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渡劫戰

滿殿諸公、勳貴、皇室宗親,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追逐那道青衣。

魏淵..........他回來了。

熟悉的青衣,熟悉的容貌,熟悉的氣質,熟悉的.......斑白的鬢角。

殿內殿外,在這一瞬間,出奇的安靜。

大音希聲,震驚過頭之後,就是沉默。

“魏淵,拜見陛下!”

魏淵走到御座前,拱手作揖。

懷慶目光掃過羣臣,嘴角一挑:

“衆卿爲何不說話?”

直到這個時候,殿內依舊寂靜,無人應答女帝的話,他們死死盯着魏淵,有的人瞪大眼睛,試圖找出這是一個假貨的證據;有的人眼眶微紅,熱淚已然醞釀;有的人是欣喜若狂,激動的渾身發抖。。

“魏,魏公?”

現魏黨魁首劉洪,雙目通紅,顫巍巍的上前,仔細審視,哽咽道:

“您,不是戰死在靖山城了嗎。”

他問出了殿內羣臣的疑惑,對於眼前出現的大青衣,諸公心裡持懷疑態度。

魏淵死在靖山城已有小半載,外人只知魏淵爲國捐軀,而他們知道更多的細節,當時死的時候,肉身可以沒有帶回來的。

身體都沒了,這還怎麼復生?

魏淵溫和笑道:

“死而復生罷了,沒什麼好奇怪。”

死而復生,罷了?

女帝補充道:

“魏公捐軀後,許七安一直在想辦法復活魏公,爲他重塑肉身,煉製法器召喚魂魄。春祭日時,朕親自召回了魏淵的魂魄。”

諸公這才明白過來當日春祭時,女帝沒有到場。

原以爲她是心情不佳,無心春祭,沒想到暗中復活了魏淵?

是許七安替他重塑肉身,召回魂魄的...........文武羣臣恍然大悟,心裡的疑慮頓時消散不少。

並非他們信不過女帝,好吧,就是信不過。

即使女帝才華橫溢,但她終歸是個凡人,她說自己復活了魏淵,諸公打心眼裡不信。

但如果是許七安的話,諸公就願意信。因爲許七安是二品,當世頂尖人物。

“原來,許銀鑼早就有對策了。”

“他一直在暗中努力復活魏淵,謀劃許久了啊。”

“早知道,我等也不用日日擔憂。”

諸公心情複雜的議論,心裡大定。

原來在不知不覺中,許七安已經做了這麼多的事,那小子有時讓人恨得牙癢癢,可還是那句話,當與他站在一個陣營時,卻又莫名的心安。

見羣臣又開始議論,魏黨的骨幹們滿臉激動,語無倫次,女帝看了一眼掌印太監。

啪!

中年太監甩動手腕,鞭子抽在光亮可鑑的地面。

羣臣安靜下來。

女帝聲音清冷威嚴:

“敘舊之事,留到散朝再說。

“退守京城是魏公的意思,衆愛卿意下如何?”

同樣的問題,第二遍問出口,諸公卻不說話了。

他們面面相覷,然後看一眼女帝,又看一眼魏淵,好一會兒,劉洪、張行英等魏黨成員高呼道:

“一切聽從陛下決斷。”

接着是錢青書等王黨成員,紛紛表示聽從女帝決斷,退守京城,與雲州軍決一勝負。

他們不是順應大勢的屈從,而是真心覺得有希望,縱使以前與魏淵是政敵的王黨,見到魏淵出現的剎那,就像昏暗的天空裡劈入一束曙光。

從初出茅廬的北境之戰,到震撼古今的山海關戰役,再到秋收時,十萬大軍推平巫神教總壇靖山城,大奉軍神就沒敗過。

.........懷慶抿了抿嘴脣,心情有些複雜的說道:

“有勞衆愛卿協同魏公,共守京城。

“退朝!”

............

“駕!”

豪華馬車疾馳在皇城寬城的街道,車輪滾滾,駕車的車伕仍不停的抽動馬鞭,並非他焦急,而是車廂裡的首輔大人不停催促。

車伕心裡涌起不祥的預感,懷疑老首輔王貞文時日無多,錢首輔急着去見最後一面。

很快,馬車在王府外停靠,錢青書沒給扈從攙扶的機會,穩健的躍下馬車,快步走入王府。

一路穿過外院、曲折迴廊,來到王貞文的臥房外,王府管家一路陪同,道:

“錢首輔,錢首輔........容小人去稟告老爺。”

錢青書不理,徑直來到臥房外,這纔看向管家,示意他去敲門。

管家愁眉苦臉的照做,小聲道:

“老爺,錢首輔來了。”

他不敢喊的太大聲,怕驚擾王貞文休息。

沒多久,一名小婢女打開臥房的門,低聲道:

“老爺請你們進去。”

錢青書邁過門檻,進入臥房,看見王貞文臉色灰敗的坐靠在牀榻,正側頭望來。

“看你的臉色,似乎遇到了大事。”

王貞文吐出一口濁氣,沉聲道:“是不是雍州失守了。”

潯州失守後,王貞文就經常失眠、驚醒,精神愈發疲憊,以他的經驗和眼界,知道雍州失守是遲早的事。

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快。

雍州失守後,雲州軍可就兵臨京城了。

錢青書沉默措辭片刻,道:

“雍州確實沒了,但這是陛下下令的,說要退守京城,與雲州軍決一死戰。”

王貞文愁容滿面:

“這是一步險棋,我理解陛下的意思,在京城打,肯定要比在雍州打更好。不管是軍隊、城牆、器械和物資,京城儲備都非常豐富。能打一場持久戰。

“只是她忽略了人性啊,大軍兵臨京城,勢必造成百姓和官員恐慌,人心一旦散了,便沒法打了。”

“王兄看的透徹!”錢青書喟嘆道:

“今日聽聞陛下主動放棄雍州,退守京城時,我亦有種如臨末日的恐慌。不過.........魏淵回來了。”

這句話說完,他看見王首輔表情猛的一滯,像是凝固的畫卷。

好一會兒,這位老人擰動脖子,枯敗的臉龐轉過來,死死盯着錢青書,一字一句道:

“你說什麼.......”

錢青書正色道:

“魏淵復活了,許七安爲他重塑了肉身,春祭日時,陛下親手召回他的魂魄,今日在朝堂上,我反覆觀察他,確實是魏淵,容貌可變,但那份氣度、眼神和談吐,卻是模仿不來的。

“而且勳貴中,不乏高手,若是易容,早就看出來了。陛下說,退守京城是魏淵的決定。”

王貞文聽完,愣愣許久,道:

“文武百官是什麼反應?”

錢青書回答:

“如今正積極參與佈防,各司其職,散朝時,我仔細看過,雖說臉色依舊不太好看,倒也無人悲觀。唉,這領兵打仗的事,只要有魏淵在,就是讓人覺得心安。

“他回來的正是時候,京城人心可定.........”

說着說着,他突然發現王貞文歪着腦袋,閉着眼,很久沒有動彈。

錢青書心裡陡然一凜,嘴皮子顫抖的喊了一聲:

“王兄?”

他伸出顫抖的手,眼神悲慟,小心翼翼的試探鼻息。

下一刻,錢青書如釋重負,神色一鬆。

只是睡着了。

邊上的婢女小聲道:

“老爺近日睡不踏實,即使睡着了,也常常驚醒,一個人睜着眼發呆。”

錢青書緩緩點頭,輕聲道:

“好生照顧着,別驚擾到他。”

離開前,他在房門口駐足,回望王貞文安詳的睡容。

你總算可以睡個安穩覺了。

............

北境!

一道白衣身影,於清光升騰間,不斷閃爍,每一次閃爍的距離是三裡。

這具白衣身影的容貌與許平峰一模一樣,是他煉製的分身,其本質是一具傀儡,由精鐵打造而成,刻畫二十八座陣法,戰力大概等同初入四品的高手。

許平峰分出一縷神念,寄宿在傀儡上,把它當做分身。

這種分身,他最多隻能同時操縱兩具,一具留在潛龍城,一具隨身攜帶。

再多的話,就容易分散心神,平時倒是無所謂,但他還得應付寇陽州這位二品武夫,所以不可能分出太多神念。

北境的戰事牽扯整個戰局,白帝和伽羅樹遲遲沒有打贏,這讓許平峰嗅到了一絲不妙。

他必須親眼看看是怎麼回事。

穿過廣袤的無人區,極目遠眺,荒涼的平原盡頭出現黑壓壓的雲層,以及遮天蔽日的沙塵暴。

許平峰從遠處的雲層裡,察覺到了天劫的氣息。

洛玉衡的雷劫果然沒有結束,看這股氣息,應該是土雷劫..........許平峰降低了傳送速度,謹慎的靠近。

畢竟這具傀儡只是初入四品,天劫的一縷氣息,超凡戰的一抹餘波,就能讓他灰飛煙滅。

“轟!”

當靠近劫雲三裡處,一道可怕得衝擊波狂潮般掀起。

許平峰當即撐起防禦陣法,於身前凝成六邊形屏障。

砰!

防禦陣法只維持了三秒,就被狂暴的衝擊波撕裂,傀儡身軀當場震飛,胸口深深凹陷。

換成四品術士,這樣的傷足以喪失戰鬥力。

但傀儡不會死,不知疼痛,許平峰貼着地面,傳送了兩次,終於來到劫雲的邊緣。

同時,他也看見了兩處戰場,看見了白帝許七安,看見了伽羅樹、阿蘇羅和金蓮趙守。

其他人直接略過,許七安的模樣,讓許平峰一陣茫然。

..........

PS:繼續碼下一章,下一章字數會多一點,這場戰爭重要收尾了,我在考慮以怎樣的節奏展開。老規矩,明天看。

對了,那些賣番外的都是騙子,別上當,別上當,別上當!重要的事說三遍。

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九十六章 時間管理大師第五章 解開謎題第一百三十八章 約定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兩百一十五章 地書開通新功能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一百七十四章 雞精第一百二十二章 李靈素:這位猿兄.........(6600)第七十二章 李靈素:我即將領悟太上忘情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一百一十九章 否極泰來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三十章 殺恆音第兩百四十四章 許七安甦醒(萬字大章)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寫個總結第一百四十四章 辣個男人回來了第十六章 很潤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七章 嚇唬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七十九章 釜底抽薪(一)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九十八章 殿試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八十一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第一百三十六章 秋後算賬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十五章 李靈素求救(5500)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八十一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第十章 縣衙命案第十四章 女屍第四十八章 夜話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四十九章 超品的可怕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一百零四章 出世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一百四十四章 復仇者第四十六章 贖人第一百二十章 了結因果,淨化罪孽(6000)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第六十章 門當戶對(元旦快樂)第一百八十六章 爲刀取名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五十八章 flag第一百三十八章 飛燕女俠(12000)第十八章 成全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八十九章 超越神殊的戰力第八章 妹子,你偷看爲兄做啥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返南疆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一百八十六章 失之交臂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九章 暴走的嬸嬸第九十八章 晉升二品(一)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一百三十五章 白馬銀槍李妙真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三十八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一)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九十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一百五十八章 鋼鐵直男李玉春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
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九十六章 時間管理大師第五章 解開謎題第一百三十八章 約定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兩百一十五章 地書開通新功能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一百七十四章 雞精第一百二十二章 李靈素:這位猿兄.........(6600)第七十二章 李靈素:我即將領悟太上忘情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一百一十九章 否極泰來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三十章 殺恆音第兩百四十四章 許七安甦醒(萬字大章)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寫個總結第一百四十四章 辣個男人回來了第十六章 很潤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七章 嚇唬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七十九章 釜底抽薪(一)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九十八章 殿試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八十一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第一百三十六章 秋後算賬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十五章 李靈素求救(5500)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八十一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第十章 縣衙命案第十四章 女屍第四十八章 夜話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四十九章 超品的可怕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一百零四章 出世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一百四十四章 復仇者第四十六章 贖人第一百二十章 了結因果,淨化罪孽(6000)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第六十章 門當戶對(元旦快樂)第一百八十六章 爲刀取名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五十八章 flag第一百三十八章 飛燕女俠(12000)第十八章 成全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八十九章 超越神殊的戰力第八章 妹子,你偷看爲兄做啥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返南疆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一百八十六章 失之交臂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九章 暴走的嬸嬸第九十八章 晉升二品(一)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一百三十五章 白馬銀槍李妙真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三十八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一)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九十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一百五十八章 鋼鐵直男李玉春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