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

給大家發紅包!現在到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紅包。

是破案啊!

在修爲還沒有大成之前,他真正引以爲傲的是破案能力。

破案能力等於邏輯推理加細節觀察。

他確實不具備監正和許平峰這種級別的謀算,做不到運籌帷幄。

但就算是監正,也別想把他當猴子耍。

就算是自詡足智多謀的許平峰,許七安也一樣讓他在回收氣運時,鎩羽而歸。

這一切都依賴於他強大的“破案”能力,根據種種線索,仔細分析、推敲,破解了神秘術士的真正身份,從而做好應對之策。

他僅用一年時間,就從一個弱小的、誰都能肆意擺弄的容器,成長爲超凡境中也是拔尖的高手。。

成長爲棋手之一。

他一步步解開了“神秘術士”許平峰的面紗,接下來也會揭開監正的神秘面紗。

兩位巔峰術士都不能把他玩弄於鼓掌,何況是天蠱婆婆。

“婆婆今日來極淵找我,陳述利弊,勸我離開南疆,其實就算我不拿出手串,您也會告訴我如何應對吧。”

許七安放下茶杯,透過昏暗的燭光,望着蒼老的天蠱婆婆:

“您早就做出選擇,與我結盟,而非許平峰,對吧。”

“你是個聰明的孩子。”

天蠱婆婆笑了笑,這等於默認了。

許七安點點頭,繼續說道:

“既然這樣,那您接下來的行爲就讓我看不懂了。您表現的太過中立,既不偏向我,也不偏向許平峰,任由五位首領與我戰鬥。

“但其實您知道我能打贏他們,因爲我體內的七絕蠱就是您託麗娜送給我的。也就是說,您早知道,蠱族和雲州無法結盟。”

“與一方結盟,就必須與另一方決裂,以您的智慧,竟然沒有暗中盯牢葛文宣?葛文宣雖然是個小角色,可他背後的許平峰不容小覷。

“我都能想到許平峰會有後手,您不可能猜不到吧。

“所以我認爲,您是有暗中盯着葛文宣的,什麼理由會讓你任由葛文宣在極淵胡來,卻不阻止?

“你曾經說過,封印蠱神是蠱族永遠不變的目標。我今夜過來,除了七絕蠱,便是想問問這件事。”

天蠱雖然不像天命師那樣,可以肆意窺探天機,但多少也能窺見未來一角,面對這樣的人物,許七安早就留心眼了。

大概也只有麗娜會認爲天蠱婆婆是慈祥的,和藹的老人家,這或許也對,但這絕對不會是天蠱婆婆的全部。

天蠱婆婆默然不語,低頭縫補衣物。

許七安也沒催促,自顧自的喝茶,臥房裡靜悄悄的,只有窗外的蟲子孜孜不倦的叫着。

南疆氣候炎熱,即使是冬天,草木也是綠的,鳥獸也不用過冬,最多是數量較之夏季要少一些。

“知道這些事,對你沒有什麼好處。”

很久之後,天蠱婆婆嘆口氣,緩緩道:

“知道那股沖天而起的白光是什麼力量嗎?”

許七安搖頭:

“請婆婆告知。”

“你應該聽說過它的名頭,雲州有過它的記載,有過它的廟。”

天蠱婆婆剛說完,許七安脫口而出:

“白帝?!”

許平峰何時與這位神魔血裔搭上關係了..........他心裡一沉,涌起不妙的感覺。

不當人子明顯與這位神魔血裔有聯繫,雖然這不能證明雙方是盟友,卻有成爲盟友的可能。

敵人的朋友,那肯定是敵人。

“之前分析過,雲州背靠汪洋,極有可能是五百年前那一脈給自己留的後手,起事不成,便遠走海外。如今再看,許平峰選擇雲州作爲大本營,也許還有這一層原因,他暗中悄悄與白帝搭上了關係。”

許七安習慣性的在心裡分析起來:“那白帝是什麼位格不清楚,總之不會是超品........”

他深吸一口氣,把發散的思緒收攏,道:

“婆婆,你繼續。”

天蠱婆婆一邊低頭縫補,一邊說道:

“它問了蠱神三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你何時能掙脫封印。

“蠱神回答它——大時代的落幕裡,不會缺少祂。”

這是她根據自己對神魔語的瞭解,做的翻譯。

大時代的落幕裡不會缺少祂?許七安“嘶”了一聲,心說有些細思極恐啊。

蠱神的回答裡,透露了兩個信息:

一,大時代的落幕。

這指的可能是某件事,某個機遇,某場災難,不管“時代”寓意着什麼,涉及到的層次絕對很高。

超凡境以下,都沒資格參與的那種。

二,不會缺少祂。

蠱神堅信自己能掙脫封印,一個超品不會盲目自信,更何況,天蠱部能窺見命運的一角,而作爲蠱術源頭的蠱神,當然也可以。

思考結束的許七安,朝天蠱婆婆點了一下頭,表示繼續。

天蠱婆婆接着說道:

“第二個問題,它問蠱神:道尊在哪裡。

“蠱神的回覆是:或許已經徹底隕落。”

道尊在哪裡........

這就有意思了啊,一位神魔後裔,海外來的靈獸,竟然會主動關注道尊..........許七安摸了摸下巴,沉吟起來。

所有超品裡,道尊是最神秘,年代最久遠的強者。

他成道年代無法考證,無史料記載,只能推測是神魔時代終結,人族和妖族剛剛崛起的年代。

但這段年代的時間尺度是數千年,根本無法精確定位。

白帝爲何會關注一個毫無存在的感的道尊?它爲何又要問蠱神,蠱神自神魔時代結束後,就在南疆沉睡,一千多年前被儒聖封印。

如果蠱神和道尊有什麼交集的話,那應該發生在蠱神在南疆沉睡期間。

另外,蠱神的回覆信息量很大啊,道尊可能已經隕落?誰能殺道尊?總不能是道尊自己活膩歪了,自我了結吧.........許七安問道:

“婆婆對道尊有什麼看法?”

天蠱婆婆搖頭:“不知道。”

不知道,而不是不能說..........許七安道:“您沒有在未來窺探到道尊?”

“你對天蠱可能存在誤解,窺探命運的一角,何爲一角?”

天蠱婆婆無奈道:

“不知前因後果的片面,零碎雜亂的片段,以及無法精準窺探某件事的混亂。

“限制大,且不可控。並非老身想知道什麼,就能立刻用天蠱去窺探。”

您這個天蠱和監正的“未來直播間”差距也太大了吧.........許七安嘀咕一聲:

“那您覺得白帝問道尊行蹤的目的是?”

天蠱婆婆再次搖頭,聲音溫和平緩:

“第三個問題,白帝問蠱神:守門人是誰。

“蠱神的回答是:祂原以爲是儒聖,後來才知道.........”

許七安等了一下,沒等來天蠱婆婆的後續,急道:

“知道什麼?”

天蠱婆婆無奈道:“老身也想知道,可儒聖雕塑的力量阻攔了蠱神,把它再次封印。”

.........許七安險些一口老血,心說儒聖不當人子啊,死了還要給我斷章。

“婆婆對守門人的看法是?”

他直接詢問天蠱婆婆。

“我不知道守門人是誰,但關於守門人的一切信息,都是不可泄露的天機。你與司天監關係匪淺,該明白我的意思。”

天蠱婆婆回答道。

“知天機者,必受天機束縛。”

許七安嘆息着點頭,這是窺探天機所必許付出的代價,是天道法則。

他又給自己倒了一杯水,抿一口,盯着老人皺紋密佈的臉:

“婆婆之所以縱容葛文宣,是爲了利用他,從蠱神處打探守門人的秘密吧。”

如果是出於這個動機,那麼天蠱婆婆的行爲,就能得到解釋。

她早就選定與自己結盟,表現的那麼中立,那麼置身事外,其實是在等葛文宣去極淵。甚至有暗中幫忙葛文宣進入極淵的舉動。

比如抹去他的氣息,讓渾天神鏡找不到他。

又比如幫他清理沿途的蠱蟲蠱獸,讓他能順利抵達儒聖雕塑面前。

當然,這些只是猜測,也不需要去求證。

天蠱婆婆衣服縫補完了,垂首咬斷線頭,道:

“是的。

“夜深了,老身該休息了。”

許七安道:“晚輩叨擾了。”

融入陰影,消失不見。

...........

返回力蠱部,發現大廳亮着燭光,麗娜和莫桑兄妹倆一人一盆的肉食,正在吃宵夜。

兩人身上的衣服多有破損,且赤着腳,莫桑胸口殘留着血跡,但不見傷口。

許七安推測兄妹倆剛剛切磋過,身爲哥哥的莫桑捱了妹妹的揍,此時兄妹倆正進食補充體力。

莫桑說:

“你不是說給我拐個大奉公主,或者大奉第一美人回來當媳婦嗎。”

中原女人似乎不在你們力蠱部的審美點上啊..........事關公主和王妃,許七安留心聽了一會兒。

“我給你拐回來了啊,許寧宴身邊那個女人就是大奉第一美人。”

麗娜信誓旦旦的說。

“生的白就算了,好歹能曬黑的,但相貌如何普通,她是怎麼自信到自稱大奉第一美人的。”

莫桑幻滅了,氣道:

“中原的女人果然又白又醜,那些商隊在騙我。”

他從中原來的商隊口中得知鎮北王妃是大奉第一美人,中原商人說的天花亂墜。

莫桑就問他們,比我們蠱族女子如何?

中原商人看着南疆的一羣小黑皮,誠懇的說:

“天上的雲和田裡的泥。”

莫桑狠狠嚼着食物,憤憤道:

“我算明白了,原來我們南疆的姑娘纔是雲,大奉的女人是泥巴。”

“沒有沒有,我見過中原的公主,其實水靈的很,就是比我差遠了。”麗娜中肯的說。

“那是,你可是我們力蠱部的第一美人。”莫桑點頭,贊同妹妹的話。

許七安在心裡朝兄妹倆拱拱手,返回房間。

阿呼,阿呼.........

小豆丁的呼嚕聲有節奏的響起,憑藉強大的目力,他看見愚蠢的妹妹四仰八叉的躺在牀上,踢掉了獸皮毯子。

右手的手腕溼漉漉一片,似乎剛剛被啃過。

牀不大,被小豆丁佔了三分之二,許七安把她的手腳擺放好,拉上獸皮毯子把兄妹倆蓋住,閉眼休息。

...........

朦朦朧朧中,他聽見了撕心裂肺的咆哮聲,這讓他一下子驚醒。

這一刻,憑藉超凡境強悍無匹的元神,許七安清晰的認識到自己還在“夢裡”,第一反應是:

巫神教超凡高手來了?

能在夢境中對付他這種層次的高手,各大體系裡,只有四品時稱爲“夢巫”的巫師體系。

道門雖也有夢中勾魂的法術,但那屬於陰神自帶的神異,和夢巫相比,屬於專業和副業的區別。

吼聲的餘音裡,許七安看見了畫面。

他看見蔚藍的天空之下,一道隕星拖曳着火光,墜向大地。

赤紅豔麗的火光裡,是一隻雙翅被撕掉的火焰巨鳥。

火焰鳥隨着火焰一起墜落,就如隕落的星辰,而它墜向的大地,滿目瘡痍,橫陳着無數的屍體。

被挖掉獨目,空洞的額頭流淌鮮血的巨人;被斬斷蛇頭,龜殼佈滿裂縫的玄武;腦袋脫離脖頸的十二雙手臂巨人;堪比山嶽的身軀腐朽,露出嶙峋骨頭的巨蛇。

只剩下半邊身子的黃金獅子;渾身長滿肉球,充滿恨意凝視天空但早已死去生命的肉球;頭顱和身軀分離的九頭蛇.........

這些是許七安曾經在夢中看見過的,誕生於遠古時代的神魔。

“我看見了神魔隕落時的情景.........”

這裡只是一場夢,但許七安彷彿聽見了自己狂亂的心跳聲。

..........

PS:錯字先更後改

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六章 高人第三十六章 永興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二十五章 互相傷害第一百零五章 蠱神迷惑行爲第一百五十章 罵!(感謝“Cz丶”的白銀盟)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兩百一十章 王思慕的震驚第兩百一十五章 夢境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一百二十三章 盟主晉升三品了?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八十六章 半步武神(一)第三章 脫胎換骨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一百零七章 戴罪立功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九十一章 密談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六十三章 許七安:我還有搶救的機會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一百一十章 參觀司天監十萬訂!!!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十三章 逃脫第四十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兩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第三十三章 前奏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一百九十九章 浮香的小故事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實體書上線了第兩百三十章 部分真相第三十一章 猜題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四十二章 不當人子的風格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一百五十二章 開幕(一)第兩百三十章 部分真相第兩百四十七章 事前籌備(感謝“於洋0711”的白銀盟)第六十五章 絕世天才?!第八十一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第二十九章 懸賞令第一百零七章 廟神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一百五十章 攻城第七十四章 守門人的秘密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八十五章 神殊vs佛陀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八十六章 愛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五十章 投壺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七章 密摺(6000)第三十章 預言師第九章 前往南疆第三十三章 我站在,烈烈風中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一百二十章 了結因果,淨化罪孽(6000)第二十五章 救兵第三十九章 大敵來訪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九十章 回京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九十五章 快去西天請如來佛祖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一百零四章 出世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家(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三十一章 生死與共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二十一章 計劃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一章 生母第三十五章 書房議事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六十四章 唯信仰萬佛之主許銀鑼第四十二章 又撿荷包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
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六章 高人第三十六章 永興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二十五章 互相傷害第一百零五章 蠱神迷惑行爲第一百五十章 罵!(感謝“Cz丶”的白銀盟)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兩百一十章 王思慕的震驚第兩百一十五章 夢境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一百二十三章 盟主晉升三品了?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八十六章 半步武神(一)第三章 脫胎換骨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一百零七章 戴罪立功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九十一章 密談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六十三章 許七安:我還有搶救的機會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一百一十章 參觀司天監十萬訂!!!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十三章 逃脫第四十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兩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第三十三章 前奏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一百九十九章 浮香的小故事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實體書上線了第兩百三十章 部分真相第三十一章 猜題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四十二章 不當人子的風格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一百五十二章 開幕(一)第兩百三十章 部分真相第兩百四十七章 事前籌備(感謝“於洋0711”的白銀盟)第六十五章 絕世天才?!第八十一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第二十九章 懸賞令第一百零七章 廟神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一百五十章 攻城第七十四章 守門人的秘密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八十五章 神殊vs佛陀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八十六章 愛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五十章 投壺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七章 密摺(6000)第三十章 預言師第九章 前往南疆第三十三章 我站在,烈烈風中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一百二十章 了結因果,淨化罪孽(6000)第二十五章 救兵第三十九章 大敵來訪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九十章 回京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九十五章 快去西天請如來佛祖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一百零四章 出世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家(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三十一章 生死與共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二十一章 計劃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一章 生母第三十五章 書房議事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六十四章 唯信仰萬佛之主許銀鑼第四十二章 又撿荷包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