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

給大家發紅包!現在到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紅包。

是破案啊!

在修爲還沒有大成之前,他真正引以爲傲的是破案能力。

破案能力等於邏輯推理加細節觀察。

他確實不具備監正和許平峰這種級別的謀算,做不到運籌帷幄。

但就算是監正,也別想把他當猴子耍。

就算是自詡足智多謀的許平峰,許七安也一樣讓他在回收氣運時,鎩羽而歸。

這一切都依賴於他強大的“破案”能力,根據種種線索,仔細分析、推敲,破解了神秘術士的真正身份,從而做好應對之策。

他僅用一年時間,就從一個弱小的、誰都能肆意擺弄的容器,成長爲超凡境中也是拔尖的高手。。

成長爲棋手之一。

шшш _тTk án _C○ 他一步步解開了“神秘術士”許平峰的面紗,接下來也會揭開監正的神秘面紗。

兩位巔峰術士都不能把他玩弄於鼓掌,何況是天蠱婆婆。

“婆婆今日來極淵找我,陳述利弊,勸我離開南疆,其實就算我不拿出手串,您也會告訴我如何應對吧。”

許七安放下茶杯,透過昏暗的燭光,望着蒼老的天蠱婆婆:

“您早就做出選擇,與我結盟,而非許平峰,對吧。”

“你是個聰明的孩子。”

天蠱婆婆笑了笑,這等於默認了。

許七安點點頭,繼續說道:

“既然這樣,那您接下來的行爲就讓我看不懂了。您表現的太過中立,既不偏向我,也不偏向許平峰,任由五位首領與我戰鬥。

“但其實您知道我能打贏他們,因爲我體內的七絕蠱就是您託麗娜送給我的。也就是說,您早知道,蠱族和雲州無法結盟。”

“與一方結盟,就必須與另一方決裂,以您的智慧,竟然沒有暗中盯牢葛文宣?葛文宣雖然是個小角色,可他背後的許平峰不容小覷。

“我都能想到許平峰會有後手,您不可能猜不到吧。

“所以我認爲,您是有暗中盯着葛文宣的,什麼理由會讓你任由葛文宣在極淵胡來,卻不阻止?

“你曾經說過,封印蠱神是蠱族永遠不變的目標。我今夜過來,除了七絕蠱,便是想問問這件事。”

天蠱雖然不像天命師那樣,可以肆意窺探天機,但多少也能窺見未來一角,面對這樣的人物,許七安早就留心眼了。

大概也只有麗娜會認爲天蠱婆婆是慈祥的,和藹的老人家,這或許也對,但這絕對不會是天蠱婆婆的全部。

天蠱婆婆默然不語,低頭縫補衣物。

許七安也沒催促,自顧自的喝茶,臥房裡靜悄悄的,只有窗外的蟲子孜孜不倦的叫着。

南疆氣候炎熱,即使是冬天,草木也是綠的,鳥獸也不用過冬,最多是數量較之夏季要少一些。

“知道這些事,對你沒有什麼好處。”

很久之後,天蠱婆婆嘆口氣,緩緩道:

“知道那股沖天而起的白光是什麼力量嗎?”

許七安搖頭:

“請婆婆告知。”

“你應該聽說過它的名頭,雲州有過它的記載,有過它的廟。”

天蠱婆婆剛說完,許七安脫口而出:

“白帝?!”

許平峰何時與這位神魔血裔搭上關係了..........他心裡一沉,涌起不妙的感覺。

不當人子明顯與這位神魔血裔有聯繫,雖然這不能證明雙方是盟友,卻有成爲盟友的可能。

敵人的朋友,那肯定是敵人。

“之前分析過,雲州背靠汪洋,極有可能是五百年前那一脈給自己留的後手,起事不成,便遠走海外。如今再看,許平峰選擇雲州作爲大本營,也許還有這一層原因,他暗中悄悄與白帝搭上了關係。”

許七安習慣性的在心裡分析起來:“那白帝是什麼位格不清楚,總之不會是超品........”

他深吸一口氣,把發散的思緒收攏,道:

“婆婆,你繼續。”

天蠱婆婆一邊低頭縫補,一邊說道:

“它問了蠱神三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你何時能掙脫封印。

“蠱神回答它——大時代的落幕裡,不會缺少祂。”

這是她根據自己對神魔語的瞭解,做的翻譯。

大時代的落幕裡不會缺少祂?許七安“嘶”了一聲,心說有些細思極恐啊。

蠱神的回答裡,透露了兩個信息:

一,大時代的落幕。

這指的可能是某件事,某個機遇,某場災難,不管“時代”寓意着什麼,涉及到的層次絕對很高。

超凡境以下,都沒資格參與的那種。

二,不會缺少祂。

蠱神堅信自己能掙脫封印,一個超品不會盲目自信,更何況,天蠱部能窺見命運的一角,而作爲蠱術源頭的蠱神,當然也可以。

思考結束的許七安,朝天蠱婆婆點了一下頭,表示繼續。

天蠱婆婆接着說道:

“第二個問題,它問蠱神:道尊在哪裡。

“蠱神的回覆是:或許已經徹底隕落。”

道尊在哪裡........

這就有意思了啊,一位神魔後裔,海外來的靈獸,竟然會主動關注道尊..........許七安摸了摸下巴,沉吟起來。

所有超品裡,道尊是最神秘,年代最久遠的強者。

他成道年代無法考證,無史料記載,只能推測是神魔時代終結,人族和妖族剛剛崛起的年代。

但這段年代的時間尺度是數千年,根本無法精確定位。

白帝爲何會關注一個毫無存在的感的道尊?它爲何又要問蠱神,蠱神自神魔時代結束後,就在南疆沉睡,一千多年前被儒聖封印。

如果蠱神和道尊有什麼交集的話,那應該發生在蠱神在南疆沉睡期間。

另外,蠱神的回覆信息量很大啊,道尊可能已經隕落?誰能殺道尊?總不能是道尊自己活膩歪了,自我了結吧.........許七安問道:

“婆婆對道尊有什麼看法?”

天蠱婆婆搖頭:“不知道。”

不知道,而不是不能說..........許七安道:“您沒有在未來窺探到道尊?”

“你對天蠱可能存在誤解,窺探命運的一角,何爲一角?”

天蠱婆婆無奈道:

“不知前因後果的片面,零碎雜亂的片段,以及無法精準窺探某件事的混亂。

“限制大,且不可控。並非老身想知道什麼,就能立刻用天蠱去窺探。”

您這個天蠱和監正的“未來直播間”差距也太大了吧.........許七安嘀咕一聲:

“那您覺得白帝問道尊行蹤的目的是?”

天蠱婆婆再次搖頭,聲音溫和平緩:

“第三個問題,白帝問蠱神:守門人是誰。

“蠱神的回答是:祂原以爲是儒聖,後來才知道.........”

許七安等了一下,沒等來天蠱婆婆的後續,急道:

“知道什麼?”

天蠱婆婆無奈道:“老身也想知道,可儒聖雕塑的力量阻攔了蠱神,把它再次封印。”

.........許七安險些一口老血,心說儒聖不當人子啊,死了還要給我斷章。

“婆婆對守門人的看法是?”

他直接詢問天蠱婆婆。

“我不知道守門人是誰,但關於守門人的一切信息,都是不可泄露的天機。你與司天監關係匪淺,該明白我的意思。”

天蠱婆婆回答道。

“知天機者,必受天機束縛。”

許七安嘆息着點頭,這是窺探天機所必許付出的代價,是天道法則。

他又給自己倒了一杯水,抿一口,盯着老人皺紋密佈的臉:

“婆婆之所以縱容葛文宣,是爲了利用他,從蠱神處打探守門人的秘密吧。”

如果是出於這個動機,那麼天蠱婆婆的行爲,就能得到解釋。

她早就選定與自己結盟,表現的那麼中立,那麼置身事外,其實是在等葛文宣去極淵。甚至有暗中幫忙葛文宣進入極淵的舉動。

比如抹去他的氣息,讓渾天神鏡找不到他。

又比如幫他清理沿途的蠱蟲蠱獸,讓他能順利抵達儒聖雕塑面前。

當然,這些只是猜測,也不需要去求證。

天蠱婆婆衣服縫補完了,垂首咬斷線頭,道:

“是的。

“夜深了,老身該休息了。”

許七安道:“晚輩叨擾了。”

融入陰影,消失不見。

...........

返回力蠱部,發現大廳亮着燭光,麗娜和莫桑兄妹倆一人一盆的肉食,正在吃宵夜。

兩人身上的衣服多有破損,且赤着腳,莫桑胸口殘留着血跡,但不見傷口。

許七安推測兄妹倆剛剛切磋過,身爲哥哥的莫桑捱了妹妹的揍,此時兄妹倆正進食補充體力。

莫桑說:

“你不是說給我拐個大奉公主,或者大奉第一美人回來當媳婦嗎。”

中原女人似乎不在你們力蠱部的審美點上啊..........事關公主和王妃,許七安留心聽了一會兒。

“我給你拐回來了啊,許寧宴身邊那個女人就是大奉第一美人。”

麗娜信誓旦旦的說。

“生的白就算了,好歹能曬黑的,但相貌如何普通,她是怎麼自信到自稱大奉第一美人的。”

莫桑幻滅了,氣道:

“中原的女人果然又白又醜,那些商隊在騙我。”

他從中原來的商隊口中得知鎮北王妃是大奉第一美人,中原商人說的天花亂墜。

莫桑就問他們,比我們蠱族女子如何?

中原商人看着南疆的一羣小黑皮,誠懇的說:

“天上的雲和田裡的泥。”

莫桑狠狠嚼着食物,憤憤道:

“我算明白了,原來我們南疆的姑娘纔是雲,大奉的女人是泥巴。”

“沒有沒有,我見過中原的公主,其實水靈的很,就是比我差遠了。”麗娜中肯的說。

“那是,你可是我們力蠱部的第一美人。”莫桑點頭,贊同妹妹的話。

許七安在心裡朝兄妹倆拱拱手,返回房間。

阿呼,阿呼.........

小豆丁的呼嚕聲有節奏的響起,憑藉強大的目力,他看見愚蠢的妹妹四仰八叉的躺在牀上,踢掉了獸皮毯子。

右手的手腕溼漉漉一片,似乎剛剛被啃過。

牀不大,被小豆丁佔了三分之二,許七安把她的手腳擺放好,拉上獸皮毯子把兄妹倆蓋住,閉眼休息。

...........

朦朦朧朧中,他聽見了撕心裂肺的咆哮聲,這讓他一下子驚醒。

這一刻,憑藉超凡境強悍無匹的元神,許七安清晰的認識到自己還在“夢裡”,第一反應是:

巫神教超凡高手來了?

能在夢境中對付他這種層次的高手,各大體系裡,只有四品時稱爲“夢巫”的巫師體系。

道門雖也有夢中勾魂的法術,但那屬於陰神自帶的神異,和夢巫相比,屬於專業和副業的區別。

吼聲的餘音裡,許七安看見了畫面。

他看見蔚藍的天空之下,一道隕星拖曳着火光,墜向大地。

赤紅豔麗的火光裡,是一隻雙翅被撕掉的火焰巨鳥。

火焰鳥隨着火焰一起墜落,就如隕落的星辰,而它墜向的大地,滿目瘡痍,橫陳着無數的屍體。

被挖掉獨目,空洞的額頭流淌鮮血的巨人;被斬斷蛇頭,龜殼佈滿裂縫的玄武;腦袋脫離脖頸的十二雙手臂巨人;堪比山嶽的身軀腐朽,露出嶙峋骨頭的巨蛇。

只剩下半邊身子的黃金獅子;渾身長滿肉球,充滿恨意凝視天空但早已死去生命的肉球;頭顱和身軀分離的九頭蛇.........

這些是許七安曾經在夢中看見過的,誕生於遠古時代的神魔。

“我看見了神魔隕落時的情景.........”

這裡只是一場夢,但許七安彷彿聽見了自己狂亂的心跳聲。

..........

PS:錯字先更後改

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盟主感謝章第兩百一十三章 驚愕第一百七十四章 雞精第六十六章 阿蘇羅戰死?(感謝“魔力飛車”的白銀盟)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月末總結第一百章 我要包場第兩百一十八章 知己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十八章 遇刺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五章 解開謎題第一章 牢獄之災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七十一章 救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我魚塘裡沒有廢魚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七十一章 救第七十七章 洛玉衡的社死第一百二十七章 李妙真的傳書第七章 密摺(6000)第三十九章 大敵來訪第一百零八章 主辦官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兩百一十七章 許七安:我爽了第八十三章 救人方案第一百五十七章 贈詩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八十九章 臥龍雛鳳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五十章 半卷地圖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一百一十章 刑部破不了的案,我來破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二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第四章 更待何時第十四章 交換情報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第二十五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一百六十七章 去劍州第一百三十二章 夜談(爲盟主“A狼老師”加更)第十四章 另有其人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八十三章 圍攻第八十一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白銀盟感謝單章。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三十章 化學課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二十四章 佛子(6000)第三十章 殺恆音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九十三章 三號不愧是讀書人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第八十三章 對弈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十八章 遇刺第兩百零二章 洛玉衡的秘密第九十七章 風雲變色第八十九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第三十章 化學課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九十二章 兌現承諾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三章 李靈素修羅場(二)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六十章 打更人上門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十九章 斬首第一百六十四章 蓮子成熟在即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號人設坍塌?(爲盟主“旺財i7”加更)
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盟主感謝章第兩百一十三章 驚愕第一百七十四章 雞精第六十六章 阿蘇羅戰死?(感謝“魔力飛車”的白銀盟)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月末總結第一百章 我要包場第兩百一十八章 知己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十八章 遇刺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五章 解開謎題第一章 牢獄之災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七十一章 救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我魚塘裡沒有廢魚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七十一章 救第七十七章 洛玉衡的社死第一百二十七章 李妙真的傳書第七章 密摺(6000)第三十九章 大敵來訪第一百零八章 主辦官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兩百一十七章 許七安:我爽了第八十三章 救人方案第一百五十七章 贈詩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八十九章 臥龍雛鳳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五十章 半卷地圖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一百一十章 刑部破不了的案,我來破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二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第四章 更待何時第十四章 交換情報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第二十五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一百六十七章 去劍州第一百三十二章 夜談(爲盟主“A狼老師”加更)第十四章 另有其人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八十三章 圍攻第八十一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白銀盟感謝單章。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三十章 化學課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二十四章 佛子(6000)第三十章 殺恆音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九十三章 三號不愧是讀書人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第八十三章 對弈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十八章 遇刺第兩百零二章 洛玉衡的秘密第九十七章 風雲變色第八十九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第三十章 化學課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九十二章 兌現承諾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三章 李靈素修羅場(二)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六十章 打更人上門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十九章 斬首第一百六十四章 蓮子成熟在即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號人設坍塌?(爲盟主“旺財i7”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