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萬妖國主顯神威

怒浪島主慫的有理,那位堪稱童年陰影的存在,在海外確實是無敵的象徵。

他願意領路,帶着九尾天狐和人族強者前去神魔島,抱的是“試一試”也無妨的心理,不是非探索不可。

銀髮妖姬笑吟吟道:

“你可以走!”

反正歸墟就在前方,已經不需要嚮導。

那我走?怒浪島主意動了,隨後發現鮫人女王雖然小臉發白,像是受了驚嚇的柔弱模樣,卻絲毫沒有退縮的意思。

見他望來,珍珠細聲道:

“去看看也無妨,大不了不接近便是。”

魁梧高大的龍人猶豫片刻,低聲道:

“我,我也去看看.......”

他還是不甘心,想去神魔島再看看。

怒浪相信九尾天狐和人族強者不是無腦狂妄之輩,每一位超凡強者都不是蠢魚,之所以不肯退走,大概是要去見識一下所謂的“神魔島”。。

“不能讓荒重返巔峰,不然大奉將來面對的局面會更加糟糕,糟糕到讓人絕望。”

九尾天狐捋了捋垂下的額發,嬌豔無暇的臉上,罕見的沒了煙視媚行,只有嚴肅。

“先進島!”

許七安言簡意賅的回覆。

他當然知道不能任由“荒”重返巔峰,可問題是,光憑他現在的戰力,即使加上九尾狐,也不可能是荒的對手。

鮫人女王、怒浪島主只能錦上添花,無法成爲制衡荒的戰力。

九尾狐點點頭,接着傳音道:

“你別忘了,監正也在。”

她看出許七安的凝重,以及些許悲觀。

我知道監正在,但你不能把一切賭在監正身上,你甚至不知道他在謀劃什麼..........許七安吐出一口氣,把話嚥了回去。

因爲他也覺得,不妨相信監正。

當然,這不代表他把注都壓在監正身上,老傢伙要是無所不能,就不會被封印在荒的長角里,許七安是覺得,有監正在的話,不妨冒險登島。

試一試無妨。

還沒晉升半步武神,反而要先和荒對上,真倒黴.........許七安心說我特麼不是氣運之子嗎?是假的吧!

“玄馬生性奸詐、卑劣,最擅長見風使舵。它會臣服於那位存在,我並不奇怪。龍鯨天生怪力,勇猛好鬥,性情兇殘,雖然與我是一個境界,但比我還要強大幾分。

“至於烈焰鳥,他不該臣服於那位啊,天空如此廣闊,他大可遠走高飛,不必臣服於強者,除非那位許諾了他們相應的好處。”

怒浪島主盡心盡責的分析情況,但發現不管是鮫人女王、九尾天狐還是人族雄性,都一副興致缺缺的樣子。

他沒再說話,也轉爲沉默。

船隻繼續朝南挺進,沒有因此加快速度,過了半個時辰,前方出現了海岸線,連綿向視線盡頭的海岸線。

如果僅憑肉眼所見,這毫無疑問是一塊大陸。

怒浪島主沉聲道:

“這就是從歸墟里浮出的神魔島,它把歸墟給堵住了,海水無法再涌入歸墟。”

這已經不能稱之爲島了吧.........許七安心裡吐槽了一句,他的目光自然而然的望向神魔島。

這塊大陸籠罩在一層薄薄的霧氣中,在這宛如時間的迷霧深處,走出一尊身高百丈的六臂巨人。

巨人青黑色的皮膚上遍佈着詭異的紋路,肌肉膨脹,線條卻無比流暢,給人一種戰力無雙的直觀感受。

祂的臉龐無比猙獰,嘴角長出兩顆微微彎曲的獠牙,赤紅的雙眼外凸。

在海岸邊漫步片刻後,祂轉身返回大陸深處,消失在許七安視野裡。

整個過程中,祂無比安靜,對於島外的情況也毫不在意,彷彿沒有看見。

還真有神魔啊,但看起來狀況不對........暫時分不清神魔是虛幻還是真實,只有登島後才能一探究竟........許七安一邊感慨,一邊收回目光,轉而審視起在神魔島外對峙的雙方。

一隻體長近十丈,身高三丈的馬形怪物,靜靜的立在水面。

它通體漆黑,外形與馬相差不大,但頭頂長着一根獨角,臀後是一條長長的蛇尾,修長的脖頸處沒有鬃毛,取而代之的是魚一樣的鰓。

它的眼睛是黃金色的豎瞳,宛如蛇類般銳利冰冷,正緊盯着對面的一衆超凡強者。

玄馬!

在玄馬的左側,許七安隱約看見浮出海面的巨大背脊,如同隆起的土丘,卻長滿了黑色的鱗片。

龍鯨!

玄馬和龍鯨周圍的海水呈現淡淡的血紅,不知是被什麼生物的鮮血染紅。

想來便是神龜大長老口中,被荒殺死,或被三位馬仔聯手滅殺的超凡境神魔後裔。

兩尊超凡生物對面,零零散散總共百餘位神魔後裔,實力有高有低,許七安眯着眼掃過去,發現超凡境的神魔後裔也就六個。

當然,水底下有多少,他無法感應到。

“玄馬,你竟效忠那個狂徒,甘願做祂的爪牙!忘記自己祖輩是怎麼死的嗎?”

一位超凡境的神魔後裔,隔着遠遠的距離呵斥。

能成爲超凡境的神魔後裔,血脈一般都很純正,再往上推一兩輩,基本都是二品,極少數甚至是一品。

換而言之,當今海外的超凡境神魔後裔,基本都和荒有殺父殺爺之仇。

通體漆黑的玄馬,打了個響鼻,昂起修長的脖頸,睥睨一衆神魔後裔,語氣倨傲:

“開天闢地以來,強者爲尊乃不變法則,你們若能打敗我,也可讓我認主。若不能,便速速退去。主人不殺你們,是因爲爾等上不得檯面。

“可若繼續徘徊於歸墟之外,待主人迴歸後,我就求主人將爾等屠戮殆盡,精血由我三者瓜分。”

它言語間沒有半點羞愧,反而洋洋得意,睥睨着一衆神魔後裔,彷彿雙方已經不在一個檔次。

玄馬邊說着,邊打着響鼻,獰笑道:

“乘黃的味道真不錯。”

乘黃是不久前被他們吞食的超凡境神魔後裔。

聞言,遠處的神魔後裔們,臉色微變,紛紛後退了一段距離。

龍鯨的頭顱浮出水面,雙眸猩紅,甕聲甕氣道:

“一羣臭魚爛蝦,統統滾蛋,不然一個都別想活。”

一頭虎身鳥頭,背生羽翼的神魔後裔,沉聲道:

“我們只是想靜觀後續,看看神魔島是什麼情況,並不是要登岸。龍鯨、玄馬,大家相識一場,何必做的這麼絕。”

“相識一場,你也配?”

玄馬嗤笑道:

“別說以前我看不上你們,如今跟了主人,就你們這羣臭魚爛蝦,也配和我攀交情。你們根本不知道主人是什麼來歷。

“別說海外,就連九州大陸,也沒幾個是祂對手。”

那虎身鳥頭的神魔嘀咕道:

“還不是被道尊趕出九州,有本事重返九州啊。”

能來這裡的神魔後裔都“家學淵源”,從祖輩那裡聽說過神魔後裔大規模遷徙海外的原因。

“大膽!”

玄馬怒斥一聲,鼻孔中噴出兩股罡風,瞬息間掠過百餘丈,將那隻虎身鳥頭的神魔後裔擊的四分五裂,血水染紅海面,屍快沉浮。

玄馬傲立於海面,徐徐甩動蛇尾,“你們無非是想靠近神魔島,嘗試或許與血脈之力相匹配的靈蘊。但我勸你們別癡心妄想,主人沒說你們可以靠近之前,誰都別想接近神魔島。”

除了幾個超凡境的神魔後裔,其他神魔後裔齊刷刷的後退,又驚又怒,玄馬竟如此不留情面。

“這個卑鄙無恥的爛蝦,仗着那位的撐腰,如此囂張。”

“可惡,那幾位大人怎麼不出手?”

“哪敢出手啊,不提打不打的過龍鯨玄馬和烈焰鳥,他們敢出手,回頭那位從島內出來,直接血屠海外,你我都要遭殃。”

“這幾位不走,也不敢接近,恐怕是在等那位存在出來,宣誓效忠吧。”

“這是唯一的辦法。”

玄馬優雅的邁動四蹄,很滿意衆神魔後裔的態度。

主人要求它們守住神魔島,既是任務也是考驗,它們把差事辦好了,主人自然會有獎賞。

這些臭魚爛蝦根本不知道主人是什麼身份,神魔氣息遇祂如避蛇蠍,只憑這些,倒也不能說明什麼,但主人有明確告訴它們三位:

爾等在我麾下效命,待我重返巔峰,可助爾等吸收靈蘊,增強血脈之力。

玄馬僅是想一想,便發自內心的戰慄。

這時,天空傳來尖銳的啼叫,一隻火紅的,雙翼燃燒着烈焰的巨鳥從雲層中掠下,向下方的龍鯨和玄馬示警。

海面上的神魔後裔們紛紛擡頭,望向天空,接着,它們根據烈焰鳥的警示,轉而看向斜後方。

那裡,一條不算太大的船朝着神魔島破浪而來。

“哼!又來一批送死的。”

玄馬鼻子裡噴出氣息,海面當即出現兩個漣漪。

待雙方距離拉近,玄馬目力極強,掃了一眼甲板上的幾人,率先認出鮫人女王和怒浪島主。

“是阿爾蘇羣島的怒浪島主。”

“這可是大人物啊.......”

神魔後裔們竊竊私語。

大人物........玄馬心裡冷笑一聲,如果是以前的話,它見到阿爾蘇羣島的怒浪,確實要禮讓三分,但現在嘛.......

玄馬先擡頭看一眼烈焰鳥,後者意會,保持着高距離盤旋,示威但不攻擊。

“怒浪,你來晚了。”

它聲音在海面上響起:

“神魔島已經被我主人佔據,靠近此島百丈之內,殺無赦!”

玄馬的姿態一如既往的倨傲。

船隻繼續航行着,並沒有因爲玄馬的警告停下來。

怒浪看一眼九尾狐和許七安,見兩人沒有反應,便也保持沉默。

船隻保持着勻速行駛,掠過了周圍的神魔後裔,繼續朝着神魔島駛去。

嗯?怒浪瘋了嗎.........衆神魔後裔腦海裡閃過這個念頭。

“怒浪,它的主人是當年那位吞噬強大後裔,掀起腥風血雨的無敵者,你們阿爾蘇羣島六大部族的強者遭遇過的那位。”

不遠處,一位超凡境的神魔後裔提醒道。

它的本體是一隻巨大的銀蚌,蚌殼打開,蚌肉化成分不清性別的人形。

我知道,但並不由我做主.........怒浪面無表情的點頭:

“知道!”

知道還不停船,還敢惹事?找死是嗎!

這下,連那幾位超凡境的神魔後裔也看不懂了。

就交談的這點時間,船隻已經順利“超過”神魔後裔們,進入了“百丈之內”的雷區。

玄馬怒極而笑:

“你是在阿爾蘇羣島作威作福慣了,沒有擺正自己的位置。今日斬你,阿爾蘇羣島該換主人了。”

話音落下,玄馬化作一道黑色閃電衝向船隻,他原本所立的位置,海浪“後知後覺”的掀起。

“吼!”

玄馬口中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額頭的尖角黑光滾滾,一頭撞向甲板上的四位超凡。

與此同時,天空中響起清越尖銳的啼叫,盤旋戒備的烈焰鳥俯衝而下,宛如一道紅彤彤的隕星。

它的兇睛裡閃爍着興奮的光芒,閃爍着對超凡精血的渴求。

龍鯨的速度沒有前兩者快,但龐大的身軀進攻時掀起的海浪,造成的動靜,遠比玄馬和烈焰鳥要誇張。

超凡的氣血洶涌爆發,讓在場每一位神魔後裔都感到心悸,這還不是直面龍鯨的情況下。

不好,快退,免得遭受波及........衆神魔後裔各自做出應對。

就在這個時候,甲板上穿着獸皮裹胸,披着裘衣當做裙子的銀髮妖姬,擡起如雪的赤足,一腳踏出甲板外。

“呼.......”

身後九條狐尾如同怒放的孔雀尾羽,下一刻,一根根狐尾宛如張楊的觸鬚,朝着前方、天空和海洋掠去。

那道黑色的閃電驟然停頓,玄馬在距離船隻三丈處停下來,非它自願,而是三條狐尾將它吊了起來。

空中的隕星撞中了白影,觸鬚般的狐尾將它緊緊纏縛,任憑它如何掙扎、扇動翅膀,都無法掙脫,就像一隻掛在天空的風箏。

最後三條尾巴探入海底,層層疊疊翻涌,傾軋而來的海浪,瞬間坍塌。

海面旋即沸騰起來,巨量的海水翻涌,傳來龍鯨憤怒的咆哮。

雙方似在角力。

“三隻臭魚爛蝦,敢在本國主面前耀武揚威。”

九尾天狐冷笑一聲,小蠻腰一擰,狐尾一振,噗噗噗........玄馬率先四分五裂,接着是天空中的烈焰鳥,先是雙翼被扯斷,接着狐尾收緊,身軀被硬生生絞成兩段。

這還沒完,海底又一次傳來龍鯨淒厲的嘶吼,翻涌不息的海面平靜下來。

一股股殷紅的血水“咕咕”冒出,海底徹底沒了動靜。

而這個時候,神魔後裔們纔剛剛準備避退,免得遭受不及。

但現在不用了,海面有風,有云,卻無一絲動靜,鴉雀無聲。

第一百七十七章 做人要低調(爲盟主“愛上fiji”加更)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一百零二章 遠古秘辛第一百八十四章 分蓮子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第三十章 力蠱部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兩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復甦(8000字大章)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一百一十七章 桑泊底下的封印物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八十九章 此時無聲勝有聲第七十七章 洛玉衡的社死第五十二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第四章 更待何時第八章 師門敗類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第九章 稱帝第二十五章 救兵第二十五章 任務難度超高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兩百零八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第三十六章 武夫攻山第六十七章 入島第一百三十二章 夜談(爲盟主“A狼老師”加更)第一百零六章 善後事宜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一百三十六章 秋後算賬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實體書上線了第兩百三十七章 噩耗第二十三章 開團手和補刀手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開個單章,小母馬的。第三十一章 這不是薅羊毛,這是等價交換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一百零一章 雲州的條件(一)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第一百三十七章 瓦罐不離井上破第一百四十九章 首輔大人,楚州出事了第一百三十七章 瓦罐不離井上破第一百二十六章 原諒第二十五章 互相傷害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八十五章 神殊vs佛陀第一百四十二章 九陰真經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四十七章 扒馬甲第六十九章 復國(5000+)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軍壓境第十九章 朝會第五十章 投壺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黃縣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第六十五章 新的思想流派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第十四章 另有其人第一百五十章 罵!(感謝“Cz丶”的白銀盟)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十五章 黃小柔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二十三章 送別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兩百二十三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九十三章 報復第十章 真正的七絕蠱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第一百五十一章 申猴和守秘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一百二十一章 靈獸第兩百一十四章 撲朔迷離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一百零六章 善後事宜第六十九章 妹妹第九十五章 蘇蘇:小朋友,我是鬼
第一百七十七章 做人要低調(爲盟主“愛上fiji”加更)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一百零二章 遠古秘辛第一百八十四章 分蓮子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第三十章 力蠱部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兩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復甦(8000字大章)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一百一十七章 桑泊底下的封印物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八十九章 此時無聲勝有聲第七十七章 洛玉衡的社死第五十二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第四章 更待何時第八章 師門敗類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第九章 稱帝第二十五章 救兵第二十五章 任務難度超高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兩百零八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第三十六章 武夫攻山第六十七章 入島第一百三十二章 夜談(爲盟主“A狼老師”加更)第一百零六章 善後事宜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一百三十六章 秋後算賬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實體書上線了第兩百三十七章 噩耗第二十三章 開團手和補刀手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開個單章,小母馬的。第三十一章 這不是薅羊毛,這是等價交換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一百零一章 雲州的條件(一)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第一百三十七章 瓦罐不離井上破第一百四十九章 首輔大人,楚州出事了第一百三十七章 瓦罐不離井上破第一百二十六章 原諒第二十五章 互相傷害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八十五章 神殊vs佛陀第一百四十二章 九陰真經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四十七章 扒馬甲第六十九章 復國(5000+)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軍壓境第十九章 朝會第五十章 投壺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黃縣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第六十五章 新的思想流派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第十四章 另有其人第一百五十章 罵!(感謝“Cz丶”的白銀盟)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十五章 黃小柔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二十三章 送別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兩百二十三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九十三章 報復第十章 真正的七絕蠱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第一百五十一章 申猴和守秘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一百二十一章 靈獸第兩百一十四章 撲朔迷離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一百零六章 善後事宜第六十九章 妹妹第九十五章 蘇蘇:小朋友,我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