展開埋伏、獵殺,他或許能在南疆,完成老師都做不到的壯舉。

龍圖聲音渾厚,冷漠的掃一眼衆人:

“蠱族七部之間,互不干涉,你們要出兵大奉,是你們的事。”

“僅僅因爲許七安是你女兒的朋友?”

藏身陰暗出的暗蠱首領,困惑的問道,低沉的聲音迴盪在天井之下。

“不!”龍圖咧了咧嘴:“我新收了一個天才弟子,她是許七安的妹妹。”

“就爲了一個弟子?”鸞鈺清脆悅耳的嗓音問道。

一羣人都用看傻子似的目光看着龍圖,力蠱部的人腦子不太好用,但也不該蠢到這個程度。

收中原人爲徒,本就是一種沒腦子的行爲,且觸犯蠱族禁忌。

爲了一箇中原徒弟,棄族羣發展大計,更是蠢上加蠢。

龍圖淡淡道:

“你們既然這麼聰明,爲什麼不想想,我爲何會破例收中原人爲弟子?”

粗獷的臉龐帶上一抹譏笑:

“族羣的發展壯大和培養戰力無雙的接班人,兩者都很重要。

“進攻大奉,且不說滅了大奉王朝後,會損失多少族人。那監正的大弟子,就真的會履行承諾?即使他會,失敗之後,我們竹籃打水一場空。這些都是需要承擔的風險,就像狩獵一樣,太過狡猾的獵物,我們不要。

“因爲浪費在它身上的時間,可以狩獵更多不夠聰明的獵物。

“所以,我選擇後者。這是可以看得見,且沒有太大風險的事。”

力蠱部選擇進攻大奉,那麼許七安勢必與力蠱部決裂,許鈴音這個新收的弟子,轉眼就沒了。

過了十幾秒,首領們才反應過來他這番話裡蘊含的意思,鸞鈺難以置信道:

“你說那新收的弟子,將來能成爲扛起大梁的強者?”

龍圖驕傲的笑一聲:

“她的天賦,比我更好,甚至比麗娜要強。”

而麗娜已經是不可得多的天才,這意味着,未來某天,力蠱部可能會有兩位超凡。

再加上自己的話,那就是三位。

龍圖一想到這樣的未來,就興奮的熱血沸騰。

他怎麼會親手撕毀如此美好的未來。

“你們要攻打大奉,是你們的事。圍殺許七安,我同樣不會阻止。”

龍圖說完,朝天蠱婆婆微微頷首,低着頭,伏着背,離開了天井。

望着他離去,衆人一陣沉默。

葛文宣“咳嗽”一聲,循循善誘:

“諸位首領,許七安是大奉第一武夫,也是覆滅大奉計劃中最大的絆腳石之一。若是能在此地將他擊殺,覆滅大奉便是板上釘釘的事。

“大事可成啊,這難道不是觸手可及的未來?”

他的這番話,煽動性極強,且赤裸裸。

葛文宣相信蠱族的首領們會做出正確的選擇,這番話對中立派,或親奉派不管用,但蠱族和大奉是有世仇的。

只要他們還仇視大奉,只要他們有出兵的意向,那麼此時圍殺許七安,便是最好的機會。

這一點,他相信衆首領能看明白。

一旦他們殺了許七安,就徹底入局,只能和我雲州綁在一條船上.........葛文宣暗想。

“屍尤首領,忘了告訴你,那許七安是魏淵的弟子,魏淵最倚重的晚輩。”

葛文宣拱火道。

斗篷人低着頭,衣袍倏然鼓起,氣息高漲。

葛文宣接着看向鸞鈺,笑道:

“許七安不但是大奉第一武夫,還兼修佛門的金剛神功,一身金剛神血,即使比之金剛稍有不如,也差不了太遠。

“鸞鈺族長,這一個男人,可要勝過十萬精兵。

“天蠱婆婆,許七安體內的國運可是老先生傾盡心血得來的,老先生不在了,您得爲他取回來。”

見毒蠱部首領置身事外,並不熱衷,葛文宣心裡一動:

“跋紀首領,你可聽說過花神轉世?”

穿獸皮縫製衣袍的中年人猛的僵住,瞪大眼睛:

“大周朝的那位花神?”

葛文宣頷首:

“許七安有那位花神轉世的線索,我沒猜錯的話,那位花神應該被他秘密養在某處。”

當日鎮北王妃北上,他這一脈的術士曾攛掇吉利知古和燭九截殺王妃,搶奪花神靈蘊。

事後王妃不知所蹤,但他們知道,是被許七安藏起來了。

毒蠱部首領跋紀,呼吸粗重起來。

花神是花中精靈,對植物有着極強的增幅作用,這種增幅同樣對毒草毒果有效。

如果能把花神搶回來,天天讓她種毒草,毒蠱部的族人,就能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極品毒草食用。

“我現在就去力蠱部。”

披着斗篷的行屍轉身,默默往外走。

跋紀聞言,隨之起身,跟在行屍身後,他已經迫不及待。

“你們等等我。”

鸞鈺扭着小腰,提着裙襬,笑吟吟的追上。

淳嫣捏了捏耳垂的小蛇,沉吟片刻,也跟了上去。

一道陰影在陽光下一閃而逝,融入淳嫣的影子裡。

天蠱婆婆看一眼葛文宣,嘆息一聲:

“老身也去湊湊熱鬧。”

葛文宣自信一笑,蠱族七部同氣連枝,當他說動三位首領出手時,就不怕其他人反對。

蠱族榮損與共,這是可以利用的點。

很多時候,必須少數服從多數,別看龍圖嘴硬,可當到了這些首領面臨生死危機,蠱族面臨大危機時,力蠱部一樣得站出來。

“許七安,我看你這次如何破局!”

葛文宣低聲道,身爲許平峰弟子,他深諳合縱連橫之道。

“即使龍圖不出手,以六大蠱族首領的戰力,足夠殺了他。若還不成,便走下一步計劃。”

葛文宣吐出一口氣,輕飄飄的御風而起,從天井上飛出。

............

“準備好了嗎?”

大長老粗糙的手指,點在許鈴音的後頸。

“準備什麼?”

許鈴音茫然的問道。

........大老張沉默一下:“你記得收斂情緒,不要胡思亂想,我要幫你攫取蠱神之力了。”

邊上的五名長老告誡道:

“不要想吃的,一定要冷靜,放空思緒,不能亂想,專注感受體內的變化。”

許鈴音“哦”了一聲,出發前,因爲肚子餓,她剛吃完肉羹,現在很滿足。

見她答應的如此痛快,長老們面面相覷,臉色凝重,並未放鬆警惕。

過去的經驗告訴他們,力蠱部的族人常常因爲憂慮今日,或明日的吃食,而無法平靜下來。

這會引起蠱神之力紊亂,對身體造成破壞,因此每一位族人晉級,都需要長輩在旁邊幫着梳理蠱神之力。

“開始吧!”

一位長老說道。

大長老頷首,點在許鈴音脖頸處的手指,膨脹粗壯了一圈。

許鈴音脖頸處,稚嫩的肌膚,凸顯出一隻竹節蟲的輪廓,那是融入她脊椎裡的力蠱,麗娜的母蠱生出來的子蠱。

這條子蠱受到了大長老渡送的氣血之力,甦醒過來,它貪婪的吸取着外來的力量。

見狀,大長老收回了手指,但已經甦醒過來的本命蠱沒有停止吞噬,它開始將目標轉爲遊離在四周的力量。

另一邊,許七安的瞳孔化作綠色的豎瞳,宛如蟲類。

他看見了所謂的蠱神之力,那是遊離在空氣中的黑紅色螢火蟲,稀薄,卻醒目。

原來力蠱部吸收的蠱神之力,本質上是蠱神的氣血.........許七安恍然大悟。

“蠱神的氣血之力,與武夫的不太一樣,冒然攝入,會變成怪物。難怪常年生活在這裡的動植物,會蛻變成“蠱”。”

許七安嘗試着吸收了一些黑紅的“螢火蟲”,得出結論。

它們無法被武夫直接吸收利用,要麼強行容納,變成怪物,要麼將它們排出,除非體內擁有力蠱。

力蠱相當於過濾蠱神“毒素”的濾器。

確認吸收蠱神氣血不會對自身造成危害,許七安走到遠處,放開了壓制七絕蠱的力量,任由它鯨吞般的吸收起周圍的蠱神氣血。

這樣能避免搶奪小豆丁的資源。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周圍的氣血之力越來越少。

“天才啊!”

大長老驚呆了,他眼見着許鈴音脖頸處的力蠱在飛速壯大,順風順水,始終沒有紊亂的跡象。

而且,看這架勢,還沒到頭。

但她攝取的量,已經超過其他同階力蠱族人需要的蠱神之力。

說明這孩子的潛力,比他們想象的更大。

“是史書上都沒有記載的天才。”

一位長老糾正道。

“她是怎麼做到心無雜念的?”

另一位長老驚豔之餘,疑惑的喃喃自語。

孩子心思單純,但念頭最雜,比成年人還要雜亂,因爲他們無法控制天馬行空的想象。

“不知道,所以說我的徒弟是史書上都沒有記載的天才。”又一位長老發表意見。

“將來我要讓孫子娶她。”大長老大聲發誓。

其他長老滿臉警惕和敵意,一番眼神交流後,他們不知不覺拉開距離,眼神變的充滿戒備和鬥志。

這時,一位長老轉頭四顧:

“周圍的蠱神之力是不是變稀薄了?”

.........

PS:錯字先更後改,繼續碼下一章,嗯,下一章是還債章節。建議明早起牀看。

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還是綢緞打臉?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一百五十六章 怒!(萬字大章)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九十一章 收徒第一百九十二章 許七安:二郎,大哥教你養魚套路第二十二章 風起雲涌第五十章 半卷地圖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三十三章 我站在,烈烈風中第四十三章 挑戰銀鑼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一百一十章 參觀司天監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十四章 心理博弈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第二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白銀盟感謝單章。第六十四章 大輪迴法相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第七十一章 救第七十六章 迷宮和重逢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我魚塘裡沒有廢魚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一百四十七章 回京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六十一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夜致富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第一百零五章 稱帝第三十三章 我站在,烈烈風中第七章 密摺(6000)第二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百盟感謝章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一百五十二章 開幕(一)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十四章 另有其人第十八章 遇刺第十二章 許鈴音:大鍋,我是你的小心肝嗎(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九十二章 恐懼第一百一十章 參觀司天監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第九十三章 坑第三十六章 永興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四十章 結盟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第八十章 不滅之軀第十七章 心劍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一百零七章 廟神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四章 雨來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兩百零一章 呵,女人第一百四十二章 九陰真經第兩百章 勾引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九十七章 七絕蠱進化
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還是綢緞打臉?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一百五十六章 怒!(萬字大章)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九十一章 收徒第一百九十二章 許七安:二郎,大哥教你養魚套路第二十二章 風起雲涌第五十章 半卷地圖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三十三章 我站在,烈烈風中第四十三章 挑戰銀鑼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一百一十章 參觀司天監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十四章 心理博弈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第二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白銀盟感謝單章。第六十四章 大輪迴法相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第七十一章 救第七十六章 迷宮和重逢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我魚塘裡沒有廢魚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一百四十七章 回京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六十一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夜致富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第一百零五章 稱帝第三十三章 我站在,烈烈風中第七章 密摺(6000)第二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百盟感謝章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一百五十二章 開幕(一)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十四章 另有其人第十八章 遇刺第十二章 許鈴音:大鍋,我是你的小心肝嗎(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九十二章 恐懼第一百一十章 參觀司天監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第九十三章 坑第三十六章 永興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四十章 結盟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第八十章 不滅之軀第十七章 心劍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一百零七章 廟神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四章 雨來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兩百零一章 呵,女人第一百四十二章 九陰真經第兩百章 勾引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九十七章 七絕蠱進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