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9.第644章 前奏(7000)

第644章 前奏(7000)

當晚,武林盟舉辦了一場晚宴。

主題有兩個:慶祝老祖宗出關、答謝許銀鑼仗義援手。

此時堂內,許七安、楚元縝、天宗臥龍雛鳳、恆遠大師、慕南梔、苗有方坐一排。。

曹青陽等武林盟幹部,以及九位附屬幫派的門主、幫主,坐一排。

中間主位,則是銀髮如霜的老匹夫寇陽州。

因爲主峰坍塌,百廢待興,所以晚宴沒有大辦特辦,也沒有邀請歌姬舞姬助興,酒菜頗爲簡單。

不過,這不代表晚宴枯燥無味,相反,氣氛極爲熱烈。

武林盟最不缺的便是三教九流之人,混江湖的,都有才藝伴身。

說學逗唱,呸,說書唱戲,再有萬花樓女子們展示才藝獻歌獻舞,節目不斷。

就連貴爲一派之主的蕭月奴也親自下場撫琴,並唱了一段曲兒,許七安那半首《一諾千金重》。

嗓音宛如天籟。

四座叫好聲不斷。

厲害,琴藝不比浮香差許七安撫掌微笑,不吝嗇讚美之詞,隨着衆人一起叫好。

傅菁門光喝酒不吃菜,眼下就有些飄,拍案道:

“這是許銀鑼的詞兒啊,蕭樓主對許銀鑼如此仰慕,不如讓老祖宗出面做媒,把你許配給許銀鑼。”

四下頓時一靜。

蕭月奴作爲劍州明珠,仰慕者不計其數,此刻卻沒有人站出來反駁傅菁門。

換成任何一個男人,都不能讓人服氣。

唯獨許七安,大家只會覺得蕭月奴高攀了。

寇陽州坐在主位,看一眼天生麗質的蕭月奴,頷首道:

“小女娃皮相不錯。”

倘若許七安看得上蕭月奴,便順水推舟成全好事。

一下子,衆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許七安身上。

蕭月奴矜持的微笑,眼波柔柔看他一眼。

拒絕的話,姑娘家的臉上不好看,不拒絕的話,南梔又要跟我賭氣翻臉了.許七安正猶豫着,便聽身邊的慕南梔淡淡道:

“蕭樓主天生麗質,惹人憐愛,倒也配得上許寧宴。

“若是不嫌棄,當個妾室倒也可以。”

語氣、神態,就像高門大戶裡的大婦,要給男人納妾。

蕭月奴眉梢一挑,含笑道:

“這位嬸子是”

嬸子?!

慕南梔柳眉倒豎,左手下意識的捏了捏右手腕上的菩提手串。

她剛想宣誓主權,打壓一下這個江湖女子的氣焰,眼角餘光瞥見李妙真在盯着自己。

頓時記起白日裡,自己信誓旦旦,就差指天爲誓的和許七安劃清界限。

天宗的這個小賤人就等着看我笑話深吸一口氣,慕南梔笑吟吟道:

“我是寧宴的娘。”

她一臉慈愛的看着許七安:“乖兒,蕭樓主進咱們許家,當個妾室是極好的。娘說的對不對?”

在場衆人大吃一驚。

沒想到許銀鑼出門在外,竟隨身帶着母親?

他們沒有立刻懷疑,因爲眼前這個婦人的年紀,確實符合。

許七安嘴角狠狠抽搐。

楚元縝和李靈素努力憋笑。

蕭月奴目不斜視,語氣冷淡:

“許銀鑼是跟着叔嬸長大的。”

衆人聞言,恍然想起關於許七安的情報——自幼父母雙亡,叔嬸養大!

那麼這個自稱是他“娘”的婦人

傅菁門等人看看慕南梔,又看看許七安,有些茫然。

“乳孃!”

李靈素忍不住了,笑哈哈的說道:

“這位夫人是許銀鑼的乳孃,許銀鑼打小就離不開她,這次離京遊歷江湖,便把乳孃也帶上了。”

楚元縝連忙低頭喝酒。

李妙真“噗嗤”笑出聲。

慕南梔臉蛋酡紅,惡狠狠瞪一眼李靈素。

這一連串的打岔下來,就沒人在提婚事了。

不過傅菁門、喬翁等粗鄙武夫,時不時看向慕南梔和許七安的眼神裡,總覺得多了些莫名的深意。

尤其是,他們覺得這位乳孃雖然姿色平庸,但舉手投足間,竟頗有魅力,是個極有韻味的婦人。

許銀鑼自幼喪母,缺乏母愛

傅菁門把腦子裡大膽的念頭驅散,高舉酒杯,道:

“現在盟裡都說許銀鑼是高祖皇帝轉世,咱們敬高祖皇帝轉世一杯。”

英雄不問私德,許銀鑼雖然隨身攜帶乳孃,但他還是大家的好銀鑼。

酒足飯飽,許七安等人告辭離開。

返回暫住居所的途中,李靈素挑了個話頭,說:

“我有事要處理一下,幾位先請。”

李妙真皺眉道:“幹什麼去呀!”

身爲師妹,干預和關心師兄的私事,天經地義合情合理。

“容後再說。”

李靈素隨口敷衍一句,袖中竄出飛劍,他翩然立於劍脊,呼嘯而去。

望着李靈素消失的背影,李妙真哼哼道:

“鬼鬼祟祟的,他很古怪,晚宴上安靜的有些反常,都沒撩撥蕭月奴和萬花樓姑娘們。”

許七安摸了摸下巴,道:

“說起來,我們到現在爲止都不知道李靈素在武林盟的老相好是誰。妙真,你知道嗎?

“我記得李靈素說過,犬戎山離天宗聖山不遠,你們下山後最先遊歷的就是劍州。”

飛燕女俠先是肯定的點頭,而後說道:

“李靈素在劍州似乎沒有紅顏知己,反正我不知道。不過,只要是我和他結伴遊歷,途中他結交的紅顏知己,我基本都認得。因爲他不會在我面前隱瞞。”

許七安和李妙真相視一眼,齊聲道:“大有問題!”

楚元縝問道:

“也許,是真的沒有呢。”

許七安和李妙真又默契的“呵”了一聲,前者看向名義上的跟班,道:

“苗有方,還記得來劍州前,你追問他在萬花樓是不是有相好,李靈素是怎麼迴應的?”

苗有方模仿許七安摸了摸下巴,道:

“他當時支支吾吾的,似乎有難言之隱。”

聽到這裡,楚元縝也來了興趣,分析道:

“以李道友其他兩位紅顏知己的作風,見到情郎出現在武林盟,恐怕早就跳出來了吧。不可能隱忍到現在。”

恆遠也插了一嘴:“除非她有什麼顧忌?”

衆人默默看向恆遠大師。

“阿彌陀佛!”

恆遠雙手合十,懺悔自己的八卦。

這時,抱着白姬的慕南梔突然說道:

“李靈素肯定去見相好的了,你的那面鏡子,不是可以隔着數千裡監視嗎,用他看看唄。”

她在報復李靈素酒席上的調侃。

衆人眼睛一亮。

許七安低聲道:“先回去先回去.”

一行人返回落腳的院子,默契的進了屋子,點上蠟燭,然後坐在桌邊,齊齊許七安。

傾倒地書碎片,取出渾天神鏡,許七安壓低聲音,語氣透着一股神秘意味:

“魔鏡魔鏡告訴我,你能定位李靈素嗎。”

渾天神鏡抗議道:

“我是神鏡,另外,你爲什麼總喜歡窺探男人?明明我給你標記了好幾個美人,你卻從未偷看過她們洗澡。”

你在反向誇我是正人君子嗎……許七安催促道:

“莫廢話,快說。”

“自然可以,他的元神曾經被我收入鏡中,我已經標記了他。”

渾天神鏡說完,讓自己的青銅鏡面轉化爲透明的玻璃色,鏡面先是如水波般盪漾,繼而平復。

出現一幅畫面。

衆人看見了李靈素御劍飛行的身影。

他的方向是犬戎山西邊山脈。

是去見老相好吧?可是見個老相好,需要飛這麼遠?

不會是有夫之婦吧?

衆人腦海裡閃過各種猜測,愈發的來了興趣。

尤其慕南梔和李妙真,雙眼炯炯發亮。

不多時,李靈素按下飛劍,在一處山頭降落。

他四下顧盼,見周遭無人,忙從懷裡摸出一柄木梳,刻意把整齊的髮髻稍稍打亂,讓兩縷額發垂下,凸顯出浪蕩不羈的氣質。

接着,李靈素摸出地書碎片,從中取出一件黑色爲底,繡金銀線的長袍。

於是浪蕩不羈中,又有了幾分貴公子的氣質。

他把飛劍歸入劍鞘,抱在懷裡,靠在一顆樹幹上,整個人藏入陰影,微微低頭,一動不動。

你好騷啊,你幹嘛穿品如的衣服許七安目睹李靈素的操作,差點不受控制的嘣出這個詞。

李靈素這個天宗敗類.李妙真默默捂臉。

過了許久,一道人影踩着樹梢,翩翩而來,輕功極爲了得。

是一位穿着素白長裙,秀髮高挽,體態豐腴的女子。

她在枝頭疾掠,翩若驚鴻,婉若游龍。

素色長裙的女子在山頭立定,飛揚的裙裾歸於平靜,她眼波流轉,掃了一眼四周。

“你來啦!”

低沉的聲音從樹下的陰影裡響起,她循聲望去,只見一位浪蕩不羈的男子,斜靠在樹幹上,懷裡抱着劍,微微低頭。

半張臉藏在陰影裡,半張臉露出。

他臉頰的輪廓還是那樣的俊美,一身黑袍華貴,風姿依舊。

“是她?!”

看清楚那名女子後,滿屋子的人驚呼出聲。

許七安驚呆了,怎麼都沒料到,李靈素的紅顏知己,竟是蓉蓉師父。

他曾經以爲是萬花樓主蕭月奴.

柴杏兒也就罷了,畢竟丞相的信徒千千萬,可蓉蓉師父的年紀,給聖子當媽都足夠了,簡直,簡直.許七安看了一眼身邊的慕南梔嗯,聖子沒錯,聖子愛的奔放,愛的坦蕩。

李妙真楚元縝瞠目結舌。

恆遠大師也微微發愣,有點懵。

畫面人,兩人似是起了爭執,李妙真惋惜道:

“可惜聽不見聲音。”

楚元縝當即道:“我精通脣語。”

“我說過,我們之間是露水姻緣,不可能會有結果,甚至不能公開。你何必再來找我?”

素色長裙的女子正是蓉蓉師父,豐腴美豔的婦人。

她冷着臉,微微側頭,不去看李靈素。

“可我派小鬼傳話,約你到此處見面,你不一樣來了嗎。”

李靈素輕嘆一聲:“梅兒,年紀不該是我們相愛的阻礙,如果你畏懼流言蜚語,畏懼同門和弟子的看法,那我可以帶你走。”

美婦人微微動容,但還是狠下心腸,淡淡道:

“李道長,我的年歲,當你孃親綽綽有餘。再過十幾二十年,我衰老不堪,而你依舊風華正茂。

“你我之間,只是彼此人生裡一位過客,今日把話說開,你我一刀兩斷,不要再有任何瓜葛。”

李靈素笑嘻嘻的纏上去,一手摟腰,一手握柔荑:

“我自幼無父無母,被師父養大,也想知道被孃親疼愛是什麼滋味。你既不願意我做你情郎,那我就做你兒子。”

美婦人又羞又氣,秀眉緊蹙,似是想要發怒。

李靈素忽然抓起她的手,按在自己胸膛,表情和語氣誠懇且雋永:

“梅兒,你能感受到嗎,一腔熱血是爲你而沸騰的”

美婦人怔怔的望着他,眼裡似有淚光閃爍。

李靈素稱熱打鐵,捧住她的臉,低頭穩住紅脣。

兩人靠着樹木,動情的深吻,動作越來越大膽,尺度越來越大.

啪!

許七安反扣渾天神鏡,攤開手:

“接下來是付費內容,每人支付我五百兩銀子。”

“呸!”李妙真啐了他一口。

慕南梔一拍白姬的小腦瓜,白姬心領神會:“呸呸呸”

夜涼如水。

睡眠極淺的蓉蓉,耳廓一動,聽見衣袂翻飛的細微響動。

有人施展輕功落在外頭的院子裡。

她下意識的按住牀頭的短劍,然後從輕盈的腳步聲裡,判斷出是自家師父。

“師父,你練功回來了?”

問話的時候,她看見師傅推門而入,朦朧的月色裡,看不清模樣,但從整體輪廓來看,似是有些狼狽。

蓉蓉坐起身,打算點燈,美婦人急忙阻止:

“別點燈!”

美婦人輕盈的繞開屋子裡的障礙物,從屏風後提來木桶,轉身出門。

半刻鐘後,蓉蓉聽着脫衣裳的“窸窣”聲,還有輕微的水聲,知道開始沐浴。

真是的,有什麼好害羞的.蓉蓉心裡嘀咕。

她是師父一手帶大的,直到少女時代,還偶爾和師父一起泡在大浴桶裡呢。

突然,她抽了抽鼻子,低聲道:

“什麼味兒?”

武者嗅覺敏銳。

水聲一滯,美婦人略帶心虛的聲音:

“味兒?嗯,可能是爲師在林子裡練功,沾,沾了穢物”

黃花大閨女不識糖味,絲毫沒有懷疑,“哦”了一聲。

“師父呀,你說我該怎麼做才能讓許銀鑼愛上我。”蓉蓉愁眉苦臉。

美婦人冷哼一聲:“別想了,老老實實修行,多看看身邊的年輕人,許銀鑼不是你能高攀的。”

蓉蓉嬌哼到:“我就是喜歡他嘛,喜歡就要去爭取,能天天見到他,做妾我也願意的。”

喜歡就要去爭取……美婦人背靠浴桶,喃喃自語。

李靈素踏着夜色歸來,紅光滿面,面帶微笑,整體狀態完美詮釋了“人逢喜事精神爽”這句話。

雖然她依舊無法直面這段感情,害怕它公開後的後果,但也沒再堅決的要和自己劃清界限。

李靈素能理解季錦梅的顧慮,因爲他同樣有着類似的畏懼。

相差近二十歲的兩人結爲道侶,在超凡境之下,這樣的組合不管在天宗還是世俗,都會招來異樣目光。

甚至招人唾棄。

他按下飛劍,靠近居所時,提前降落,然後仔細的整理了一下衣冠。

確認沒有破綻,這才返回四合院。

“吱~”

院門沒鎖,裡面住的人根本不在乎鎖不鎖門。

推開門的瞬間,院子裡的景象讓李靈素一愣。

石桌邊,坐着許七安、李妙真、苗有方、楚元縝和恆遠大師。

大家正喝着酒,手裡端酒杯,笑容詭譎的看着自己。

“這麼有雅興啊.”

李靈素神色沉穩,不慌不忙。

李妙真問道:“去哪兒了?”

“隨便逛逛。”

李靈素如此回答。

飛燕女俠抽了抽鼻子:“女人的脂粉味。”

聖子絲毫不慌,輕笑道:

“我這該死的魅力師哥最大的煩惱就是太受女子歡迎。”

李妙真緩緩點頭,突然一副情深義重的模樣,演了起來:

“梅兒,年紀不該是我們相愛的阻礙。”

許七安默默起身,深情的看着李妙真,道:

“如果你畏懼流言蜚語,畏懼同門和弟子的看法,那我可以帶你走。”

……李靈素瞳孔微微放大,人傻了。

楚元縝搖搖頭,喝一口悶酒:

“李道長,你可能不知道,我也是自幼無父無母,不知道被孃親疼愛是什麼滋味。”

苗有方忙說:

“楚大俠莫要悲傷,你既不願意我做你兄弟,那我就做你兒子。”

話音落下,屋子裡竄出一隻小白狐,嗓音如銀鈴般清脆,嬌聲道:

“感受到了嗎,一腔熱血是爲你而沸騰噠。”

這一刻,李靈素感覺自己被全世界拋棄了。

“你,你們……”

聖子臉色漲的通紅,只覺得體內有烈焰騰起,頭頂噴出虛幻的黑煙。

天地會成員心滿意足的進屋睡覺去了,留下李靈素一個人呆呆的站在院子裡。

“啊對了,自幼父母雙亡是吧,回頭我和兩位長輩嘮嗑一下。”李妙真笑眯眯的補了一刀。

李靈素是有父母的,也是天宗門人。

我活着,還有什麼意思呢聖子捫心自問。

青州城,布政使衙門。

堂內,面容清癯,蓄着山羊鬚的紫陽居士楊恭,臉色凝重的審閱着諜子送回來的雲州情報。

“如今已經明白,流民蜂擁雲州的原因。”

任職青州布政使的楊恭,臉色凝重的環顧堂下的官員,道:

“情報上說,雲州官府發告示,大開糧倉,吸納流民入伍。”

雲州要反了.衆官員神色一沉,沒有驚訝和意外,也沒有憤怒,有的只有坦然和嚴肅。

早在兩月前,先帝被許七安斬於京城不久,朝廷向青州連續下達十幾條邸報,命青州進入備戰狀態,屯糧、屯鐵器、修繕城牆。

雲州靠海,南邊是無盡汪洋,北邊大部分土地與青州接壤。

前朝欲孽想要以雲州爲根基,北上討伐京城,就必須要拿下青州,以獲取足夠的戰略縱深。

青州要是打不下來,叛軍就會被死死按在雲州一隅。

提刑按察使沉吟道:

“我們得加大賑災力度,遏制流民南逃的趨勢。”

相比起其他地域,南邊無疑更加溫暖,食物也更充足,因此青州的流民規模極其可怕。

這些流民若是一股腦兒的去了雲州,後果不堪設想。

青州知府連連搖頭:

“雖然朝廷給了我們足夠的糧草,但那是留着打持久戰用的。眼下各地寒災肆虐,朝廷缺糧,浪費在了流民身上,將來一旦糧草不足,不等敵人攻打,我們內部便自行崩潰了。”

戰時,首先考慮的永遠是軍隊的需求。

又一名官員說道:

“災情洶涌,流民數量遠比想象的要多,雲州敢大開糧倉,他們的糧草也不是無窮無盡的。不怕拖垮了自己?”

楊恭沉聲道:

“過去的二十年裡,雲州叛軍一直在囤積錢糧、軍需,爲的就是這一刻。他們的積累和底蘊,絕對超乎我們的想象。”

“布政使大人,那該如何是好?”

衆官愁容滿面。

流民現在是有奶就是娘,誰給吃的,就替誰賣命。

楊恭沉吟片刻,道:

“封鎖通往雲州的邊境道路,阻攔流民南下。派人散佈雲州開倉賑災屬於謠言,另,膽敢散佈雲州開倉賑災消息的,殺無赦。”

青州知府眉頭緊皺:

“布政使大人,這會造成流民譁變的。”

楊恭笑道:“我只說封鎖通往雲州的路,流民要跋山涉水,或繞到相鄰州南下,這就不關我們的事了。”

在座都是老油條,立即明白揚布政使此計的妙處。

天寒地凍,山路難走,想跋山涉水的南下,不是人人能辦到。

這就大大縮減了南下的流民數量。

繞路到相鄰的州南下,也是同樣的道理。

而因爲好歹有點希望,流民不會魚死網破。

青州都指揮使感慨道:

“幸好我們青州還算富庶,糧倉儲備充足,要是兩年前,恐怕已經大亂了。”

經過楊恭一年多的治理,青州吏治清明,家家都有餘糧,官府糧倉裡的糧草同樣儲備充足。

如今回想起來,朝廷是有先見之明的,早早的做出應對。

經過兩天兩夜的趕路,姬玄駕馭御風舟,先抵達青州。

爲防止在雲州外遭遇監正,他們改換陸路,長途跋涉,徹底狂奔,順利進入雲州。

然後重新駕馭御風舟,抵達了潛龍城。

雲海之上,姬玄站在船舷邊,俯瞰着依山而建的恢弘大城,眼神微微恍惚。

離家兩月,竟彷彿過了兩年之久,離開潛龍城時,他身邊有六位高手輔助,而今返回,身邊只有許元霜和許元槐。

柳紅棉三人不知所蹤,蕉葉道長死於雍州城。

這趟江湖之行,在他人生中留下了無法磨滅的,濃墨重彩的一筆。

“終於回來了。”

御風舟在潛龍城上空懸停,許元槐揹着姐姐,從低空躍下。

姬玄順勢御空而起,取出小鼎,將散碎龍氣和御風舟收入青銅小鼎。

沿着鵝卵石鋪設的緩坡,三人往山頂走去,路上遇到的百姓、士卒,都熱情的停下腳步,向姬玄問好。

姬玄笑容溫和的一一應對着,越往上走,普通百姓越少,直至絕跡。

穿過矮矮的城牆,他們進入了皇族生活的區域。

姬玄往南,往城主府方向走。

許家姐弟往西,那是天機樓的方向。

通過一個個崗哨,姬玄進入城主府,在書房見到了父親。

一襲華貴紫袍,五官周正,氣態威嚴的中年男人,站在大案前,雙手撐案,低頭審視着鋪開的中原地圖。

“我與國師,以及諸位將軍商議過,想揮師北上,必須打下青州。”

紫袍中年男人沒有擡頭,看着地圖說道:

“但青州如今鐵桶一塊,被楊恭治理的井井有條,不得不說,儒家讀書人治國治軍,都很有一套。

“想要打下青州,不難。但要以最小傷亡,最快速度拿下,難!

“你覺得呢?”

姬玄走到案邊,低頭掃了一眼:

“青州必須拿下,但沒必要正面強攻,可以從南疆借道,過禹州,直入青州腹地。或者走海路,從巫神教的領地穿過去。”

紫袍中年人滿意點頭,這才問道:

“這趟江湖之行,感覺如何?”

姬玄臉色一黯:“孩兒慚愧,許七安實在太可怕太強大,孩兒至今也只蒐集到一些散碎龍氣。”

“龍氣潰散,中原處境雪上加霜,對我們來說就是最好的結果。至於龍氣,能收集到最好,收集不到,不必強求。”

紫袍中年人笑了笑。

姬玄面色微鬆,“回來的路上,見到不少難民進入雲州。父親打算起事了?”

“三日之後,我會在雲州稱帝,你準備一下.”

紫袍中年人意味深長的說道。

姬玄的手輕輕顫抖了一下,他竭力按捺住激動的情緒,躬身道:

“是,父皇!”

西邊,進入天機樓附屬的大宅,許元霜和許元槐來不及更換衣物,徑直去了母親居住的小院。

僻靜、幽深,除了幾個伺候在此的僕從,幾乎沒有人會來造訪。

燃着檀香的幽靜小廳裡,穿着深青色襖子,百褶長裙,梳着端莊婦人髮髻的女子,盤坐在蒲團上。

閉目冥想。

許元霜推開小廳的門,輕聲道:

“娘,我們回來了。”

許元槐沒說話,但臉上有了笑容。

端莊美麗的女人睜開眼,似是如釋重負,笑道:

“回來就好。你倆都瘦了很多,眼神裡多了些東西,想來經歷了不少事吧。”

她猶豫一下,問:

“有遇見他嗎?”

PS:今天沒了。半夜別等了。公佈兩個書友羣號

725606146,974490730

下面有彩蛋——作家說!

PS:噠噠噠,這裡就是彩蛋!說一下今天更新問題,我閱讀了很多古代打仗的知識點,以及一些歷史上精彩的大型戰役。

這一卷的主題是《逐鹿中原》,雖然我不會全寫戰爭,甚至會做一些揚長避短的刪減,但既然主題是戰爭,事關大奉和潛龍城生死存亡的幾場戰役,我肯定是要重點描繪的。

這就需要惡補很多知識了。關鍵是,這還不是一天兩天就能領悟、吃透的。看資料看的我腦子嗡嗡的

(本章完)

347.第335章 覆命345.第333章 神功小成780.第752章 問題不大416.第398章 去劍州667.第642章 李靈素修羅場(二)211.第205章 審問840.第811章 脫離天宗821.第793章 追殺464.第445章 就這?218.第212章 社會性死亡441.第422章 暗流洶涌716.第691章 王牌部隊629.第607章 廟神876.第844章 監正競選大會36.第36章 搗蛋鬼95.第95章 桑泊830.第801章 新任監正之爭604.第582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847.第817章 開團手和補刀手391.第376章 作揖35.第35章 書房議事613.第591章 王者歸634.第612章 晚節不保的太傅(求月票)568.第546章 目標明確562.第540章 上貓879.第847章 蠱的世界731.第705章 阿蘇羅戰死?(感謝“魔力飛車692.第667章 許鈴音:大鍋~(6450/10萬)609.第587章 故人相逢750.第724章 變天(一)622.第600章 舉薦944.第912章 絕境(二)377.第364章 我很中意他360.第348章 分析王妃隨行的原因809.第781章 撤離919.第887章 報復432.第413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275.第267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171.第168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512.第493章 父子博弈326.第314章 情報換丹藥131.第129章 左右逢源710.第685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494.第475章 回京599.第577章 洛玉衡的社死386.第372章 攻城869.開個單章感謝一下黃金盟大佬841.第812章 成全840.第811章 脫離天宗121.第119章 滅口794.第766章 如何晉升一品武夫752.第726章 日出西方68.第68章 礦163.第160章 鋼鐵直男李玉春181.第178章 出差680.第655章 很潤603.第581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474.第455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870.第838章 佛陀現身287.第278章 工具人鍾璃180.第177章 講故事647.第624章 盟主晉升三品了?790.第762章 天地會成員:孫師兄,這猴賣嗎875.第843章 超品的可怕475.第456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512.第493章 父子博弈81.第81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145.第143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690.第665章 無垢之心249.第241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753.嘮叨一下22.第22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653.第630章 玉碎207.第202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199.第194章 未亡人471.第452章 國師的建議46.第46章 買首飾785.第757章 驚世一劍48.第48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950.第916章 番外一:劫後665.第640章 後知五百年213.第207章 爛人133.第131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483.第464章 勇氣可嘉346.第334章 出乎意料的手段914.第882章 登場347.第335章 覆命332.第320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202.第197章 案情分析262.第254章 閉門羹83.第83章 救人方案537.第516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158.第155章 三號人設坍塌?(爲盟主“旺財136.第134章 蠱族413.第395章 蓮子成熟在即306.第295章 大乘佛法905.第873章 釜底抽薪(一)300.第290章 借人645.第622章 敵至345.第333章 神功小成
347.第335章 覆命345.第333章 神功小成780.第752章 問題不大416.第398章 去劍州667.第642章 李靈素修羅場(二)211.第205章 審問840.第811章 脫離天宗821.第793章 追殺464.第445章 就這?218.第212章 社會性死亡441.第422章 暗流洶涌716.第691章 王牌部隊629.第607章 廟神876.第844章 監正競選大會36.第36章 搗蛋鬼95.第95章 桑泊830.第801章 新任監正之爭604.第582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847.第817章 開團手和補刀手391.第376章 作揖35.第35章 書房議事613.第591章 王者歸634.第612章 晚節不保的太傅(求月票)568.第546章 目標明確562.第540章 上貓879.第847章 蠱的世界731.第705章 阿蘇羅戰死?(感謝“魔力飛車692.第667章 許鈴音:大鍋~(6450/10萬)609.第587章 故人相逢750.第724章 變天(一)622.第600章 舉薦944.第912章 絕境(二)377.第364章 我很中意他360.第348章 分析王妃隨行的原因809.第781章 撤離919.第887章 報復432.第413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275.第267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171.第168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512.第493章 父子博弈326.第314章 情報換丹藥131.第129章 左右逢源710.第685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494.第475章 回京599.第577章 洛玉衡的社死386.第372章 攻城869.開個單章感謝一下黃金盟大佬841.第812章 成全840.第811章 脫離天宗121.第119章 滅口794.第766章 如何晉升一品武夫752.第726章 日出西方68.第68章 礦163.第160章 鋼鐵直男李玉春181.第178章 出差680.第655章 很潤603.第581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474.第455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870.第838章 佛陀現身287.第278章 工具人鍾璃180.第177章 講故事647.第624章 盟主晉升三品了?790.第762章 天地會成員:孫師兄,這猴賣嗎875.第843章 超品的可怕475.第456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512.第493章 父子博弈81.第81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145.第143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690.第665章 無垢之心249.第241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753.嘮叨一下22.第22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653.第630章 玉碎207.第202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199.第194章 未亡人471.第452章 國師的建議46.第46章 買首飾785.第757章 驚世一劍48.第48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950.第916章 番外一:劫後665.第640章 後知五百年213.第207章 爛人133.第131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483.第464章 勇氣可嘉346.第334章 出乎意料的手段914.第882章 登場347.第335章 覆命332.第320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202.第197章 案情分析262.第254章 閉門羹83.第83章 救人方案537.第516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158.第155章 三號人設坍塌?(爲盟主“旺財136.第134章 蠱族413.第395章 蓮子成熟在即306.第295章 大乘佛法905.第873章 釜底抽薪(一)300.第290章 借人645.第622章 敵至345.第333章 神功小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