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晉升二品(二)

對於這種一言不合襲擊敏感部位的行爲,慕南梔腦子迷迷糊糊,身體本能提前做出反抗,夾腿沉臀,雙手按住綢褲。

接着,美眸瞬間睜開,瞪的滾圓,看清是許七安後,眉頭一皺,嗔道:

“你做什麼?”

語氣裡,沒有太大的反感和惱怒,更像是嗔他不講武德,半夜偷襲。

“晉升二品啊。”許七安嘿嘿笑道。

慕南梔愣了一下,然後明白過來,細嫩的臉蛋爬上一抹紅暈。

她旋即醒悟過來,以爲許七安在戲耍自己,扭過身去,啐道:

“你先解開封魔釘再說吧。”

說完,想起他離開前的舉動,忙補充道:

“不,不許當舔狗。。”

雖然剛纔一不小心表達出了心意,但那股子感動現在已經過去,再讓花神承認自己喜歡他,願意和他圓房,短期內是不可能的。

我就知道會這樣,剛纔應該趁熱打鐵,先當一回舔狗,這樣她就傲嬌不起來,都怪阿蘇羅..........許七安在她耳邊呵了一口氣,低聲說:

“我拔出最後一根封魔釘了。”

他這話是要告訴慕南梔,圓房的時候到了,該交出一血了,兩人的關係終於要有實質性的進展了。

慕南梔霍然轉身,瞪大眼睛,怔怔的看着他。

這時候,她才發現許七安是一絲不掛,強健的體魄緊緊貼着自己。

慕南梔心砰砰狂跳,雙手推搡他的胸膛:

“你,你退開一點..........男女授受不親,你別碰我,我是什麼人........”

她邊說着,邊裹着棉被往裡縮,她縮一寸,許七安的逼一寸,一直把她逼到牆角。

“你是我什麼人?你說呢!”許七安壞笑道。

她氣急的瞪眼:“我是你長輩。”

論年紀來說,許七安要稱她一聲姨。

許七安險些破功,緩了幾秒,埋怨道:

“我好不容易醞釀的氣氛,全被你給破壞了。”

他往牀上一躺,默默的望着房樑。

沒來由的想到了洛玉衡,心說這倆不愧是閨蜜,這副想談戀愛但又害怕被日的傲嬌,簡直如出一轍。

洛玉衡當初主動尋他雙修,半推半就的上了牀,事到臨頭又反悔,許七安去脫她衣服,還被她打了幾巴掌。

其實剛纔對阿蘇羅說的話,一半真一半假,洛玉衡只與他雙修了兩次(兩個月),而之前說過,短則三月,長則半年。

她才能徹底平息業火,沒有顧慮的渡劫。

也就是說,洛玉衡這張牌,想要發揮作用,怎麼也得一個月之後。

現在的她,無法全力出手,否則體內業火失去壓制,會立刻招來天劫,身死道消。

除了洛玉衡之外,其他的都是三品,想要插足監正當日的戰鬥,實在太勉強。一品打三品,恐怕十招之內就能斬殺。

“趙守的態度有些曖昧,想要拉他下水,有些困難,這又是一個難點,總之,得快些晉升二品。”

念頭起伏之間,感覺慕南梔悄悄靠了過來,溫軟的小手在他胸口一陣摸索,吃驚道:

“封魔釘真的沒了呀!”

“我會騙你嗎?”

許七安沒好氣道。

縮在被窩裡的慕南梔看他一眼,“哦”了一聲,又默默退回牆角。

沉默中,時間飛快流逝,蠟燭靜謐燃燒,燭淚流淌。

許七安再一次靠攏慕南梔,小腹貼住蜜桃般的翹臀,粗壯的手臂攬住纖腰。

慕南梔後背被人拿槍威脅着,嬌軀驟然僵硬。

許七安嘗試褪去她的衣物,但沒有成功,她緊緊拽住衣領,蜷縮着身子,彷彿........死也不肯就範。

許七安愣了愣,擡起頭,看向她的臉。

她紅着眼眶,咬着脣,並沒有害羞和緊張,有點只有酸楚和委屈。

這一刻,他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氣,鬆開了攬住小腰的手臂。

“對不起........”

慕南梔一愣,沉默以對,沒有迴應。

許七安低聲說:

“我其實早就知道你身份了,在把你從北境帶回京城不久。

“那會兒我對你的感覺很複雜,既想霸佔你的靈蘊,又因爲見過你真容,難以自控的憐惜和仰慕。所以就把你養在外宅,想着順其自然。

“後來你隨我走江湖,相處的久了,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突然不想霸佔你靈蘊了。

“我想着,既然寇陽州能依靠蓮藕晉升二品,我肯定也行。”

收集龍氣的後期,他確實打消了攫取王妃靈蘊的念頭。

慕南梔鼻子發酸,強作鎮定,語氣冷淡的說:

“爲什麼要說對不起,爲什麼要跟我說這些,爲什麼要打消霸佔我靈蘊的想法。”

許七安沉默一下,如實說道:

“對不起,因爲我接觸你,得到你的初衷是自私的,並不比貞德要高尚。如果不能直面這個事實,那我根本不配擁有你。

“至於爲什麼要說這些,我們這一路走來,有太多的事壓在彼此心裡,有太多的情感沒有吐露,我想趁這個機會,把自己的心意告訴你。”

他停頓了一下,接着回答最後一個問題:

“因爲相處越久,我對你越癡迷,儘管我從未表現出來。我不知道霸佔靈蘊會對你造成怎樣的傷害。

“更不希望我們真的圓房後,你以後回想起來,會遺憾,會難受,會認爲我是爲了花神的靈蘊才佔有你。”

這些話他憋在他心裡有些時日,以前覺得沒必要說,等到兩人關係漸漸升溫,自然而然的滾牀單。

這樣就不會顯得他是刻意爲了花神的靈蘊。

但世事難料,人永遠是被大勢推着走,他現在急需慕南梔的靈蘊來晉升二品。

而慕南梔因爲過去的經歷,對此尤爲敏感。

她剛纔坐在牀邊吐露心聲,其實是一次坦白,這輩子首次對一個男人表露真情。

但換來的是男人的急色,她不肯就範,並非不願意,而是心裡涌起難以自控的委屈。

許七安看懂了她的心。

“我覺得這些話,是要說清楚的,我不想你以後有遺憾,更不想這成爲我們之間的心結。”

他貼着她的脖頸,嗅着令人陶醉的幽香,聲音低沉富有磁性。

慕南梔淚流滿面。

“反正也沒什麼大不了,我,我又不缺什麼靈蘊。”她抽了抽鼻子,傲嬌的說了一句。

委屈的情緒慢慢消融,心裡彷彿有蜜糖散開,甜滋滋的讓人沉迷。

剛說完,右手就被他抓起,手串輕輕擼了下來。

然後,慕南梔就看見了他發愣的、癡迷的目光。

她有些羞怯,紅着臉,側過頭。

燭光昏黃,牀上的美人含羞帶怯,任君採擷,抿着脣,長長的睫毛因爲緊張,不停的顫抖。

世上再沒有如此動人的風韻,許七安捏着尖俏的下頜,把傾國傾城的容顏扭正,低頭,含住豐潤的紅脣。

有一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可以領紅包和點幣 先到先得!

慕南梔雙眼緊閉,兩隻小手抵在他胸口,喘息聲越來越重,臉蛋越來越紅。

當許七安擡起頭來時,她缺氧般的大口喘息,紅脣被用力吮吸有些輕微紅腫。

譁........

許七安突然用力掀開棉被,翻身坐在慕南梔小腹上,居高臨下的俯視她。

他把裡衣的下襬擼了上去,露出白皙的,性感纖細的小腰和肚臍眼,肌膚像是凝脂,又如最無暇的美玉。

許七安附身,親吻她的小腹,像品嚐最美味的食物,表情狂熱而虔誠。

不知過了多久,慕南梔感覺自己被翻了個身,緊接着,背上一涼,她腦子稍稍清醒了些,輕吟一聲:

“你幹嘛呀........”

語氣有些愜意慵懶。

許七安拎着酒壺,傾倒壺口,清亮的酒液激撞在慕南梔凝脂般的玉背,然後順着優美的曲線流淌,匯聚在性感的腰窩。

許七安懷着虔誠的心,俯身低頭,品嚐一彎“酒潭”

他從來沒有如此興致昂揚的時刻,對雙修充滿儀式感,認爲心急的索取是對大奉第一美人的褻瀆。

品嚐完一彎秋水匯成潭,他接着又嘗試了激流瀑布掛雙峰,很快一壺酒喝完。

慕南梔羞的恨不得鑽到牀底,終於知道什麼是舔狗了。

過了一陣,花神轉世見他遲遲沒有動作,有些茫然。

“不知道該怎麼開始.........”

許七安拎着空蕩蕩的酒壺,有些無奈。

慕南梔又羞又氣,心說關鍵時刻你跟我說這個,你還要我教你嗎,你和洛玉衡雙修時,是她手把手教你的嗎?!

許七安確實沒有頭緒,但不是耕田這一塊,而是如何吸收慕南梔的靈蘊。

之所以覺得圓房能吸收靈蘊,是因爲花神當了二十年的王妃,鎮北王一直留在北境,不曾碰她,由此可以總結出,這和花神的一血有關。

算了,用上古道門的雙修術試試吧.........許七安撈起花神的大白腿,腰身一挺。

“啊~!!”

慕南梔像是中箭的雌獸,脖頸向後仰起,雙手不自覺地攥住牀單,叫出聲來。

許七安閉上眼睛,以上古道門的雙修秘法引導氣機在兩人之間流轉。

當凹凸結合,成爲一個嚴絲合縫的口,兩人便宛如一個共同體,氣機走完兩人的奇經八脈,視作一個大周天。

許七安一心二用,在牀榻的“咯吱”聲裡,運轉完一個大周天。

剎那間,他清晰的感覺到慕南梔體內,一股沉眠的力量甦醒,被氣機引動,一起搬運周天。

這股力量有着難以想象的生命力,當它隨着氣機運轉,進入許七安體內,他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舒適,四肢百骸一下子被打通。

所有的細胞都得到滋養,欣欣向榮。

許七安的體魄在這一刻,突飛猛進,骨骼便的更加強壯,肌肉變的更加堅韌,細胞充盈了力量。

他不由自主的加快動作,牀榻的搖晃聲愈發激烈。

慕南梔臉頰酡紅,秀眉緊蹙,貝齒咬緊手背,甜膩得聲音不斷從小嘴裡飄出,斷斷續續。

她整個人就像是在海浪中搖擺的水草。

啪啪啪啪.........許七安在寒冬裡,一絲不苟的替花神拍蚊子。

“氣機再壯大,肉身也在快速增強,各方面屬性都在暴漲,這是要晉升的徵兆,但缺了些什麼..........對,是“意”的昇華。

“二品武夫叫合道,不只是肉身增強而已,我的玉碎也應該更上一層樓,南梔真潤啊.......呸,收斂心神,收斂心神。

“嗯,玉碎的昇華是什麼?初級的玉碎是爆發,高級的是反彈,合道之後是什麼,合道之後是什麼.........”

燭光把影子投在牆上,映出男人昂首挺胸的上半身,肩上一雙纖細的玉足晃啊晃。

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第一百二十章 逃亡計劃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兩百五十九章 臭婆娘寫個總結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第八十九章 超越神殊的戰力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五章 乾屍:他在哪兒(兩章合一)第六十七章 案件分析第一百七十八章 離京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一百三十二章 夜談(爲盟主“A狼老師”加更)第兩百一十四章 撲朔迷離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白銀盟感謝單章。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第一百一十六章 殉國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二十九章 懸賞令第七十章 赴會第兩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第三十九章 那許平志不當人子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八十五章 科舉舞弊第九十二章 苦肉計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六十章 婚事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兩百二十三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兩百四十二章 他在笑(求訂閱)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十一章 摸魚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一百六十四章 蓮子成熟在即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兩百零一章 呵,女人第十章 縣衙命案第一十六章 聖女的道第三十九章 混戰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七十二章 李靈素:我即將領悟太上忘情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品武夫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說一說最近的劇情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第五十章 詩第七章 新任監正之爭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一章 生母第八十五章 神殊vs佛陀第六十章 門當戶對(元旦快樂)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三章 吃蟹第一百章 我要包場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二十五章 互相傷害第一百三十一章 生死與共第一百三十七章 譽王第四十八章 夜話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六十七章 入島第五十一章 佛光卷尾感言!第兩百一十九章 本官許七安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一百三十五章 乾屍第一百一十二章 花裡胡哨第五十六章 佛門法相(六千字大章)第九十九章 集體會議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七十七章 洛玉衡的社死第五十八章 flag第五十七章 收服第三十六章 永興第一百零五章 問題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
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第一百二十章 逃亡計劃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兩百五十九章 臭婆娘寫個總結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第八十九章 超越神殊的戰力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五章 乾屍:他在哪兒(兩章合一)第六十七章 案件分析第一百七十八章 離京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一百三十二章 夜談(爲盟主“A狼老師”加更)第兩百一十四章 撲朔迷離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白銀盟感謝單章。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第一百一十六章 殉國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二十九章 懸賞令第七十章 赴會第兩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第三十九章 那許平志不當人子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八十五章 科舉舞弊第九十二章 苦肉計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六十章 婚事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兩百二十三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兩百四十二章 他在笑(求訂閱)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十一章 摸魚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一百六十四章 蓮子成熟在即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兩百零一章 呵,女人第十章 縣衙命案第一十六章 聖女的道第三十九章 混戰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七十二章 李靈素:我即將領悟太上忘情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品武夫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說一說最近的劇情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第五十章 詩第七章 新任監正之爭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一章 生母第八十五章 神殊vs佛陀第六十章 門當戶對(元旦快樂)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三章 吃蟹第一百章 我要包場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二十五章 互相傷害第一百三十一章 生死與共第一百三十七章 譽王第四十八章 夜話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六十七章 入島第五十一章 佛光卷尾感言!第兩百一十九章 本官許七安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一百三十五章 乾屍第一百一十二章 花裡胡哨第五十六章 佛門法相(六千字大章)第九十九章 集體會議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七十七章 洛玉衡的社死第五十八章 flag第五十七章 收服第三十六章 永興第一百零五章 問題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