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4.第303章 嚴以律己(大章)

第303章 嚴以律己(大章)

浩氣樓。

姜律中坐在案邊,捧着吏員奉上來的茶水,吹了一口熱氣,抿了抿,感慨道:

“記得去年曾經在魏公這裡喝過一次茶,沁人心脾,脣齒留香,三個時辰不散。”

站在書架前翻找書籍的魏淵,背對着他,淡淡道:“那是宮裡的貢茶,三年只產三斤,陛下平時都不捨得喝的。”

難怪姜律中恍然大悟,好奇道:“如此神奇的茶,產自何處?”

“產自京城。”

“京城還有這種好茶?卑職怎麼從未聽說。”

“一個女人種的,她在京城,這茶便產自京城。”魏淵聲音溫和醇厚。

姜律中頷首,沒有多問,茶雖好,奈何他一介武夫,對茶談不上熱衷,他這次來浩氣樓,是有一個清晰明確目的的。

“今兒聽寧宴說起一事,他在教坊司如魚得水,深受花魁們的喜愛,是有原因的。”姜律中道。

“美人愛詩詞,尤其是風塵女子。”魏淵笑了笑。

“並不是,”姜律中搖頭:“除了詩詞之外,還有兩個秘訣,分別是“交淺言深”、“到底,行不行”。卑職參悟許久,一無所獲當然,並不是說卑職想成爲那樣的人,卑職純粹是好奇罷了。

“魏公博學多才,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因此卑職特來請教,想必以魏公的學識,應當瞭然於胸。”

說完,姜律中看見魏公轉過身來,幽幽的凝視着他。

凝視了十幾秒,魏淵收回目光,語氣隨意:“律中,你跟了我小十年了吧。”

“是。”

“這十年來,你恪盡職守,兢兢業業,本座都看在眼裡,甚是欣慰。”魏淵抽出一本書,道:

“好了,本座要繼續看書,你且退下。”

姜律中有些茫然的離開,返回自己的堂口。

屁股還沒坐熱,一位吏員便進來了,躬身道:“姜金鑼,魏公有吩咐。”

這不是剛趕我走麼姜律中問道:“何事?”

“魏公說,姜金鑼恪盡職守,兢兢業業,理當繼續保持。往後一個月,夜裡值守的活兒都交給您了。”

頓了頓,吏員繼續說道:“魏公還說,希望姜金鑼收拾收拾,搬到衙門裡來。家裡就暫時別回去了。”

“???”

這是對一個恪盡職守,兢兢業業的下屬該有的吩咐?這是人話?徹夜值守一個月,豈不是說往後一個月我不但教坊司去不成,連女人都不能碰?!

姜律中懵了。

許七安這一等,就是一個時辰,整整一個時辰。

幸好來的時候沒喝太多水,不然就尷尬了日頭不夠烈啊,完全襯托不出我的悲涼感他極有耐心的等候,不抱怨不催促。

不過,許七安有發現,每隔一刻鐘,就會有一個宮女鬼鬼祟祟的站在院內朝門口張望。

許七安假裝沒發現。

陽光燦爛,春風暖人,開春後,韶音苑的後花園開始甦醒,漸漸展露出它豔麗嫵媚的一面。

同樣有着桃花眼,氣質嫵媚多情的二公主臨安,氣鼓鼓的坐在涼亭裡,指揮兩個貼身宮女下五子棋。

棋下多了,她開始喜歡教人下棋。

兩個宮女一點遊戲體驗都沒有,但又不敢忤逆氣頭上的二公主。

“公主,許大人還在外頭等着呢。”小宮女定期過來彙報。

臨安矜持的“嗯”了一聲,便沒了後續。

小宮女退後。

過了一刻鐘,她又過去查看情況,見許七安還在那裡,心裡有些感動。

咱們公主總是鬧脾氣,這不是把許大人這樣的俊傑往懷慶公主那裡趕嘛念頭閃過,她看見許大人突然身子一晃,直挺挺的倒地,昏迷了過去。

“哎呀”

小宮女大急,飛奔過來查看情況,只見許七安臉色發白,痛苦的皺緊眉頭。

“許大人,許大人?”小宮女焦急的推搡他,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

許七安“幽幽”轉醒,他捂住胸口,咳嗽幾聲,擺手道:“沒事,我沒事,就是鬥法時受傷太重,剛纔站的太久,傷勢復發了,休息一會兒便成。”

小宮女又心疼又感動,勸道:“許大人,您還是先回去吧,二公主正在氣頭上呢,不會見你的。”

“殿下在氣頭上?”

許七安大吃一驚,問道:“殿下怎麼了,是哪個不長眼的惹了殿下生氣?”

小宮女一時語塞,心說那個惹殿下生氣的人不就是你麼。

她低聲道:“韶音苑的侍衛看見許大人進了宮,去了德馨苑。”

許七安沉默了。

小宮女見他不解釋,頓時有些失望,叮囑道:“許大人回吧,改天殿下氣消了您再來。”

說完,她撇下許七安進了院子。

一路疾走,來到內院的涼亭裡,語氣急促道:“殿下,許大人剛纔暈倒了。”

臨安霍然擡頭,愕然和緊張的表情在臉龐閃過,隨後壓住,淡淡道:“昏迷?”

“許大人說是站了太久,昨日鬥法受的傷又復發了。”小宮女低着頭,說道。

“我也沒讓他等下棋都不會下,你們倆個蠢貨。”

臨安煩躁的罵了一聲,轉而對小宮女說道:“沒走的話請他進來吧。”

許七安被帶到偏廳,喝了口熱茶,等了許久,纔看見那襲紅衣進來,圓潤的臉蛋,秀美的五官,冷着臉,那雙嫵媚的眸子強行裝出冷漠的眼神。

“本宮不是說了不見客嗎?你們讓他進來作甚。”

臨安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斥責了一聲,目光隨即落在許七安身上,一番打量後,似乎鬆了口氣,吩咐道:

“許大人爲朝廷出力,本宮也不會白讓你受傷,紅兒,把東西搬進來。”

那個被許七安拍過屁股的大宮女退下,俄頃,帶着苑裡的當差進來,手裡捧着一些丹藥、滋補的藥材。

“這些藥材、丹藥是本宮從御藥房取來的,許大人帶走吧。”臨安矜持的說。

“都是殿下求了許久,陛下才忍痛割愛的。”紅兒補充。

“要你多嘴!”裱裱柳眉倒豎,深吸一口氣:“紅兒,送客。”

許七安不走。

雙方僵持了片刻,許白嫖厚着臉皮說,“我研究了許久的五子棋,得出一套秘訣,殺遍天下無敵手,殿下可敢應戰?”

裱裱果然中套,點頭應戰。

於是讓丫鬟搬來棋盤和棋子,她和許七安在廳裡大戰三百回合,許七安三戰三敗,無奈認輸。

“殿下果然聰慧絕頂,卑職歎服。”許七安順勢送上馬屁。

裱裱微微擡起下巴,很矜持的“嗯”一聲,忽然想起這是個養不熟的白眼狼,又哼道:

“棋也下完了,本宮就不留許大人了。”

“別急,卑職又想到一個新的玩法,殿下如果有興趣,卑職可以教殿下。”許七安的套路,就是老母豬戴胸罩。

安靜的韶音苑忽然熱鬧起來,裱裱指揮着苑內的侍衛伐木,許七安則把砍下來的木頭,再砍成一節一節。

“你去取染料你去取刻刀”

指揮完侍衛,她又開始指揮宮女,眼角眉梢帶着笑意,幹勁十足。

兩位宮女領命離開,邊走邊交流:

“殿下不久前還生氣的摔杯子,氣的眼圈都紅了你說這許大人真有本事,連好話都沒說,殿下竟然就原諒他了。”

“殿下只是發脾氣,又不是真的恨許大人,我與你說啊,他要是走了,那殿下才真傷心呢。”

“咳咳!”

男人低沉的咳嗽聲從身後傳來,兩宮女嚇了一跳,受驚小鹿似的跳了一下,回頭看去,原來是許七安。

“許大人好生過分,嚇奴婢一跳。”紅兒抱怨道。

許七安隨口與兩個清秀宮女打情罵俏了幾句,然後切入正題:

“本官問你們一件事,那些丹藥價值連城,殿下什麼時候準備的?”

“那些丹藥是陛下自己服用的,補氣養精,據說一爐丹藥只有二十四顆,二十四爐才成功一爐呢。昨兒殿下在陛下那裡鬧了許久,陛下忍不可忍,纔給賞了一粒。”荷兒說。

“然後今早便立刻派人去請許大人您啦,誰想”另一個宮女補充。

“去吧!”

許七安在她們屁股蛋上拍了一巴掌,把兩個宮女趕走。

他若無其事的返回,做着自己手頭上的活計,把一節節的木頭雕成扁平的原形,然後在上面刻着。

過程中,臨安也在幫忙雕刻,她好歹是讀過書習過武的,雖然文不成武不就,但基礎還算紮實。

把木頭雕刻成偏平的原形不成問題。

不知不覺,日頭西移,許七安的新棋做好了——象棋!

看着自己和狗奴才親力親爲,製作的兩副象棋,裱裱露出了由衷的笑容,剎那間百花失色,眼裡只有美人嫵媚的笑靨。

“時辰不早了,我給殿下說說規則,差不多就該出宮了。”許七安說完,把宮女揮退。

裱裱看了眼日頭,笑容漸漸收斂,嗯了一聲。

許七安認真的講解象棋規則,但裱裱聽的心不在焉,她今天本是很生氣的,裱裱得承認,當初硬拉攏許七安,純粹是爲了搶懷慶的東西。

可慢慢的,她越來越喜歡這個狗奴才,變着法子的送他銀子,掏心掏肺的對他好,從不奢求他爲自己做什麼,只要抽空過來陪她玩耍,裱裱就很開心。

但她心裡一直有個刺兒,那就是許七安和懷慶始終保持“不正當”關係。

明明答應爲她效勞,擺脫懷慶,私底下還是和懷慶來往,可不就是不正當關係。

她假裝看不見,一次兩次三次到今天終於爆發了,爲了求丹藥,被父皇呵斥怒罵,她厚着臉皮硬抗過來了。第二天派人去請許七安,喜滋滋的等待着。

等來的是侍衛的一句話:他去了德馨苑。

有那麼一瞬間,裱裱覺得自己尊嚴喪盡,覺得自己死皮賴臉,其實許七安根本沒把她當回事,不,把她當傻子對待。

難過的就想哭。

“唉!”

突然,許七安長長嘆息一聲,低聲道:“殿下,我剛纔先去了趟德馨苑。”

裱裱臉色瞬間垮下去,撇過臉去:“我不知道什麼德馨苑,你進宮後就來了我這裡。”

“不,我就是先去見了懷慶公主。”

“許七安!”

裱裱大喊一聲,回過臉來,眼圈微紅,他連我自欺欺人都要拆穿嗎,就不能考慮一下我的感受?

許七安再次長嘆,目光眺望掛在西邊的太陽,眼神變的深邃而雋永,彷彿藏着無數故事和人生經歷。

一字一句,緩緩道:“殿下,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

裱裱默然。

“人生會遇到很多風景,也會遇到很多人,但你最後做出的那個選擇,纔是內心最想要的。”

裱裱一愣,怔怔的看着他。

“今日殿下和懷慶公主同時邀請我,我沒有任何猶豫,就去見了懷慶公主,爲何?並不是她在我心裡遠勝殿下啊。”

許七安站了起來,神色有些激動:“若是先來了韶音苑,我必然無法久留,說不了幾句便要告辭,去德馨苑見她。呵,難道懷慶公主邀請,我可以視而不見?

“可若是先去了德馨苑,我就可以在這裡一直陪殿下到宮門關閉。殿下和懷慶在我心裡孰輕孰重,難道還不明顯嗎?”

裱裱的眼神漸漸軟化,表情也從冷淡,轉爲溫柔。

許七安重新坐下,用剛纔看落日的雋永目光,深深凝視着臨安,柔聲道:“因爲我知道,殿下需要的是陪伴。”

這句話戳中裱裱內心最柔軟之處,是的,她是孤獨的,寂寞的。

太子哥哥禁閉之後,母妃成天找她哭訴,給她灌輸皇后的居心叵測。兄弟妹妹們的態度也日漸冷淡。

父皇依舊是父皇,臨安卻不再是以前的臨安,至少她意識到,父皇寵愛自己,完全是因爲自己人畜無害。

一個外表嫵媚的、驕傲的公主,心裡卻住着寂寞孤獨的女孩。

許七安掃了眼四周,確認揮退的宮女不在附近,便大膽的握住臨安柔軟的小手,語氣誠懇:

“殿下,我會一直陪着你的。”

手背傳來的溫度有些滾燙,臨安臉頰羞紅,心裡彷彿有一股暖流化開。

時間靜靜溜走,許七安握着她的手,沒有鬆開,一股曖昧的氣氛在兩人之間發酵、醞釀。

“殿下,時候不早了,卑職先回去。您若是想天天見我,可以搬到臨安府,不必住在宮裡。”許七安低聲道。

夕陽的餘暉裡,許七安牽着小母馬,噠噠噠的走在皇城中。

“小母馬,根據我多年泡妞的經驗,這次能牽臨安的手,下次就能抱她女孩子嘛,就是要追的,不追她就不是你的。

“我以前聽過一個笑話,某個渣男對女朋友說:你父母對你好是因爲你是他們女兒,只有我對你好,纔是真正的愛你疼你。

“雖然是歪理,可我覺得歪理也是理。臨安對我好,是真的就是對我好,沒有摻雜太多的利用和利益。當然,後者也許纔是成年人的世界。

“雖然她有些蠢,是一個漂亮的花瓶,可這個花瓶把自己掏空了來對你好。

“要說誰最適合當媳婦,還是褚采薇,她的軟飯吃起來最香最沒後遺症,臨安和懷慶,危險太大了。

“其實到了我今時今日的地位,對女人沒什麼要求的,只希望她們能嚴以綠己。”

說到這裡,小母馬用腦袋拱了他一下,打兩個響鼻。

“你也要我給你提要求?”

許七安想了想,說道:“你的話,嗯,勿以鱔小而不爲!”

王府,散值回府的王貞文用過晚膳,照例進書房看摺子,到了他這個年紀,女人已經可有可無。

或許是受了元景帝白髮轉烏髮的刺激,朝堂諸公都不怎麼近女色,很講究養生。

不過元景帝有人宗指導修行,有人宗爲他煉丹藥,這是朝堂諸公享受不到的待遇。

王思慕端着滋補養顏的湯進來,然後藉着整理書桌爲由,偷看父親的摺子、批註。有時候還大逆不道的問東問西。

“聽府上下人說,今日文會,那位雲鹿書院的會元來了?”王貞文問道。

“嗯,還與孫尚書的侄女起了衝突。”

王思慕把事情的經過,原原本本的轉述給父親,哼了一聲:

“爹,我見那許會元是個人才,才邀請他的,誰想是個感情用事的傢伙,不懂隱忍,是個庸才。爹,你要好好教訓他,爲閻兒妹妹泄憤。”

王首輔看事沒有那麼膚淺,沉吟道:“雲鹿書院出身的學子,走了儒家修行體系,秉性倒是差不到哪裡去。

“能以雲鹿書院學子的身份,中得會元,的確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至於你們小輩間的衝突,上不得檯面。”

王小姐嘴角一挑,立刻說:“那看來女兒的想法與爹不謀而合,那爹覺得有沒有拉攏他的可能呢?”

“拉攏他?爲何要拉攏他,縱使是個人才,也沒有非他不可的必要,爲此得罪國子監出身的文官們,不智。再說,你爹我是一朝首輔,文官表率。”王首輔搖頭。

“正因爲爹是文官表率,所以您出面拉攏,阻力反而最小。女兒覺得,如果能將他招攬入麾下,既可打擊雲鹿書院的氣焰,又能得一良將,兩全其美。”

王小姐一副“我在分析局勢爲爹着想”的模樣。

“沒有特殊理由,招攬此人弊大於利。”王貞文搖頭。

王小姐想再說幾句,但被父親瞥了一眼,立刻打消了念頭。

點到即止。

沒有特殊理由正好,我也要多考察他一段時間的王思慕心情愉悅的想。

南城,養生堂。

柴房裡,金光緩緩熄滅,淨塵和尚安撫了“黑狗”,讓他陷入香甜的夢想。

“阿彌陀佛!”

耳垂肥厚的中年僧人面帶慈悲,沉聲道:“這孩子能活到現在,簡直是個奇蹟。”

“司天監的術士爲他治過病,是,是走了許大人的關係。”恆遠在身邊說道。

“這些年遊歷紅塵,看過無數悲歡離合,衆生皆苦。貧僧常常會想,爲何有佛燈萬盞,卻始終照不透世間層層黑暗。

“直到昨日了悟大乘佛法,才知追求品級,追求羅漢和菩薩果味,是度己,是小乘。度蒼生纔是大乘佛法。若人人心懷慈悲,世間還需要佛燈嗎?不需要了。”

淨塵和尚感慨道。

恆遠頷首,雙手合十:“許大人真乃神人也。”

淨塵和尚雙手合十:“是與生俱來的佛子,是上天賜予佛門的厚禮。貧僧相信,他有朝一日,必將大徹大悟,遁入空門。”

“貧僧無比期待那一天。”恆遠心頭火熱。

淨塵和尚點了點頭,接着說:“這孩子體質虛弱,靈智受損,短期內無法恢復正常。經不起舟車勞頓,貧僧的建議是,將他送去青龍寺吧。至於你,該西行了。

“你也知道了,八品之後是三品,三品叫金剛,你若不修金剛神功,便永遠不可能成爲金剛。”

恆遠猶豫許久,緩緩搖頭:“剛纔師叔您還說,度己是小乘,度衆生纔是大乘。”

淨塵一愣,慚愧的低頭合十:“師叔祖說的沒錯,你果然更有慧根。也罷,也罷。”

雖然了悟大乘佛法,但度己是幾十年來的思想慣性,沒有那麼容易改變。

這便是頓悟與沒有頓悟的區別,度厄羅漢頓悟了,他不會再有類似的思想慣性。

“明日師叔祖要帶我們回西域了。”淨塵和尚道。

“這麼快?邪物的事,不追查了?”

“邪物脫困已有數月,不急於一時。師叔祖想先回西域,弘揚大乘佛法。”淨塵和尚解釋。

送走了淨塵和尚,恆遠正要轉身,忽然看見一個老道站在院子的黑暗中,微笑的看着他。

“金蓮道長?”

許府。

落日在西邊只剩一角,將落未落,彤紅的萬霞瑰麗多彩。

許七安騎着小母馬回了府,把馬繮丟給看門的下人,踏入府中,時間掐的很準,正是用晚膳的時候。

餐桌上,許新年說起今日參加文會的事,簡單的提了提玲月沒人推到水池裡。

“什麼?玲月落水了?”

許七安端詳着妹子,噓寒問暖:“身子怎麼樣?有沒有頭疼腦熱,會不會感染風寒?”

許玲月細聲細氣道:“沒有,大哥別擔心。我回府後喝過藥了,不會感染風寒的。”

“怎麼回事?”許七安等着許二郎:“你怎麼看護妹子的?參加個文會都能落水,要你何用。”

許二郎看了眼許玲月,後者忙說:“也不怪二哥,二哥總不能時刻盯着我,而且落水後,二哥第一時間救我上來了。

“推我下水的人是刑部尚書的侄女,已經道歉賠償了。”

刑部尚書侄女許七安眉梢一揚,冷笑道:“行,回頭我派人去孫府蹲點,等她侄女出來,便驅車衝撞,撞死她算了。”

說完,一臉愧疚的看着玲月:“妹子,是大哥連累了你。”

許玲月鼓了鼓腮,不悅道:“大哥說什麼呢,一家人還這麼見外。”

這妹子真好!

吃過晚飯,許七安開始了漫長的修行之路,吐納、觀想、參悟心劍、參悟養意,以及參悟金剛不敗神功。

這讓他有種回到讀書時代,課業繁重的感覺。

突然,眼前雲霧瀰漫,他看見了層層霧靄,來到了神殊和尚的世界。

穿過霧靄,來到一座破舊寺廟,看見了盤膝而坐的俊秀和尚。

神殊和尚目光溫和的望着他,道:“我即將沉睡,短期內無法甦醒,便顧不到你的生死。再賜你一滴精血,用來修行金剛不敗。”

他的血能修行金剛不敗?許七安一愣。

神殊和尚笑道:“你該明白我這不滅之軀,是以什麼爲基礎。此功於旁人來說,修行艱難,進展緩慢,但於你而來,短期內便可達到高深境界。這樣,你就有了足夠的自保能力。”

說完,他彈出一滴精血,撞入許七安眉心。

緊接着,他被彈出了迷霧世界,於房中睜開眼睛。

“咔咔咔”

身體爆豆般的巨響中,他的皮膚表面,一根根筋肉凸顯,一條條血管暴突,然後,它們都染上了一層金漆,在燭光的照耀中,灼灼醒目。

許七安腦海裡閃過一個大大的“臥槽!”

金剛神功已經登堂入室了,現在,讓他和淨思和尚肉搏,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

當然,不能把這件事暴露在佛門眼裡。

許七安散去金剛不敗,坐在桌邊,捏着茶杯,陷入沉思。

神殊和尚是佛門中人,不死不滅般的存在那麼,他必然也修煉了金剛不敗,而監正同意佛門斗法,指名道姓讓我代表司天監參加

監正爲什麼要給我鋪路?還做的這般明顯?不,我怎麼感覺他是在養韭菜啊

這時,房門被輕輕敲響。

“誰?”

許七安起身,打開房門,夜色中,站着一位頭髮花白的老道士,手裡挽着拂塵,面帶微笑。

他身後是青衫劍客楚元縝,魁梧高大魯智深。

“你們”

許七安愕然,他們怎麼突然來我家了。

“我有一位小友出事了,想請許大人幫忙。”金蓮道長說道。

PS:求保底月票。

上個月更新了29萬字,平均下來,一天9400字數。還不錯。同時,質量穩住了,不但沒崩,還漲了不少。總體較爲滿意。

(本章完)

33.第33章 我站在,烈烈風中567.第545章 地窖的深處490.第471章 攻城689.第664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210.單章推書919.第887章 報復25.第25章 救兵947.第915章 絕世武神178.第175章 身份暴露危機466.第447章 半生200.第195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650.第627章 雨師527.第507章 嚇唬356.第344章 北行48.第48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743.第717章 熟悉的氣息175.第172章 獅子吼856.第826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6200)874.第842章 夜話324.第312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161.第158章 水落石出(爲盟主“醉仙落塵”224.第218章 夢境241.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64.第64章 各大修行體系92.第92章 監正的禮物86.第86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428.第410章 許七安vs曹青陽862.第832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822.第794章 了卻因果581.第559章 獸金炭673.第648章 稱帝931.第899章 蠱神迷惑行爲504.第485章 匹夫一怒(8000)438.第419章 真心話大冒險659.第635章 帝王法相771.第744章 稱帝253.第245章 女屍83.第83章 救人方案225.第219章 二號,乾的漂亮86.第86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666.第641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732.第706章 失控448.第429章 遺物380.第367章 錯綜複雜831.第802章 夢見蠱神359.第347章 夜談751.第725章 變天(二)313.第302章 勾心鬥角(大章)227.第221章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771.第744章 稱帝51.第51章 打茶圍413.第395章 蓮子成熟在即680.第655章 很潤242.第234章 脫胎換骨914.第882章 登場552.第530章 殺恆音462.第443章 大巫師263.第255章 沒有說謊908.第876章 海底古戰場197.第192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250.第242章 許鈴音的憤怒207.第202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220.第214章 緝拿人犯342.第330章 戰書134.第132章 一夜致富862.第832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689.第664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140.第138章 女子國師527.第507章 嚇唬164.第161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514.第495章 技高一籌365.第353章 許七安的謀劃19.第19章 送行詩202.第197章 案情分析748.第722章 對弈51.第51章 打茶圍535.實體書上線了304.第293章 衆生之力324.第312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279.第271章 春闈結束557.第535章 地書傳話264.第256章 坦誠布公651.第628章 超凡混戰721.第696章 故意269.第261章 預言師16.第16章 許七安的日記202.第197章 案情分析430.第411章 出拳908.第876章 海底古戰場177.第174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610.第588章 驚變627.第605章 劍來778.第750章 陛下和朕681.第656章 神殊殘肢227.第221章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410.第393章 陳年舊案310.第299章 兩場談話938.第906章 花裡胡哨500.第481章 魏淵的後手(感謝“青寧子”的
33.第33章 我站在,烈烈風中567.第545章 地窖的深處490.第471章 攻城689.第664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210.單章推書919.第887章 報復25.第25章 救兵947.第915章 絕世武神178.第175章 身份暴露危機466.第447章 半生200.第195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650.第627章 雨師527.第507章 嚇唬356.第344章 北行48.第48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743.第717章 熟悉的氣息175.第172章 獅子吼856.第826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6200)874.第842章 夜話324.第312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161.第158章 水落石出(爲盟主“醉仙落塵”224.第218章 夢境241.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64.第64章 各大修行體系92.第92章 監正的禮物86.第86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428.第410章 許七安vs曹青陽862.第832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822.第794章 了卻因果581.第559章 獸金炭673.第648章 稱帝931.第899章 蠱神迷惑行爲504.第485章 匹夫一怒(8000)438.第419章 真心話大冒險659.第635章 帝王法相771.第744章 稱帝253.第245章 女屍83.第83章 救人方案225.第219章 二號,乾的漂亮86.第86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666.第641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732.第706章 失控448.第429章 遺物380.第367章 錯綜複雜831.第802章 夢見蠱神359.第347章 夜談751.第725章 變天(二)313.第302章 勾心鬥角(大章)227.第221章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771.第744章 稱帝51.第51章 打茶圍413.第395章 蓮子成熟在即680.第655章 很潤242.第234章 脫胎換骨914.第882章 登場552.第530章 殺恆音462.第443章 大巫師263.第255章 沒有說謊908.第876章 海底古戰場197.第192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250.第242章 許鈴音的憤怒207.第202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220.第214章 緝拿人犯342.第330章 戰書134.第132章 一夜致富862.第832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689.第664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140.第138章 女子國師527.第507章 嚇唬164.第161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514.第495章 技高一籌365.第353章 許七安的謀劃19.第19章 送行詩202.第197章 案情分析748.第722章 對弈51.第51章 打茶圍535.實體書上線了304.第293章 衆生之力324.第312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279.第271章 春闈結束557.第535章 地書傳話264.第256章 坦誠布公651.第628章 超凡混戰721.第696章 故意269.第261章 預言師16.第16章 許七安的日記202.第197章 案情分析430.第411章 出拳908.第876章 海底古戰場177.第174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610.第588章 驚變627.第605章 劍來778.第750章 陛下和朕681.第656章 神殊殘肢227.第221章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410.第393章 陳年舊案310.第299章 兩場談話938.第906章 花裡胡哨500.第481章 魏淵的後手(感謝“青寧子”的